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簡介:
作者簡介:
《龍魂變》第1集 走出輪迴
本集簡介:
本集地理背景及勢力集團介紹:
本集重要登場人物的介紹文:
序章
第一章 強勢歸來
第二章 鞭起鞭落
第三章 來自輪迴

龍魂變
作 者
青狐妖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11.26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5年10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3
累積人氣
91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龍魂變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5.11.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鞭起鞭落

「爽快!大哥,爽快!哈哈哈!」秦星大笑著,一口惡氣狠狠的吐了出來。

秦侯夫人則不然,一開始,她也覺得痛快,是啊,大兒子回來了,給她、給秦家狠狠出了這口惡氣。當然,也大大振奮了秦家的志氣。

但是,痛快之後呢?

想到這裡,秦侯夫人忽然臉色一變,拉住秦陽的衣袖,有些緊張的說:「不,小陽你趕緊停手,讓那些人停手!趙家黑雲鐵騎已經陳兵在封地邊境,廢了這些人,會給他們全面開戰的藉口啊!」

秦陽一怔,隨即揉了揉腦門兒笑道:「是嗎?這趙家還真是長出息了,以前被老爹和叔叔們虐成了狗,現在反倒抖擻起來了?」

「別提以前了,今非昔比,快讓他們停手。」秦侯夫人急切的說,她真怕不小心出了人命。

是啊,秦陽帶來了十八鐵騎,確實夠震撼的,但是全面戰爭就不一樣了,拼的是大規模的戰隊啊!

如今牽一髮動全身,就算這支奇兵參戰,但戰事一旦拉開,萬一別的家族群起而攻之呢?

不行,絕不能冒然打這麼一仗啊!因為在這形勢微妙的多事之秋,秦家輸不起,一次都輸不起!

可是,秦陽卻似乎漫不經心,揮了揮手說:「廢了就行了,停。」

頓時,十八鐵騎同時收手。

秦侯夫人悄悄鬆了口氣,但依舊擔心這樣的結果,會讓趙家悍然發動戰爭。

秦陽轉身拍了拍她的肩膀,陽光燦爛的笑道:「母親稍事休息,孩兒去去就來。」

秦侯夫人愣住了,問道:「你……這就出去?去哪裡?」

秦陽笑了笑沒說話,而後走出去翻身躍上火龍駒,猛喝一聲:「把這幾個狗東西給我扒光了,吊起來!」

暈死……秦侯夫人眼睛有點發黑,還以為秦陽要收手了呢,現在看來,似乎還沒完啊!

當然,五個大男人被扒成光豬的場景,一個婦道人家是不適合看的,秦侯夫人只能滿懷焦慮的轉過身去,但同時又急得跺腳道:「小陽,你究竟要做什麼?!」

秦陽哈哈一笑,單手一揮,帶著十八鐵騎衝出了大門。

走在最後面的五個鐵騎,手裡倒提著被廢了修為,扒成光豬,身無寸縷的趙廓等人。

直到秦陽和十八鐵騎都衝出了秦侯府,才聽到秦陽大笑道:「走,咱們也到趙侯府上拜訪拜訪,哈哈哈!」

「天哪……」秦侯夫人眼睛徹底一黑,雙腿一軟,倒了下去。

而在府邸之外,那整齊的踐踏聲再度響起,非常急促密集,漸行漸遠。

王城的大道上,秦陽帶著這支恐怖的鐵騎風捲殘雲,呼嘯而去。

好男兒,自當快意恩仇,自當霸道橫行!

路上行人紛紛驚恐的迴避,側目而視。

面對這一支神秘異常的隊伍,沒有人敢不讓路。

甚至,連王城之中維持治安的那些軍士,也一個個避讓開來。因為在這支人馬進入城門之時,軍方高層就得到了消息,知道了這支隊伍的恐怖之處,當即勒令所有下屬將士,萬萬不要阻攔,以免招惹是非。

所以,這王城大道顯得越發寬敞,十九頭火龍駒昂首揚蹄,龍驤虎步。

很多人躲在路邊縮頭觀望,其中不少人同樣關注被扒成光豬的趙廓等人,畢竟這景象太壯觀了。

終於,有人認了出來,禁不住驚呼。

「天哪,那不是趙侯府上的趙廓公子嗎?!」

「趙廓?還真的是呢……這趙廓公子平日裡張揚跋扈,據說還是一位強大的魂修,今天這是怎麼了?」

「誰知道啊……不過,這些敢於扒光趙廓公子的黑衣銀面鐵騎都是什麼人啊,真威武!偏偏的,這些人似乎都聽那帶頭少年公子的指揮。」

「是啊,沒聽說在咱們王城之中,還有這樣一號公子爺,太霸氣了。」

「看樣子,這回趙侯府上似乎有點小麻煩了。」

議論紛紛,卻都不敢高聲。

而秦陽也全不在意,懶洋洋地坐在火龍駒上,和背後十八鐵騎的威嚴肅穆,形成了鮮明對比。

與此同時,秦陽目的地所在的趙家,對這些全然無知。整個趙家的大堂之上,一片歡聲笑語,酣暢淋漓。

居於中堂而坐的,自然是年過六十的趙侯︱︱趙靈武。

這趙靈武也算是一代梟雄,縱橫於各家諸侯之間,實力強勁,兵馬雄壯。唯獨不幸的是,同時代之中,他遭遇了秦政這個宿敵。若無秦政的出現,或許他會是當今天下當之無愧的霸主。

二十年來,秦趙兩家之間大小十七戰,趙家僅僅勝過三場,而且那三戰,秦政並未親自領兵。

所以,對秦政之死最為興奮的,無疑便是這趙靈武。甚至,他要求自己的侄子趙廓親自登門侮辱,為的就是長舒這二十年來的怨氣。

而此時坐在趙靈武兩側的貴客,身份同樣驚人,正是楚侯楚天熊,以及齊侯齊辟疆。

這兩家諸侯,原本都是秦家的姻親,見風使舵。當然,此時和趙家交好,也不乏挽回關係的意思。當初有秦政在時,兩家跟趙家的關係不怎麼好。

從三大諸侯共聚一堂就能看出,其實他們是商量好的,先讓楚家和齊家派人去解除婚約,然後趙家派人去「提親」。要不然,三家出手的時間哪會那麼巧合,同在一天之內。

齊辟疆哈哈笑道:「靈武兄,你派的提親信使也該回來了吧,在下已經有點忍不住,想看看秦家作何反應了。」

楚天熊不無饞涎的笑道:「還能有什麼反應?一個寡婦帶著兩個娃娃,嘿,敢說半個不字?」

齊辟疆則故作低聲,道:「楚兄且不要說得這麼難聽,萬一秦家那女人覺得以後日子不好過,一咬牙真的答應了下來……回頭可就是咱們的嫂夫人了。」

「呃……哈哈哈哈!」三大諸侯都大笑起來。

就在三人得意大笑之時,忽然一道清脆卻不失高亢的聲音,自大門之處遠遠的傳來︱︱

「趙靈武,給我滾出來!」

正在狂笑的三大諸侯同時一怔,險些被自己的笑聲給憋死。誰啊這是,竟然敢直接堵在趙家大門口,指名道姓的怒罵。

「誰這麼狗膽包天!」趙靈武更是老臉一紅,狂怒之下拍碎了鐵梨木桌子。

剛剛那道罵聲,自然來自於秦陽。

此時秦陽策馬立於趙侯府正門之前,將趙廓那五個被綁起的光豬一字排開,丟在了高大門樓之下,引來了無數人的圍觀。

所有人都暗暗驚詫,心道今天這少年可真厲害,直接策馬揚鞭殺到趙家大門口,不但堵著門罵,還把趙家五人如此丟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次趙家的臉面盡失了。

隨後,清脆的鞭聲響起,一道道。

趙廓等人的哀號聲響起,一聲聲。

啪!啪!啪……

五個黑衣銀面的鐵騎,每人手持一根馬鞭,在趙廓等人光溜溜的屁股上來回使勁的抽。

這哪是抽趙廓的屁股,簡直是在打趙靈武的臉!

偏偏的,看到這來歷不明但實力強悍的十八鐵騎,趙家那些家丁奴僕都不敢貿然上前阻撓。他們這些下人都很清楚,敢到趙侯府這麼幹的,肯定不是他們能得罪的。

因此,目前只能任憑趙廓等人的屁股被不停的抽,也只能任憑趙靈武的臉面被不停的打。

終於等了半盞茶的時間,趙靈武帶著一幫家將氣沖沖的趕了出來,連楚天熊和齊辟疆也在。

當趙靈武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險些噴出一口老血。

他仔細看了看,卻看不出秦陽的身份,只能看出秦陽身後那十八人不是俗手,貌似實力雄渾。

另外看到被綁之人是趙廓五人,他心中倒是暗暗猜到了一些端倪。因為,趙廓是被他派到秦家「提親」的信使。

難道說,眼前這少年和十八鐵騎,是秦家的人?

難道說,秦家還隱藏著這樣的底蘊?

當然,區區十八鐵騎,倒不至於嚇住了趙靈武,他壓制住一腔怒火,咬牙吼道:「哪來的狂徒小兒,敢到我趙侯府撒野!」

秦陽笑著揮了揮手,於是紛紛揚揚的鞭聲戛然而止,只剩下趙廓等人疼得死去活來的哼哼,徒惹趙靈武心煩。

秦陽笑了笑,催著火龍駒向前幾步,喝道:「秦侯之子,秦陽!」

嘩!

所有圍觀之人一個個驚呼起來。

「秦侯的兒子?他還有一個兒子叫秦陽?」

「嗯,據說十年前,秦侯府中確實還有一位公子,只是不知道去了哪裡,很多人都懷疑早夭而死。現在看來,這位秦公子不但沒死,反而很不簡單啊!」

當然,趙靈武和楚天熊、齊辟疆等人,也都有點錯愕。

秦陽拿著馬鞭在自己掌心輕輕拍打,似乎漫不經心的道:「趙靈武,當年我父在時,你好像比狗都順從吧!怎麼,現在覺得自己長本事了,便敢到秦侯府撒野,甚至以污言穢語辱我母親?你這老東西給我聽好了︱︱我父在時,秦家視你為豬狗;我父不在,依舊如此!」

當面將堂堂趙侯罵為豬狗!

所有圍觀之人心中大驚,心道只有當年秦侯在時,才敢這麼做吧?

大家不自覺地拿秦陽和秦政比較,經過偷偷比較之後,竟然都有種隱約的錯覺︱︱這秦陽身上,還真的有著幾分秦政的影子。

果然是父子倆,連狂狷張揚都是一個路數!

當然,大家也從秦陽的罵詞之中,大體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肯定是趙侯覺得秦政沒了,派人到秦家挑釁,甚至以污言穢語侮辱秦家主母,於是這秦陽公子勃然而怒,帶著一幫人打了那上門挑釁之人,徑直殺到趙家。

雖然大家嘴上不敢說,但心裡頭還真的瞧不起趙靈武。

你趙靈武畢竟貴為大諸侯,如今卻去欺負人家孤兒寡母,好意思?

無論秦趙之間的戰爭,還是秦政和趙靈武的私怨,這些都是男人間的事情,如今趁著人家男人剛剛沒了,就上門去欺負新寡的婦道人家,你趙靈武算什麼玩意兒!

此時,趙靈武已經怒不可遏,怒吼一聲之後,當即招來了數位家將、數百名兵丁。

王城之中為避免諸侯作亂,府邸內的兵將人數是有限制的,最多數百人。真正大量的兵甲,都在外部封地之中。

但是,就算這數百兵將圍殺過來,其威力也夠驚人的。畢竟,秦陽手下只有十八鐵騎。

只不過秦陽全然不懼,反而哈哈大笑:「趙靈武,你敢在王城之中聚眾而戰?」

數百正規兵將的廝殺,必然會驚動大夏王朝。而且,大夏王朝歷來禁止在王城之中聚眾大戰。

趙靈武雙目爆射寒芒,吼道:「就算大王知道此事,也是你聚兵圍我府邸在先,我如何不敢!另外,小子你給我記住,只要你敢在這裡動了刀兵,我便視為秦家對我宣戰。我黑雲鐵騎陳兵趙秦封地邊境,只要我一聲令下,便可血洗了你秦家封地!沒有二十七騎將,秦家兵馬在我黑雲鐵騎面前不堪一擊!」

「是嗎?」秦陽看了看趙靈武,不屑的笑了笑:「趙靈武,你張口閉口黑雲鐵騎,覺得威風?當年被我父三次打散了建制,潰不成軍,這黑雲鐵騎有什麼好吹噓的?而且,你真以為我不敢在這裡滅了你這些家將?」

此言一出,眾人大駭。

區區十八鐵騎,竟敢狂言滅了趙家數百兵將,這是何等強大的自信。而且,王城之中禁止這樣的爭鬥,這秦陽哪來這麼大的膽子?還嫌秦家的麻煩不夠多?

這時候,楚天熊怒道:「秦陽小兒,不要忘乎所以!目無大諸侯,就算秦政也沒這麼大的膽子!」

齊辟疆也冷笑說:「只需我一聲令下,齊家將士頃刻之間便能趕來。哼,到時候引發幾家侯府之戰,而且是在王城之中,就怕大王都會直接滅了你秦家!」

這兩人本就是來討好巴結趙靈武的,如今看到來人只有秦陽一個少年外加區區十八人,自然是表現立場的好機會。

哪知道秦陽越發驕狂,甚至把齊楚兩家也一併罵了進去:「兩個趨炎附勢之徒,也好意思在這裡開口?我弟、我妹和你們數年婚約,只因我父不在,你們便出爾反爾,如何讓人瞧得起!」

嘩!

此時所有人才明白,連楚家和齊家這兩個傳統盟友,也已經背叛了秦家。

真不曉得,這秦陽公子哪來的信心和底氣,一個人面對三大諸侯,竟然挨個兒罵過遍來。

當然,楚天熊和齊辟疆也已經惱羞成怒,老臉通紅。不過,這事兒確實是他們做得不光彩,理虧。

隨著形勢的發展,秦陽率十八鐵騎和趙家數百兵將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

這時候,趙侯府之內一串鑾鈴之聲,一匹通體黝黑、勢如烈虎的高頭戰馬,載著一位容姿秀麗卻面如冰霜的少女,逕直衝了出來,就連趙靈武等人也都只能避開。

少女衝出之後,她的背後相繼衝出了六名全副武裝的護衛,一個個氣勢凶蠻。

當少女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為之一怔,隨即暗暗驚呼,好傢伙,這回肯定更加熱鬧了,連趙曦小姐都出面了!

趙曦,趙靈武的女兒,年紀輕輕便已經成為魂修,潛力驚人。

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份︱︱大夏太子的未婚妻,將來的太子妃。甚至,假以時日,不出太大意外的話,她將會是大夏王朝的王后。

所以說,這趙曦身份極其特殊,就算一些大諸侯,也不敢等閒視之。畢竟,她將會是王族的少主母。

這趙曦面帶不屑之色,揚起長劍遙指秦陽,冷笑道:「倒是聽說過,秦家十年之前有那麼一個野種,沒想到命大,至今沒死。」

野種?

秦陽的眼神微微一縮,這是他心頭一根刺。

自打記事起,他就不知道生母是誰,都是秦侯夫人一手拉拔長大。這件事似乎是個謎,連秦侯夫人也不知道。或許,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秦政,偏偏秦政始終不曾說起。

所以說,幼年之時也曾有世家子弟罵秦陽為野種,每次都會激起他劇烈的憤怒。只不過,已經十年未曾聽到這個詞彙了。如今再次聽聞這樣一個熟悉而反感的詞語,他禁不住勾起了幼年時期那些並不愉快的記憶。

秦陽點了點頭,單人催動胯下的火龍駒,一步步向趙曦走了過去。

趙家兵將大驚,但看到只有秦陽一人,倒還不至於過於緊張。

趙曦這個被寵壞的嬌嬌女,更是全然不在意,反倒哈哈大笑道:「我聽說過,野種是最忌諱自己出身的,如今看來果然不假,哈哈哈!」

一個被寵壞的女人,是不會替別人考慮感受的。相反,她似乎一直以刺痛別人作為自己生命中的最大樂趣。如此,或許才能體現出她的「高貴」。

火龍駒一步步接近,趙曦背後六個護衛則馬上衝到兩側保護。

不過,秦陽毫不在乎,只是冷笑說:「子不教,父之過。趙靈武管教不嚴,那我便代他調教調教!」

說著,秦陽的火龍駒忽然暴起,一聲暴烈的嘶喊咆哮,似騰空入海般高高躍起,聲勢駭人。

六個護衛救援不及,趙曦只能全力凝聚出一道血紅色的戰魂。

那是一隻翱翔的大雕,也是趙家血脈能激發出的最常見戰魂。這大雕戰魂一閃而逝,讓趙曦渾身爆發血紅的光輝。

「戰魂!」眾人嘖嘖讚歎。

據說,這趙曦今年才十七歲,卻已經成為一名魂修,資質確實非常不錯。而且,看那戰魂的紅芒濃郁如血,只怕已經到了聚形期的巔峰,即將進階凝力期。

在整個乾元世界,十八歲之下能夠成為魂修的,都可謂是資質上佳。像趙曦這樣的水準,更可說是天才。

然而,這一切並沒有任何意義。

騰空躍起的火龍駒閃電般落下,秦陽手中的馬鞭也隨之揮落。

速度太快,以至於大家都沒來及看清細節,所有人都只聽到一聲清脆的鞭響,隨後趙曦便「啊」的一聲慘叫,跌落馬下。

乍合即分。

當趙曦的六個護衛衝來的時候,秦陽已經大笑一聲,返回了十八鐵騎身邊。

眾人定睛一看,只見趙曦已經倒落在地,嘴角邊一道火辣辣的血跡,半張臉已被抽腫,原本白皙如玉的面頰上,一道刺目的鞭痕。

這一鞭抽打在趙曦臉上,也等於抽打在趙家臉上,更等於抽打在王族臉上。因為,趙曦是王族未過門的太子妃。

趙曦大羞且大怒,尖銳的吼叫:「殺,給我殺了這個野種!主憂臣辱,主辱臣死,你們這些混蛋還愣著幹什麼!」

趙曦這麼一下令,六個護衛頓時瘋狂衝殺向秦陽。

這六個護衛並非趙家之人,而是來自於王族,太子親自挑選的六位高手,專門保護趙曦的。

因此,這六個人的身份自然也極其特殊,誰若是和他們開戰,等同於和王族對決。

六人六馬風馳電掣,帶頭之人更是瘋狂咆哮道:「王族禁軍在此,誰敢造次!秦陽,受死!」

既然拋出了禁軍的身份,那麼想必任何人都不敢抵抗吧,所以趙靈武甚至沒讓趙家兵將出手。因為能借助王族的力量碾壓秦陽,趙家自然樂得輕鬆,在一旁坐山觀虎鬥。

此時,所有人的心都吊了起來,不知道秦陽會如何應付。

趙靈武、齊辟疆和楚天熊等人,心中卻暗笑秦陽不知深淺,終於惹出了天大的禍端,這必將給秦家帶來滅族之災吧?畢竟,秦陽面對的是禁軍啊!

而面對那六個洶洶而來的護衛,秦陽的眼角爆射出一道精銳的神芒。其實,他也稍稍猶豫思索了半分。但,也僅此而已。

隨後,他緩緩揚起了手中的馬鞭,上指天空。

頓時,身後那十八鐵騎嘩啦啦散開,排成疏密有致的一字長線,赫然是發動全面衝擊的隊形!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道這秦陽公子難道……真的敢對禁軍下手?!

緊接著,秦陽手中的馬鞭,唰的一聲向前揮落。

鞭起,鞭落。

其間,是一道沉穩而凝重的「殺」字。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龍魂變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