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者簡介:
作品簡介:
妙醫鴻途第一集 絕世醫經
本集簡介:
本集重要人物簡介:
第一章 段子手愛撩妹
第二章 女總裁的隱秘
第三章 偶遇冷艷女醫

妙醫鴻途
作 者
煙斗老哥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1.18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7年01月11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7
累積人氣
876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妙醫鴻途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12.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段子手愛撩妹

十年間,藥房的佈局沒有太大變化,陳設跟以前一樣,靠裡的位置是一長排的藥櫃,散發著淡淡的藥香,高高的櫃檯上放著稱藥用的戥子和包藥用的牛皮紙。

大堂的兩側,一處是休息用的臥室,另一處則是治病用的問診室,往裡走是藥材倉庫和藥材炮製房。

他緩步來到臥室,放置好火盆,從古老的行醫箱中取出十多本殘缺不堪的古籍,單膝跪在一個老者的遺像前,輕聲道:「爺爺,這套祖傳的御醫經,我找齊了,現在燒給您。」

火柴藥頭擦中盒身側面的磷層,紅色的火苗騰起,舔舐著紙頁,不作多時化作綿軟的灰燼。

十歲時,他離開,如今歸來。

……

坐在蘇韜對面的女子,是隔壁古玩店蔡老闆的小女兒。

二十六歲,長得像朵花兒似的,沒有男朋友,在三線城市早婚早育的氛圍裡,屬於稀有動物。

蔡妍屬於身體完全張開,熟透了滴水的那種,一雙桃花杏眼盯著蘇韜上下打量,眸光如波流轉,彷彿會說話似的,她抿著嘴唇,似笑非笑,面對這樣的佳人,誰又能不心亂?

「蘇大夫,今天給我講的笑話是什麼呢?」蔡妍凝視著蘇韜,號完脈後,縮回纖纖玉手,略有點期待地問道。

「講個三國人物吧,名字叫做呂布,人稱三家性奴,典故轅門射雞。」蘇韜信口說道,與蔡妍接觸一段時間,兩人有些熟悉,所以講點葷素相宜的段子,她不至於太反感。

「噗嗤!」蔡妍忍俊不已,豐挺的胸脯花枝亂顫,「你也太胡扯了,呂布分明是三姓家奴,是轅門射戟,讀第三聲,哪是射雞。」

蘇韜見蔡妍眉宇舒展,淡淡笑道:「口誤口誤。換個腦筋急轉彎吧,軍隊大比武,最後一項是比憋氣,第一個五分鐘淘汰,第二個八分鐘淘汰,第三個過了半小時,仍舊將臉悶在臉盆裡,你覺得他為什麼這麼厲害!」

蔡妍蹙眉,沉思許久,道:「半個小時?難道他偷偷耍詐換氣,或者他已經被悶死了?」

蘇韜搖了搖頭,感慨道:「裁判過去看了一眼,罵了一句『我靠』。原來那傢伙把臉盆裡的水全部喝完了。」

蔡妍又是一陣銀鈴般的脆笑,尾指勾掉溢出眼角的笑淚,道:「你應該去電視台,弄個脫口秀節目,絕對是個段子手!」

「笑一笑十年少,你最近胸悶、心煩、尿頻等症狀,是不是已經緩解了?」不同的病人,要用不同的策略,蔡妍的病要保持心情舒暢,所以蘇韜才每天給她講兩三個段子。

不過,可能會讓蔡妍覺得誤會,以為自己每天給她講段子,是在刻意地撩她——畢竟好的段子手,也是撩妹高手。

「蘇大夫,你的醫術青出於藍勝於藍。以前蘇老大夫總給我不停地開藥,現在每天針灸,不吃藥,也能好。我討厭中藥味。」蔡妍對蘇韜倒也欽佩。

蘇韜目光落在蔡妍纖長如玉的手指上,五根玉蔥宛如工藝品,暗忖若是蔡妍願意的話,可以當一名很出色的手模,他淡淡笑道:「還得請你幫我多宣傳宣傳,你也看到了,我接手三味堂之後,生意比以前差多了。」

蔡妍發現自己額頭的髮絲亂了,玉手輕撫,換了個姿勢,露出腰線嫩白的雪膚,藉著說話,往前湊了湊。

一件薄透的低領打底衫,領口開得有點低,將胳膊壓在桌上,豐滿白嫩的胸部就這麼擠壓出深深的乳溝,托著下巴,嘴角帶著嫵媚,姿勢有點野性,讓人有種捏一把的衝動。

蘇韜忍不住繞著她雪白如玉的脖頸上下多看兩眼,按住內心的躁動不安,道:「姑娘,動作收著點,除非你想引人犯罪?」

蔡妍呸了一聲,臉上一紅,啐道:「想得美!坐久了,換個姿勢罷了。」

蔡妍嫵媚姣好的面容,不僅讓蘇韜浮想聯翩,總覺得蔡妍之所以常來看病,並不是純粹地帶著看病的目的,而是因為自己的這副皮囊。

高,瘦,身上穿著白色的大褂,卻有種玉樹臨風的味道,一張臉孔很白,眼睛發亮,習慣性地微微露出善意的笑容,黑色的頭髮略長微卷,有些陰柔的氣質——屬於女性比較喜歡的那種類型。

三味堂自從爺爺去世,自己成了坐堂醫生之後,生意變得冷清不少;當大夫的,不是靠才華,而是靠臉吃飯,這算是幸福,還是悲哀呢?

「這是今天的診金。」蔡妍丟了一百塊錢放在桌上。

蘇韜瞄了一眼,提醒道:「診金五十,你給多了。」

蔡妍不以為意地說道:「記作下次吧。」

蔡妍站起身,下身穿著牛仔短褲,修長的玉腿百分之九十裸露在外,如玉的腿膚上,光潔白皙,如同洗淨了的藕段,直到了尾根才鼓鼓地一收,依稀可看到臀部交匯處彎彎的一道肉色折紋。

蘇韜漫不經心地掃了掃,男人從色狼演變成色魔,都是被女人越穿越少的衣服給慫恿的,無奈道:「提醒你一句,你的病不能受涼,下次還是盡量穿長褲。」

蔡妍面頰緋紅,圓潤的胸線上下蹦了兩下,她瞪了蘇韜一眼,揮舞著拳頭,威脅道,「不准盯著亂看。」

蘇韜望著蔡妍白嫩的面頰,透著股分紅,格外可愛,無奈唏噓道:「你們女兒家穿得這麼少,還不是給男人看的?」

蔡妍輕哼一聲,轉反笑道:「錯了,女人穿衣服其實是給女人看的,你們這些男人哪有什麼欣賞水平,知道什麼是時尚,什麼是潮流嗎?」

蘇韜愕然無語,蔡妍已經湊了過來,故意在他耳邊吹了一口氣,小聲道:「我得趕緊走了,今天老爸出去淘貨,門還開著呢。」

香風襲面,蘇韜忍不住吸了一口,蔡妍抹著粉色唇膏的俏唇邊,毛茸茸的絨毛在眼前一晃而過,蘇韜差點沒忍住,握住她纖盈柔腰的衝動。

蔡妍似乎覺得自己剛才的大膽行為,太過不正經,往後連退兩步,用手扇著粉嫩的面頰,掩飾羞燥,轉移話題,「還不知道能跟你做多久的鄰居!」

「咱們這條老街,位於市中心,幾年前政府就想拆遷了,之前來了個很有實力的開發商,想把這裡建成大型的商業中心。蘇老大夫生前在周圍很有名望,他不同意拆遷,所以大家就沒有搭理那個開發商……現在蘇大夫死了,開發商恐怕很快就會再來談拆遷了。」

蘇韜眉頭皺了皺,道:「老街有文化底蘊,政府怎麼沒想到保護起來呢?」

蔡妍無奈地聳聳肩,婀娜轉身,露出窈窕的腰線,淡淡道:「文化傳承和商業利益相比,太脆弱了。」

言畢,蔡妍搖著婀娜的身姿,婷婷裊裊地往隔壁去了。

這條漢州老巷雖只有三十米,但極有名氣,被私下稱為淘寶街,古玩店的生意不錯,不少懂行的人會到這裡撿漏。

夏日的雨說來就來,電閃雷鳴,狂風大作,蔡妍剛走不久,雨柱便瘋狂瀉下。雨勢很大,下了半個小時,依舊不見變弱,一輛黑色的豐田轎車,突然來了個急剎車,穩穩地停在門口。

蘇韜正埋頭用放大鏡仔細研究一枚綠色藥丸,順著剎車聲,朝門外望去,有點意外,因為這樣的鬼天氣,有人會登門拜訪,必定是急事。

「請問蘇大夫在嗎?」一名穿著白色襯衣、黑色西褲、棕色皮鞋的馬臉青年禮貌地問道。

蘇韜搖搖頭,歎氣道:「不在了?」他姓蘇,也是大夫,但對方明顯是來找自己爺爺的。

「不在?是出遠門,還是?「那個青年有點焦急地問道。

「死了。」蘇韜無奈地說道。

「死了?」青年張大嘴巴,馬臉拉得很長,站在原地愣了半晌,追問核實道,「你沒開玩笑吧?」

蘇韜放下放大鏡,很不開心地說道:「我怎麼會拿我爺爺的死,開玩笑呢?」

「那怎麼辦?」青年六神無主地說道,「狄院長讓我們過來請人治病,而且還下了死命令,但人卻死了,咱們怎麼交差呢?」

想起狄院長那暴脾氣,青年打了個寒顫。他還是鼓足勇氣,給狄世元打了電話,「院長,你要請的人死了!」

「胡說八道,怎麼可能死了呢?是不是你根本沒去!就是死了,也要把屍體給我帶回來。」狄世元直接掛斷電話。

突然,青年一拍腦門,歎氣道:「唉,只能這麼辦了。」轉而與蘇韜問道,「能不能請你跟我們去一趟江淮醫院,把蘇大夫去世的事情,跟我們院長說明一下,如何?」

那個狄院長請自己爺爺治病,恐怕也是故舊,見青年表情為難,不似作偽。

蘇韜琢磨著糟糕的天氣,藥房暫時沒有生意,索性跟他走一遭,淡淡說道:「行吧,那就陪你走一趟吧。」

青年鬆了一口氣,暗忖雖然要請的那人死了,但找個活人回去,也算是勉強交差。

……

「情況緊急,大家要想盡一切辦法,因為這是事關咱們漢州醫學界的尊嚴。」

江淮醫院的院長狄世元手指在會議桌上重重地敲擊了數下,目光在每個人的臉上掃過,大家都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

狄世元與其他醫院的院長不一樣,性格火爆,雷厲風行,在他的手中,通過幾十年的努力,將並不起眼的江淮醫院,成功地變為三甲醫院。

院二把手、黨委書記喬德浩這時接到了個電話,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之色,壓低聲音說道:「大家放心吧,我已經聯繫上唐明教授了。」

江淮醫院是事業單位,狄世元負責醫院的日常運營,喬德浩則負責行政及黨群工作。

狄世元看了一眼喬德浩,知道他是在與自己較勁,如果喬德浩能順利請到專家,解決問題,那麼以後他就有更多理由干涉醫院的經營。

狄世元表面不動聲色,其實更關心自己派過去的趙銘,能不能請到蘇廣勝。

眾人來到門口,等待唐明的到來。一輛轎車先行停下,從副駕駛走出一人,狄世元認出是自己派出去的人,迎了過去,問道:「小趙,人請到了嗎?」

趙銘臉色陰晴不定,歎氣道:「沒請到,但請到了他的孫子。」

狄世元竟沒能轉過彎,等趙銘又重複回答一遍,看到從轎車的後排走出一個年輕人。

蘇韜平靜地自我介紹道:「狄院長,您好,我是蘇韜,我爺爺蘇廣勝前不久已經去世了。」

「啊……」狄世元失落地悲歎了一聲,情緒複雜地擺了擺手,「蘇大夫雖然人在民間,但醫術高超,堪稱我平生少見的神醫。」

若是請到蘇廣勝,今天的難題必定可以迎刃而解,實在太可惜了。這時,又是一輛轎車在暴雨中駛入院內。

狄世元琢磨著定是唐明到了,便苦笑道:「小蘇,我這兒還有點事,晚點我們再聊。」

言畢,他轉過身,帶著大隊人馬,往新駛入的轎車行去。

遇到冷遇,蘇韜並不以為意,他有點好奇,究竟江淮醫院遇到什麼難題!

一名年齡在二十五歲上下,長相精緻,身材豐腴的白人女性躺在床上,面色憔悴地躺在床上,看上去極為痛苦。蘇韜站在人群後方,只能模糊地看到她的臉,僅是驚鴻一瞥,也能感覺到她無懈可擊的容顏。

病床旁站著一名身材中等的華夏人,表情激憤地說道:「漢州的醫療條件實在太差,病情越治越嚴重。就你們這樣的醫療條件,還想讓外商進來投資?」

最後一句話,讓眾人臉上都露出尷尬的神情,若是真治不好薇拉的病,漢州醫學界真將淪為笑柄。

為了讓病人有充足的休息,大家移步來到會議室,座談會診。

「患者是一名來自俄羅斯的外國人,名叫薇拉·奧蒙德,參加今年漢州的外商洽談會。會議過程中,突然發病,然後將她帶到江淮醫院,做了簡單的檢查之後,發現是哮喘。」

狄世元站在投影儀前,屏幕上顯示的是為數不多的病例及檢測報告,他盡量簡潔地介紹病情。

「但是隨後,她只願意服用一些藥物,再也不願意接受任何檢查,病情也惡化了。」

喬德浩歎氣道:「這個俄羅斯女商人準備在漢州投資過億的項目,所以市領導高度關注,要求我們一定要治好她。否則的話,這對於漢州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市衛生局局長曹駿看了一眼唐明,覺得他是今天的主角,同時想要繼續給唐明施加一點壓力,道:「剛剛市委章書記還給我打電話,讓我們一定要頂住壓力,千萬不能掉鏈子。」

唐明平淡地望了一眼曹駿,他是老江湖,市委書記還嚇不住自己,他將幾頁報告不停地翻弄,發出沙沙的聲音,失望地說道:「你們誤診了。不出意外,應該是支氣管炎。「

狄世元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突然想起一種可能,道:「難道是黴菌性支氣管炎?「

唐明繼續說道:「在臨床過程中,有很高的概率將哮喘和支氣管炎混淆、誤診,如果是黴菌性支氣管炎,必須要停用一切抗生素,並進行抗真菌治療,否則會起到反作用。」

「按哮喘給予大劑量抗生素和糖皮質激素治療後,致使體內菌群失調,機體免疫功能減退,促使黴菌生長,使病情加劇。現在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第一:再次進行纖維支氣管鏡檢查;第二,作氣管分泌物培養,確定黴菌類型。」

因為只做過一次初步的檢查,所以出現誤診的可能性很大。唐明單從最初的治療報告中,就分析出了薇拉病情加重的原因,這充分說明了他的專家實力。

「不同的黴菌類型,需要不同的治療藥劑,所以最後一個步驟很關鍵。」狄世元點頭認可道,「但是,現在問題在於,病人拒絕接受任何檢查!」

唐明作出的診斷讓大家臉上的表情輕鬆了不少,至少大家都知道病人病情惡化的原因。

但關鍵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因為薇拉不願意接受進一步的檢查。

唐明不以為意地說道:「那就趕緊作思想工作吧,道不親傳,醫不叩門,若是她諱疾忌醫,那咱們也沒有辦法。或許她更認同其他地方的醫生,實在不行,那就轉院吧!」

「那可不行!」曹駿頭搖成撥浪鼓般說道,「如果她離開漢州,去了其他城市,那等同於失去了一個億元項目,這對市領導難以交代,會成為漢州市衛生系統的恥辱。作為市衛生局的負責人,我再次強調,一定要圓滿地完成任務!」

見唐明皺眉,喬德浩在旁邊連忙陪笑著打圓場,道:「唐教授,還是得請你多費心啊。」

唐明略有些不耐煩地說道:「想要確診,必須要進一步檢查,你們要不先嘗試勸說一下,實在沒有辦法,那就只能強行採取治療了。」

唐明的態度和語氣,讓江淮醫院醫生的心裡都有些不舒服,不過人家是特地聘請過來的專家,有資格擺架子。

狄世元歎了一口氣,朝趙銘招招手,道:「你去溝通一下,看能不能說服她?」

趙銘一臉無辜,心中暗自罵娘,怎麼又是我跑腿?

蘇韜一直跟在趙銘身邊,摸著下巴,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什麼。

其實,江淮醫院早已嘗試過勸說,但都被薇拉給罵了出來。薇拉那暴脾氣,簡直和狄世元不相上下。

趙銘剛進去一分鐘,就被灰頭土臉地趕了出來,他捂著腦門回到會議室,苦笑道:「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一個不明飛行物打中了。」

唐明面色變得更加嚴肅,他行醫多年,遇到的疑難雜症很多,像這樣不配合的患者,也曾經遇見過,需要耐心地說服,小心地引導。只是他不可能長期呆在這裡。

這時有護士來報告,薇拉身邊的華夏秘書提出要辦理出院手續。他已經聯繫好了雲海一家知名醫院的專家,等會就直接去雲海就醫。

狄世元見唐明沉默不語,歎了一口氣,知道他也無計可施,只能帶著眾人再次走入病房,「薇拉女士!」

薇拉看上去沒有精神,閉著眼睛,不太想接話,剛才面對趙銘時的激動情緒,彷彿從未出現過。

秘書攔住狄世元,「狄院長,多的話不說了,我們不能拿總裁的身體開玩笑。她很排斥那些儀器!」

狄世元正無奈之間,身邊突然多了個聲音,「不用儀器檢查,也能幫你治好病。」

不僅秘書很吃驚,連狄世元也很驚訝,他尋聲望去,看到了蘇韜,突然想起他是蘇廣勝的孫子,因為實在太忙,剛才一直沒有發現,他至始至終都在參與會診。

「你在開什麼國際玩笑?」喬德浩早就發現這個陌生人,他暗自留意過,這就是狄世元安排趙銘去請來的專家,下意識將他歸類於狄世元的陣營,於是不屑地說道,「不用儀器治病,你以為自己是神仙嗎?」

身邊也有人附和,譏諷道:「哪個科室的實習生,趕緊趕走!」蘇韜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頭,很多人以為他是實習生,現在他成了口出狂言的小子。

唐明也輕哼一聲,心中不爽,自己沒辦法,這小子卻說自己有辦法,不是要故意扇自己的臉嗎?

狄世元皺皺眉,此刻也只能盡量地拖住薇拉的秘書辦理出院手續,有足夠的時間,說不定患者能回心轉意。

狄世元雖然與蘇韜沒接觸過,但他對蘇廣勝的醫術非常佩服,儘管人在民間,但實力堪比國手。

蘇韜看得出狄世元的糾結之處,對方在關鍵時刻想到爺爺,他就得對得起這股信任。

念及此處,蘇韜對薇拉的秘書說:「你六個月前,是不是受過一次腿傷,在右腿上,平時每到雨天,經常發酸發疼?」

與病人直接溝通很難,所以蘇韜選擇她的秘書作為切入點。

秘書愣了半晌,半年前的腿傷,也能看得出來,這傢伙不像是蒙的啊?

狄世元知道蘇韜是在「亮山門」。

想要獲得病人的信任,必須要亮出自己的實力。這在中醫是常見的醫治手段,不像西醫,大多是被動上門的病人,愛看不看,中醫有一整套的醫治套路,當病人不信任時,需要露出看家本領,直中要害。

狄世元心中一喜,自己無意中請來的人不簡單;與狄世元有相同眼光的還有唐明,他驚訝地望著蘇韜,暗忖這個年輕人有點門道!

喬德浩雖然分管黨務工作,不在一線,但也能看出蘇韜的與眾不同。不過,他依然有所懷疑,道:「李秘書,他是一個小年輕,不懂事,胡說八道,你不要當真。」

李秘書暗忖腿疾影響自己很久了,現在有人一眼看出來,他心中也有點猶豫,臉上露出笑意,道:「既然你能說不用檢查儀器,就能幫總裁治病,那麼就先在我的身上試驗看看。」

旁邊的人心知肚明,剛才蘇韜的亮山門,已經成功,他十有八九真的有腿疾。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其中望診,首先是望神,神是人體生命活動的體現。

蘇韜望了李秘書一眼,表情淡漠,反應遲鈍,正常華夏人面色微黃,紅潤光澤,若出現異常色澤稱為病色,李秘書印堂發黑,肝臟有重症。

其次是望形,也就是觀察形體和動作,蘇韜見他走路,重心偏左,一般人右腿是重心腿,所以才推論他有右腿有疾,而且與肝臟有關。

狄世元心中暗喜,在背後推了一把蘇韜。

蘇韜反應很快,狄世元不好明確表態,但默認讓自己試試看。

他伸手在李秘書的手腕處輕輕一搭,前後不到數秒,道:「你的腿疼有兩個原因,前因是受傷,後因是服用藥物,導致肝虛,因為肝的作用在於疏洩,肝虛不能疏洩,氣血凝滯,可能會被誤診為腎虛,給你開曲直湯方子,服用三天可愈。」

三天?

李秘書露出驚喜之色,這個病症已經困擾自己半年了,他為腿疼也私下看過醫生,醫生斷診他腎虧,腎虧是男人的恥辱,李秘書羞於與他人說,也就沒有繼續尋醫。他私下吃了不少補藥,一直沒見效。

蘇韜一眼看出自己有半年的腿傷,這讓他不得不動搖,難道是那些醫生看錯了,其實自己根本不是腎虧?

蘇韜淡淡地說道:「如果你不信,我就沒辦法了,醫患之間失去信任,就是華佗在世,扁鵲復生,也難以讓你的腿疼徹底痊癒。」

蘇韜借筆寫了個曲直湯的方子,笑道:「還請狄院長和唐教授佐證,有無問題?」

蘇韜此舉讓狄世元和唐明都很有面子,他倆都西醫出身,只懂些中醫的皮毛,真要看方子,也看不出個玄虛。

唐明抓在手中,沉默了好幾分鐘,不動聲色地說道:「這是經典名方,沒有問題。」

方子裡的萸肉、知母、乳香、當歸、丹參等,都是常見的中藥,以滋補為主,即使過量服食也無副作用。他並沒有看出蘇韜在乳香、知母加了量,具有針對性。

得到唐明的認可,眾人對蘇韜的信任感倍增,喬德浩想阻止,也沒有辦法。

李秘書與薇拉溝通了一下,然後李秘書與蘇韜說道:「薇拉女士只能給你五分鐘的時間,而且不能用任何儀器檢測。」

蘇韜早已有自己的計劃,淡淡道:「放心吧,我已經知道薇拉女士的病因,現在只不過是想確認一下而已。等下治病的過程中,只能我和薇拉女士兩人獨處,需要其他人全部離開病房。」

蘇韜的這番話落在眾人的耳朵裡,無疑是一種傲慢,喬德浩壓低聲音笑著譏諷道:「還真是狂妄!」

李秘書鄙夷地瞟了一眼喬德浩,毫不掩飾厭惡,卻與蘇韜微笑著承諾道:「那沒問題,但只能給你五分鐘。」

蘇韜淡淡一笑,自信地說道:「她會給我足夠的時間。」

等眾人離開病房,蘇韜坐在了薇拉的旁邊,近距離望著她。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佔盡俄羅斯美女的種種優點,即使在病中,也難以掩飾她的嫵媚俏麗。

褐色的眼睛,金色的頭髮,嘴唇紅潤,雪白的脖頸下方一片傲然,胸部匍匐,小腹平坦,更為引人注目的是一雙修長筆直的玉腿,因病褲短了小截,露出瓷嫩的腿肚,彷彿穿了病服的真人版芭比。

他目光平靜地打量著薇拉,薇拉卻猶如感覺到了挑釁,正準備憤怒地指責蘇韜的無禮。

蘇韜歎了一口氣,出手如電,大拇指順著她兩片飽滿胸部擠成的縫隙間,點入。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妙醫鴻途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12.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