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作品簡介:
海報標語:
作者簡介:
第一集 少年重生
本集簡介
本集新增人物
第一章 墜崖重生為少年
第二章  無名口訣
第三章  戰中突破

逆天劍皇
作 者
半步滄桑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12.17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5年12月11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7
累積人氣
174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逆天劍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5.12.1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無名口訣

古幽大陸,地域無邊遼闊,生存著眾多的種族,堪稱是萬族林立。

正因為種族眾多,古幽大陸一直戰亂不斷,傳說在遠古時代,每隔一萬年,便有一個種族成為大陸的主宰,雄踞天下。

以萬年為一紀,更替不斷。

直至後來人族崛起,各個強大的種族之間取得平衡,大陸的戰亂才逐漸減少。

漫長歲月的戰亂,造就了大陸很多強大的種族,也將以真氣修煉的體系,推至巔峰地步。

遠古時代,那些曾君臨大陸的種族,皆因為族中有絕代天才橫空出世,方才崛起於微末,成為萬年一紀的霸主。

鬥戰聖體,傳說便是遠古時代一種驚世的體質。

凡是擁有這種體質的人,都成為驚天動地的強者,縱橫寰宇,舉世無敵。

至於鬥戰聖體的泯滅,玄天鏡中並未言明,只是提及鬥戰聖體遭遇天地巨變,再難現於世間。

「鬥戰聖體難現於世,卻非無再現之可能,天有九九之數,尚存遁去的一,絕境之中,總有一線生機……」

乾澀的嘴唇蠕動,秦墨回憶玄天鏡中所述鬥戰聖體的秘密,以及那一段無名口訣。

「萬物有生便有死,循環往復,謂之天道……」

「於死境之中,迸發一線生機,即使一根蔓草搏得生機,其力亦是驚天動地……」

這一段無名口訣很晦澀,幸虧秦墨前世變成廢人後,為尋求恢復身體之法,博覽群書,能夠領會其中之意。

玄天鏡中所述,開啟鬥戰聖體的方法,即是修煉這一段無名口訣。

返回焚鎮後,秦墨細細揣摩這一段無名口訣,發覺這段口訣的修煉共分九層。

於絕境之中,搏得一線生機,經歷九死之後,方能徹底開啟鬥戰聖體,令這種無雙之體再現世間。

「第一層,需百脈盡斷,於垂死之際,運轉口訣,搏得一線生機。若能成功,則破而後立,脫胎換骨……」腦海中浮現這一段口訣,秦墨心中有些躊躇,無名口訣的九層修煉之法,第一層修煉起來最簡單,但其實已是難如登天。

百脈盡斷,垂死之時,才能運轉第一層的口訣。

別說是百脈盡斷,單是心脈一斷,便是九成九死定了。況且,在垂死之時,保持神智,運轉口訣,也唯有心智堅如磐石之人,方能辦到。

前生,秦墨跌落這個山洞時,幸虧心脈未斷,否則三天三夜的時間,他早已死透了,哪裡還能等人來救。

現在,按照無名口訣所述,秦墨需要將體內尚完好的經脈震斷,方能修煉第一層的口訣。

「百脈盡斷,百脈盡斷,連心脈也要震斷麼……」秦墨輕聲歎息,經歷前生滄桑,他早已看淡生死,但心中難免對這無名口訣有些質疑。

以他前生的博學,知曉百脈盡斷,唯有世所罕見的至寶,或是先天武師以上的巔峰強者,才能施救,否則,幾乎是死定了。

「可世間傳說,玄天鏡從遠古至今,所述之事從未出錯……」秦墨喃喃自語,他知道生死只在一念之間。

滴答……又是一滴水珠落在臉頰,冰涼的感覺令秦墨神智一清,此時,一縷月光灑落,依稀可見夜空萬里無雲,明月懸空,繁星點點,預示明日又是一個艷陽天。

秦墨回過神來,自嘲罵道:「秦墨啊秦墨!你難道還想前生的慘劇重演麼,當了數十年的庸人,便連心也廢了麼?」

眼前彷彿又浮現一幕幕的情景,家族大變,火光沖天的焚鎮,淚眼婆娑轉身離去的麗人,還有在懷中撒手離世的心愛人兒……

「若是庸碌一世,不如現在就葬身於此!」秦墨雙目浮現決然之色,猛地提聚丹田中僅存的真氣,將體內尚且完好的經脈盡數震斷。

砰砰砰!

地上,秦墨七竅流血,原本滿佈傷痕的身軀,再次噴出血液,他雙目泛白,由於心脈斷裂,大量失血,處於無神狀態。

「……天道有缺,損有餘而補不足,日有朝起夕落,月有陰晴圓缺,此萬物必遵之道……」

「……死境之中,蘊含無邊生機,若欲逆天而行,唯有死境之中,尋得一線生機,方能破而後立……」

腦海中,這一段口訣不斷盤旋,如暮鼓晨鐘,令秦墨陷入一種奇妙的狀態,他的呼吸越來越慢,直至徹底沒了聲息,胸膛也停止了起伏。

這樣的狀態,已是在瀕死邊緣,再過數息的時間,便會生機徹底斷絕,再無挽救的可能。

突然,秦墨體內響起一陣轟鳴,彷彿一扇門被撞開,他的身軀如皮球般膨脹起來,一股澎湃的力量蔓延全身,沖刷著他的四肢百骸,修補著皮肉筋骨以及丹田的創傷。

片刻,地上少年的胸膛微微起伏,傳出強而有力的心臟搏動,隨著一呼一吸,四周產生一種淡淡的氣流,從岩石、荒草、水珠中溢出,緩緩鑽進少年身體。

隨即,秦墨的身軀發出一層淡淡的光澤,恢復如初的丹田滋生真氣,順著他的呼吸,自然的流轉全身,形成了一個圓滿的循環。

漸漸的,山洞中產生的那種氣流越來越濃郁,直至如薄霧一樣,充斥了整個山洞。

秦墨躺在冰冷的地上,卻是感受不到一絲寒冷,反而像是沐浴在一片溫暖的海洋中,這種感覺如同初生嬰兒一樣。

體內的真氣越來越充盈,秦墨依然沒有恢復知覺,身體本能吸收著山洞中的這種氣流,令得渾身散發的光芒也是越來越明亮。

同時,山洞中盤旋的這種氣流越來越淡,逐漸稀薄起來,盡數湧入少年體內。

時間,在這種靜寂無聲的變化中度過,山洞頂部透射下來的月光,慢慢的變淡,繼而陽光灑落進來,隨後太陽朝起夕落,又是夜晚來臨,月光的銀輝再次灑落。

卡嚓!

冰冷的地面上,秦墨將山洞中最後一絲氣流吸收,身軀隨之傳來一陣輕響,一塊塊凝固的血痂脫落,露出白皙的皮膚。

肌肉腠理之間,有著真氣的光澤流轉,竟是散發著淡淡的紫色。

紫色的真氣!

片刻,秦墨睜開眼,如墨雙眸很深邃,猶如一汪深潭,帶著略微的淡紫之色。

默默看著山洞頂端,秦墨愣了愣神,猛地坐起身來,伸展雙臂,隨即傳出骨骼舒展的脆響,這種聲音聽在耳邊,如樂曲一樣美妙。

「全身經脈恢復如初,連身上的傷勢也痊癒了。」秦墨喃喃自語,感受著經脈中流動的真氣,判斷體內真氣的強度。

古幽大陸的真氣修煉體系,從遠古時代發展至今,已然極其完善。

從低至高,武徒、武士、武師、大武師、先天武師,是人們熟知的五大境界,每一個大境界之中,又分為一到九段,以此來劃分強弱。凡是修至大武師的境界,已算是大陸上的強者。

當然,經歷兩世的秦墨很清楚,在這五大境界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

不過,對於大陸絕大部分的武者來說,先天武師已是一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此刻,秦墨體內的真氣強度,是武徒九段之境,開啟鬥戰聖體第一層,並未使他突破禁錮已久的壁障,達到武士的境界。

不過,這種身體充盈真氣的體會,已經太久沒有感受過了。同時,欣喜的情緒,在心中激盪。

身體一動,秦墨彈身而起,身形靈動,雙拳交疊打出,施展起秦家的一門基礎拳法。

一時間,山洞中拳風鼓蕩,少年身隨拳走,越打越是暢快,心中湧動的狂喜,也隨著這門拳法的施展逐漸沉澱下來。

「『爆雨破石』!」一拳遙遙打出,將洞頂落下的一滴水珠震碎,細碎的水液飛濺,這是這門基礎拳法的最後一招。

緩緩收拳,秦墨只覺經脈中真氣激盪,朝著身體一處湧動,這是真氣滿溢即將沖關的徵兆,意味著現有的境界,隨時可能突破,只缺一個契機。

這樣的徵兆,秦墨從六歲之後,苦等了足足八年,想不到這樣出現了。

「呵呵……」秦墨搖頭輕笑,若他還是一個少年,此刻肯定欣喜若狂,可是,前世今生的經歷,世事變幻,白雲蒼狗,他的心境已是古井不波,難有大喜大悲的情緒。

站在山洞中,秦墨沉吟許久,走到水池邊,洗去臉上、身上的血污,看著水面的倒影。

那是一個俊秀少年的模樣,劍眉入鬢,唇紅齒白,散發著一股朝氣神采。只是那雙眸子太深邃了些,猶如兩顆寶石,閃爍著動人心魄的目光。

習慣性摸了摸脖頸,那裡原本掛著一條玉墜,是秦墨母親的遺物,現在卻是空空如也。

「想必大長老、副族長他們見到我安然無恙,一定很失望吧!」秦墨淡淡自語。

整理完畢,秦墨飛身掠起,身形如猿,片刻便攀出洞外,朝著遠處而去。

與此同時。

距離這個山洞萬米之遙,山間小徑上,一排火把出現,一支隊伍朝這邊飛快而來。

沙沙沙……

一隊人舉著火把,健步如飛,踏過佈滿寒霜的小徑,傳出陣陣脆響。

「確定是這裡?」為首的是一個褐袍中年人,一雙濃眉,雙目如刀。

一個隨從哭喪著臉,連聲道:「樂執事,不會有錯。墨少爺失蹤前,說想到萬仞山北崖上,俯瞰焚鎮的全景。如果墜崖的話,只可能是掉到這裡,不過北崖高達千米,陡峭無比,從那裡墜崖的話,墨少爺他恐怕……」

話未說完,便被褐袍中年人冷冷打斷:「閉嘴!若是墨少爺出了任何差池,你就去陪他吧!」

那隨從噤若寒蟬,臉色蒼白,再不敢說話。

「樂執事,何必與一個下人為難。你又不是不知道墨少爺的脾氣,自從修為止步不前後,他的脾氣可是古怪的很。」一個同樣穿著褐袍,面色和善的中年人歎道:「站在北崖觀看焚鎮全景,這是墨少爺最喜歡做的事,不過墨少爺近年來脾氣古怪,意志消沉,若是一時想不開的話……」

接下來的話,那和善中年人並未說下去,不過話裡的意思很明顯,說不定是墨少爺一時想不開,跳崖自盡也有可能。

這一番話,隊伍中其他人默默點頭,暗自贊同。

樂執事抬頭,目光一掃,如刀刃在喉前掠過,令所有人再不敢言語。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將這裡挖地三尺,也要找出墨少爺的下落。」樂執事沉聲下達命令,朝前掠去。

隊伍中,和善中年人和一個刀疤臉大漢交換眼神,不再言語,紛紛朝著萬仞山北崖下奔去。

山風呼嘯,冰冷如刀,吹拂過樹梢,散落一地寒霜。

萬仞山的夜晚極冷,即使是盛夏時節,四處依然結滿一層冰霜。

岩石上,秦墨盤膝而坐,銀色月光灑落,在他身上披上一層銀輝。

「月至中天,應該快到了。」秦墨喃喃自語。

前世,他是在這個時段獲救,估算一下時間,秦家的救援隊伍應該在附近。

閉上眼睛,耳朵微動,百丈之內的聲音立刻清晰起來,風吹草動,蟲鳴獸躍,這些聲響如發生在身前咫尺。

秦墨有些意外,武徒九段的修為,一般只能聽清五十丈之內的一舉一動,他的聽力明顯超出這一範疇,堪比武士一段的層次。

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幕景象,秦墨看到數十丈外,樹木隨風搖擺,枝葉微微抖動的情景。

耳聞如視!

秦墨不禁訝然,這已超出武徒、武士的能力範疇,看來鬥戰聖體開啟之後,身體有很多奇特之處,等待他慢慢發掘。

這時候,腦海中畫面一變,通過耳聞如視,秦墨「看到」百丈之外,一支隊伍舉著火把,飛奔而來。

隊伍最前方的兩個中年人,是秦家三大執事中的兩人,秦墨很熟悉,眉目如刀的是樂執事,和善面容的是榮執事。

視線掠過隊伍中每個人,忽的鎖定在一個刀疤臉大漢身上。

前世,在救援的隊伍中,秦墨只記得樂、榮兩人,其他都是秦家外院護衛,他並不熟悉。可是,前世十八歲時,發生了一件事情,讓他對刀疤臉大漢的印象,可謂是刻骨銘心。

「趙永!」秦墨咀嚼著這個名字。

睜開眼,秦墨看到那支隊伍,從樹林中竄出。

「墨少爺!」望見岩石上少年的身影,樂執事喜形於色,快步奔來。

「樂叔。」秦墨露出真誠笑容,樂叔是爺爺秦正興最信任的人,他從小視為親人。前生,他能夠獲救,是樂叔徹底搜山的結果,否則,他很可能就死在山洞中。之後焚鎮遇劫,樂叔為了掩護秦家子弟撤離,葬身於火海中。

「墨少爺,你這樣子,哪裡受傷了?」檢查秦墨的情況,發覺只有擦傷,樂叔頓時鬆了口氣。

「樂叔,太辛苦你了,我沒事,就是剛恢復力氣,還有些乏力。」秦墨輕聲回應。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樂叔點頭,道:「家中可是亂成一團了,現在少爺沒事,終於可以安心了。」

說著,擔心秦墨受涼,樂叔將褐袍脫下,披在他身上。

不遠處,跟隨而來的眾人也笑起來,火光映照在他們臉上,卻並沒有多少真心的喜悅笑容。人群中,看到安然無恙的秦墨,榮執事、刀疤臉大漢趙永的神情更是有些難看。

旁邊,那名隨從已經撲倒在地,痛哭流涕,聲稱沒有照顧好秦墨,請求責罰。

「這不怪你,如果你當時跟著我上北崖,恐怕不會有我這樣幸運,早已跌落懸崖,死無全屍。」秦墨笑著將那隨從拉起來。

「什麼!?」

「怎麼回事?」

在場眾人皆是臉色大變,那隨從當場傻了,神情呆滯,甚至忘了哭泣。

「被人暗算,從北崖跌落下來的。」

樂叔勃然作色:「墨少爺,到底是誰下手暗算,你看清來人了麼?」

周圍人群中,榮執事臉色凝重,似對秦墨被人暗算之事極為憤慨,而刀疤臉大漢趙永則是神情連變。

秦墨微微搖頭,道:「那時夜黑風高,山風凜冽,我並沒有看清暗算的人。」

「回去之後,這件事一定要徹查到底。」樂叔寒聲道。

站起身來,秦墨目光一轉,落在榮執事身上,似乎才看到他,感激道:「榮執事也來了,辛苦你了!」

「墨少爺平安就好,哪裡有什麼辛苦!」榮執事連忙道。

秦墨點了點頭,轉身之時,寬大的長袍下左手輕揮,長袍袖口不經意掃過趙永胸前,一道掌風無聲無息發出。

「迅影切」!這是一門奇特的武技,修煉起來並不需要真氣,也是前世秦墨唯一練至化境的一門武技,施展起來無聲無息,即使實力高出一個大境界的對手,也未必能夠發覺。

絲!火把一聲脆響,炸出一道火星,在場眾人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道掌風,猶如黑暗中的鬼魅,悄無聲息的切入趙永胸口。

「樂叔,我們先回去吧,爺爺想必等得心焦了。」秦墨看向樂叔說道。

樂叔點頭答應,他雖是有些奇怪,萬仞山北崖高達數千米,秦墨從崖上墜落,怎麼只有輕微的擦傷,但只要秦墨安然無恙,就是萬幸之事,又何必探究那麼許多。

眾人循著原路返回焚鎮,剛走不遠,卻聽得啪的一聲,一件東西從趙永胸口滑落,跌在地上。

一雙雙眼睛望過去,待看清地上的事物,很多人驚呼一聲,旋即露出貪婪之色。

那是一個布囊,只有巴掌大小,灰不溜丟,並不起眼。可落在眾人眼中,則完全是兩回事,這竟是一個百寶囊。

古幽大陸的百寶囊,是極神奇的儲物器具,由低至高,分為灰、銅、銀、金四種。就算最低級的灰色百寶囊,也能儲備百倍於自身的東西,極其罕見,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

即使是秦家,也只有族長、副族長以及長老級的人物才擁有灰色百寶囊,秦墨身為族長秦正興的孫子,都沒有一個灰色百寶囊。

「這……」趙永臉色頓變,想拾起灰色百寶囊,卻是面前人影一閃,這個灰色囊袋已落入樂叔手中。

樂叔捏了捏囊袋,瞪視著趙永,冷聲道:「趙永,你只是秦家一個小小的外院護衛,怎麼會擁有灰色百寶囊這樣貴重的東西?」

「樂執事,這只是我無意中得到的。」趙永神情變幻,正要辯解,卻是臉色大變,聲音戛然而止,他看到灰色百寶囊的囊口鬆開,露出一條玉墜來。

這條玉墜的墜子,乃是一個圓形玉石,中間有一個不規則的缺口,似是被硬生生挖去一塊,而玉石的另一面,則印刻著一個「墨」字。

剎那間,氣氛降至冰點,樂叔的目光凌厲起來:「這是墨少爺的隨身玉墜,怎麼會在你身上?說!」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逆天劍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2.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