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331448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2.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送走了宋錢和魏劭之後,葉歆再次回到府第。

屋內有點亂,被子也沒有疊,找不到紅緂。葉歆一看就知道定是有人來過,心中突然有一種不祥之感,急忙召來劉管家詢問。

「劉老,看到夫人了嗎?」

劉管家一臉茫然道:「夫人不是一直在房中嗎?從昨夜起就沒見過夫人,我以為夫人不舒服,所以沒有打擾她休息。」

葉歆大驚,臉色驟變,心想紅緂一定出事了,萬一她洩露了半點風聲,這全府上下都要陪著一起被砍頭。

劉管家見葉歆神色緊張,心中頓時忐忑不安,問道:「夫人出事了嗎?」

葉歆不想讓老管家多心,立即換上了笑臉,一拍腦門,假裝恍然醒悟,強笑道:「我忘了,昨天我叫夫人去幫我買東西,也許是出去了,你去做事吧!沒事了。」

「老爺怕是事情太多,忙得忘了。」劉管家呵呵一笑離開了。

葉歆焦急地衝出房中,細細地查看了一下,屋內沒有打鬥過的痕跡,也沒有血漬,因此可能性只有兩個,不是被人迷暈了,就是敵人武功太強,瞬間制住紅緂,使她來不及求救。

突然他又想到了一個理由,也許夫人認識來者,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被敵人制服。

對,一定是這樣!想來想去,只有一批人有這種可能性--虎劍門。經過昨天的事,他們一定不甘心,必是深夜至此劫走了紅緂。

最令葉歆擔心的是,紅緂一旦暴露了真實身份,自己的欺君大罪便會多了很多人証,隨時可以置自己於死地,所連累的還會有父母、岳父岳母、親信和他們的家人。

想到這裡,葉歆心急如焚,如熱鍋上的螞蟻般坐立不安,眼見大難臨頭,卻想不出什麼好方法,心中戾氣暴長,咬牙切齒地罵起了虎劍門,心中也起了殺念,想來想去只有派人暗中查訪,因而急忙遁回「雪竹莊」。


馬懷仁見葉歆去而復返,且神色緊張,急問道:「公子,出了什麼事?」

葉歆怒氣沖沖地撩袍坐在正堂,又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沉聲道:「夫人讓人劫走了。」

馬懷仁大驚,急聲問道:「誰幹的?」

葉歆怒拍桌子,恨恨地道:「一定是虎劍門的人!夫人是虎劍門的弟子,昨日撞見她的師父和三位師兄,起了爭執,他們想必心有不甘,所以昨夜夜探府第。都怪我一時大意,沒有想到這一層。虎劍門若是知道我欺君,我們這裡所有的人都會沒命!馬上派出所有人暗中查探,務必儘早找出虎劍門的藏身之所。」

馬懷仁慌了,此事可大可小,弄不好真要滿門抄斬,立即指派暗中培養的幾十名暗探,四處尋訪虎劍門的下落,又利用城中所經營的客棧、商鋪幫助查探。

而葉歆因公務在身,不得不回到衙門辦差。


剛到衙門,葉歆便接到皇帝的命令,要他到御書房面聖。

葉歆知道一定是有關那篇奏章之事,不敢耽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後入宮面聖。

明宗正批著奏章,見葉歆來了,含笑著拿起他的那篇奏章,道:「葉歆,你可知我為何要你寫那篇文章?」

葉歆躬身道:「微臣不知,也不敢妄加猜測,皇上既要臣辦,臣萬死不辭。」

明宗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其實我只是想試試你的忠心,誰都知道一旦寫了那篇文章便會得罪全天下的門派和武者,朕本以為你即使照朕的話去辦,也會再三拖延,希望朕收回聖命。想不到你竟如此雷厲風行,不過一天時間就進了這篇奏章,還想出了這個方法,得以緩解朝廷與武士之間的衝突,朕心甚慰。」

葉歆見明宗誇獎,連忙叩頭謝恩:「謝皇上,這本是臣的份內之事,臣為皇上辦事問心無愧,不在乎得罪什麼人。既然皇上只是試試微臣的忠心,這篇奏章還請皇上賜還。」背上卻涼颼颼的,早已驚得汗流浹背,若不是紅緂提出這個建議,自己一定會再三拖延,若是那樣,皇上對自己的信賴一定會大打折扣。

「不,你寫的很好,字字珠璣,朕深以為然。為了皇朝的穩定和長遠,廢除武學門派和納武學為官學之舉勢在必行,只是朕一直沒有想到好辦法,又有朝中大臣百般勸阻,因而一直未能實施。你這一策既可以緩解武士的不滿,又能去除門派之禍,還能讓百姓高興,實在是良策,朕決定了,就照你這辦法去做。」

「這本是武道大會最初的形式,臣只是建議將之還原,實不敢當皇上的聖讚。」葉歆心中暗嘆,居然是自己的一篇奏章使皇上下了決心要廢除門派,是福是禍仍未可知。

「你的能力朕知道,不必過謙。朕打算將武道大會延後至明年三月舉行,那時春光明媚,正是好時節。」

「皇上英明。」葉歆知道若要推行新的政策,武道大會必須推遲,而此舉也能使所有針對此次武道大會的陰謀都被化解於無形之中,可謂一舉數得。

明宗又道:「那篇『勸禁門派書』依然要寫,不過名字可以改為『崇武賦』,意在推廣新政,言辭如何你自行斟酌,延後舉辦武道大會之事,朕於明日的朝會上宣佈,並議論此事,到時候你可要助朕一臂之力。」

葉歆叩頭領旨,心道:看來這得罪人的事終究免不了。

明宗忽然輕笑著問道:「你與蘇劍豪好像來往甚密。」

葉歆心中一緊,不知道明宗此問是何用意,只好婉言解釋道:「臣與蘇大人有同窗之誼,淵源頗深,因而時常來往。」

「蘇劍豪將是朕的女婿,也是朕最欣賞的人,如今你也算一個,朕希望你們能精誠合作,輔佐朕治國,將來還要努力輔佐新君。」

葉歆又是一驚,皇帝此言似有託孤之意,難道他知道自己時日不多?皇帝心中的繼位人又會是誰呢?既然點名蘇劍豪,可見皇上有意推蘇劍豪成為新皇的輔政大臣,他難道不怕蘇家有不臣之心嗎?

然而對自己來說,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若論可靠性,自己必定大於蘇劍豪,畢竟他有世家的背景,所以皇上對自己會更重用。如果皇上說的是真話,只怕自己和蘇劍豪很快都會掌握更多的權力,對自己的計劃大有幫助。

忽聽明宗又道:「朕還打算給你一個新的差事,明日朝堂上會有宣佈,你要好好幹,著實幹出一點成績來。」

「臣一定不負皇上重託,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好,你去吧!」

叩首謝恩後,葉歆便匆忙離開,遁往「雪竹莊」。雖然皇帝給了令自己萬分興奮的消息,但他心中記掛紅緂的安危,那是生死存亡的大事,斷不能掉以輕心。


馬懷仁一見葉歆,便急忙報告得到的消息:「公子,虎劍門一行二十一人一直住在京城西小石巷的昌明客棧,正巧那是咱們的店,所以很快就有消息,只是沒有夫人的下落,而虎劍門也有七八個弟子一夜未歸,想必是把夫人劫到其他的地方。我們不敢輕舉妄動,正等您發話。」

葉歆沉思了片刻,冷冷地道:「找幾個最信得過的人,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將餘下的虎劍門弟子全部抓來,一個都不許漏網。你親自審問,不許外人知道。衙門還有事,我不能久留,問出什麼記下來,為了以防萬一,繼續派人尋找。」

「是。」馬懷仁清楚事關全家的性命,絲毫不敢馬虎,急忙領命去了。

葉歆仰天一嘆,道:「天要我殺人,我也只好這麼做了。」說罷嘆息著離去。


當傍晚葉歆再次回到「雪竹莊」時,虎劍門的弟子已被折磨的遍體鱗傷,連掌門人任丙安也在內,但仍是什麼都不說。

葉歆雖然於心不忍,但面對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容不得半點心慈手軟,他走到任丙安的面前,喝問道:「唐廣源呢?」

任丙安抬頭一看,有氣無力的問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拿我們?」

葉歆厲色道:「昨夜,唐廣源率同弟子夜闖我的府第,劫走欽封的誥命夫人,你早就死有餘辜,說出來也許我會放你們一馬。」

任丙安聞言大驚:「廣源只是說去找徒弟,可沒說其他,我什麼都不知道。」

葉歆冷笑道:「既然不肯說,我也沒有其他辦法,只好請你的弟子幫忙。」說著便走向他旁邊的一個青年。

馬懷仁在一旁插嘴道:「這是任掌門的兒子。」

葉歆朝任丙安冷冷一笑,道:「你們抓了我夫人,我只好拿你兒子來補償。」

任丙安的臉刷的一下全白了,叫道:「別動他!」

葉歆道:「不動他也行,你還是老實說出來吧!」

任丙安仔細地在腦海中搜索了半天,方道:「師弟有個內弟在文城中開了間筆墨莊,叫『書香』,他們也許會在那裡。」

「好,若是沒有,我會再回來找你兒子問話。」扔下這句話,葉歆的身影便消失在任丙安的面前。


「羽兒,你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是妳師父。」

城東郊外偏僻的小屋內,唐廣源和七個弟子正圍著紅緂試圖令她清醒過來。

面對師父和師兄卻不敢相認,紅緂萬分愧疚,但為了丈夫,只好一直抵口不認。

段延平憤恨地道:「師妹,妳的內力與虎劍門的內功心法一樣,絕對不是什麼落英門的內功,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定是那小子做了什麼手腳,把妳弄成這樣,妳放心,我一定會為妳報仇。」

另一個弟子擔心地問道:「那個葉歆天下知名,又有全城的人做證,我們很難解釋,我們這麼做恐怕會惹怒很多人。」

段延平冷哼了一聲,道:「那個葉歆根本就是瞞騙了天下人,他欺君罔上,早就死罪當誅,我們只要去官府告發他,誰也救不了他。」

紅緂聞言大驚,叫道:「我是冰柔,你們快放開我。」

唐廣源嘆道:「羽兒這個樣子,就算去到公堂之上,也未必能勝。」

段延平撲到紅緂的身邊,柔聲道:「師妹,醒一醒,我是師兄,妳怎麼連我都忘了?」

「師弟,沒用的,我們都勸了一天,師妹還是這個樣子。師父,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唐廣源沉吟半晌,道:「送她回去吧!萬一惹出了大事,我們可擔待不起。」

「不行,怎麼能讓師妹又回到虎穴之中,我要帶她離開京城。」

「延平,我知道你喜歡羽兒,可她已與別人拜了堂,而且對方是名滿天下的人物,我們鬥不過。」

「我不管,師妹是我的,那小子巧取豪奪,不知用啥卑鄙手法騙了師妹。」

紅緂知道師兄一直喜歡自己,但自己的身心皆屬葉歆,不可能改變。若段延平真的要將自己帶離京城,事情就鬧大了,以葉歆的聰明才智,很快就會洞悉一切,他必然不會放過師門。

她正色道:「師父、師兄,你們還是快走吧!若讓夫君找到,虎劍門就完了。」

眾人大喜,同時撲到紅緂的身邊。

段延平興奮地問道:「師妹,原來妳一直都沒事,真急死我們了。」

紅緂焦急地道:「師父,徒兒不孝,但請聽徒兒一句話,徒兒與夫君都有難言之隱,請師父和眾多師叔師兄儘快離開京城,遠走高飛。」

段延平揚了揚英眉,一臉自信地道:「那個小子身無四兩肉,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他若是找來更好,我正想教訓他。」

紅緂叫道:「不,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快走啊!」

唐廣源見她一臉焦急,不似有假,沉吟道:「若真是這樣,我們應該避一避。羽兒,妳自己小心,那個葉歆不是好人。」

「不,夫君是天下最好的好人,只是有苦衷而已,我不說了,你們還是快走吧!」

段延平自然不肯相信,但見紅緂如此,又不好駁她的意,道:「不如這樣,我們帶著師妹一起走,天下這麼大,就算那小子再厲害,也不可能找到我們。」

眾人都同意,唯有紅緂大叫:「不可。」

忽然門口傳來了陣陣冷笑,紅緂的臉刷的一下全無血色。

葉歆悠然地推開房門,淡淡地道:「這個地方倒是挺隱蔽的,有什麼事外面都沒人聽見,難怪我找了一天也沒找到,我們本來無怨無仇,你們自作孽,不要怪我無情。」

「夫君,不要。」

唐廣源沉聲責問道:「你欺君罔上,欺騙了我徒兒的清白,還有什麼話說?」

葉歆冷笑道:「妹子,看來你師父是不想放過我。」

紅緂驚道:「夫君,我師父不知詳情,你饒了他吧!」

段延平吼道:「師父,別理他,殺了他再說。」說著抽劍便刺。

面對段延平這個等級的武功,葉歆絲毫不放在心上,冷冷一笑,腰間雪籐直點段延平的肩頭。

段延平的招式已老,眼見一道白影撲向自己的肩井穴,卻無力回擊。

唐廣源見徒弟遇險也衝了上來。

葉歆不想浪費時間,從懷中掏出一片小葉貼住籐身,接著雪籐在空中急顫,射出無數帶有綠光的小刺,唐廣源師徒立即運勁相抗,怎知小刺在空中爆裂成碎粉狀,唐廣源師徒連忙閉氣抵抗。

葉歆守在門口,操控著空中的碎粉緊貼著唐廣源師徒。

唐廣源知道長此下去,自己師徒必會有失,因而集中全身內力,做最後一擊。

可葉歆並不讓他得逞,一條雪籐不時點向唐廣源的死穴,令他無法反擊。唐廣源的弟子內力較差,不能長時間閉氣,相繼倒地,最後只剩下唐廣源一人。

「別打了。」紅緂對雙方都有感情,不停地大叫。

葉歆悠然自得地微笑道:「妹子,等我一會兒,很快就收拾完了。」

「夫君,他是我師父,不要傷他。」

葉歆沒有回應,施出草木幻境,讓唐廣源更加分心,然後趁機攻其不備。

過了不久,唐廣源便無法閉氣,如此一來粉末便產生了作用。唐廣源吸了幾口便覺得全身無力,手腳發麻,用內力抵抗了一陣之後便無以為繼,也倒地不起。

葉歆走到紅緂的身邊,幫她解開了被點的穴道。

紅緂一手抱住他,哀求道:「別殺他們,求求你。」

唐廣源師徒只是中了強烈的麻藥,因為無力動彈,但神智仍是清醒。

段延平大聲叫道:「師妹,別求他,他這個魔頭,一定不得好死。」

紅緂喝道:「不許咒我夫君,我夫君不是魔頭。」

葉歆微笑道:「他說的沒錯,我搶了他的心上人,對他來說,不是魔頭,是什麼?既然做了魔頭,就自然要做些魔頭應該做的事。」

紅緂緊抓著葉歆的膀子,哀求道:「夫君,無論如何請你放了他們,我保證他們不會洩露半個字。」

段延平又吼道:「不,只要我有機會,一定向官府告發你這個卑鄙小人。」

葉歆無奈地道:「妹子,妳都聽到了,我相信妳,卻無法相信他們,我可不能讓人拿住把柄。若放他們走,幾千條命就會毀在他們的手裡,孰重孰輕,妳不會不知道吧?」

「不如你廢了他們的武功,讓他們無法與你作對。」

「可惜我怕的不是他們的武功,而是他們的嘴。」

紅緂看著師父和師兄,為了保住他們的性命,狠下心來勸道:「你可以讓他們一輩子都不能說話。」

「羽兒,為師寧死也不受這種屈辱。」

「師父,我想救你們。」

「師妹,我們不要這個魔頭可憐,妳跟著他一定沒有好下場,快醒一醒吧!」

葉歆無奈地道:「妹子,天下最不想殺人的人也許就是我,我不喜歡殺人,也討厭殺人,但妳應該知道我們的風險有多大,我承受不起,妳也承受不起,我不會讓任何人阻礙我的計劃,他們需要為自己的魯莽負責。」

紅緂跪倒在地上,抱著葉歆的腿哭求道:「我知道,但我總不能連師父也殺,那是禽獸幹的。看在我們一夜夫妻百日恩的份上,放過他們吧!」

葉歆蹲了下來,攬著紅緂,沉聲道:「若是他們洩漏了秘密,我們都會死無葬身之地,想一想凌遲是什麼滋味吧!」

紅緂依然哀求道:「你可以將他們囚禁起來,只要不殺他們就行了。」

葉歆憐惜地看著紅緂許久,嘆道:「好吧!我欠妳太多,他們可以不死,不過這幾年他們要受點苦。」

紅緂喜極而泣,撲到葉歆的懷中,激動地道:「謝謝你。」

段延平見了,醋意翻湧,吼道:「掌門師伯會來救我們,你的壞事遲早會有人知道,你會不得好死。」

葉歆轉頭輕笑:「我也知道我會不得好死,所以不怕多殺你一個。至於你的掌門師伯,他早就在我那裡做客了,還有你的師兄弟,要不然我怎會找到這裡?」

眾人都愣住了,紅緂雖然早就猜到,但聽到葉歆親口說出來,她仍是驚訝地久久說不出話來。

一塊心頭大石總算落了下來,葉歆高興地挽著紅緂緩緩地走出了小院。

片刻之後,小院又出現了一個身影,冷笑著朝唐廣源等人走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2.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