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第三十八回 天涼古剎
第三十九回 宇中八神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第四十一回 萬獸出澤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79
累積人氣
14326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1.03.0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回 甲丑之計
白笑春沉默須臾後,神情嚴肅,向觀雲使個眼色,二人隨即駕起遁光,瞬間飛離內殿。采虛仙子見二人離去,亦匆忙祭起天香傘,電光石火般,竄出古剎。黑神、金平、米辛、蒼元等之內心,皆暗喜白笑春、觀雲、采虛之離去,卻也各自暗思:八神留下『天宇萬花馳,陰丘滿月時』詩句,究是何意?

天香傘飛行迅速,繞行古剎數圈後,化出一道黃光,疾速衝下地面。

采虛尋得韓蕭,急道:「何姑娘呢?此事萬分火急!須急告魔族!」

韓蕭見采虛神色驚慌,也不發問,隨即取出響箭,望空射出,一旁石芳瞧視采虛臉色,知事態緊急,亦取出短笛,吹出求救笛音,笛聲幽渺,卻清若黃鶯,遠遠傳了開去,附近樹精聞音,紛紛朝此聚攏,並樹語草木落葉,花果飛芒,將訊息八方傳開。

渾二望望采虛蒼白臉色,開口問:「 - - 采虛仙子 - - - 有何 - - 急事 - - 欲尋 - - - 魔族?」

采虛道:「宇中八神受創,附身灰燕求救,魔族欲將之帶往天宇中心,回歸其元神,八神藉燕語發聲說話,卻在地上暗中留下『天宇萬花馳,陰丘滿月時』字句,當場魔族並未察覺。」

渾二低吟:「『天宇萬花馳,陰丘滿月時』這 - - 這是 - - - 何意 - - - - - 」

韓蕭聽了采虛敘述,心中一凜:「暗中留字!這 - - - - - 」

忽見平空捲起萬千落葉,落葉過處,何菁驟然現身問道:「何事恁急?」

采虛忙將內殿之事,飛快敘說一次,何菁轉問韓蕭:「不知韓大哥,如何看待此事?」

韓蕭眼皮微震:「現下首要之務,應是阻止魔族攜八燕回天宇中心!」

何菁奇道:「為何?」

韓蕭道:「乃因八神,或已為『他族』所制!『他族』可能利用八神身分,混入神祗一族,直搗天宇中心!」

韓蕭晴天霹靂一言,讓何菁幾乎驚呆:原來暗中留字可能是 - - - 。何菁急忙傳音雲夢鳳兒,要她阻住黃魔天宇之行,且須慎防八隻灰燕。

此時空中一道黑影,望此降下,觀雲駕飛雲緞急速落地:「八神恐已身不由己 - - - - - 」

韓蕭朝觀雲點首:「采虛亦已警覺此事,何姑娘正在告知魔族。」

眾人臉上皆有憂色,焦立一旁,靜待何菁傳音雲夢,須臾之後,只見何菁雙眸含淚,臉面忽青忽白:「黃伯已經出發,不知為何,雲夢竟聯絡不上躍光法器 - - - 鳳兒說 - - - 此事亙古未有 - - - - - 百億年前,宇中八神,單憑一絲意念,躍出天宇之外,而今歸來,可能亦將宇外之物,一併攜回!」

何菁黯然低首一陣後,忽爾揚首,雙唇一抿,雙臂舉起,平地驟起大霧,只見上千樹精,急從八方湧入,將眾人團團圍住,戒住四周,以隔絕他族靠近。

何菁道:「以下言語,還望各位保密,鳳兒與留守大地全數魔族,即將另駕法器,追援黃伯,如此則形同魔族 - - - 已棄守此處大地 - - - 鳳兒計畫盡攜雲夢法器,追入天宇,盼能與『他族』一搏。此刻大地,尚有十名偽神,魔族全數撤離之事,倘若走漏風聲,偽神必將血洗大地,甚或導致各族相殘,譬若 - - 妖族再反 - - - 而在人族,帝王、官家將再度得勢,再次借神之名,奴役百姓 - - - - - - 」

采虛義憤填膺,緊握雙拳;觀雲眼色黯淡,遠觀天際;韓蕭苦思無計,自出江湖以來,首次有束手無策之感。

渾二一旁罵道:「他奶奶 - - 的 - - 這魔族 - - 行事 - - - 怎會如此 - - 不小心 - - 地上 - - - 有字 - - 竟也 - - 未見 - - - 這字 - - 應會 - - - 有所 - - 提示 - - - - - - 」

渾二一語,瞬間驚醒眾人,這暗留之字:『天宇萬花馳,陰丘滿月時』究是何意,八神究欲提醒大地何事?眾人心中各自暗唸八神留字,細敲其意。

韓蕭開口:「八神所留之字,關鍵應在『花』與『陰丘』二詞,究竟何指?」

何菁道:「『陰丘』乃神祗對此大地之稱號,而『花』 - - - 不可能是真花 - - 真花難馳天宇 - - - - - - - 」

觀雲道:「距下次滿月,尚有十二日,或許 - - - 我等只餘十二日,可思出對策 - - - - - 」

采虛道:「這也未必,八神留詩,只言『滿月時』,或許『他族』只選滿月之日佈花,這『滿月時』之意,可能是指任何滿月之日,而十二日之後,只是最近的一次。」

何菁道:「如此只剩『花』之一字,難明其意。」

觀雲道:「在下以為,八神用『花』字形容某物,乃因八神亦不明彼物何物,只是其形貌,可能艷麗,故以『花』字稱之。」

韓蕭道:「弗論如何,八神冒險暗留此詩,此『花』恐怕來者不善!」

采虛道:「依我看,『他物』犯此天宇,顧忌仍多,乃因『他物』之行事作法,似乎不與神祗正面敵對,而採以細作方式,潛入敵後,使暗計求勝。」

韓蕭道:「滲入敵後,由內摧毀對頭,可以省力、省時,或許『他物』缺力 - - - 或缺時 - - - - - 」

觀雲道:「『他物』遠來,路途必遙,補給之線,或許甚長,其所需物項,不可能攜全,該會由此處天宇,攫取補充 - - - - - - 」

采虛道:「不錯!『他物』初入異境,萬般不熟,必多力有未逮之處,以是須寄生八神,藉其力道,以遂己意。」

何菁道:「只是此寄生之功,卻也驚人!」

韓蕭道:「取敵之物,作為己用;取敵之食,作為己食,乃長征必用之計,依此 - - - 『他族』之『花』若是取自敵方,也非無可能!」

觀雲道:「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乃上乘兵法,只是『花』若取自此處天宇,該會是何物?」

采虛沉吟道:「驅『花』之時,須待滿月 - - - 與天象有關 - - 是風 - - 是水 - - 或是火? - - 只是『花』
會馳天宇 - - - 該不會是 - - 啊! - - - - - - 」

觀雲與采虛同時思起一物,觀雲驚道:「莫非是隕石,甚或是天星!」

渾二道:「 - - 若是 - - - 天星 - - 八神何不 - - - 明寫 - - 天宇 - - 萬星馳 - - - - - 」

采虛道:「嗯!也是!為何不用『星』字?可馳天宇之物 - - 且又艷麗 - - - 莫非此物會自發光芒?難道是法寶?可 - - 以法寶飛馳天宇,只會虛耗功力,毫無效果 - - - 」

觀雲道:「『花』若是『他族』法器,則『花』便非取自此處天宇,而是『他族』自攜而來,吾等假設『他族』未必有此能力,攜大量法器而來 - - - 那 - - - 此處天宇,何來為數眾多,且可於天宇發光之物?」

韓蕭道:「天宇多星,只是眾星奔馳天宇,其光大多借自他星,不會自發光芒,除非 - - - 此星將殘 - - - - - 」

采虛驚道:「啊!殘星 - - - 星之將殘,或會放出地熱 - - - 」

觀雲道:「所謂『萬花馳』,難道是毀星之術?若是先毀一星,再以星撞星,確可造成天宇『萬星奔馳』,取敵之物以制敵,的是高招!以天宇之物,搏擊天宇之物,徹底摧毀諸星 - - - 只是如此一來,萬物皆毀,『外物』此舉,並無收穫,可謂損人不利己。」

論至此處,韓蕭、觀雲、采虛等三人,面面相覷:『他物』來犯,可能只為仇恨,或純為好玩!若『他物』真驅星來攻,大地將何以抵敵!

此時何菁臉上憂容稍逝,微現光芒,眾人皆奇。

何菁道:「『他物』若真驅星來犯,我等或許有機一搏!」

韓蕭奇道:「與諸多天星一搏 - - 這 - - - 卻是如何做法?」

何菁心中,希望再起:「鳳兒為助大地,將天絲寶囊留在雲夢,其內置有一物,名喚佈星晶盤,此盤乃神祗驅星之用 - - - - - 」

觀雲驚道:「神祗可驅星!此事確然震撼!」

何菁道:「驅星之術,神祗向只用於佈陣,未曾驅星互擊,乃因雙星互擊,萬物俱毀,對神祗只有百害而無一益。」

此時觀雲、韓蕭二人,同時點頭,共將目光注視采虛。

采虛會意二人目光:「佈星晶盤 - - - - - 如此,事不宜遲,距『外物』來犯,可能只餘十二日,何姑娘宜早回雲夢佈署。」

何菁道:「我即刻便行,佈星晶盤我從未用過,石芳習物迅速,這操盤之術,還得仰賴石芳,在十二日之內,嫻熟此盤。此間之事,就有勞韓大哥與諸位了!」

何菁說完,身畔飛花落葉驟起,身子騰空,並飛快捲起渾二、石芳二人,竄升後化出一道綠影,轉眼便消失在天際。

韓蕭望空長嘆:「大地本就多事,天宇亦多紛擾,想不到竟亦有 - - - 宇外來物 - - - - - 」

觀雲道:「宇外若再有 - - 宇外 - - 豈不永無止境!」

采虛道:「不可能有止境 - - - 幻象本是思維,怎會有止境?」

韓蕭道:「采虛仙子之意,難不成我等亦是幻象?」

觀雲道:「人族、他族 - - 乃至神祗、宇外之物等,或許皆是幻象!」

采虛道:「正是!乃因唯有夢中之人,能傷夢中人,也唯有幻象能傷幻象!」

韓蕭喃喃道:「唯有夢中之人 - - - 能 - - 嗯!有理! 作夢之人,難控夢之方向,卻反常受夢境牽引,我等若是夢中之人,也唯有自助了,乃因夢境之變化,非作夢之『物』可以控制得了的 - - - - - - 而夢內之物,時而 - - 相殘 - - - - - 」


遠方山頭,妖王遙觀何菁離去身影,長長發出一聲嘆息:「樹女適才舉動,防的似乎是 - - - 大地各族,而非偽神!」

山妖長老道:「今日魔族,作動頻仍,各地魔族陣局,皆已卸下,且雲夢二樣大型法器,先後奔入天宇,此事恁奇!偽神尚在大地,魔族不知何故,似已遠離 - - - - - 」

水妖長老道:「魔方離此大地,樹女頓失所倚之下,大敵當前,先防內賊,其所作為,亦不難理解!」

妖王嘆道:「或許 - - - 妖族數千萬年之恥 - - 唉!至今尚未洗清啊!」


白笑春、勾炎、勾正等三人,聽了觀雲敘述後,無不憂心。

勾正問:「韓蕭選此十地,作為說話之處,有何用意?」

觀雲道:「韓蕭謂此十處,乃樹精埋伏之處,我等說話之時,若有他族或偽神隱身靠近,附近草木將無風自動,警告我等!」

勾炎道:「敵長我消,大地頹勢已現,情勢危殆之下,何姑娘仍然器重我等,透漏樹族陣局所在,難道不怕我等敵前畏戰,叛降偽神?」

觀雲嘆道:「或許何姑娘 - - 明曉我輩內心之 - - - 永不屈服於官威 - - - - - - 」

勾正道:「偽神得勢,貪官將再起,人間將再度塗炭,而我輩將被迫再 - - 隱入暗面!」

勾炎長嘆:「再搏貪官,再鬥帝王家,再戰峨嵋走狗,嗯!老路子 - - 老日子!」

白笑春面向觀雲:「汝與韓蕭、采虛,推論八神留詩,將『花』字譯為天星或隕石,此舉有些冒險!」

觀雲苦笑:「誠然!如廝猜測,猜著機率 - - - 應在一半以下 - - - - - - 」

白笑春道:「此『花』若非天星、隕石,而是『他物』自攜而來,佈星晶盤之防禦,將失其效!」

勾炎道:「『花』若真是宇外來物,其性若何,我等也無從猜起,先將之視為天星或隕石,也許是 - - 目下唯一之解 - - - - - 」

觀雲道:「適才與韓蕭、采虛推敲詩句,當論及『花』可能是天星之際,何姑娘忽現煥容,我等驚異之下,決定將此事就此打住,定調『花』實乃天星,不再續猜『花』為何物,也免何姑娘 - - - 過度擔憂 - - 甚或 - - - 崩潰 - - - - - - 」

白笑春道:「此舉高明!乃因任何可能,皆只是猜測,能讓何姑娘鬥志再起,便是大地之福!」

勾正道:「不知韓蕭、采虛二人,是否明白觀兄心意?」

觀雲笑道:「韓蕭、采虛乃是老江湖,無此二人之配合,單憑貧道一張嘴,恐還難令何姑娘,安下心來!」

白笑春道:「『花』之一字何指,猜測無用,而今二忌、三忌、魔族等,相繼離此大地,現下我等首要防備者,非是『他物』,而是偽神!」

勾正道:「既然如此,不若我等 - - 先將各地落難官家,即時剷除乾淨!也免得這般賊子,再為偽神所用!」

白笑春道:「貪官如野草,永遠斬不盡,除掉一人,自有貪者取而代之。暫且留下這批熟面孔,可以方便我等行事,也可利用其戀棧之慾,將一旁覬覦其位者,先自行剷除。」

勾正笑道:「呵呵!拔苗要趁早,官場老少勾心,貪者互殘,確然有趣!」

勾炎道:「高官厚爵,本是殺戮之產物,那個官家,不是雙手血腥?殺人者人恆殺之,故爾殺官一事,實乃我輩行義人間,至聖至善之舉!」


閩南叢林內,一處萬丈峭壁下,有一深陷岩洞,洞內紅神、藍神、何太等,與另五名偽神齊聚,眾神臉色個個憂惶,正商論宇中八神之事。

何太道:「宇中八神,功力超群,若讓其意念回歸,得知我等曾欲噬其元神後,定然發怒,如此 - - 我等前景,著實堪慮!」

紅神道:「欲阻八神回歸,唯有中途將之攔下,各位以為如何?」

藍神道:「攔下魔族法器,必是一場天宇大戰,我等耗能雖已補齊,然再闢天宇戰局,風險仍大!」

何太道:「只是 - - 若讓八神意念回歸,我輩風險,豈非更大!」

紅神沉吟:「魔方為護送八神,似已全數撤離此地。而今此處大地,已是我等囊中之物,若先穩住此處,也算是一種選擇 - - - - - 」

藍神道:「取下此地容易,只是八神回歸後,若再臨此處,我等仍須 - - - 再度亡命別地!」

紅神道:「如此說來 - - - 我方似乎 - - 只有趁八神衰弱之際,早一步發難,別無他途!」

何太道:「沒錯!當務之急,乃須先行截殺八神!」

藍神道:「截殺八神,並非易事,且戰局愈逼近天宇中心,我等風險愈大!」

紅神道:「既然如此,我等行動須速,現下即刻出發,追上魔族,誅除八神!此地諸事,有黑神、金平臥底,已綽然足矣!」

藍神道:「黑神、金平神力已失,無我等護持,倘身分暴露,恐會逢險!」

何太道:「無妨!黑神、金平身上,攜有百樣非神祗法寶,足可防身,此類法寶,各族均難以偵測出。且適才俟魔族、樹女離開古剎,我已將混元鼠,送入古剎善惡門內,並留下暗語告知,黑神、金平若有所需,隨時可將混元鼠釋出!」

紅神點首後,單臂一擺,石洞外頃刻藍光一閃,現出一圓形法器,徑長約莫百丈:「我等速速出發,追上魔族,除掉八神意念!」

眾神隨即化身光影,頃刻上了法器,只見法器藍白光影閃過,瞬間便消失無蹤,原來神祗飛行法器,早已斷開氣層,躍入天宇。


金狐、銀狐接獲鬼王傳音,謂雲夢有變,雙狐驚慌之下,飛速趕回雲夢。望見眼前景象,雙狐呆立雲夢澤外,驚怖萬分,萬獸陣局,已然大亂,眾獸相互嘶吼,紛爭不休。雲夢四方,魔族陣局皆已卸下,幻狐、樹佬不知去向,雙狐多次傳音相詢,皆未獲回音。

牛族教頭遠方瞧見雙狐,狂奔前來:「魔族、狐族已棄守此處,各方獸族,是走是留,意見分歧,汝二叛將,要走便走,回來做啥!莫非是回來討打!」

金狐道:「棄守?萬古以降,狐族縱處頹勢,猶仍死戰,絕不棄離盟友!牛教頭此話何意?」

牛族教頭啐一口痰:「死戰?他奶奶的!幻狐帶其徒子徒孫,暗暗先行開溜,群獸現已無首,不知聽誰號令,狐族陣局,是群獸率先背盟者,眼下這一仗,狐群早已溜盡,卻是如何死戰?」

金狐驚道:「這 - - - 這不可能,幻狐定然有事稍離,絕非畏戰而逃!我會詳詢各路狐族,何故離此,絕不背棄萬獸之盟!」

牛族教頭罵道:「嘿嘿!不畏戰?咱家瞧幻狐離去之際,神情匆匆,臉色鐵青,一副喪家之樣,此非畏戰,何謂畏戰?」

金狐緩頰道:「牛教頭息怒,此間定然有所誤會,不知幻狐離去之時,有無交代何事?」

牛族教頭恨道:「她偷偷棄離雲夢,連汝倆都未曾知會,還會交代何事!只在地上留下二個屁字,就此開溜!」

金狐問:「二個字 - - - 是那二字?」

牛族教頭道:「甲丑,甲丑二字,簡直滑天下之大稽,那有 - - - - - 」

雙狐聽聞甲丑二字,瞬間四肢發軟,幾乎站立不穩,銀狐彎腰扶膝,不敢置信雙耳之聞,須臾,銀狐滿眶淚水,抬頭道:「我去找樹佬,務必要阻攔幻狐!」

金狐道:「萬一樹佬 - - 亦同意幻狐 - - - 那 - - - - - 」

銀狐瘋狂般一聲嘶喊:「那我就找韓蕭,求他向冥王,再借異魂天網,務必要攔下幻狐與樹佬!」

不待金狐回答,銀狐啜泣聲中,化出一道銀光,頃刻飛離雲夢。

金狐阻攔不及,心中一陣淒苦:「小菁呢?鬼叔說他曾見小菁奔回此處,教頭可見著小菁?」

牛族教頭滿面狐疑,狠瞪金狐:「汝先跟咱家說說,『甲丑』二字何意?」

金狐牙齒微顫:「甲 - - 丑 - - - 並非六十陣局之一,乃因其代表 - - 我方必敗 - - 屆時大地願降者降,願戰者戰,各隨己意,絕不相強 - - 而狐族,將全數歸降 - - - - - - 」

牛族教頭一陣暴怒:「狐族全數歸降?呵呵呵!果然是一好佈局!咱家問汝,為何此一陣局,眾獸族均不知悉,獨有狐族知曉此局?莫非此局,乃是賣友求榮之局!」

金狐臉色哀戚:「此局之名,正是『賣友求榮』!」

牛族教頭雙足頓地,地面瞬時裂開一丈:「莫非狐族勾結魔方,臨危之際,魔族竄逃,而狐族出賣大地,以求榮身!」

金狐垂首:「當年戲談,使用『甲丑』局之時,魔方必已死絕,而此局中,狐族被逼諂媚惑敵,賣友求生,乃為混入敵方,從內瓦解對頭,為大地復仇!」

牛族教頭一陣驚愕:「『甲丑』一局,用在魔族死盡之時?對頭若然厲害如廝,狐族臥底之計,將被一眼瞧穿,下場只怕更慘!若真來此對頭,狐族何不隨大地各族,奮力一搏,英勇赴義!也可為自家大地,留下萬獸美名!」

金狐雙唇微顫:「此局 - - 根本未曾存在過,乃因其不可能存在!幻狐曾說,這只是茶餘之時,玩笑之語 - - - - - 故以『甲丑』命名,取其絕不可能用上之意 - - - - - 故爾未曾告知各獸族,有此一戰局 - - - 」

牛族教頭道:「只是此時,幻狐似已當真!」

金狐忽然淒厲一喊:「究是何方對頭,讓幻狐害怕如廝?絕不可能是偽神,乃因狐族與魔方,早有共識,對付偽神,絕用不上此局! - - - 幻狐行前,教頭可見有誰,曾與之碰頭?」

牛族教頭道:「碰頭?唯有小菁,小菁匆匆而回,與幻狐、樹佬面談一會後,便疾速衝入陳嫂畫鋪,隨即隱入血圖,說要閉關十日!」

金狐疑道:「小菁 - - 閉關十日?那樹佬呢?樹佬有無交代何事?為何我等傳音樹佬,均無回音?」

牛族教頭道:「幻狐開溜後,群獸無主,各獸教頭,均有傳音樹佬,亦未獲回音,咱家見樹佬離去之際,似有喃喃自語,謂:此番只怕 - - 就連重開混沌 - - - 也無機會了 - - - - - 」

金狐驚道:「重開混沌,大地生物,幾將死絕,連 - - 此局面,也無機會?如廝厲害對頭,究竟是誰?」

牛族教頭道:「聽汝解開『甲丑』之意後,咱家已了大概,現下 - - 欲明對頭是誰,或許該去找渾二 - - 」

金狐喜道:「渾二沒隨小菁閉關?」

牛族教頭道:「小菁只帶石芳閉關,渾二現下正與兔族僵持,強要與兔族打賭,賭月圓之日,此戰必勝,只是兔族教頭卻說,此乃渾二拖延之計 - - - - - 」

金狐不等牛族教頭說完,化起一道金光,飛上空中,直奔兔族陣局。

金狐尋著渾二,火速落地,只見渾二正跟在兔族教頭之後,扯住其毛,不讓離去。

兔族教頭罵道:「小子再不放手,休怪老子踢斷汝手!」

渾二道:「頑兔 - - 敢踢我 - - - 我就 - - 打斷 - - - 汝腳 - - - - - 」

金狐急忙上前:「兔教頭息怒,這事 - - - - - 」

兔族教頭回首望見金狐,火氣瞬間爆開,後足一彈,躍高百丈後落地,將地表震出一大窟窿:「狐族掌率群獸,想不到臨陣竟率先亡命,而今幻狐已攜眾狐離去,汝還敢再回,待會萬獸若決定殺狐,老子第一個將汝嚼成爛泥!」

金狐道:「兔教頭誤會了!幻狐離去,乃是為『甲丑』之局備戰,此事我已與牛教頭說明,現下我急須問明渾二 - - - - - - 」

兔教頭一聲狂笑:「甲丑?他奶奶的!這種話汝也敢 - - - - 」

金狐不理兔教頭,直直瞪住渾二:「對頭到底是誰?絕非偽神,是不是?」

渾二道:「對頭 - - 無影無蹤 - - 應該 - - - 來自宇外 - - 宇中八神 - - 似已 - - - 為其所制 - - - - - - 」

金狐愣住:「來自宇外?宇中八神莫非就是 - - - 神祗中之 - - 頂尖八大高手 - - - - - - 」

渾二道:「樹佬 - - 幻姨 - - 說 – 此番若 - - - 魔族全滅 - - 將 – 啟用 - - 甲丑之計 - - - 菁姐 - 求樹佬 - - 至少 - 給她十日 - - 樹佬只說 - - 所有種子 - - - 現下 - - 就必須 - - 先交給 - - 狐族 - - - 金姨 - - 到底 - 甚麼是 - - 甲丑之計 - - - - - 」

金狐悲道:「這甲丑 - - 連樹佬 - - - 也同意 - - 汝可知,宇外來物,是如何制住宇中八神的?」

渾二道:「聽說 - - 八神是 - - 意念 - - - 受制 - - 現場有 - - 采虛仙子 - - 觀雲道長 - - - 目睹 - - - 」

金狐問:「小菁閉關,所為何事?」

渾二道:「 - - 宇外來物 - - 可能 - - - 驅星來攻 - - 菁姐與 - - 石芳 - - 必須在 –- 十日內–習熟 - - - 佈星晶盤 - - - - - 」

金狐道:「為何必須是十日?」

渾二道:「八神 - - 暗中留詩 - - 『天宇萬花馳,陰丘滿月時』 - - - 而距下次 - - 滿月 - - - 尚有十二日 - - - - - 故敵方之來 - - 可能就在 - - - 十二日 - - 之後 - - - - - 」

金狐微微點首,再轉向兔族教頭:「銀狐已去尋幻狐、樹佬,期能有所轉圜,此戰聽來凶險,各獸要留要走,各隨己意,狐方絕不相強。甲丑之計內容,牛教頭已然知曉,還請兔教頭與渾二,前與磋商戰降之策,目下,我得先去與觀雲、采虛一談。」

金狐說完,化出一道金光,沖天竄起,瞬間飛離雲夢。

兔族教頭仰觀金狐離去,仍自驚疑:「這偽神、宇外之物等,皆是強敵,我等實力雖差一著,然與二者戰,皆大不了一死,何以對付偽神,狐方鬥志高昂,而鬥宇外來物,竟是這般頹志?」

渾二道:「 - - 莫非是 - - 少了 - - - 魔族之助 - - 遂讓狐族 - - - 因此喪志 - - - - - - 」

兔族教頭道:「我看 - - 理由不止於此 - - - - - - 」

此時牛族教頭步近:「渾小子!此番新對頭,究竟是誰?」

渾二道:「 - - 是 - - 天宇之外 - - 來物 - - 無形無影 - - - 只是寄生在 - - 宇中八神 - - 之意念上 - - - - - - 」

牛族教頭罵道:「他奶奶的!汝這般說法,有誰聽得懂!」

渾二道:「根本 - - 無法懂 - - - 宇外來物 - - 究竟是啥 - - 如何寄生在 - - - 八神意念 - - 完全 - - 超乎 - - - 我等常識 - - 之外 - - - - - - - 」

兔族教頭插嘴:「知曉對頭厲害,便已足矣,管他是誰,其實無關緊要。目下雲夢,已成窩裡反情勢,這平息己方紛爭,方是亟須解決之事。金狐說,汝已知曉『甲丑』之意,到底甲丑一計,內涵若何?如何使法?」

牛族教頭一聲長嘆:「唉!甲丑之局 - - 真是難登大雅,正如金狐之言,本不該存在,或許正因如此,魔方、狐族才 - - - 從未提起 - - 此局如何使法,要由咱家來說,咱家還真難啟齒 - - - - - 」

兔族教頭罵道:「他奶奶的!雲夢將傾,事到臨頭,汝還難啟齒!『甲丑』既是戰局,此局到底如何戰法?」

牛族教頭道:「唉!簡而言之,此局乃是戰後美女計!」

兔族教頭聞語怔住:「美女計? - - - 戰後? - - - - - 」

牛族教頭道:「狐族充當美女,戰前賣友求榮,以求晉身,戰後潛伏敵畔,再伺機復仇 - - - 『甲丑』一局,其局之名 - - - 正乃 - - 『賣友求榮』 - - - - - 」

兔族教頭一聲狂喝:「這也算一局!他奶奶的!吾等冒死,為大地而戰,無非為護住妻小!『甲丑』之局,竟似將妻小送與敵方,為娼為奴 - - - 而自家陣營,卻先因內鬥而死盡死絕 - - - 這算那門子的陣局?」

牛族教頭道:「金狐謂,此局用在魔族盡滅之時,而今魔族離去,幻狐想是認定 - - 魔族已無力回此大地,故爾啟動此局!」

兔族教頭罵道:「原來『甲丑』之計乃是:缺了魔族,則我方先行互殘,勝者為娼為奴,他奶奶的!老子先去殺了幻狐,免得整個大地,為其所誤!」

牛族教頭嘆道:「『甲丑』之局,果然有效,此局一? - - - 汝已先欲殺幻狐,如廝搏殺,對頭絕看不出破綻,因為這乃是 - - 真打 - - - - - 」

兔族教頭一愣:「 - - - 確然!狐族此局一動,先自激怒盟友,萬獸驟逢背叛,無一心頭不火者,只是 - - 難道我等就此不作動,靜待狐方胡搞?」

牛族教頭嘆道:「唉!狐族開溜,故意激怒萬獸,有其原由。我等若不殺狐,這狐方賣友求榮之計,就可能露出破綻 - - 甚或失效,故為防此計露出破綻 - - - 我等遲早仍須 - - - 自相殘殺!」

兔族教頭罵道:「他奶奶的!老子就知牛頭雖大,其笨如石,汝這瘋牛!莫不成汝亦贊同『甲丑』之局?」

牛族教頭道:「咱家並不贊同!」

兔族教頭道:「那汝為何要配合狐族,演出自相殘殺之局?」

牛族教頭道:「咱家之欲殺狐,乃是真心欲殺之,只因咱家想保此大地顏面,不能讓歷史寫下 - - - 當年此處大地,曾賣其妻小媚敵,甚或記下 - - 此處大地,恁多淫婦,一遇強者,便爭相琵琶別抱 - - - - - - 」

兔族教頭道:「這 - - 照此論法 - - 贊同『甲丑』與否 - - 皆是自相殘殺之局,如此 - - 弗論我等如何決定,結果豈非均同?」

牛族教頭道:「同是自相殘殺,可我方若盡殲狐族,結果就不同!我等務必要在狐族投敵之前,先將之滅盡!為保大地顏面,此殺狐之戰,絕不能輸!」

兔族教頭遲疑:「先將之殺盡 - - - 這 - - 『甲丑』之計,當年是誰提出的,若果從無此計,不管來敵多強,我等同心守護大地,萬獸一心,視死如歸,豈不單純?」

牛族教頭道:「這『甲丑』之計,似乎只是魔方與狐族閒聊時,玩笑之語,想不到竟會真用上 - - - - - 」

兔族教頭罵道:「我就知 - - 玩笑千萬不能亂開 - - - 千萬不能 - - - - - - 」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1.03.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