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簡介:
作者簡介:
《極品玄醫》第一集 藥王重生
本集簡介:
本集人物:
第一章 緊急手術
第二章 玄門九針
第三章 校花的邀請

極品玄醫
作 者
鐵沙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04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2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149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極品玄醫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1.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緊急手術

「秦子皓,還在睡,快起來!」

耳畔傳來一陣急促的呼聲,秦子皓感到自己身下的長椅狠狠的被踢了幾腳,然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拍了拍暈暈沉沉的腦袋,從陵縣人民醫院大廳的長椅上坐了起來。

看著四周白晃晃的燈光和牆壁,以及眼前匆忙走過的腳步,秦子皓感到腦袋一陣眩暈,平時有神的雙目此刻卻帶著一種迷茫的神采,嘴巴喃喃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地方?這……「

不過不等秦子皓細想,「噠噠噠」的就跑來一位白衣小護士,一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喝道:「有重傷病人,快點起來!」

隨後還暗暗嘀咕了一句:「一個沒錢的小實習生而已,要不是他得罪了謝主任連累我們一起值夜班,哪會這凌晨時分被喊起來。」

秦子皓站了起來,腳步踉蹌的跟了過去。但卻並沒有將小護士的諷刺放在耳中,而是此刻的腦海中一片激盪,兩股意念在腦袋中衝擊交融,讓他感到腦袋更加暈乎了。

而就在這暈暈乎乎之中,秦子皓總算是搞清楚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的他叫做秦仲,字子皓,本來是古代一名普通的小藥童,後來在山中採藥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一株特殊的草藥。他服下草藥之後,發覺自己的身體和頭腦都得到了極大的增強,甚至壽命也變得悠長了許多。

於是原本天資平平的秦仲,開始瘋狂的學習吸收眾多名醫聖手,再加上自己的鑽研,很快就變成了一代名醫,甚至被人尊稱為「藥王」,並創立了自己的藥店「玄醫堂」,傳承自己的醫術。

隨後一直到清末民國時期,在那個動盪的年代之中,秦仲捐出了自己所有的積蓄,用自己的一身醫術抗敵救國,救助了無數平民百姓和仁人志士。但最終在一次戰場前線的救治醫療中,他不幸被敵人擊中,結果喪命在戰爭的最前線。

也許是那株奇異草藥的緣故,死亡之後的秦仲,卻發現自己的靈魂竟然沒有消失,而是迷迷糊糊的飄蕩在祖國大地之上。最終不知為何,落到了現在這名叫做秦子皓的年輕人身上,與他的靈魂融合,覺醒在了這小小的醫院之中。

至於這秦子皓,本是洛城醫科大學中醫學院一名大四學生,在這陵縣人民醫院是來實習的。

在學校,秦子皓也算是學院內首屈一指的好學生,無論是理論知識還是動手實踐,都名列前茅。但無奈家境貧寒,再加上他性格正直執拗,向學校反映了不少老師輔導員收紅包袒護不公正的事情,結果自然是得罪了人,於是實習的地方就被從原本定好的市內大醫院調到了這個偏僻的縣城小醫院。

而在這小醫院之中,或許又是因為性格的原因。醫院的主任醫師謝友權也是看他不爽,多次刁難打壓,各種粗活重活交給他不說,還經常無故的扣工資,接連值夜班。

這樣一來,本就身子虛弱的秦子皓,在謝主任的刻意摧殘之下,身體幾乎到了崩潰極限,差點沒勞累猝死。或許正是因為虛弱的緣故,這才讓秦仲的靈魂附身在他身上,與之交匯融合,變成了擁有了一代藥王和普通大學生兩種意識的全新秦子皓。

「快點啊,病人出了事,你能負責嗎?」看到秦子皓動作磨蹭,前面的白衣小護士不耐煩的催促道。

此刻完全融合了兩種意識的秦子皓,倒是完全清醒了過來,沒有計較小護士的態度,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秦子皓就在手術室門口的走廊上看到一張病床,走近一看,病床上躺著一名年輕的女子。女子一襲白裙,容貌精緻溫婉,走在大街上絕對是回頭率超高的大美女。

而當秦子皓看清女子容貌的時候,心中不由得驚訝了一下。因為此刻躺在病床上的,赫然正是洛城醫科大學的校花——蘇白薇。

自從入學以來,一直穩坐校內校花之位的蘇白薇,幾乎是全校男生心中的女神,秦子皓自然也不例外,因此與蘇白薇沒有什麼接觸的他,此刻也能在第一時間就認出她來。

只是此時的蘇白薇,原本白皙紅潤的臉頰顯得慘白無比,雙目緊閉,完全失去了意識,額頭上還有一塊淤青,看來是大力撞擊所致。

將紛亂的心緒收起來,秦子皓迅速上前,抓住蘇白薇纖細冰涼的手腕,開始診斷起來,這是他身為一代藥王的本能。

同時,他開口向旁邊的白衣小護士問道,語氣嚴肅:「病人是怎麼受傷的,什麼時候送進來的?」

小護士一愣,沒想到平時被呼來喝去的秦子皓竟然敢這樣對自己說話,頓時來了小脾氣,撅嘴道:「你什麼態度?一個小實習生,對我呼來喝去的,你以為你是什麼厲害的醫生啊!」

秦子皓沒想到人命關天的時候,這小護士竟然還耍脾氣,頓時也怒了,低喝道:「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收起你的小脾氣!」

不自覺中,當年一代藥王的氣勢稍稍散發出來,頓時讓那小護士為之一顫,感到一股壓迫感迎面襲來。也不敢耍小脾氣了,趕忙低聲道:「病人是十分鐘前送來的,據說是發生車禍,撞擊了頭部所致。」

「病人家屬呢?」秦子皓問道,「今晚是謝主任值班,他呢?」

「病人家屬在外面打電話。」小護士答道,不過說到謝主任的時候,語氣明顯變得有些遮遮掩掩了,「謝主任他有點事出去一下了,已經打電話通知他了。」

「他……」秦子皓聞言,心中不由得騰起一股怒火。這謝友權明顯就是擅離職守了。

就在此刻,病床上的蘇白薇身子突然顫動起來,鼻孔中滲出兩道鮮紅的血痕,慘白的臉頰此刻更是沒有一點的血色了。

「不好!」秦子皓此刻也把脈完畢,得到了診斷結果。

蘇白薇是因為頭部受到重撞,顱內淤血導致昏迷不醒。淤血壓迫了腦部神經,若是不能及時清除,恐怕會危急患者的性命。

想到這裡,秦子皓等不下去了,直接推著病床就往手術室裡去了。

小護士見狀,嚇了一跳,一把抓住病床一側,急聲道:「你,你幹什麼?」

「病人情況危急,不能繼續等下去了。必須馬上進行手術。」

「你,你怎麼能做手術,你只是一個實習生而已。而且你還是學的中醫,你會做手術嗎?而且,而且你這樣會連累……」

小護士一連串的問題,還有最後的話語沒有說出來,不過話語中的意思很明顯了。擔心秦子皓手術出什麼問題,連累了她。

「病人顱內淤血太多了,不能等了。快鬆手。」秦子皓急聲道。

白衣小護士抓住病床的手卻是越來越緊了,道:「秦子皓,這不是你的職責,你不要胡來。謝主任很快就回來了,等謝主任做手術,一定沒問題的。」

「醫生的職責,就是救死扶傷。」秦子皓怒目瞪著小護士,「等他回來,淤血過久,副作用很大。」

這種顱內的淤血,極容易壓迫各種神經。若是稍有拖延,就算能救得性命,也極有可能會造成弱智、記憶力消退等副作用。

「咳咳!」

病床上的蘇白薇輕咳了幾聲,耳朵裡也滲出了細細的血痕。

見狀,秦子皓臉色一變,知道不能繼續等下去了,必須馬上手術,於是轉向小護士,喝道:「快鬆手,病人不能繼續等下去了。」

小護士卻是毫不放鬆,反而是雙手死死的抓住病床,道:「我知道你和謝主任不和,想要搶他的功勞,但你這樣會連累我的。」

「這不是功勞,也不是責任,這是人命!」

秦子皓怒目噴火,一股強大的威壓朝小護士壓迫而來,左手伸過來在小護士臂彎處彈了一下,頓時讓小護士雙臂一麻,手不由自主的鬆開來了。

不等小護士驚呼出來,秦子皓便推著病床進入了手術室之中,隨後「砰」的一下將手術室鎖了起來。

小護士沒想到會這樣,還揉著剛才發麻的手臂,然後一臉不滿的走了出去。

進入手術室之後,秦子皓飛快的掏出一副銀針,身為中醫學員的他,自然是會帶著這些常用的工具。

將銀針消毒之後,秦子皓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手指輕輕拈著銀針,但身上卻透出一股沉穩無比的氣勢。

手指如飛,普通的銀針竟然在秦子皓手中飛快的旋轉起來,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準確的刺入了蘇白薇的頭頂之中。

刺入的銀針,旋轉的勢頭沒有消退,還在不斷的轉動著。而隨著銀針的轉動,蘇白薇慘白的臉頰上出現一條斷斷續續的紅色線條,她的臉色也逐漸開始變紅,同時還蒸騰起一股熱起來。

而此刻的秦子皓,動作不停,手上的動作好似閃電,將蘇白薇翻了個面,隨後快速在風池穴、肩井穴上頻頻下陣。

隨著許辰的針灸,蘇白薇此刻的臉頰好似熟透的蝦,滿臉通紅透著疼疼的熱氣。

最後,秦子皓右手食指中指併攏,飛快的在蘇白薇頭頂的百會穴點了一下。

而就這一下,一直昏迷的蘇白薇猛然發出一聲悶哼,鼻腔和耳朵裡滲出一股股暗紅色的血液。

「淤血流出來就好了。」秦子皓見狀,不由得鬆了口氣,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然後趕緊為蘇白薇擦淨淤血。

處理完淤血,秦子皓又為蘇白薇清理了一下額頭上淤青的傷痕。這才氣喘吁吁的坐下休息。

「哎,現在這具身體,還真是虛弱啊!就連施展我玄門九針第一針「一線沙」都難以為繼,看來得好好鍛煉下身體了。」秦子皓暗暗想著。

而就在秦子皓為蘇白薇治病的時候。意外急診室外面的大廳中,此刻正站著一名二十來歲的青年男子,男子一身名牌打扮,此刻正對著周圍一群醫生護士大呼小叫著,態度很是囂張。

而那些平時對秦子皓指手畫腳的醫生護士們,此刻在那青年面前,卻唯唯諾諾得好似哈巴狗一般。

「還愣著幹什麼,快救人,快動手術啊!」青年男子厲聲喝道。

「黃少,不是我們不動手術,只是病人是腦袋重傷,顱內有淤血,情況比較複雜,我們恐怕不能勝任。」

一名地中海髮型的中年醫生為難的解釋著。對於眼前這位洛城「黃氏集團」大少爺黃鋒,他可不敢有絲毫的忤逆。

「你說什麼!」黃鋒頓時怒目圓睜,狠狠的瞪著地中海醫生,眼睛好似要吞人一般。

見狀,旁邊的護士連忙解釋道:「黃少,你不要著急。我們謝主任是市內有名的名刀,他馬上就會來的。一定能救你朋友的。」

「哼——」黃鋒冷哼一聲,心中卻是又急又悔。

這蘇白薇可不是普通的校花,她爺爺蘇決明可是洛城內有名的老中醫,同時還是洛城醫科大學的名譽校長以及洛城中醫協會會長。在洛城整個中醫藥行業都有著不俗的影響力。

特別是對於以中醫藥保健品為主營的「黃氏集團」,這種影響力如果能利用好的話,絕對是一大助力。也正是這個原因,黃鋒這才對蘇白薇展開了瘋狂的追求,死纏爛打不說,被拒絕了多次之後也沒有放棄。

直到昨天,他打聽到蘇白薇會在附近的「落雲山」遊玩。於是開著豪車過來了,死纏爛打的要開車帶蘇白薇去看日出。結果在凌晨昏暗的山道上,這傢伙還在蘇白薇面前炫耀車技,最後撞上了巖壁,導致悲劇的發生。

如果蘇白薇真的出什麼事情,恐怕蘇老爺子絕對不會放過他。一想到這裡,就算是黃鋒,也不由得感到心中一寒,罕見的有些擔憂了。

「不好了,不好了!」

而就在此時,一陣咋咋呼呼的呼喊傳了過來。讓黃鋒更煩了。循聲看去,只見一名白衣小護士急急忙忙的小跑了過來。

「喊什麼喊!」黃鋒沒好氣的怒喝道。

那地中海醫生連忙上前,一把拉住小護士,低喝道:「慌什麼,沒看到黃少在這裡。」

隨後討好的看了黃鋒一眼,這才向小護士問道:「說,什麼不好了?」

小護士膽怯的看了黃鋒一眼,然後怯怯道:「手術,病人做手術了。」

「什麼手術,你們不是說謝醫生沒來嗎?」黃鋒喝問道。

小護士連忙道:「是秦子皓,他說情況危急,非要給病人做手術。」

「秦子皓,你們醫院的?」黃鋒看向了地中海醫生。

地中海醫生一聽這名字,為之一驚,支支吾吾說道:「秦子皓是醫科大的學生,在我們這實習。」

「什麼,實習生!」黃鋒喝道,「你不是說病情複雜,一般人都不能手術的嗎?難道一個實習生醫術就這麼厲害了?」

地中海醫生滿頭大汗,不知如何回答。

而此刻,那白衣小護士卻還多了一句嘴:「而且,秦子皓還是個中醫。」

「什麼!」黃鋒這下可真怒了,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了。自己弄傷了蘇白薇,本就糟糕無比。現在這小醫院竟然還讓一名實習生中醫來給蘇白薇做手術,簡直是胡鬧。

「要是蘇白薇出了什麼問題,你們醫院一個都跑不了。」黃鋒滿臉怒容。

那小護士一聽這話,本能的擺手道:「不關我的事,我阻止他了,但攔不住。我——」

「是什麼情況?」

小護士還要繼續為自己辯解,卻被一個聲音給打斷了話語。

而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名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從一輛奔馳中下來。男子朝這邊走來,同時飄過來的還有濃濃的酒味。

「謝主任!」醫生和護士們連忙迎了過去。同時將檢查的資料和情況報告了過去。

聽完病情,謝主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顱內淤血,這種情況,恐怕要做開顱手術。我們醫院條件不夠,恐怕有些困難,就算是我,也只有不到四成把握。」

「你這是什麼意思?」黃鋒喝問道。

「謝主任,這位是黃氏集團的公子黃鋒少爺。受傷的是他的朋友。」地中海中醫連忙向謝主任解釋道。

謝主任一聽黃氏集團這幾個字,心中一驚,酒醒了一半。心思快速運轉起來。若是一般病人,這種手術他也就做了,就算成功率不算太高,最後留下個後遺症之類的也沒什麼大問題,直接糊弄過去就得了,畢竟一般人哪敢和醫院較勁啊!

但這位黃少的朋友,那可就不同了。能不能手術成功治好就不說了,就算手術成功,但最後有點什麼副作用的,恐怕自己也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

這麼一想,謝主任便將心中手術的念頭打消了下去,這種責任,他可不願意落到自己身上。於是對黃鋒道:「黃少,這種手術難度很大,我們醫院條件簡陋,我建議還是轉院。」

「轉院!老子等了你半個小時,結果你告訴我要轉院。」黃鋒一把揪住謝主任的衣領,怒吼道。

謝主任連忙苦笑著解釋道:「黃少,不是我不願意手術,只是風險太大,不到四成的把握。我——」無論如何,謝主任是不願承擔這種風險和責任的。

旁邊,傳來一陣嘀咕聲:「謝主任,手術已經開始了。」

「什麼手術開始了!」謝主任問道,「是誰在動手術?」

「秦子皓!」

一聽這名字,謝主任剩下的一半酒也全醒了,心驚無比,頓時怒火中燒,喝道:「胡鬧,這簡直是胡鬧。誰給他的權利,誰讓他做手術的。」

眾人一陣安靜。

而就在此時,手術室門叮咚一聲打開了,秦子皓走了出來。看著外面一群人,道:「我已經手術了,病人顱內的淤血大部分已經排淨了,不要亂動,保持現在的姿態,等剩下的淤血慢慢排出來就能痊癒了。」

而謝主任一個健步上前過去,瞪著秦子皓,怒聲道:「誰讓你進行手術的,誰給你的權利,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你負得起責任嗎?這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這是關係到我們整個醫院的聲譽。」

謝主任憤怒的吼叫著,如果出問題,不僅是醫院。更重要的是身為今夜值班醫生的他,絕對是逃脫不了追責的。

秦子皓見狀,不由得厭惡的皺了皺眉,心中一陣不悅。身為一代藥王的他,從來都是將救死扶傷放在第一位。

而到現在這個時代,沒想到無論是那小護士,還是這謝主任,一個個全將責任放在首位,遇到要擔責的事,全都想要撇清關係,哪還有一點醫道仁心所在!

「你放心,病人已經沒事了。若是真有什麼問題,責任我擔著。」秦子皓語氣冰冷的說道。

謝主任喝道:「沒事,怎麼可能?這可是顱內出血,要進行開顱的大手術,你一個小小的實習生,口出狂言,簡直是笑話。」

秦子皓都懶得理謝主任這種人了,逕直走了出去,他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剛才施展「玄門九針」的時候,自己身體消耗不輕。

黃鋒攔在了秦子皓身前,目光冰冷,帶著囂張的不屑:「你知不知道蘇白薇是什麼身份,要是她出了問題,我敢保證,你下半輩子都會在監獄裡待著。」

秦子皓眼神冷了下來,身為一代藥王的他,多少人求著他看病都不一定有機會。而現在這傢伙,卻是這般態度,讓他十分不爽。

「不管什麼身份,都是我的病人。我會負責的。」

「哼,你負得起責嗎!」黃鋒瞪著秦子皓,厲聲對謝主任道,「謝主任,這個人我不想再看到了,讓他滾出醫院吧!」

謝主任連忙點頭,滿臉猙獰的對秦子皓道:「馬上收拾東西滾!」

「我治好了病人,實習期也沒到,你卻要我走,這不符合醫院的規定。」秦子皓冷聲道。

「規定!」謝主任喝道,「你私自動手術就是違反規定,還談什麼實習期,還想要什麼實習證明。沒有追究你的責任就是萬幸了,馬上滾!」

秦子皓冷笑,將身上的白大褂脫下,狠狠的摔在謝主任面前,喝道:「醫者仁心,救死扶傷。醫道的精神,全都被你們這群唯利是圖、畏縮懼責的傢伙給玷污了。和你們這種人待在一個醫院,是我的恥辱。」

說完,秦子皓轉身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你——」謝主任氣得渾身哆嗦。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極品玄醫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1.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