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331448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人們從葉歆舉行血劍之誓的第一幕起,已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都收回了鄙視的神光,代替的是肅穆和敬佩。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血劍之誓」的來歷,知道的也不敢說,因為一切有關異議的言論都是重罪,人們只知「血劍之誓」是武人最高的誓禮。

其實,「血劍之誓」最早出現於數百年前的滅魔之戰。當時聖皇江天風為了打敗入侵的魔族,在百萬大軍前以此方法立誓,所代表的是無比的信念和勇往直前的意志。

以後,人們便以此「血劍之誓」為最高的誓禮,就算是窮兇極惡之輩也不敢輕視這「血劍之誓」。誰若破誓,將會面對天下人的唾罵,以及最重的酷刑。

一般的練武之人都不敢輕易嘗試這個誓禮,因為其所需要的信念、意志和決心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葉歆作為一個沒有武功的「廢物」,為了心愛之人卻敢於在這麼多的人的面前演示這「血劍之誓」,這証明了他無比的決心和勇氣,人們不由地對他刮目相看。

「不,不要……」蘇劍豪呆呆地看著這一幕幕發生,臉若死灰,搖著頭,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絕望之情表露無遺,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機會已被完全斷絕了。

葉歆因為失血過多,扶著冰柔,對蘇劍豪道:「現在我要向你挑戰,不是為了我和柔兒之事,也不是為了你侮辱了我,而是為了你剛才辱罵我的未婚妻。」

眾人又大吃了一驚,大家都知道他不會武,挑戰就等於自討苦吃,非輸不可。

但蘇劍豪沒有應戰,他清楚,今天他已經注定成為輸家,就算他能打敗葉歆也無法成為勝利者,只會讓其他人覺得他心胸狹窄,沒有容人之量。他垂著肩,頹喪地轉身走向學堂的大門。

葉歆見蘇劍豪沒有應戰,對著冰柔笑了笑,接著看了四周一眼,向宋錢打了一個手勢後,就摟著冰柔走出學堂。

冰柔依在他懷中輕聲道:「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葉歆微笑著道:「不要緊,誰也不能分開我們,就算是鬼神,我也一樣把妳搶回來。」

冰柔凝視葉歆,忽然墊起腳跟,在葉歆的臉上親了一下。

葉歆有點驚訝,隨後緊緊地擁著冰柔,雙唇深深地印在冰柔的紅唇上,冰柔「嚶嚀」一聲,軟倒在葉歆的懷中。

宋錢的聲音卻突然打斷了這刻溫馨,他一邊跑一邊叫道:「葉老弟,等等我。」

冰葉二人回頭一看,只見宋錢像個肉球似的彈了過來,兩人都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葉歆笑道:「慢慢走,我們等你。」

宋錢跑到兩人面前直喘大氣,喘順了口氣,他朝著冰柔豎起大拇指,讚道:「我真佩服妳,整個曉日城不知有多少女人夢想著成為蘇劍豪的夫人,妳卻隨手放棄了。說實話,蘇劍豪無論樣貌、武功和身份都比我這兄弟好,妳卻為了他當眾拒絕蘇劍豪,真是厲害!我這兄弟真有福氣。」

冰柔白了他一眼,摟著葉歆的手臂,辯道:「誰說那個蘇公子比葉郎好,葉郎還有很多神奇的地方,沒人知道罷了。」

宋錢點頭道:「也對,就像他是醉香居的老板就沒有人知道。況且他還能替老師上課,想必還有什麼特異的地方,只不過他不喜歡出名罷了。」

葉歆笑道:「我哪有那麼厲害,別捧我了,我可受不了,走吧!」

三人說笑著便走了。


遠處的樹上,另一個身影看著這一幕卻黯自神傷,不是別人,正是蘇劍豪。眼見著心上人和她的未婚夫在此細訴衷情,他除了嘆息就什麼也無法做了,只好默然離去。

回到家中,一家人見蘇劍豪變得悶悶不樂、茶飯不思,還不停唉聲嘆氣,都很奇怪一向爽朗的蘇劍豪怎會有此愁容。

顏蓉心疼地問道:「豪兒,什麼事把你弄成這個樣子啊?」

蘇劍豪被母親勾起了傷心事,黯然地應道:「冰柔有未婚夫了。」

「什麼?!」一家人聽了都一怔。

蘇方志問道:「你為什麼以前沒提過?」

「原來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冰柔從來沒有喜歡過我,她也不知道我對她有意思,所以一直沒提,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蘇劍龍怒道:「不喜歡你還跟你回來,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她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蘇劍豪不高興兄長辱罵冰柔,自然而然便為冰柔辯護。接著又嘆道:「她實在是一個可敬的女子,堅貞而愛恨分明,是我無緣,不能娶到她。」

顏蓉滿不在乎地笑著道:「訂訂婚又不是結婚,沒什麼大不了的,明天我親自去冰府求婚,以蘇家的身份、地位、威望,誰敢拒絕啊!況且,能嫁入蘇家是她的福份,別人想嫁還不行呢!」她到底是出身官宦之家,門第的觀念還是很重。

蘇劍龍和蘇劍虎都點頭稱是。

蘇劍豪搖頭道:「今天她和她的未婚夫當眾立下了『血劍之誓』,我看是無法挽回了。」

「血劍之誓?!」連蘇方志也動容了,正色道:「既是這樣,我看這親也不必求了,否則讓別人說我們蘇家仗勢欺人可不是好事。而且,這血劍之誓不可輕破,破誓者會受到天下的唾罵。」

顏蓉卻不理什麼「血劍之誓」,橫蠻地道:「立誓又如何?!我就不信我們蘇家比不上小民百姓,況且我是去求親不是逼親,別人也說不了什麼。」

「可是……」蘇劍豪白天見冰柔說得堅決,又立下重誓,不相信她會改變主意,但心堣S期盼母親所說的會成事,所以心堳雈椄煄C

蘇方志雖然覺得冰柔的樣貌不錯,與兒尚算相配,只是出身太低,他原想為兒子娶一個豪門之女,使蘇家在官場更穩。然而,他看著頹靡不振的兒子也是心疼,而且他知道夫人性格頑固不可勸,只有讓她遭遇失敗方能使她放棄自己的想法,因此也就不再說話了。


次日早上,顏蓉便帶著幾車的聘禮去到冰家。

醫館中沒有多少人,冰離正在為一個老人治病,田氏也在一邊幫忙。門口忽然響起了喧鬧之聲,緊接著一群士兵衝了進來,把等候就醫的病人都嚇走了。冰離夫妻目瞪口呆地看著混亂的醫館,不知如何反應。

一個身著軍官服飾的中年人走到冰離的面前,滿臉傲氣地看著他道:「我們蘇公爺的夫人馬上要到,你趕快去門外迎接,遲了要你好看。」

冰離雖然很不滿軍官的傲慢,但聽是蘇公爺的夫人來訪,也不敢怠慢,趕緊整了整衣冠,和妻子一起走到門口候著。心中猜想蘇夫人無緣無故來找他必有所圖,不是為了神藥,就是為了女兒。若是為了神藥,事情好辦;若是為了女兒和蘇劍豪之事,可就麻煩了--想到此處不禁眉頭緊鎖。

在一群家兵的護送下,顏蓉的轎子來到了醫館的門口,後面還跟著兩輛馬車,上面載滿貨物。

冰離見一個滿身珠光寶氣的婦人在婢女的攙扶下緩緩走出轎子,知道這便是蘇夫人,急忙堆起滿臉的笑容走上去問安。

顏蓉滿臉笑容,道:「冰醫師,我可是久仰大名啊!你這冰家醫館天下聞名,我特來拜訪。」

冰離躬著身,應道:「我這小小的醫館竟能得到蘇夫人的光臨,實在是小民的榮幸,令小民的醫館蓬蓽生輝。但醫館簡陋,恐怕怠慢了公爺夫人。」

顏蓉在女婢的攙扶下慢慢地向醫館內走去,一邊走還一邊笑著說:「冰醫師客氣了,京中不知多少人想來還來不了呢!」

主客坐定後,顏蓉拍了拍手,外面的士兵便捧著各種禮物進來,都是些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古董瓷器之類的昂貴禮物。

她開門見山地說道:「我今天來是為了兩家連姻之事。我的三兒子很喜歡你的女兒,想娶她,我也覺得不錯,所以今天來求親,這些禮物是我帶來的聘禮。」

冰離夫妻聽了面面相覷,他們都知道昨天發生的事,以為有「血劍之誓」便可將問題都解決了,想不到蘇家仍不罷休。

冰離吸了口氣,緩緩應道:「蘇公子何等人也,非小女蒲柳之姿所能相配。況且小女生性粗魯,又不懂女紅,恐怕不適合作豪門之婦。而且早已許配他人,無法再行婚配。」

顏蓉笑著道:「訂婚之事我已知道,沒什麼大不了的,退了不就行了。要是你開不了口,我找人去跟那家說,最多給他們幾萬兩銀子罷了。況且我兒子對你女兒情根深種,我也覺得兩人尚且相配,我看就這麼說定了。等你女兒過了門後,她就是誥命夫人了,你冰家的地位也會變得不同凡響。」

顏蓉橫蠻傲慢、自以為是的態度引得冰離夫妻很不滿,冰離淡淡地道:「小女既然已經訂親,就絕無更改的道理。況且血劍之誓不可輕破,否則便是對聖皇的大不敬之罪,雖說現在是天龍皇朝,但道理也是一樣的,若朝廷真的追究起來,那可是滅門的死罪。對於蘇公子對小女的心意,我們心領了,但小女福薄,無法消受,請蘇夫人另找名門淑女為蘇三公子婚配。」

顏蓉見冰離一口便回絕了求親的要求,弄得她又窘又怒,哼了一聲,道:「不識抬舉!」然後甩袖而去。


回到家中,她氣鼓鼓地向丈夫和兒子們訴說了自己的遭遇。

蘇劍豪早已猜到結果,這時聽了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有些黯然,因為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反而是蘇劍龍和蘇劍虎大為不滿。

蘇劍龍怒道:「這個冰家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乾脆派兵把他女兒抓回來。」

「是啊!」蘇劍虎附和著叫道。

蘇劍豪嚇了一跳連忙擺手搖頭。

蘇方志喝道:「胡鬧!這冰家可不是一般人動得了的,現在皇后和宮中的嬪妃們都想著玉蓉丸,皇上也離不開天心丹。若動了冰家,萬一龍顏大怒,我們可擔當不起。況且誰都沒有這個膽子去破那血劍之誓,他們不肯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蘇劍虎怒道:「都是那小子搶了三弟的心上人!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膽敢跟三弟搶老婆?!快告訴我,等我去教訓他,把他趕得遠遠的。」

蘇劍龍道:「是啊!我們三弟這麼好的人品居然會被人搶了心上人,這混蛋是誰?!」

顏蓉也問道:「到底是誰家的兒子?居然把你也比下去了。」

蘇劍豪道:「他叫葉歆,也是曉日學堂的學生。聽說是冰離的徒弟,醫術不錯,但不會武功。」

「不會武功?」蘇劍龍和蘇劍虎猛的站了起來,怒吼著:「三弟,你怎麼能輸給這種人呢!簡直是奇恥大辱。你等著,我們去把這小子教訓一頓,讓他自動退親,然後讓他滾得遠遠的。」

蘇劍龍和蘇劍虎本性不壞,但到底生長在豪門之家,自小錦衣玉食,父母又百般呵護,難免有些嬌縱之氣。

自從蘇方志出任鎮西大將軍後,蘇家如日中天,朝中各大勢力都紛紛拉攏,致使兩人以二十三四歲的年紀就出任將軍,還封了爵位,蘇劍龍是三等武勇伯,蘇劍虎是一等忠義子。之後又娶了朝中重臣的女兒,他們的身份更不同了。

兩人在軍中如天之嬌子般被軍官們捧上了天,又沾染了些軍官們的傲慢之氣,所以變得愈發目中無人。好在有父親管著,才沒有幹出什麼壞事。這時聽到了三弟的委曲,都不由的火冒三丈,那不可一勢的態度表露無遺。

蘇劍豪嚇得連忙拉住兩位哥哥。他自小跟在劍聖身邊學武,所以沒有沾染上兩個兄弟的毛病,心地比較純良仁厚,頗有武士之風。

蘇方志認為沒有必要讓這事繼續下去,雖然冰柔確實不錯,但他嫌冰柔野性太濃。他更希望與朝中重臣結親或者等皇上賜婚,這樣才能維持蘇家的家勢長盛不衰。

他喝道:「不許去!你們都是將軍了,做事還這麼不經大腦,我蘇家一直都以公正持平為皇上所器重,你們這樣做豈不是敗壞我蘇家的名聲!」

「那三弟的婚事呢?」

蘇方志道:「當今幾位公主、郡主就快成年,我正等著皇上招劍豪為駙馬、郡馬。」

顏蓉聽了也明白丈夫的想法,附和道:「若能這樣,倒是不錯。如果豪兒成為駙馬,將來的前途就更不可限量了。不過,豪兒你可別再想著冰柔,沒有必要讓一個不識抬舉的女人擾亂你的生活。」

蘇劍豪默然不語,靜靜地坐著。

蘇劍龍和蘇劍龍見父母反對,只好作罷,但心中還是不憤,互望了一眼,陰陰一笑,坐回了原位。


葉冰兩家的其他人知道蘇家來求親後都很吃驚,葉歆和冰柔並不太驚奇,只是相視一笑,並不擔心蘇家會怎麼樣。他們一直以為事情已經說清楚,想不到蘇家還是來求親,既然冰離沒有答應,也就沒有什麼好怕了。到底是未經世事的青年,有事總是往好方向著想。

而且,他們現在剛相互表明了心意,正是熱戀中的情侶,眼中只見著對方的音容,腦中也只想著對方,其他的事自然放過一旁不理。

長輩們卻不這麼想,他們都有些擔心,若是蘇家再來糾纏,也是一件頭疼的事。到底蘇方志是順州最大的官,手上又有十幾萬軍隊,宛如一方霸主,非他們可比,就算葉歆亮出他的醫聖和子爵的身份也未必能左右蘇家的意願。於是,葉君行招齊了兩家的人,在葉家商議對策。

看著眾人,葉君行憂心道:「這蘇家非同小可,根本就是順州的霸主,在順州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就連皇上也忌他三分,惹了他們可沒有好日子過啊!」

冰離附和著怨道:「是啊!都是柔兒惹得禍,平白無故去招惹蘇三公子,弄得現在不好收拾。」

柔兒嬌笑道:「是他自作多情,關我什麼事,我又沒有叫他喜歡我。」

陶晶正坐在冰柔的左側,她笑著摸了摸冰柔嬌美的臉蛋,道:「誰叫妳長得這麼美,連我看上去也愛得不得了,何況那些男人。」

冰柔的臉微紅,嗔道:「伯母又笑我。」

陶晶笑道:「我可沒有說謊,不信妳去問歆兒。」

葉歆聽了嘻嘻地笑著點頭稱是。冰柔瞥了一眼葉歆,臉更紅了。

田氏也忍不住加入他們的談笑,笑道:「別誇她了,這丫頭野的很,就知道練武,女紅也不好好學,又總是惹事生非,將來過了門,還不知道能不能做個好妻子呢!」

冰柔噘著嘴嗔道:「我有那麼差嗎?」

陶晶笑道:「沒關係,只要歆兒喜歡就行了。」

冰離和葉君行沒有理會她們的談笑,還在那堶W思著解決方法。

冰離忽道:「為免夜長夢多,不如讓他們儘快成婚,這可以斷了蘇劍豪的非分之念。」

「啊!」說笑中的眾人都嚇了一跳。

冰離接著道:「這樣一來,就可以避免橫生枝節。反正他們都已經成年了,遲早都是要成婚,這一次又立了個『血劍之誓』。弄得很多人都知道。不如藉此機會把這一件事了了,我們也好放下心頭大石。」

葉氏夫妻和田氏都點頭贊同。葉歆自然是心喜若狂,看著冰柔傻笑。冰柔也傻傻地回望著他,兩個人的眼眸中除了柔情密意就再也沒有其他的了。

葉君行也很高興的道:「我們選個良辰吉日讓他們拜堂成親吧!我早就想抱孫子了。」

田氏滿臉喜容,道:「下個月十八號是好日子,不如就訂那天吧!」

冰離道:「我們也不用鋪張,一頂花轎抬過去拜堂就行了。至於賓客,只請一些好友就行了,反正我們兩家在曉日城都沒有什麼親戚,要是等遠方的親戚來,恐怕要幾個月,所以就不必請他們了。」

陶晶道:「這倒是好主意,只是委屈了柔兒。」

田氏笑著道:「沒什麼好委屈的,反正遲早都是要嫁。等將來歆兒爭口氣弄個大官做做,再為柔兒弄一個誥命回來,我們柔兒也就風光了。」

接著,雙方家長又興奮地談了談婚宴的細節。

葉歆忽然紅著臉插口道:「不如就在醉香居宴請賓客吧!」

葉君行想了想道:「醉香居是個好地方,但那堥C天都客滿如潮,想訂位子可不容易啊!」

冰柔笑道:「容易的很,現在我們兩個是醉香居的老板,想什麼時候用就什麼時候用。」

冰氏和葉氏夫妻驚奇地看著兩人,葉君行問道:「歆兒,你什麼時候買下了醉香居?怎麼不告訴我們一聲?」

葉歆道:「我本來想過幾天請大家去醉香居吃飯,順便告訴大家。」

「你不會想做商人吧?你可是還要去考科舉的。」葉君行一臉懷疑地看著兒子。

葉歆笑道:「我可沒這門心思去經商,我只是出錢,店堛漱@切都交給宋錢打理。」

「宋錢那個敗家子?」眾人都覺得好笑,問了出來。

葉歆正色道:「你們可別小看宋錢,他可是個能手,只不過深藏不露罷了,將來必成大器。我現在只是試驗他的誠意,將來我還要把錢莊堛瑪都交給他用來經商,免得放在那媯L用。」

眾人見他說得認真,也就將信將疑地聽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