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簡介:
作者簡介:
《龍魂變》第1集 走出輪迴
本集簡介:
本集地理背景及勢力集團介紹:
本集重要登場人物的介紹文:
序章
第一章 強勢歸來
第二章 鞭起鞭落
第三章 來自輪迴

龍魂變
作 者
青狐妖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11.26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5年10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3
累積人氣
91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龍魂變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5.11.0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強勢歸來

秦侯被宣告死去數日之後,雄偉的大夏王城迎來了一批特殊的隊伍。

一行十九人騎著雄壯高大的火龍駒,遠遠奔著王城的城門而來。這通體赤紅的火龍駒乃是異種戰獸,貌似烈馬但頭部狹長、腿生赤麟,略顯細長的嘴部猙獰張開,便露出上下兩排尖銳的牙齒。嘶喊咆哮之時,有騰空入海之狀。

甚至傳聞,這火龍駒身上流淌有龍族的血脈。

火龍駒上十八人都身穿玄黑戰裝,戴著詭異的純銀面具,神秘而古怪。哪怕還遠隔十里,他們便已經看到了這座雄城的影子。

這群人之前帶頭的,是一個年僅十六歲的少年,身材修長面目清秀。本該是一副機靈聰慧的模樣,偏又帶著一雙迷迷糊糊、宛如永遠睡不醒的雙眼。

揉了揉朦朧的眼睛,這少年打了個哈欠道:「十年未曾見的王城,還是那副老樣子呵。」

他叫秦陽,秦侯秦政之子,六歲那年被秘密送出,也不知道去了何處。以至於如今王城之人,或許早就忘記戰爭狂人秦政還有這麼一個兒子吧。更何況,這秦陽又不是秦侯夫人所生。

不過,秦家卻沒有其餘貴族那些內鬥的惡習。至少,秦侯夫人雖然不是秦陽的生母,但卻依舊對秦陽關愛有加、視如己出。當初在家族之中的那六年,全虧了秦侯夫人的呵護照料,秦陽才得以健康長大。

甚至在秦陽最年幼之時,吃的都是秦侯夫人的母乳。

包括近十年來雖遠離家族,但秦侯夫人依舊時不時派人秘密送去一些衣物,哪怕是秦陽兒時喜歡吃的王城特產。總之,雖然不是親生母子,但卻和親生母子無異。

「也不知道,母親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少年秦陽在火龍駒上抱著腦袋,雖然貌似迷迷糊糊,但心中卻一直有些憂慮。

「父親被宣佈戰死在荒古世界,不知有多少諸侯蠢蠢欲動。等著看我秦家笑話的不知有多少,而更有些實力強悍的諸侯世家,或許都已經磨刀霍霍了吧?哎,倒是難為了母親一個婦道人家。」

身後,一個戴著面具的人似乎看出了秦陽的憂慮,淡然安慰道:「少主不必憂慮,據夫人信中所言,現在秦家雖然有些艱苦,但還能支撐。」

秦陽搖了搖頭:「你不懂,母親是個極其要強的人,而且始終把我當成小孩子來看待。恐怕她受了再多的委屈、吃了再多的苦,也不會對我說的……當然,我更希望沒有人這麼不長眼,去招惹她和秦家,否則的話……駕!」

一騎絕塵而去,眼角之中閃爍出一絲狠厲的精芒。背後,十八鐵騎整齊劃一,哪怕在高速疾馳之中,也保持著絕對一致的精準步伐,精準到令人心悸。



秦陽猜測得不錯,目前整個秦侯府之中,其實早就已經紛亂不堪。

自從數日前,秦侯被宣佈戰死在荒古世界,整個秦家的地位瞬間變得尷尬起來。因為秦家失去的不僅僅是秦政,還包括跟隨秦政征戰荒古的二十七騎將!

二十七騎將,那是一支強大到令人窒息的武力。在這乾元世界之中,強大到足以令任何對手畏懼,令任何野心蟄伏。只可惜,這二十七騎將也都隨著秦政,消失在那神秘而遙遠的荒古世界。

整個秦家的精英,整個秦家的底蘊,幾乎被徹底抽空了。

原本多少諸侯畏懼秦家,但現在都已經蠢動起來。原本多少和秦家交好的世家,此時都已經刻意迴避。甚至有些最狂妄之輩,已經向秦家亮出了猙獰的爪牙。

事態,就是這樣炎涼。

在王城秦侯府的正堂之中,一位雍容華貴、但一身縞素孝服的婦人愁眉緊縮。她便是秦政的夫人、秦陽的養母,一個聰慧而堅強的女子。

而在她手邊的案頭上,是兩份信函。

是信函,也是心寒。

第一封來自於楚侯,聲稱由於某些原因,婉言取締宋家之女和秦星的婚約。秦星,就是那位秦陽的弟弟。

第二封來自於齊侯,竟然也是同樣的事情,撕毀了和秦家的婚約。而這份婚約,則是齊家世子和秦陽妹妹秦旭的。

想當初秦政在時,秦家何等強大?那時候的楚家和齊家早早下手,給兩家孩子提前定下了婚約。為此,當時的楚家和齊家都引以為榮,似乎提到這件事,就覺得比其他諸侯高了一頭。

因為,這等於和最強大、最具實力的秦侯,結下了同盟啊!

而現在秦家處於風雨飄搖之際,正需要這些盟友鼎力援助的時候,他們卻都成了縮頭烏龜。

因為這兩家也都清楚,秦家已經必然成為一個大大的拖累,被魚肉瓜分的慘劇恐怕也已經注定。到時候再保持這種同盟關係的話,就怕被拖下水。

所以,倒不如早早取締了婚約,大家互不相關為妙。

秦侯夫人深深的吸了口氣,無奈的苦笑一聲:「罷了,也不要怪別人做了牆頭草,事態炎涼本就如此。秦安,我寫兩封書信,答應取締了這婚約,你送到楚侯和齊侯府上。記住,要好言相告,不可亂了分寸。」

一旁站著的秦安,是個脾氣不太好的秦家執事,怒道:「夫人,這兩家欺人太甚,您還這麼好聲好氣……齊侯、楚侯,這兩個縮頭烏龜!」

當然,秦家其餘人等也都憤憤不平。一個個身披縞素、頭紮白巾,加上如今這憤怒的情緒,更讓這大堂之中的氣氛顯得肅殺很多。

秦侯夫人搖了搖頭:「算了,還是換個好性子的人去回信。你們也不想想,現在我秦家處在多事之秋,若是再到處樹敵,咱們能支撐得住嗎?」

「這齊家和楚家畢竟是十年的同盟,哪怕沒了婚約,他們多少也要顧忌一些臉面,至少不會明著對付咱們。」

「哎,能穩住他們保持中立,已經是謝天謝地。」

不得不說,秦侯夫人還是很有眼光的。

當然,這也說明秦家要把這兩份屈辱,打碎牙往肚子裡嚥了。

而就在此時,竟然又有一隊信使來到了秦侯府||對方來自於趙侯府。據秦家的門人匯報,竟然又是關於婚約之事。

什麼?連秦侯夫人都迷糊了||又是婚約之事?

不對吧,自己膝下有三個子女不假,但長子秦陽早年就被送走,從未和哪家締結過婚約啊。

更重要的是,趙家和秦家的關係是最差的,雙方交戰很多次,堪稱死敵。故而就算是秦家的旁支子弟,也不曾和趙家哪怕有一丁點兒婚姻聯繫的。

秦侯夫人有點迷糊,問身邊眾人:「難道,是你們下面有孩子,和趙家締結過婚約?」

頓時,大堂上這些秦家的核心成員一個個搖頭。不可能,趙家和秦家是死對頭,誰會和趙家締結婚約。

那就是怪事了。秦侯夫人帶著疑惑,但還是本著禮節請趙家信使進來。兩國交戰都不斬來使,更何況是關於婚姻喜事的信使。

不多時,趙家一行五人便趾高氣昂地來到了正堂。而看到這五人的時候,秦家所有人都為之一怔||這幾個混蛋,也能充當信使?!

這五人,都是趙家的家將,曾多次和秦家廝殺啊。其中帶頭的那個趙廓,更是當今趙家下一輩之中最驕橫的子弟。當然,這趙廓也是一個實力斐然的年輕高手。

此時見到了秦侯夫人,趙廓首先大大咧咧地施了個禮,把一封信函遞到秦侯夫人的案頭,而後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信就別拆開細看了,我簡單轉述一下。在下奉家叔趙侯之命,來跟秦家締百年之好。」

締結婚約?齊家、楚家都在取消婚約,唯恐避之而不及,反倒這趙家來締結婚約?

就在眾人迷茫不解的時候,這趙廓笑道:「去年,我家嬸母剛剛病逝,家叔至今單身。得知秦侯夫人如今寡居,所以家叔命我來提親,哈哈哈,好事成了之後,趙秦兩家可就真的親近啦!」

轟!

整個大堂之人全都震怒了!

原來,趙家所謂的結親,竟然……竟然是讓趙侯那老頭子,娶秦侯夫人!

!!!

奇恥大辱!

剎那間,秦侯夫人氣得面無人色、渾身巨顫。當然,秦家那些核心成員也一個個暴怒而起,長劍都拔了出來。

「趙廓狗賊,我殺了你!」一個少年拔劍而起,哪怕不顧大局也衝殺了過來。

他,是秦陽的弟弟秦星。如今看到母親受辱,這少年哪能忍得住!

但是,趙廓卻似乎不以為意。而在趙廓身後,那四個隨從之一的傢伙冷笑一聲,忽然爆發出了一身青芒。剎那間,一頭通體青郁的猙獰鷹隼虛影浮現||戰魂!

這戰魂出現之後,隨即瞬間躥入這人體內,使得他渾身爆發出濃郁的青芒。

隨後,輕描淡寫的一掌,便將秦星隔空擊飛。

「化英期強者,高位魂修!」秦家諸人驚呼。

當今天下修士,一旦超脫了凡俗的真元之境,便成為強大的魂修。而在魂修之中,又分為「聚形期、凝力期、融氣期、煉精期、化英期、靈慧期、天沖期」這七大境界。

而這些魂修的戰魂,在七大境界之中分別呈現出「紅、橙、黃、綠、青、藍、紫」不同的色彩,涇渭分明。

一個境界一重天地,實力差距如雲泥之別。而每一個境界之中,又分為上、中、下三品。

在七大境界之中,後面「化英、靈慧、天沖」三大境界實力自然更強,被稱為「高位魂修」!

高位魂修,就算在浴血拚殺的荒古戰場或妖域戰場,也是難得的強者。而在各家侯府之中,留守家族府邸的這些若能達到「高位」,更是罕見。

而秦家這邊,自秦政帶著二十七騎將走後,府中便再無一名這樣的高手。僅有的幾個高位魂修,也都在數千里封地之中領兵禦敵。

如今趙廓帶著這樣的高手前來,當然不乏震懾示威的意思。

但是,秦家戰將卻不是孬種。一位秦家的家將怒吼一聲,上前一步:「趙廓,你趙家就不怕被我秦家鐵騎屠個乾淨!」

趙廓則轉身獰笑:「你們需要一場戰爭嗎?趙秦封地邊境,我趙家黑雲鐵騎枕戈待旦。好啊,有膽子你就在這裡動手,只要斬了我這使者,我趙家大軍明日便血洗秦侯封地三千里!」

頓時,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氣。混蛋,原來趙家已經做好了戰爭準備!

在這裡,只要激怒之下以人海戰術圍殺了趙廓,趙家便馬上得到了開戰的理由。當然,憑借趙廓身後的四大高手,秦家也未必能拿下他。

難怪,這趙廓如此的肆無忌憚。

秦家不缺悍不畏死之人,但是考慮到如今的孱弱之勢,再考慮家族封地可能被血洗三千里的慘劇,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看到秦家諸人都被鎮住,趙廓則轉身腆著臉笑道:「秦侯夫人,不,似乎應該提前喊一聲『嬸娘』才對吧?要是答應了,那就趕緊給侄兒一句話,咱也好回去稟報覆命,哈哈哈!」

整個大堂之中,迴盪著趙廓張揚的笑聲。包括他身後的四大高手,也一個個嘖嘖發笑起來。

曾幾何時,他們哪曾到秦侯府上這麼撒野?就算借他們幾個狗膽,他們敢?

可是風水輪流轉,今天他們揚眉吐氣!

而此時,秦侯夫人則稍稍壓制了火氣,臉色蒼白的坐在那裡,手指死死扣緊了椅子扶手,冷笑道:「趙侯也真是英雄,在我家侯爺剛剛離開之時,便來欺辱我們孤兒寡母。哼,這話傳出去,也不怕天下之人恥笑。」

趙廓則咄咄逼人的笑道:「那可未必。『嬸娘』你人老珠不黃,風姿猶存,說不定天下之人還會羨慕家叔呢,哈哈哈!」

秦侯夫人心腔子都要炸開,只是為了秦家的存亡才死死的壓制怒火。但是這一刻,一向慈和的她也即將壓制不住了。

怒!

制怒!

怒!

制怒!

而就在秦侯夫人渾身激顫之時,門口響起一陣轟鳴。

沒錯兒,是「轟鳴」!

那是一群人整齊邁步、但步伐精準一致,一起踐踏地面的聲響。

熟悉大規模征戰之人都很清楚,這樣的聲響意味著什麼。

這,是一群高手的整體推進,而且這些高手必然配合極其嫻熟。

趙廓等人當即微微一驚,轉身向外。但是,卻還未看到大門開啟,正堂之前三十丈的場地上,空空蕩蕩並無人影。

這也就意味著,對方就算傳來如此驚人的踩踏聲,卻依舊在極遠的距離之外。那麼,對這些人的實力評價更要高估一層。

「匡…匡…匡…匡…」

每一道踩踏聲,都彷彿踩在了人的心跳節拍之上,踩在了所有人的心尖兒,極其震撼。

趙廓瞳孔猛然收縮,而後轉身冷笑:「秦侯夫人,怎麼,還真的調集了家族底蘊來對付我們?你可想好了,趙秦兩家的戰爭,就在你一念之間。」

但是,秦侯夫人卻也無法回答他。因為,她也不知道這陣震人心魄的腳步聲,究竟由何而來。

當然,秦家那些核心成員更是面面相覷。他們都是秦家的高層,知道秦家其實根本不存在這種級數的所謂底蘊。

就在所有人都為之驚詫的時候,厚重的大門嘎吱一聲,打開了。

一個少年騎著高大的火龍駒,竟直接昂首進入。

緊隨其後,一匹匹火龍駒帶著一個個銀面黑衣的神秘之人,魚貫而入。

所有人都驚駭地發現,就算這些火龍駒邁過門檻之時,也能保持著同樣精準的步伐。天哪,這是一支什麼樣的隊伍。就算秦家之人都久經沙場,也難見到如此精銳。

而且,秦家那些人也都認不出,帶頭這少年究竟是誰。甚至,連秦侯夫人都不知道,來者竟然是她的另一個兒子。

畢竟秦陽被送走之時,也才僅僅六歲,如今只有書信往來,卻十年未曾謀面。

所以,秦家之人也都誤以為,這又是哪家諸侯派來挑釁示威的吧?當然,這陣勢,簡直比趙家的行為更加恐怖十倍、百倍。

氣氛緊張得一觸即發,彷彿所有人都不敢呼吸。眼看著秦陽和十八鐵騎整齊排在正堂之前,所有人都緊張的心跳加速。

甚至,秦家那些人已經暗暗握緊了劍柄。

而就在這緊張的局面之中,秦陽揉了揉迷糊的雙眼,從高大的火龍駒上一躍而下。而後他笑瞇瞇的走到秦侯夫人面前,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那十八鐵騎齊刷刷的跳下火龍駒,遠遠對著秦侯夫人單膝抱拳而跪,雄渾吼道:「拜見夫人!」

所有人都驚呆了。

秦陽則磕了個頭,笑道:「孩兒拜見母親!怎麼,母親在信函之中日夜思念,見了之後反倒不敢認了?」

「啊?!」秦侯夫人雙眼一黑,險些暈了過去。於是不等她來扶,秦陽便起身將母親扶穩了。

「小陽,我……我家小陽竟然都這麼大了,天啊……」秦侯夫人長喘了口氣,頓時熱淚盈眶,雙手顫抖著撫摸秦陽的雙頰。

當然,秦家那些核心成員也都大大鬆了口氣,取而代之的是說不盡的欣喜。大公子,竟然是傳聞之中的大公子!

據說大公子十年之前就神秘消失,甚至有人懷疑他早就夭折。沒想到在秦家大廈將傾之際,這大公子竟然回來了!

而且大家欣喜的另一個原因,是秦陽帶來的那恐怖的十八鐵騎!

大家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但,這十八鐵騎絕對是一股令人震撼的力量。

至於小弟秦星則雙目一亮,揉著剛才被摔疼的屁股跑過來,走近之後反倒又有些拘束,笑道:「大哥!天哪,真的是大哥啊!」

秦陽笑著拍了拍秦星的腦袋,比劃了一下:「不賴,長得快有我高了。對了,揉屁股幹什麼?調皮搗蛋,被母親拍板子了?」

一聽這個,秦星的興奮頓時一掃而空,怒視那邊有點手足無措的趙廓等人,咬著牙把剛才的事情簡單敘述了一遍。

秦陽靜靜的聽,一言不發。

但是所有人都注意到,他清秀的面孔似乎漸漸變得陰鬱起來。而那雙貌似迷糊的雙眼,則慢慢爆發出了陣陣凶芒,令人不寒而慄。

秦星講完之後,整個大堂寂靜無聲,似乎一根針跌落都能聽得見。

而秦陽則緩緩轉身,冷目直視外面那十八銀面之人,道:「都聽到了?」

頓時,十八人齊刷刷的吼道:「聽||到||了!」

整齊劃一,聲震雲霄。

秦陽則似乎漫不經心的冷笑:「那還愣著幹什麼,二級俘虜待遇||留下性命,修為都給我廢掉!」

「是!」十八鐵騎怒吼一聲,而後一道道戰魂沖天而起!

十八道戰魂!

這十八戰魂有蛟龍形,有猛虎形、猰貐形、火獅形、三頭犬形……形形色色,林林總總。

而讓人驚心動魄的是,十八道戰魂之中,十六道都呈現出濃郁的青色||十六位化英期高位魂修!

而最最讓人驚恐的是,是最前面的那兩位黑衣銀面之人,凝聚出的戰魂更加龐大,威壓更重。在這兩道戰魂面前,趙廓等人幾乎有些戰慄。

因為,這兩道戰魂爆發出的色彩,是天藍色。

藍色,這是修為更高的靈慧期強者!

七大境界,每個境界都天差地別。正常情況下,一個靈慧期的強者,單手滅殺化英期強者易如反掌。

隨後,十八道戰魂紛紛閃入各自體內,於是那十八人通體籠罩魂芒。兩個天藍色,十六個青色。

在這股強大戰力的威壓之下,趙廓已經汗不能發。眼看著十八鐵騎一步步走來,趙廓忽然撕心裂肺地吼道:「不,兩國交兵還不斬來使,你們不能……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趙廓被一個靈慧期強者一腳踩在腳下!

那靈慧期強者的戰靴踩在趙廓臉上,而後隨意的用鞋底一碾,頓時趙廓半邊臉皮都被扭爛,血肉模糊。

隨後,混戰爆發了;

再隨後,僅僅十幾個呼吸的時間,混戰又結束了。

趙廓和趙家四個高手被踩在地上,慘叫連連。而每一聲慘叫,都意味著一個人的修為被徹底廢掉!

都是趙家的精銳高手啊!就算是一場中等規模的戰爭,恐怕也不會一次損失這麼多的高手。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龍魂變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1.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