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簡語:
全文簡介:
作者簡介:
第一集 被封印的少年
第一卷內容簡介:
第一卷出場人物:
序章 天帝崩神兵裂!
第一章 被封印的少年
第二章 神奇的黑色元力
第三章 風月樓

怒火焚天
作 者
妖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09.22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5年09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80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怒火焚天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5.09.2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風月樓

「哎喲!」

江小奴被江逸撞倒,後腦勺在地上磕碰了一下,痛得叫了一聲。

不過,她反應很快,看那名護衛繼續衝去又要攻擊江逸,竟身子一撲用雙手死死抱住那護衛的一條腿,同時大喊道:「少爺,別管我,快跑!」

「小奴!」

江逸身子一顫,江小奴沒有一點實力,居然妄圖蚍蜉撼樹?這要是給這護衛踹上一腳,不得活活踹死啊?

危難關頭,他腦海似乎也運轉得特別快了,突然他靈機一動,好像……下午研究時,黑色元力運轉到眼睛時,時間流轉慢了一絲?

「試試!」

他心神一動,立即快速運轉一縷黑色元力和經脈內的藍色元力融合,朝左眼角的經脈運轉而去。

同一時間,他又把丹田內唯一剩下的一縷黑色元力運轉去了右手,他今天後面修煉出來的五縷黑色元力已經全部用完,如果這次還不能擊退這鑄鼎境三重的護衛,那麼他和小奴只能等著受罪了。

「嗡!」

他左眼中黑光一閃,這個世界再次變樣了,一切都變得那麼清晰,而且……似乎時間真的變慢了。他看到眼前那隻手掌還在拍來,不過速度明顯慢了幾倍,他還看到那護衛察覺到腳上的小奴,左腳一動正準備運轉元力一把將小奴踹飛出去。

「看招!纏絲手!」

強忍著內心的暴怒和左肩撕裂般的痛楚,江逸大喊一聲欲吸引對方的注意力,同時雙手如兩根海藤般朝對方的手掌纏去。

果然,對方被他的大喊聲吸引了注意力,沒有再去理會江小奴,冷笑一聲,手掌一蕩,朝他雙手掃來!

在這護衛看來,絕對的力量可以碾壓一切武技,更別說江逸這實力根本不能發揮武技的威力,就如剛才江逸使出摔碑手被他輕鬆盪開般。

「好!」

江逸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如果是剛才,或許對方手掌一掃,他雙手肯定會被盪開,還會被震傷,因為對方境界高兩重,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他的手掌掃來的軌跡!

而現在︱︱一切都不同了!

他左眼此刻視力變得恐怖,連帶時間似乎也變慢了幾分,所以他能輕鬆的看清楚對方手掌掃動的軌跡,也就能提前判斷躲避開去,並且……尋找角度攻擊!

他融合黑色元力的右手提前朝左上角移動了一絲,輕鬆避過了對方的手掌,化爪為手刀,對著他的腕骨狠狠切去!

「卡嚓!」

一道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響起,他融合了黑色元力力量增大兩三倍,只比這鑄鼎境護衛弱上一分,這全力一記實實在在的手刀,劈裂對方的腕骨也是正常之事。

「嘶……」

對方吃痛,倒吸一口涼氣,滿臉驚愕,下意識的想縮回手掌,但江逸哪容他這麼輕鬆退走,右手立即化手刀為爪,運轉纏絲手抓住他的手臂,身子也粘了上去,大喊一聲「雙龍奪珠」,左手兩指如箭般朝對方雙眼刺去!

「找死!」

這護衛雖然受傷,也被江逸纏住右手,一時有些慌亂,但畢竟是鑄鼎境三重武者,反應速度快得驚人,當下另外一隻大手化作利爪朝江逸的左手兩根指頭抓來,欲折斷他的兩根手指。

「好,中計了!」

江逸的眼睛一直死死盯著著對方的反應,此刻見對方果然來抓他偷襲的左手,頓時大喜,早就準備好的右腿膝蓋,猛然對著這護衛的下身頂去。

對方注意力被江逸左手雙指吸引,此刻內心暴怒,心思紊亂,哪料到江逸真正的殺招是膝蓋?直到下身被猛然一頂,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傳來才幡然醒悟。

人體神經最為密集的地方,一個是腦袋,另外一個就是下身!所以一直以來撩陰腿、猴子偷桃這類招數雖然被人所不齒,但卻是最實用的。

「啊︱︱」

江逸這一頂,儘管沒有黑色元力融合,但也是實實在在的一馬之力,當下那鑄鼎境三重武者立即慘叫一聲,身子本能弓了起來,本去抓江逸左手的手掌也收了回去,捧住下身痛嚎。

如此好的機會,江逸還不知道痛打落水狗,他就是白癡了。他右手早早鬆開對方的手臂,目光朝地下的江小奴一掃,大喝起來:「小奴!」

江小奴自小和江逸一起長大,兩人心靈相通配合默契,這一喊江小奴立即反應過來,鬆開了抱住對方左腳的雙手,而江逸一記飛腿恰好飛來,將這鑄鼎境三重的武者重重踹飛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

從這鑄鼎境三重的武者衝進來,到現在被江逸踹出去,其實只是短短十幾息時間。

此刻外面剩下的那個護衛本想跟著衝進來,卻看到一道身影被踹飛出來,頓時嚇得頭一縮不敢衝了。如此短的時間內,江逸連續擊傷兩人,其中一人還是他們中最強的鑄鼎境三重武者,試問這護衛怎麼還敢衝進來主動挨打?

這門口護衛眼中的畏懼和遲疑神情,儘管只是一閃而逝,江逸卻看得清清楚楚,他靈機一動大步朝房門外走去,滿臉張狂的望著那護衛冷笑道:「上啊?怎麼不上了?」

江逸不退反進,氣勢洶洶,憑藉剛才連續擊傷兩人之威竟把對方嚇到了,那人身子畏縮的退後兩步,腳步一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小雜種,你找死!」

他很快就反應過來,頓時惱羞成怒,他竟被一個小孩子嚇到了?當下抬手就是一拳,朝江逸衝去。

「不好︱︱」

江逸暗道不妙,他黑色元力全部用完,恰好眼中黑光一閃逐漸的模糊起來,顯然眼睛附近的黑色元力已消耗乾淨了。沒有黑色元力,他就是實實在在的鑄鼎境一重武者,哪是這鑄鼎境二重護衛的對手?

「住手!」

讓他慶幸萬分的是,這時不遠處的那名管事突然大喊一句,喝止了這護衛。

那管事滿眸都是驚疑的走前幾步,目光在江逸身上打了幾個轉,開口問道:「迷幻步?幻影拳?纏絲手?你是江家的子弟?敢問是誰家的公子?江家的幾位爺鄙人倒是略有耳聞。」

江逸面色一凜,暗忖這風月樓果然背後有大勢力支持,否則一個小小的管事怎麼會認識江家的武技?

他內心暗暗叫苦,雖然對方認出他是江家的子弟,今日絕對不敢打死他。但,這事要是鬧開,被家族刑堂知道了,他被責罰一頓是小事,小奴敗壞家族聲譽怕是要被活活打死啊!

他只能咬牙死撐著,冷喝道:「你管我是誰家子弟?你們今日敢毒打我的侍女,這道理就算說到哪去我都不怕。」

「哈哈哈!」那管事放聲大笑,嘲弄的望著江逸道:「道理?你這侍女在我這做工,我可少了她一分銀錢?她不好好做工,竟跑去內堂,毀掉了我們樓主在聚珍閣重金購買的一幅名畫。還有……你這小子不問青紅皂白,衝進來就打傷我們風月樓的護衛,既然你要說道理,那要不我們去你們江家刑堂說去?哼哼……今日不給個說法,這事就算鬧到哪去都沒完。」

「唔……」

江逸啞口無言,主要是被對方那句去江家刑堂說理嚇到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暗暗平復內心的狂暴心情,腦海飛快運轉,想著辦法。

很快他就理清了思路,對方被他擊傷兩人,還認出了江家的武技,顯然有所顧忌,否則這管事怎麼不出手?反而喝止護衛住手。既然對方暫時不敢打,要談?那是好辦了,只要能保住他和江小奴的性命,其他倒是好說了。

他暗暗告訴自己要鎮定,抬頭望著那管事,漠然說道:「你要什麼說法?」

「很簡單!」管事陰鷙的眸子在江逸背後的江小奴身上一掃,冷笑道:「要麼賠錢,要麼這丫頭留下為奴十年,要麼……你留下一隻手!」

「啊?」身後站起來的江小奴瘦弱身子劇烈顫抖起來,緊緊抓住江逸的手臂,眼中淚水不要錢般傾瀉而出,她咬牙低聲說道:「少爺,都是小奴不好,你快走吧,別管小奴了。」

「說什麼混帳話?我不管你,誰管你?」

江逸回頭一瞪,冷面訓斥幾句。腦海內卻是一轉,回想起剛才一進來聽到小奴的哭喊聲,雖然他不知道當時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也猜到了幾分。

很明顯這管事見小奴雖然瘦瘦弱弱,面黃肌瘦的,但五官長得很是精緻,準備培養幾年用來接客,所以故意設了陷阱想讓她賣身青樓,幾年後替他們賺取髒銀。

然而不論是不是對方的陰謀,今日之局已經是無解!

要打,他身上沒有黑色元力了,不說沒受傷的護衛還有兩人,這管事明顯實力也不低,打下去結局只有一個,他爬著回江家。

要鬧,那更不可能,江家離這並不遠,一旦傳回江家此事後果更加嚴重,那剩下唯有按對方的要求辦了。

只是……留下一隻手不可能,少一隻手就變成真的廢物了。放任江小奴不管?這比殺了他還要難。

那只能賠錢了!

問題……他窮得連底褲穿了兩年都沒換新的,他有個屁的錢啊?

儘管不知道怎麼賠,拿什麼賠,江逸還是咬牙問道:「怎麼個賠法?」

那總管悠悠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這名畫是從聚珍閣購得,花費十兩紫金,我也不要你多的,原價賠償就行!否則,嘿嘿……就算打死你們,我們也有地方說理去。」

「十兩紫金?」

江逸眼眸一縮,他在江家月例只有一兩碎銀子,這一兩紫金可是一百兩銀子啊,就算把他賣了也不值十兩紫金,這夥人看來是打定主意要留下江小奴了。

「和他們拼了?」

江逸搖了搖頭,對方人這麼多,他沒有黑色元力了,要是硬來怕是兩人都得留下。

這管事說得不錯,今日就算打死了兩人也沒大事,江家肯定不會追究的。這管事很是精明,眼睛很毒,從他的穿著和侍女小奴在這做工應該猜出了,他在江家地位很低,也算定了他不敢大鬧的。

沉吟了一陣,他只能硬著頭皮說道:「賠錢沒問題,但能否寬限一些時日?一個月內十兩紫金雙手奉上,如果拿不出,我就送一隻手過來。」

「一個月?」總管一雙陰鷙的眸子瞇了起來,很快就搖頭道:「空口無憑,你們要是跑了怎麼辦?要麼留下東西抵押,要麼把這丫頭留下吧!」

江逸頭疼了,他有個屁的值錢東西啊!把江小奴留下?這一個月怕是不知道被他們糟蹋成什麼樣子了。他眸子一轉,伸手在懷中取出一塊令牌丟了過去:「這個抵押!一個月後我來贖回。」

這是榮管事給他的令牌,可自由出入西山藥田,江家族規甚嚴,如果被刑堂知道他用這令牌抵押,肯定會重重責罰的,但此刻他是黔驢技窮,唯有出此下策。

「哦?果然是江家的人!」

那管事接過令牌,臉上露出不出意料的神情,不過他並沒有立即答應,反而低頭沉吟起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江逸渾身繃緊,背後已經開始冒冷汗了。江小奴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也都是忐忑和緊張,今日兩人能否平安走出這風月樓,就在這管事的一念之間了。

「好吧!」終於,那管事抬頭望著江逸,點頭道:「我給你們江家一個面子,江家子弟想來也會言而有信。當然……如果一個月後你不賠錢,我會拿著這令牌去你們江家刑堂要錢,你們走吧!」

「走!」

江逸如釋重負,咬牙和小奴相互攙扶,緩緩走出風月樓後院,朝江家大院走去。

他臉上雖然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但內心苦澀不已︱︱這管事算是戳中了他的死穴了,一個月後他要是拿不出錢,這風月樓一上門,江家刑堂肯定會打斷他和江小奴的腿。


風月樓離江家不遠,但江逸和江小奴卻足足走了小半個時辰才回到江家西院。

兩人都受了傷,好在毒打江小奴的那個壯漢沒有動用元力,江小奴只是受了些皮外傷,並沒有傷筋動骨,否則怕是江逸都不知道怎麼回去了。

回到江家西院,已經是黃昏時分了。此刻西院很是熱鬧,這裡住著的是江家的家將和僕人,天黑都各自回家了。

一路上兩人遇到很多家將、僕人,不過沒有人理會他們,最多只是看上兩眼,甚至還有人露出嘲弄的笑意。

這麼多年來飽受冷眼,兩人倒是見怪不怪了。

走進自家小院,還沒進屋江逸立即雙腿一軟,摀住左肩痛苦的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起來。

他被那鑄鼎境三重護衛拍了一掌,儘管他用摔碑手擋了一下,但估計骨頭被拍裂了,後面又強行動武,加上走了這麼長一段路傷口被觸動,此刻痛得他額頭冷汗直冒。

「少爺,少爺,你沒事吧?」

江小奴一下慌了,連忙跟著跪下來,一張髒兮兮的小臉上都是心疼和愧疚,說著說著淚水又流了下來。

江逸擺了擺手,嘴角勉強露出一絲笑容,伸手摸了摸江小奴的頭說道:「小奴,不哭,我沒事的,你家少爺……沒這麼容易倒下的。」

「嗯,嗯,少爺最厲害了!」江小奴小雞啄米的點頭,卻依舊哭著說道:「可是少爺,一個月我們上哪去賺十兩紫金?哎呀,都是小奴不好,連累少爺了……」

「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江逸面色一沉,眼睛一瞪,又訓斥道:「小奴,以後不許再說這樣的渾話!這個世界少爺只有你這麼一個親人了,任何事情都沒有你重要,知道嗎?」

「嗯,少爺最好了!」江小奴感動得一塌糊塗的,淚水更如雨水般落下。

「好了,相信少爺,我會有辦法的,先進去吧!」

江逸掙扎著站了起來,和江小奴兩人攙扶著走進屋子內。

進了江逸的房間內,江小奴扶著他在床上坐下,擦乾眼淚點燃燭火,慌忙去取來藥膏,要給他敷上療傷。

江逸卻苦笑搖頭道:「拿錯了,你這笨丫頭,我受的是內傷,去把家族賜予的那枚療傷丹藥拿來,這藥膏放下吧,遲些你在傷口上敷著。」

江小奴抓了抓頭,小臉都是尷尬之色,連忙轉身又一瘸一拐走出去。

回來的路上,江逸檢查了小奴的傷勢並不算太嚴重,此刻也就不去管她了,望著搖曳的燭火,心裡犯愁起來。

從昨天到現在,發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讓他腦袋都變成了一團漿糊,他搖搖頭,準備遲些療傷後要好好理一理。

江小奴捧著一個白色小瓷瓶和一碗清水很快進來了,放在床邊問道:「少爺,現在吞服丹藥嗎?還是先吃點東西?哎呀……少爺你中午也沒吃吧?要不我先去下兩碗麵條?」

「不了!」江逸搖頭否決道:「家裡不是還有肉乾嗎?隨便吃點,我再療傷好了。」

「好!」

江小奴連忙出去取肉乾,她以前經常出去做工,怕江逸餓著,所以準備了一些肉乾,此刻倒是正好派上用場。

很快江小奴取來肉乾,兩人和著清水就乾嚼起來,江逸這才有時間問道:「小奴,今天是怎麼回事?我總感覺這事不正常,是不是風月樓故意設計坑你?」

江小奴一愣,眨了眨眼,迷糊的說道:「坑我?我有什麼好坑的?我又沒錢……」

「笨丫頭!」江逸無奈一歎,也不解釋,直接問道:「你把事情經過詳細說說吧!」

「哦哦!」江小奴連忙述說起來,把今天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說完之後才繼續迷糊的問道:「少爺,有問題嗎?」

江逸沒說話,眸子內卻要噴火了,按江小奴說的,結合他看到的場景,他可以百分百確定,今天這事是風月樓那個管事搞的鬼。

江小奴每隔五天就會和春芽去風月樓做工,幫忙清洗樓子內姑娘換下的衣物和床單,本來她們一直都在後院做工,從不准去前院和內堂,江小奴生性老實更不會擅自亂跑。

往常洗好的衣物,本是風月樓的人帶進內堂的,但今日風月樓的人卻沒有出現,一名老媽子「主動」叫江小奴和她一起把衣物送進內堂。

江小奴擔憂江逸一個人在家,想早點做完好回家,也就沒想那麼多了,跟著那老媽子提著一大桶衣物走進內堂,結果剛剛進去卻被一名護衛「不小心」絆了一下,「恰好」撞到牆邊的一張桌子,而桌子上「正好」放著一幅重金購買回來的「名畫」。

接著那管事就出現了,狠狠扇了江小奴一巴掌,讓護衛把小奴帶到了後院,讓她要麼賠錢,要麼簽賣身契……

小奴傻兮兮的,就算被人賣了還要給人數錢,江逸從小就聰穎,自然一琢磨就明白了。

他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臉色變得猙獰起來,咬牙切齒的沉吼道:「好,好你個風月樓,竟敢如此坑害小奴!遲早有一天,小爺會把你們風月樓全部砸得稀巴爛的……」

「少爺,你別衝動呀,我可是聽說風月樓背後勢力很強大的,你不是他們對手!」看到江逸這副神情,江小奴有些驚慌起來,隨即很快醒悟,大眼睛睜得滾圓驚疑問道:「哎呀,不對啊,少爺你的實力怎麼那麼強大了?剛才你好厲害哦,把那幾個壞蛋都給打傷了……」

「唔……這些你別管,相信我!小奴,或許……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讓你過上好生活,再也不用出去做工了。」

江逸想起那神秘的黑色元力,心神再次激盪起來,連忙把剩下的肉乾快速啃了起來,準備吃完就立即療傷,再細細研究一下那黑色元力。他有種感覺,或許這神秘的黑色元力,能讓他的生活……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哦哦!少爺好厲害,少爺加油哦!」心思單純的江小奴立即不再多問,小雞啄米的點頭,大眼睛瞇成月牙兒,都是崇拜之色。

兩人啃完肉乾,江逸再次給小奴檢查了一遍傷勢,確定沒有傷到骨頭後,讓她自己找春芽幫她敷上藥膏,還交代幾句,今日之事千萬別給家族的人知道了。

江小奴從小最聽江逸的話了,關心的問了幾句就一瘸一拐的走出去了,燭光下的瘦弱背影好生可憐,看得江逸又是一陣心疼。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怒火焚天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09.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