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廣告詞
全文簡介
第一集 罪孽鎖鏈
內容簡介
出場人物
第一章 撒旦的秘寶
第二章 言咒系卡牌
第三章 天才製卡師,洛楓

天才煉卡師
作 者
帝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4.28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4月27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7
累積人氣
119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天才煉卡師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4.2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天才製卡師,洛楓

即使是獵殺最弱的一星卡獸史萊姆,對於實力弱的卡修來說,如果不是掌握著足夠強大的卡牌,一般都是選擇組隊獵殺。

而洛雲倒是省卻了那麼多的麻煩,中指星辰之鏈意外強大的攻擊,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就算是沒有足夠的卡力使用其他四指鎖鏈的能力,應對這些個並不算多的史萊姆,倒是也足夠了。

卡力消耗完了,直接用千刀流秘法打坐恢復,一個時辰的往復,小心行走在失落沼澤外圍的洛雲,也是收穫了十五張各個屬性的一星史萊姆卡牌。

史萊姆︵一星︶。

屬性:卡獸系,火系。

卡牌化數量:無限制。

史萊姆一般是炮灰級的卡獸,低級的卡修們,倒是比較喜歡這一類卡獸。

畢竟在戰鬥的時候,多一些炮灰擋在身前,那些天生沒有戰鬥勇氣的傢伙,倒也能放心戰鬥,謀取生計。

不過洛雲在獵取史萊姆的時候,心中卻有了一個別樣的主意。

利用三格的自由卡槽,組建一支史萊姆大軍,控制著史萊姆們,將所有的力量集中於一點,以量破力,這看來是一個不錯的戰術。

當然他選擇的史萊姆屬性,是冰系和火系,先冰系控制對手,再火系徹底毀滅,其他系的卡牌,則是對他無用,他打算直接扔到聚卡閣變賣。

月漸漸升起,帶著一絲興奮和疲憊的洛雲,小心的避過沼澤濕地危險的地方。

陰影!

巨大無比的陰影,一瞬間頭頂的月光便被全部掩蓋。

莫名的危機感,讓洛雲不由得快速向前奔去,直覺告訴他,頭上的傢伙越來越近,這如小山一般的傢伙,絕對是個危險的存在。

近了,越來越近了。

如墨一般黑色的鱗甲,鋒銳如寒霜的利爪,猙獰高昂的頭顱上帶著絲絲鮮血,灼熱的鼻息,將空氣燒的都有些扭曲起來。

黑色的巨龍,霸氣之中帶著絲絲鐵血氣質的巨龍,此時卻好似瀕臨死亡邊緣的野獸,直直的在空中劃過一道下墜的直線。

「轟!」

巨大的身體帶來的衝擊力,將周圍的灌木砸的紛飛。

靜謐的沼澤濕地也傳來了一陣嘈雜,這巨大的動靜,將那些潛藏在沼澤濕地中的卡修們全部驚動了。

三兩的火把,迅速向著洛雲這個方向聚集了過來。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卡獸,洛雲有些無語的看著離自己不到一米的巨大龍眸,平凡的生活,僅僅是因為他使用了撒旦的秘寶便被徹底打破,各種事情接踵而來,難道這就是宿命不成?

只是在落地的下一瞬間,那巨大的黑龍便「砰」的一聲,化作了卡牌,遙遙飛向從龍背上摔下來的青年男子,融入虛空之中,想來應該是回歸卡典了。

「你沒事吧?」

雖然對於這般強大的卡修,實力還弱小的洛雲,暫時不太願意接近,但是看著對方蒼白的臉色,不住流血的胸口,他還是小心的走了過去,扶住了那個虛弱的青年男子。

太叔寒.龍靈,擁有著高貴的皇室支脈身分,雖然只是男爵級別,但在南境帝國,依然有著旁人無可比擬的地位。

就是這樣的地位,半個月前的晚上,他卻依然在自己的領地內,遭遇了暴徒的圍剿,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不讓他離開領地,來探望自己的妹妹和他心中的窮小子。

一路鏖戰而來的太叔寒,在到達白鷹鎮外圍的時候,體內的卡力便已經接近枯竭,再也沒辦法駕馭赤眼黑龍繼續前進。

日夜奔波的疲憊,加上鏖戰帶來的傷勢,如果不是有一股信念支持著,恐怕他早早的便在路上隕落了。

耳邊少年的低語,讓他有些費力的睜開眼睛,有些熟悉的樣貌,讓太叔寒有些激動起來,「洛楓!!!」

「咳∼咳∼咳∼」

因為太過激動,瞬間牽動了那還沒有癒合的傷口,本就虛弱無比的太叔寒,吐出了「洛楓」兩字後,便是再次昏死了過去。

這個男人對著自己喊出了父親的名字,洛雲心中有些愕然的同時,也是快速將他背在了背上,趁著周圍那些火把還沒有聚攏過來的時候,快速隱入叢林。

五年的礦工生涯,倒是讓洛雲的小身板下,隱藏了與年齡不相符的力量,太叔寒雖然重,他倒是能夠背著疾走。


清晨,東方一抹魚肚白悄然出現。

思索了一下,洛雲將作為自己早飯的黑麵包和飲用水放在了被他包裹成種籽一般的太叔寒床頭。

不管這傢伙是敵人或者朋友,在沒有從他的口中知道有關自己父親的更多信息前,洛雲可是不會讓他輕易的去見死神。

估摸著太叔寒短時間內是不會醒來了,洛雲索性是按照和安德烈.洪約定好的,準備去聚卡閣開始學習製卡。

「早上好,洪老師。早上好,香奈兒姐姐。」走進聚卡閣,洛雲很是禮貌的給安德烈.洪和作為服務員的金髮美女香奈兒問好。

清洗乾淨的洛雲,白淨的小臉上,多了一絲清秀,看得一邊的香奈兒目光萌動,這十足的正太相,對她的殺傷力無限放大。

「來,來,來。這是姐姐準備的早餐,一起吃吧!」香奈兒熱情的招呼著洛雲,在自己身邊坐了下來,現在還沒有到開店的時間,她也是樂得清閒,能夠有調戲小正太的機會,感覺很是不錯。

冒著熱氣的蔬菜粥,幾盤精緻的小菜,洛雲有些慶幸自己將黑麵包和飲用水都留給那個受傷的人了,否則現在可是沒有肚子享受香奈兒準備好的早餐了。

「洪老師,今天我們要學習些什麼呢?」

飯後,洛雲有些期待的跟著安德烈.洪走到了聚卡閣後面的小屋,裡面琳琅滿目的材料,讓他大開眼界。

安德烈.洪的存貨,可是要比他父親洛楓的存貨多了不少,六星製卡師和三星製卡師的底蘊,還是有些差距的。

「今天我們先瞭解一下製卡是什麼。」安德烈.洪有些直入主題的說道。

「老師,製卡是不是就是用精神力觀想,將精神力繪製的回路和法陣刻印在空白的卡牌中,最後將材料中蘊含的靈魂,封印進去。成功與否,應該是看回路是否完美,封印的材料,是否能夠完美融合。」洛雲思考幾許,便是將洛楓以前教導他的話語說了出來。

安德烈.洪擺弄著那些個材料,有些詫異的看著洛雲,「你以前學過製卡嗎?說的很不錯,看來今天的教學要加速一些了。」

洛雲搖了搖頭,「洪老師,我沒有學過製卡,這只是我以前聽父親說的,我父親是一個三星製卡師。」

「你的父親是三星製卡師?他叫什麼名字?」

「洛楓。」

洛雲將這個名字說出來的時候,安德烈.洪震驚的鬆開了手中的瓶子。

「啪!」

玻璃破碎的聲音,並沒有讓他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作為製卡師公會的榮譽長老,三星這個級別所有製卡師的名字和信息,他或多或少都有所耳聞,而這個洛楓,更是從來沒有少聽到過,甚至對於洛楓,安德烈.洪頗有一種神交已久的感覺。

洛楓曾經是南境帝國最為出色的製卡師,被譽為千年以來,最有可能突破八星製卡師瓶頸的天才,如果能夠見到洛楓,安德烈.洪說不定會成為南境帝國第一個突破七星的製卡師,有機會他是一定要見一見洛楓。

只是從十年前開始,這個天才便好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在了帝國高層的視線之中,沒有人知道這個天才一般的製卡師,會選擇來南境帝國極北的小鎮,蝸居起來。

作為洛楓的兒子,洛雲為什麼會去當礦工,安德烈.洪在震驚之餘有些奇怪起來,如果洛雲真的是洛楓的兒子,不說生活無憂,就算是製卡方面,也是用不著他來教,在他看來,洛楓認證的製卡師星級雖然只有三星,但對於製卡的認知,可一點都不會比他要低,甚至還要高上不少。

「洛雲,不知道我能不能見一見你的父親,我想我們之間會有不少共同話題的。」安德烈.洪有些期待的看著洛雲。

沉默一下,洛雲眼神有些黯淡,「父親和母親,在五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去世?洛楓雖然只是三星製卡師,但是安德烈.洪知道,他在製卡師公會所登記的卡力等級,可是有卡將九級之高。

離開帝都之後的五年時間,足夠洛楓突破到卡王的境界,配合上他手中的那些個珍貴卡牌,這小小的白鷹鎮又怎麼有人能夠奈何得了他。

事出反常必有妖,或許從當年洛楓的離開開始,帝都之中便醞釀起一個大陰謀,這些年來帝都的氣氛已經是有些不對勁了。

權術者的陰謀實屬正常,只是可惜了洛楓那麼一個天才,最終還是成為了權術的犧牲者,也苦了洛雲這個孩子,十二歲還停留在卡徒一級的修為。

「對不起了,洛雲,以後我會把所學全部教授給你,你父親的仇,還是要你自己去報,加油吧!不過既然你是洛楓的兒子,接下來的時間,我可不會將你當作普通弟子來對待,製卡要學,戰鬥你也必須學習,優秀的製卡師,同時也會是一個強大的戰士,我們要學會自己掌控命運。」

安德烈.洪並沒有再問些什麼,洛楓的事情,他心中也分析的差不多了,只是他並不想告訴洛雲,至少現在還不能和這個弟子多說些什麼。

進入了教學時間,安德烈.洪在製卡室的黑板上不斷刻畫著,一個個繁複的陣法,在他的筆下接連誕生。

卡力還不夠渾厚的洛雲,想要刻畫一個完整的卡陣,暫時是不可行的,所以現在所能學習的,也就是理論方面的知識。

從基礎做起,沒有夯實的基礎,任何表面的強大都是枉然。

本來安德烈.洪是想要傳授洛雲精神力修煉的卡牌,不過還是被他拒絕了,有了千刀流秘法之後,任何精神力修煉的卡牌,他都不認為會比父親留給自己的要好。


「香奈兒姐姐,這些個史萊姆卡牌,你看可以用多少蘭卡收購。」

十五張史萊姆卡牌裡面,冰系和火系的,總共不過五張,剩下的十張都是其他系的卡牌,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大用,自然是選擇直接出售。

「史萊姆一星卡牌,每張的收購價格十蘭卡。」接過了洛雲遞來的卡牌,香奈兒頓了頓繼續道:「洛雲弟弟,沒想到你還挺能幹的嘛,一天時間不見,就可以收集到這麼多的一星卡牌,怎麼樣,看在姐姐對你這麼好的份上,等你以後發達了,養著姐姐吧!」

香奈兒玉指一挑,帶著淡淡玫瑰花香的灼熱氣息,與洛雲的距離不過一指。

如果說蕾娜是含苞欲放的花朵,金髮尤物一般的香奈兒,就是成熟的水蜜桃,無論從哪一方面,都是完美的極致。

洛雲雖然心中有大志,但說到底也不過是個懵懂的男孩,如此近距離的誘惑,讓他的心跳不禁加快了幾分,有些慌亂的伸手向前推了一把。

「嚶嚀!」

萬惡的左手,就好像是特意加持了惡魔的力量一般,好死不死的正好推到了一抹異樣的柔軟。

本來只是想要調戲一下洛雲的香奈兒,無奈的發現自己保持了二十多年的純潔身子,居然被這麼一個小混蛋佔便宜了。

「香奈兒姐姐,你的臉怎麼突然那麼紅?放心吧,以後我有錢了一定會養著你的。」洛雲有些後怕的退後兩步,對於這般親密的舉動,他還真是有些不適應。

不過對於幫助過自己的人,他本就打算十倍百倍的報答,以後他如果真的發達了,養著香奈兒,也不過是舉手之勞。

至於剛剛左手處傳來的觸感,則是被他忘在了腦海。

「呸∼不懂情調的小冤家。」香奈兒暗啐一口,有些無奈的翻了翻白眼,「哼,渾小子該回哪回哪去吧,想要養姐姐,還要看你夠不夠資格呢!」

「還不是你讓我養的,不然我哪有想要養著。」洛雲有些無奈的小聲嘟囔了幾句。

當然幸好這些話語沒有被香奈兒聽到,否則他還不知道要被這御姐怎麼「折磨」呢!

「姐姐再見。」

不想再莫名其妙的被罵,洛雲索性是打了一聲招呼,便直接奔出了店外。

有意思的小正太,看著洛雲漸漸遠去的身影,香奈兒伴著紅暈的臉上掛起一絲嫵媚的笑容。


離開聚卡閣的洛雲,順道去了趟酒樓,買了一些吃食帶回家。

怎麼說他今天也是賺到了一百蘭卡,倒是也不能虧待了家裡的傷員,否則單單是黑麵包可是養不好那麼慘的傷員。

「吱呀∼」

推開老舊的木門,一道寒光瞬間掠向洛雲的脖頸,快到他都來不及反應。

「說,你是誰,這裡是什麼地方?」一道略帶冰冷卻有些虛弱的聲音在洛雲的耳邊響起。

鋒銳的劍刃傳遞來的金屬之感,洛雲絲毫不懷疑,只要他有一絲的反抗,對方便會送他去見死神。

「我叫洛雲,這裡是我家,昨天是我救了你。」

洛雲並沒有透露過多的信息,順便強調了一下是自己救的對方,想來一個龍騎士,應該還不至於濫殺無辜。

「洛雲?你的父親是不是叫洛楓,母親是不是叫太叔寒雪?」

架在洛雲脖頸上的劍刃,瞬間被放了下來,太叔寒一個轉身,便來到了洛雲的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情緒變得極其激動。

拍開抓著自己的大手,洛雲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他感覺這人語氣中的激動,不是憤恨之情,更多的像是欣喜之情。

「十年沒見了,你這個小子也長大了。」太叔寒有些寵溺的揉揉洛雲的腦袋。

「你是?」洛雲有些疑惑的看著太叔寒。

「帝國獸狂男爵太叔寒,你母親太叔寒雪的哥哥。」

說話之餘,太叔寒身體挺的筆直,一股鐵血之氣油然而生。

這是一個經歷過沙場洗禮,從萬千屍骨中走出來的男人,而他就是洛雲的舅舅,太叔寒,流淌著貴族血液的戰場魔獸。

洛雲依稀在太叔寒桀驁的眉宇之間,看到一絲自己母親的影子,眼前的這人或許真是他的舅舅。

太叔寒知道自己的話語或許顯得有些無力,索性是從懷中拿出一只懷錶,打開之後,裡面有他和妹妹太叔寒雪的合照。

雖然照片中的母親有些年輕,但洛雲還是可以分辨出,照片裡面的女人,是自己的母親,沒有錯。

「孩子,你的父親和母親呢?為什麼我這一天都沒有見到他們。」太叔寒有些疑惑的問道。

自五年前妹妹回帝都看望了一下父親以後,太叔寒便再也沒有了兩人的消息,這五年的時間,好不容易查到兩人帶著外甥隱居在了白鷹鎮,到了地方卻見不到人,讓他有些心急了起來。

「父親和母親,被人害死了。」一天之內,連續提起兩次父母遇害的問題,洛雲的情緒也顯得有些低落。

「被人害死了?被人害死了!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你一定是和舅舅開玩笑的吧?」太叔寒面色泛白的向著洛雲問道。

他不怕戰死沙場,但是他最怕失去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在他心中妹妹是最親的親人。

十年了,鏖戰殺出重圍的他,沒有想到,等待自己的,居然會是這麼一個結果。

「小雲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告訴舅舅,我帶著你去報仇。」太叔寒僅僅是頹喪了片刻,便握緊了拳頭,眼中閃過血芒,在南境帝國內,敢動他們太叔家的人,實在是有些活得不耐煩了。

「鐵翼狂獅,父親留下的信息只有這四個字,他告訴我不到卡王的境界,千萬不要想著去報仇,舅舅,或許你能告訴我,到底我們的仇人是誰。」洛雲看著太叔寒,眼中也是閃過一道不符合年齡的冷厲。

「鐵翼狂獅,沒有想到居然是那位大人物,卡王的境界太低了,你的父親還是低估了他們背後的實力。記住舅舅的話,不到卡帝的修為,千萬不要暴露自己是洛楓兒子的訊息,敵人的強大,不是現在的你我能夠對付的。」

知道了仇人的信息,太叔寒反而是冷靜了下來。

鐵翼狂獅,或許很多人不知道代表著什麼樣的含義,但是作為南境帝國王室子弟的他,對於這個禁忌的名字,還是有一些瞭解的。

仇,必然要報,只是不是現在,他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洛雲也還沒有成長起來。

曾經的沙場魔獸,也不是無腦之人,既然別人想要謀劃他的妹妹,那麼他又怎麼能不讓那些謀劃之人,好好享受一下,被報復的快感。

「小雲兒,將你的卡典拿出來,舅舅幫你整合一下。明天開始,你每天早晨都要跟著我訓練,作為我太叔寒的傳人,你要成為這南境帝國最強大的戰士。」

太叔寒的鏗鏘話語,讓洛雲有些猶豫起來,倒不是說他不願意跟著太叔寒修煉,只是他還要和安德烈.洪學習製卡,兩邊的時間看起來有些衝突。

「怎麼,你難道不想為父母報仇嗎?」太叔寒目光一斂,有些咄咄逼人的看著洛雲。

說來他還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外甥,到底是什麼樣的性格,畢竟他也只是見過才襁褓中的洛雲而已。

不過即使洛雲現在只是一個顯得有些畏懼戰鬥的孩子,他太叔寒依舊相信,通過自己的訓練,洛雲將來會成為南境帝國最為強大的卡修戰士。

這個孩子的體內,流淌著洛楓和太叔寒雪優秀的血脈,他不信洛雲會沉淪在這個小鎮之中。

猶豫片刻,在將卡典召喚出來之後,洛雲有些無奈的說道:「舅舅,不是我不願意,只是昨天我剛剛拜了鎮子裡面聚卡閣的大師做老師,每天都要去那裡和他學習製卡,訓練的時間上面有些問題。」

「製卡師?還真是遺傳了洛楓那窮小子。學習製卡可以,我並不反對,畢竟如果你有資質成為四星以上的製卡師,對於我們的報仇是有著巨大好處。」頓了頓,太叔寒繼續說道:「學習製卡和跟著我學習戰鬥技巧,每項一週的時間,我想你應該可以和你的製卡老師調節好的。」

洛雲點了點頭,兩邊各一週的時間,正好免了重複學習的乏味,對於這樣的安排,他是求之不得。

只是在對固定卡槽解禁的時候,他倒是有些尷尬了,除了自由卡槽裡面的五張史萊姆,他的固定卡槽裡面便只有罪孽鎖鏈和千刀流秘法兩張卡牌了。

「不錯,從卡牌看,你小子的潛力還是很大的,只是不知道,哪一張是你覺醒的天賦卡牌了。」相對於洛雲的尷尬,再看到他的兩張固定卡槽卡牌之後,太叔寒明顯的眼睛一亮。

他之所以要看洛雲的卡典,就是怕他以量充質,現在倒是省卻了擔憂。

兩張卡牌,一張有著十星的潛力,一張有著可以達到傳說中十二星的潛力,無論是哪一張卡牌,放到外界,都足以成為強者們必爭的卡牌。

「這兩張都不是我的天賦卡牌。」洛雲有些尷尬的將自己獲得這兩張卡牌的際遇,說給了太叔寒聽,他倒是不擔心會被自己的舅舅給出賣了。

聽完洛雲的敘述,太叔寒也顯得有些唏噓起來,精神天賦差,卻有著異於常人的控制天賦,百分之一的機率,愣是讓這個冒險的傻小子碰上了,看來冥冥之中洛楓夫妻倆,一直都在庇護著他們的兒子。

「知道我為什麼封號獸狂嗎?」太叔寒嘴角露出笑意的看著洛雲。

思索許久,洛雲也想不出個所以然,「雲兒不知道,舅舅你給我說說吧!」

太叔寒並沒有說話,直接召喚出了自己的卡典。

黃金卡典,戰鬥無數的他,卡典早就升到了黃金級別。

卡獸系,卡獸系……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卡牌,全部都是卡獸系,獸狂的封號,原來得於太叔寒對於卡獸系卡牌的情有獨鍾。

固定卡槽裡面,全部都是四星以上的卡牌,自由卡槽也基本上都是三星以上的卡牌,太叔寒的實力之強,讓洛雲倒抽一口涼氣,白鷹鎮的世界果然還是太小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天才煉卡師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4.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