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簡介:
作者簡介:
《終極戰兵》第一集
本集介紹:
本集出場人物介紹:
第一章 魔王回歸!
第二章 給我滾出去!
第三章 若在踏足,殺無赦!

終極戰兵
作 者
梁七少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7.25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7月15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9
累積人氣
85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75 / 1
總評
普普通通
 
 暱稱:
 密碼:
 

終極戰兵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7.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若在踏足,殺無赦!

給我滾出去!

這是蕭雲龍對武騰所說的話,簡單直接,粗暴狂妄,直接開口讓武騰滾出去。

就在王伯帶領著他走過來東院這邊的時候,他已經聽王伯說起了一些情況,得知武家正帶領著年輕弟子前來蕭家挑戰。蕭家眼下並無嫡系弟子在場,因為蕭萬軍除了蕭雲龍這個兒子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兒子。

蕭雲龍當時聽到這些的時候心中不免有些怒意,再怎麼說他也是蕭家男兒,身體內流淌著的是蕭家的血液。

如今他回來了,無形中自然也會擔起蕭家男兒應有的責任。

擂台上,武騰一張臉震怒異常,眼中泛起了絲絲冷意。

武家這些年發展得極快,武家男丁旺盛,年輕一代中更是出現了幾個高手,是以武家的弟子平時在江海市可謂趾高氣揚。

武騰自然也不例外,是以他聽到蕭雲龍那聲冷喝之後,一張臉頓時陰沉了起來,冷冷說道:「滾?我就站在擂台上,有種你把我打下去!你叫蕭雲龍是吧?聽說你就是蕭萬軍在外面亂搞女人生出來的私生子?哼,一個私生子罷了,也膽敢讓我滾?」

「狂妄至極,武家真是要欺我蕭家沒人嗎?」蕭萬軍憤怒而起,眼中有兩道寒芒閃現。

然而,站在一旁的蕭雲龍一張臉卻是變得鐵青,他那雙深邃的眼眸無比平靜,平靜得讓人感到一種難言的驚懼,就像是那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又像是火山爆發前夕的寂靜。

倘若在西伯利亞,抑或是一些認識蕭雲龍的人或者是對手,看到蕭雲龍此刻這樣的臉色,他們都會知道蕭雲龍怒了。

魔王一怒,血流成河!

這句話是認識蕭雲龍之人,或者是他的對手私底下給他的一句評論,在他們的眼中,蕭雲龍就是一個魔王,一個怒殺千里,血流成河的魔王!

「你是武家的弟子?要來挑戰蕭家弟子?好,我遂了你的心願!上台與你一戰!」

蕭雲龍語氣很平靜,聽不出來絲毫的怒意,但他心中卻是有股宛如火山爆發般的怒火在升騰。

龍有逆鱗,觸之必殺!

蕭雲龍也有自己的逆鱗,他的逆鱗就是他的親生母親!

他不允許任何人用任何的方式去侮辱他的母親,在他的心中,他那位已經逝去的母親是無人可替代的。

剛才武騰那句話,無形中已經觸犯到了蕭雲龍心中的逆鱗。

蕭雲龍朝著擂台走了過去。

「雲龍,你回來,你剛回來,一路風塵僕僕,還是休息一下吧!」蕭萬軍連忙說著。

蕭萬軍並不知道蕭雲龍的實力,他一點也不瞭解自己的這個兒子。

武騰身為武家弟子,自身的實力不俗,因此蕭萬軍生怕蕭雲龍走上擂台之後有個什麼閃失。

然而,蕭雲龍並未停下腳步,他的步伐沉穩,透出一股難以言喻的自信,直接走上了擂台,面對著眼前的武騰。

蕭家的外姓弟子心中激動,他們心知蕭萬軍的兒子回來了,此刻更是代表著蕭家弟子站上了擂台,他們自然是希望蕭雲龍能夠殺一殺武家的威風,讓他們心中也出口惡氣。

武建雙眼微微一瞇,他看著擂台上的蕭雲龍,眼中有著精芒閃動。

關於蕭萬軍有個兒子之事,江海市中不少人都知道,但從未有人見過蕭萬軍的兒子。眼下蕭雲龍回來了,他也總算是看到了蕭雲龍的樣子,的確是有幾分蕭萬軍年輕時候的影子,看來是父子無疑了。

蕭雲龍要對陣武騰,武建卻是一點都不擔心,據他所知,蕭雲龍一直在海外長大,又能強到什麼地步?只怕不過是會幾手花拳繡腿吧?而這些花拳繡腿自然是不被武家這種傳承已久的武道世家放在眼裡。

「哼,看看你能接下我幾招!」武騰盯著蕭雲龍,他陰森一笑,說道:「可不要連我一招都接不下啊,那可就太丟人了。」

「出手吧,不然你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蕭雲龍語氣平靜,淡漠無比的說道。

「你找死!」

武騰心中一怒,他暴喝了聲,身形一動,嗖的一聲以著極快的速度朝著蕭雲龍衝了過去,隨後他的右腿橫掃而出,迅猛無比。

呼!

武騰一腿橫掃,這一腿之威極為恐怖,便連空氣都要被碾壓著,發出了呼呼的風聲。

「唔,不錯,這一式騰雲腿已經修煉得有幾分火候!」

武建在台下看著,暗自點了點頭,顯然對於擂台上武騰的這一腿極為滿意。

但下一刻,武建的表情猛然定格住,張著口,臉色為之愕然。

轟!

只因這一刻,蕭雲龍也出腿了,沒有任何的花招,也沒有任何的招式,僅僅是抬腿,而後一腿橫掃而出,迎上了武騰橫掃而來的腿勢。

這在任何人看來僅僅是簡簡單單的一腿,毫無技巧可言。

但,這真的僅僅是一腿嗎?怎麼虛空中都像要爆發出轟然巨響?這哪裡像是一腿,分明就像是一顆轟殺而出的炮彈!

「武騰,退,速退!」

武建反應了過來,臉色駭然,一張臉變得毫無血色,驚恐萬分的吼叫出聲。

一切已經遲了!

砰!

卡嚓!

電光石火間,蕭雲龍這一腿已經迎上了武騰的腿勢,緊接著便看到武騰的右腿就像是一截棉花般折成了九十度角。

武騰的右腿本是直著的,此刻赫然折成了九十度角,那只有一種解釋︱︱武騰的右腿腿骨折斷了,彎成了九十度。

蕭雲龍這一腿直接踢折了武騰的右腿,餘勢未減,順著武騰折斷的右腿重重地橫掃在了其腰側部位。

卡嚓卡嚓!

又是一陣密集的骨折聲接連爆響,不用說武騰腰側的肋骨肯定悉數折斷。

「哇︱︱」

武騰口中咳出了一口鮮血,他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般直接飛了出去,當他的身體直接飛出擂台重重地倒在地上陷入暈迷狀態的時候,他咳出的鮮血才從半空中灑落而下,染紅了擂台台面。

全場鴉雀無聲,便連一根針掉落的聲音都能聽得到。

一腿,僅僅是一腿而已,武家之中一個極為出色的弟子竟是直接被橫掃而出,腿骨折斷,肋骨折斷,口中吐血,昏迷倒地。

什麼叫霸氣?

這就叫霸氣!

前一刻還在叫囂著一招內將蕭雲龍擊敗的武騰,後一刻卻是被蕭雲龍一腿橫掃飛了出去,這是何等強烈的反差?

這一前一後不過在分秒之間。

蕭雲龍那一腿,或者稱之為一枚轟殺而出的炮彈更為貼切一些。

擂台上,蕭雲龍目光陰沉如水,一片森寒,他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恍如一頭沉睡萬古的龐然巨獸驟然甦醒,更像是一尊魔王回歸,身上散發出滾滾魔氣與殺機。

蕭雲龍身形一動,從擂台上躍下,直接衝向了暈迷倒地的武騰,眼中有著殺意閃動。

武建已經是率人來到了武騰的身邊,看到蕭雲龍衝過來,他臉色一沉,喝聲說道:「你想幹什麼?」

「滾開!」

蕭雲龍一聲暴喝,一股恍如實質的殺機直接鎖定住了武建,從他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威勢恐怖無邊,瀰漫著的那股殺氣籠罩全場,像是一尊大魔王屹立場中,睥睨環顧間無人能撼其威。

武建自身的實力並不弱,即便是還未達到宗師級別,但一身實力在江海市也是聲名顯赫。

不知怎麼的,面對著眼前的蕭雲龍,武建的瞳孔驟然冷縮,竟是有一股難言的懼意蔓延全身。從蕭雲龍的身上,他分明感應得到那股恍如從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凌厲氣勢,讓他都要為之心驚。

「雲龍,冷靜一下。」

蕭萬軍走了上來,伸手拉住了蕭雲龍的手臂。

蕭萬軍能夠感應得到從蕭雲龍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殺氣,所以他上前來制止。再怎麼說,這是擂台上的對戰切磋,不可涉及生死,這也是武道世家流傳多年的一種規定。

再則要是武騰就此死在蕭家,那事情可就真的鬧大了。

蕭萬軍也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剛回來,就失手殺人,背負上一個殺人罪名。

蕭雲龍深吸口氣,而後徐徐吐出,將心中的一股戾氣吐了出來,他的目光陰沉,盯著武建,一字一頓的說道:「帶著你們的人,給我滾出去!膽敢再踏足蕭家半步,殺無赦!」

這是一種警告,更是一份言出必行的誓言。

若再踏足蕭家,殺無赦!

蕭雲龍說到做到,因為他有這份能力。

如若不是在蕭家東院的演武場,如若不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現在的武騰早就是一個死人了。

蕭雲龍的母親已經逝去多年,他只希望自己的母親在天之靈能夠安息,如有侮辱者,他絕不會留任何情面。

蕭雲龍雖說就此住手,但武騰被他一腿橫掃之下,不死也要徹底淪為一個廢人了。

武建臉色陰沉,面如死水,他張了張口,想要說什麼,可一看到蕭雲龍那雙深沉如嶽般的目光,脊背直冒寒氣。他二話不說,喝令帶過來的其他弟子,抬著武騰灰溜溜的離開了蕭家。

「嘩︱︱」

直至此刻,蕭家中在場之人如夢方醒,發出了陣陣譁然之聲,他們興奮而又激動,有些人甚至忍不住大喊出口。

因為這些年來蕭家被欺壓得太狠了,直讓他們心中憋著一口怒氣。

特別是蕭家武館中追隨著蕭萬軍的一些外姓弟子,更是興高采烈,為之激動,他們看向蕭雲龍的目光充滿了一股崇拜。

習武之人,以強者為尊。

蕭雲龍不僅是蕭萬軍的兒子,還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更是讓他們為之敬重。

蕭萬軍看著蕭雲龍,他那張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拍著蕭雲龍的肩頭,說道:「兒子,好樣的!」

他發覺,他對自己的這個兒子真的是一無所知。

方才蕭雲龍那一腿之勢,雖說沒有任何的招式,可內蘊著的那股力量隱隱都要超越人類的極限。

所謂一力降十會,力量恐怖如斯,任何的招式都是多餘的,唯有力量才是王道。

「走,我們去大廳。王伯,去沏上好茶,今晚準備家宴!」

蕭萬軍臉色振奮,蒼白的臉上多了一絲紅潤,他笑逐顏開,發出了許久未曾有過的朗聲大笑。


蕭萬軍帶著蕭雲龍朝著蕭家大廳走去,經過前院的時候,一輛黑色的邁騰轎車緩緩駛入了前院,車門打開,一個年紀四十多歲左右,面貌清秀,端莊大方的女人走了下來。

與此同時,副駕駛座的車門打開,一個年紀十四五歲左右的女孩也走下車。

這個女孩束著馬尾辮,一張臉粉雕玉琢,顯得極為美麗可愛,特別是她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流轉之間盡顯靈氣,恍如天地之間的靈韻蘊藏於她的雙眸之間。

「靈兒,放學回來了?哈哈,快,快過來見過你的哥哥。」

蕭萬軍笑著,招呼小女孩走了過來,拉著她來到了蕭雲龍的面前。

「哥哥?」小女孩眨著一雙無邪的大眼睛看著蕭雲龍,遲疑的說道:「你就是雲龍哥哥嗎?哥哥,真的是你啊?你回來了?太好了,爸爸說靈兒還有個哥哥,但靈兒一直都沒見過。原來哥哥比我想像中還要帥呢!」

「雲龍?你、你真的回來了?太好了,我們一直都在盼著你回來。」那個面貌清秀的女人也走了過來,笑著說道。

「雲龍,她就是你的劉姨。」蕭萬軍給蕭雲龍介紹了一番。

這個女人名為劉梅,她一直在蕭萬軍身邊照顧多年,雖說一直以來還沒有什麼名分,但蕭家上下都已經把她看成是蕭家的女主人。

那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是蕭萬軍與劉梅的孩子,名為蕭靈兒。

蕭雲龍點了點頭,表示他已經知道。

走進了大廳,蕭雲龍從背包中將自己母親的骨灰盒拿出來,說道:「這是我母親的骨灰,她臨終前的願望就是能夠在蕭家的宗堂祖祠中安息。」

蕭萬軍身形一震,他雙手顫抖,從蕭雲龍的手中接過了這個骨灰盒,他咬了咬牙,未語淚先流。

他伸手一遍遍的撫摸著骨灰盒,老眼通紅,滴滴淚水滑落而下,在那股極度的傷痛之下,他整個人像是又蒼老了十年,呢喃自語:「莫靈,你回來了,時隔二十五年,你又回家了。可是,我怎麼看不到你了……」

「開宗堂,升祖祠!」

蕭萬軍開口吩咐下人,而後他雙手捧著骨灰盒朝著位於蕭家老宅南側院子裡的宗堂而去。

蕭雲龍跟隨前往,進入了這個供奉著蕭家列祖列宗的祖祠內,他目光朝前一看,心中猛地一震,看到了祖祠的祭奠檯面上,有著一個牌位,上面寫著︱︱愛妻莫靈之位!

蕭雲龍看向蕭萬軍,心中的感覺有些複雜,他記得自己的母親說過她與蕭萬軍還未來得及結婚,可在蕭萬軍的心中,自己的母親已經是他的妻子。

蕭萬軍將骨灰盒先放在祭台上,他上了三炷香。

蕭雲龍也走上前,點了三炷香後拜了三拜,說道:「媽,回家了,您的心願已了,望您在天之靈能夠安息。」

劉梅一臉傷感,她輕歎了聲,也走上前上了三炷香,說道:「姐姐,回家了就好,望姐姐在蕭家祖祠中安息,蕭家祖祠的香火永遠都有姐姐一份。」

「你們先出去吧!我想跟莫靈單獨待一會。」

蕭萬軍開口,語氣顯得老邁而又沉重,透著一股濃濃的哀傷與悲痛。

蕭雲龍與劉梅走出了蕭家祖祠。

劉梅看著蕭雲龍,輕歎了聲,說道:「雲龍,你直到現在,也還不肯原諒你的父親,對嗎?」

蕭雲龍沒有說話,掏出根煙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也許你不知道,你父親這些年過得並不快樂,他每次露出笑容都是跟你打電話的時候。即便你在電話中對他都是不冷不熱,即便你一副不肯原諒他的語氣,可通完電話後都是他最為高興的時刻,高興中又透著深深的愧疚,因為他知道對不起你們母子。」劉梅繼續說道:「當年的事,你父親不願跟我多說。我只是隱約知道,二十五年前,蕭家遭到仇家的聯合追殺,當時蕭家上下岌岌可危,你母親那時候正懷著你,你父親便派人秘密護送你母親直接出國避難。」

蕭雲龍指間微微一顫,眼中露出一絲異色,這些事他母親未曾跟他提起過。

「其實在你父親眼中,他的妻子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你的母親。」劉梅說著,她深吸口氣,繼續說道:「十年前,你第一次撥通了蕭家的電話,說出了你的身份,更是說你的母親已經病逝。那一刻,你父親整個人就垮了,直接病倒。」

「十年前你父親大病一場,那時候的他形如神魂出竅,病重了整整三個月,原本八十公斤的他在重病期間只剩四十公斤重,骨瘦如柴,已經都要不行了。我記得那個時候,他打了你的電話,一遍遍的喊著你兒子,一直喊著喊著……從那以後,他煥發出了活下去的勇氣,漸漸地,他的病情才得到控制與好轉。」

「後來他跟我說,當時的他激發出了活下去的潛能,完全是因為你。他說他還有個兒子,無論如何,也要活著親眼見到你,彌補他未曾盡過父親職責的遺憾,彌補心中的愧疚。」

「他重病期間,我一直在他身邊,照顧著他,其實在此之前,我就負責他的生活起居。不可否認,我很愛你的父親。同時我也知道,你的父親這一生不會娶我,不會給我蕭家夫人的身份。我並不後悔,更不在意,相比那一張結婚證書,我更加在意的是能夠陪在你父親身邊,照顧他的身體。」

「雲龍,我希望你不要怪我此舉是在跟你母親爭奪你父親,我只是覺得,你父親身邊需要有個女人照顧他。你更不要怪罪你父親,你父親曾發誓除了你母親之外,一生不娶。因為你父親是真的愛著你的母親,在他心中你母親永遠都是他的妻子,直至現在也一樣。」

劉梅看著蕭雲龍,緩緩說著。

蕭雲龍深吸口氣,他看著劉梅,說道:「劉姨,我豈會怪你?你能夠如此無怨無悔不計名分的照顧著他,這是一種真心實意。我也看得出來,他的確很愛我母親。」

劉梅一笑,說道:「雲龍,你能夠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我一直都很擔心你會怪罪我。」

「不會的,他的確是需要人照顧。我想,即便我母親在天之靈知道這一點,也會感激你所做的一切。」蕭雲龍說道。

劉梅笑著,眼角微微濕潤,她是一個賢慧善良的女人,在她內心深處也同樣將蕭雲龍看成是自己的孩子一般,是以聽到蕭雲龍這麼說,這讓她原本的擔心變得釋然與高興。


蕭雲龍與劉梅回到了蕭家大廳,劉梅要給蕭雲龍倒杯茶,卻是看到蕭靈兒跑了過來。

她說道:「媽媽,我來給哥哥沏茶吧!哥哥,爸爸說靈兒沏的茶可好喝了,你嘗嘗看。」

說著,蕭靈兒一雙粉嫩瑩白的手便開始洗茶、泡茶,整個動作倒是很連貫。

最後,她一雙小手端起茶壺,給蕭雲龍面前的茶杯倒了杯茶。

做完這些後,蕭靈兒退到了一邊,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蕭雲龍,美麗的小臉上隱隱帶著一絲怯意。

蕭雲龍喝了口茶,茶味的確是很不錯,他再一抬眼,竟是看到蕭靈兒像是在逃避他般,退到了邊上的角落。

他一怔,不由說道:「靈兒,你怎麼走到角落上站著?過來這邊坐。」

蕭靈兒看了看蕭雲龍,又看了看自己的媽媽,她瑩白的貝齒輕咬著鮮艷潤紅的櫻唇,半晌才囁嚅說道:「靈兒覺得哥哥似乎不太喜歡靈兒,所以……爸爸說要是有人不喜歡你,那就離他遠一點就好了。」

蕭雲龍臉色為之怔住,他想起在前院第一次看到蕭靈兒的時候,他的臉色的確是顯得有些淡漠。

這主要在於他初來蕭家,對於這個家還真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再則以往都是在歷經血腥殺戮,他身上本就帶著一股讓人望而敬畏的氣勢,是以蕭靈兒感覺到似乎自己的這個哥哥顯得有些冷漠。

出於一種小女孩的心理,蕭靈兒自然是單純的覺得蕭雲龍的這種冷漠可能是不喜歡她的緣故。

「靈兒,過來。」蕭雲龍一笑,朝著蕭靈兒招了招手。

蕭靈兒乖巧的點了點頭,走到了蕭雲龍的面前。

蕭靈兒雖說才十五歲,可卻已經亭亭玉立,約莫有一米六的身高,肌膚雪白,標緻的小臉儼然透出了一股美人胚子的氣質,她站在蕭雲龍面前,顯得有些拘謹,又顯得有些不安。

「靈兒,你記住哥哥的話,你是哥哥的妹妹,哥哥又怎麼會不喜歡你?哥哥不但喜歡你,還會保護你,知道嗎?」

蕭雲龍一笑,伸手揉了揉蕭靈兒的臉頰。

他與蕭靈兒是同父異母所生,從這點而言蕭靈兒就是他的妹妹,身體內流淌著的都是蕭家的血脈。

再說蕭靈兒如此的乖巧懂事,他又豈會不喜歡?

「哥哥,你說的是真的嗎?」蕭靈兒雀躍不已,她笑著,雙眸都彎成月牙兒。

「當然是真的,來,你眨一眨眼。」蕭雲龍笑著。

「啊?」

蕭靈兒一怔,她有些不解,不過仍舊是眨了眨眼。

這一瞬間,蕭雲龍的右手在她的面前一閃,待到她睜開眼的時候,竟是看到蕭雲龍的右手中多了一塊綠意盎然、毫無雜色,被雕琢成月牙狀的翡翠。

「喜歡嗎?」蕭雲龍問著。

「哇,好漂亮。」蕭靈兒睜大了雙眸。

「這是哥哥送給你的第一件禮物。」蕭雲龍一笑,將這塊綠翡翠放在了蕭靈兒的手心上。

一旁看著的劉梅心中一驚,她本身也是個極有閱歷的女人,是以一眼便看出來蕭雲龍送給蕭靈兒的那塊翡翠竟然是帝王翠!

這塊翡翠內蘊著的那股濃郁的綠意彷彿都要溢出來,而且毫無雜色,綠意分散均勻,這分明是堪稱翡翠中最為極品存在的帝王翠。

就這麼一塊翡翠,都要價值上千萬!

「雲龍,這千萬使不得,這塊翡翠太珍貴了。靈兒還是個孩子,你用不著送這麼珍貴的禮物給她。」劉梅走了過來,從蕭靈兒手中將那塊月牙狀翡翠取來,要還給蕭雲龍。

「劉姨,既然是一家人了,何必說這種見外的話。」蕭雲龍說著,執意將那件帝王翠送給了蕭靈兒,說道:「區區一塊翡翠算什麼,對我來說,即便是全世界的財富堆在眼前,也比不上我這個妹妹珍貴。」

劉梅一怔,心中湧起了一股暖流,眼角微微濕潤,看著與蕭靈兒如此親暱的蕭雲龍,她暗自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靈兒,哥哥送給你的這件禮物你收起來。你現在還小,等以後你長大了再戴出去,好嗎?」蕭雲龍笑著說道。

蕭靈兒點了點頭,她看著蕭雲龍,說道:「哥哥,這件禮物是不是很貴重啊?」

「不貴,你看,這不過是個石頭而已,有什麼貴的。」蕭雲龍不以為然的說道。

「哥哥,對不起啊,靈兒不知道你今天回來,所以沒有準備禮物送給你。不過,靈兒以後一定會送給哥哥禮物的。」蕭靈兒說著。

「好,那我等著。」

蕭雲龍一笑,伸手揉了揉蕭靈兒的腦袋。

看著蕭靈兒那純真而又高興的笑容,蕭雲龍感覺到自己內心深處的那一層堅冰正在逐漸的融化。


傍晚時分,蕭萬軍從蕭家祖祠中走了出來。

他的臉上仍舊是帶著一抹傷感與悲痛,但他還是吩咐下去,今晚舉行蕭家家宴。

蕭家如今只剩下蕭萬軍這一脈,人丁不旺,是以今晚的家宴,蕭萬軍讓管家、蕭家上下的僕人,還有蕭萬軍收的三個弟子全都齊聚在了一起,舉辦了一次家宴。

蕭萬軍收了三個弟子,大弟子吳翔,二弟子陳啟明,三弟子鐵牛。

吳翔性格沉穩,考慮事情全面周到,因此蕭萬軍一直讓吳翔管理著蕭家武館的大小事務。

陳啟明是個俊朗陽光的年輕人,不過性格略顯急躁,屬於三句不合大打出手的類型。

至於鐵牛,則是個老實憨厚的大個子,他極為魁梧厚實,更是擁有一股蠻牛般的力量,憨厚的性格使得他從來不輕易跟別人起衝突。可一旦蕭家武館遇到什麼事,他往往都會像一頭瘋牛般衝在最前面。

蕭萬軍將這三個弟子介紹給了蕭雲龍認識,吳翔他們連忙喊著少主。

蕭萬軍是他們的師父,因此喊蕭雲龍少主倒也合情合理。

蕭雲龍卻是不喜歡這個稱呼,說道:「如果不介意,往後就叫我一聲大哥吧,既然是蕭家的弟子,就不要有什麼主次之分,更不能見外。」

「大哥,那我們敬你一杯!」

吳翔他們臉色激動,紛紛舉杯,與蕭雲龍接連喝了三杯。

蕭家家宴已經多年未曾有過,只有遇到特別重大的喜事才會舉辦家宴。

今晚的蕭萬軍極為高興與激動,時不時的傳來他那爽朗的笑聲,盡顯豪邁之情,恍惚間似乎又回到了多年之前威震江海市的「獨擋萬軍,我自為雄」的那股氣概!

家宴結束後,蕭萬軍對著蕭雲龍說道:「雲龍,你隨為父到書房一趟。」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終極戰兵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7.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