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二章  天元派 28
第二章  天元派 29
第二章  天元派 30
第二章  天元派 31
第二章  天元派 32
第三章  山中木屋 1
第三章  山中木屋 2
第三章  山中木屋 3
第三章  山中木屋 4
第三章  山中木屋 5
第三章  山中木屋 6
第三章  山中木屋 7
第三章  山中木屋 8
第三章  山中木屋 9
第三章  山中木屋 10
第三章  山中木屋 11

妖魔人間
作 者
熙飛揚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8.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09
累積人氣
8483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5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1 / 2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妖魔人間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8.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天元派 32
三十二.

  黑暗裡,我渾身輕飄飄的,好像浮在空中,不知道自己躺在什麼地方。

  師父呢?

  我緊張的朝周圍觀察,黑暗遍布,無邊無際。不知是什麼都沒有,還是太暗了看不見。

  我想張嘴呼喚,但卻發不出聲音,想挪動四肢,身體卻不聽使喚,還發出喀喀咔咔的抗議聲。

  這是哪裡?

  難道我死了?在陰曹地府?

  我努力整理腦中的記憶,回想事情的經過……

  突然身邊紅光閃耀,一團火焰轟的一聲爆炸開來,霎時紅光遍布,灑成一片火海。

  焰火熊熊,像是愉悅的在跳舞,而我身陷其中,飽受火焰烘烤焚燒。

  好熱!好痛!



  瞬間我睜開眼睛,周圍是似曾相似的的樹林。

  原來我昏倒了,剛才是惡夢嗎?

  不!不只是夢!體內火熱灼燙的感覺依然存在,還越來越強烈,隱隱在心頭裡燒!

  幾步遠的地方躺著一具屍體,那團爛肉浸在屍水之中,是被毒血侵蝕的黑臉妖。

  另一側,師父躺在身旁,一動也不動,皮膚乾巴巴皺成一團,像是渾身水分被吸乾了一樣……

  不對!不是像是,他確實被吸乾了,而且兇手好像還是我……

  「師父……」我輕輕叫喚,然後拍了拍師父的肩膀,但他皮膚冰冷,全無回應。

  不會吧!

  我朝師父爬近了一些,接著怯怯然的伸出手探他鼻息……

  糟糕!沒呼吸!

  我不死心,接著握住師父手腕,查探他脈搏……

  但那隻大手喪氣的垂在手腕上,用冰冷的溫度試圖告訴我殘酷的真相──

  師父死了,而且死狀悽慘。

  我看著蜷曲在地上乾巴巴的屍體,忍不住滴下淚來……

  「可惡!」我大罵一聲,全身癱軟躺在地上。

  不該是這樣的……

  若不是那些妖,我現在可能正要入門拜師,而師父正生龍活虎的把我趕下天蕩山,絕不會是這樣皺成一團。

  那些混蛋妖怪!

  不但把我的生活搞亂,還把世界弄得亂七八糟……

  雖然師父心窩開了個大洞後,早跟我預告自己活不久,但他也走得太突然了,一些道別的話都沒說。

  我覺得好像什麼都不一樣了,從遇到妖起,世界的節奏驟然加速,一切變化莫測,身邊活蹦亂跳的人說死就死。

  小源村太安逸了?

  這才是亂世的真面目?

  可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師父為何要逼我喝血,然後讓自己變成乾巴巴的?

  他老人家仁慈想讓我解渴?

  抑或是因為我失血過多,他想以血補血?

  還是……

  還是……



  我搔搔頭苦笑,放棄胡猜亂想,師父得道高人,哪有可能讓這麼容易被猜透。

  我擦乾眼淚,揮別無關緊要的雜想。不能再消沉下去了,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大家不知道怎麼樣了?師父的死訊,我有必要告知他們。

  還有群妖圍攻天蕩山、引妖進入長城境內,若這些真是天星分部的陰謀,我一定要將它公諸於世。

  以現在的情況,快逃才是上策。活著才有機會反撲。

  「師父抱歉了,情況危急,沒辦法妥善安葬您。」我從地上爬起,對著師父的屍體恭敬鞠躬。然後將屍體拖到樹叢中,用樹葉和泥土覆蓋。

  接著,我瞬間一愣……

  我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身體,我……竟自己爬起來了?還獨力拖動師父的屍體。

  怎麼可能,我明明被長毛妖和黑臉妖接連蹂躪,渾身骨頭碎得亂七八糟,一動也不能動……    

  是師父的血?

  一定是!我突然想起來了,師父身上流著千年白骨精的血!

  鋼筋鐵骨、金身不滅……

  我恍然大悟!

  仔細回想剛剛夢裡頭,身體發出的喀喀怪聲,筋骨可能就是那時候癒合的。

  還有吊在心坎裡那詭異的焚燒感,肯定也是白骨血的影響。

  我活動一下四肢確認,雖然皮膚上的傷口還在,但身體機能正常,原本碎裂的骨頭全奇蹟式的痊癒了。

  「師父,謝謝您。」我對著師父的遺體道謝。

  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

  我默默許下承諾,然後撿起流光,拔腿狂奔,現在首要之務,是先和大家會合。



  我小心翼翼的沿著一旁坡道往上,回到稍早大戰的林道戰場。這裡不難看出方才的慘烈激戰,滿滿的屍體和斷肢殘臂,四散各地。

  但現在沒了震天殺聲,無數的屍體安靜的攪和在一塊,裡頭有妖有道士,  它們不再爭鬥,纏綿堆疊在一起,死了以後才上演大和解。

  我在其中巡視了一下,沒見到沈楓和天青姐等人,所以大伙應該沒在這裡全軍覆沒。

  「太好了!」我心裡生出信心,一定還有倖存者。我要趕快追上他們,說不定能幫上忙。  

  但該往哪裡走呢?

  若依照原本的計畫,大伙應該穿過林道,之後沿著階梯往下至雲心池,繞過池子就是往山下的道路。

  但剛才妖兵成群從階梯上來,小孫師兄不可能貿然繼續前進和妖硬碰硬。

  突然,遠方有腳步聲傳來,我嚇得連忙躲到樹叢裡。

  遠遠跑來的是兩隻妖,牠們氣喘吁吁跑過我面前,鑽入另一頭樹林裡。

  對了!跟著妖走!

  牠們提著長矛盾牌,看起來就是要去殺敵,跟著走肯定可以遇到天蕩分部的人。

  於是我偷偷摸摸的,跟在妖後頭十幾丈的距離跑。

  老天保佑,大家一定要活下來阿!



  呼……

  呼……

  好難受……

  才跑沒多久,我幾乎要喘不過氣。隨著不停跑動,身體那詭異的焚燒感越來越強烈,強撐了一會兒後,我終於屈服了。我停下雙腳,手扶在一顆大樹上喘氣。

  怎麼回事?

  我感覺心頭裡好像吊著一把火,那火燃燒著,把我的身體當作燃料,越燒越旺。

  怎麼會突然這樣?

  是白骨血的關係嗎?

  我覺得身體逐漸加溫,好熱、好燙,而這感覺非但沒有趨緩的跡象,還越來越嚴重。

  難道白骨血和我的體質不合?和身體相互排斥?

  可是原本好好的阿,怎會突然這樣……

  嘶──

  突然,右手掌和大樹接觸的地方發出怪聲,仔細一看竟還冒出微微白煙。

  我心頭一驚,連忙抬起右手來看,掌心處竟紅通通一片,上頭皮膚還緩緩  冒出水泡。

  我顫抖著,用左手指去處碰火紅的掌心……

  好燙!

  太詭異了,我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燃燒。

  只見掌心的火紅緩緩擴散,而且還漸漸往上蔓延,接著手腕處也產生了變異。我感覺手掌越來越痛,像是被火焚燒一樣。

  我手上發痛、心裡發毛。

  不行,在這樣下去我肯定會死,被體內的火燒死!

  水!

  我需要水降溫!

  但哪裡有水?

  我邁開步伐,像無頭蒼蠅般胡亂奔竄。

  劇烈的疼痛讓我無法思考……

  好痛,像是千刀萬剮,但刮的不是皮肉,痛覺的來源在皮膚底下,就像刀刃來回遊走,全劃在骨頭上!

  呼……

  呼……

  我越跑越熱,身體越來越燙,飆出汗水依附在皮膚表層,然後被體內熱氣烘烤,化成白霧蒸氣。

  我就圍繞在熱氣裡奔馳,好熱,好燙……

  該死!我感覺自己就快要燒起來了!

  「哇啊──」我吼叫著,拔腿狂奔。



  一會兒,我衝出樹林,前方是數丈高的斷崖,崖下一片青翠草地,翠綠的邊緣,是一條滾著灰白色水花,數十尺寬的湍急溪流。

  有救了!

  我沒空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鋼筋鐵骨,大步一跨,直接往崖下跳。

  曾經我很怕高的,但撕心裂肺的痛楚讓我無所畏懼。

  還有什麼好怕的,摔死肯定比被活活燒死好。

  碰!

  我重重摔在地上,腦中瞬間花白。

  「嗚──」

  一陣暈眩後,我大聲哀號,眼角擠出好幾滴眼淚,然後它們瞬間被高溫蒸發。

  好痛!痛死了!

  可我分不清楚,是摔在地上的痛,還是體內烈焰焚燒的痛。

  手臂施力,我瞬間從地上爬起,然後繼續發足狂奔。

  我眼眸中只有前方的溪流,它有著無窮魅力,喜孜孜的朝我猛招手。

  快到了,就差幾丈遠了……

  我大步猛跨,穿越翠綠草叢,然後奮力一躍,噗通一聲飛撲至溪流邊緣。

  我呈大字形趴在溪裡,溪水剛好淹過後腦,湍急的水流猛往我身上沖刷,帶走錐心刺骨的炙熱。

  瞬間體內降溫,一陣沁涼暢快傳至全身,劇痛瞬間消去大半……

  呼……

  終於解脫了……舒服多了……



  一會兒,我抬起頭來換氣,順便想思考接下來的策略。
  
  但才剛浮出水面,就覺得四周的氛圍有些怪異……

  好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人在盯著我瞧似的……

  我緩緩轉頭一看,發現岸上好多雙眼睛盯著我,眼睛的主人各個奇形怪狀,全是妖!

  格老子的貓!

  岸邊草叢裡竟埋伏著好多隻妖,牠們瞪大眼睛、面色驚恐,不約而同的的全盯著我看。   

  我呆愣原地,不知自己的表情有沒有比牠們更驚慌失措。

  我被盯上了?怎麼會那麼倒楣?

  才剛死裡逃生,馬上又要經歷另一次生死存亡。

  這裡少說十幾隻妖,我那有可能打贏。

  逃嗎?但會不會待會兒又全身發熱,烈焰焚身。

  何況牠們全盯著我,想逃也不容易。

  突然,遠方傳來震天廝殺聲,跑在最前頭的是一個青壯少年,他背上背著一個男子,腳步顛抖,跑得跌跌撞撞。

  是胡枕和小孫師兄!

  後方天青姐持著大弓拖延追兵,且戰且走。

  沈楓沒和他們在一起?

  我緊張的捏緊拳頭,心裡有些擔心,她不知躲到那去了,不會已經遭逢不測了吧。

  這時,周圍的妖怪們紛紛壓低身體,躲入草叢間藏匿,牠們神情專注,嚴陣以待。

  我瞬間恍然大悟,周圍的這些妖全是伏兵,牠們躲在這裡企圖暗算小孫師兄一伙人。而我沒頭沒腦的突然闖入,所以牠們才會嚇得不知所措。

  若要朝我攻擊,就暴露了埋伏的位置,奇襲必然失效。

  可放著我不管,又是另一個隱憂。

  不過現在不光是妖苦惱,我心裡也七上八下,手足無措。

  若再不出聲提醒,等會小孫師兄他們定會被伏兵攔下,前後夾攻。

  但這些妖就聚在周圍,只要我一有動作,肯定成為眾妖圍攻目標,被殺得亂七八糟。

  該死!

  牠們算計的是如何能殺最多人,我想的是怎樣能少死一些人。

  這出發點完全不公平,怎麼看我方都是輸家。  

  隨著小孫師兄三人越靠越近,我和妖群們持續大眼瞪小眼,牠們紛紛舉起手上兵刃,蓄勢待發。

  而我也緊握流光,提防著幾隻離我最近的妖……

  然後遠方小孫師兄他們持續逼近……

  可惡!

  再不下決定就來不急了!

  這陣子無時無刻都有心慌煩躁的事情,頭腦幾乎要煩得裂開了,聽說從前小源村的汪爺爺因為過度憂鬱一夜禿頭,我有些擔心,若這種日子持續下去,遲早我會步上他的後塵。

  格老子的貓!不管了!

  情況緊急,根本沒時間讓我多思考,反正就朝妖怪們最不期望見到的發展去做就對了。



  「小心,這裡有妖埋伏!」我從溪邊跳起,扯開喉嚨大聲呼喊。

  遠方天青姐一愣,接著隨即會意,飛殲搭上黃符,把弓朝我的方向瞄準。

  吼!

  霎時周圍群妖從草叢中躍起,全往我襲來。

  我吼著跳上岸,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轟!

  天青姐連忙射出一顆火球,試圖替我削減威脅,但數十隻妖來勢洶洶,怎可能憑一顆火球打發。

  火球擊在一隻妖身上,炸出絢麗的火花開場,然後沙塵之中無數兵刃朝我殺來。

  我忙舉起流光格檔。

  鏘!鏘!鏘!鏘!鏘!鏘!鏘!

  無數金屬碰撞聲在我耳邊響起,有些是流光擋下兵刃的聲音,有些是兵刃砍在我身上的聲音。

  痛死了!

  我嚇了一跳,連忙逃離戰圈,朝身上傷處查看。手臂、小腿上被劃了好幾刀,有的傷口怵目驚心,皮都翻開來了,但卻詭異的沒流多少血,只是皮肉傷而已。

  差點忘了,我身上有千年白骨血護體,尋常兵刃傷我不得。

  我仔細回想師父臨終前的話──鋼筋鐵骨、金身不滅,臟器是罩門。所以……只要護好內臟就不會有事了吧?

  不,疼痛的感覺還在,若渾身上下的皮肉持續被削去,肯定會痛死。

  此時,突然一個巨大黑影從旁快速竄出,猛力朝我撞擊。

  我尚未回神,閃避不及,碰的一聲,被撞得雙腳離地,整個人彈飛出去。

  這一下威力甚猛,我浮在半空中,飛離好幾丈遠,還來不急看清始作俑者的面貌,就快速下墜,噗通一聲落在溪水中央。

  「噗,哇!」一跌進溪裡,我立即連吃好幾口水,水下的世界灰濛濛一片,滿是激流衝擊出的氣泡。

  這溪水不深,我腳在水中亂踢,隱約踩得到河床,但溪裡水流湍急,猛烈來襲的水勢,竟讓我站不起來。

  我拼命揮舞四肢,勉強挺起脖子在溪面上載浮載沉,奮力呼吸。遭激流束縛,我動也不能動,只能任憑猛烈的水勢操控。

  但厄運可不僅僅於此,望向遠方溪流盡頭,是一處瀑布斷崖,不知道有多高,但看這水勢肯定非同小可,就算有千年白骨血護體摔不死,也難保不會活活溺死。

  「阿平!」

  溪邊天青姊奔馳著,她架起飛殲,但這次沒用符紙,掛上的是從身後抽出的羽箭,然後拉弓疾射。

  咻!

  羽箭破空、筆直飛射,猛力插入前方溪流中央的石頭上。

  「抓住!」天青姐大叫,接著轉身和追擊的妖鬥在一起。

  我連忙高舉手臂,看準方向,試圖伸手往羽箭抓去。

  但突然河道一個大段差,我被激流衝出水面,接著啪的一聲重重落下,潛入溪底。

  白花花的氣泡在眼前飛舞,這溪水底下隱約藏有暗流,水勢又強又快。我被捲在水底下旋轉翻滾,不光嘴裡吃水,鼻子也吸了不少水。

  好難受啊,完全無法呼吸。

  我手腳亂抓亂踢,試圖在茫茫之中尋求依靠,但水流擾亂平衡,我像被操弄的木偶一般,四肢無法控制,任水流宰割。

  該死!要是掙脫不出這暗流,我就只能等著溺斃了……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想辦法先回到水面上!

  我索性學著垂死的蝦子一樣扭曲身體,雙腳不停亂蹬。我在水中不停翻滾,總會踩到可以借力的施力點。

  果然,沒多久腳底板傳來踏實感,我抓準機會,大腿施力,奮力一蹬。

  瞬間我彈出面水,久違的刺眼陽光宣告我突破暗流枷鎖……

  然後我急速下墜!

  媽呀!

  原來不是我彈出水面,是剛好到了溪流盡頭的瀑布。底下轟隆隆的水花彈濺得氣勢磅礡,瀑布周圍的大樹比我小指頭還小隻。

  我不敢想像自己從多高的地方墜落,或許說我沒時間想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只見眼前一顆從溪面突起的大石頭急速放大,迅速填滿眼眶,然後碰的一聲,和我的頭親暱的撞在一起。

  這一下好大聲好響亮,轟轟轟的餘韻甚至還在腦裡縈繞。  

  我眼皮緩緩閉上,感覺自己正慢慢沉入溪裡,隨水流飄盪,但我無力掙扎,身體軟趴趴的,載浮載沉,連睜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了……





  第二章 天元派  完



說頻的朋友,大家好,
歷經三個多月的連載,第二章終於結束了……(灑花)
但我積的稿也全數用光了,等第三章寫完後,會再繼續連載。

最近忙出版事宜和新作品寫作,妖魔人間更新可能比較慢,請多多包含。

會留言在內文裡其實有點奇怪,但不知為何大家都有作品討論區,我卻沒有……寫信給說頻也沒人理我……有點失落(泣)

若喜歡我的作品,可在fb上搜尋熙飛揚,按贊加入我的專頁,給我個鼓勵喔。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妖魔人間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8.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