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331448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1.0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寒冬臘月,天空烏雲密佈,凜冽的西風搖撼著大地。鵝毛般的雪花猶如大風捲起的棉花在天空中、河面上、山野間不斷地翻滾著,兩岸的樹木、道路、房屋……一片白茫茫的。

船隊已經離開了平安州,進入京城所在——寧州,大風吹得船帆嘩嘩直響,聽起來挺嚇人的。河流湍急,船隻飛快地行駛著,為了避免碰撞,二十三條船不得不分開行駛。

這一段已經是下游地帶,河面寬有數十里,隔岸相對,只能隱約看到對岸,河水也沒有那麼清澈,黃色的奔流就如斷裂大地的黃綢帶,時刻舞動著。

領著船隊的是宋錢的船,他站在船上,眉頭擰成了疙瘩,口中唸唸有辭,埋怨著老天不開眼。

其實,這個月本就不是行船的好日子,可是平安州的事花了一個多月,雖說科舉明年三月才開,但若是年前不能到達,許多需要預備和打點的事情都無法進行,況且還有這二十幾船的貨物需要早日運到,因此才挺著風雪前進。

「東家,前面好像到了。」宋錢身邊的跟班丁才指著前方叫了起來。

丁才已經三十歲,舉人出身,但京試屢次不中,心灰意冷之下才棄文從商。為人通達圓滑、做事得體,是理事的好手,宋錢特意提拔他做自己的親信。

丁才原本一直跟宋錢四處打理生意,因病沒有去金家鎮。這次因為宋錢要在平安州大展拳腳,因此從順州調一批常用的人過來,當葉歆向他要些有用的人,他就把丁才也招了過來,想讓丁才在葉歆身做個親信。

宋錢撥了撥頭上和臉上的雪,睜大眼睛望向前方,由於雪太大,視野並不清晰,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前方的河道北岸有一排碼頭,以及碼頭後面不遠處的磐州城城牆。

「丁才,前面應該是磐州城,再走三五天就可以到端慶府,你去給後面打聲招呼,今天在磐州城休息一晚,等風雪過了再走。」

「是!」丁才高興地應了一句便去通傳。

這天氣,誰也不想走船,不但辛苦,而且危險性很大,東家能體貼下人,實在是件好事!

「真是見鬼,我出來兩年也沒有遇上這麼大的風雪,好在河道沒有結冰,否則就麻煩了,再這麼下去,年前也到不了京……」宋錢口中不停地嘟嚷著,詛咒著這場遲不下,早不下,偏偏這個時候刮起的大風雪。

各船聽到指示之後,頓時歡聲雷動,對於東主這個明智的決定感到萬分高興。


碼頭不大,已經停了不少的船,因而沒有足夠的地方停泊宋錢的二十三艘船,有的船就被迫隨便找個岸邊停下,再找重石固定船身。葉歆的船也是這樣停泊著。

龍天行和宋錢頂著風雪走到葉歆的船上,彈了彈身上的雪,見上層船艙中,紅緂和錦兒正準備著燒水沏茶。

龍天行奇怪地問道:「怎麼燒起水來了?都到岸了,岸上好吃好喝的多的是。」

紅緂無奈地道:「沒辦法,大哥死活不肯上岸,天上又刮著大風雪,他冷得縮在房堙A我們只好燒點熱水給他取暖。」

「這可不行,船上濕氣重,待久了會病,還是勸公子上岸吧!」龍天行一直不明白葉歆為什麼不肯離船。

正說著,葉歆披著棉被走了上來,被寒風一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噤。

龍天行勸道:「公子,這堣荍N了,還是上岸去住客棧吧!那堿J暖和,又舒服。」

「你們去吧!我留在這堙C」葉歆一口便回絕了兩人的邀請。

在所有的人之中,葉歆的體質最弱,又沒有內力保護,而道術並不能幫他驅寒,此時的他裹在厚厚的棉被之中,卻仍是冷的牙關打顫,縮成一團。

雖然在山上生活的時候也遇到冬天,但那堿O火山湖,山上四季如春,即使是冬天也只是稍冷而已,不像這堶歲極璆[、寒冰刺骨。

龍天行見到葉歆這模樣,實在不明白他為什麼死也不肯離開船,苦勸道:「公子,再這樣下去你會生病,還是上岸吧!」

紅緂和宋錢當然明白葉歆為什麼不肯上岸,尤其是在這種時候,葉歆絕對不會離開妻子,因而不知道如何勸他,相互對望了一眼,無奈的苦笑。

自從打平安州出發以後,葉歆便再也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過面了,整個船隊上百號人,知道他的人卻寥寥可數。

原因不外是兩個,一則是為了陪妻子,再則船隊人多口雜,葉歆覺得不是露面的時候,他不想太多人知道他和商界有密切的來往。

「不必多言,你和宋錢去吧!回來的時候,幫我多買點食物回來,最好是熱的。對了,若有藥店,就買些老山參回來。妹子,妳們兩個也去吧!免得在這媯L聊,況且岸上比這堶n舒服。」葉歆說罷又鑽回下層的密艙之中。

宋錢等人無可奈何,只好離開。紅緂和錦兒準備把燒好的熱水送到葉歆的房中之後再上岸,因此仍留在船上。


密艙中,冰柔身上裹著厚厚的衣服和棉被,挺著大肚子在籠子堻洛媥i神。密艙中每天所見都是一樣的東西,看多了反而會有一種心煩意亂的感覺,索性閉上眼睛,幻想著曉日城的樣子、雲錦山的樣子。由於周圍的牆壁都用棉被封好,因此屋內挺暖和。

「柔兒,冷嗎?」葉歆溫柔的在冰柔的耳邊輕聲呼喚著。

冰柔沒有睜開眼睛,略帶煩躁地應道:「不冷!」

葉歆輕撫著冰柔的秀髮,嘆了一口氣——妻子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差,三兩日便大吵一次或者大哭一場,情緒極不穩定。

「柔兒,妳想開點,否則妳和孩子都會有危險。」

「知道了、知道了,你除了叫我忍耐,還會做些什麼?我不要待在這個該死的籠子堶情A你快點放我出去,不然我寧願死了算了。」

冰柔用手撥開葉歆的手,內心的焦躁和不安像火山一般爆發了出來,雙目圓睜,臉上完全被憤怒所掩蓋,如失去理智一樣,衝著葉歆就吼了起來。

面前妻子的責難,葉歆只能一聲不吭,默默的聽著。他知道妻子需要找人宣洩胸中的怨氣,這樣才會對她的健康和精神有好處,否則一旦過多的怨氣積聚在心中,所受到的精神壓力會更大。

冰柔越罵越狠,叫吼著:「你說什麼保護我,如今我被困在這堙A你卻坐旁邊看熱鬧,你這個沒用的廢物,給我走開,我不要再見到你……」她一邊叫罵,一邊瘋狂地撕打著籠子堛熙Q子和墊子。

對於冰柔的斥罵,葉歆還是靜靜的看著她,這次是妻子鬧的最兇的一次,因而他時刻留意著她的動作,只要妻子有任何傷害自己的意圖,葉歆便隨時準備用道術制止她。

然而,種種指責是不容易承受的,每一句話都像一把刀插在葉歆的心上,令他感到極度的自責和內疚。

但他不能像妻子一樣將自己心中的苦惱都發洩出來,那樣只會更加刺激妻子的情緒,只有忍耐才是最妥善的辦法。

直到冰柔罵的累了,葉歆才起身端了一杯熱水給她。

這時,冰柔安靜下來,也恢復了理智,看著周圍的零亂,她知道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歉然道:「對不起,相公,我又控制不住自己了。」

「喝杯水吧!」葉歆朝她溫柔的笑了一笑,什麼也沒說。

冰柔的眼中滾下了晶瑩的淚珠,嗚咽著道:「我的命真好,有你這麼一個好相公。」

「我不是個好丈夫,妳受了這麼多苦都是我的責任,如果我因此而放棄妳,就連畜牲都不如。」

就在這溫馨的時刻,船身突然劇烈的搖晃了一下,緊接著,只聽「喀嚓」一聲巨響,船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斷了,葉歆隨即感覺到船開始劇烈地搖動了。

「柔兒,我去看看。」話剛說完,葉歆已經衝了出去。


一上甲板,就聽紅緂驚慌失措地叫道:「大哥,船桅被風刮斷了。」

葉歆抬頭一看,二枝掛著白帆的桅桿都刮斷了,一起被吹入了河中。原來是船夫急著上岸,忘了收帆。

「這堻o麼多船都沒事,偏偏我們的船有事,真是不祥之兆。」

正當葉歆自嘆倒霉的時候,固定船身的纜繩居然沒有扣緊岸邊的大石而鬆脫了,船漸漸地離開了碼頭,向河中心漂去。

三人頓時不知所措,愣在那堙C葉歆被刺骨的寒風一吹,打了個寒噤,終於反應過來。

他見船剛離岸不到三丈,朝著紅緂叫道:「妹子,妳和錦兒快跳上岸去叫人幫忙,船上我看著。」

紅緂和錦兒想不出辦法,只好聽從葉歆的意見,先踏上船邊,然後盡力一躍便跳到岸上,接著飛快的衝向岸上的酒館。

此時,岸邊一個人也沒有,誰也不願冒著風雪待在岸邊,都跑到屋內去取暖了。

「救命啊!船被吹走了。」紅緂和錦兒邊跑邊叫,但在這大風雪中,立時就被呼呼的風聲給掩蓋了。

她們瞥見一間較大的酒館,疾速的衝了進去,屋內坐滿了人,而龍天行和宋錢果然在這堙C

紅緂一個箭步便躍至宋錢身邊,焦急地叫道:「快去救人,大哥的船被吹走了,桅桿也斷了。」

宋錢和龍天行猛的一下站了起來,扔下酒杯就衝了出去,酒館堥銗L的船夫和護衛也跟著跑了出去。

他們都很清楚在這種天氣下,沒有桅桿的船會有什麼後果。幸運的話,衝上岸邊的土坡;不幸的話,會撞上石堤或者在河奡N翻了船。而掉在寒冰刺骨的河水堙A活命的機會是非常小的。

船離開岸邊越來越遠,葉歆抓著船緣扯開喉嚨大叫,驚惶之色表露無疑。沒有駕船的經驗,船桅又斷,遇到這種事情,他一籌莫展,只能期盼著有人相救。

其實,他可以用道術逃生,但妻子困在籠子裡,不能丟下她不管。

飛雪迎面撲來,江河在腳下咆哮。船漂到河心,不停的打轉,而且緩慢的向下游漂去,葉歆被轉的頭暈目眩,幾次摔倒在地板上,但他還是堅強的撐著。

岸上的人見了都驚的大叫,宋錢和龍天行剛到岸邊,想都不想就衝上一條船,吩咐著跟來的船夫開船救人。宋錢清楚,他們不但是要救人,還要救船。

湍急的水流帶動著船向下游飄去,由於搖擺不停,船被浪打得東倒西歪,像是要翻的樣子,漸起的浪花打上了船,使葉歆全身濕透。

葉歆急得眼睛冒火,他在擔心密艙中的妻子,她懷了接近七個月的身孕,正是最危險的時候,不能有絲毫的疏忽。可是他不會駕船,船桅又斷了,根本無法控制船的運作。

同時,刺骨的寒風和被濺濕的衣服,使得他冷得面無血色、嘴唇發青,連話都說不出來,然而求生的慾望和營救妻子的堅定信念使他撐了下去。

好在沒有帆,船漂得不快,多在原地打轉,這使宋錢的船能更快的靠近他們。龍天行和紅緂見兩船相距不遠,腳踏船邊飛縱而過。

龍天行衝到葉歆的身邊,急聲道:「公子,快走吧!這船不能再用了。」

葉歆很冷靜,搖了搖頭,斬釘截鐵地道:「我不能走。」

「大哥!」紅緂知道他無論如何也要陪在妻子身邊,激動地哭了出來。

龍天行撲到葉歆的身邊,抓起他就想提著他過去。

葉歆的身形一遁,飄到船艙的門口,凝視著龍天行喝道:「龍大哥,這是命令,你和銀小姐回去吧!想辦法救船,若是不能,就不用理我了。」

龍天行和他對視了一陣,點了點頭,轉身對紅緂道:「銀小姐,我們走吧!」

紅緂哭叫著不肯離去。

葉歆朝她笑了笑,勸道:「妹子,回去吧!想辦法救船。」

龍天行正色道:「公子,我不知道您為什麼不肯離開,但天行佩服您這份勇氣,希望您吉人自有天相,我們會盡全力救船。」

葉歆鄭重的答道:「因為這船上有比我生命更寶貴的東西。萬一我出了事,你跟著銀小姐或者宋錢,都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龍天行向他行了一禮,然後抓起紅緂,騰空躍回了宋錢的船。


這邊船上,宋錢瞪大雙眼,對著周圍的人怒吼道:「其他船呢?都是吃白飯的!」

丁才道:「東主,跟來的沒有幾個人,都上了這條船。」

「白養你們了,要你們幹活的時候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丁才見宋錢正在氣頭上,不敢多說。

「還愣著幹什麼,趕快給我想辦法把船拖住!對,找繩子,快找粗繩!」

「是、是,我立即去!」丁才轉頭對著船夫叫道:「沒聽到嗎?趕快找繩子,把兩條船綁起來!」

眾船員一哄而散,翻箱倒櫃的找繩子。

宋錢見龍天行帶著紅緂跳了回來,急聲問道:「怎麼樣?」

龍天行無奈地搖了搖頭。

「大哥!」紅緂哭嚎著又想撲過去。

就在此時,只聽「啪」的一聲巨響,兩艘船劇烈地撞在一起,葉歆的船的左側被撞開了一個大口,水開始向船內灌。

葉歆的船受到衝撞後,也不再在原地打轉,而是順著洶湧的河水向下遊方向快速漂去。反而龍天行的船被撞得在原地打轉,兩船的距離一下便拉遠了。

葉歆回頭望著越來越遠的同伴,不禁仰天長嘆,叫道:「難道天真要亡我嗎?」

葉歆走到下層的密艙之中,此刻已經沒有辦法控制船隻,只好任它隨水漂流。

冰柔雖然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但置身於其中,切切實實的感受到船隻劇烈的搖擺起伏,因而嚇得花容失色,死抓著欄杆不放。

她見葉歆衝了進來,急聲問道:「出了什麼事?」

葉歆走到她的身邊,柔聲道:「船要沉了!」

「啊!」冰柔愕然看著他。

葉歆平靜的走到她身旁坐下。

冰柔忽然叫道:「你快走!不走就來不及了。」

「不,我不能丟下妳一個人。」葉歆的語氣十分堅定,完全表現出同生共死的思想和金石不渝的感情。

「不行,你不能跟著我一起。」

葉歆默然的坐著,憐惜地撫弄著妻子的秀髮。

「我死了是個最好的解脫,你也不必再痛苦下去,這樣不是最好的結果嗎?」冰柔嗚咽著勸道。

「柔兒,不必再說了,我的一生沒有什麼目標,什麼功名富貴、權利名望,我都沒有興趣,甚至學習道術也只是為了和妳有美好的將來,若是沒有了妳,活著也沒什麼意思。」

「相公!」冰柔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葉歆看著妻子,以及那隆起的肚子,突然產生了無比的眷戀之情,不由的嘆了一句:「可憐的孩子,不知道是男是女,總之爹娘對不起你,沒有辦法讓你見到這個世界了。不過這樣也好,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好,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還是等到太平盛世的時候再出生吧!」

「相公,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冰柔實在不捨得丈夫陪她一起死,若只是她一人,倒也甘心等死,現在是一家三口,她不想就這樣死去。

「我方才試過了,現在是冬季,百木凋零,正是植物衰敗的時候,也是木性最弱的時候,木行道術的效果極低,根本沒有方法利用周圍的植物助我駕馭這麼大的船。若是凝姐姐在就好了,她的水行道術說不定可以推波助瀾,送我們到安全的地方,可惜……」

冰柔頹然坐下,似乎命運已經決定了他們的前路。

此時,水已經慢慢地滲入下層,冰柔沒有驚惶,只是絕望的看著緩緩流入的河水。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1.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