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二章  天元派 28
第二章  天元派 29
第二章  天元派 30
第二章  天元派 31
第二章  天元派 32
第三章  山中木屋 1
第三章  山中木屋 2
第三章  山中木屋 3
第三章  山中木屋 4
第三章  山中木屋 5
第三章  山中木屋 6
第三章  山中木屋 7
第三章  山中木屋 8
第三章  山中木屋 9
第三章  山中木屋 10
第三章  山中木屋 11

妖魔人間
作 者
熙飛揚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8.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2
累積人氣
8653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6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1 / 2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妖魔人間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6.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山中木屋 3
三.

  黔北山腰小屋,甦醒的第五天。

  昨晚一夜好眠,睜開眼後,突覺神清氣爽,身體酸軟的感覺消失了,皮肉底下像是積蓄著滿滿氣力,它們在體內騷動著,蓄勢待發。

  我嚇了一跳,立馬起身,扶著牆壁確認身體況,然後伸展筋骨,大開大合的蹦蹦跳跳。

  我看著自己的身體,有些不敢置信。身體的狀況幾乎要跟沒受傷前一模一樣。

  怎麼回事?才一晚,怎會恢復的如此迅速?明明昨日還又酸又疼的,跳起來還差點跌倒。

  仔細想想,難道是體內白骨血的關係?

  但為什麼?我漂流加上昏迷,前前後後一個多月,白骨血都沒有發揮功效,直到今日才突然展現奇效,這也太奇怪了?

  難道是要保持清醒白骨血才會有功效?

  不!我推翻自己的想法,當日身中無數刀,然後重重摔落河谷瀑布,若昏迷後白骨血失效,我早小命不保。

  難不成……是那臭泥湯的關係?良藥苦口,越臭越有效?

  先不管這些?我欣喜的蹦蹦跳跳,身體恢復後就可到鎮上打探消息了。



  一會兒,月芽從屋外盛水進來,他見了我的樣子後,先是一愣,然後嚇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嘿嘿,我快要可以帶你去鎮上逛街了。」我得意的大笑著,蹲在地上學青蛙跳。

  「你……你怎麼……怎麼回事?」月芽緊張得連退好幾步,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我站了起來,搔搔頭道:「今天醒來後,突然覺得渾身力充滿氣力,於是就……像妳看到的……」

  月芽歪著嘴,大眼轉呀轉的像是在思考著什麼,隔了一會兒,等情緒都穩定下來,才又結巴問:「你……身體都……都恢復了?不酸不痛了?」

  「感覺上……好像是……」我扭肩擺臀,接著又屈膝跳了幾下。

  「對了!」我接著問:「會不會是妳那臭臭的湯藥。」

  「啊?」月芽先是愣了一會兒,接著立刻會意過來,氣道:「什麼臭臭的湯藥!」

  月芽皺著眉頭,嬌嗔解釋道:「百草蘊氣湯,提神醒腦,作用是克服你長期昏迷的暈眩感,但對恢復體力、養骨去瘀,應該是沒有幫助。」

  「喔……」我點頭,把手攙在下巴上,學著月芽沉思。

  「其實……你一個月前你被姥姥帶回來時,我就覺得奇怪。」月芽思索了一會兒,疑惑道:「當時你身上滿滿的傷,卻奇蹟般的沒傷到筋骨,若真如你所說被妖所傷,又從瀑布上摔落,怎會都只是皮肉傷?」

  「其實……」我咬了咬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何況月芽是我的救命恩人。

  於是將在天蕩山師父將白骨血過繼給我的事情,簡略說了一遍。

  「轉移血液?世上竟有如此奇事?」月芽聽得一愣一愣,思考了一會兒,然後道:「嗯……若是玄門奇術之事,我就不懂了。」

  「但我覺得奇怪,倘若真的是如此,為何白骨血會這時才突然發揮功效?我躺了一個多月,身體應早恢復了才對。」我提出疑問。

  「這我也不知道……」月芽搖搖頭,接著淺笑道:「不過你運氣真好啊,遭逢如此大難竟能逢凶避險。姥姥曾說過,好人有好報,你一定是個好人。」

  「是嗎?」我望著月芽的笑容,不禁一陣惆悵。

  好人……

  自己應該算是好人吧,但放眼小源村,我認識的人幾乎都稱得上是好人,師父、師叔們也都是好人,可這世道卻不見得好人就有好報。



  「月芽!妳在嗎?」突然屋外傳來叫喚聲。然後小屋木們被推了開來。

  一個老者站在門邊,她看上去約六十多歲,鬢角已經花白,微微發福的身軀駝著躬成弧形的背,手上還拄著一根粗大拐杖。

  「姥姥,您回來了!」月芽望著門邊的老著,開心大叫。

  姥姥從衣裳裡抓出兩片暗綠色的葉子,列嘴笑道:「妳看,我給妳帶回了夜見草,妳不是一直……」

  突然,姥姥說到一半的話硬生生停止,原本慈祥的容貌瞬間產生異變,化成驚恐萬分的表情看著我。

  「怎麼回事?」姥姥瞪大眼睛,嘴角發抖,手指著我問。

  「他是您之前從河邊救起來的那個人啊。」月芽趕緊解釋:「他叫郁穆平,阿平。」

  「姥姥您好。」我趕緊彎腰,恭敬的打招呼。

  「我不是問這個!」姥姥有些激動的吼道:「為什麼他醒了?還可以下床走路?」

  我愣了一下,奇怪!為什麼我不能醒?為什麼我不能下床走路?

  「月芽!妳有按時餵他喝藥嗎?」姥姥語氣嚴厲:「我調配的海山帖?一日三次?」 

  月芽神色緊張,怯懦懦的道:「我見阿平哥長期昏迷,而海山帖著重調氣壯體,喝了一月也無明顯功效,於是我改調配醒神的百草蘊氣湯……」

  「胡鬧!」姥姥氣得大罵,雙眼怒瞪著我,幾乎要冒出火來。

  我被瞧的渾身不自在,尷尬的低下頭來,不敢直視姥姥的眼睛。但關我什麼事啊?改藥的是月芽又不是我,瞪我做啥?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月芽抿著嘴巴,眼角挾著淚水,委屈道:「我以為突然把病人治好,可以給您驚喜,讓您開心。」  

  「唉……」姥姥嚴厲的神色像漏了氣一般垮下,她緩緩走近月芽身邊,柔聲道:「月芽,姥姥不是怪妳,只是醫理浩瀚,又層層相繫,馬虎不得,須更細心謹慎些才行。這小子長時間昏迷,不先把體內氣息調好,就喚他醒來,反而適得其反。」

  「那阿平哥的身體……會不會有什麼影響?」月芽緊張的問。

  對啊!我這時才驚覺到事情的重點,她改藥!我早醒!然後呢?

  我楞楞的看著姥姥,忍不住也緊張了起來。

  「嘿,看他造化囉……」姥姥輕蔑一笑,冷冷道。

  格老子的貓!有說等於沒說。

  這老太婆嘴裡說的義正詞嚴,像是在意我的病情,但她的話裡的態度冷淡,全然感覺不出關心我的意思。

  那她剛才究竟氣什麼?

  在意病情,不在乎我……

  她到底想怎樣?難道是把我當作讓月芽練習醫術的試驗品?

  「那阿平哥日後還需回服海山帖嗎?」月芽抹乾眼角的淚水,邊問。

  「這……」姥姥遲疑了一會兒,道:「藥程已斷,目前不服藥也無訪,但他氣虛卻力足,乃外強中衰之相,後續需多觀察,試狀況調理配藥。」

  「嗯。姥姥我知道了。」月芽撐大眼睛,猛點頭。

  然後姥姥又板起臉孔,嚴肅的看著我,道:「小子聽清楚,你身體還沒痊癒,隨時都可能有危險,這幾日最好待在屋裡,乖乖等我回來。」

  「喔……」我看著姥姥的臭臉,傻呼呼的點頭。

  「什麼?姥姥……您才剛回來,又要出門?」月芽扶住姥姥的手臂,驚訝的問。

  「唉……」姥姥露出苦澀的笑容,回頭盯著窗外,半晌,滿是皺紋的雙唇才又顫動起來:「姥姥,年紀大了,這時才想起有些要事忘了辦,非立即動身不可。」

  「不歇息幾日再走?」月芽皺起眉頭,又問:「什麼事這麼急?」

  「好孩子,細節回頭再同妳說。」」姥姥慈祥的笑了笑,接著伸手輕撫月芽的頭髮,輕聲道:「早去早回,只是去尋帖藥方子,五日內應可返回。」



  接著,姥姥拄著拐杖,駝著發福的身軀,在我跟月芽的目送之下,離開了小屋,緩緩消失在遠處林間小道的盡頭。  

  「姥姥怎麼不帶你一起去啊?」我望著遠方姥姥離去的方向,問。

  姥姥年紀大了,老態顯露,若有人同行照應,看似更妥當些。

  「她不喜歡我出門。」月芽無奈道:「姥姥擔心遇到壞人,她說自己年紀大了,保護不了我。」

  「但……這會不會小題大作了,天朝各地皆有官府駐守,縱使偶有惡人作亂,也不至無法無天。」我有些不能理解,但仔細想了想,或許姥姥之前有遇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導致心中有了陰影,才對外面的世界如此恐懼。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月芽長得漂亮,姥姥怕惹上麻煩?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偷瞄了月芽一眼,見她睜著無辜的大眼,一副天真浪漫的樣子,確實是會讓人想和她搭上幾句話,但實際的情形很難揣摩,我從沒跟這麼漂亮的人走在一塊過。

  否則就是姥姥本身性格瑕疵,雖然只打了個照面,就明顯感覺她脾氣古怪、疑神疑鬼,總覺得大家都是壞人。

  我邊想邊點頭。這最很有可能,所以她總對我擺上臭臉,認為我是宵小惡人……

  但,她竟敢留我在這……想想好像也說不通……

  之前我昏迷就算了,如今我醒了,姥姥竟肯讓月芽跟我這個陌生人單獨在一起……到底是什麼天大的事情,一定要趕著完成?



  「姥姥是不是……很愛發脾氣啊?」我忍不住問。

  「她其實人很好,很少發脾氣的。」月芽連忙答道。

  「是嗎?」我懷疑道:「可她剛才為什麼這麼生氣?我醒了也是好事一件呀,身體再調養不就好了嗎?」

  「每個藥師有自己的堅持,療程須講求因果,循因製程,馬虎不得,姥姥一定是氣我自作主張,胡亂改藥。」月芽慚愧的低下頭。

  「氣妳?她明明就瞪著我。」我無辜道。

  「對了,你可別怨姥姥呀。」月芽忙解釋道:「她平時不是這樣的。」

  「不會啦,我挨罵習慣了。」我抓抓頭傻笑:「以前育才院的王媽,也成天罵我,但她其實是關心我,擔心我頑皮闖禍。」

  「嗯,姥姥平常對外人生死無動於衷,唯獨對你出手相救,肯定是對你有好感。」月芽真誠的看著我,道:「她生氣一定也是關心你,怕影響到病情。」

  「是呀。」我尷尬的笑笑。

  唯獨對我……

  我咀嚼著這幾個字的意思……

  月芽善良純真,思想單純。但這席話聽在耳裡,我幾乎肯定姥姥是把我當作學習醫術的活教材,見我昏迷正好當作試藥樣板,否則為何只救我。

  但不管怎麼說,她終究是我的救命恩人,於情於理,我都沒有抱怨的立場。

  「對了!」我驚叫一聲,突然心裡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我連忙推開屋子木門追了出去,邊喊:「我想起有些事要問姥姥。」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妖魔人間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6.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