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永生之路
〈序之章〉
〈第一章〉  命運交織
〈第二章〉  闇之啟端
〈第三章〉  攝魂之音
〈第四章〉  階級地位
〈第五章〉  首次遇襲
〈第六章〉  全力追緝
〈第七章〉  魔神之皇
〈第八章〉  混沌果實
〈第九章〉  北界皇者
〈第十章〉  預期死亡
〈第十一章〉 無助之感
〈第十二章〉 龐大旅費
〈第十三章〉 符文水晶
〈第十四章〉 形跡可疑
〈第十五章〉 戲曲落幕
〈第十六章〉 加入組織
〈第十七章〉 拉仇恨值?
〈第十八章〉 搗亂議事
〈第十九章〉 闖了點禍
〈第二十章〉 組織培訓
〈第二十一章〉生存法則
〈第二十二章〉幻凌之花
〈第二十三章〉行動曝光
〈第二十四章〉人生之道
〈第二十五章〉再次遇襲
〈第二十六章〉首次策略
〈第二十七章〉別有居心
〈第二十八章〉暗殺行動
〈第二十九章〉追緝魔神
〈第三十章〉 是結是劫
〈第三十一章〉萬法一線
〈第三十二章〉時空魔法
〈第三十三章〉獨闖皇宮
〈第三十四章〉冥重九天
〈第三十五章〉短暫相聚
〈第三十六章〉奄奄一息
〈第三十七章〉偷襲任務
〈第三十八章〉光之旅程
〈第三十九章〉天無劍宗
〈第四十章〉 受到排擠
〈第四十一章〉侍童日常
〈第四十二章〉久違的人
〈第四十三章〉懷璧其罪
〈第四十四章〉魔法學院

《幻凌傳說》
作 者
泰蕾莎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4.0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免費
本月人氣
16
累積人氣
899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幻凌傳說》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12.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二章〉幻凌之花

  幽深且無盡的潮濕洞穴如同蜿蜒的地底迷宮,空間佈滿霉氣,四周暗藏劇毒藤蔓蠢蠢欲動。

  兩人一路上不停小心翼翼行走,偶爾感受到不遠處活人氣息與波動及一些慘叫聲,兩人心知,可能其他探險不小心觸動到藤蔓而慘死,故而很慶幸一路上沒遇到其他人偷襲。

  兩人便走走停停,多次休息過程中,黯空犽•杰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些乾糧分食,就這樣探險的過程中,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

  「走了好久……」凌祈在這洞穴被困了幾天,看著無止盡的穴道,頓時有些悶且不耐煩,看了四周藤蔓:「這些藤蔓的本體到底是什麼?」

  黯空犽•杰回憶著藤蔓的情形:「這,藤蔓外型,像鬼域血籐,專吸收生物血肉維生,不過像這樣使人腐蝕、中毒得騰蔓可能是變異種物品。」

  「唉……」

  黯空犽•杰看著漆黑洞穴,畢竟在這樣的環境中走了許多時辰,或許已經過了幾天了,知道她不耐煩了,便摸著她的頭:「切記,再未知環境中,一時安全,不代表安全,別掉以輕心。」

  「喔。」

  兩人再次往前行,感受到濕氣越來越濃厚。

  「咦?」凌祈隱隱約約聽到前方有異樣聲音,便看了黯空犽•杰。

  黯空犽•杰:「是水聲和……」

  當他話還沒說完,便看著凌祈快速前進,也跟著加快速前進,終於在通道前方有微弱光芒,而隨著光芒處移動,發現空間濕氣及腐臭味越來越重,且血腥氣息越是濃重。

  黯空犽•杰用傳音術示警:「小心。」

  凌祈點點頭,兩人更是小心翼翼前進,當來到路的盡頭,兩人將身軀趴伏於地並探查路口外狀況。

  凌祈定眼一看,路口盡頭,是個很寬闊的洞穴,而洞穴周圍牆壁四周有著密密麻麻的小洞穴,自己則位於其中之一處,而洞穴正中央為一個藍綠色的湖,湖面上泛著幽幽的藍色光芒,那些劇毒藤蔓則是爬滿四周牆壁,其中吊掛了不少泛黑的屍體,反倒是越靠近湖邊,藤蔓越少,故而底層的地面上有幾人活動。

  而那滿地屍體,殘肢斷腿等,凌祈看了那些肢體鮮紅,很明顯是被人分屍,而不是被藤蔓毒殺的。

  凌祈疑惑的看著他。

  黯空犽•杰看了那些人手、身體、嘴裡的血漬分析:「看來有人在經過這幾天活動,糧食短缺下,那些人反倒是分屍敵人或自己人的屍體。」

  凌祈忽然想起了焰秋•言的話,弱肉強食,而闇之族不少已化人形但實質上仍是兇殘獸族出沒,頓時感到內心感到一些複雜。

  此時一旁牆面陸續有人從其他洞口出現與底下的人拚殺,一開始站在下面的人在經過不少人輪番上陣後,最終淘汰,而取得勝利者,站在地面不久便迎來其他人的挑戰,故而,奪取地面位置者則不停更易,卻不能持續站在地面。

  此時地面上早已堆積成座小山坡,血流成河,血水流入湖泊,使藍色湖泊渲染成一片血色,而原本平靜的湖面,開始從中間漣漪成一圈一圈的波紋,湖面開始湧動,隨及地面傳來強烈震動,伴隨碎石紛紛落下。

  還待眾人驚訝四周環境變幻之時,頓時一龐然大物牆壁破土而出,待眾人,觀看時發現是巨大蜈蚣般甲殼類蟲子,身為黑色鎧甲,足為紅色與紫色交錯,其身上多足卻纏繞著藤蔓。

  「原來如此。」黯空犽•杰看著蜈蚣後有感而發。

  「?」凌祈疑惑的看著他。

  「此蜈蚣為百足紫赤蟲,全身充滿劇毒,而鬼域血籐雖然會吸取生物血肉,但對於百足紫赤蟲堅硬外殼則無效,繼而兩者毒物相伴而生,鬼域血籐也染上了百足紫赤蟲毒素並吸收,看來牠們似乎被湖中央物品吸引而來。」

  百足紫赤蟲動作敏捷,沿路砍殺不少人,洞穴中迴盪著無數的慘叫與哀號聲,那巨大身體快速洞穴牆壁中遊走,加速洞穴坍塌落石,許多洞口都被落石堵住。

  凌祈眼看著情況:「怎麼辦?若等湖面得傳奇物品現世,我們早就被落石壓死。」

  「不用擔心。」黯空犽•杰使出防護結界,將兩人護住避免墜石砸傷。

  當洞穴內震動停止不久後,湖面浮出一朵花,其花瓣白色透明,如冰雕花般,四周泛著彩色微光。

  「你看!那是什麼?」凌祈驚訝的看著花朵中間。

  「!!」黯空犽•杰一看也心驚,本以為這次降世物品可能頂多也只是聖品的物品,沒想到會見到古書卷上記載的傳說中物品,而在此地降世:「是「幻凌之花」。」

  「幻凌之花?那是什麼?」

  黯空犽•杰:「幻凌之花,是集天地萬物之靈氣為根,汲取數萬生靈成體,以吸食鮮血所滋長,由孕育至成熟過程需數萬年時間,沒想到竟然會在黑暗世界裡這邊渺小星球出現,據聞此物降世,能造成生靈塗炭的境地。」

  「它有什麼功用?」凌祈感受到花朵四周純淨靈力波動,它的潔白與四周環境呈現強烈對比。

  「能免疫世間上所有毒。」

  「!!」凌祈一聽也震驚的不得了,怪不得能從他臉上看到驚訝神情,隨後想想這種物品必定會引發世人瘋狂爭奪,雖然目前傷亡人數不少,但這麼稀有的物品,競爭人數似乎應該要更多才是,而前來探索的人也似乎是個人或是一小群的冒險者?故而感到疑惑:「真的嗎?會不會有錯?雖然這物品有不少人來爭奪,但爭奪人數並不多。」

  「我也不是很確定,畢竟是在古書裡曾看過,若是真的,現在爭奪人數不多的原因可能歸咎於降世前徵兆並不顯眼,有些稀有仙品級別得天生天長物品降世都會有異相出現,而黑夜變白晝並不獨特的異相,故而讓許多大家族、軍閥以致忽略,但只要它降世,有人將它風聲傳出,必定引起他人爭奪。」黯空犽•杰看著凌祈純淨目光,正要說什麼時候,忽見她開口。

  「我看,還是算了吧,我們先回去覆命吧。」凌祈忽然想起一些畫面,覺得自己還要找師父、母親,沒必要將自己的命賠在這,頓時拉著他衣角。

  黯空犽•杰聽到她的話感到驚訝:「你不想要?」

  凌祈嘟著嘴:「雖然很想得到,但是它附近有那隻怪物守護,要得手也難,得手後還要考慮分配,分配後又要想後續有沒有人爭奪,組織那邊也不好交代。」

  黯空犽•杰也同意她想法,正與她往回頭時,發現他們身後有其他隱匿的探險者,正使用魔法背後偷襲他們。

  「小心!」黯空犽•杰情急之下拉著凌祈往身後躲避,而後面正是懸空的峭壁,兩人身形頓時往下墜,黯空犽•杰從懷中拿出匕首刺於牆壁,緩衝下墜的速度。

  黯空犽•杰帶著凌祈一路往下滑,直滑到地面上後抬頭看著偷襲者,眼色一沉,手中瞬間握緊,那名偷襲者所站的位置突然爆炸,將洞口與偷襲者一併炸飛。

  凌祈看到黯空犽•杰在帶離自己離開的時候將洞口處順勢投下爆破符,剛剛引爆符的關係,如今他們正陷入這片爭奪「幻凌之花」的洞穴之中,看著四周虎視眈眈的爭奪者與守護者:「怎麼辦?」

  「為了保命,我們只能殺出重圍並將所有洞口封住,斷絕敵人路線,以免後方有人持續前來。」

  「封住所有入口,那我們怎麼逃開?」

  黯空犽•杰對她自信的微笑:「置之死地而後生,會有辦法的,首先,你先堵住所有洞口,而我負責對付其他的爭奪者。」

  「好!」凌祈聽從指令後並與黯空犽•杰分工合作,凌祈避開四周的攻擊並使用小型魔法咒術攻擊所有洞口處,使其小洞口坍塌,看似簡單任務,對凌祈來說並不容易,因為要小心翼翼控制魔法以避免引起整個洞穴崩壞。

  另一邊,黯空犽•杰原地快速念動魔法,當魔法發動後,許多爭奪者身旁都浮現了光球,而那些光球立即驚動了百足紫赤蟲與鬼域血籐,兩者合力攻擊四周光亮之處,而許多爭奪者因為被身旁突然多出的光球而愣住,就在愣住的那剎那而被百足紫赤蟲與鬼域血籐殺死。

  凌祈快速完成封住入口任務後,隨即回到黯空犽•杰身邊看著他的一舉一動,發現他太厲害了,先是快速找出爭奪者的位置,然後使用土系魔法將數顆小光球覆蓋住並隱匿到那些人身旁,然後用遠程操控魔法將光球瞬間照亮那些人身上,而畏光的鬼域血籐與百足紫赤蟲自然先攻擊那些發光體,故而快速將其一一殲滅。

  「你這招用的好妙喔,不過你怎麼知道他們看到發光體會愣住而不閃躲?」凌祈忍不住崇拜道,隨後想想,這招突襲第一次或許成功率很高,但這招突襲要百分百致勝仍有些困難,因為若要再第二次用使用相同招式,必定會讓敵人有所警惕而失了先機。

  「金系魔法,幻術。」黯空犽•杰解釋道:「那些光球不僅是照明作用,凡是近距離看到光球的人,眼前會產生幾秒幻術來迷惑對方眼睛,而那幾秒就足夠讓牠們有時間攻擊那些人。」

  凌祈還是很佩服他能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出這樣的計畫,禍水東引的道理就是這樣吧。

  「確保了旁邊閒雜人等,不會出現來干擾狀況下,現在就能將全部精力去對付那兩個守護獸了。」黯空犽•杰感受著牠們得移動。

  隨後兩人對鬼域血籐與百足紫赤蟲不停攻擊,不同元素得魔法流光,在洞穴裡不停交錯,在兩人辛苦的合力下,使用聲東擊西方式擊殺了附著在百足紫赤蟲的鬼域血籐本體,但兩人接近著猛烈攻擊皆面對百足紫赤蟲的堅硬外殼絲毫無所動搖。

  「怎麼辦?所有魔法都對牠的外殼無效,近距離攻擊,會被牠外殼及銳角攻擊到有中毒疑慮。」凌祈看這那尖硬甲殼,自己使出所有拿手魔法了,身上魔力也消耗的七七八八,隨手幾記光之魔法,皆被百足紫赤蟲閃躲開並未擊中。

  「……」黯空犽•杰沉著應戰,對於她的提問,此時沉默不語。

  過幾了個時辰纏鬥,黯空犽•杰看著凌祈有些魔法力竭的狀態,對一處坍塌的洞穴鑿開了口:「你先順著路口先逃,我來斷後。」

  凌祈見著百足紫赤蟲瘋狂緊追:「要逃一起逃。」

  「放心,我有辦法。」

  凌祈皺眉,總覺得他這句話是騙人得,若是真的有辦法,以致於跟這隻大蟲纏鬥幾個小時嗎?回想起身邊的人要自我犧牲時常常用的話語,頓時更不相信他所說得,此時更加拼命的在他身前抵擋住一些攻擊。

  「不如,你先走,我擋一下。」凌祈語畢,對已經有些力竭的她來說,魔法防禦變得薄弱使得大蟲帶來的攻擊,突破了魔法防禦,緊接著被攻擊所帶來的衝擊波,猛力撞擊,整個身影飛出並狠狠撞在牆壁上,身子緩換落下,頓時口中吐著鮮血。

  黯空犽•杰愣在原地,看她這麼拼命抵擋在自己面前,明明兩人間並沒有什麼深刻的羈絆或是利益間的關係,竟然可以讓比自己弱小的人如此拼命,內心微怒,忍不住道:「你覺得你實力在我之上?有實力擋住這隻蟲?或者是有什麼是值得你這麼拼命?連命都不要?」

  他說完,看著百足紫赤蟲再度攻擊,便向前使用魔法防禦,抵禦住攻擊。

  凌祈看著自己這麼狼狽,尷尬笑道:「嘿嘿,我不是不要命,而是覺得你比我厲害,若讓你先離開,我苦撐一段時間,可等你帶來救兵。」

  「你傻嗎?你又知道我是不是一去不回?或是帶救兵來救你?」黯空犽•杰頓時皺眉,總覺得與她相處這段時間內,覺得她聰慧,領悟及學習力超然,卻竟然對他人毫無戒心。

  「我就是相信你。」凌祈堅定的目光看著他。

  「……」黯空犽•杰內心無名的感覺有些被撼動,原來她不是對人沒有戒心,而是相信自己,所以對自己沒戒心,明明兩人相處時間不長,自己有什麼可以直得她那麼相信,內心複雜情緒,也對她行為有些生氣,這樣拿自己性命豪賭的行為,無疑是自殺:「難道,你就覺得你的命不值錢嗎?還有若你支撐的這段時間等不到救兵呢?你可有其他對策?」

  「……」凌祈沉默不語,自己當然有後招,那就是自己的異度空間,但不能說,所以再次給他傻笑。

  「……」黯空犽•杰此時換他無言以對,眼前小鬼明明很精明,卻有時候卻感覺傻傻的,隨後,見他臉色越來越白,觸眉往前查探,發現剛剛那小鬼倒下的地方有鬼域血籐的藤蔓,雖說鬼域血籐已死但毒素還在,正巧小鬼手上沾到了有毒藤蔓,雖說很多種族的血脈裡或多或少都有抗毒效果,所以那小鬼身上中毒的毒素蔓延的緩慢。

  「你先休息吧。」黯空犽•杰語畢,施與她金系魔法「入夢」,看她睡著後,原本在凌祈面前暗藏身手,此時也不必再隱藏,隨即轉身,手上頓時多出詭異造型的魔法杖,口中快速詠唱魔法後,迅速及猛烈的向百足紫赤蟲發動攻擊。

  片刻中後,洞穴裡刺眼光芒逐漸消退,而此時黯空犽•杰早已殺死百足紫赤蟲,隨即來到湖中央,用水系魔法摘取「幻凌之花」並從自己的戒子空間拿出小丹爐及其他藥材快速煉藥,用最快速度煉成藥品來到凌祈身前,看著她閉目及嘴巴緊閉模樣,反倒有些猶豫了,經多方面考量之下,微微無奈嘆息:「小鬼,算你幸運,就給你服用吧。」

  黯空犽•杰用除汙術,潔淨她身體,隨後深吸口氣,將丹藥含於唇上,以口餵藥,本來有些牴觸,但當碰到她小巧軟嫩唇瓣時,感覺自己雙頰有些發燙,臉不自覺紅了起來,等她貝齒微啟,隨後以舌推藥自她口中。

  做完一系列動作,黯空犽•杰也被自己驚人之舉嚇到,隨後迫其冷靜,不敢多想,轉頭將百足紫赤蟲與鬼域血籐本體的屍體收於自己的儲物戒裡,而湖裡的水便用四周的土掩埋,隨後看著凌祈睡容,揹著她往出口方向移動,途中再度沉思,曾經的自己或許如她一樣天真,容易相信人,但自己出生後的每一步,無不是被人規劃、安排,甚至為了利益,都能算計與自己有著相同血脈的親人,而連自己也是遭殃,在經過一系列的暗殺、陷害,漸漸成長過程身旁得人為了利益而接近自己不在少數,世上又有幾人可以不為任何利益,對一人拚盡全力,哪怕是性命也在所不辭,思及至此看著她蒼白臉色漸漸回復,逐漸轉醒模樣,內心終於放鬆下來,不免低喃的開口:「還說你不傻。」

  逐漸醒來的凌祈隱約聽到他說自己傻,緩慢起身,不服氣,提氣時不免咳了幾聲,苦笑道:「我不傻,跟你相處這段時間,知道你的為人,所以相信你,還有,你先得救與我先得救後的利與弊權衡下,你先逃離的利較大。」

  黯空犽•杰一愣沒想到她思考不少,但在危急自己生命的時刻,不都是以自己生命為優先考量嗎?頓時嘆口氣:「但,你拿自己命來賭,還是傻。」

  凌祈嘟著嘴,不與其爭辯,轉頭看向四周,好奇問:「咦?那隻大蟲呢?還有「幻凌之花」呢?」

  黯空犽•杰:「百足紫赤蟲被我秘術殺了,但戰鬥動作太大,導致洞穴坍塌「幻凌之花」也毀了。」

  凌祈一聽有些失望:「唉,真可惜。」

  黯空犽•杰:「出去後,你對組織的人千萬別說看過「幻凌之花」與百足紫赤蟲。」

  「好。」

  黯空犽•杰對她的回應不免愣了一下,本來以她的性個來說一定會問為什麼,而自己早已想了很多話術,沒想到她二話不說的答應,不免吐槽:「你都沒疑問?」

  凌祈想了想:「我想,若我們將見到「幻凌之花」事情說出,卻將沒得手主因是洞因為穴坍塌導致「幻凌之花」被毀而了事,有心人必然會前往來找尋,若找到還好,若找不到反倒是引起他人懷疑,進而引禍上身,所以我們就何必自找麻煩來多此一舉,而百足紫赤蟲可能是「幻凌之花」的守護者,若將見到它說出,那必定引起別人猜忌,降世是何物品。」

  「好吧,算你不傻。」黯空犽•杰也不再與解釋,向她說「幻凌之花」是被毀,或許對她來說是好事,畢竟被她吃下肚,身體血液與體質跟著改變,若有心人,想吸食她血肉進而得到「幻凌之花」也是有相同功用的,而殺死百足紫赤蟲雖說是動用祕法,但是若被人知道是何法術,自己身分也隱藏不住,所以就此作罷。

  到了洞口外沒多久便與焰秋•言匯合。

  「如何?」

  黯空犽•杰嘆氣的搖頭。

  焰秋•言知道此次任務是失敗了,隨後看著黯空犽•杰身後揹著凌祈,便覺得一定是她拖後腿的緣故,不然以黯空犽•杰的實力,以往都沒有完成不了得任務。

  三人回到基地後。

  「抱歉,任務失敗了,因為受困在地底洞幾日,在穴道坍塌時而撤離,故未能察覺是何物品降世。」黯空犽•杰向布斯克勞•賓回復任務,隨後,大略說明了整個情況,內容卻很巧妙的避開了自己發現了藥草及趁凌祈昏迷時給予服用藥物。

  布斯克勞•賓一聽也只是點頭,表情平淡,畢竟是不明傳奇物品或寶物降世,當時許多人爭奪畫面一定是競爭猛烈且場面混亂,自己只不過派三人前往探查,也並不一定要奪取到手,只想知道是何東西,被何人奪走,日後或許還有機會取得,如今得知這幾日探查是一場空,內心著實惋惜。

  「算了吧,你們先休息,明日一早還要去娜魯拉薩城,探其消息及補充物資。」

  「是。」三人異口同聲表示。

  焰秋•言離去前看著凌祈,忍不住道:「哼!拖油瓶。」

  「……」凌祈感到莫名其妙被罵,小聲低咕:「你才神經病!」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幻凌傳說》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0.12.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