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本集簡介:
作品介紹:
第一集 一鳴驚人
本集人物:
序章 守墓少年
第一章 四冠王
第二章 震懾,英勇徽章
第三章 鳳凰和泥鰍

御天神帝
作 者
亂世狂刀01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2.04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1月29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6
累積人氣
109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御天神帝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2.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震懾,英勇徽章


軍功章!

竟然是英勇黃銅徽章!

傳說在雪國建國立朝之初,第一代的「神聖人皇」石破岳陛下,為了獎勵當時乃至於後來在對抗蠻荒妖族的戰鬥中立下功勳的軍士和武者,請求天荒界有史以來最驚才絕艷的符文鍛造大師莫品寒出手,以罕見神料星辰隕鐵為原料,鍛造了總共一百零八枚等級品秩不同的榮耀徽章。

這是軍功章的最初始來歷。

雪國皇家法律規定,佩戴軍功章者,地位等同於貴族。

富家子弟們之中有人這才猛地想起,老一輩人的傳說中,葉家似乎曾經出過一位靈泉境的武者,在當年守護鹿鳴郡城的戰鬥中,立下大功,得到過一枚英勇黃銅徽章……

只是這些年葉家沒落,從未見過這枚徽章出現,很多人還以為這傳說有誤,沒想到……傳說居然是真的。

有英勇黃銅徽章在身!

又是在白鹿學院門口!!

除了頂層貴族之外,誰敢動葉青羽?

對佩戴徽章的人不敬,那就是對雪國皇室不敬,乃是大罪。

這些富家子弟,包括那錦衣少年,畢竟沒有貴族爵位,距離貴族地位還差得遠,因此一看之下,頓時嚇得面色蒼白,呼啦啦地跪了一地。

而那些原本如狼似虎的護衛們,也都一個個嚇得腿肚子轉筋了,像是夾著尾巴的鬣狗一樣,頭都不敢抬。

雪國律法嚴苛,觸犯貴族,那便是死罪。

錦衣少年也懵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滿臉不甘,一隻手捂著腫得像是爛桃子一樣的半邊臉,一臉陰狠地看著葉青羽。

葉青羽毫不退讓,晃了晃徽章,眉毛挑了挑:「怎麼?還不服嗎?」

錦衣少年掙扎了片刻,然後滿心不甘地單膝跪在地上。

他也只是富家子弟,而不是貴族,見到英勇黃銅徽章,就得下跪行禮,這是平民對皇室權威和英雄應有的禮儀,否則就是大不敬之罪。

「真是賤人,主動伸出臉來給我抽。」

葉青羽一句話,氣得錦衣少年鼻子都快歪了。

「我知道你很不服氣,但你要明白,你此時此刻所受的屈辱,都是你自己招惹的,要不然我知道你是哪棵蔥?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你現在心中一腔怨毒,哈哈,沒關係,哪一天你覺得自己夠資格了,可以來報復我。」葉青羽笑著道。

他毫不掩飾自己的跋扈,盡情嘲諷了這些優越感滿滿的富家少年。

事實上這錦衣少年這些年做了不少惡事,且已經不止一次地挑釁葉青羽了,以前葉青羽因為一些原因,一直隱忍。

而今天,他不用再忍了。

英勇黃銅徽章的作用,葉青羽很早就知道。

不過對於他來說,這枚徽章更大的意義,並不在這裡,所以在此之前他從未展示過。

但是,必要的時候,他也不介意用一用。

收起英勇黃銅徽章,葉青羽笑嘻嘻地來到荒木大桌前。

從一位負責發放銘牌的白鹿學院二年級學員手中,葉青羽領取了參加考核的銘牌。

「8888?這個號碼不錯。」

看了一眼手中的荒木銘牌,葉青羽笑了。

他按照順序開始排隊,等待測試的到來。

而那錦衣少年捂著臉,臉上的表情又是畏懼,又是憤恨,眼睛裡閃爍著陰狠怨毒的神色。

「為什麼?這個雜魚廢物今天怎麼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他手中怎麼會有英勇黃銅徽章?該死啊,被這個公認的雜魚傻瓜打了,我還不敢還手,傳揚出去,一定會成為鹿鳴郡城的笑柄啊!」

錦衣少年簡直快要氣瘋了。

「今日之恥辱,日後必報……嗯?不對,葉青羽今年已經十四歲,如果他依舊不能成為武者,那豈不是說……」

錦衣少年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抹興奮陰狠的精芒,在他的眸子裡一閃而逝。


排隊等待,實在是一個漫長而又無聊的過程。

足足一個時辰之後,葉青羽終於來到了第一個測試場地。

白鹿學院的入學考核六項測試之中,第一項為測試身體血氣。

因為天荒界的武道修煉,不論任何人,都是以淬鍊肉體開始,只有將肉體淬鍊到極致,才能感悟天地元氣,成就元氣武道,所以修煉者的先天血氣就非常重要。

血氣越是旺盛,淬鍊肉體就越是輕鬆,修煉成就也越大。

而血氣測試的過程也很簡單,測試場中擺放著九尊重量不同的古樸石鼎,石鼎之上都鐫刻符文,考生通過舉鼎,使得石鼎上的符文和場地下方的元氣陣法被激發,就可以測試出考生的血氣旺盛程度。

這是最原始的方法,卻也最有效。

陸續有少年在學院教習的安排之下,接受測試。

隨著石鼎被舉起,鼎上有暗紅色紋絡若隱若現,地面上元氣陣法之力會注入考生體內,接著考生身體就會有血氣光焰綻放,朝著四面區域輻射。

血氣光焰輻射的區域越大,就意味著血氣之力越強。

有天賦卓絕、血氣旺盛的考生,其體內血氣光焰綻放之下,如同火焰一般照耀四方,染紅了整個考場。

「8677號馬如龍,舉四鼎,三百二十斤之力……通過!」

「8884號顧釗,舉一鼎,八十斤之力……淘汰!」

「8885號徐飛,舉三鼎,二百四十斤之力……通過!」

「8886號賈人,舉……」

主考教習的聲音,以元氣之力激盪出來,擴散四周,清晰地傳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順利通過的徐飛和馬如龍興奮若狂,他們體內血氣光焰都可以照耀方圓一丈區域,紅芒燦爛,順利通過考核,都舉著拳頭歡呼起來。

而被淘汰的顧釗,穿著普通,甚至有點兒寒酸,看起來有十五歲左右,血氣光焰只不過輻射到身體周圍不足一尺的距離,極為微弱。

聽到宣判,這寒門少年彷彿是失去了身體裡最後一絲力量一樣,瞬間就委頓在原地,淚水嘩啦啦地流淌。

他知道,從此以後,武者之路和自己絕緣了。

十五歲之後年齡超限,無法再報考白鹿學院,像是顧釗這樣出身貧寒之家的孩子,沒有修煉資源和功法,只能如螻蟻一般在這亂世掙扎平庸一生了……

「8888號……」

終於輪到了葉青羽。

將銘牌交給主考教習,他走向場中的石鼎。

之前每一次參加考核,葉青羽都是在這裡淘汰。

因為他連最輕的那尊八十斤石鼎都難以動搖絲毫,更別說是舉起,且體內不會有絲毫的血氣光焰放出,於是成為了鹿鳴郡城最大的笑話。

但只有葉青羽自己心中清楚,那到底是為了什麼……

而今天,就讓一切冷嘲熱諷都終結吧!

因為今天,他終於不需要再隱藏真正的力量了。

葉青羽彷彿能感覺到血液在自己的體內燃燒。

如果不是因為那個約定,葉青羽相信自己早就已經驚艷整個鹿鳴郡城。

但就在他手掌握住石鼎那粗糙冰涼的耳部,還未將其舉起的時候,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主考教習淡淡的聲音:「等一等,你就是葉青羽?胡鬧,誰讓你考核的?你暫時不能參加考核,先退到一邊吧!」

葉青羽一怔,轉身看去。

只見那考場正前方,荒木大桌之後,遮涼禽羽七色華蓋之下,一位三角臉、山羊鬍的中年教習,正好整以暇地坐在躺椅上,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

這人正是血氣測試考場的主考教習。

「為什麼?」葉青羽皺皺眉。

山羊鬍中年教習依舊面無表情,以一種居高臨下的語氣。

「為什麼?呵呵,我讓你等,你老老實實等就好了,我是這裡的主考教習,難道我做出的決定,還需要向你這個連續四次都被最快淘汰的廢物解釋嗎?」

葉青羽怒意勃發,正要說什麼,不過下一瞬間,他目光一掃,卻看到了一個少年身影,站在山羊鬍中年教習的身邊,正帶著一臉譏誚嘲諷的表情,用一種陰狠怨毒的目光看著自己。

正是剛才被自己抽了一巴掌的錦衣少年。

葉青羽突然就樂了。

原來是你這個小兔崽子在這裡鬧事呢!

不過這小子只是一個商賈之家的嫡子,不算是貴族,居然能夠讓白鹿學院的教習為他辦事,恐怕不這麼簡單,肯定還有人在背後搗鬼。

一念及此,葉青羽不急了。

這些年自己忍了這麼長時間,鹿鳴郡城裡的有些人,還不放鬆警惕嗎?

葉青羽決定陪他們玩一玩,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耍花槍。

想到這裡,葉青羽心中坦然,目光灼灼,盯著那山羊鬍中年教習,似笑非笑地道:「你確定真的要讓我等?」

山羊鬍中年教習感受到了少年話語中的挑釁味道,這讓身為教習的他,頓時有一種被冒犯的憤怒,冷哼道:「你這種廢物,讓你參加考核是浪費別人的時間,慢慢等著吧,嘿嘿,只要還有哪怕是一個人參加考核,你都得等,給我老老實實地等到最後吧!」

葉青羽很乾脆地點點頭:「好。」

然後他就抱著膀子,真的很耐心地在一邊等著。

這一次,葉青羽並沒有亮出英勇黃銅徽章。

因為他心中很清楚,這枚徽章或許可以震懾那些沒什麼見識也沒有爵位的淺薄富家少年,但卻不能讓堂堂白鹿學院的主考教習低頭。

畢竟學院教習並不屬於皇室序列,地位相對超然。

更何況葉青羽惡作劇的心態又上來了。

他要玩一把大的,讓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這裡,然後向整個鹿鳴郡城宣告︱︱

真正的葉青羽,回來了!


另一邊︱︱

「下一個,繼續考核……」

山羊鬍中年教習露出一絲勝利的微笑,懶洋洋地宣佈考核測試繼續進行。

這種可以隨意用自己手中的權力來擺弄他人命運的快感,令人沉醉。

而發生在這裡的事情,很快就像是插了翅膀一樣傳了出去。

事實上每年到這個時候,關於「四冠王」傻子葉青羽的任何事情,哪怕是一個動作、一句話,都會成為熱門話題。

一開始或許有人對這個少年還抱有期待,但如今已經變成了徹徹底底的笑話。

隨著消息傳開,時間流逝,越來越多的人,都湧到了血氣測試考場。

大家想要看一看,這一次葉青羽又會弄出什麼動靜。

無數雙目光都集中到了葉青羽的身上,甚至連正在接受測試的少年們,都不能吸引旁人的目光了。

而自始至終,葉青羽真的就很耐心地等著。

轉眼之間,一天時間已經過去。


第二日。

葉青羽依舊準時出現在血氣測試考場中。

他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不耐煩或者是怒意,反倒是掛著令人玩味的笑容。

無數道或者幸災樂禍、或者嘲諷譏誚、或者憐憫可惜的目光,不斷地從葉青羽的身上掠過,他恍若未覺。

考核測試繼續進行。

隨著主考教習不斷地宣佈成績,相同的悲喜劇在不同的少男少女身上輪迴上演著。

又是一天過去。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七天……

一直到第九天的時候,參加考核的人數,終於逐漸變得少了起來。

原本擁擠的測試考場逐漸變得人影稀疏了起來。

大部分少男少女都已經結束了自己的入學考核,結果各不相同,偶爾有一些從遠方趕來鹿鳴郡城的考生,領取了屬於自己的銘牌之後,很快就接受了六項測試。

葉青羽卻依舊在第一項血氣測試的考場邊上等待。

這個考場也因為葉青羽的存在,而成為了六大考場之中,圍觀人數最多的一個。

山羊鬍中年教習一臉淡然地坐在荒木椅子上。

他偶爾看向葉青羽的目光,帶著濃濃的不屑和嘲諷,還有掩飾得很好的慍怒,葉青羽的堅持讓越來越多的人出現在這裡看熱鬧,也讓中年教習有些難堪,但他卻忘了,是自己先刁難少年。

又是一天時間過去。


第十天。

也是白鹿學院招生的最後一天。

整整一個上午,也就只有三名少年匆匆趕來,領取了銘牌,接受測試,而到了下午,沒有任何一個人來參加考核。

「這中年教習做的有點兒過了,不管葉青羽有多廢物,也不能剝奪考核權利啊!」

「就是,何況葉青羽的父親,當年為鹿鳴郡城戰死,立下戰功,傳說中還得到過英勇黃銅勳章,怎麼能如此對待功臣的後代?讓人心寒,難道他就不怕雪國皇室降罪?」

「這你就不知道了,葉父早就死了,葉青羽雖然繼承了那枚英勇黃銅徽章,但畢竟不是徽章的原主人,又是寒門子弟,且按照雪國的法律規定,這枚徽章,只能保護他到十四歲,十四歲以後,城主府就會收走這枚徽章……」

「這葉青羽也是個可憐的苦命孩子!」

人群議論紛紛,除了那些幸災樂禍的富家貴族子弟和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之外,大多數人對葉青羽還是有些同情。

葉青羽看了看遠處的日晷,時間差不多,走向測試考場。

剛走了幾步,突然一陣幽香傳來。

人群中走出一個明媚嬌艷的少女。

她擋在了葉青羽的前面。

這女孩子看起來十三四歲,身穿著白鹿學院四年級的火紅色劍士服,頸間的肌膚如羊脂白玉一般吹彈可破,鎖骨精緻,眉目如畫,瓊鼻櫻唇,在緊身的劍士服襯托下,更顯得身段玲瓏,玉腿修長,腰肢纖細,眉宇之間帶著絲絲銷魂奪魄的媚意。

她絕對是一個絕世美人胚子。

「聽說你又在鬧事?」少女盯著葉青羽,一副責備的神色。

鬧事?

葉青羽一怔,皺了皺眉,道:「小涵……」

這個美麗少女,名叫蔣小涵,正是當年在葉青羽最艱難的時候,在那個荒蕪的墳地裡,向葉青羽說出「再也不見」的鄰家少女。

三年多時間過去,她是白鹿學院的正式學員,成績優異,就像是飛上了梧桐枝頭的鳳凰,變得明艷照人,不再是以前那個像跟屁蟲一樣,時刻都需要葉青羽保護的羊角辮女孩了。

「請你別叫得這麼親熱,叫我的全名,蔣小涵。」紅衣少女不耐煩地打斷,居高臨下地道:「整整四年了,葉青羽,你為什麼就不能老老實實接受命運,甘於平凡呢?沒有武道天賦,你再掙扎也是無用,反倒成為了笑柄,還不如做一個普通人,安安穩穩度過這一生。」

原來你是來說這個的啊?

葉青羽呵呵一笑,突然不想再說話,懶得再解釋什麼。

但蔣小涵卻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態,繼續說教:「我們從小就是鄰居,我知道你以前很出色,也幫了我不少,可你那些出色,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如今我們都長大了,我已不再是那個因為你幫我掏一顆鳥蛋就歡欣雀躍的女孩,你也不要再用這種方式來引起我的注意力……真的,葉青羽,念在我們昔日是鄰居的份上,我勸你一句,認命最好,不要去招惹那些你惹不起的人!」

我?去引起你的注意力?

葉青羽就呵呵了。

姑娘你哪裡來的自信啊!

懶得說什麼,葉青羽直接繞過蔣小涵,走向測試點。

蔣小涵面色一變,卻認定他是惱羞成怒了,憐憫地歎息了一聲,道:「我知道,也許我說這番話太直接,傷了你的自尊心,但我是真的為你好,從你考核失敗的那一天起,注定了你我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葉青羽卻再也沒有回頭。

他徑直來到那山羊鬍中年教習前面,一字一句地問道:「喂,現在,我可以參加考核了嗎?」

那山羊鬍中年教習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瞇著眼睛,答非所問地道:「看見考場周圍圍觀的這些人了嗎?你認為他們是為什麼來到這裡呢?」

「也許是為了看有人出醜吧!」葉青羽淡然地道。

「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原來你也明白,他們是來看你出醜。」山羊鬍中年教習臉上浮現一絲嘲諷譏誚的微笑,目光像是審視著一個小丑,道:「既然你明白,那為什麼還要急著出醜呢?」

「也許出醜的是別人呢?」葉青羽似笑非笑。

山羊鬍中年教習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舒舒服服地躺著,道:「看來你還不服……那就再等等吧!」

「可我不想等了。」葉青羽針鋒相對地道。

山羊鬍中年教習只是冷笑。

他一臉譏誚輕蔑的表情,看著葉青羽,彷彿是聽到了一個笑話,連說都懶得再說什麼,一個寒門小窮酸而已,臭蟲一樣的小東西,居然敢和自己對抗?

「就憑你對教習的這種惡劣態度,根本不配進入白鹿學院。」錦衣少年得意洋洋地從人群中走出,臉上有著一種報復得逞的幸災樂禍。

葉青羽一瞪眼:「又是你?想挨巴掌了?滾一邊去。」

錦衣少年神色一滯,下意識地摀住半邊臉,牙槽子都一陣後疼。

他眼神中閃過一抹畏懼之色,往後退了一步,不過旋即又想到了什麼,怒道:「呸,你以為我現在還會怕你?廢物,你還沒有去看這一次入學考核的成績榜吧,總榜排名第一千三百零九的劉曄,就是我,哈哈哈,我現在已經是白鹿學院一年級上院的正式學員,而你呢?算什麼東西?」

「劉曄是吧?」葉青羽微微一笑:「好,我記住了,很快你就知道,我是什麼東西了,記住,把你的臉洗乾淨了,跪下來等我抽。」

「不知死活,還敢這麼囂張,嘿嘿,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的年齡到了,只要進不了白鹿學院,到時候城主府很快就會收回那枚徽章,你這個該死的雜魚廢物,還不是任我揉捏,怎麼死都不知道……」

劉曄冷笑,一臉陰狠詛咒般的猙獰表情。

葉青羽根本懶得再理會他。

葉青羽扭頭看著那山羊鬍中年教習,露出不屑的輕笑,當著周圍所有圍觀的人,一字一句地道:「白鹿學院居然有你這種不知所謂的渣滓教習,真是一種恥辱。」

「你……你說什麼?真是放肆!」山羊鬍中年教習聞言一怔,沒想到葉青羽竟敢罵自己,旋即大怒,拍案而起。

「我是因為尊重白鹿學院,所以才耐心等了整整十天,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我是怕了你吧?」葉青羽冷笑,道:「不讓我參加考核是吧?很好,你會後悔的,很快我就會讓你自己主動來求我考核。」

說完,葉青羽轉身決然而去。

「你……狂妄!讓我求你?我會後悔?哈哈哈,我看你真的是瘋了……」山羊鬍中年教習氣得渾身發抖。

他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狂妄不知所謂的少年,連續四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淘汰,現在居然敢威脅自己?

而這時圍觀的人群卻是沸騰了。

葉青羽果然又要鬧出大事了嗎?

眾所周知,白鹿學院不會招收超過十五歲的學員,所以對於葉青羽來說,這次入學考核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已經連續四次被無情淘汰的他,到底是要進行最後的瘋狂掙扎,還是會創造出一個奇跡?

以前每一次被淘汰的時候,葉青羽都是平靜離去。

可這一次,似乎並不一樣呢!

「這小子要去幹什麼?」

「哈哈,有熱鬧看了,跟過去看看。」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今天要發生大事。」

人們跟在了葉青羽的身後,想知道他要去做什麼,除了喜歡看熱鬧的普通人之外,還有許多已經通過了考核的少男少女,像是一股洪流一般,嘩啦啦地緊隨其後。

「哼,垂死掙扎,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個雜魚,還能翻出什麼浪花。」

錦衣少年劉曄臉色瞬息萬變,猶豫了一陣,最終也跟了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竟然隱隱生出一絲不安。

而那山羊鬍中年教習則帶著一臉不屑的冷笑,坐在原處。

「我在這裡等著,看看到底會是誰求誰!」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御天神帝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2.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