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331448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7.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聽到皇帝要殺葉歆的消息,紅逖的腦子媢閉絮}了似的,一片混亂。臉色煞白的他,回頭看了一眼車帳,顫聲道:「真是皇上下令?」

程安淡淡地道:「皇上病了,現在由太子理政,這是太子下的命令。」

「太子!」紅逖越發感到詫異,在他的印象之中,太子終日沉溺於酒色,並不是良才,也不喜歡干涉朝政,如今卻下令處置天龍使臣,不能不使他感到震驚。

忽然他想到妹妹捨棄了親事,跟從了葉歆,心媟t暗苦笑道:「難道真是報應?」

程安不再理他,微微有點赤紅的眼睛掃視著被親兵護在中央的車帳,眼神中閃出了幾分詭異的神情,身上也散發出強烈的殺氣,似乎與車帳中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看了一陣,他忽然雙腿一夾馬身,縱馬踏前。

狼牙縱馬擋住了他的去路,然而程安眼中的殺氣使他的臉色也冷了下來,冰寒似刀的眼神回視著程安,像在說:「再走一步我就不客氣了。」

程安被他的豪氣所震,身上的殺氣頓時收歛了許多,也沒有再往前強闖,而是朝著車帳揚聲叫道:「天龍使臣聽好了,我朝聖皇與天龍誓不兩立,從今而後要與天龍斷絕一切關係,現今要拿你祭旗,你已無路可逃,受死吧!」

葉歆撩帳而出,站在車駕上悠然地掃了四周一眼,雖然周圍刀劍並舉,殺氣騰騰,但他還是保持著輕鬆意態,彷彿眼前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然而他的心媯蛫磥j吃了一驚,他並不擔心自己的死,卻為手下這五百親兵感到擔心,尤其是這五百人本是草原牧民,並沒有任何義務跟隨自己來到鐵涼,完全是因為對他的忠心,因此他覺得有責任讓他們平安回到家人的身邊。

「大人,我們怎麼辦?是不是要硬闖出去?」狼牙縱馬來到車帳邊詢問葉歆的意見。

他看到鐵涼大軍有一萬多人,比自己的人多了二十幾倍,知道此次兇多吉少,唯一所想的便是讓葉歆能夠安全出去。

無數的思緒在剎那間閃過葉歆的腦海,但情勢非他能夠控制,為今之計除了改變鐵涼的意願外,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化解眼前的這場危險。

看著狼牙平靜的表情,葉歆用略帶歉意地語氣說道:「實力太懸殊了,交戰只會引致全軍覆沒,現在還沒到魚死網破的情況,我會盡全力解除眼下的危機。」

「是。」狼牙並沒有詢問任何原因,只是默默地執行葉歆的命令。

葉歆並不是隨口胡言,因為鐵涼軍如真要拿他們祭旗,早就殺過來了,不必在此等待,其中必然有什麼關鍵之處。但他對鐵涼國太過陌生,所以根本沒有足夠的訊息,幫助他判斷此次舉動的背後有何含意。

程安看著葉歆平靜地走過來,不禁有些詫異,但眼神中的異色更濃,冷冷地問道:「你就是天龍使臣葉歆?」

「我就是葉歆。」葉歆悠閒地走到程安的面前,打量了他幾眼,見他的眼神中總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仇恨,心中生疑,但臉上保持著平靜,淡淡地道:「鐵涼迎接上國使臣的方式還真特別,一開口就是說要拿我祭旗。要祭旗也可以,不過我想見一見貴國的皇帝,不然我的任務沒有完成,死也不能瞑目。」

程安見他泰然自若,沒有一絲的懼意,原本就繃緊的心底升起了一絲怒意,厲色指喝道:「皇上命我們抓你回去,你跟我們走吧!」

葉歆指了指身後的親兵道:「按貴國皇帝的命令,似乎沒有要殺我的親兵。他們都是無名小卒,何不放他們回去,以示貴國國主仁慈之心。」

「這──」程安看著怒氣沖沖的親兵們,猶豫了起來。

紅逖在一旁驚得半晌說不出一句話,此時方才回過神,雖然對葉歆的舉動茫然不解,但他相信葉歆,因而勸道:「程兄,何必與小兵一般見識,若胡亂屠殺小卒,豈不壞了程兄的名聲和鐵涼的國威?外人會說我們堂堂一國竟然怕幾個小卒,對軍心大為不利。」

程安對他很和氣,應道:「這事我做不了主,這五百人必須先囚禁起來,若是皇上不殺,我再放了他們。」

狼牙和他的手下頓時一片嘩然,程安這種輕視的態度點燃了他們心中的怒火,各個揮舞著馬刀叫道:「絕不投降,寧可戰死,不願被俘。」

葉歆原想先解除親兵們的危機,然後再找脫身之計,但見程安一意孤行,臉色驟沉,尤其看著他那對充滿仇恨的眼睛,更是懷疑,指著他森然問道:「程將軍當真不肯放人?」

「嘿!你一個階下之囚還敢如此強橫,來人啊!把他給我抓起來。」程安被葉歆的舉動激怒了,大聲指喝著手下拿人。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葉歆劍眉一揚,冰冷的目光在程安臉上輕輕掃了一下。

四目相觸,程安感到一股涼氣透著背部直入大腦,下意識地向後縮了縮,但身子剛動便覺得眼前白光疾閃,接著全身上下猶如被電擊一般動彈不得,他不由地驚呼了起來:「你──」

葉歆知道抓住程安也未必有用,所以遲遲沒有動手,然而他的強硬使五百親兵處境堪憂,逼的他不得不動手。

圍在外面的一萬鐵涼士兵,見程安連手都沒動就被葉歆抓住了,不禁大驚失色,也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快放人。」

「不放人我們就放箭了。」

葉歆走到程安身邊,緩緩地抽出他的配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後高聲叫道:「想放箭就放吧!不過你們最好想清楚再動手。」

鐵涼士兵們看著被俘的程安,果然有些投鼠忌器,拿著弓箭的手都放了下來。

狼牙和他的五百人哄然叫起好來,竟不像是被大軍包圍著,反而像是勝利者。

紅逖左右為難,既不想違抗聖旨,又不願葉歆被殺。如今見葉歆動了手,心婼L算了片刻,覺得此事只有讓葉歆自己去解決,自己就算插手也是無能為力,反而會牽連到父親和妹妹,於是默默地退到了一邊。

葉歆用劍指著程安的咽喉冷言問道:「將軍,我看你是不是該重新考慮一下。」

程安卻表現的很強硬,怒目回應道:「本將絕不會放你,否則皇上不會饒恕我的。葉歆,你現在是插翅難飛,我勸你還是別妄想逃走,等著被砍頭吧!哈哈!」

葉歆沒料到程安如此剛烈,心堥陶t地盤算著是戰是降,最好的辦法莫過於挾持鐵涼皇帝。然而眼前的數千鐵涼軍已張弓搭箭,即使能找到皇帝,可自己的五百親兵恐怕就會喪命於弓箭之下。

葉歆想了一陣,喝道:「我不能看著這五百弟兄因我而死,你放了他們,我隨你進城。不然你先陪葬,然後我再去找其他人。」

程安倒是條漢子,面對葉歆的威脅反而鎮定了下來,沉聲道:「皇命在身,就算你殺我也沒用。」接著大聲嚷道:「弓箭手準備。」

紅逖見情況一發不可收拾,不得不站出來勸解道:「兩位,情況還有回旋的餘地,何必鬧到如此地步?皇上也許還會改變主意,不如各讓一步,待我親自去見皇上,也許會有好的結果。」

葉歆隨用一藤抽在程安的睡穴上,然後催促道:「紅兄快去快回,無論如何先保全親兵不受危險,其他的事慢慢再說。」

「我這就去。」紅逖不敢怠慢,一甩韁繩,縱馬往城堶萱b而去。

望著一萬大軍,葉歆知道只有程安在手還不足夠,於是不顧眾目睽睽,身子一閃便來到領軍的幾名千夫長面前。

一萬鐵涼士兵看著如同鬼魅似的身影在雪地上肆意行動,都驚呆了,眼睜睜地看著千夫長們被葉歆輕易地擊落馬下,動彈不得。

葉歆站在整齊的軍列之前,傲然掃視著面前如同鐵牆一樣的鐵涼騎兵陣,喝道:「紅逖紅大人正進城見你們的皇上,你們的將軍在我手堙A我不會殺他。還有這些將領,都被我所制,希望你們不要輕舉妄動。如果誰敢動手,我也不會客氣。」

看著這個單薄的身影,誰也想不到會有如此高明的實力,鐵涼的士兵們被他的氣勢所壓,雖然有萬名士兵,但沒有一個敢發出任何聲響,生怕被誤認為是挑釁。

葉歆看到了他們眼中的懼意,知道這次的震懾行動很成功,心中稍定,飄然往車帳走去,並吩咐將程安拖到親兵隊之中,讓他暴露在敵方的弓箭之下,使對方不敢隨意動手。

僵持下的氣氛十分凝重,蕭蕭的寒風掠過,似要將人們的心都冰封起來。鐵涼大軍雖然有些忌憚,但還是將包圍網漸漸縮小,直到刀鋒相對。

葉歆的親兵穿的是白衣白甲,而鐵涼的士兵則是一身黑盔黑甲,可以清楚地看到壁壘分明的兩陣,鐵涼軍就像黑色鐵環,包裹在外。

戰馬也受到不祥和氣氛的感染,不安和壓抑使牠們不停地踢打著雪地,濺起的雪粉被風一吹,升起了陣陣雪霧。

親兵們在大軍的壓迫之下並沒有顯露出一絲的害怕,反而因為葉歆所表現出來的高強實力而顯得士氣高昂,一個個都把眼睛瞪的極大,怒視著正面的敵軍。

從他們的身上,鐵涼士兵可以感受到一種懾人的氣氛,竟有些反客為主的味道。

葉歆坐在車帳前的坐駕上,靜靜地看著寒風下的親兵們,從他們的眼睛堙A看到了忠誠、勇氣、無畏和忘我,這種精神使他感到身體堛漲撗G就像在燃燒似的。

狼牙移到了他的身邊,勸道:「大人,您進去休息吧!這塈畯怢蚗野I。」

葉歆歉然地道:「狼牙兄弟,實在抱歉,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雖然他們現在沒有動手,但情況不妙,看來是兇多吉少,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大家只有馬刀,沒有其他防身之物,若敵軍的放箭,這五百兄弟只怕沒幾個能活。」

狼牙此時對他的敬佩到極點,見他如此,豪邁地笑了笑道:「大人,沒什麼大不了,我們以前每天都在面對死亡和戰爭,現在這種情況也沒什麼大不了。」

葉歆對於鐵涼要殺自己感到萬分不解,祭旗之說無法令他相信,唯一合理的解釋,也許只有身分和官位,但這也並不能令人完全信服。然而若要調查,就必須等到逃出生天。

想著,葉歆嘆息著看了看狼牙,自己雖然能力不俗,但想在千軍萬馬中救出這五百人,難如登天,不禁苦笑道:「我自負才能過人,可事到如今卻救不了人,一人之力果然有限。」

「大人請不要自責,此事根本是鐵涼這些卑鄙小人的陰險動作,與大人無關。」狼牙憤怒地看了一眼鐵涼大軍。

葉歆的心中突然爆發出一種激情,衝口而出道:「狼牙兄弟,若有一個兄弟死在這堙A我絕不會讓鐵涼的皇帝多活半天。」

狼牙看著他笑了,感動地道:「有大人這句話,我們死了也值得。我知道您有奇能,萬一不行您就先走吧!回去告訴我們的族人,我們死的很光榮。」

看著他臉上露出的鎮靜,葉歆打心眼媟P動,自己平生所遇都是些陰謀詭計,爾虞我詐。然而到了草原之後,樸哲和狼牙等人都讓他感受到了什麼叫豪爽的漢子,不由地心嚮往之。

「大人,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算長,但我能感覺到大人是個重情義的人,而且對百姓很好。有大人控制草原,相信我的族人和草原上所有的人都會有個美好的將來,所以請大人先走,我們在這媥袢菕C」

「狼牙兄弟,有你這麼一位朋友,真是我葉歆平生一大幸事。」葉歆咬牙切齒地望著高大的城牆,憤恨的道:「可惜我葉歆無能,把你們帶到了險境之中。」

「大人不必多說,我們既然選擇了跟隨大人,就終生效忠,絕不會有半句怨言。」

狼牙語氣中的堅定和無畏,使葉歆感動的熱淚盈眶,久久不能自已。

狼牙越發堅定了信念,急聲勸道:「大人請快走吧!我們一定會把鐵涼人拖在這堙C」

「不行,我入仕以來雖然經歷了許多事,但我都心懷坦蕩,這也是我隨時可以抽身離去的最重要的因素。如果要我主動犧牲你們,我無法面對我自已,也無法面對我的心。況且事情還沒到絕望的地步,只要有一絲機會,我都會爭取到底。」

其實葉歆很想衝入鐵涼國都,捉住鐵涼皇帝來要脅放人。然而他無法想像鐵涼士兵看不到自己會有什麼舉動,因為他看到了程安的強硬,擔心如果其他中下級將領也是如此強硬,這奡N沒有人可以挽回局面。

肅殺的寒風滑過半空,使氣氛凝重到了極點,劍拔弩張的情況之下,每一個人都感覺到捏著兵器的手心不停地冒汗。

狼牙見葉歆堅持不肯逃走,無奈地苦笑了一聲道:「大人,我不想再看到草原紛亂的局面,更不想看到莫鷹和尤海他們控制了草原,您若是回不去,只怕樸哲族長無法完成大事。」

葉歆微笑道:「不必擔心我,除了我自己,這堥S有人能夠殺死我,所以你們不必把我放在心上,只管想著自己的安危吧!」

狼牙怔了怔,當他看到葉歆傲視天下的表情時,忽然舉起馬刀高聲叫道:「弟兄們,我們要讓鐵涼人知道我們草原漢子的本事。」

「殺──」

五百士兵沒有一個面帶懼意,士氣高昂的他們揮起了馬刀,狠狠地盯著面前的鐵涼軍。那明亮的馬刀在冬日陽光下分外耀眼,幻出燦爛的光芒,為他們增添了無限的色彩。

鐵涼軍也因為他們激昂的鬥志而緊張了起來,強弓拉成滿月,箭在弦上,數千弓箭手正等待著最後的命令。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打破了僵持的局面,隨著馬蹄聲望去,只見紅逖從城門內催馬狂奔而出,邊跑邊高聲叫道:「別動手,皇上有旨,召天龍使臣覲見。」

葉歆暗暗舒了口氣,轉頭朝著狼牙笑了笑道:「沒事了。」

狼牙依然很擔心,勸說道:「大人,還是小心為好,不知道鐵涼的狗皇帝又會玩什麼花樣。」

「他敢動手我就先解決他。」說著,葉歆的雙眼閃爍著懾人的寒光。

「唷!」紅逖跑得滿頭大汗,衝到葉歆的面前勒住馬韁,然後含笑道:「葉大人,隨我進城面見皇上。」

葉歆擔心的是親兵的安危,因而指著身後問道:「他們如何安置?」

紅逖含笑道:「原地待命吧!等皇上頒下聖旨才能放行,不過他們都是小兵,朝廷沒有必要向他們動手,所以只要你進了城,這堛滷〞p會大為改善。」

葉歆盯著他半晌,然後緩緩點頭道:「好吧!既然大哥保證安全,我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紅逖猶豫了一下,覺得朝廷應該不會對這些小兵動手,應道:「不會有問題,走吧!你可以帶幾個人隨你一同進去。」

葉歆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就算談判破裂也有機會挾持鐵涼皇帝要求放人,於是回頭吩咐道:「狼牙,你隨我進城,其他的人原地休息。」

紅逖指著地上的程安道:「放開他吧!他也是奉命行事。」

葉歆想起程安的眼神,不由地有些擔心,然而他又不願為了沒有根據的猜疑放棄了談判的機會,左手一招將雪藤收到手中,吩咐道:「把人還給他們,一會兒就能醒。」

程安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雪,然後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頭也不回的走向自己的坐騎。

葉歆不再理他,與紅逖、狼牙一起騎馬進了城,邊走邊問道:「為何會有這種事發生?太莫名其妙了!」

紅逖輕嘆道:「皇上臥病在床,現由太子擔任監國,負責處理朝政,二皇子則掌握大軍。不知何人挑唆太子,勸他頒下皇命要進攻天龍,太子昏庸無能,卻是出了名的固執,決心已下就沒有半點更改的餘地。這兩天又有人挑唆,要他殺你,他一口就答應了,若不是我再三勸說,再加上幾位大臣幫我,只怕此時已經是萬箭齊發了。」

葉歆沉吟地道:「看來是有人挑撥鐵涼與天龍為敵,此人居心叵測,意欲掀起戰火。」

「我也為此事納悶,事情來的太突然了,若說出兵天龍倒也不足為奇,可如今偏偏要殺你,而理由又太過牽強,我想其中定有不可告人之事。可惜我離開太久,無法知道朝中的動向。妹夫,此行前途未卜,你還是做好最壞的打算。其實按我的意思,你現在就逃,不過那些親兵倒是問題,看程安的樣子,也許真的要全部殺光。」

「我沒什麼可擔心的,只擔心城外那五百弟兄,若是因為我而血濺涼州,我心難安。」葉歆既是憤怒,又是自責。

「你也別太擔心,其實就算要進攻天龍,也犯不著殺這五百人,只要你見太子時說話軟一些,我想結果會改變的。」

狼牙很想和自己的族人在一起面對危險,但不願違背葉歆的命令,此時心繫族人,臉色十分凝重,但紅逖的保證又使他稍稍安心。

葉歆看在眼堙A拍了拍他的肩頭安慰道:「別擔心,我會盡全力遊說。」

狼牙直爽地道:「大人,他們沒有我管著,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唉!我的心堣ㄕw啊!」

葉歆回頭望著城頭嘆了口氣,他現在也想不出辦法從大軍之中解救出這五百親兵,最佳的方法只有勸說鐵涼皇帝下旨放自己回去。然而以上國使臣向屬國皇帝懇求放人,這種有失體面的事實在不是他該做的,而且傳了出去也會大失顏面。當然可以用道術擒住鐵涼太子。

紅逖提醒道:「不過這位太子很難侍候,為了妹妹的事才給我面子,不然誰也勸不了他,你入宮之後說話千萬小心,就算受氣也要忍著。」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一時的忍讓算不了什麼,不過──」葉歆臉色一寒,森然道:「不過他若是殺我的人,我絕不會放過他。」

紅逖嘆了一聲,不再多言。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7.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