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題:
作者簡介:
作品簡介:
第一集 原始部落
本集簡介:
本集人物資料:
第一章 奇怪的石頭
第二章 穿越原始部落
第三章 野蠻的部落

原始戰記
作 者
陳詞懶調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06.24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5年06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4
累積人氣
65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原始戰記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5.06.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穿越原始部落

石窟裡,橫七豎八躺著二十來個小孩,一片薄薄的破了幾個洞的獸皮蓋住七八個小孩,其他沒被蓋住的要麼有自己的獸皮被,要麼就縮在一旁,不管是有被子蓋的還是就這麼縮在邊上的,都睡得很沉。

因為許久沒做過清理,睡的人又多,洞裡有一股難聞的氣味。周圍鑿出來的通風口處有陽光透進,勉強讓陰暗的洞裡有了些許光亮。

洞內靠邊上的一處,通風口下方,一個穿著破爛獸皮的小孩子睡在那裡,不過,與其他小孩不同的是,在他旁邊還睡著一隻快跟他差不多長的大狗。

邵玄睜開眼,看看已經照到肩膀處的陽光,揉了揉眼睛,爬起來收拾身下鋪著的乾草。

見到邵玄的動作,旁邊那隻原本閉著眼睛的大狗就迅速起身,乖乖蹲在旁邊,以便讓邵玄將剛才壓著的乾草收拾起來。

捆好乾草之後,邵玄一手提著那捆乾草,一手牽著狗繩,走出洞口。

莫名其妙來到這個如原始部落一般的地方,成為這個位於荒山野嶺中的部落裡的小屁孩,這具身體的原身很瘦弱,大概是生病沒能熬過來,從邵玄在這身體上醒過來到現在,已經過去大半年了,再不習慣,也只能咬牙撐著,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邵玄從沒想過會真的來到這樣一個地方,這裡跟曾經所瞭解的石器時代的原始部落有很大的不同,這裡的人外貌看起來沒多特別,但本質卻不然。

見過一個普通人單手托起水缸大的石頭還能屁事沒有地在街上遛彎嗎?

見過普通人不借助其他工具一躍三層樓高,從十來米的樹上跳下來還能穩穩站住嗎?

反正上輩子邵玄沒見過,這輩子……每天都能見到!

至於剛才出來的那處石窟,原名叫「伏牛洞」,因為洞看上去像是一隻被揍趴下的牛,名字是當年部落的巫取的名,不過近千年過去,歲月更替,部落繁衍生息,都在外面自建房屋了,這個洞最後被用作收留部落的孤兒,從而也被部落的人們稱為「孩兒洞」,那裡住著的孩子都是沒有親人照料的,部落的人也不願意收留,總的來說,孩兒洞就是部落裡的孤兒院。

邵玄來到這裡之後,就沒有見過其他部落的人,聽說,這處山脈就只有他們「炎角」一個部落。

孤立的部落,自給自足的生活。

牽著狗,邵玄慢悠悠走著。

沒多久就見到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木屋,其中也有部分是用木頭和石頭、草泥等造的,比起前者,木石建造的屋子要稍微大一些,看上去也要堅實一點,這些屋子算得上是近山腳這一帶的豪宅了。

不管是那些木屋還是木石「豪宅」,在邵玄看來都是簡陋得不像話的建築。不過,在這裡待久了之後,邵玄還挺渴望有個屬於自己的木屋的,只是,現階段無法實現。

這個時候,已經有人出來活動了,男人們已經拿著自己的石製工具出來打磨,方便下次狩獵的時候將石刀帶出去,女人們也有自己的活,縫製獸皮、曬製食物等。

邵玄經過的時候不少人視線往那邊飄,不是看邵玄,而是盯著邵玄牽著的那生物,眼中帶著貪婪垂涎之色,嚥著唾沫。在他們眼裡,邵玄牽著的就是一大塊肉,足夠他們吃幾頓的,早起勞作還餓著肚子的人眼睛都綠了。但大家在看到牠脖子上戴著的東西之後,還是不甘地忍住了過去搶奪的意圖。那是巫的紋牌,意味著那隻是巫的東西,他們不敢動。在他們眼中,邵玄也就是幫巫看著那匹狼而已。

是的,跟在邵玄身邊的其實是一匹狼,生於山脈之中,只不過牠幼年時候被一位部落裡外出狩獵的戰士碰到,帶回來給邵玄吃,而恰好那時候部落的巫經過,留下了一塊帶著巫紋的紋牌,便離開了。邵玄給那匹狼取名為「凱撒」,也是邵玄上輩子養過的狗的名字,他將凱撒當狗一樣養在身邊,直到現在。

這裡的人思維很奇怪,明明相當敬重巫,見到巫留了一塊紋牌給邵玄之後,對邵玄的態度卻並沒有多少轉變,不同的也只有忍著不去將凱撒宰了吃而已,至於其他的,該怎麼地就怎麼地,畢竟巫也沒說讓大家去幫邵玄。巫那樣的大人物,哪有時間去理會個孩子,時間一長,大家也就習慣了有這麼一個帶著狼的孩子了,凱撒從一個牙沒長齊的幼崽到現在這麼大,巫就沒再出現過。

只不過讓近山腳區的人納悶的是,邵玄為什麼叫凱撒狗?

狗又是什麼?

這個疑問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大家沒去在意了,懶得去在意,去忙更重要的事情︱︱食物。

邵玄對於周圍的視線已經習慣,若無其事牽著凱撒繼續走,部落裡的人就算貪婪也不會去搶巫的東西,就如石麒說過的那樣,巫在部落裡的地位相當高。至於為什麼那位居住於山上那片「權貴區」、地位在部落數一數二的巫,會給邵玄這個睡孩兒洞、存在感低微的人一塊貴重的紋牌,歸結於邵玄當時提過的一個詞︱︱「飼養」。

原本那時候邵玄說的是將還是個小狼崽的凱撒養大一點再吃,而碰巧經過的巫聽到了,讓邵玄將牠養大,為了防止部落的人去搶奪,巫留下了一塊紋牌,牌子被套在凱撒脖子上。

那位「巫」對於飼養很感興趣,但這大半年來那老頭卻從未出現過。所以,邵玄對於那老頭的印象是︱︱不負責任的老神棍。

當養狼很容易嗎?每天被周圍那些眼冒綠光的人盯著,沒個強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早就成神經病了。

總而言之,養凱撒完全因為一個偶然。

生活何其艱難!雖然孩兒洞那邊食物都是由部落解決,但還是餓啊!

邵玄無奈地歎了口氣,看向前面,然後眼角一抽。

前面有個人扛著根石棍,兩米來長形狀如棒球棍一般卻要粗很多,這玩意兒夠厚重,按邵玄上輩子的標準來講,就算能扛起來也相當吃力,但那人卻像只是扛著個普通鋤頭似的輕鬆,慢悠悠打著哈欠往山上走,大概是要去跟他們狩獵隊的人商議狩獵的事情。

這就是這裡的人,正常人。至於邵玄,他現在屬於尚未覺醒圖騰之力的弱勢群體,等他成長到十歲左右覺醒了圖騰之力,才能算得上是部落裡擁有外出狩獵能力的普通戰士。圖騰之力,是部落衡量能否成為狩獵戰士的唯一標準。

至於到底什麼才是圖騰之力,邵玄不清楚,也許到時候就能明白了。

此刻,走在邵玄前面的那位扛著石棍還一副沒睡醒樣子的大叔,壓根沒察覺到他穿著的獸皮做成的皮短褲快滑到膝蓋了,光天化日之下若無其事地遛鳥,周圍的人見到也沒啥反應。

邵玄忍了忍,還是出聲道:「前面那位扛棒子的大叔,你皮褲掉了!」

走在前面的人在邵玄喊第三聲的時候才打著哈欠轉過身,往邵玄那邊掃了眼,視線在凱撒身上停留了約莫半分鐘,才垂頭看看滑落的褲子,然後淡定地提褲子,繫皮繩,繼續扛著棒子往山上走。

邵玄沒再多嘴了。

對部落裡的人而言,禮義廉恥?那是什麼玩意兒?能吃?不能吃你說個球啊!

邵玄的目的地並不是一直往山上走,只是往上走了一點之後,才沿著一條散佈著石子的路朝山背面過去。

來到山的另一面,抬眼遠看,入眼的是綿延的看不見盡頭的山林。其中幾座光禿禿的沒長多少植物的山是部落的戰士們用來訓練的地方,也是如今狩獵戰士們使用石器的主要出產地,那裡的石質並不適合植物生長,卻是一個很好的訓練地。

邵玄現在所站的地方是片碎石地,這些碎石並非天然形成,而是被人打碎的,能被加工的有用的石頭早被部落的人撿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無用的碎渣,平時也沒人過來。

周圍很安靜,但也能聽到附近那幾座山裡傳來的轟響聲,邵玄還沒親眼見過圖騰戰士們訓練,聽說圖騰戰士們訓練起來破壞力太大,像邵玄如今這樣的弱勢群體不得靠近,一聲不吭過去觀摩而被誤傷的人可不少。

收回視線,邵玄鬆開手裡的草編狗繩:「吃你的『麵』去吧!」

早已經按捺不住的凱撒立刻在碎石地上跑動起來,一邊小跑,鼻子還嗅著,嗅到什麼,牠便用前肢在那處迅速大力刨動,不一會兒便從刨挖的地方拉出一條成人拇指粗細,一尺來長的蟲子吃掉,然後繼續尋找下一條。

那些蟲子被部落的人稱為「石蟲」,看上去跟蚯蚓很像,不過要比蚯蚓大得多,剛才被凱撒吃掉的那條還算小的,邵玄見過一條胳膊粗的石蟲,聽說還有更大的,只不過越大的石蟲越喜地下深處,所以,地表的就只剩小的了。

石蟲很難吃,很多人吃了會嚴重腹瀉,所以部落的人並不會將石蟲歸列到自己的食譜上,這就便宜了對石蟲很感興趣的凱撒。

作為狼,落魄到吃蟲子也是夠慘的了。

提著那捆草找了個適宜晾曬的地方,邵玄將捆好的草鋪開晾曬,這樣晚上回洞裡去鋪著會睡得更舒服些。

鋪好草之後,邵玄觀察周圍,確定沒其他人,便來到碎石地邊沿處一棵矮樹的旁邊,撥開地表一層碎石,掏出綁在腰上的一把做工極其粗糙的石刀開挖,很快,埋在下方的一個做工比石刀更粗劣的石碗露出來,石碗裡裝著一塊肉乾。邵玄快速拿出肉乾,並將石碗埋回原處。

肉乾只有半個巴掌大,乾硬還帶著腥味,這要是上輩子的邵玄,看都不會多看一眼,但現在,經歷過真正的長時間的飢餓之後,「味同嚼蠟」也能變成「世間美味」。

看,生活多樸素……都是被逼的。

吃了點東西之後頓時覺得精神許多,有了力氣。邵玄站起來活動一下筋骨,打了幾遍上輩子經常練的健身拳。這是邵玄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因為剛在這個身體裡醒來的時候,這身體相當弱。

那邊,凱撒還在到處刨食,但也沒有降低警惕,注意著周圍,時不時看看附近,這也是邵玄敢直接拿東西吃的原因,不然被部落的一些同樣飢餓的人發現,那肉就得易主了。邵玄現在孤立無援,而且小胳膊小腿的還面黃肌瘦,要不是仗著上輩子的一些經驗和來這裡之後逼出來的狠勁,能不能有精神出來走動都未必可知。

打了幾遍健身拳,邵玄停下來喘喘氣,卻發現正咬著一條石蟲往外拉的凱撒突然調轉頭,突然的轉向讓沒完全拉出的石蟲被扯成兩半,還在地下的那半截很快縮回土裡,即便只有一半,牠們也能在一段時間之後成長完全繼續存活。而被凱撒咬著的那半截石蟲正扭動身體猛烈抽打著凱撒的嘴。

凱撒沒有將石蟲直接吃下去,也沒有理會石蟲的抽打,而是緊緊盯著一個方向,喉嚨裡發出咕嚕嚕的聲音,這是提醒邵玄有人來了。

凱撒並沒有直接呲出牠的尖牙,邵玄知道,來者應該是認識的人。

很快,邵玄便聽到很輕微的聲響,像是風吹過地面樹葉的聲音,漸漸地,一個人影出現在邵玄視野中。

那是一個非常高大魁梧的人,身上穿著簡單的獸皮衣褲,獸皮質量上乘,只是沾了一層石屑。來人臉上還有幾條疤,更增添幾分煞氣,身上未被獸皮遮住的部分也有大小不一的傷疤,腰上掛著一圈石質器物,那是被精選出來的待加工成石製工具的石塊。

那些石頭跟邵玄腳下這些碎石是不同種類的,那些石頭的石質要堅硬得多,製作成工具之後更利於狩獵,比邵玄手裡的那把粗劣石刀要高級得多,換成肉的話,那其中最小的一個粗胚換來的肉都足夠邵玄吃好幾天的了。

大概是狩獵的時候在森林裡潛行慣了,來人平日裡走路也是這樣,基本沒有什麼聲音,這還是他無意的結果,如果真要隱藏的話,凱撒也未必能立刻就發現他,邵玄更是連一丁點聲響都不會聽到。

凱撒喉嚨裡的咕嚕聲還沒停,來人朝牠看了一眼,凱撒立刻渾身緊繃,嘴巴張開,露出那四顆格外長的尖牙,掉落在地面上的半截石蟲要鑽入地下逃掉也沒讓牠分心,只是緊盯著那人。

對於部落的戰士們來說,野獸只是獵物,是食物,凱撒自然也歸屬於食物之一。即便來人只是朝凱撒看了一眼,沒有真的要出手獵殺,但長久狩獵的本能會讓他在看到野獸之後條件反射,顯露出一種讓凱撒很忌憚的危險氣息。

邵玄見這情形,不得不先出聲。

「麥叔,早上好!」

盯著凱撒的中年壯漢聞聲將視線從凱撒那邊轉向邵玄,面對邵玄的時候,剛才因為凱撒而露出的刀子般的凜冽氣場收斂很多,並不會讓邵玄感到太大的壓力。其實,部落裡大部分戰士在面對幼年孩童的時候都不會太惡劣,除非是那些孩子主動惹事而激怒他們。

麥看了看邵玄,又看看邵玄腳下碎石層因為剛才打拳活動手腳而留下的痕跡,眼裡帶了點笑意,不過因為臉上的那幾條疤,並沒有讓那張猙獰的臉柔和多少。

邵玄知道,麥帶著善意,並不像看著那麼可怕,而且,麥和如今這具身體的父親曾經是同一個狩獵隊的,平日裡幫過邵玄不少忙。

「阿玄這麼早就出來了?提前練練也好。」麥說道。

部落的人沒有姓氏,且人名多為單字,大概是為了好記、方便,邵玄這具身體的本名就叫「玄」,入鄉隨俗,邵玄也漸漸習慣了。至於稱呼,因為部落先祖有個地位頗高的長者喊人時喜歡先「啊」一聲,然後再稱呼人名,後來小輩們就跟著學,發展到現在,部落的一些人喊人時還是喜歡在人名前面帶個「阿」字,當然,對著長者和部落裡地位特殊的一些人就不會這麼隨意了。

居住在近山腳的人中,包括孩兒洞的孩子,幼年時期尚不能覺醒圖騰之力,很少有出來鍛煉的,基本上都是吃了睡,睡了吃,頂多出來玩會兒,畢竟,活動、鍛煉很消耗體力,容易餓,對於貧苦的近山腳的這部分群體來說,能少消耗就少消耗,就連大人們也是贊成自家孩子少動的。

不過顯然,麥更贊同邵玄的行為。現在練一練,以後更受益。

「麥叔你從訓練地回來?」邵玄問。

「嗯。」麥微微點頭。

部落的戰士們出去訓練並不會規定特定的時間,只要不錯過狩獵,時間自由安排。

「看來麥叔你這次運氣不錯。對了,麥叔,聽郎嘎說明天輪到你們狩獵隊外出狩獵了?祝你們順利,滿載而歸!」邵玄說道。

郎嘎是與麥一個狩獵隊的戰士,凱撒就是郎嘎撿回來給邵玄的。「郎嘎」這個詞的發音在部落的語言裡意味著地弓。人如其名。

麥聽到邵玄的話笑著應了聲,因為明天要出去打獵,一去可能就是好幾天,所以得趕回去多休息休息,明天才能以最好的狀態外出狩獵,麥沒有多說,打算離開。

走了兩步,麥又停住腳,轉身叫道:「阿玄!」

邵玄看向麥,便見麥從獸皮袋子裡倒出一塊肉乾拋過來。

戰士們去訓練都會自帶食物,畢竟訓練地那邊幾乎都是山石,植物很少,能吃的動物更少了,為了補充訓練帶來的體力流失,都會提前備好食物,麥給邵玄的肉乾就是之前備好的,到現在還剩點兒,最後那一小塊本打算在回去的路上吃掉,沒想到會遇見邵玄,便直接給了。邵玄沒有外出狩獵的能力,部落也不准許他們外出狩獵,這也是部落保護幼童的方式之一。

「謝謝麥叔!」邵玄道。

部落的人在食物方面並不充足,尤其是這個時節,不是誰都像麥這樣能慷慨送肉的。

將肉給邵玄之後,麥說道:「我訓練的地方在那座山的山腰,能夠看到太陽落山……」

將訓練的具體地點告訴邵玄並囑咐小心之後麥才離開,等麥的身影消失,凱撒也放鬆下來,看了看地面,發現那半截石蟲早已經開溜,洩憤般刨了下地面,用鼻子仔細分辨氣味,想繼續追蹤,將逃掉的獵物重新逮回來。不過邵玄沒打算讓牠如意,麥今天給了他一個飽腹的機會。

將麥給的肉乾放進之前的石碗裡埋起來,土層上方再用石屑鋪一層,做好偽裝,邵玄看了看剛才麥指的方向,便叫過凱撒。

「走了凱撒!幹一票大的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原始戰記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6.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