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本集簡介:
作者簡介:
《天命醫王》第一集 命運的轉折點
本集簡介:
本集特殊地理位置、國家或幫派集團
本集重要登場人物介紹文:
第一章 倒霉是種病,得治
第二章 校花求救
第三章 一個城市的守候 

天命醫王
作 者
呆萌狸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12.10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5年12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3
累積人氣
99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75 / 1
總評
普普通通
 
 暱稱:
 密碼:
 

天命醫王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5.12.1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一個城市的守候 

一夜無話,陳明睡得很好,第二天中午才起來。

同寢室的其他室友,都已經出去實習了,他們的實習雖然也很辛苦,但都還算順利,今年的暑假還剩兩個星期,他們也都差不多到了要拿實習報告的時候。

而陳明自己的實習地點︱︱瑞心私人病院,他是不準備再繼續實習下去了。

但是,離開之前,他至少要把他的實習報告拿回來。

張起東他名義上的實習導師,陳明給他爆出了這麼大的料,要從他手裡拿回實習報告,當然非常不容易。

但是,再不容易,陳明也要一試!

他的體內,已經有了五縷黑色氣運!

氣運帶給他的好處,他已經完全感覺到了,別人身上的氣運,別人看不見、摸不著,而他身上的氣運,已經給他帶來了連番的好處。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去會會他們再說!」

陳明鎖好了寢室門,就離開了學校。

陳明走在學校的路上,不斷地聽到對他的討論。

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已經在他們院系裡飛快地傳開了。

「喂,你聽說了嗎?昨天臨醫十二級的陳明,和喬大小姐在女生樓前摟摟抱抱的,還摸她的臉,好多女生都看到了。」

「喬大小姐,你說的不會是喬小凡吧?陳明又是誰?」

「我只知道那個陳明一回寢室,就跟馬川打了一架……」

「馬川喜歡喬小凡兩年了吧?一般的男生,看都不敢多看喬小凡一眼,那個陳明還跟她摟摟抱抱的,吃了熊心豹子膽?」

「那你就只知一,不知二了!我們班上有個男生就住同一棟,他說,陳明不知道吃了什麼猛藥,居然把馬川帶去的人給幹倒了!」

「啊?馬川吃了這麼大的虧?」

「馬川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這個叫陳明的,以後的日子恐怕不好過了……」

陳明不禁有點無奈,在他身上就發生了兩件事,一件是去圖書館救喬小凡,另一件則是打敗了馬川,而想像力豐富的大學生,直接就把這兩件沒有關係的事情,聯想到了一起。

到他走出校門的時候,聽到的版本已經變成了「陳明和馬川爭奪校花大打出手,一死十傷,現場血跡斑斑、慘不忍睹」。

無論是什麼年代,謠言永遠比真相擁有更強的傳播力!


西校區,公共衛生學院。

一號教學樓裡一間階梯教室,應用心理學的學生,看上去正在認真地聽著主任講課。

但是,因為這不是必修,而是假期的選修課,私底下還是有不少學生在講小話。

「小凡,那個陳明不會真的喜歡上你了吧?」徐敏湊到了喬小凡的身邊,神秘兮兮地問道。

徐敏是馬川的遠房親戚,剛好和喬小凡一個寢室。

她雖然嫉妒喬小凡的美貌和家世,但是一直都很巴結喬小凡,想要從她身上撈到一些好處。

「沒有,沒有。」喬小凡心地善良,根本沒注意到徐敏眼中的緊張,急忙否認:「我昨天不是跟你說過,我被困在圖書館,門都鎖了,只能打內線,剛好我們寢室的電話又佔線……」

「所以你就隨便撥了一個號碼,剛好就打到了陳明那裡?」

「是啊!」喬小凡也不知道為什麼陳明和馬川會打架,但她確實和陳明才剛剛認識。

徐敏聽了之後,放下了心來:「小凡,你太單純了,要小心一點。陳明這樣的男生,好不容易從鄉下考進大學,目標就是你這樣的女神,這種男生最會騙財騙色了,一不小心就會被他們騙了。」

喬小凡將信將疑地道:「可是,我覺得他人還挺不錯的啊……那麼晚了,他還肯跑那麼遠去圖書館救我出來。」

徐敏做出一個絕望的表情:「我的喬大小姐啊!你一通電話,隨便打到哪個男生寢室,他們都會去的!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歡你嗎?」

「哦!」喬小凡對陳明印象很好,覺得他應該不是徐敏說的那種人,但是看到徐敏關心的樣子,她也不好開口反駁,只好認真聽課。


陳明中午出門,在外面吃了飯,下午兩點就到了瑞心私人病院。

瑞心私人病院裡來來去去的護士,看到他,都急忙躲閃開,昨天陳明在病院裡鬧出的事情,雖然被張起東暫時壓下來了,但很多人都知道,陳明惹上了很大的麻煩。

「他怎麼還敢回來?」走廊上推著清潔車的清潔阿姨,詫異地看著陳明的背影。

「那孩子也是可憐,一個實習生得罪了張主任……」

「他自己沒背景,還不知道懂事一點。」

「嘖,話不能這麼說……」

對陳明的態度,病院裡明顯分成了很多派,有同情他的,也有嘲笑他的。

可陳明對他們都充耳不聞,直接就朝著病院裡面走去。

一個中年護士,看到陳明來了,冷笑一聲:「怎麼著,敢跟張主任頂嘴,還回來做什麼?」

陳明沒理會這個更年期婦女的噁心嘴臉,寒聲道:「我來找張起東。」

「喲,你還來找他做什麼?」

「我來拿回我的實習報告。」

「哈哈哈,」那個中年護士發出一陣誇張的笑聲:「張主任因為你的關係,差一點就被降職了,好說歹說院長才同意再觀察一段時間……你倒是想得美,睡了一覺,想清楚了,又跑來求情,你覺得有用嗎?」

陳明的眉頭皺了又皺,聲音又冷了幾分,說道:「我不想聽你說廢話,張起東在哪裡?直接說!別逼老子打女人。」

那中年護士還準備嘲笑兩句,一抬頭,卻看陳明的眼睛裡,射出兩道懾人的寒光。

她只覺這兩道寒光射入了她的靈魂,渾身不自覺地抖了一下,嘴唇一哆嗦,下意識地道:「剛……剛從副市長那裡回來,在……在外科樓。」

陳明沒有再理會她,直接前往了外科樓。

直到他人都走遠了,中年護士才朝著他吐了一口唾沫:「你以為拿回實習報告那麼容易?一點都不懂事,還想實習通過!」

張起東因為這件事,動用了不知道多少關係,才把事情壓下來。他怎麼可能把實習報告,就這麼輕鬆地交還給陳明?

就算要給,他肯定也會在實習報告上,寫上「醫德有損,人品堪憂」這樣的評語。

一旦這種評語的實習報告,進入了陳明的檔案,他這一輩子就被毀了。

中年護士知道的事情,陳明自己當然也很清楚。

張起東手握他的實習報告,肯定不會輕易還給他,更不會給什麼好評語。

他的腦子不斷轉動著,威逼?利誘?他要怎麼做才能讓張起東把空白的實習報告還給他?

「嗚哇……嗚哇……」

陳明還沒走到行政樓,腦子裡在想實習報告的事,差一點被一輛疾馳而過的救護車撞倒。

救護車很快停了下來,從裡面跳下幾個人。

他們飛快地將急救床從車上推了下來,急救床上躺著的是一個才三四歲模樣的小女孩,她戴著氧氣罩,卻依然臉色蒼白,她的父母不斷喊著她的名字,可她卻一點自主意識都沒有,完全陷入了昏迷。

可是,急救床還沒推進電梯,張起東就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

「不行,你們這個要做開顱手術!我們病院沒有這個能力,你們趕緊去公立病院,還來得及……」張起東的臉很黑,看上去比孩子的父母還要更焦急。

「哪裡來得及?」他身後馬上衝過來一個老醫生:「現在是下午五點,到最近的公立病院正是塞車的時間……就算不塞車,也要半個小時,怎麼可能來得及!」

「不管來不來得及,反正她的傷太嚴重了……就算死在路上,也不能死在我們病院!」張起東態度堅決,揮手對救護車道:「快走!沒有床位了,我們已經沒有床位了……」

張起東攔著不讓急救床進手術室,那個老醫生急得汗都要冒出來了。

一邊是年幼女孩的父母,跪在地上不斷哀求。

一邊是年邁的老醫生,急的眼睛都快瞪成鈴鐺了。

張起東卻一點都不為所動,催促救護車趕緊把受傷的小孩送出自家病院。

「孫老師!」陳明沒時間多想,三兩步跑到了那個老醫生身邊,問道:「你有幾成把握?」

「五成!」孫仁和看到來的不是……只是一個實習生,有些失望:「但是,再拖下去,一成都沒有了!」

時間,對於醫生來說是最寶貴的東西。

早一分鐘,晚一分鐘,可能就是生和死的區別!

張起東是副主任醫師,孫仁和卻只是一個主治醫師。

孫仁和的級別比張起東低了一級,所以如果張起東不放行,他再怎麼著急時間不夠用,也沒有半點作用。

陳明點了點頭,在孫仁和震驚的目光中,直接跑了過去,伸手一把拽開了張起東。

他的力氣,經過了修煉之後,已經非常大了!

他拽開張起東根本不費吹灰之力,隨著張起東跑過來的幾個保安,也都被他一手一個拽倒在了地上。

「還不快點?」陳明趕緊指了指救護車。

那幾個護工馬上會意,不顧張起東的大喊大叫,將急救床一把推了進去。

孫仁和已經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去做術前準備了。

張起東被陳明死死地按在上,動彈不得,只能大聲叫著:「你死定了!你要對這個女孩的死負全責!我要告訴媒體,我這就叫記者來……你一個實習生,你懂什麼,你有什麼權利強行收院?」

陳明一個手刀打在他的脖子上,讓他沒法再哇哇亂叫了。

他的眼睛往張起東身後一看,張起東身後竟也是一縷紅色氣運。

因為他體內只有黑氣,紅氣現在對於他來說還很燙手,他不得不放棄了搶奪過來的想法。

陳明打昏了張起東之後,馬上就朝著手術室趕去。

正好,一個助理醫師出來,看到了陳明,說道:「你動作快一點,時間已經不夠了。」

「我?動作快一點?」陳明一愣,指著自己的鼻子。

「快點做完準備,進去手術室啊!」那個助理醫師急忙說道:「患者病情嚴重,幾個助理醫師都不願意摻和,裡面現在急缺人手!」

「可是,我只是一個實習生,按照規定……」

「不需要你靠近手術台,你能移床、能鋪單就夠用了,再就是盯著儀器,」那助理醫生突然停了一下:「還是……你也不願意蹚這個渾水?」

那個醫生恍然了悟,孫仁和已經一把年紀了,他蹚渾水無所謂。

但是,陳明還這麼年輕,他還有著廣闊的未來,自然不願意蹚渾水,而且如果這台手術失敗了,陳明的加入絕對是違規操作!

可陳明沒有猶豫,嘿的笑了一聲,衝去了準備間:「我是那種怕事的人嗎?我願意!當然願意!」

同樣的事情,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是「渾水」,但陳明知道,這世上的每一灘「渾水」中,其實都暗藏著機會!

抓住了機會的人,飛黃騰達,萬人仰慕。

沒抓住機會的人,唉聲歎氣,碌碌無為。

陳明已經受夠了那些遭人白眼的日子,當然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機會!

他進去之後,聽到整個手術室裡,只有緊張的工作聲。

他沒有打擾孫仁和醫生,而是開始做他力所能及的輔助工作……


瑞心私人病院外面,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不少的媒體記者,都已經趕了過來。

不久,江流市第一電視台的記者,到達了病院裡。

「出去,裡面正在急救,不能播,不能播!」張起東被陳明摔在了牆上,到現在都還頭昏眼花。

「我們接到消息,說有一個實習生越權收治了一個病人,張主任對這件事怎麼看?」記者們找不到陳明,只能抓住張起東不放。

「不知道!我一到,他就把我打昏了,這名學生有暴力傾向,我已經報警了!」張起東沒好氣地回答。

「張主任的意思是說,他是無故打人?」記者們追問道,如果真的還有這麼一回事,那這次新聞可就大了!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不要問我!」張起東心煩意亂地想要躲進去。

因為張起東語焉不詳,而一個小小的實習生,毆打副主任醫師,又太不合理了,十幾個記者都在後面追。

一個個問題,也都不停地朝著張起東砸去……

「那位實習生現在在哪裡?我們能見見他嗎?」

「我們可以見一見病人家屬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讓一讓,讓一讓……」張起東在保安的幫助下,終於脫離了記者的圍追堵截,回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我一定要在他實習報告上,好好地寫上幾筆!」

張起東回到辦公室,頭昏腦脹地看著陳明的實習報告,越看越生氣。

他當然不會去想,他如果讓陳明背了黑鍋,對陳明的未來會造成什麼影響︱︱那種窮學生的未來,他才不會在乎。

他現在只知道,陳明給他添了不少的麻煩!

可是,他剛剛要落筆,寫下一串不好的評語的時候,理智卻讓他停下來了……

雖然以他的經驗來看,陳明他們那台手術,搶救成功的希望不大,但他忍不住想,萬一成功了呢?

如果手術成功了,他就算一百個不情願,也必須給陳明最好的實習評價!

一想到有可能發生這種憋屈的事情,他竟默默詛咒道:「失敗!手術一定要失敗!一定要讓那小子知道一次厲害,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這麼狂。」


手術室的門,已經關了五個小時了,孫仁和的腦門上,不斷地滲出汗來。

手術室裡,無論誰的汗,一滴都不允許滴下來,所以有一滴就得馬上擦掉一滴!

可是,孫醫生的汗還在不斷地往外流,而陳明盯著儀器上的數值,也知道情況恐怕不怎麼樂觀。

一條幼小的生命,就在他們手中掙扎,誰都不願意輕易放她溜走……

所有人都繃緊了精神,哪怕小女孩還有一線生機,他們都付出著全部的努力。

然而,陳明報出的一個個數值,卻都顯示著這台手術可能要失敗了……

「不行,沒有止住!」孫仁和掃了一眼影像:「至少還有一個較小的出血點沒有找到……」

「來不及了。」一個資深助理聽著陳明報的數據,掩不住眼裡的失望。

那個小女孩的生命跡象,正在漸漸地消失……

如果張起東沒有阻攔那麼一下,還是很有可能搶救過來的。

陳明也很失望,這是他經歷的第一台手術,他也不希望就因為一個人渣的耽誤,而就這樣失敗了。

「等等……」

他突然福至心靈,將氣運運轉起來,朝著那個小女孩看去。

只見那小女孩的背後,騰起了一縷只有絲線一般粗細的黑色氣運。

一看那氣運那麼細,就知道小女孩已經快死了。

可是,陳明陡然看到,那一縷黑色氣運上,纏繞著一道淺灰色的鬼影!

那道鬼影,就和他在喬小凡的紅色氣運上看到的一模一樣。

「要是把她氣運上的那道灰影摘掉,不知道會怎麼樣?」陳明不禁想出了一個法子。

喬小凡的氣運是紅色的,他一碰就被燙到手。

但是,這個小女孩的氣運卻很普通,他完全可以觸碰!

「不行了……」孫仁和的眼睛裡泛起了一絲渾濁。

雖然他從醫這麼多年,失敗的手術也不是第一次,但無論經歷多少次,他還是會覺得疲憊不堪。

就在他已經滿眼失望的時候,陳明突然衝了上來。

他沒有看手術台上的小女孩,卻爬到了手術台下去了。

「陳明,你幹什麼?」緊張的氣氛中,一個助理醫生一急,大聲叫道。

「她是兒童,我要把她的頭抬高半度……」陳明隨口胡扯了一個理由,伸手就拽向了那個小女孩的氣運。

因為小女孩已經瀕死了,那縷黑色氣運一扯就動。

陳明趕緊收了幾分力道,小心地去剝那道纏在氣運上的灰色鬼影。

「陳明,你到底在幹什麼,快出來!」一個手術助理已經是用吼的了。

「你們繼續救人,別管我……」陳明堅決地道。

那個手術助理正準備喝斥陳明,把他趕出去……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奇跡發生了!

所有儀器上的監控,正在往正常值回升!

孫仁和看了陳明一眼,他從醫幾十年了,他怎麼就沒聽說過,手術台的角度多半度少半度,對手術會有什麼影響?

可是,事實不容他多想,手術重新有了成功的機會,他馬上投入到了緊急的搶救中。

陳明坐在手術台下,抹了一把自己頭上的汗,嘿嘿的笑出了一聲……

孫醫生的搶救,讓那一絲死氣越來越鬆動!

而陳明也在手術台下,雙指如飛,像是揮動著手術刀一樣,準確地將那道纏繞在小女孩氣運上的灰影,慢慢地剝離下來。

台上,台下,兩把手術刀一起配合!

孫醫生每努力一點,那道灰色鬼影就鬆動一點。

而陳明每成功剝離一縷灰影,小女孩的情況就越好一分……

「快了,快了……」陳明的額頭上,也已經冷汗不斷。

但是,那一道灰色的鬼影,馬上就要被他順利地剝離下來了!

最後一點……就差最後一點點了。

剝離……成功!

隨著陳明剝離了小女孩氣運上的最後一點灰影,她的生命數值,都已轉危為安!

那道灰影,大概是依附氣運而生,它剛剛被從氣運上剝離開,還沒等陳明仔細研究一下,就馬上就消失在了空氣中。

陳明惋惜地歎了口氣。

如果有下次,他一定要把這道鬼影捉在手上,仔細搞清楚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加把勁,接下來的四個小時是關鍵。」孫仁和又是一輪緊急搶救之後,臉上終於綻開了笑容:「四個小時的導流,要慢,要小心……導流完畢之後,馬上進入手術的第二階段!」

導流過程中,一直需要有人緊盯儀器,一刻都不能放鬆。

孫仁和很擔心,陳明只是一個實習生,第一次進手術室,到底能不能撐得住!

對此,陳明咧著嘴回答道:「你們抓緊時間休息,我保證,我絕對眼睛都不眨一下。」

陳明能夠感覺到,他的身體產生了明顯的變化。

以前,他上一個夜班,馬上就會感覺到很睏,很難受。

可現在已經到了晚上十一點,他還一點睏意都沒有!

他的身體強度,真的已經提升了很多很多。

手術室裡,沒有滴答的鐘聲,顯得特別的寧靜。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對於陳明來說,時間過得特別的快。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手術室的外面,他的名字,已經迅速地被傳開了!


「大家好,我是來自江流一台的記者,劉念,現在在江流市瑞心私人病院,為您帶來最新的新聞報導。」

「據稱,因為意外而緊急入院的三歲女孩甜甜,被推進手術室已經七個小時了,資深腦科專家紛紛表示,患者年紀太小,手術複雜,生還的希望已經不大了……」

「在此次事件中,一名來自江流醫大的三年級學生陳明,擅自越權收留了小患者。據張起東稱,陳明毆打高層,阻止甜甜小朋友轉去條件更好的公立病院,嚴重貽誤了治療時機!」

「現在時間是晚上零點,我們在江流瑞心私人病院,我們也無法與孩子的家長取得聯繫……」

「讓我們為這個小生命祈禱,希望能出現奇跡!」

原本只是一起普通的搶救,但因為院門口的離奇紛爭,很多的媒體都把目光聚焦了過來。

整個江流市的市民,心都被牽掛到了這個名叫甜甜的三歲女孩身上。

而對於陳明的評價,也是褒貶不一。

等消息傳到江流醫大的時候,學校裡完全沸騰了。

很多學生都擠到了食堂,去看現場直播……

「我們學校居然出了這種牛人,實習就把副主任醫師打了!」

「陳明?不就是昨天送喬大校花回寢室的那個嗎?」

「聽說他還把馬川給打了一頓,真是出氣!好樣的!」

「噓,喬小凡也來了……快看,那邊……」

喬小凡走進食堂的時候,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她嬌美的容貌,婀娜的身材,再加上她的家世和一副好脾氣,江流醫大第一校花的寶座,非她莫屬!

可是,她身邊的徐敏,卻一肚子抱怨:「幹嘛非要來食堂看直播啊?寢室裡又不是沒有網……」

喬小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整顆心都被陳明牽動著,下意識就回答道:「十二點就斷線了!」

「就算斷線了,明天起來再看新聞也行啊,非要陪著他守夜啊?」徐敏一臉的不滿。

「我不放心……」喬小凡鬼使神差就吐出了這麼一句。

徐敏當即就心裡咯登了一下,心道該不會喬小凡真的看上陳明了吧?

陳明一沒有家世,二沒有錢,長得不高也不帥,而且他沒有關係,畢業以後估計也只能去鄉下衛生院之類的地方工作,徐敏就搞不懂了,喬小凡這樣的天之驕女,怎麼就能對這樣的男生另眼相看了?

她身為馬川的遠房親戚,同時身為喬小凡的閨密,覺得真的有必要阻止喬小凡「誤入歧途」,當即就開口道:「我看這個陳明,就是愛出風頭!這種人命關天的事情,他也敢意氣用事,白白害了那個小女孩一條命。」

「那個小女孩還有希望呢!」喬小凡小聲地道。

「你沒聽到嗎?腦科權威專家都說了,手術持續了這麼久,希望已經不大了,」徐敏冷哼了一聲,又說道:「他去瑞心病院實習,卻這麼不務正業,可能連實習報告都拿不回來。」

「怎麼能這樣說……」喬小凡低低地反駁了一句。

「不是我這樣說,你沒聽瑞心病院的副主任醫師怎麼說的嗎?」

「或許……或許也不能完全聽信他的一面之詞。」

「你啊,你不會真的喜歡上他了吧!」徐敏說一句,就聽到喬小凡回一句,而且越說越有維護的意思,她更慌了。

就算喬小凡不和馬川在一起,至少也要和其他富家男生在一起吧?

以前那些富二代追喬小凡的時候,哪一個不是用高檔巧克力、各種小禮物,輪番賄賂她們寢室的人,但是陳明這種窮學生,恐怕連請她們吃飯,都請不了什麼高檔地方吧?

這讓一心嚮往高檔生活的徐敏,怎麼能夠接受?

正在徐敏有點沒詞了的時候,馬川朝著她們這邊走了過來。

「這麼晚了,喬大校花還不睡覺啊?女孩子要多睡美容覺……」馬川不請自來地坐在了喬小凡的身邊,殷勤地勸道。

喬小凡不喜歡馬川靠得這麼近,和徐敏換了個位置,淡淡應了一聲:「謝謝,我不睏。」

他們頭頂上,食堂的電視裡開始放病院門口的監視器錄影了。

「有錄影了,有錄影了。」整個食堂裡的學生,像是被打了興奮劑一樣,都激動了起來。

不知道江流一台的記者是怎麼搞到錄影的,但是有圖有真相,馬上就可以知道,那個小女孩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可惜,錄影是沒有聲音的,只有畫面。

「你看,那應該是患者家屬吧?他們朝張起東跪下來了,那個醫生是孫醫生嗎?」

「嗯,是孫醫生,他是我選定的研究生導師,我認得他。」

「孫醫生好像跟張起東起了衝突……陳明是幫孫醫生在救人……」

「啊,陳明打人了,你們看,陳明真的打人了!」

畫面一點一點動著,學生的情緒都被勾了起來。

幾個男生看著陳明對張起東一拉,一拽,又一甩,乾淨俐落地一個人放倒了張起東和好幾個保安,頓時發出了一陣噢耶的歡呼聲。

陳明的動作太流暢了,太帥了!

喬小凡的一張小臉,已經變得紅撲撲的。

她看著錄影,就好像是和陳明一起,經歷了那爭分奪秒的一場衝突一樣,激動得手指都攥成了拳頭。

可是,她旁邊的馬川,聲音像蒼蠅一樣嗡嗡地傳過來:「陳明居然真的打人了!他也太暴力了,就算有什麼誤會,也可以好好商量嘛,怎麼能動手打人?」

很多人聽到馬川這話,都發出了一陣噓聲。

因為在江流醫大,打人打得最多的,正是馬川自己!

「一個實習生就應該有實習生的本分,強行出風頭,就是害人性命。」馬川大聲說道:「不管他是出於什麼原因,他一個實習生,也沒有決定收不收患者的權利!」

馬川這句話一說出來,食堂裡沉默了一下。

雖然馬川的話不好聽,但確實是這個道理。

馬川臉上浮出了幾絲得意:「如果那個甜甜死了,把她拖在私人病院,不讓她轉院去公立病院的陳明,就要負全責!」

「你說什麼!」剛剛來到食堂的二愣,一聽馬川這麼說,立刻就著急了。

「怎麼了?難道我說得不對嗎?你想在大庭廣眾之下打架,想吃處分?」馬川看著二愣那麼點小身板,瞟了他一眼,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裡。

二愣的拳頭死死地捏緊了,他到底還是沒有陳明那麼厲害,他現在很想朝著馬川臉上打一拳,但他也知道自己肯定打不過。

可是,馬川這樣誣衊陳明,他真的忍不下去。

「那個甜甜肯定不會死,有陳明,有孫醫生,她不會死!」二愣捏著拳頭大聲地說著。

「哈哈哈哈……」馬川大笑起來:「你也太看得起陳明了吧!他就是一個底層的小人物,從山村裡來,畢業以後也只能回山村裡去!他能做什麼?能救人?」

「就是,很多專家都說了,希望已經不大了。」徐敏冷笑地補了一句。

「不,不會的……」二愣的反駁聲音,顯得有點小了。

「好!」馬川聽到二愣的底氣越來越弱,聲音更高了幾分:「你那麼喜歡跪舔陳明,老子就給你們一個機會!你,敢不敢賭?」

「賭?」二愣的眼睛縮了縮,問道。

「沒錯!」馬川有內部消息,知道很多專家都說了,手術室的門又這麼久沒打開,那個小女孩可能已經都死了。

「賭什麼?」二愣問道。

「你不是覺得陳明能救活那個小女孩?就賭這個!」馬川得意地舉起手來:「他要是沒救活,你就要跪著在這個食堂裡爬三圈!」

馬川的用意十分歹毒,他這是在逼二愣接這個賭!

如果二愣不敢接,那以後大家就會認為二愣這個人很虛偽,只會嘴上功夫。

二愣沒想到馬川會提出這樣一個條件,當即就愣住了。

誰知,喬小凡的聲音卻響了起來:「既然要賭,那肯定就要是相對的吧?」

馬川立刻換了一副臉色:「女神說什麼就是什麼……」

「如果陳明沒有救回小女孩,這位同學要在食堂爬三圈,但是如果陳明成功了呢?你輸了……怎麼辦?」

喬小凡的一席話,讓那些傳謠的同學,都面面相覷,難不成喬小凡喜歡陳明的事情是真的?所以,她這樣維護陳明?

徐敏都快急死了,低聲說道:「我的喬大小姐,你這是在蹚什麼渾水!他們賭他們的,關你什麼事!」

喬小凡卻沒有理徐敏,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盯著馬川。

「我怎麼可能會輸?」馬川狂笑著,已經推進去那麼久了,要是能救活,早就已經救活了,現在還沒出來,小女孩的生還希望真的不大。

「只有一方下注,賭局怎麼能算是成立?」喬小凡很堅持。

馬川呆了一下,他當然不肯就這樣放過羞辱陳明和二愣的機會,只能道:「那好吧,你說怎麼辦?」

以喬小凡的修養,當然是想不出怎麼辦。

不過,她既然提出了這個話題,旁邊自然不乏一些起鬨的:「馬川,如果那個小女孩被救活了,你就把食堂一樓的馬桶全部刷乾淨吧!」

「只是這樣而已?」馬川大笑了兩聲:「要是我真的輸了,我就把馬桶全吃了!」

坐在食堂裡的一些女生,都忍不住嘔了一下,看馬川的目光,也都非常的疏離。

雖然大家都知道,馬川應該能贏,他只是這麼一說而已,可他的口味也未免太重了!

徐敏覺得馬川很丟臉,也不去看他了。

喬小凡一個人,雙手一直握在心口,默默地祈禱著:「加油,陳明,加油,甜甜,手術一定要成功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天命醫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2.1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