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題:
作者簡介:
作品簡介:
第一集 原始部落
本集簡介:
本集人物資料:
第一章 奇怪的石頭
第二章 穿越原始部落
第三章 野蠻的部落

原始戰記
作 者
陳詞懶調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06.24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5年06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2
累積人氣
75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原始戰記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5.06.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野蠻的部落

既然是部落裡大部分石器的出產地,自然會有不少適合加工的石材,只是那邊也是圖騰戰士們的訓練地,自然是圖騰戰士們優先選擇,在他們之後,邵玄這樣的弱勢群體才會去「撿剩飯」。

撿剩飯這個詞聽著很寒磣,但很符合現在的情勢。

一般來說,部落的其他人要去撿剩飯,大多會在太陽快落山接近飯點的那時候,只有在那個時候,訓練場的戰士們大多會休息,而其他時間點,訓練地對於沒有覺醒圖騰之力的人是很危險的,被戰士們的拳頭砸碎飛濺的石頭對於處於弱勢群體的人來說與子彈無疑,不過有了麥剛才指的路,邵玄過去會輕鬆很多。

如果能尋到不錯的石材,能帶回去換不少東西。這個機會邵玄自然不會放過。

邵玄帶著凱撒沿著之前麥給他指的路走,中途能聽到從幾座訓練山上傳來的轟響聲,也有一些不知道從哪兒飛濺的碎石子往下掉,其他的山道上還有更大的石塊滾落,如果不是事先被麥告知了最安全的路,在這塊地方走動危險性要大得多。

邵玄隨意撥了撥有些凌亂的頭髮,抖掉些石砂,繼續走。

麥之前訓練的地點接近山頂,這邊被圖騰戰士們歸屬為訓練場地的幾座山並沒有開鑿出平緩的山路,所以上山較艱難,爬到地方的時候邵玄的手臂、手掌、腳丫都流了血。

身上的傷邵玄也不在意,這點兒傷回去休息兩天就好了,要是能尋到不錯的石材,一切都是值得的。

費了老大的勁,要不是早上吃過東西,邵玄鐵定沒力氣爬上山。

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躺著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石頭,而正對著的那面石壁上,有一些深淺不一的孔洞,洞的邊緣有刀具挖掘的痕跡,邵玄推測這裡原本嵌著更堅硬的石頭,後來被麥挖出來帶走了,回去製作狩獵用的石器。很多非常堅硬的石頭並不會在山上廣泛分佈,而是會形成一塊一塊的,有的在山體表面,有的則深埋在山體內裡,戰士們不可能將山給劈開,所以,能不能碰到心儀的石胚,就全憑各自的運氣了,因此之前邵玄才說麥這次來訓練場訓練的運氣不錯。

除了那些孔洞外,石壁上還能看到一些掌印和拳印。這裡就是麥訓練的地方。

圖騰戰士的拳頭可真硬,這要是邵玄,就算是石壁上最脆弱的地方,一拳過去,石頭沒事,拳頭開花。

最堅硬的、外形好的那些都已經被麥挑走了,能被麥他們看上的石材自然更高級一些,漏下的自然有邵玄能用得上的。

不再多想,邵玄讓凱撒負責警戒,他則抓緊時間尋找能換食物的石塊,遲了肯定會有人過來搶。

邵玄撿起一塊半尺長的長條形石塊,形狀並不規則,不大,入手也不算重,但邵玄知道,看這些石頭的質量並不是越重越好,很多石頭的種類邵玄上輩子壓根沒見過,甚至上輩子的一些常識,在這個世界裡根本不起作用。

邵玄現在所掌握的全都是這半年多來積累的新知識,他並不懂怎麼去快速地辨別石質,接觸的石質有限,不像那些經驗豐富的戰士們瞧一眼摸一下就能辨別出石塊的石質等級,所以邵玄採用的笨辦法,他先看哪些石塊的外形不錯適合加工,然後用隨身帶著的那把石刀去砍劃,看石塊上的痕跡深淺,一般來說,痕跡越淺,石質等級越高。

邵玄揮刀砍向那塊石頭的邊沿,一聲脆響之後,那塊石頭上剛才被砍的地方只有一個淺淺的痕跡,見狀邵玄心裡一喜,這可以加工成箭頭、槍頭之類的,具體打磨成什麼那是石器師的事情,邵玄只要拿著它去跟石器師換食物就行了。

將石頭收進隨身攜帶的破了幾個洞的粗製獸皮袋,邵玄打算繼續尋找,凱撒那邊卻發現了異常。

邵玄小心移動到凱撒那邊,順著凱撒所示的方向看過去,那邊過來三個小孩,大概十歲左右,比如今的邵玄要高點、強壯些。

三個老熟人,邵玄的老對手,總搶邵玄東西的三個小王八蛋。

那三人並不是孩兒洞的人,他們各屬於不同的家庭,都居住在近山腳區,平日裡經常一起玩,而他們跟邵玄的爭鬥,從邵玄在這個世界醒過來沒幾天就開始了,一開始邵玄的心態還沒轉變過來,總會將他們帶進上輩子的世界,就算出手也會留手很多,而那幾次留手、憐憫的結果是,邵玄丟掉了那些天辛苦換來的肉乾,並被這三個小王八蛋揍成豬頭。

再後來,邵玄就慢慢轉過彎來了,就如第一天醒過來的時候看到山洞裡的那些搶食的狼一樣眼神的孩子,邵玄對待他們的態度和心境也變了。

養傷那段時間邵玄進行了深刻反思,再之後,邵玄與他們交鋒時就不留手了,部落的規矩是不能殘殺同部落的人,但只要不打死打殘,也沒人多說,近山腳區居住的人早已經習慣了這種野蠻規則。

邵玄不知道部落的人到底是哪個特殊人種,雖然看著跟上輩子的人沒什麼差別,但這個種屬的人恢復力特別強,被揍慘了休息個兩三天就能走動,再過一兩個月照樣生龍活虎,這也是為什麼部落的人並不管這種程度的爭鬥,因為這在他們看來不過是小事罷了,還沒準備食物重要。

至於那三個孩子,邵玄沒他們高沒他們壯,平時吃的東西也沒人家多,拿什麼去跟人拼?以寡敵眾也是要講策略拼狠勁的。

邵玄將凱撒的頭往下壓了壓,見凱撒還朝著往這邊走過來的三個孩子呲牙,邵玄捏住牠的嘴巴:「先等等!」

看了看周圍,邵玄選了個隱蔽的地方將剛才挑選好的裝在獸皮袋子裡的石塊藏好,然後悄然挪到石壁後面,道:「待會兒你去對付『野』,『野』知道嗎?」

有戰士說過,山林深處生存的野獸很多都很聰明,而不聰明的也多是更難對付的,凱撒就屬於相對聰明的物種。這也不是他們第一次配合了,再退一步說,凱撒分不清,對付哪個都無所謂,邵玄自己已經定準了打頭的叫「賽」的傢伙,頭號王八蛋,解決了他事情就簡單很多。

凱撒俯低身,安靜藏在大石塊後面,這意味著牠已經懂了邵玄的意思。

安靜地接近,凌厲地制服,力求一擊致命,這似乎是野生動物的天性,在狩獵方面牠們總能將這種潛藏的天性引導出來,即便是被從小當狗養的狼。

當然,邵玄沒想讓凱撒真的去一擊斃命,部落裡不准許。

不過,要將這到手的東西讓出去,邵玄絕對不幹,何況來的是這三個小王八蛋,那就更別提了。

在邵玄思量著待會兒是空拳揍還是拿石頭砸的時候,往山上走的三個人並沒有察覺到埋伏著的邵玄,他們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其他地方,防備石塊飛射過來,他們可不知道現在最安全的上山路是哪條,只能根據所聽到的聲音來大致判斷,避開那些發出轟響的地方。

「占,真的是這邊嗎?」走在最前面的賽避開一塊從斜上方掉落的石塊,帶著怒氣看向躲在身後的人,眉毛都快豎起來了。

膽子小的,名叫占的那小孩縮縮脖子道:「肯定是,我爹今天負責巡邏,他看到麥從這邊下山的,應該快到了,麥可是中級戰士,他留下的肯定有不少好貨。」

賽哼了一聲,將掉落到腳邊的石頭一腳踢飛,繼續往前走。

看著賽他們三人越走越近,邵玄屏氣凝息,等著最佳時機。

配合的次數多了,邵玄也不會再多說,看準時機朝凱撒打個手勢之後,便一個箭步猛然衝向賽,右拳緊握,對著賽的面門就砸了過去。

賽的反應也不慢,他的能力在三人中是最高的,被邵玄突襲,來不及完全躲避,只來得及側了側身,讓鼻子免遭拳擊,可臉就遭殃了,不待他有何反應,緊接著下顎又挨了一記猛擊,這接連的攻擊讓賽有了片刻的眩暈感,身體往後倒。

但這只是剛開始,僅僅片刻的時間,邵玄的拳頭便接踵而至,一拳接一拳砸在賽臉上。

邵玄最終還是沒有選擇拿石頭砸。

即便是赤手空拳,但這實實在在的一拳接一拳揍過去也不是好受的。

炎角部落的人身體素質很強,就算沒有覺醒圖騰之力的孩子,也遠超邵玄上輩子所見過的絕大部分人,邵玄想要在片刻之間解決事情,出拳的力道也沒保留。

那邊,在邵玄衝向賽的同時,凱撒也撲向了野,和之前邵玄訓練的那樣,牠沒有直接下口去咬野的皮肉,而是直接咬住了野穿著的獸皮和繫在腰那兒的草繩,咬緊不鬆口,直接往其他方向拖,即便現在凱撒還處在幼年時期,但牠已經能輕鬆拖著十歲的小孩跑了,不讓野給邵玄製造麻煩,也沒有給野爬起來的機會。

至於第三人︱︱占,他是三人中膽子最小的,論狠勁論力道都不及另外兩人,邵玄將他留在最後解決。

在邵玄突然衝過來攻擊賽的時候,占和野都吃了一驚,而野還沒來得及去幫賽,凱撒就撲了上來,看著近在咫尺的那些尖牙,占和野倆小孩差點尿了,尤其是被凱撒直接暴力拖走的野,扯著嗓門喊救命。

留在原地的占過了會兒才反應過來,然後拿著木棍揮向邵玄。

邵玄一邊握拳往賽臉上招呼,也留了個心注意占的反應,頭避開揮過來的木棍,承受棍擊的後背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沒立刻躲開占的木棍,只是招呼向賽的拳頭更快了。

賽比邵玄要大兩歲,體格強於現在的邵玄,可畢竟只是沒有覺醒圖騰之力的孩子,在邵玄暴雨般的攻擊下很快失去了戰鬥力。

邵玄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如果不能夠速戰速決,敗的就是他了,過去的這半年他吃夠了猶豫的虧。

解決了最大的麻煩,邵玄一個打滾躲開揮過來的木棍,看向占。

剛才揍賽的那股子狠勁還在,連帶著邵玄的眼神也充滿了狠厲,這讓本來就膽小的占握著木棒的手都抖了幾下。

占見賽已經被揍趴下,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反擊了,而野那邊顯然處境艱難,還能聽到他驚慌的叫聲,緊了緊手裡握著的木棍,占只覺一陣心驚肉跳,對上邵玄看過來的目光,占不自覺移開視線。

看到占這個慫樣,邵玄就知道這傢伙已經生出退縮之意了。直起身,邵玄一步步走向占。

邵玄的速度並不快,但每一步卻讓占感覺心裡受了一悶錘,每受一悶錘,占的面色就難看一分。

兩人之中,拿著武器的是占,身材高大些的也是占,但從氣勢上看,很明顯占現在完全處於弱勢的一方。

在邵玄離占只有一步距離的時候,占一個哆嗦,直接雙手一拋,將手裡的木棍給扔了,然後快速退開幾步,這意思就是他不打算跟邵玄爭了,主動示弱。

雙方對上這麼多次,占也明白,只要他做出這樣的選擇,邵玄是不會繼續追打他的,即便剛才他敲過邵玄幾棍子。

剛感覺稍微緩過來點的賽抬頭就見到了占這慫樣,氣得差點一口血噴出來。尼瑪,豬隊友!

知道襲擊者是玄時,賽心裡就暗道一聲糟糕,前幾次他們對上玄都沒討到好,這次他更是連反擊都沒來得及就被揍趴地上了,賽心裡那個憋屈!

好不容易冒著危險過來打算撿個漏,卻沒想玄這傢伙也在這裡,還比他們早來!這傢伙是狼鼻子嗎?!反觀他們這邊三個不僅來得遲,還打輸了。想著,賽看向邵玄的目光像是結了深仇大恨一般。

邵玄沒再理會賽,他今天也並不想這麼輕易就放過占,但也沒像對待賽那樣將他給揍趴下,而是將人往賽那邊踹了過去。

撿起占掉落在地上的木棍,邵玄走到躺在地上的賽和占面前,木棍在手裡掂量兩下,拳頭上沾著剛才揍賽時帶上的血,在木棍上慢慢蹭了蹭,然後看著面前的兩人露出個笑容。

見到這個笑容,賽和占背後一寒,恨不得現在立馬跑開,感覺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似的。可是賽現在躺著,壓根站不起來,而坐在地上的占則快速蹬腳想要後退。

邵玄俯下身,握著木棍猛地朝賽和占揮過去,動作很突然,也很乾脆利落。

那一瞬間,賽和占感覺呼吸都停止了,渾身發冷,眼裡只有那根狠狠揮下的木棍。

卡!

木棍打在賽和占中間的空地,瞬間折斷,而且前面一部分已經碎裂了,碎裂開的木屑飛濺到賽和占臉上,刺出一些血痕。

邵玄往已經愣了的兩人面前湊近些許:「東西是我的,我撿完了,你們再過去,明白?」

聲音不大,但聲音帶著一種異樣壓迫感,給賽和占的感覺就是,如果他們現在不示弱,剛才的那一棒子是不是就會加之於他們身上?

賽沒出聲,依然怒視著邵玄,而旁邊的占渾身都在抖,趕忙點頭,表示完全明白,眼神帶著小心和忌憚。

難怪爹娘不讓接近洞裡的孩子,洞裡出來的孩子真可怕,比經常打人的賽還可怕,占心想。

邵玄沒再繼續在他們身上浪費時間,既然賽他們能過來,其他人也可能會過來,邵玄現在對付三個小孩也只能以巧取勝,還是在有凱撒幫忙的條件下,要是人再多些,或者年紀更大的孩子過來的話,邵玄就只能撤了。

思及至此,邵玄加快了挑揀的動作。

躺在邊上的賽抹了抹臉,沒在意腫起來的臉和從鼻子裡流出的血,恨恨看著邵玄挑撿東西,從他現在這個角度並不能看清楚邵玄到底撿了些什麼,但肯定是好石材,怎麼也能換幾天的食物。

邵玄能察覺到賽和占的目光,不過他對這個已經習慣了。挑選了一些東西,看看天色,午時已過,該回去了。

今天的收穫已經足夠,雖然這裡還有一些在他看來不錯的石塊,但邵玄人小力微,撿太多了未必是好事,保不住。

現在的力量還不夠,等以後,等所謂的圖騰之力覺醒之後……

將凱撒喚回來,確定被凱撒拖走的名叫野的那小孩還安全,邵玄便拿著用獸皮包好的石塊離開了。

等被凱撒拖離戰場的野踉蹌著回到這裡的時候,看到的便是躺在地上一臉血還咬牙切齒的賽,以及縮在旁邊的占。

緩過氣來的賽指揮著野和占趕緊去看看還能不能撿到好點的石材去換東西,同時嘴裡還罵罵咧咧,嚷嚷著下次一定揍回來,還要把邵玄的東西都搶了。

他們三個不知道,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有戰士目睹了剛才發生的一切,只不過在邵玄離開之後,這些戰士們也陸續離開。

「剛才那小子是誰?」有個年輕的戰士好奇,問旁邊的人。

「你說帶狼的那個?好像叫玄,山腳那邊洞裡的。至於那匹狼,那是巫的,你別打主意!」年長些的戰士警告道,他不知道巫這麼做有何深意,只要知道巫的東西不能搶就行了。至於玄那小孩,在他看來,不過是幫巫養狼的罷了。

年輕戰士抓抓凌亂的滿是石屑的頭髮:「我哪能搶巫的東西,嘿嘿,我就是看那小孩挺有意思,等以後他覺醒了能力肯定也不會差,可以招到咱們狩獵隊。」

「說這些還早,怎麼也得再等個兩三年。我看你們山腰那邊的幾個孩子不錯,至於那些洞裡出來的孩子……」年長的戰士搖搖頭,話沒說完,但意思都懂。

部落的分佈大體為三層,基本上越強大的戰士住得越往上,靠近山頂。山頂,也是整個部落的中樞。聽說部落的火塘就在山頂,整座山最寒冷的地帶。

在很多戰士看來,洞那邊出來的孩子,比生活在山腳的孩子覺醒得更晚,資質更差,就算那些孩子年齡到了,覺醒了圖騰之力能外出狩獵,他們也不願意讓那些孩子進自己的狩獵隊。狩獵隊講究的是團隊合作,任何薄弱的部分都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慘烈後果。

往回走的邵玄並不知道那些戰士們的談話,也不知道那些戰士對他的看法,不過他早就猜到周圍有人,他聽說過不少事情,推測到一些。

山裡那些戰士們雖然訓練起來不會顧及周圍,但休息的時候對周圍的動靜還是很敏銳的,這邊的動靜肯定會吸引過來幾個戰士,在野扯著嗓門呼救的時候大概就有好幾個戰士在周圍,只是那些戰士們不會輕易出手罷了。

而邵玄也知道,只要不鬧得太嚴重,那些戰士們只會旁觀,不會插手。就像剛才,邵玄往地上砸木棍的那一下,以那力道來看,要是砸到什麼要害了,賽和占或許會有性命之憂,那些戰士們肯定會出手,邵玄在他們心裡的印象也會差上一籌,這對邵玄以後在部落的生存不利,所以那一下不過是邵玄給賽和占的警告和威懾而已。

邵玄滿載而歸,巡邏的戰士以及在居住區邊沿負責看守的守衛們看到邵玄鼓囊囊的獸皮袋也只是問了兩句,並不會去搶奪邵玄今天的收穫,他們也未必看得上邵玄的這點東西。

回到早晨打拳的那片碎石地,邵玄從今天撿的石塊裡面挑了兩個,然後將剩下的給埋藏起來,他現在沒時間去處理這些石塊,帶回洞那邊更不可能,洞裡那可是有一群「狼崽子」,見東西就搶、見肉就咬的小「狼崽子」,所以邵玄從不在洞裡藏食物或者用來換食物的東西。

藏好之後邵玄坐在地上休息,爬山、揍人都消耗了不少氣力。

邵玄看著遠處綿延的山,又回頭看看部落的居住地帶,看看位於部落底層的近山腳區的那些房子,低頭瞅了瞅還帶著乾涸血跡的拳頭。

才半年而已,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跟土著一樣的野蠻人,生存的壓力果然能加速這種同化作用。

文明時代的時候是什麼樣子?邵玄在夜裡夢到過幾次,但是,那些影像卻越來越模糊,明明還不到一年。

雖然,這裡相較石麒口中所說的未開化的食人的原始野蠻人來說要好那麼一點點,但也好不了多少。

曾經,就算是看到誰家親生父母揍孩子邵玄都會上去勸解,看大人揍孩子揍得嚴重的時候邵玄還會跟人打起來,不會去傷害孩子,可現在呢?

當然,大環境不同,部落的孩子也不是上輩子遇到的那些孩子,即便是同樣的年紀,性格也大相逕庭。像孩兒洞的那些孩子,就算這次將他們打怕了,下次在關係到食物時,他們還是會果斷上來拼搶,而且出手還一個比一個狠,情緒上來了可不會像邵玄這樣收斂,手邊有石頭砸石頭,有木棍揮木棍,拼不過他們你就得吃大虧。舉個例子,別看剛才占哆嗦成那樣,很害怕的樣子,但是下一次,占還是會朝著邵玄揮棒子或者砸石頭,跟著賽他們來搶邵玄的東西。

天知道邵玄第一天在洞裡醒過來的時候,正是洞裡發食物的時間,面對周圍那些狼一樣的視線,邵玄還以為自己掉到狼窩裡了呢,明明都是小孩子,最大的也就十三歲而已,多的是六七歲的小孩。

野蠻,是會傳染的。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原始戰記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6.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