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者介紹:
作品介紹:
章節名稱:
內容介紹:
新登場人物:
楔 子
第一章 千年之後
第二章 無字天書
第三章 雷族祖宅

九天雷帝
作 者
涅槃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5.23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5月18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3
累積人氣
90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九天雷帝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5.2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雷族祖宅

王家,庭大院深,曲徑通幽。

在裡院的最深處,有一巨大的假山,山中有一洞,洞內霞光異彩,氤氳騰騰。

一位鶴髮老者正盤腿坐在那假山洞中,吞吐著霞光氤氳,自在無比。

王家家主王長生正恭恭敬敬的束手在那假山下等候,直到鶴髮老人吐納完畢,睜開眼來。

王長生趕緊跪下施禮:「玄孫王長生,見過老祖!不知老祖召喚,有何要事?」

鶴髮老人眼不抬,手不動,淡淡的說道:「再過幾日,便是我王家租用此宅的百年之期了。」

「是。」王長生立刻猜到了老祖的心思:「請老祖放心,玄孫……」

「放心?」王家老祖冷冷一笑:「聽說前些日子,有一雷族子弟找上門來。那時我正在閉關,未曾理會,本以為你該知道如何處理,可惜啊,你太讓我失望了。」

王長生一愣,自己把那雷族小子給打發走,這難道做錯了?

「玄孫不解……」

「不解你就該問!此宅關係重大,豈容得你擅自作主?」

老祖把臉一板,嚇得王長生「撲通」一聲就跪到地上:「玄孫知錯了,還請老祖賜教!」

見他認錯,王家老祖這才臉色稍緩:「你可知此宅的來歷?」

「此宅乃是千年前天雷神國的雷帝陛下親手打造的雷族祖宅……聽說非但風水逆天,虎踞龍盤,可保後人興旺,且宅內藏有奧秘無數。後來老祖用計與雷家打賭,才得以租用百年。」王長生滿頭大汗。

「呵呵,風水之說畢竟縹緲,說是可保後人興旺,可雷族後代混得可真不怎麼樣。」王家老祖淡淡的說道:「不過,像天魔琴音室,以及老夫現在所待的這處極品元泉眼,在此宅中,此類佈置和奇地多不勝數!有的就在明處,有的則還藏在暗處。這些都是當年的雷帝留給他們雷家後人的,整座祖宅就是一座極品修煉場所!此宅的價值,簡直無可估量!」

「即便是我在此坐關百年,也參悟不透此宅奧秘的十之一二,致使宅中許多奧秘還藏於地下!」

「可就算如此,也讓我從區區地武,晉陞到天武境界,更保我王家在風雷城最終站住了腳,此宅功不可沒!」

聽自家老祖突然叨嘮起過往,王長生有些不解,卻也不敢問,認認真真的聽下去。

「呵呵,我王某人知道此宅諸多好處,你當別人就不知道嗎?」王家老祖說道:「可面對如此誘惑,即便是百年前已經沒落到人見可欺的雷家,卻也從沒人敢強搶此宅!就算是老祖我,也只是設計賭注,租此百年,算是把此宅給騙了過來。」

王長生漸漸有點明白了:「只因大元陛下當年曾下令,嚴禁任何人搶奪雷家的祖產?」

「不錯。」王家老祖淡淡的說道:「雖然那只是一個口頭命令,且此承諾早已過了千年,可那畢竟是大元陛下曾昭告天下的法令,誰敢無視?若非如此,早在千年前,此宅恐怕就已經不姓雷了。」

「你可以騙,可以欺,可以詐,但就是不能硬搶!」王家老祖的口氣漸漸嚴厲,冷聲道:「你要是真搶了,雷家固然拿你沒辦法,但在這風雷城中,卻有的是看我們王家不順眼,或是也想藉機來分一杯羹的人!如果讓這些人拿陛下的法令做文章的話,那就算是老祖我也不夠填坑!」

王長生早已汗流浹背,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那、那玄孫這就派人去找那雷族族長!那種鄉下角色,玄孫花些錢,與他們續租,想必他們也會很樂意吧……」

「不。」王家老祖笑了起來:「租用畢竟只是租用,就算你能再租個一百年,可一百年之後呢?總是夜長夢多!」

「那買下來?」王長生詫異。

大元陛下的法令,不是禁止任何人侵佔雷家的祖產嗎?

王家老祖淡淡的說道:「聽說這次雷家派來的只是一個楞頭青,年輕人嘛,總是自信,又愛衝動,受不得激。當年老祖我便是利用這一點,從王家手裡租來了這宅子。呵呵,光是買的話,只怕旁人會說我王家仗勢強買,有違陛下法令,可若是因為賭注……」

願賭服輸,欠債還錢,天王老子也管不了!否則這世道還有沒有點規矩了?

王長生可不是蠢人,此前也只是因為未曾在此事上用心罷了。

聽王家老祖點醒,若是還不知該如何處理,那可真是白瞎他管理了如此大一片家業。

「老祖放心,玄孫明白了。」王長生笑道:「不偷、不搶、不強佔,總要讓那傻小子名正言順的奉上地契才好!」


雷菜花昨晚一宿都沒睡好,一合上眼睛,小雷族長那招擒拿手就在她眼前直晃蕩,讓她感覺屁股疼。

小心思東飄西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亂七八糟的想些什麼。

那傢伙今天真要去收祖宅?這怎麼收啊……難道是有什麼秘密行動計劃?

這想法一冒出來,就連雷菜花自己都有點詫異。

自己第一時間想到的居然不是「被轟出來」?

看來是昨天雷震那一巴掌,讓自己居然對他產生了那麼一絲本不該存在的信任。

或許小雷族長並沒有瘋?而是來風雷城這一個月得了什麼奇遇?要不然怎麼會那玄之又玄的擒拿手?

城裡傳聞說他瘋了,說不定其實是在悟道陷入癡迷,現在已經得道蛻變,厲害得一塌糊塗!

而且待在城裡這麼多天,表面看似瘋瘋癲癲,但實際上卻是在暗中佈置什麼秘密手段,進行什麼秘密計劃……

比如說博取同情?比如說製造輿論?再比如說直接告到城主府去?

乖乖,這樣搞的話,說不定真有可能哦!

她越想越覺得有可能,細思昨天和雷震的相處,其實人家除了說要收回祖宅這事兒,顯得無知了一點、腦殘了一點、瘋狂了一點之外,別的都還挺好嘛,也沒有真像傳聞中那樣瘋瘋癲癲。

嗯嗯嗯,說不定他真有什麼完整的計劃呢!可,那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計劃呢?

她想著想著,直到天快濛濛亮時,才迷迷糊糊的睡著。

半睡半醒間,突聽得隔壁屋裡一陣破瓦碎罐之聲。

「嘩啦啦啦!」

那聲音十分巨大,驚動無數房客。

隔壁?隔壁不就是雷大族長嗎?

雷菜花嚇了一跳,趕緊翻身起床,穿好衣服跑了出來。

隔壁門口已經圍了一大堆人,房門大開,不少人笑嘻嘻的朝著裡面指指點點。

恰好雷震走了出來,手裡還拎著把菜刀,瞧見雷菜花,他招了招手。

怎麼了怎麼了?

雷菜花跑得飛快,朝屋裡一探頭,差點沒憋過氣去。

只見屋裡那些碗碗碟碟的盡都碎得稀爛,掉了一地,連同桌子、板凳和那張木床,也是四分五裂!

胖呼呼的老闆娘正插著腰站在屋裡,黑著臉朝雷菜花一伸手:「賠錢!」

雷菜花的嘴巴直接變成了「O」形!

「小!雷!族!長!」

雷震倒是滿不在乎,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打著哈欠,同時指了指屋裡:「天亮了,這裡你來處理,我去收祖宅。」

處、處、處理?處理你妹啊!兜裡那點錢昨天差不多全給你一個人吃光了,你讓我拿命來賠啊?

雷菜花快瘋了,昨晚好不容易才對雷震產生的一點信任也立馬煙消雲散。

「哈,這傻子族長真能折騰!」

「他還真要再去王家找羞辱?」

「這傢伙哪來的自信?」

「傻子需要什麼自信?夠自戀就好了,哈哈哈!」

一大堆房客嘻嘻哈哈的打趣,雷震則是趾高氣昂的揚長而去,只留下一屋狼藉和欲哭無淚的雷菜花。

「賠你!其他先欠著!」雷菜花一咬牙,衝老闆娘扔出去一個錢袋,飛似的朝雷震追去。

「欠多少?」背後很快傳來老闆娘的尖叫聲:「二十五個銅板?搶劫了!殺人了!砸房子了啊!雷族的小崽子給老娘等著,這事兒沒完!」

雷菜花本是不想來的,可客棧回不去,大街上閒逛也被人指指點點、說笑打趣,她現在也算是沾雷震的光,出名了。

要說丟了雷震回鄉下,又沒法面對大長老。

沒辦法,只好追上來。這樣至少別人指指點點的時候,還有個人能幫她分擔去別人大半的注意力。

「發瘋啊你?沒事兒你拆人家桌子、板凳做什麼?還有那些瓶瓶罐罐的,都得罪你了?」

「咱們雷族雖然窮,可還從沒有賴誰帳的時候,我這可把雷族的臉都給丟光了,都怪你!」

「喂!喂喂喂!說句話呀!」

「小雷族長!」

她又氣又急的數落雷震八宗罪,倒是把王家這個大麻煩都給暫時忘到一邊。

「你這麼快就處理好了?那老闆娘看起來不像個善茬。」雷震的回答和她的問題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

「……」

這傢伙還知道看人……

雷菜花噎得不輕,她感覺自己如果和這傢伙多待幾天,不被他給氣死,也要被他玩死了。

雷震卻滿不在意:「算了,處理完了就好。走吧,跟我去收房子,順便帶你到王家吃大餐,他家的伙食應該還不錯。」

「什麼?」雷菜花愣了愣:「去王家?」

「那你以為是去哪裡?」

見他一臉的自信,不像在說笑,雷菜花有點意外了。

雖說去王家和自己設想的步驟完全不同,但萬一小雷族長是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呢?

「小雷族長,你的計劃是什麼?」雷菜花有點期待的問道。

「見機行事啊!」雷震笑呵呵的說:「計劃不如變化,去個王家有什麼好計劃的?」

雷菜花差點一頭跌倒!

昨天看他那擒拿手,再看他剛才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還以為他是思前想後,有備而來。

自己差點就信了!

「我真是夠了……」雷菜花摀住臉:「咱們不是該先去城主府備個案,或者直接去告府狀、告御狀什麼的嗎?」

「我都替你想好了,不管怎麼說,祖宅的地契還是在咱們雷家的,王家再霸道,地契總得認,聽說那可是當年大元陛下親手簽的。小雷族長你上次不是帶出來了嘛!直接拿去城主府備案,要是合著城主心情好,管管這事兒,說不定還有點戲!」

「再不然,可以和王家續約嘛!」雷菜花說到這個時特有精神:「聽說以前王家租咱們祖宅的時候,還是給了不少錢的!反正他們特有錢,又那麼喜歡,乾脆讓他們再租個一百年,給個三五千金,哈哈!咱們村也買上幾十頭水牛,大家再也不用手耕地了!」

雷震給她說得哭笑不得,像看白癡一樣掃了她一眼。

「小雷族長,你這眼神是個什麼意思?」雷菜花乾咳了兩聲,很不爽的問道。

「意思是我們已經到王家了。」雷震指了指前方。

那是一排朱紅色的圍牆,將整座祖宅圍了起來,這裡是風雷城的最東邊,緊臨著護城河。整座宅子,本身就是風雷城的城牆屏障之一,宛若一座城中城。

那圍牆修得足有十餘米高,光是那大門,也如同城門一般,寬闊巨大。

大門上有巨大的石刻,原本該是「雷府」字樣的,現在卻早已被改成了「王府」。

這可是自己親手建造的祖宅,承載著前世太多的記憶。千年不見,除了那大門上的字樣被換過,其他仍舊一切如初。

看到祖宅,雷震心裡升起一股親切感,就像是回到了家。

一千年了……

他大步朝前走去。

「喂喂!咱們真就這樣進去?」雷菜花眼睛都瞪直了:「你到底打算怎麼著?明搶啊?就憑昨天你那擒拿手……啐!」

她看到雷震腰上別著的那柄菜刀,上面膩膩的,沾滿了乾涸的油脂。

不是吧,還帶菜刀……這是非要玩死我才甘心啊!

想到「玩」這個詞,她沒來由的耳根子一紅。

再看到雷震那副義無反顧的樣子,討厭的傢伙!

「等、等等我!」雷菜花腦子一熱,狠狠咬牙,跺了跺足,飛快的跟了上去。

來到王府門口,還沒等雷震開口,那守衛一眼就把他認了出來,眉開眼笑。

「這不是雷公子嗎?」他三步併作兩步,熱情的迎了上來:「家主有請!」

能不熱情嗎?家主剛剛才下令,讓人滿城去尋這位雷大公子,找到者賞黃金十兩!

正好今天他輪值,抽不開身,看到其他侍衛興高采烈的滿城亂竄去,他也只能乾著急。可哪想到,這傢伙居然自己送上了門來。

十兩黃金啊!夠他一年的俸祿了。

這情況,直把旁邊雷菜花驚得目瞪口呆,她做夢都沒想過,竟然有人會稱呼雷震是什麼雷公子?

這傢伙全身上下哪個地方像什麼公子來了?特別是腰上那柄菜刀,像個瘋子就差不多。

而且,咱們這才剛過來呢,連通報都還沒有,怎麼就家主有請了?

難道,真像小雷族長說的那樣,他有什麼特別的安排?

看來,他昨天說那些話,還真是既沒有吹牛也沒有瘋,難道今天還真能要回祖宅?

雷菜花半信半疑,小心翼翼的跟在雷震身後,手心裡都捏出了汗,彷彿進入了一座龍潭虎穴。

倒是雷震,一副既來之則安之的樣子,走起路來慢悠悠的,沿途欣賞欣賞這個,觀摩觀摩那個,就好像在逛他自家的後花園一樣,卻讓雷菜花越發的覺得他高深莫測起來。

這傢伙也太淡定了吧!

兩人跟著那護衛進了王家的大廳,廳上,王長生早得到下人來報,等候在此了。

這傢伙看起來只有三十幾歲年齡,胖乎乎的身材,可卻面色紅潤。雖只是商賈之流,但長年久居家主之位,也自有一股人上人的氣度,讓雷菜花面對他時總感覺自己有點底氣不足。

看到雷震入廳,王長生笑著說道:「聽說雷公子前些日子曾來過此處,卻被無知下人趕走。呵呵,老夫也是才聽說此事,這不,正差人滿城去找雷公子呢!」

「找人多麻煩,這不,我自己就上門來了。」雷震呵呵一笑。

王長生感覺眼前這個「雷震」,和自己消息打探中的似乎有那麼點不同。

看他神態自若,舉止間自有一股自信,非但沒像傳聞中那樣已經瘋掉,反倒是一開口就讓自己有點無話可接。這小子似乎也不是個楞頭青嘛!

算了,大概是自己想多了。

管他再怎麼有心機,也不過只是一個破落家族的區區元武小輩而已。

要不是因為老祖的話,自己哪耐煩搭理這樣的小角色?

當然,也用不著和這種小角色兜圈子,直入主題更好。

「雷公子說笑了。」王長生微微一笑,開門見山的說道:「聽族中下人說,雷公子前些日子來,是為了百年前的祖宅租約?王某今天請雷公子過來,也正是想商討商討此事。當初兩家約定租宅百年,如今百年之期已到,不知雷公子對這祖宅之約,心裡是作何打算?」

來了!

雷菜花瞪大了眼睛,放緩了呼吸。

馬上就知道小雷族長究竟為什麼如此鎮定自若,馬上就知道小雷族長究竟有什麼底牌和打算了。

她緊張無比的盯住雷震的嘴。

只聽雷震呵呵一笑:「沒什麼打算,你們既然租約滿了,那就還房子唄!王家主打算是今天搬還是明天搬?」

還真這麼直接啊?

雷菜花更緊張了,她可不相信雷震所謂的「計劃」就是這麼簡單一句話。

小雷族長肯定還有下文!靠,來城裡待了一個月,居然都學會說話賣關子了……

「哈哈哈哈哈!」王長生大笑出聲:「雷公子久居鄉下,只怕是不太明白這風雷城裡的情況。」

他微笑著看向雷震:「風雷城中有美宅無數,可無論是哪一座宅子,都比不上曾經天下第一人的雷帝陛下親手所建的雷宅。這可是引無數人覬覦啊!別看現在這宅子風平浪靜,那是因為有我們王家坐鎮於此。」

「若是換了別的世家,恐怕在這裡住不了三兩日,便會被麻煩找上門來!」他笑吟吟的看向雷震:「雷公子認為久居鄉下的雷族,有能力應付這些麻煩嗎?」

靠!我就知道沒那麼簡單,王家開始出招了!這叫恐嚇囉?

雷菜花在旁邊緊張得手心都拽滿了汗,心臟提到了嗓子眼。

小雷族長會怎麼回答?小雷族長究竟有什麼底牌?小雷族長……

雷菜花突然揉了揉眼睛,小、小雷族長在幹嘛?

雷震在吃點心,旁邊王家下人送上來的茶水點心!

靠!人家緊張得都快尿褲子了,這貨還有心情吃點心?

雷菜花也是醉了!

「雷公子?」王長生皺了皺眉頭。

雷震正在狼吞虎嚥,點心雖然小,可蚊子再小也是肉,實在是餓得有點狠了!

他一邊像主人一樣吩咐王家的下人:「這個千層糕再來幾盤!」然後這才轉頭衝王長生咧嘴笑了笑:「不好意思,剛才太餓了,實在是沒忍住!你剛才說什麼來著?」

難道這傢伙剛才只顧著吃點心,完全沒聽王長生在說什麼?

靠!靠!

雷菜花瞬間呆掉,老娘褲子都替你提緊了,你就告訴我這個?

「……雷公子很風趣啊!」王長生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居然不動怒,將剛才的話慢條斯理的再重新說了一遍。

雷震總算沒有再裝傻,滿足的又塞了一塊千層糕到嘴裡:「呵呵,這麼說起來,王家主倒還真是挺替我們雷族著想啊!」

「當然,租此宅百年,我王家諸事順利,因此對你們雷族,我也是心懷感激的。」王長生微笑道:「這原本就是雷族的宅子,還給雷公子,我固然贊成,但若是雷公子守不住,讓別的世家給明搶暗奪了去,王某這番心血可就付之東流了,豈不可惜?那還不如讓我們王家繼續住著呢!」

「那王家主的意思?」雷震滿不在乎的問道,本也沒指望王家會乖乖就範。

「雷公子想拿回宅子可以,但我卻想考驗考驗雷公子。」王長生笑著說道:「沒有別的意思,就想看看雷公子究竟有沒有能力守住此宅。」

雷族人要回自己的家產,居然要外人給自己考驗?

靠,不還就不還嘛,這是什麼狗屁道理?

就算是一直擺低姿態的雷菜花,也感覺有什麼東西憋在嗓子眼,心裡堵得慌。

可雷震卻笑了。

王長生今天一反上次的態度,居然親自接待自己。雷震早就猜到他有所圖謀,一直在等著他說呢!

現在弄一個不知所謂的考驗,如果自己輸掉的話,他大概就想要祖宅的地契了。

這要換了以前的小雷震,鐵定被坑沒商量。

可雷震卻彷彿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一切,笑著說道:「哦?願聞其詳。」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九天雷帝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5.2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