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廣告語:
內容介紹
第一集 天師血脈
本集簡介:
人物介紹:
第一章 意外成為天師
第二章 女鬼
第三章 捨得

花都極品天師
作 者
又是一年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04.16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5年04月03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6
累積人氣
168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普普通通
 
 暱稱:
 密碼:
 

花都極品天師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5.04.1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捨得

「老陳,要我說,你還是聽我的,別整天出去打工了,受累不說,還賺不了幾個錢,也就是夠個日常開銷。倒真不如我借錢給你,反正等你以後發達了,再連本帶息的還給我不就結了嗎?這樣我還可以賺點利息錢。再說了,等開學了,我們馬上就要實習,有得你累了,何必現在整天出去找事做呢?」

王景濤在陳銳的身後吆喝了一嗓子,看著他的背影,臉上倒是透出那麼點質樸的感覺。

「濤子,謝了,要是我真混不下去,肯定是要找你支持的,不過現在我有手有腳,既有時間也有能力,沒理由心安理得的成為你們家的蛀蟲。好了,你繼續裸聊吧,希望這次你找個真正的純姐們,別像是以前那樣,碰到過兩回恐龍、三回賣身不賣藝、四回大你兩輪的極品啊!」

陳銳扭頭一笑,隨手關上了盥洗室的門,只不過心頭卻泛起一抹溫暖,人生能有一個真正的朋友就夠了,想起時就讓人心裡有那麼點溫暖的念想。

等他洗完澡換了身衣服之後,王景濤那邊已經收拾完了,電腦也關機了,兩人是睡上下鋪的,這個時候王景濤已經躺在下鋪上了,很有點風騷的看了陳銳一眼,正想著說話時,門外卻傳來一陣的敲門聲。

搖頭中,陳銳一邊擦著頭髮,一邊打開了門。

門外,一共站著四名健壯的男子,為首的那人身高和陳銳差不多,一米八,只不過比起陳銳修長瘦削的身板,他明顯就是王景濤那種級別的,體重足有一百八十斤,長得還算是有幾分的英俊。

「剛才是誰和紫蘇一起進來的?」為首的男子目露凶光,一看就是愣頭青的模樣,這個年紀,本來也正是衝動愛炫的時候,要想有多麼沉穩,自然也是不太可能的。

王景濤聽著有點不對勁,一個打滾從床上下來,就那樣赤著上身走到陳銳的身邊,看著門外的人,他皺了皺眉頭道:「楊志?你沒事跑到我們這裡來幹什麼?」

「王景濤?這麼說你的這位室友就是和紫蘇一起回來的人了?那行,既然這樣,我也不多說什麼,給你個忠告,以後離紫蘇遠一點,你還不配和她在一起。」楊志看到王景濤,眼神中明顯掠過一抹猶豫。

陳銳看了楊志一眼,臉色很平靜:「抱歉,這件事不是你說了算,我想和誰在一起那是我的事,而且紫蘇願意和我在一起,那是她的事,誰也不能強迫她,我也不會因為你的威脅就軟了,那他媽就不算是男人了。」

「怎麼說話的?你丫是不是欠揍?」楊志身後的三個人同時挺身而出,那架勢就是想把陳銳給幹翻在地。

王景濤迅速擋在陳銳的身前,挺了挺健壯的胸肌道:「怎麼著?想打架?楊志,咱們在自由搏擊比賽上交手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了,你有什麼水平我明白,哪次不是被我打得滿地找牙?更何況這打架不同於格鬥,我這個人天生就是喜歡打架,真要打起來,你完全不是對手,你身後的這幾個更加不配。我告訴你,宋紫蘇和我們宿舍的老陳在一起,那才是絕配,這事你競爭不過就想動手,是不是太下作了?趕緊滾,別以為你老爹是個副校長就可以把學校當成你們家的。」

楊志眼神中掠過幾分的猶豫,伸手攔住身後那幾個躍躍欲試的人,隨後惡狠狠瞪了陳銳一眼,這才哼了聲道:「好,今天就先這樣,不過,小子,你可以把我的話當成是耳旁風,但後果你自己考慮清楚,回頭我要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別以為能打就很了不起。」

說完,一撥人集體轉身離開了。

王景濤對著楊志一行人的背影重重吐了口唾沫,大聲罵了句:「人渣!」

這一下讓楊志一撥人走得更快了,沒有一個人回頭來找事。

直到一撥人消失之後,王景濤這才把門關上,扭頭看著陳銳,一臉的古怪,接著咧著大嘴給了陳銳一個擁抱道:「行啊,老陳,連三年級有名的校花都給把上了,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校花?」陳銳一臉的苦笑,雖說他知道在男生的心目中,總有那麼幾個經常掛在嘴邊的女生,那些自然都是美女的代表人物,但他還真是沒聽說過宋紫蘇是校花。

陳銳躺在床上,一陣的心潮起伏,王景濤剛才的話歷歷在耳,按照他的話來說,東海大學裡校花是不少,但要說到真正大家公認的,也就真沒幾個了,而宋紫蘇絕對要算一個,更難能可貴的是,她名聲不顯,更是個倔強的女人,和陳銳情況差不多,整天在外面找事情做,這樣的女人更值得別人讚賞。

其實陳銳也明白,宋紫蘇的確是很倔強,否則也不會拒絕他的照顧,就算這是她姐姐的意思,她也不願意平白無故接受別人的恩惠。

「老陳,照我說,這麼好的機會,你倒不如順便把宋紫蘇給卡嚓了算了,也好讓楊志那小子徹底死心,反正你們都已經出去約會了,再進一步也不是沒有可能。依據我的經驗,這絕對可靠啊,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還不是夫唱婦隨的?」王景濤的聲音自下鋪傳來,聲音厚重,透著一種得意。

陳銳無言,歎了聲道:「濤子,你那點經驗可真的是一點也不可靠,玩裸聊還行,但談情說愛卻是兩碼事。其實,我和宋紫蘇是在路上偶然遇到的,根本就是啥事也沒有,這個楊志明顯是荷爾蒙太過旺盛了,這才沒事找事,不過對這種人,我也不能示弱。」

「不管有沒有事,你們既然認識了,那就借這個機會,再多接觸一下唄!老陳,你可別錯過機會啊,你說這都三年了,你卻從來都沒有談過戀愛,更是連女人都沒有接觸過,要是不把握這最後一年,你可就真是要白上了大學。俗話說得好,大學不泡妞的男人絕不是好男人啊!」王景濤在下鋪感歎道,同時還咂吧了一下嘴巴,頗有些羨慕的味道。

「濤子,你這話說得就好像你是情聖似的,我記得你好像也沒有談過戀愛。」陳銳無語,這傢伙的表現還真是有意思。

「這些青澀的女人,還真是少了幾分的女人味道,還是那些熟透了的熟女好啊,就像是水做的,一碰就會淹沒我這種真正男人的心。」王景濤嘿嘿一笑,隨後嘟囔著說道,半晌之後便傳來一陣的呼嚕聲,這就是剛才裸聊擼過頭的後果。

陳銳翻了個身,心頭卻隱隱記著楊志離開時所說過的話,這就是麻煩吶,自古以來,這紅顏禍水的說法還真是極其有道理,只是楊志的父親楊國柱是東海大學的副校長,所以萬一真想整他,那麼他也是無處可逃。

身邊傳來一陣幽幽的聲音:「陳銳天師,你是不是在擔心自己未來的前景?今天的事給你添麻煩了,要不是我現在的能力已經不足了,我真想好好收拾一下這幫混蛋,或者你要是能給我一縷陽氣,那麼我也可以恢復自身的能力,甚至還會慢慢的成長。」

陳銳扭頭看去,眼睛裡那種陰陽太極圖案盤旋著再次出現,宋紫鳶就那樣坐在他的腳邊,長髮垂著,看起來相當的磣人,有如貞子一般,映著窗外的月色,一片的煞白。

「其實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有些事就算你不去做,也並不代表不會發生,像楊志這種人,就算是猖狂,也只是暫時的,我也想明白了,就算是真有什麼後果,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就不用自責了,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力量。」陳銳淡然說道。

其實他還真是想明白了,自從他收到了黑無常寄來的信之後,眼界就突然間一下子開闊了,大學生涯只不過是人生的一個小小節點,讀不讀也沒所謂,將來很難說誰比誰混得更好。

其實陳銳在學校裡也是屬於那種品學皆優的學生,畢竟他一沒有女朋友,二也沒有什麼閒心思去玩,所以就只能在學習和打工之間奔波。

在這種世道中,談情說愛或者是在外面混著玩,都是需要成本的,這對陳銳而言,似乎有點難度,不過他也並不是那種就此和大家疏遠的人,所有的集體活動每次也都參加,該湊的份子錢也一分不少,這並不是說他有多清高,而是他明白,這都是一種交際,人在社會上混,總是需要交際的,不管是朋友還是敵人,都需要這種交際來溝通。

「紫鳶,我睡了,你暫時還是去照顧紫蘇吧,明天我有些事要處理,你也不用來找我了。還有,在你們村害你的那些人,你再想想,有什麼證據,你收集一下,我來替你把這事給辦了,否則這總是橫在紫蘇心裡的一根刺。」陳銳打了個哈欠,喃喃著說道,似是夢話,說得漫不經心。

宋紫鳶一愣,眼角泛起一抹亮晶晶的物事,隨後應了聲:「陳銳天師,紫蘇有你照顧,一定是會很幸福。」

說完,她的身子便徑直飄了出去,就從這四樓的陽台上飄飄蕩蕩地飛遠了。

陳銳這才睜開雙眼,剛才宋紫鳶在身邊的時候,他總是覺得眼睛裡有一種涼颼颼的感覺,好像有什麼氣流從她的身上流向他的眼睛,那種感覺很是舒服,再用陰陽眼來看東西的時候,也沒有那麼累了。

這讓他明白過來,陰陽眼,顧名思義,需要的是陰氣與陽氣達成某一個平衡點,他現在身上的陽氣是夠了,但陰氣卻是沒有,而宋紫鳶在身邊時,他的眼睛能夠自然而然地吸收這種陰氣,這才讓陰陽調和,使得他的眼睛越來越舒服。

想到這裡,他心裡琢磨著,或許天師們和那些鬼魄打交道,也並不是單純的為了斬妖除魔,而是為了提高自己的修為,只是不知道這種吸收是不是對宋紫鳶有害。

這些事他找不到答案,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明天給黑白無常寫信了,但這種事情,他只能把它看成是一種交易,所以那台DVD機器什麼時候送過去,他才有條件提出讓人幫忙的問題,畢竟這不同於前面的那種閒聊,有捨才會有得,這就是利益代價。

這種和黑白無常之間的交流,他只能避開宋紫鳶,畢竟這是屬於他的秘密,而且他的心裡也委實有些疑惑,那些遺留在陽世間的鬼魄,究竟是為什麼沒有辦法進入黑白無常的地盤,這完全就是違反了自然的規律。

想著想著,他就那樣睡著了。

但他渾然不知的是,在他閉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睛裡全部被陰陽太極圖所覆蓋,夜空中的月光竟然也化作一縷縷的亮點,慢慢滲進他的眼睛裡,雖然是極淡極淡的光點,但他的確是在吸收月光。

這就是陰陽之道,這代表了很多事情的正負兩面,比如太陽和月亮,白天與黑夜,男人和女人,陽魄與陰魄等等諸如此類的對比。


森林公園,最靠近樹林深處的地方,平時這裡都是男女約會的最佳去處,但此時,陳銳卻坐在那兒,手裡捧著一台新買的迷你DVD機器,同時還有一封他寫的娛樂指南第一季,以及幾張盜版光碟。當然了,這些光碟全是那種半新不舊的電影,最新的大片總是要留著慢慢寄,這就是放長線釣大魚。

那個白色的郵筒就擺在他的眼前,但他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把這個DVD塞進郵筒,郵筒的體積和DVD的體積差不多,那個入信口更是小得可憐,這完全就不成比例,所以陳銳只能是乾巴巴瞅著,半晌之後歎了聲道:「這入口要是能再大一點就好了,奶奶的,這可怎麼寄過去?」

話音剛落,那個郵筒竟然自動的跳了一下,一下子就蹦到了他的面前,隨後那個入信口猛然張大,一下子把他手裡的東西全都吞了進去,甚至還有半根他沒有吃完的烤香腸。

這一下頓時讓陳銳嚇了一跳,身子不由自主向後仰去,後腦勺猛然間撞在了地上。所幸這裡的地面是土質的,極其鬆軟,倒讓他摔得並不是太疼。

但他的心依然糾結在一起,半天沒有回過神來,這郵筒竟然會移動,這簡直是出乎他的意料,只不過等他再瞪著眼睛看向郵筒的時候,它卻又一動不動了。若不是陳銳手裡的東西全都不見了,他還以為剛才幻視了呢!

五分鐘之後,他放棄了琢磨的打算,雙手放在腦後,在草地上躺了下來。剛剛躺下,那個郵筒竟然又動了一下,跳到他的身邊,出信口直接吐出來一封信,丟在了他的胸口處,隨後又一動不動了。

陳銳這一次倒是沒有那麼驚訝了,既然搞不明白,那就只能把這當成是一種享受了,隨後他就那樣躺著打開這封信。

陳兄弟,你好,非常感謝你寄來的東西,這玩意真不錯,我和老黑剛剛試了一下,看著果然就是爽。

還是你說得對,叫天師啥的太見外了,還是就叫兄弟吧!

這是我第一次給你寫信,當然,這也是我從老黑手裡搶過來的寫信權。首先,在說正事之前,我得替自己辯護一下,我絕對不像老黑說的那樣,是個小氣的人。

其實,老黑才是真正打腫臉充胖子的人,因為延壽丹在我們這裡也是緊俏貨,我和老黑一年也才每人四、五粒,這也就是我們這種高級主管才會有的待遇,下面的人,兩年能分一粒就不錯了,畢竟誰都希望自己活得更長久一點,雖說我們的壽命很長,暫時還碰不上那種生老病死,但多吃一點補藥總是對身體有好處的。

而養顏丹則不同,你說我們地府之中,誰還需要去養顏?幾百年下來,大家始終都是一個模樣,不老不變,所以這養顏丹就是便宜貨,想要多少都可以拿。

不過這一次,我不像老黑那麼小氣,我直接給你寄過去一本天師實用技術指南,可以給你講解一些關於天師的基本信息,你在信裡提到的那幾個問題,書裡都有,我就不一一做答了,相信你完全可以看得明白。

這一本書,在我們這裡可以換兩瓶養顏丹,當然了,我順便給你直接寄了一瓶十粒的養顏丹,一會兒你收一下吧!

好了,陳兄弟,對於你的娛樂指南,我們非常滿意,請你定期給我們提供一次,把這當成一本真正的刊物辦起來,我們未來的幸福就靠你了。

距離發延壽丹的日子還有一段時間,回頭等發下來,我給你寄過去,省得老黑藉機誹謗我,我可是真正大方的人吶,反正這玩意對我們這些人來說,就相當於是保健品了,少吃一粒也沒所謂,十年的壽命,對於擁有著幾乎無盡歲月的我們來說,那實在就是杯水車薪啊!

對了,下一次,我希望你能寄點那種光碟過來,說真的,我很好奇……畢竟我們這裡還沒有那麼開放,那種叫著呀滅蝶的女人,想來一定是極其動人的,嘿嘿,男人的心情,相信你是能夠理解的。

非常感謝你的白無常。

陳銳把信收起來,扭頭看了郵筒一眼,在郵筒的腳邊處果然有一本書和一個小瓶子,這白無常果然比黑無常大方一點。當然,也就是大方一點而已,畢竟他說養顏丹是便宜貨,想要多少都有,那麼兩瓶和兩粒也沒啥區別,所以這一本書的價值可想而知。

但對他而言,這卻是一件目前最有用的東西,甚至比那延壽丹都要來得好,畢竟這可是讓他可以直接瞭解天師及陰陽眼的入門級指導書。

只是想想白無常的直接,他倒有些好笑,這傢伙竟然也和王景濤差不多了,喜歡島國那些愛情動作片,但這年頭,和諧社會,對一切愛情動作片都在嚴打,他要想整到,還真是困難,所幸王景濤那兒收藏了不少,都存在電腦裡,回頭一部一部地燒成光碟,一次寄一張,這樣也可以慢慢把交情拉上來了。

深吸了一口氣,陳銳把雙肩包打開,隨後凝視著那個郵筒,想了半天之後才臉上堆起笑容道:「乖,自己跳進來。」

郵筒卻根本就不搭理他,直接跳到了遠一點的地方,這讓他泛起惡狠狠的表情道:「你找打是吧?別以為你會蹦躂我就把你當寶了,快點進來。」

郵筒原地打了一個轉,繼續無視陳銳,甚至那個入信口還泛起一抹十分人性化的弧度,就好像在對著陳銳做鬼臉似的。

陳銳的臉一黑,心裡一陣的翻騰,他奶奶的,這個來自地府的郵筒,也真是個老妖精了,這都能產生智商,實在是讓他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以後還要指望著它幫忙,所以陳銳也對它無可奈何。

而且這個郵筒也很懂得保護自己,在第一次見面時如果它表現得這麼人性化,這麼妖孽,一準陳銳就放棄了這件事,好在他現在的承受能力已經加強了,啥事和黑白無常扯上關係,那麼再不正常的事也都算是正常的。

「好吧,說說看,你想幹什麼?要是太過分,我可就自己動手了,別以為你長得可愛我就會對你心軟,而且你的歲數比我還大,總得知道愛幼吧?這種傳統美德你不會已經喪失了吧?」陳銳虎視眈眈地盯著它,牙齒咬得很緊,都傳來了一陣的磨牙聲。

郵筒側著身子,展示出思索的表情,那架勢讓陳銳愈發的胸悶,這簡直是太離譜了,沒想到剛撿回來的時候,它還正常些,這怎麼隔了一天熟悉起來了,反而就開始表現出這種活潑好動的性格來了。

「以後要對我客氣點,還有,我的名字叫小蝶,你不要亂叫,雖然黑無常大人把我的魂魄和這個郵筒融為一體,但並不代表我就沒有了智慧,惹得我生氣了,回頭我再找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藏起來,讓你們誰也找不到我。」

那個郵筒在這一刻,竟然開口說話了,聲音倒是像個小孩子似的,聽著很給力。只是陳銳這輩子受到的刺激從來就沒有這麼大過,他的嘴巴大張,像是能塞進一個蘋果了,還是個頭很大的那種。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花都極品天師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4.1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