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43
累積人氣
14390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2.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回 拜別雲夢
廟前何菁喚呼渾二將韓蕭背上推車:「渾二,你這次去往閩南,糖鹽買賣,共賺回多少銀子?」

渾二道:「回- - 菁-姐,沒- - 沒- 帶回-銀子。」

何菁道:「整車買賣,空籮回來,沒賺到半分銀兩?」

渾二道:「有- - 有-賺,就是- - 花 – 花光了。」

何菁道:「花光了?花了多少?」

渾二道:「全- - 全部,五- - 五- - 百兩。」

何菁看著渾二身旁站著一個渾身髒臭的女童問:「五百兩?你去買什麼了?」

渾二道:「沒 - - 沒買,就- - 就- 是加- - 加入- - 丐- - 丐幫。」

何菁道:「加入丐幫要五百兩?你何故要加入丐幫?」

渾二指著身旁女童道:「不- - 不- 是我,是- - 是她- - 石芳,我- - 看她可- - 可憐,乞- - 乞丐- - 群- 也- - 也不讓- - 她跟,乞- - 乞丐說- - 說- 要跟就- - 就要入幫,入幫費- - 一千兩- - 銀子,折半- - 算我- 五- 五百兩- - 銀子。」

何菁道:「乞丐收了銀子,她也沒入幫?」

渾二道:「- - 是。」

何菁道:「身上沒了銀子,你是如何回來的?」

渾二道:「呃- 我- - 我- - - 」

何菁道:「你又去偷人家東西了?你不怕失風挨打送官?」

渾二道:「這- 這- - 次不會,石- - 芳- 她晚上- - 也- 也看得見。」

何菁心想:還好事前有囑咐各路樹精暗中照拂,否則這傻子恐怕已死在半途。隨而望向女童:「妳為何緊緊裹住全身?」

女童石芳一直依在渾二身旁,十分畏人,深覺世人無情,萬般皆惡,今日卻覺得何菁不同常人,站在何菁身邊,無風自涼,異香拂面,又見渾二親切對待她,遂雙眼朦朧答道:「我自小怕光,晚上就好些了。」

何菁掀開石芳衣服一看,略吃一驚,此女渾身惡瘡,遍體膿血,症狀看來已有時日,兼且惡臭撲鼻,臂上水泡見光即化,此種沸鼎投針之痛,她是如何熬過歲月?難怪乞丐也避如蛇蠍,石芳得此惡疾,只怕無緣婚嫁,且難事營生,只是飲食之徒,自然人見人厭,渾二能將她帶回雲夢澤,一路辛苦,可想而知,此女既然有幸入得雲夢澤,自己該替她尋些活計,將就度日。道:「石芳,妳可有親戚家眷?」

石芳兩眼含淚哭道:「多年前惡人殺入家中牧場搶馬,爹爹叫姊姊帶我先逃,去年姊姊又被人打死了。」

何菁道:「逃出家後,妳姊沒再帶妳回去?」

石芳道:「姊姊說回不去了,我也不知何因。」

何菁道:「去年妳姊又是如何死的?」

石芳道:「我與姊姊怕光,兩人皮膚均長滿膿瘡,憑著夜能視物,只能晚上潛入民宅偷食度日,去年姊姊偷入閩南一間廟宇,留我在樹上把風 ,豈知那裡和尚也能夜視,竟飛出一石將她打死。」

何菁道:「妳姊叫什麼名字?妳記得那家廟宇名稱嗎?」

石芳道:「姊姊叫石倩,卻不知道廟名。」

何菁微軒雙眉,望向大樹:「傳音鳳兒,去歲閩南廟內,石倩死於飛石之下,不知魂歸何處?能否與她一談?」聲音隨即一路飄向大樹長鬚,蕩入空中萬點花粉,躍過垂楊細柳,騰點香茅竹葉,閃電般傳入鳳兒耳內。

沙洲上,數間茅廬隱隱浮現於煙霧之中,鳳兒一身黃衫正坐於窗前錦墩,兀自沉思:想我魔族飄越星河,作客大地,本可一統宇內,獨霸四海,列萬族朝拜之尊,處神仙凌雲之位,因憐此地萬物福慧不足,生為犬馬而不自知,淪於牲品也露驕容,盲目感賴上蒼,殷勤作賤同袍,故爾不願行那屋漏添雨,雪上加霜之事,作那愚昧眾生,唐突大地之舉。偽神半路異心,涉私天宇致伸爪大地,自己與父親黃魔堅守雲夢澤,此戰攸關星河萬族存亡,無奈此地蠢夫恁多,更兼神祗冥王,上古一役,竟效力偽神,此番一旦開戰,戰況難料。

鳳兒接到何菁樹語傳音,手掌微翻,掌中央立現一球形法寶,此寶紫霧環繞,名玉玲瓏,可知先天秘、生死關,唸道:「去年、閩南、石倩、飛石」,只見球中杳杳冥冥,雲霧瀰漫,並不見任何生人與魂魄。

鳳兒展開魔族傳音:「不見生人,也查無此魂,可能魂魄已為人收去,或是魂魄已然散盡。」

何菁收到鳳兒傳音,心思:女童石芳真是命蹇時乖,無親可依又身染痼疾,以一幼童隻身盤桓閩南,靠乞食殘肴剩飯,或偷人餘食度日,就連乞丐也厭惡,恥與為伍,今日有幸遇得渾二相助,將她攜回雲夢澤,該是霉運已盡,今後當可脫離苦海,轉難成祥,說來該當為她除此惡疾,奈何自己將有遠行,無計抽身,現下只得將她一起帶在身旁,想法治癒此痼疾,方能將身上膿瘡,一並消盡。石芳此疾若然痊癒,再勤奮學些書畫,或可在村上做個經濟小民,甚或學會幾手武藝,當個街坊巾幗。

何菁主意既定,伸手一揮,頓時一股清香壟罩石芳全身,樹枝輕搖、樹葉、棉絮紛紛飄向石芳頭上,如影隨形替她遮住日光。「渾二,帶她到陳嫂處,請陳嫂備香湯與她沐浴,找些衣服與她換上,替她準備好包裹,稍時我要帶她上路,連韓蕭也推到陳嫂處等我,我現在去找黃伯。」

渾二道:「- -我 - 我也- - 要- - 一 起去。」

何菁口中一聲:「起!」只見四面雲生霧起,雨落霏霏,落葉狂捲,何菁足踏青葉,身纏樹騰,瞬間飛向蘆葦深處。

何菁站立沙洲上,一陣紫煙吹過,茅廬已然不見,煙霧裊裊中,浮現出黃魔、樹佬、幻狐、鳳兒四條身影。

何菁上前斂衽正容:「何菁即將起行,特來向尊長們辭別!」

黃魔道:「此行汝伸醫國之手,調理大地,須知人間賢能者寡,愚昧者眾,凡事當循理而行,視機隨時應變。」

何菁道:「是!」

樹佬道:「大地已歷數十次渾沌,人族猶未醒悟,所謂凡心難出凡塵,眾人愚不堪扶,不知歲暮之將至,吾等樹族護佐大地,救萬物出水火,也是不忍大地生靈塗炭啊!」

何菁道:「謹依教誨!」

幻狐道:「戰端若啟,大地人族,可能唯你獨戰。偽神若臨,勿與交鋒,當依計守陣待變,切莫急烈貪功,也無須驚惶懼怯。」

何菁道:「是!但不知偽神何時索戰?」

幻狐道:「戰事何時方啟,無人得知,可能今日,亦可能百年之後,大地魔族、鬼族、樹族、血圖門、獸族等均已到位,屆時萬獸相依,各族相輔,以護大地。」

何菁含淚跪拜:「此次遠行,中途若遇戰事,與尊長們只怕相見無期,何菁在此拜別各位尊長!」

鳳兒道:「人族並非薄情不義於大地,只是難以知透機關,若然汝送盛情,人還惡語,也勿須動氣。浮世紛擾,有時而盡,天宇自有得運時,我等當勿失其志,只要緣深,相會之期,自然有日。」

何菁道:「尊長待我,恩如淵海,何菁此行點化人間,佈陣紅塵,力如棉薄,只盼福德照路, 助大地脫卻煩惱,各族百代平寧,萬世笙歌。」

黃魔道:「此行旨在普救生靈,上古一役,人族元神,俱遭屠戮,魂魄盡為偽神取煉,只是無知稚子,罪在可宥, 汝當因人酌量,好生勸解,開其靈智,使免自投囹圄,倘遇執著,也不必相強。」

何菁道:「是!」

樹老道:「適才楓樹傳音,渾二在陳嫂處吵鬧,欲隨妳一行,帶他無妨,韓蕭與女童石芳也可一併隨行。」

幻狐道:「金狐、銀狐會在暗中跟隨照料,切莫為短暫離別心中苦楚,雲夢大澤,固若金湯,萬勿傷懷掛念,妳去吧!」

何菁一拜哭道:「如此何菁別過各位尊長!」

一道紫煙飄過,黃魔四人已然不見,徒留數間茅屋隱現於濃霧中。

何菁千種思慮,萬般離愁,輕催紅葉,緩駕綠竹,濛濛煙雨中,輕輕落在天漁村街坊盡頭,轉入巷弄內一家昏沉黝黑店舖前,只見店舖前斜插一竿,竿上青布旗幡微揚,上書「黃庭一紙,裱褙千古」,半朽木門上一塊泛黃牌匾橫書「陳嫂畫舖」。何菁慢慢走入畫舖,舖裡箱籠、桌凳、拓版橫斜書案,石硯筆墨倒懸畫樑,室內紙味墨香四溢。堂壁上懸掛一幅水墨畫,畫上直書兩行字:「筆下見風雅,篇中生造化」,下方署名臥蠶先生,畫內春柳秋蓮,朱淵赤井,別具神韻,內中一儒士正執筆作畫,細看之下,儒士所畫亦是一人作畫其中,如此輪迴,畫中有畫,循環不止。何菁朝畫深深一個萬福,畫中即冒出淡淡一縷紅煙,煙霧裊裊中,何菁已飄入畫中,恭恭敬敬向畫中儒士點頭致意,隨即再飄入儒士畫內,如此循環來到第八重畫中。但見這第八重畫內:四面青松翠柏橫翠、澗壑石窟峭奇,彩虹仙光相映,壽鹿彩鳳爭鳴,溪畔立一石屋,屋旁參天古柏下,二老者正對奕石桌上。

何菁走到二老跟前,斂衽道:「圖伯、臥蠶先生,何菁有禮了!」

臥蠶先生白首蒼髯,身著翠藍袍,龍鱗袖:「小菁啊!何苦一臉愁容,雖則此番戰務煩冗,汝也不必因此紊亂心懷,出澤遊說人間,正可藉此嬉遊三山五嶽,倏忽西東,也算飄逸快活啊!」

何菁道:「只是家園、尊長於我恩義無盡,何忍驟爾遽別。」

血圖老人麻履布衣,手邊一壺美酒:「離愁之苦,本由心生,亦由心滅,汝切勿心中焦悶,凡事看破生死,靈智返還虛空,何愁之來?何苦之有?


何菁道:「謹尊圖伯教誨!」

血圖老人道:「血圖一族,曾經長年飄泊星海,浪跡天宇,終於移居此處大地,其中歷經數十次渾沌,我等也曾幾番落足人間,走馬江湖,勸化世人,均未得果。妳此番出遊滄海,助人間擺脫劫厄,負紅塵事, 行凡俗路,成敗均無須在意。」

何菁道:「是!」

忽地聽得前頭鈴聲微響,只見柏樹樹幹中分,紅煙一閃,血圖老人孫女小文帶著一幅古畫,現身樹下:「菁姐,我把石芳、韓蕭都畫過了,石芳畫謁:「湖海滄桑客,風雲弄月人」,韓蕭畫謁:「此間無妙士,卻也出玄音」。

何菁笑道:「小文畫功,進步如廝,稍早廟前一個佛門大陣,在妳筆下,竟成猴戲!」

小文笑嘻嘻道:「那天請菁姐與我同畫,我們以乾坤為布,陰陽當墨,作畫大地。」

臥蠶先生道:「石芳、韓蕭這兩人,玄畫之內,圖景安泰,二人均無刁心,同行當可無妨。」

血圖老人提筆,輕潤紫毫道:「待會汝等登車起馬,我當落筆送汝等一程,四海九州,三山五嶽,不知小菁欲先往何處?」

何菁道:「回圖伯,我心中尚無定見。」

血圖老人笑道:「如此由我代妳先擇一處 - - - 嗯 - - 」


忽聽得石屋後陳嫂吆喝:「莫要強拗,你這傻子,帶乾糧路費作啥,這幾百箱瑪瑙珠寶、玉璧黃金,不是我吝惜,儘可送你當儀程,你要就通通攜走,只是此行無用,況你這匹瘦馬,也禁不起這般折騰。」


一旁渾二急著將乾糧、金子塞入麻袋:「到 - - 底 – 誰 – 誰才是 – 傻子,妳 - - 有沒 – 有出過 - - 遠門?」

另一邊女童石芳卻將她的包袱塞滿了包子,蔬果。

陳嫂從珠寶堆裡撈起一個劍鞘,鞘身燁光生霞, 通體靈氣隱隱,隨手把韓蕭的劍插入:「大小適合,只是配這把爛劍,倒真可惜了這個劍鞘。」

石屋旁渾二的推車已套上一匹瘦弱黃馬,韓蕭斜倘其上,痛苦神情已經稍緩,一整天半昏半醒,迴思昨日,不知自己如何竟會落身在此空野之處,更驚滿地金珠綵綢,任二童胡亂挑選,隨意踩踏。

何菁走到石屋後向陳嫂深深一揖:「叨擾陳嫂了!此番遠行,多虧陳嫂替我打點,渾二缺乏禮度,不識忌諱,猖獗之處,還望海涵,更兼照顧兩名病患,多有勞煩陳嫂了!」

陳嫂道:「庖廚湯藥,只是土飯塵羹瑣事,切莫放在心懷,汝佈陣人間,勸化愚癡,方是燮理重任。汝初次走馬紅塵,當行則行,當止則止,人心多少算計,還須慎防!」

何菁道:「何菁知曉。」

一旁渾二只怕囊內空虛,欠缺盤費,麻袋已然裝滿,還兀自左挑右選,尋思該攜何物。女童石芳換了一身錦襖繡裙,腰懸玉笛,兩手緊抓包袱,已坐至車上。二人全不問此行根由,獨留韓蕭一臉迷惑,何事帶著滿袋金銀珠寶跋涉長途?看看麻袋週邊寶光四散透出,自己行走江湖以來,從未見過有人如此大膽。

此時何菁呼喚渾二:「渾二!快來謝過陳嫂,時辰將至,該上路了!」

渾二依言上前躬身作揖:「 - 謝- - 謝 – 陳嫂!」

陳嫂道:「幾件小物,何必拘禮,記得要幫小菁看前顧後。」

渾二道:「 - - 是!」

何菁雙眼含淚,走到血圖老人與臥蠶先生面前:「何菁在此別過圖伯、臥蠶先生!」

血圖老人椽筆一揮,何菁四人連車帶馬,倏忽不見。
卻見蜀地,一六尺丹紙隨風輕飄落地,何菁等人牽著車馬,走出圖來,已是峨嵋山下。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2.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