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眾生苦
第二回 妖孽誅
第三回 忠孝辯
第四回 前路難
第五回 秦賊熾
第六回 無情劫
第七回 寒窗憾
第八回 寇讎擊
第九回 桃源夢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四章
第十回 裡外逼
第十一回 逍遙淚
第十二回 離別恨
第十三回 群龍會
第十四回 英雄血
第十五回 末世緣

明季。曹文詔傳
作 者
雨時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6.1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23
累積人氣
183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明季。曹文詔傳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6.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十四章
曹芝不語,就倚在萬年的肩上。萬年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他伸出手,把芝兒輕輕扶著,問道:「那真是我嗎?」

曹芝輕聲說:「我不再叫你萬年哥哥了……」就叫了一聲:「艾郎!」

次日,萬年與曹芝從固關走入回京之路,兩個人手牽著手,慢慢地走在路上,他們談天說地,就像有說不盡的話題。可是,兩個人都知道餘下的路不長了。他們走了幾天,來到山上一所小亭稍事歇息。

萬年看一看前路,對曹芝說:「我們再走一天,就會到阜成門前,入了阜成門,就是京師了。」

曹芝記得阜成門,當日她與小月和小淳,就是從阜城門出走。曹芝拉著萬年的手,說:「你把我送回去後,就要走嗎?」

萬年有點無奈,說:「那四十天的軍令狀,我必須要遵行,從京城到臨洮,日以繼夜,恐怕也要十多天的路程……我明天把你送回家去,大概再待數天,也必須起程回去。」

曹芝緊緊拉著萬年的手,說:「艾郎,我不想你離開我!」

萬年又何嘗想要離開,他對曹芝說:「芝兒,我一刻都不想離開你……可是,總兵大人需要我回去!」

「大哥……」曹芝想起文詔,也知道陝北那邊軍情緊急,文詔請萬年這位左右手把自己送回京城,已是極之為難的事。曹芝看著萬年,又想起遠方的哥哥,深感惆悵。

萬年見曹芝一臉茫然,就痛心了。萬年真想與眼前女子長相廝守,心想:「桃花源裡若沒有芝兒,對我來說也是徒然!」於是,他握著芝兒的手,跪在她的面前,說:「芝兒,我回去見總兵大人,就馬上跟他講明,向他請准我兩的親事,然後,我就馬上回來,好嗎?」

曹芝見萬年下跪,向她提親,臉上泛起紅霞,她含羞答答,不去看萬年,只說:「艾郎,你做錯了!」

萬年聞言,驚道:「我做錯了……難道你不願意嗎?」

曹芝別過臉來,說:「你不要去問我哥哥!我的事情,我自己決定!」

萬年喜形於色,說:「那麼,你是答應了!」

曹芝點點頭,說:「我早說過……除了你,我不嫁別人!」

萬年高興得從地上跳起來,他一手把曹芝抱住,在她耳邊叫說:「芝兒……芝兒……」可是,又說不出話來。

曹芝羞怯怯的說:「你把我送回家後,就要馬上請媒婆來!否則,別人來提親,我就嫁給別人去!」

萬年只管點頭,說:「不要!芝兒,你一定要等我!」

萬年與曹芝繼續上路,終於來到阜成門內。京城中繁華如故,遊人如鰂,他們依舊是忙於買賣,忙於逸樂,從沒有理會過千里之外,那些饑民、那些盜賊、還有那些在外拼死的軍人。曹芝看在眼裡,心裡遺憾,不知道大哥他們沙場苦戰,到底是為了什麼?這京城裡的官宦人家、販夫走卒,到底知不知道京城之外是一處地獄?

回家路上,經過長春文社,曹芝未離京前,喜歡在那裡蹉跎,與一群文人議論朝政。可是,曹芝再見這文社大門,只覺自己以前實在太天真,那一些百無一用的書生,道理說來動聽,可是這些大義凜然的道理真管用麼?曹芝不想再到文社了。

他們終於來到家門前,曹芝心裡極難受,當日從這裡出走,滿心歡喜,正是初生之犢。如今,她來到門前,才後悔當初,自己原是那麼的不知天高地厚。

萬年對芝兒說:「芝兒,進去吧!」萬年放開那握住曹芝的手,為她推開大門。

一踏進大門,迎面看見吳媽站在那裡。吳媽見是三小姐曹芝,張大了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良久,她才叫道:「三小姐,你回來啦!」吳媽高興得掉下淚水,她有點不知所措,就邊跑邊叫道:「我告知老夫人去!我馬上去!」

接著,他們就聽到吳媽的叫聲:「老夫人!老夫人!快出來啊!三小姐回來了!」

曹芝把萬年領入堂中。家裡無甚改變,那頭頂上的「忠義傳家」仍巍然豎立在那裡。曹芝看著那橫匾,心裡終於明白,大哥為什麼要順著母親的意思,迎娶那一位林家小姐。大哥終年在外,每時每刻都在苦戰,他的心早放在戰場上了,又哪有餘力兼顧家裡的事……更無餘力去想自己的感情事。

萬年陪伴著心事重重的曹芝,他深深明白,唯一能做的,就是追隨著她,讓她知道身後有一倚靠。

這時候,老夫人從內室跑了出來,她一見曹芝,就高興得淚流滿臉。曹芝見母親,便立刻跪在地上,泣道:「娘,對不起!我讓你受苦了!」

老夫人擁著愛女,流淚說:「沒事了!回來就好了!讓我看你,你怎麼如此消瘦去了?你在大哥二哥那裡,沒有吃得好嗎?他們沒有把你照料妥當嗎?」

「沒有!大哥二哥對我很好,我這一年多,自由自在,過得很愜意!」曹芝知道文詔騙著母親,說她一直在他身邊,免得老人家掛心。

「那就好了!你以後也別到陝北去了!那邊始終在打仗,你的哥哥們無暇照顧你的,知道嗎?」

「娘,我知道了,我以後都不會離開你了!」

「三姑娘!你回來了!」這時,曹芝聽到嫂子在叫她。曹芝抬頭一看,見淑真抱著一個一歲左右的嬰兒,走到她的身邊。

曹芝有點詫異,說:「大嫂!」

老夫人見淑真帶著孩兒出來,破涕為笑,說:「芝兒,這是你的小侄兒!」

「我的小侄兒?那是……那是大哥的兒子!」曹芝見這小孩白白胖胖的,甚是可愛,不禁咧嘴一笑,說:「是大哥的兒子!」曹芝想去逗他,小寶寶就在母親的懷裡上下跳躍。

曹芝問:「大嫂,他有名字了沒有?」

淑真笑說:「還沒有!送了家書到榆林,可是一直沒有回音!」

「我在陝北的時候,大哥沒有收到家書,可能,大哥南征北討,東奔西跑,都無法收到。」

淑真聞言,有點失望,說道:「這也難怪!」她看到曹芝身後,站著一名陌生男子,就問曹芝說:「三姑娘,這一位是?」

曹芝只顧與家人相聚,冷落了身後的萬年,說道:「娘!大嫂!這是大哥軍中的艾參將,他一路把我從陝北護送回來。」

老夫人見萬年,覺得他有點面熟,說:「艾參將,真謝你!真勞煩你了!芝兒給你麻煩了!艾參將,我們好像見過面,是嗎?」

萬年拱手向老夫人請安,說道:「老夫人,言重了!萬年奉總兵大人的吩咐,送三小姐回來!老夫人,我在總兵大人大婚之日,到府上拜訪過。」

老夫人記起來了,笑說:「是啊!當日,你還被變蛟和鼎蛟拉著……艾參將,文詔和文耀也得你照顧了,真謝你呀!」

萬年低下頭來,說:「不敢當!不敢當!」

夫人又說道:「艾參將,你會返回陝北嗎?如果你回去的話,就請告訴文詔,媳婦為他生了一個兒子,請他為孩子改個名字啊!」

萬年拱手說:「一定!一定!我一定會把這大喜之事,稟告總兵大人!」萬年看一看文詔的兒子,這小孩在母親的懷中不斷跳躍,十分可愛。「總兵大人的兒子真是身手不凡,將來也會像總兵大人一樣,做個戰無不勝的將軍!」

淑真微微一笑,滿足地說:「謝過艾參將!但願他像總兵大人一樣!」

老夫人見愛女無恙回來,心裡踏實了,她叫吳媽說:「吳媽,去準備一些上好的飯菜,招呼艾參將,也讓芝兒好好的吃一頓。」

萬年感激老夫人拳拳盛意,可是他還要趕著去找媒婆,來向曹芝提親,就懇辭說:「老夫人的盛意,萬年真是感謝,可是,萬年仍有要事在身,要告辭了!」

「那麼趕急嗎?」老夫人皺皺眉頭,說:「也是的!那邊軍情緊急,文詔可能要你辦很多事情……那我亦不便強留你了!」

「老夫人,萬年改天再來拜訪!」萬年心想,他明天就來向曹芝提親,屆時,再與老夫人詳談。

老夫人對曹芝說:「芝兒,那麼,你就送艾參將出門吧!」

曹芝領著萬年,走出曹家大門。出了大門,萬年立即牽著曹芝的手,依依不捨地說:「我走了!」他們這二十多天以來,一直相伴相隨,就在這一刻,萬年真的捨不得放開曹芝。

曹芝也是難捨難離,她看著萬年,說:「你明天一定要來!一定要來提親!」

萬年點頭,仍握著曹芝的手,不願放開。

「三小姐!三小姐!」吳媽匆匆走來。

萬年聽到吳媽的叫聲,馬上放開芝兒的手。

「三小姐,夫人問你要不要先梳洗一下,再吃飯!」

曹芝答說:「好吧!」

萬年見吳媽出來,便對芝兒說:「三小姐,我走啦!」說罷,他向二人拱拱手,轉身離開。曹芝看著萬年的背影,心裡苦澀澀的,極為難受。

萬年辭別了曹芝,先返回自己的住處。他也是很久沒有回來,萬年想起這個家是空蕩蕩的,沒有其他人,就思念著曹芝。他拐過路口,嚇然看見家門前,站了兩位兵部衙門的衙役。

一名衙役上前,對他說:「大人!請問大人是否艾萬年、艾參將大人?」

萬年點點頭。

那衙役續說:「臨洮總兵官曹大人急報,請艾參將馬上押運軍需糧草,返回臨洮!」

萬年心裡一沉:「馬上就走?」

「戶部已準備就緒,明天天亮之後,就可以馬上出發!」

萬年萬般不願,卻說:「知道了!」

「請艾參將立即到兵部衙門領取出關公文!請!」

萬年還未入家門,就被帶到兵部衙門去。萬年的心沉重得如被巨石壓著一般,可是,文詔的軍令如此緊急,必定是陝北那邊戰情激烈。萬年想到軍中兄弟在黃土場中,與賊人生死相搏,也不得不拋下一己私情,返回戰線。

* * *

初冬時分,京城下起初雪,天還未亮,曹家大門被人用力猛敲。吳媽從睡夢中驚醒,跑出門外,她打開門,見一位年輕武將站在門外,她細看一眼,原來是昨天送曹芝回家的艾參將。艾參將穿著一身戎裝,手拿著佩劍,站在那裡。

艾參將對吳媽說:「打擾你了,我是來向三小姐道別的。」

「噢!我馬上去告訴她!」吳媽匆匆入內。

不一會,曹芝跑了出來,她也是從夢中驚醒。曹芝披著一件薄衣,跑出大門外。曹芝看見萬年一身紅錦甲,戴著盔帽,心裡即涼了一截。

萬年凝視著曹芝,向她說道:「芝兒,兵部急報,要我押運糧草,即日返回陝北……」萬年說到這裡,慢慢低下頭來。

曹芝聞言,當下紅了眼眶,說:「你要走了嗎?不是說可以多留幾天的嗎?」

萬年黯然說:「前線緊急……」

曹芝哭道:「我不要聽!」

「芝兒!別這樣吧!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回來的!」

曹芝頓覺肝腸寸斷,就撲入萬年的懷中哭了。萬年心裡亦極為悲傷,只是男兒有淚不輕彈。良久,曹芝抬起頭來,就擁著萬年的脖子,往他的唇上親去。曹芝的眼淚流到萬年的唇上,萬年的眼淚也滴到曹芝的腮邊。此刻,萬年也緊緊抱著曹芝的身軀,與她深深一吻。

好容易,曹芝才把萬年放開。曹芝幽幽看著眼前人,說:「艾郎,你不能叫我日夜思念你!半年……不!三個月……你就要回來!」

「芝兒,我會的……戰事完結,我就會馬上回來,就連你兩位哥哥也帶回來!」

曹芝點點頭,淚水仍是不斷落下。

萬年為曹芝拭去淚水,對她說:「天氣冷啊!你穿得這麼單薄,還是回去歇著吧!」

「不……我要送你!」曹芝牽著萬年的衣袖。

「夜路難行,我會擔心的!你還是回去歇著,我才安心!」說罷,萬年就把曹芝送回屋內。萬年握住曹芝的手,又輕撫她的頭髮,他再看了她一眼,便轉身離開。

曹芝凝看著萬年的背影,就像當日目送兩位哥哥一樣,她整個人被那離愁別緒淹沒了。萬年戎裝的背影,終於消失於黑暗的街角裡。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明季。曹文詔傳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6.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