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331448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6.03.2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突然失去了兩位領袖人物,朝廷中頓時亂成一片,留京的文武官員都覺得無所適從,因為一直以來都是葉歆的強勢領導,夜寒、丁旭和紫如的話也都成為了聖旨,照著他們所說去做就不會有錯。

現在夜寒遠在昌州,柳成風等人雖然對葉歆把持朝政極為不滿,但他們與丁旭共事多年,深知他性格溫和忠厚,不少文人都與他交往相厚,如何也不相信他會在葉府殺人,朝堂上立即引起激烈爭辯。

「賈安,你憑甚麼擅自抓人,處置官員是我大理寺的職權範圍,與你禁軍無關,你把人關到九門提督衙門是甚麼意思!」

面對海承思的指責,賈安顯得神色自若,淡淡地道:「我抓的是兇手,自然由我處置,何況你是葉歆一黨,說不定會放縱犯人,我信不過你們,這事就由我來處置。」

柳成風聽了勃然大怒,直斥道:「你無禮!朝中各衙門職權有律法規定,不是你一個人說的就算,這堣]不是你賈安的朝廷。」

賈安倒也不敢對這位年輕的清流領袖太過放肆,拱了拱手,淡淡地道:「柳大人,葉歆擅權亂政,這是人所共知之事,丁旭是他弄權的棋子,是朝廷的大敵,你一向以正義為尊,為甚麼也會為這種人說話?」

柳成風素來清心寡慾,以正道為尊,絲毫不受他的挑撥,憤然一指,怒目盯著他的臉,厲色喝道:「亂政便治亂政之罪,你這樣假借他名,私自處置,根本就是為了自己的私心私利。我不知道你的背後有甚麼人在指使,但誰想用卑鄙無恥的方法掌握權力,他就是我柳成風的大敵,是所有正直大臣的敵人。」

賈安沒想到這個書生一眼就洞穿了自己的目的,還在眾官員面前大加申斥,頓時覺得面目無光,白眼一翻,冷冷地喝道:「柳大人,你說話小心點,你這是危言聳聽,是誹謗!」

「哼!若是有人想藉機會奪權,我柳成風斷然會以命相抗,絕不容許外人輕辱!賈安,你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別以為我們反對葉大人把持朝政,就會支援你。」

賈安被臊得臉色通紅,彷彿世仇般死死盯著柳成風,嘴角忽然露出一絲陰笑,譏諷道:「原以為柳大人高風亮節,想不到也是葉歆一黨。」

柳成風正色道:「葉歆雖然把持朝政,但平心而論,他的政策沒有一項不利於朝廷,沒有一項暴政,對百姓貢獻極大,若是他選擇急流勇退,便是我柳成風這輩子最崇敬的人物,而你……哼!我可不想成為一群暴徒奪權的工具。」

兩人劍拔弩張之勢使得偌大的朝堂氣氛驟沉,在場的官員都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風暴正席捲而來,有些人選擇了明哲保身,也有的看不下去,成泓便是其中之一。

成泓插嘴道:「賈安,你快把丁大人送到大理寺或刑部,有關衙門自然會處理,你不必越殂代庖。」

賈安甩臉瞪著他,冷言道:「人是我九門提督衙門抓的,自然由我們處理,而且這其中牽涉到逆國大罪,若是假手他人,我不放心。」

海承思素來處事穩重,從不輕易涉險,深知全國的大軍仍在葉歆的控制之中,只要派數萬精兵回來,朝中的小動作只能逞一時之勇,最終不可能成功,為了自己將來,此刻絕不能再縮在後面看風景。

海承思見賈安態度強硬,一副有恃無恐的表情,立即反唇相譏道:「這麼說,我大理寺拘捕了賈大人,九門提督衙門也無權過問。」

「你敢!」

海承思冷笑道:「賈安,既然葉府的人都死了,你為甚麼會知道那埵陵蚰騕o生?為甚麼你偏偏在丁大人到訪之時出現,其中用意不用我說了吧!你這種卑劣的栽贓手法實在不太高明。」

「你……這是含血噴人!」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賈大人如此反應,想必我沒有說錯。」

賈安沒料到這個平時不太說話的書生也有這麼好的口才,頓時被擠得無話可說,一甩袖子便往朝堂外走去,邊走邊威脅道:「全城禁軍都在我掌握之中,我勸你們不要輕舉妄動,否則丟了性命可別怪我。」

「站住!」

「誰叫我?」賈安回頭隨意望了一眼,身子忽然一顫,整個人都傻了。

在場的眾官員被賈安的囂張弄得滿肚子不快,見他臉色突變,都是一愣,順著他的眼神望去,忽然發現紫如臉色鐵青地站在御案之側,而素來極少出現的皇帝不知何時已坐在龍椅之上,臉色同樣鐵青,眼光冒著熊熊烈火,狠狠地盯著賈安。

「皇……上!」賈安作夢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心堣S驚又急,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柳成風等人見皇帝親臨,立時拜倒在地,恭恭敬敬地行三跪九叩大禮。

玉霞對葉歆一家都懷有深厚的感情,出了這種事情,與紫如同樣憤怒,不等文武大官行完禮,嬌叱道:「來人啊!把賈安給我拿下!」

賈安雖然是禁軍的領袖,卻也無法控制所有的禁軍,加上皇帝親自出面,大殿內外的士兵再也不顧賈安,如狼似虎般衝了上去,不由分說便將賈安壓倒在地。

紫如急匆匆而來,原本的衣服在拉扯中有些破爛,她又是女子,衝入皇宮時隨意找了一件宮女的衣服披上身,因此看上去倒像是小戶人家的女兒,唯一顯出身分的是臉上的煞氣。

想到自己差一點就毀在賈安的手上,她的心便像火燒一樣,兩步衝下御階,冷眼瞥了瞥已成階下囚的賈安,轉眼望向朝中重臣,淡淡地道:「我已派人去了九門提督衙門,丁大人很快就會回來,至於案件由皇上親審,想必大家不會有甚麼意見吧?」

一見皇帝出面,柳成風等人自然沒有異議,海承思等親葉歆的官員都露出高興的笑容,有了皇帝撐腰,甚麼也不用怕了。

被按在地上的賈安依然不肯安分,扯著嗓門叫道:「事情不會就這麼結束的,你們等著,滅頂之災很快就會降臨。」

的確,皇帝出現得太突然了,紫如也來的莫名其妙。他明明已把紫如藏到了極秘密的地點,而且派了專人看管,原本想著控制了朝局後就回去享受美人,哪知道轉眼間已成階下囚,心堣S氣又急,一邊大罵看守的人無能,一邊又不停地朝大殿兩側張望,似乎在期盼著救兵的到來。

「那是以後的事情,來人,把他捆起來,就押在宮堙A一會兒由皇帝親自審問。」紫如平生從未如此憤怒,如果不是玉霞學了遁術,一直跟蹤到關押所在,她將會面臨人生最大的恥辱,想到這些,心奡N湧起強烈的怨恨。

「是!」宮廷衛士找來繩子,把賈安捆得結結實實,像粽子一樣抬出了宮殿。

處置了賈安,朝堂上徹底安靜了下來,政變在短短兩天內便告瓦解,對於眾官員來說既意外又不意外,不意外的是政變的失敗,畢竟整個國家是葉歆一手創建,要想在短時間內動搖他的根基很難,意外的是賈安倒下的太快,竟沒有一個同黨出來營救,彷彿要告訴眾人整個事件都是賈安一手造成的,但眾人都很清楚,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紫如並沒有留給眾人詢問的時間,走到龍椅前扶著玉霞離開了,留下了一堆茫然的面孔。


偶而掠過的寒風在青龍城的牆壁間戛然而止,消失得有些離奇,遠在昌州的葉歆自然嗅不到任何寒意,他現在所面對的並不是強大的軍隊,而是道士身分洩露後所產生的動蕩,這種動蕩不但從四面八方傳來,同時也在他的大軍內滋生著。

葉歆雖然早已料到會有這一天,卻沒想到會在這種時間、這種地方,眼見大軍攻勢如潮,很快就可襲取整個昌州,在這個節骨眼上橫生枝節,絕不是他想見的。

冬末的昌州依然刮著陣陣寒風,站在寒風中吹了一陣,葉歆感覺腦子清醒多了。政治永遠都是這樣,只要露出一個破綻,立即會成為敵人的攻擊對象,而且會窮追猛打,不放過任何一點機會。

「冬末就像黎明之前,總是最難受的一刻。」

做為一個道士,他很希望全天下都能重新接受這類人,然而眼前的一切使他看到了現實的殘酷,不禁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覺。

「春天快到了吧!」凝心悄然出現在他背後,白皙的下巴輕輕擱在他的肩頭。她知道葉歆現在的心情很差,目光中也失去了往日的自信,迷惘中帶著淡淡哀傷。

秀長的黑髮散在葉歆的頸子上,引起一陣微微的騷癢,葉歆轉頭看了一眼仙子般的嬌靨,明白她是在用這種方式安撫自己,心中一陣感動,輕嘆道:「想不到道士如此不被世間認同。」

「我們的身分只適合山林,快點結束這一切,我們回山吧!」凝心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次勸他回山了,然而每一次總是有些事束縛著他們的步伐。

葉歆撫弄著絲一般的長髮,世人對道士的冷漠敵視使他對這塵世越來越感到厭倦,如果沒有羈絆,他會選擇現在就回到靈樞山上。

「還有爹娘,還有柔兒,還有孩子,我還需要撐到北方一統!」

凝心默默點了點頭,玉指在身上輕彈了一下,身子忽然消失了。

葉歆抬眼往門口望去,片刻後果然閃出一條人影,正是夜寒。

「大人!」夜寒憂心忡忡地走到門口,「軍中的反應太大了,壓制不住啊!不知您有甚麼辦法。」

「辦法?」葉歆眼中閃過一抹寒意,攝得夜寒心中一沉,他冷笑道:「因為我是道士,他們就可以違反軍紀?簡直荒謬!你回去告訴各級將領,軍令如山,誰敢不遵──殺無赦!」

夜寒感覺到他動了真怒,諾諾應道:「只怕將領們……」

葉歆心情本就不好,見連夜寒也如此,不禁勃然大怒,厲色喝道:「誰敢不聽,我親自提著劍去執行軍法,你要是不聽,我也不會留面子。」

「屬下不敢,屬下一定秉公執法!」夜寒沒想到自己竟然也被懷疑,嚇得臉都青了。他這些年追隨葉歆左右,深知此人的脾性,一旦發怒,簡直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從不計較手段。

「事關重大,辦不好,唯你是問,去吧!」也許是由於急著擺脫塵世的羈絆,葉歆表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急躁,少有的將暴戾表現人前,這也是夜寒感到不安的原因。

「是!」夜寒知道軍心的不穩,來自於人們心中對道士具有潛在懼怕感。

望著匆匆離開的身影,葉歆也感覺到自己的過於衝動了,離開了房間走到院中,讓清冷的寒風洗刷身體內的燥熱。

凝心不知道何時又出現了,扶著門框凝望著愛戀的身影,當一個人因為身分而被整個世界用異樣的態度對待,誰也不會平靜,這一次對葉歆的心境是極大的考驗。

將來會是怎樣呢?她也不知道。


夜寒與幾位高級將領的勸導並沒有產生太大的作用,道士的身分就像一層陰影貼在士兵們的心中,要想撕去並不簡單。到處依然流傳著各種傳言,軍心浮動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相比之下,涼州降兵的情況更是糟糕,這些士兵對葉歆的忠誠感原本就很薄弱,現在傳來這種消息,信心驟降,都在懷疑自己是否選錯了主公。而尚武等大將雖然比較明智,但難免也會產生不信任感。

尤其是被殺的淤全羅,其舊部雖然有夜寒的壓制,但淤全羅的幾名親信還是聯合起來抵制夜寒的軍令,甚至有人擅自離開軍營跑到野外去打獵行樂,士兵們身在異鄉,情緒更容易受到影響,四十萬大軍看似完整,但無數細小的裂縫已經暗暗存在了。

然而,運氣似乎對葉歆別有鍾愛,一場突如其來的事件改變了一切。

受到戰火與嚴冬的雙重折磨,昌州大地已經不堪重負,隨著春意襲來,流行病開始在各地蔓延,天龍大軍中十有三四都染上了病,輕者傷風感冒,重者臥床不起,軍力大受影響。

消息傳開,整支大軍的士氣越發萎靡不振,到處都可以看到一臉病容的士兵,再加上依然流傳的道士威脅論,軍心更受挫折,偌大的軍營內感受不到一絲戰意,思鄉潮也不斷地昇溫,對屈家的攻擊也被迫中止了。

夜寒、黃延功等大將都急了,一起跑到漠城來見葉歆,請求他的協助。

「大人,士兵都病倒了,而且病勢似乎還會蔓延,快想辦法吧!」

「是啊!再遲,大軍就要散了。」

與這一張張焦慮不安的面孔相比,葉歆卻像是沒事人似的,放下手中的書本,平靜地掃了眾將一眼,淡淡地道:「不必擔心,我早就預備好了。」

「預備好了?預備甚麼?」黃延功茫然望著他。

葉歆輕笑道:「戰亂之後必有大病,這種小事若不能早有防備,何以為帥?你們放心,藥都準備好了。」

「真的!?」

「這事值得說謊嗎?」葉歆又是一笑,眉宇間釋放出一絲奇異的神采。

「可……」

葉歆擺擺手打斷了夜寒的話,微笑道:「你們先留下,我會有安排。」

眾人面面相覷,實在不知這位高深莫測的上司又要耍甚麼手段。


葉歆是個把握機會的高手,雖然是一場病災,對他而言卻是一個天賜的良機,自然也不會放過。為了削減道士身分帶來的負面影響,他此時又抖出了另一個身分,一個截然不同的身分──天龍醫聖。

「大人是天龍醫聖!」突然聽到消息,正聚在一起議事的武將們都吃了一驚,紛紛轉頭望向夜寒。

「不錯,大人的確是天龍醫聖,當年皇上親封的『神藥』就是出自大人之手。」

論及「神藥」,天下幾乎無人不知,由於葉歆停止製藥多年,「天心丹」已經斷市,最後一顆天心丹以高達五十萬的價格在黑市售出,然而到現在為止,還有無數富商四方求購神藥。

「右相大人,這是真的嗎?大人不是……道士嗎?」

夜寒正色道:「神藥就是經道術製成,否則怎麼可能有起死回生之效?至於藥效想必不用我多說了,先皇晚年全靠神藥相助,才能支撐到最後,此外還有其他許多人能為藥效作證,所以說大人是治病救人的聖手。」

「難怪大人能製出神藥,原來有道術支持,看來道士也不都是邪惡的人。」

「是啊!我聽說過許多神藥的故事,想不到竟是大人研製出來的,難怪士兵們用的防凍藥油如此神奇,醫聖的本事果然非同小可。」

當道術和醫術直接連繫起來之後,竟然將葉歆負面的形象完全逆轉了,這是夜寒之前無法估算到的。

士兵們的反應更加直接,他們都用過防寒的藥油,聽說軍中所有的藥物都是葉歆親自選擇並調配,心埵蛣M而然產生了好感。戰場上誰都不免受傷,這些藥物不知多少次救了他們的命,免了他們手足不便的苦。

葉歆自然也沒有閒著,他親自帶著熬製好的藥劑和湯劑前往軍中,並親手分發給士兵,這些活動使他變得更加親切,士兵們的好感又有所提昇。

不到一個月,四十萬大軍都恢復了活力,忠心竟更勝從前,尤其涼州降兵,從此竟不再自稱涼州兵,而是稱自己為葉家兵。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6.03.2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