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題:
作者介紹:
作品介紹:
第一集 【皇都天狼】
本集簡介:
本集主要人物:
第一章 仙機派
第二章 ∼寒傲劍∼
第三章 ∼天風傭兵團∼

仙機劍舞
作 者
天上楓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2.02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4年11月28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3
累積人氣
83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0 / 1
總評
 
 暱稱:
 密碼:
 

仙機劍舞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12.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寒傲劍∼

「這是什麼?」

李天狼大吃一驚,趕緊把將長劍撈了上來。

那長劍並無劍鞘,劍身冰骨瑩徹,繚繞著一層濃郁的寒霧,劍柄是靈木雕琢,溫潤暖手,在靠近劍柄的地方,還鐫刻著「寒傲」二字。

李天狼將「寒傲劍」抓在手中,那寒傲劍如有靈性,一縷縷寒霧翻滾起來,宛如情人一般,悄然纏上李天狼的手臂。

李天狼打了一個哆嗦,只覺渾身冰涼,宛如掉入冰窖,寒冷刺骨,汗毛都豎了起來。

冷冽的寒氣宛如靈蛇,在他四肢百骸遊走,那股冷入骨髓的冰凍,不斷的侵襲而來,李天狼驚駭之下,不禁「啊」的一聲驚呼,旋即丟掉了寒傲劍。

寒傲劍掉落在地,迸發出一聲悲鳴,旋即那一縷縷寒霧隱遁消失,露出了冰骨瑩徹的劍身,劍刃閃爍著一層秋水般的寒芒。

「這……這把劍有古怪。」

李天狼心頭一沉,盯著寒傲劍看了半晌,也不見寒傲劍有異樣,他就用衣衫包住手,然後小心翼翼的抓著劍柄,把寒傲劍提了起來。

這一次,寒傲劍沒有再散發出寒霧,但依然釋放出陣陣涼意,這股涼意鑽入李天狼的身體,讓李天狼忍不住舒服的哼了一聲,只覺陣陣舒爽。

「看來撿到寶了。」

李天狼心裡喜滋滋的,把腰間的普通鐵劍丟掉,然後將寒傲劍插入劍鞘裡。

身上佩戴著寒傲劍,李天狼只覺通體清爽,身子也輕盈了許多,他腳步一踏,身形就往前飛掠而出,原本泥濘路徑難以行進,如今也如履平地。

李天狼「喲呵」一聲歡呼,身形飛掠電奔,以這個速度,天黑前應該能走出死亡沼澤。

就在這時,李天狼卻聽到前方傳來打鬥聲,他心中一動,加快腳步飛奔上前,就見在一處佈滿綠草的濕地上,幾頭蜥蜴正圍攻著一名少女。

那幾頭蜥蜴都有鱷魚大小,渾身灰黑,身上長滿紅色疙瘩,看起來頗為噁心。

「死澤鐵蜥。」

李天狼瞳孔一縮,頓時警惕起來,眼前那幾頭蜥蜴,是死亡沼澤裡特有的鐵蜥,皮膚堅硬無匹,堪比鋼鐵,尋常刀劍根本砍不破,如果碰到這種怪物,最好是馬上掉頭走。

那幾頭死澤鐵蜥,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一名少女牢牢困住。

那少女素衣如雪,清冷高雅,身段甚是妖嬈,露出半截細膩如脂的酥胸,冰肌玉骨,粉粉嫩嫩,平添了幾分嫵媚,令人遐想萬千。

李天狼瞧了瞧少女的衣衫,一眼就認出這是飛雪丹袍,龍虎山入門弟子的專屬服裝。

龍虎山,以丹藥著稱,是玉京城的四大門派之一,和仙機派並駕齊驅,分庭抗禮,不過和傲然獨立的仙機派不同,龍虎山和朝廷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許多丹藥都是朝廷的貢品。

「原來是龍虎山的弟子。」

李天狼微微一驚,龍虎山盛產煉丹師,武學也和丹藥之道相通,講究溫潤清虛,宛如春夜喜雨,連綿不絕,和仙機派傲氣沖天的風格恰好相反。

李天狼凝神看去,只見少女手持一根翠玉藥杖,這種藥杖用各種靈藥淬鍊過,極為堅韌,揮舞之際藥氣瀰漫,尋常人吸入藥氣,瞬間就會頭暈腦脹。

少女揮動藥杖,在鐵蜥的包圍圈中艱苦支撐,虧得藥杖透出陣陣藥氣,阻擋了鐵蜥的步伐,否則的話,少女早就被鐵蜥撕碎了。

「小女子冷傾霜,龍虎山入門弟子,今日受困於此,兄台若肯施救,小女子不勝感激。」冷傾霜看到李天狼在那看熱鬧,臉上微有慍色,但如今形格勢禁,只好向李天狼求援。

李天狼心頭一凜,他只學過一套劍法罷了,而且還學不全,只記住了一招半式,他那半吊子武技,自保都勉強,還怎麼救人?

李天狼正猶豫間,一頭鐵蜥「嗷」一聲咆哮,猛然撲身一撞,狠狠撞在冷傾霜身上。

冷傾霜悶哼一聲,只覺胸口如遭錘擊,疼痛不堪,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其他鐵蜥見狀,頓時目露凶光,嘶吼著撲上前去,血盆大口張開,鋒利的牙齒就咬向冷傾霜豐潤水嫩的嬌軀。

「小心!」李天狼驚呼一聲,當下來不及多想,猛然拔出寒傲劍。

「錚!」

一陣清越的劍吟響起,宛如古琴弦音,蕩滌心魂。

下一剎,寒傲劍冒出森冷的寒霧,寒霧翻騰之間,隱約化作一頭冰凰,迸發出滔滔冷意。

「刺星式!」

李天狼手腕一抖,使出的第一式,長劍挺直刺出,劍尖撕裂空氣,帶起一股尖銳的呼嘯,而劍身籠罩著的寒霧,也隨之瘋狂翻滾起來,周圍溫度驟降。

那幾頭死澤鐵蜥皆是渾身一震,頭顱擺了過來,綠色的眼瞳露出驚恐的神色,望著瀟灑得宛如仙人的李天狼。

李天狼揮劍直刺,當寒傲劍出鞘的那一剎,一股冷意就衝入他的內心,他心中的猶豫、顧慮、緊張、不安,一瞬間冰消瓦解,只剩下滔天的戰意。

那一股戰意,宛如飛雪般冷冽,又宛如堅冰般凌厲。

李天狼感到自己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彷彿天下之間,沒有什麼能擋住自己,只要手持寒傲劍,就可以劈開乾坤,殺破蒼穹。

「噗嗤!」

李天狼一劍洞穿一頭鐵蜥的腦袋,沒有鮮血流出,寒傲劍帶著的滔滔冰霧,將整頭鐵蜥都凍成了冰雕。

其餘的鐵蜥見狀,感到了巨大危險,紛紛四散逃竄。

「撩雲式!」

李天狼長劍旋轉一圈,虛空裡浮現出一幅八卦圖案,當他揮劍砍在一頭逃跑的鐵蜥身上時,足有千斤重的巨型鐵蜥,瞬間被挑飛上天。

四兩撥千斤。

李天狼心如明鏡,原本只是一知半解的劍法,此刻竟盡數領悟,劍法的精髓一一印入腦海。

「嗤啦!」

李天狼順勢揮劍一劈,那頭鐵蜥當空慘遭腰斬,堅硬如鐵的皮甲,在寒傲劍的霜刃之下,就宛如紙糊的一般,一觸即潰。

「撲通!」

那頭鐵蜥的兩截屍首,無力的掉在地上,依舊沒有鮮血流出,斷口處早已經結冰,連血肉都凍成了淡漠的粉紅色。

餘下鐵蜥倉皇逃掉,戰鬥結束,場中留著兩頭鐵蜥的屍首,還有目瞪口呆的冷傾霜。

冷傾霜徹底傻了,瞠目結舌的望著李天狼,剛才李天狼那凌厲的氣勢,瀟灑的劍法,深深把她給震撼了。

寒傲劍的冰霧散去,露出雪骨瑩瑩的劍身,李天狼還劍入鞘,臉上一片沉靜。

他還沉醉在那殺戮酣暢的快感中,手掌不由自主的按住劍柄。

到了這一刻,李天狼可以確定,寒傲劍是一把寶劍,能夠影響人的精神。

當拔劍出鞘的那一剎,李天狼就感到自己的戰意更加堅定了,在寒傲劍的氣勢之下,內心的猶豫怯弱,都一掃而空,整個人也變得凌厲如刀。

毫無疑問,寒傲劍是有靈性的,說不定裡面還封印著一個劍魂。

李天狼對劍法本來並不熟練,但在寒傲劍的影響下,卻變得行雲流水,就連一知半解的劍招,也圓滿的施展出來。

「謝……謝謝你。」

冷傾霜退後一步,躬身朝李天狼拜謝,李天狼身上還繚繞著一股冷冽森寒的煞氣,令得冷傾霜不敢靠近。

「不用謝,我叫李天狼,是仙機派的入門弟子。」

李天狼微微一笑,報上了自己的姓名門派。

冷傾霜鬆了一口氣,只覺李天狼這麼一笑,身上的煞氣就消失了,人也變得平易近人。

「對了,你怎麼一個人來死亡沼澤?」李天狼問道。

冷傾霜說道:「我來採集鐵蜥皮甲,用來煉製戰魂。」

李天狼微微頷首道:「喔,原來如此。」

頓了頓,李天狼雙眸露出駭然光芒,猛地後退一步,大驚失色道:「你……你剛才說什麼?煉製戰魂?你是煉魂師?」

李天狼渾身劇震,頓時打醒十二分精神,如果眼前的少女是煉魂師,他是萬萬得罪不起的。

冷傾霜淡淡一笑,信手撩了撩頭髮,說道:「我只是煉魂師學徒而已,還沒有通過煉魂師公會的考核。今天來死亡沼澤,就是想採集鐵蜥皮甲,用來煉製一種獸型戰魂。」

聞言,李天狼舒出一口氣,原來只是學徒,如果是真正的煉魂師,他實在攀附不起。

煉魂師,大炎帝國最尊貴的職業。

每一個煉魂師,都是各大門派爭搶的對象,只要你獲得了煉魂師公會的認可,就算只是最低等的一品煉魂師,也可以享盡榮華富貴,沒有誰敢得罪你。

而所謂的煉魂,就是煉製戰魂。

戰魂,是一種特殊的魂體,類型有很多種,常見的有獸魂、地魂、天魂、元魂、兵魂。

戰魂是武者夢寐以求的寶物,融合了戰魂的武者,戰鬥力將會大幅度飆升,而且能擁有許多神奇的力量。

比如,你融合了一個獸魂,就能獲得野獸的天賦,爪牙變得鋒利無匹,而融合了元魂,就可以掌控風雷水火的力量,隨手都可以釋放出火球、閃電。

戰魂各種神奇的功效,實在是太吸引人,故此戰魂的價格,也是高得嚇人。

煉魂師自然富得流油,隨便煉製一個戰魂,就夠普通百姓花一輩子。

普通人想成為一名煉魂師,可以說是難比登天。

冷傾霜是煉魂師學徒,天賦也算不錯了,至少掌握了基本的煉魂技巧。

但是,一萬個學徒裡面,也未必能誕生出一個真正的煉魂師。故此,冷傾霜的地位,絕對無法跟真正的煉魂師相比。

李天狼指了指地上的鐵蜥屍首,說道:「既然你想要鐵蜥皮甲,就快點剝下來吧,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得快點出去。」

李天狼殺了兩頭鐵蜥,一頭被他攔腰斬斷,皮甲已經損毀,不能再用了,但另一頭鐵蜥,只是被擊穿頭顱,皮甲還保持完好,沒有一絲損傷。

冷傾霜當即抽出一把匕首,利索的將鐵蜥皮甲剝了下來,然後整齊的折疊好,放入腰間的貯物百寶囊裡。

忙完這一切,冷傾霜額頭也滲出一絲汗水,她掏出一塊手帕,輕輕擦掉汗珠,動作優雅之至,風韻迷人。

「謝謝你了,我請你吃頓飯,如何?」冷傾霜嫣然一笑,道。

「求之不得。」李天狼微微一笑,冷傾霜來自龍虎山,所謂多個朋友多條路,不妨跟她結交。

當下兩人結伴離開,附近有條小路可以離開死亡沼澤,李天狼不想碰到厲虎,自然是走了小路。


等走出了死亡沼澤,夜幕已經悄然降臨,天上圓月高懸,玉京城迎來了最熱鬧的時刻。

一到夜裡,玉京城燈火通明,亮如白晝,皇廷貴胄駕著馬車招搖過市,江湖豪客大碗酒大塊肉的談笑,腐落的書生搖著折扇,流連於煙花之地。

李天狼和冷傾霜來到京城著名的萬仙樓,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就是玉京城著名的白龍江,正是初秋時節,月色清冷,江水宛如籠罩著一層寒紗,千帆競逐,畫船巍峨,一派繁華氣象。

李天狼瞧了瞧江景,頓覺心曠神怡,便和冷傾霜談笑起來,不一會兒,酒菜端了上來。

冷傾霜出手豪闊,京城有名的紅燒熊掌、珍珠鯉魚、桂花雪參、秘製獅子頭等菜餚,她全都叫了一份,酒水也是上等佳釀,清冽香醇,晶瑩如玉。

「傾霜姑娘破費了。」李天狼看著滿桌的好酒好菜,當下客套了一句。

冷傾霜微微一笑,道:「天狼兄請慢用。」

李天狼就欲起筷,忽聽酒樓外傳來一陣吵雜聲,十幾個腰佩斧頭的大漢,就喝罵著湧了進來。

如今正是晚膳時分,酒樓內客人極多,但那群大漢卻非常囂張,一窩蜂的湧進來後,直接趕走了兩桌食客,然後自己坐了下來。

「小二,上酒!」

一個身形魁梧、長滿絡腮鬍子的男人拍桌呼喝,神態極為凶悍。

冷傾霜斜眼瞧了瞧,不禁皺眉說道:「不知所謂,就一群痞子,也敢如此囂張!」

李天狼渾身一緊,目光露出一絲凌厲之意,真是冤家路窄,那群大漢就是斧頭幫的人,帶頭的正是厲虎。

原來,厲虎一行人埋伏在死亡沼澤外,但等不到李天狼,天又黑了,他們這群痞子,實在沒有耐心等下去,就憋著一肚子火,無奈的回到城裡。

冷傾霜見李天狼神色有異,不禁問道:「天狼兄,你認識他們?」

李天狼冷冷一笑,道:「一群垃圾罷了,只怪當今朝廷怯弱,玉京城堂堂天子腳下,竟也任由那些痞子胡鬧。」

冷傾霜道:「是啊,如果不是有我們四大門派震懾,玉京城早就翻天了。」

李天狼道:「那些小幫小派,還翻不起什麼大浪。」

李天狼手掌按在劍柄上,一股清冽的涼意直貫心肺,他目光盯著厲虎,眼神漸漸森冷起來。

厲虎渾身抖了抖,感到有人在看自己,當即抬頭一望,然後就發現了李天狼。

厲虎先是呆了一呆,旋即氣血上湧,滿臉漲紅,「啪」的一聲拍案而起,指著李天狼叫道:「原來你在這裡!」

厲虎大口大口喘著氣,雙眸露出興奮的光芒,眾目睽睽之下,竟抽出了斧頭,狠狠一劈,將酒桌劈成兩半。

全場大亂,眾人驚詫萬分的望著厲虎和李天狼。

「兄弟們,這小雜種就在這裡,給我宰了他。」

說罷,厲虎一腳踢開面前的凳子,就想去砍李天狼。

一名下屬拉了拉他的手,道:「虎爺,大庭廣眾之下,不宜動手。」

厲虎哼了一聲,罵道:「怕什麼,我們斧頭幫有煉魂師撐腰,他一個小小的入門弟子,殺了就殺了。」

厲虎話音落下,斧頭幫的一眾大漢互相瞧了瞧,然後點了點頭,紛紛抽出斧頭,一步步逼近李天狼。

李天狼心頭一凜,剛才厲虎說斧頭幫有煉魂師撐腰,這怎麼可能,煉魂師尊貴無匹,斧頭幫這種三流幫派,怎麼會請到煉魂師?

「李天狼,這回你跑不掉了!」

厲虎猙獰笑著,手中斧頭泛起錚亮的鋒芒。

在場的客人呼叫起來,紛紛退避開去。

冷傾霜看到厲虎足有十多人,不禁心頭一沉,轉目望向李天狼,卻見李天狼鎮定自若,沒有一絲慌張之色。

「厲虎,是你逼我殺你。」

李天狼淡然搖了搖頭,緩緩站起身來,手掌緊緊按住劍柄。

厲虎哈哈一笑,道:「就憑你,也殺得了我?」

厲虎揮了揮手,七八名大漢率先衝上去,吶喊著持斧劈來,沉重的斧頭掠過空氣,發出「呼呼」的悶響,氣勢逼人。

李天狼拔劍出鞘,一縷白茫茫的冰霧,剎那間肆虐開來,森冷的寒意席捲全場,周遭的桌子、凳子、杯盆、酒菜,全都罩上了一層寒霜。

「破月式!」

李天狼手握寒傲劍,旋即揮劍破殺,一道半月形的弧形劍芒,驟然飆射而出。

冷冽森寒的劍氣寒芒,宛如一道天譴神罰,甫一出現就迸發出滔滔冷意,無情的往前疾馳。

一劍怒斬,攔腰斬斷了七名大漢,他們的身體被斬成兩截,上身還由於慣性往前衝出,最後掉落在地板上,一時間也死不透,驚恐的望著自己斷掉的身子,臉上佈滿了驚恐的神色。

李天狼目光如刀,冷酷無情。

這一招破月式,是的第三式,李天狼只是聽了一點點而已,但當他手握寒傲劍的那一剎,他就頓悟了,破月式的精髓宛如烙印一般,深深刻在他的腦海。

厲虎望著宛如殺神的李天狼,雙腿一下子軟了,他臉色變得慘白,嘴唇哆嗦起來,那一地破碎的屍體,便彷彿一頭惡魔,徹底吞噬了他所有的鬥志。

李天狼盯著厲虎,微微露出一個笑意,道:「還想打嗎?」

厲虎扯出一個笑容,卻比哭還難看,他連忙丟掉了斧頭,雙手在身上擦了擦,呵呵的諂媚笑著,彎腰說道:「狼爺,誤會,誤會。」

李天狼歎了一口氣,悠悠說道:「現在才說誤會,已經晚了。」

說罷,李天狼挽了一個劍花,旋即橫劍一斬,一劍殺出,捲起了一場恐怖的大風雪。

斬風式最後一招,也是威力最大的一招,就見漫天風雪,裹捲著數十道凌厲的劍氣,以席捲山河的氣概,瘋狂的襲向厲虎,厲虎身旁的幾個大漢,也被劍氣波及。

「噗嗤,噗嗤,噗嗤……」

隨著一陣可怕的皮肉爆裂聲,一道道劍氣劃破了厲虎的身體,活生生將他切成碎塊,跟他一起來的人,也都當場斃命,死無全屍。

風雪落下,劍氣止息。

李天狼還劍入鞘,身周卻還繚繞著一層冰霧,瀰漫著滔滔殺氣。

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驚恐的望著眼前的少年,彷彿看到了一尊天煞魔星。

冷傾霜嬌軀也微微顫抖著,可怕,實在太可怕,她從來沒想到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能爆發出這麼可怕的殺意。

原本繁華的酒樓,如今堆滿了屍骸,地上的十幾具屍體,沒有一具是完好的,要麼被李天狼腰斬,要麼被他切碎,幸好寒傲劍冰冷無匹,凍住了鮮血,不然的話,再加個血流遍地的場景,沒有多少人能受得住。

半晌,冷傾霜才回過神來,敬畏的望著李天狼,說道:「你……你殺人了。」

武者殺人很正常,但這裡是玉京城,勢力盤根錯節,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人,未免太過張揚,而且,李天狼殺的不是一個,而是十幾個。

李天狼好歹也是仙家大派的弟子,當眾殺了這麼多人,傳出去對門派的名聲也有影響。

「我殺的人,都是斧頭幫的痞子,是他們犯我在先,如今自尋死路,怨不得我。」李天狼目光掃視全場,一字一頓說道:「公道自在人心,相信大家也不會胡亂傳謠。」

全場數百觀者,凡是碰到李天狼的目光,都覺如墜冰窖,冷入心扉,他們忙不迭的點頭,紛紛發誓說絕不造謠,接著就連連稱讚李天狼為民除害。

李天狼微微一笑,旋即負手走出酒樓,清冷的月光落在身上,沖淡了他渾身煞氣。

李天狼仰望夜空,悠然一歎,這殺了人,未必要償命,但善後還是要的。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仙機劍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12.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