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43
累積人氣
14390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10.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閩南郊山一處斷崖,臨地百丈處,有一天然石窟,窟內佇立南宮木,正急問峨嵋門下日心:「師妹!汝有何難處,儘管直言,為兄必 - - - 」

日心滿臉憂容:「師兄不必再言,切記吾之交代!」

南宮木一臉不解,朝前扯住日心衣袖:「師妹!至少告訴為兄,究竟是何 - - - 」

豈知南宮木話未說完,日心單袖一拂,甩開南宮木之手,隨即倒身躍出石窟,駕起雙刀,化開一道青光,飛快遁入遠方。

南宮木呆立石窟前,凝望日心遁光消逝處,一臉茫然,此時南宮木背後,忽現二道身影,峨嵋掌門丰靈子併余直二人,雙雙現身石窟內。

丰靈子朝余直使個眼色,示意余直發話,豈知余直輕輕搖首,單掌微舉,要丰靈子親自發言。

丰靈子輕嘆一口氣,慢慢吟起:「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 - - - - - 」

南宮木聽得背後人言,方始回過神來,轉身朝丰靈子、余直躬身作揖:「師父、師伯!」

丰靈子道:「徒兒警覺之心,未免不足,背後已經來人,竟未知覺!」

南宮木赧然道:「適才心思微恍,致未注意身後動靜,讓師父、師伯見笑了!」

丰靈子道:「而今天下紛亂,更兼天宇各族,紛戰於此處大地,徒兒須有隨時拒敵之準備。」

南宮木道:「是!」

丰靈子道:「隨身法寶,乃我輩防身利器,徒兒試將所有法寶,演練一遍與為師看看。」

南宮木聞語,臉面微僵:「這 - - - 我 - - 」

余直嘆道:「唉!法寶不在身畔,除關己身安危之外,尚有一弊啊!」

丰靈子道:「峨嵋法寶,素有威名,倘有人用汝法寶,作起惡事,犯下命案,屆時汝可是會 - - 有口難辯!」

南宮木滿面通紅:「這 - - - 應是不會 - - - - - 」

丰靈子嘆道:「唉!此番散仙葬天崖之行,不知有多少人,想拖為師下水,若徒兒法寶犯下惡行,為師縱想不出面 - - - 也難了!」

南宮木聽聞師父此語,驚呆須臾後,心思:隨身法寶已全數借與日心師妹,師父似已知曉此事,只是師妹乃自家人,不可能將其濫用,可師父言下之意,莫非是指日心會 - - - 將其丟失,或轉借他人?倘他人持寶行惡,豈非自己背上黑鍋,又害了師父!南宮木心中糾纏百結,嘴裡喃喃道:「但這不可能 - - 不可能 - - 師妹說她要親自 - - - 」

忽地南宮木身驅一震,頓感渾身冰冷,只因思及適才師父所吟詩句:『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 - - - - - 兩般皆不毒,最毒 - - - 』


閩南葬天崖,地僻山荒,層巒疊嶂之間,亂石惡草不斷,平日少有人跡,這日卻一反常態,自卯時起,崖旁方圓百里之內,已聚滿各方人馬。四方山脊、溝澗邊,無數竹棚、蓬帳,早已一路排開,自山頂蜿蜒而下,滿是人潮,古道上小販、車伕,滿身汗水,紛紛絡繹於途,道旁吆喝之聲,此起彼落,更奇雞鳴犬吠、小孩嬉鬧之聲,亦不絕於耳,山中熱鬧景象,竟不下京城元宵之夜!

葬天崖上,一大片空地,無人敢進,倒是空地旁樹梢、石上,滿掛布條、竹籐,紛紛落有署名,就連崖邊、對山崖上,亦釘滿鋼條、木塊,以當座位。數千白令教徒,人人手拿小抄,奔走崖旁,四面招待忙碌,引領各方來客,依訂位入座。

辰時一刻,北海散仙,六花島主巫化里,頷下白鬚微飄,已緩緩步上葬天崖,崖下田行見,望其師父背影,直感心中無限淒涼:師父英雄一世,縱與神戰,亦是不懼,可今日將會渾二、韓蕭,為何竟會有 - - - 赴死之感?依師父語氣,似乎自覺心中有愧,只是北海行善天下,向無惡績,究有何事,能讓師父如此失志?不行!我非得先尋著各位師叔,先問明清楚 - - - 。

正當田行見沉吟之際,耳際忽聞傳音:「行見!你師父呢?我等傳音數回,均不聞回音!」

田行見傳音道:「師父已上葬天崖,胡師叔!我先問你,為何師父說 - - - 」

田行見話至一半,即刻被打斷:「行見!先聽我說,此事太急,待會見著采虛仙子,務須在崖前,將之拿下,不能讓她踏上葬天崖半步,知否?」

田行見回音道:「將之攔下,挨過午時,便是遲到,此計大妙!讓其被 - - - 」

田行見傳音再次被打斷:「不是攔下,是將之誅除,將這賤人斬於山下,清楚沒? - - - 啊! - - - - - 」

忽聞遠方一聲驚呼,傳音就此中斷,田行見再行傳音,已無獲任何回音。田行見心中訝異,師叔那端,似有戰事,難道眾家散仙,未上葬天崖,已先開戰?師叔要殺采虛仙子,莫非是要在上崖之前,先將舊帳結清,難道師叔心思,亦與師父相同,估算此番葬天崖之行,當真有去無回?


此時東方忽見一朵彤雲,慢慢飛近山脊,飄飛葬天崖上,西方一朵碧雲,亦向其緩緩飛近,雙雲交會空中,凝成一氣。

白笑春、觀雲、勾炎、勾正等四人,正立於葬天崖谷底,見空中雙雲相會,均覺有趣。

勾正道:「這事恁怪,蛇鼠見面,竟也互攀交情!」

觀雲道:「此事尋常!東海、南海散仙,時而結仇,時而結盟,端看時局而定。」

勾炎道:「利害關係、時局變化,均會影響雙方動向,散仙間之糾葛,自來複雜。」

白笑春道:「同路散仙,也未必會志同道合,現下三路散仙,正混戰於巫花嶺,其間竟也有同路相殘者,直教人看不出所以!」

勾正道:「群仙互咬,端的有趣,可貧道所掛心者,唯采虛仙子一人而已,本派四大天王,已分四路,盯住各方散仙來此路徑,只是四王埋伏多時,尚未見采虛仙子行蹤,這不免 - - - 教貧道有所耽心!」

觀雲道:「幾位東海、南海散仙,正於空中鬼祟相商,莫非此刻,大嫂亦在雲端?」

勾正道:「采虛仙子一向獨行,與東海群仙,似也甚少往來,如此雲端議事,頗不類其風格。」

白笑春道:「此事易明!我等何不請白令教徒,以招待之名,先行前往探看?」

勾炎道:「正該如此!白令教既擔招待之責,自有權相詢各方來客,無端逗留會場上空,究是為何?」

白笑春隨即傳音白令教主,請其趨前相探,問明采虛仙子是否亦在雲端。

接獲白笑春傳音,白令教主即攜數名教徒,躍上雲端,正待趨前相問之際,忽見遠方百道光芒,空中交互追逐,飛速逼近葬天崖。空中二朵彤雲、碧雲見狀,隨即火速分開,雙雲瞬間消散,現出十數名東海、南海散仙,空中分列兩行,觀視遠方飛近之光芒。

百道光芒互逐長空,遠觀如火星之噴濺,近瞧似火舌之飛繞,光彩炫眼,燦爛奪目,整團光華,瞬間已飛至葬天崖上空,忽見數十道光芒,急速落地,滾落葬天崖上,現身散仙,幾乎各各帶傷,人人法寶在手,多人猶互怒目瞠視,卻礙於已入會場,無人敢再起爭端。

六花島主巫化里,已於場上佇立多時,見此景況,心中不勝唏噓,長嘆一聲,黯然慢步趨前,探視幾名北海散仙傷勢。

葬天崖上空,飛繞數十名散仙,猶自互鬥,只見法寶飛滿天,人影逐流雲,煞是好看,這場亂鬥,三方散仙各顯神通,互不相讓,不時見有法寶落地。忽見空中落下一傘,直墜葬天崖谷底,恰落於白笑春、觀雲、勾炎、勾正等四人跟前,白笑春聞傘落之處,散出一股香氣,急傳音白令教主,詢其采虛仙子是否亦在雲端,白令教主即刻回音,謂空中並無采虛人影。

白笑春等四人周遭,瀰漫一股香味,勾正盯著地上斷傘,默然不語,良久之後,頭頂忽起白煙,左手緩緩舉起,身後忽現一十八道人影,個個頭戴粉青氈笠,分列兩行,肅立不動。

觀雲見狀,上前拾起地上斷傘:「勾兄稍待!貧道見此事 - - - 似乎不甚尋常!貧道戰過采虛仙子,會過天香傘,此傘所散香氣,與天香傘之異香,並不相符,況此傘怎會如此剛好,恰恰落於勾兄跟前?」

勾正身軀微震,接過觀雲手上斷傘,仔細瞧視傘上斷裂之處:「道長意思是 - - 有人欲以假傘,欺瞞貧僧,讓貧僧誤判,錯認采虛仙子已死,或已遇險?」

觀雲道:「正是!勾兄此時若輕易出手,恐將中其奸計!」

勾正道:「倘貧僧欲尋斷傘之人,或會躍上雲端發問,屆時佈計散仙,只需胡亂一指,貧僧便即中計!」

觀雲道:「然也!此把斷傘,若是圈套,其斷處裂痕,恐亦有蹊蹺!」

勾炎接過斷傘,瞧視傘斷之處,雙眼瞇成一線:「這斷處裂痕,無一平整之處,傘頭傘柄,亦多鋼抓細紋,有此威力之猛器,莫非是 - - 峨嵋地陰爪!」

白笑春道:「此傘若是圈套,便是有人欲挑起峨嵋與勾兄紛爭,只是欲仿地陰爪斷物之裂痕,似也不易!」

勾正道:「確然不易!以是此傘或許 - - - 正是地陰爪所斷!」

觀雲道:「貧道瞧此斷傘不似天香傘,峨嵋裂此一傘,將之丟在勾兄面前,嫁禍自身,此事於理不通,究是何人斷傘,何人丟傘,我等還須詳察!」

勾炎道:「峨嵋與各路散仙,素有交情,罕有爭端,倘峨嵋真誅殺采虛仙子,料應不會留下此傘,留此斷傘現世,形同留下證物。」

白笑春道:「此刻不宜動武,我等此時誅殺散仙,豈非表明不給渾二情面。何姑娘既邀貧道與無元,相助渾二,我等何不以維持秩序之名,先上雲端,察明此事。」

勾正默默點頭,勾炎道:「正該如此!」

白笑春道:「如此由觀雲先上雲端,賢昆仲盯住葬天崖會場,貧道去尋無元,觀其動向。」

勾炎道:「嗯!就依此行事!」隨即與勾正躍上葬天崖,於會場旁樹上落座,細觀場內動靜,與此同時,觀雲亦一個縱身,輕飄飄上了雲端。

葬天崖上空,法寶四方竄飛,遁光隱現無常,三路散仙互鬥,兀自不息。觀雲環視一周,擇一團四人混戰之處,祭出飛劍,觀雲飛劍加入戰局,空中四樣法寶,頓時為劍氣逼退一丈,四名散仙驚異萬分,此是何人飛劍?劍氣如此驚人,均互疑對頭來了強援,急忙各自收回法寶,分立二邊,瞧視來人,四名散仙細視之下,見來者竟是紅月教觀雲道人,個個驚懼,紛紛傳音同夥,以求支援。

觀雲瞧視二邊,識得左方一人,乃東海散仙,右方三人卻是東海、南海、北海散仙各一。觀雲心中苦笑:如廝打法,已無道理可言,究為何事,眾仙如此亂戰!」

觀雲朝雙方抱拳道:「貧道紅月教觀雲,午時將至,會場秩序還須維持,不知各位,何事相鬥?」

雙方均靜默不語,觀雲道:「各位既不願言明,貧道也不相強,只是今日渾二召仙議事,事關重大,諸位有何冤仇舊帳,可否先暫釋干戈,會後再提?」

右方南海散仙道:「午時未到,午時一至,我等自會罷手,不會擾亂會場秩序。」

觀雲心疑:雙方急於在午時之前了結之事,究是何事?眾仙如此大戰,應非一般私人恩怨,且同路散仙,亦有互殘者,看來也非門戶之爭,如此怪事,一時之間,畢竟難明,只是貧道既已出面,絕無讓雙方再戰之理!

觀雲朝左方東海散仙道:「貧道有一事相問,不知閣下可知,采虛仙子,現下行蹤何處?」

左方東海散仙道:「采虛她 - - - 」忽地空中飛來三樣法寶,打斷其話語,只見右方三名散仙,已飛身撲起,同時祭起各自法寶,飛速罩將過來,觀雲冷哼一聲,隨即袍袖一拂,空中飛劍一轉,頃刻攔下三樣法寶。

右方東海散仙喝道:「采虛仙子來此途中,已為這惡徒所害,這仇我等一併算上,道長退開,待某家為其復仇!」

觀雲問左方東海散仙:「此事當真?」

左方散仙道:「采虛慣於獨行,若遇上眼前這夥小人,其境堪慮!倘其真已遇害,定是這般奸邪所為!」

觀雲心中暗笑:先丟斷傘,再隨口胡指對方,看來雙方均欲拉扯五台下水,只是 - - - 那峨眉地陰爪,卻又扮何角色?此番眾仙之紛爭,難道亦與峨眉有關?

觀雲道:「今日良辰吉日,諸位果然走運,先遇著貧道,倘諸位先行邂逅勾氏兄弟,嘿嘿!要說無災,恐亦有禍!」

右方北海散仙,一臉焦躁:「道長賢達之士,我等今日了卻私人恩怨,還望道長成全,莫要相攔!」

觀雲哈哈一笑:「非是貧道多事,只因紅月、少林,負有維護場序之責,故此前來相詢,為何巫花嶺之戰,會延續至葬天崖上空?」

右方北海散仙道:「皆因這群鼠輩,胸中帶愧,不敢在巫花嶺上,作一了斷。群惡竄逃至此,乃欲藉葬天崖會場,當其避難窠巢,見機不對,即避入會場求生,如廝下作手法,正是擾亂會場之元兇!」

觀雲笑道:「呵呵!原來葬天崖,已成各位救命之地,只是萬一貴方落敗,不知三位,是否也將避入會場?」

右方北海散仙一時語頓:「 - - 這 - - - 」

此時空中散仙,已全數來至觀雲立處,於雲端中列成三簇人馬,暫觀四名散仙與觀雲對話。

觀雲瞻眺三方,見空中人馬,並非依東海、南海、北海散仙分列,而是三方人馬,均有各家散仙,夾雜其中。觀雲瞧視一周,依然未見采虛仙子,心疑:難道采虛仙子,真已遇害?散仙不分地域,分成三派,看來此番眾仙間之糾葛,端的複雜。

觀雲朗聲道:「會場秩序,還須維持,各位有何老舊新帳,能否會後再算!」

三方人馬,紛紛低頭私議,其中二簇散仙,忽爾進前,將觀雲前後圍住,只見前方人馬中,躍出一南海散仙:「離午時尚有片刻,趁此閒暇,我等了結私人恩怨,還望道長成全!」

觀雲前後瞄視一眼,呵呵笑道:「敢對貧道動手,看來此事之急,足可令惡狗跳牆,這不由得貧道不起疑心,各位心急何事?」

前方南海散仙望望天色,心急如焚,左手一揚,只見觀雲前後二簇人馬,各躍出數名散仙,將觀雲團團圍住,其餘人手,則撲向在旁第三方散仙,只一瞬間,空中法寶再度飛耀,戰端再起。

觀雲見狀,冷哼一聲,左袖單捲,飛雲緞已然在手,觀雲展開飛雲緞,祭起劍光,人劍合一,瞬時如火石般竄起,八方躍飛空中,但見空中法寶相鬥,劍光即穿入其中,將互鬥法寶逼退。十數名散仙,緊追觀雲身後,急欲將之攔下,奈何飛雲緞形跡飄忽,飛行迅速,無一散仙能追及觀雲。

空中惡鬥散仙,見祭出之法寶,不斷為觀雲劍光攔阻,紛紛收回法寶,抽起隨身兵刃,改以近身相搏。觀雲身後十數名散仙,見觀雲搗亂戰局,竟將一場眾仙鬥法,搞成如凡人般,單憑功力之肉搏,不禁愕然,其中一名綠臉漢出聲吼道:「這飛雲緞恁快,沒時間了!阿曹!取傘!」

前方一名散仙回頭道:「取 - - 你瘋了!」

綠臉漢喝道:「老子不管了!橫豎也是一死!不阻止觀雲,大夥只怕死得更慘!」

阿曹道:「汝這瘋漢,這事絕然不可!」

綠臉漢罵道:「他奶奶的!時辰將至,無法再拖了!這傘你給是不給?」

阿曹道:「斷然不給!我受眾家兄弟所託,誓必 - - - 」

豈知阿曹話未說完,綠臉漢已飛身撲上,伸手直探阿曹懷內,阿曹急急反掌格住,頃刻二人已打成一團。

觀雲回首,瞧視後方尾隨散仙,竟也彼此打將起來,不禁好笑:這般打法,毫無規律可言,其中緣由,想必有趣!

觀雲見後方散仙不再追擊,便佇停空中,尋思如何化開眾仙之鬥,正當觀雲環視眾仙之際,忽覺異香撲鼻,背後風至,觀雲身經百戰,驚覺背後來敵迅速,身軀倏地下沉,瞬間下墜十丈,空中一個翻身後,再暴飛竄起,定睛一看,不覺驚愕,原來空中一北海綠臉散仙,手持天香傘,正朝己罩下,其身後亦有數名散仙,亦飛快奔至。

天香傘飛行神速,向與飛雲緞齊名,觀雲見對方持傘而至,便知已無法將之甩離,況此傘如何易主,觀雲亟欲明其緣由,自亦不想離去。

觀雲左手劍訣一指,飛劍即刻迎向天香傘,右掌橫空斜推,發出數道雷光,射向綠臉漢身後數名散仙。

雲端一頭,南少林無元掌門,正與白笑春佇停觀戰,紅月教右使風月、左使雲玉,亦雙雙飄飛雲端,俟機待發。忽見遠方四道飛影,分由四方,正火速奔近,原來勾正見天香傘現,已召回五台四大天王。

無元觀視空中戰局,再瞧地面勾氏兄弟,及其身後一十八條人影,心中亦喜亦憂。

白笑春道:「大師心中,是否有所憂慮?」

無元道:「嗯!老衲正在憂心,憂心今日要超渡之人,是否會過多!」

白笑春大笑:「哈哈哈!大師是具憫人心懷,抑是擔心超渡法事,會過於勞忙?」

無元道:「實則 - - - 兩者兼具。」

白笑春道:「大師放心!諸多疑點未明之前,奸人宜抓不宜殺,況今日渾二作東,殺其來客,未免不敬!」

無元長吁一口氣:「正是!老衲心中幾許疑問,尚待澄清,留得鼠輩活口,解開謎團,方為上策。」

觀雲劍如遊龍,空中纏鬥數名散仙,刃游八方,猶有餘裕,綠臉漢不熟天香傘,手腳難免窒礙,想放下此傘,又怕觀雲竄離,忽聞遠方有人喊道:「田行見傳音,賤人已至山下!」

此訊傳出,只一瞬間,空中散仙悉數飛下雲端,急奔山下。

山下一條小溪旁,采虛仙子渾身是傷,手上短刃,亦已折斷,田行見胸橫長鞭,已斷其上山之路。

數十名散仙飛速逼近溪旁,人還未至,掌中雷光、袖中法寶,已紛紛祭出,雷光、法寶有射向采虛者,亦有欲替她攔下各方殺著者,只見溪上百道金光飛撞,雷聲四鳴,雷光、法寶一陣追撞之後,仍有十數道光芒,疾速射向采虛仙子。

此時溪畔樹叢無人處,忽地飄下一幅畫,畫內刮起一陣強風,將一人一騎送出畫外,只見一少年瞇著雙眼,雙手緊抱馬頸,狼狽被吹向溪前,差點摔下馬背。

強風過處,飛沙走石,遮人雙目,俟塵埃落盡,溪上雷光已無影無蹤,數十法寶也不知被吹向何方,眾仙見此景況,各個驚懼,紛紛飄飛落地,分為三處,立於田行見與采虛四周,注視眼前騎馬少年。

風止沙落,少年睜開雙目,環視周遭一圈後,便急急驅馬向前,朝眾仙問道:「請教各位尊長,往閩南方向,不知該由哪條路走?」

三簇散仙,人人驚魂未定,聽聞少年此語,更覺驚愕,各個互望,不知少年此語何意,須臾之後,持天香傘綠臉漢終於答話:「此處已是閩南地界。」

少年驚道:「已到閩南!怎會如此之快?再請問尊長,不知葬天崖,座落何方?」

綠臉漢一臉狐疑:「此處已是葬天崖山腳,不知小兄弟,何事上葬天崖?」

少年道:「晚輩有急事欲尋采虛仙子,不知各位尊長,可曾見著采虛仙子?」

聞少年此問,眾仙更是訝異:人就在其身旁 - - 怎會 - - - 莫非此子與采虛仙子,互不相識?

綠臉漢道:「小兄弟有何急事,欲見采虛仙子?」

少年道:「晚輩受人之託,有一書信,須急交采虛仙子。」

綠臉漢心思:此子言語稚嫩,騎馬不牢,無功夫在身,看亦不具神通道法,只是適才那陣狂風,究是怎麼回事?

綠臉漢擠出一絲笑容:「呵呵!采虛仙子諸多老相好,均在此處,小兄弟有何書信,交給某家,也是一樣。」

忽聞後方傳來罵聲:「莫聽那賊人胡語,采虛仙子就在汝身後!」

馬上少年聞語微愣,隨即回過神來,爬下馬背,一聲咒罵:「他奶奶的!閩南之地,莫非多騙徒!」

少年回頭望向采虛仙子,也不發話,徑由衣袋裡掏出半截髮簪,拿在手上,采虛仙子瞥了髮簪一眼,渾身顫抖,嘶啞道:「你 - - 快走!再遲就來不及了!」

少年緊盯采虛仙子:此女似乎識得此簪,可她若真是采虛仙子,為何不拿出另半截斷簪?待我再試她一試。

少年道:「玉姨已知汝會有此一說,故特地交下此二句:『莫言前路不堪行,回首雲山見月明』」

采虛仙子聞語,身軀一震,幾乎立不住腳:雲山 - - 雲山青龍莊 - - 韓蕭 - - - 唉!玉妹啊!汝不知 - - 此行我之最怕,就是韓蕭啊!

采虛仙子取出另半截斷簪:「仔細聽好!拿此簪回汝玉姨,汝即刻速離閩南,留在此處,徒死無益!」

少年嘴露微笑:奇了!這人反應,竟跟玉姨事先所料,一模一樣。

少年笑道:「玉姨說一切情事,葬天崖上可見真章,至於葬天崖下 - - - 暫時由我說了算數。 」

采虛仙子奇道:「由 - - - - 你 - - 」

此時綠臉漢等一干散仙,已躁不可耐,綠臉漢朝田行見使一眼色,田行見隨即掏出二把飛鏢,疾射少年後肩,北海飛鏢迅捷無匹,瞬間已至少年身後,豈知飛鏢離少年身後二尺處,忽爾斷為五截,落下塵埃。田行見見狀一驚,隨手祭起長鞭,再襲向少年,長鞭騰空飛起,發出閃閃金光,疾速罩向少年,金鞭飛至少年身後二尺處,亦斷為五截,鏗鏘落地。

少年聞聲回頭,朝地面一望:「是哪個鼠輩,欲擲物傷人,只是臂力恁弱,尚差二尺,呵呵!看來我還得照玉姨吩咐,先砍下幾個鼠輩手腳,才好辦事!」

少年取下背後包袱,步向綠臉漢,眾仙見狀,紛紛驚退百步。采虛仙子已知此少年,不具武略,身後飛鏢、法寶來襲,亦毫無知覺,只是其所背包袱,卻甚有古怪。

采虛仙子擔心少年經驗不足,難免不測,即刻喚住少年:「時刻所剩無多,吾等須先上葬天崖!」

少年停住腳步,狠狠盯了綠臉漢一眼:「待老子辦完正事,回頭再與你算帳!」

少年憤然回步,扶采虛仙子上馬後,牽著馬匹,緩緩步向山頂,眾仙驚怖萬分,急急讓出一條路,讓二人一馬通過。

田行見拾起地上五截斷鞭,一臉驚懼:「這如何可能!難道他 - - - 不是人族?」

綠臉漢道:「瞧其言行,此子應是人族沒錯,只是其身上所背法寶,威力太也驚人!」


白笑春、觀雲、勾炎、勾正等四人,已在一旁樹梢觀看多時。四人緊隨眾仙趕至溪旁,瞧見風中少年,無不驚訝,此子名為正青,世居峨嵋山下,乃渾二之友。正青現身閩南,定非無因,再見其身後陣風,吹盡眾仙雷光、法寶,便自驚覺,其身畔定有他族高手護送,四人故此袖手,果然觀出一場好戲。

白笑春道:「不知正青包袱之內,裝有何物?」

勾炎道:「不論何物,此物已足以讓其玉姨放心,放心讓正青獨鬥天下眾仙!」

觀雲道:「正青口中玉姨,莫非就是九鳳山 - - - 玉蝶女俠?」

勾正道:「玉蝶女俠武藝超群,卻不具神通道法,不知其與采虛仙子,是何關係?」

觀雲道:「關係只怕匪淺,渾二召仙之令傳出,玉蝶女俠或已猜知采虛必將逢險,因此急請正青出馬,前來相援。」

勾正道:「難道玉蝶與正青,也是舊識?」

觀雲道:「應非如此,玉蝶不具神通,難援采虛,可她知正青乃渾二之友,且九鳳山離峨眉較近,情急之下,除了找正青相幫外,恐亦別無他法。」

勾正道:「素昧平生,要人相幫,恐有難處,倘一言不合,必有衝突,或許玉蝶因此而試出 - - - 正青身懷異寶!」

白笑春道:「適才傳音峨眉分舵,舵主謂昨日有人曾見正青,攜十匹快馬,飛快奔離峨眉!」

勾炎道:「十匹快馬輪騎,也趕不上今日上葬天崖,故適才那陣狂風,定然有其妙處!」


葬天崖上山之路,人馬雜沓,鬧鬧哄哄,小販、車伕、行人等吆喝聲不斷,金狐、銀狐一身村婦打扮,坐於騾車行李之上,悠閒嚼著胡桃,瞧視漫山熱鬧景象。

銀狐道:「這 - - 圖伯怎會知道我等也在溪畔,而將法寶吹向我等隱身之處?」

金狐笑道:「血圖千里可觀影,若不煩汝將之收起,諸多法寶萬一砸向人,可非一般兒戲!」

銀狐道:「圖伯送正青一程,救下采虛一命,不知是何用意?」

金狐道:「采虛若死,人間諸多謎團,依舊難解,故圖伯救下采虛,實有相助渾二之意。」

銀狐道:「若圖伯不出手,汝會救下采虛嗎?」

金狐笑道:「見血圖飄落,我就已知,此事已不必我等出手。」

銀狐大笑:「眾仙截殺采虛,處處掣肘,先要避開五台四大天王,次要避開白笑春、觀雲、與勾氏兄弟,好不容易甩開這些人後,又遇上圖伯、正青,甚至 - - - 還有我倆壓軸,看來采虛仙子今日當真走運,在江湖八路追殺之下,仍可活命!」

金狐道:「只是紅顏薄命,不知此女葬天崖上,下場若何,好運是否依然?」

銀狐道:「依汝之見,渾二、韓蕭可察得出真相?」

金狐道:「傳聞韓蕭老辣,當非虛言,可散仙之事 - - - 糾纏太廣,其中謎團萬千,不知韓蕭將如何應付?」

銀狐笑道:「正因如此,此戲才會精采,我等葬天崖上坐觀紅塵大戲,看惡人如何詭辯,看紅顏是否薄命,看韓蕭究有多辣!」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10.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