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西遊神醫廣告詞:
全文簡介:
第一集 魔神蚩尤
內容簡介:
出場人物:
第一章 威逼利誘
第二章 忽悠神功
第三章 這叫醫術

西遊神醫
作 者
霸王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6.06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6月03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3
累積人氣
64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西遊神醫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6.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這叫醫術

馮亮直接一腳重重的踹在了本就不怎麼結實的房門上,門裡被門閂插著,門軸和門框都已經因為長久沒有養護而腐朽,在這一腳之下碎裂,大門轟然砸在了地上。

而踹出一腳的馮亮嗖一下閃到了門邊,貼著牆站好,臉上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

「你妹啊!」孫大海無語了。

見過無恥的,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這特麼的不是坑人嗎?

本來行醫的規矩就已經被孫大海給破壞掉了,現在馮亮來了這麼一下,這特麼的直接將孫大海給變成砸場子的大反派了。

吳疾乃是太醫署地位排名前十的大拿級人物,在整個長安城那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的病人除了皇家之外,還有長安城的勳貴人家,就算是長安城的富賈都沒有資格請他看病。

吳疾出現在這裡,一是因為某位傾慕張雨晴的皇子相求,二是因為吳疾對各種怪病都有著非常濃厚的興趣,這才來到這裡。

整整兩個時辰,吳疾都在苦苦思考著張雨晴的怪病病因,好不容易頭腦當中靈光一閃有了點頭緒,這轟然巨響,直接將所有靈光打散了。

「混帳東西。」吳疾猛地跳起來,五十歲開外的年齡,儒雅的容貌之下,卻有著極為暴躁的脾氣:「你算是什麼醫生?你懂不懂行醫的規矩?你叫什麼?你以後不用在這一行混了,我要封殺你。」

胖子的反射弧本來就比瘦子要長上一些,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吳疾就衝到了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衣服領子,衝著他就是一通狂噴,那架勢,就好像恨不得從孫大海的身上咬下來一塊肉才好一般,當然,他沒下口可能是因為怕這一口下去,咬不到肉只能咬到滿嘴的油。

孫大海在看到吳疾穿著的長袍就已經暗暗叫苦,太醫署太醫的制式長袍不難分辨,看這位的氣勢,顯然不像之前攔路的那兩個低級太醫。

破壞行醫規矩,踹門砸場子,孫大海知道自己現在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不僅僅如此,恐怕自己今後在長安城,甚至在整個大唐行醫都變成了奢望。

「你爹媽、你師傅沒有教過你……」

吳疾的怒火顯然不是這麼一兩句話就可以發洩完的,身為一位文人,地位又擺在那裡,自然不屑於如同莽夫一樣動手教訓這個胖子,但是噴他半個時辰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坐在院子當中本就對孫大海插隊行為不爽的醫生們,一個個幸災樂禍的看著,竊竊私語著,顯然在他們看來,這個不懂規矩的胖子完蛋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孫大海雖然胖,可卻不是任人揉捏的,儘管理虧,但涉及到自己的父母,若是還能忍下去,豈不是愧為人子?

「太醫署太醫哈!」孫大海瞇著眼睛淡淡的開口。

平淡中帶著不屑的語氣直接讓吳疾愣了一下,身為太醫署大拿級人物,就算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子、皇女,以及有開國之功的勳貴都不敢這麼跟自己說話,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除了胖之外根本就看不出來半點優點的胖子居然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地位很高哈!」

吳疾正要開口,孫大海又一句平淡中帶著不屑的話響起。

吳疾已經有了動手打人的衝動了。

「你有治療方案了嗎?」

孫大海一句話就讓吳疾所有的火氣憋了回去。

「你……」

「你什麼你,醫者父母心,你一個人霸著病人是鬧哪樣啊?你拖延的時間越長,病人被疾病折磨,承受痛苦的時間就越長,怎麼的,太醫就了不起了啊?太醫就可以不管病人的痛苦,你自己玩兒呢?」

「行就趕緊治,不行就趕緊讓開地方,這麼大年紀了,還是一個太醫,怎麼就這麼不懂事兒呢?你沒看到這麼多醫生等著呢?你的醫術天下無雙啊?你去跟孫思邈孫神仙比比去啊!在這裡逞什麼威風?」

孫大海雖然胖,但是嘴巴可不笨,兩張略厚的嘴皮子不斷開啟,一句句話如同尖刀一樣刺在了吳疾的心裡。

「我馬上就能拿出治療方案了。」吳疾這個時候可不能認慫,否則的話,以後還怎麼在長安城混。

「是嗎?那你趕緊的啊!大晌午的,我飯都沒吃呢!餓瘦了你負責給補回來啊?」

孫大海最後一句話讓吳疾反應了過來,明明自己佔著理呢,怎麼現在全都成了自己的不是了?

「哼!黃口小兒,能言善道算什麼本事,你跟我進來,我堂堂太醫署太醫,要讓你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胖子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醫術。」

吳疾說完之後根本就不搭理孫大海,轉身走進了廂房。

孫大海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走了進去。


偏廂房當中的環境極差,擺設的老舊傢俱漆色斑駁,梳妝台上的銅鏡烏突突的,連人的輪廓都照不出。

在貼著內牆處是一張兩尺多寬的小床,床上鋪著有霉斑的褥子,一條麻布料的被子蓋在一位面朝牆側躺著的女子身上。

一位穿著素裙,未施粉黛,梳著包子頭的小丫鬟站在床邊,雙眼空洞而茫然,臉上還掛著淚痕。

吳疾走到床邊,坐在了一張嶄新的胡凳上,伸手繼續切脈,陷入苦苦思索當中。

孫大海站在吳疾身邊大氣都不敢出,雖然剛剛針鋒相對,但現在卻絕對不能打攪到人家,否則的話,那就是太不懂事兒了。

吳疾這一沉默就是小半個時辰的時間,孫大海感覺自己腿都站麻了。

「我想到了。」吳疾猛地叫道。

「我擦,差點嚇死胖爺。」孫大海被嚇得一激靈,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針,我的銀針呢?」吳疾站起來在身上摸了半天,卻一無所獲。

要是放在平時,吳疾一聲吩咐,自然會有人去他府上將他的銀針取來,但是現在他是要用自己的實力來打這個不懂規矩的胖子的胖臉,自然不能拖延時間,要不然沒準這胖子還會說出什麼難聽的話呢!

吳疾左右看了看,本想要尋找一下替代品,當他看到孫大海胳膊底下夾著的針盒後頓時眼睛一亮,也不問孫大海是否同意,伸手就將孫大海胳膊下面的針盒給搶了過來。

「嘿!」孫大海頓時不爽了,不告而取是為賊啊!

孫大海剛準備開口諷刺這個老賊兩句,吳疾就將面對牆壁側躺的張雨晴給弄平,然後將張雨晴身上蓋著的被子給掀開。

孫大海在看到張雨晴之後,所有的話全都堵了回去,剩下的只有驚駭。

張雨晴身上就穿著一條粉紅色的肚兜,以及一條白色的四角褻褲,在被子掀開之後,頸部、肩膀、雙臂、腰背、雙腿沒有半點遮擋,完全暴露在了孫大海的眼前。

原本相當香艷的一幕,現在孫大海卻差點被嚇尿了。

張雨晴露在空氣中的身體肌膚,哪裡還有花魁應有的白皙粉嫩,甚至可以說,連她的肌膚都看不到,因為,在她的身上,居然長出了一層灰色的絨毛,就連那張被邋遢大叔形容成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的臉蛋,都被一層灰色的絨毛覆蓋了,根本就看不出半點美,有的,只是驚悚。

吳疾將針盒放在床邊,掀開盒蓋,盒子當中密密麻麻的銀針頓時讓床邊的小丫鬟瞪大了雙眼。

「吳……吳太醫,我家小姐不會死吧?」

小丫鬟也就是十四、五歲,聲音中帶著哭腔,配上一張還帶著淚痕的小臉,頓時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

「張小姐患上了返古症,得了這種病,會在一夜之間身上長出絨毛,現在已經拖了兩個月時間,還好老夫曾經從古籍中見過這種疾病的治療方法,否則的話,你家小姐就真的會死的。」吳疾說話的時候聲音沉穩,給人一種莫大的信心,好像只要他出手,必定能夠針到病除一樣。

「嗤!什麼狗屁返古症。」蚩尤在一邊不屑的說道。

孫大海對這個症、那個病的根本就一竅不通,所以就跟看戲一樣抱著死沉死沉的盒子站在一邊冒充打醬油的。

吳疾將一枚足有五寸的銀針抽出,用一塊白色的綢緞仔細的擦拭了一番,小心的將銀針靠近了張雨晴的胸口,顯然是準備刺入膻中穴。

「這一針下去,估計半條命就沒了。」蚩尤不屑的說道。

孫大海雖然不會給人看病,卻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活生生的人被人給醫死,懷中的盒子光當一下丟在地上,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吳疾捻著銀針的右手,上半身全都橫在了吳疾的面前。

「你幹什麼?」吳疾頓時怒了,剛剛的帳還沒有和這個胖子算呢!這胖子竟然敢攔阻自己施針,難道當他吳疾真的是軟柿子,誰都可以捏上一把嗎?

「你這一針下去,她半條命就沒有了。」孫大海直接將蚩尤剛剛說的話複述了出來。

「無知小兒,你懂個屁,你學醫幾年?你行醫幾年?老子學醫的時候你還在吃奶呢!」吳疾怒道。

吳疾這番話對孫大海來說不痛不癢,但是卻把蚩尤給惹怒了。

「小胖子,一會我說什麼你說什麼,我要狠狠的打這個庸醫的臉。」蚩尤對孫大海說道。

「滾一邊去,再敢攔阻老夫施針,老夫會讓你以後在大唐醫生這個行當混不下去。」吳疾看到孫大海傻兮兮蠢笨的樣子,再次罵道。

吳疾的話音落下,孫大海終於有了回應。

孫大海並未起身,而是與吳疾面對面,雙眼死死的盯著吳疾的雙眼,一字一頓的問道:「吳太醫,你能給小子解釋一下,為何張小姐的癸水流個不停嗎?」

孫大海說完之後就用左手按在床板上直起了身,可憐的小床發出了刺耳的嘎吱聲音,就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散架一樣。

吳疾的目光沒有了遮擋,落在了張雨晴穿著的那條褻褲上。

褻褲上是一灘暗紅色的血跡,而且血跡還在不斷擴散著,顯然癸水正在流出。

「可能這兩天正是張小姐癸水之時,這有什麼可奇怪的。」吳疾回答道,疾病可不會管你是什麼時候,這種情況很常見。

「這有什麼可奇怪的?」孫大海不屑道,扭頭看向站在床邊不知所措的小丫鬟:「你能告訴我你家小姐這種情況有多久了嗎?」

小丫鬟更加關心的是自家小姐的身體,至於給自己小姐治病的是一個太醫,還是一個走街串巷的赤腳醫生都不重要。

「從得了這個怪病開始就有了,每天正午,還有每天的午夜都會流一些。」

「從得了這個怪病開始?」吳疾失聲叫道。

小丫鬟點點頭。

吳疾直接傻了,張雨晴得了這個怪病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也就是說,癸水連續流了兩個月的時間,不說身上長毛這種怪症狀,光是癸水連續兩月不停就是一個非常棘手的毛病,顯然,之前他的診斷是錯誤的。

「讓他滾一邊去,狗屁的太醫,裝犢子的時候挺牛叉的,錯了就成傻B了。」蚩尤罵罵咧咧的說道。

如果吳疾狡辯兩句,孫大海真的會將蚩尤的原話說出來,但吳疾還是非常有醫德的,錯了就是錯了,並沒有反駁,而是陷入沉思,思考自己究竟錯在什麼地方,落井下石這種事情,孫大海自然不會做出來。

「您老要是沒招了能不能一邊想去,不要佔著……地方,輪到我了。」孫大海原本想要說「佔著茅坑不拉屎」的。

「就憑你?」

「嘿!剛剛看你還挺可憐的,怎麼的,你不行難不成天下就沒人行了?」孫大海頓時不樂意了。

「你行醫幾年了?你知道這是什麼病嗎?你知道怎麼治嗎?你……」

蚩尤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邊上賣弄,開口道:「此症乃是……」

好傢伙,孫大海就沒有見過嘴皮子動得那麼快的,一連串超級專業的醫學術語嘰哩呱啦就從蚩尤的嘴巴裡面傳了出來,最關鍵的是,孫大海雖然說醫書沒有背下來哪怕半本,但好歹有一定的基礎啊!可卻愣是連一個詞都沒有聽明白。

「你就這麼跟他說,看他還有什麼可說的。」蚩尤對孫大海說道。

孫大海瞪大了雙眼,粗粗的如同小蘿蔔一樣的右手食指指著自己,目瞪口呆,愣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廢話,不是你說難道是我說啊?」蚩尤白了孫大海一眼道。

孫大海很想噴蚩尤一臉唾沫星子。

「我特麼的說什麼啊?我特麼的每個字都能聽懂,就特麼的組在一起我根本不知道是啥玩意兒,讓我說?我特麼的怎麼說啊?」

「邊兒去。」孫大海直接往吳疾身邊一蹲,然後屁股一拱,吳疾就從胡凳上滑了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囉唆啥啊!我說了你懂?」孫大海不屑的對蚩尤說道。

其實他想說的是:「我特麼的連一個詞都聽不懂,你肯定也白扯。」

當然,最關鍵的是,孫大海聽的時候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愣是連一個詞都沒有記住,他說什麼啊?

「豎子,豎子……」坐在地上的吳疾氣得山羊鬍子直翹。

孫大海看著躺在床上和毛孩兒一樣的張雨晴,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做。

「小胖子,你是準備坐一天嗎?趕緊把獸針拿過來啊!」蚩尤也氣,敢情他嘰哩呱啦的說了半天,到了孫大海那裡直接一屁股就搞定了,早知道他何必浪費口水呢!

孫大海這才反應過來,屁股才剛剛離開胡凳,就又坐了回去,扭頭看了從地上爬起來的吳疾一眼,左手直接從下抓著胡凳,起身的時候,胡凳就好像和他的屁股粘在一起一樣。

吳疾氣得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這個胖子分明是擔心他搶凳子,想他堂堂太醫署醫術能排在前十的大拿竟然被一個胖子跟防賊一樣防著,他就一百個不爽。

孫大海很快就抱著長扁黑盒子回到了床邊,將盒子放在雙腿之上,然後……他也不知道該幹什麼啊?

「打開盒子,難道我要手把手的指點你嗎?」蚩尤也已經快要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

「哦哦!」孫大海連忙應著,掰了半天也沒把盒蓋打開。

吳疾疑惑的看著孫大海,他現在越發覺得這個胖子有古怪,不對,是越發感覺這個胖子是個白癡了。

要不是白癡的話,怎麼可能連盒蓋都打不開呢?

蚩尤已經被孫大海給氣笑了。

「這裡掰開,這裡按下去,這裡……」

在蚩尤的指點下,孫大海終於將盒蓋打開了,好傢伙!只是打開一個盒蓋而已,直接就把孫大海忙活了一身汗。

「這特麼是哪個孫子設計的,一個破盒子弄得機關重重的。」孫大海忍不住暗罵道。

蚩尤翻了個白眼,這玩意兒就是他設計的,目的嘛!就是為了體現高深啊!

「我靠!」盒蓋開啟,孫大海在看到盒子當中的東西之後直接爆了粗口。

站在邊上的吳疾,還有張雨晴的貼身小丫鬟直接傻眼了。

盒子當中是一個個奇形怪狀的凹槽,在凹槽中,是一枚枚與凹槽相對應的奇形怪狀的針,甚至都不能稱之為針了。

你見過一個小球上面全都是針,放大個十倍,插上個桿兒就是狼牙棒那樣的針嗎?

你見過粗粗長長,上面還有凸起紋路,怎麼看都像男人那玩意兒的針嗎?

你見過五、六根皮條只有末端連在一起,皮條上面全都是短針的針嗎?

這特麼的分明是玩SM用的工具才對,哪裡像是治病用的?

還有,一盒子裡面看上去好歹像是針的,最短的也有七寸長,最長的竟然有三尺長。

三尺長的針,就算孫大海這樣的胖子,躺下來隨隨便便也能扎個對穿,而且還是兩三次。

這特麼的是用來治病的還是用來殺人的?

「用這針來針灸?」吳疾瞪大了雙眼,驚訝無比的問道。

孫大海看向飄在前面的蚩尤,這話他也想問啊!

蚩尤根本就沒有任何解釋,估計之前嘰哩呱啦說了半天,孫大海一屁股就搞定的事情傷了他的自尊了,所以他直接指著盒子中一枚七寸長的銀針。

孫大海愣愣的將這枚銀針取了出來。

「這個位置,傾斜,入針七分。」蚩尤指著張雨晴左胸上端一寸的位置說道。

孫大海感覺自己這不是在治病,而是在對一個女人施酷刑呢!右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拿著銀針,哆嗦得就跟患上了中風後遺症一樣。

「住手。」

吳疾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胖子連拿針的手都在抖,顯然是第一次用銀針,因為只有用針的菜鳥才會沒有克服心理障礙,才會害怕,只要用過一次銀針,並且成功的治好了病人的疾病,再次用針就不會出現這種手抖的情況。

「你連針都沒有拿過就想給人針灸?你這是草菅人命。」吳疾厲聲吼道。

「快點。」蚩尤催促道。

孫大海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知道我為什麼讓你今天過來嗎?」蚩尤問道。

孫大海看了一眼蚩尤,微微搖頭。

「距離午時還有一炷香的時間,如果到了午時你還沒有治好她,那麼她就會死。」蚩尤認真的說道。

孫大海頓時緊張了起來,拿著銀針的手再次向張雨晴的胸口移去。

「住手,老子讓你住手,你這是要害了她的命。」吳疾怒道。

孫大海也怒了。

「要是我治不好她,我就把命賠給她,行不行?」孫大海衝著吳疾大聲吼道,直接噴了吳疾一臉唾沫星子。

吳疾愣了一下,看著孫大海道:「好,好,好,老夫就看你如何施針救人,你要是救不了她反而害了她,我就算拉下這張老臉,也一定要你給張小姐賠命。」

孫大海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按照蚩尤的指點,斜著將針緩緩的刺入到了張雨晴的胸口上一寸位置。

「你倒是往裡面刺啊!這麼點有個屁用。」蚩尤看到孫大海只是將針進了三分就停了下來,頓時急了。

施針可不像其他,講究的是一氣呵成,針到穴止,現在孫大海做了一半就停下來,這特麼的真的會出事的。

孫大海深呼吸了一口氣,手指一用力,將銀針又推進去了四分。

孫大海冷汗都冒了出來,開玩笑,這麼長的針,一針刺下去估摸著直接就刺到心臟去了,這特麼的到底是治病救人,還是殺人啊?

「自左向右捻動,輕輕的捻動,緩緩的捻動,千萬不要急,時間還夠。」蚩尤這個時候不敢催促了,聲音放輕,很柔的說道。

孫大海緊張得一頭一身汗,汗水從頭上冒出,從胖乎乎的臉頰上滑下。

吳疾本來還想要譏諷孫大海幾句,但是看孫大海認真的樣子,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

「好,接下來第二針在這裡。」蚩尤指點道。

孫大海一看這個位置,眼珠子都差點從眼眶中蹦出來,丹田下三寸,這位置……

「還愣著幹什麼?馬上就到午時了。」蚩尤看到孫大海一動不動跟木頭一樣,忍不住叫道。

孫大海連忙取出一枚銀針,正要落針……

「你是不是腦袋壞掉了?你連入針都要我教呢,還想隔衣落針,你當你是我啊?」蚩尤罵道。

孫大海這下連嘴唇都顫抖了起來,乖乖,長這麼大他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拉過,現在居然要脫女孩子的褻褲,就算這個女孩子渾身長毛,可那也是女孩子啊!剛剛落針的時候,手腕不小心碰觸到一團柔軟,都讓他心驚肉跳了。

「這特麼的到底是治病呢,還是折磨自己呢?」孫大海暗暗叫苦,卻不得不按照蚩尤的話做。

將褻褲脫下了一截,孫大海鬆了一口氣,因為褻褲下的肌膚上同樣長著和身上一樣的絨毛,關鍵地方根本看不到。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西遊神醫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6.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