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9
累積人氣
33144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一章
回到金府,四人又聚在房中商議著如何處理眼前之事。

紅緂道:「葉大哥,你覺得他們有可能成功嗎?」

「無論他們成功與否,對鐵涼不是一件好事嗎?最少可以削弱天龍皇朝在昌州的民望和軍力,甚至可以使天龍大亂,到時候鐵涼便有可乘之機。」

紅緂幽幽一嘆,道:「大哥此言差矣,我雖然有銀羽將軍的封號,但是我在天龍住了七年。此時我只希望天下太平,不希望看到戰亂發生,我經常聽父親談及治國之論,若不能安民,國有何用。天龍若是無道,自會有人取而代之,可是若國泰民安之時挑起戰爭,便是千古罪人。」

「妹子且勿多心,我只是說笑而已。妹子有這等見識,實在難得,若為人君,必是一代有道名君。」

「大哥說笑了,我們還是談正事吧!」

冰柔道:「那些人有點可憐,就這樣讓那明揚給網羅了,而且身中奇毒。相公,能不能幫他們解毒啊?」

葉歆道:「柔兒,那些人已經入了破龍會,明揚自會為他們去毒,此時他有名冊在手,不怕那些人會反抗。」

紅緂道:「不如我們立即離開此處!」

葉歆又道:「早上宋大哥要我留下,我答應了,此時若走恐怕不太好,反正明天必走,今晚小心一點也就行了。」

紅緂撇了撇嘴道:「你那個宋大哥想來也不是甚麼好人,居然會逼你入會。」

葉歆嘆道:「宋大哥經商的才能確實難得,因此才會被明揚看中,此時為名利所惑,所以才跟著明揚想做一番大事業。若明揚是一個可信之人,倒是不妨一試。而今他只是邀我入會,並沒有做出甚麼不利的舉動,所以我們不必太再意。再留一日,我們便可南下,若宋大哥再挽留我們,我也會推辭。」

紅緂忽道:「我覺得明揚最有可能聯合我鐵涼國,借助鐵涼的人力和財力,為他創下基業。」

「妹子說得很道理,但這一點並不可慮。雖然說天下大亂對明揚有利,但是他若是將眠月大陸上的三個國家都拖入戰場,對他反而沒有好處。因為他的野心太大,若是天龍內亂,他尚有可乘之機;若是天龍皇朝有外患,民心的取向必然不會是他這麼一個沒有實權的人,就算他再有才能,不能掌握民心,只能空談大業。我們現在所要做的是看他的下一步如何走,依我的看法,他可能會是挑起昌州的民變,從而引鐵涼入侵昌州,他便可進而依附鐵涼,再利用鐵涼的軍力,逐漸擴大勢力,以達到稱帝的目的。」

「不會吧?我鐵涼國多有良才,一定有人能看出他的計策。」

「當然,他的野心若小一點,只圖個封王封侯尚有可為。若想成帝,就不是容易的事。」葉歆心堬M楚,此時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刺殺皇帝明宸──明宸一死,天下大亂,明揚就有可乘之機──這是最快捷的辦法。

冰柔幽幽地感慨道:「想不到一下山,所遇到的都是壞消息,追殺、迷藥、下毒,我還差一點被人抓去涼州,這每一樣都是驚心動魄的。現在更麻煩,竟然想抓我,還遇上有人想造反,早知就不下山了,山上雖然有點無聊,但也好過這些爾虞我詐。」

葉歆知道妻子在短短幾天內遇到這麼多不順心的事情,而且都是些陰謀詭計,不免有些心灰意冷,若是明刀明槍的打殺,妻子不會有這種感慨。

他攬住妻子,安慰道:「柔兒,別怕,有我在。」

冰柔伏在丈夫的懷中,似乎這樣才能使自己平靜下來。

紅緂和錦兒也感同身受,默然不語。

最後還是葉歆打破了房間的寂靜,道:「柔兒,紅姑娘和妳長得有些像,現在又共患難,不如結拜姐妹如何?」

冰柔立時雀躍起來,興奮地道:「好啊!我早就有這個意思了,就是不知道紅家妹子意下如何?」

紅緂笑道:「我雖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但都不相熟。若是有妳這麼一個好姐姐,我真是求之不得。」

報過年齡後,冰柔比紅緂大一點,因而還是稱呼紅緂為妹。

四人一直留在房中談話直到夜深,半步不出,即使是金耀明和明揚邀請他們前去遊玩,他們也推說身體不適。


翌日,正當四人收拾好行李,準備向金耀明辭行之際,金耀明卻主動前來說要為他們送行,他們見主人意誠,便沒有推辭。

宴席剛擺上,宋錢急急忙忙地跑到,氣急敗壞地道:「不好了,我運來的糧食給山賊搶了。」

「甚麼?給山賊搶了?!」眾人都驚得站了起來。

葉歆本來對宋錢也有些懷疑,只是見他急得滿頭大汗,不像是假,因此問:「報官了嗎?」

宋錢皺著眉,苦笑道:「報了,沒用,臨川府說軍隊換防,無兵可派,要我等半個月。」

金耀明道:「這可使不等,只要兩三天,賊人就把糧食給運走了。」

金仲南附和道:「是啊!必須立即把糧食給找回來。」

「可我沒有兵,怎能搶回糧食呢?」宋錢不停地唉聲嘆氣,一籌莫展。

金耀明一捶手,道:「這樣吧!既然這批糧食是賣給我的,我就讓我們鎮上的人去幫你搶回來。」

宋錢連忙搖手,道:「這可使不得,怎能為了我的事,讓鎮上的居民冒生命危險呢?」

金仲南道:「這話可不對,山賊既然在我們鎮上作亂,遲早會搶到我們頭上,不早些除掉他們,鎮上居民的生命同樣受到威脅,因此我們必須前去,這不光是為你,也是為了金家鎮的長治久安。」

冰柔也道:「宋大哥,我也幫你。」

宋錢感激得熱淚盈眶,道:「謝謝金老,謝謝大家。」

葉歆扶起他,安慰道:「大哥,別著急,會有辦法的。」

宋錢忽然捶胸頓足,哭號道:「可是敵人有五千人,鎮上能打的居民加起來才二千多,這仗怎麼打啊?」

金耀明嘆了口氣道:「可惜我們這堥S有將才,這以少打多的仗確實難打。」

葉歆見宋錢急成這個樣子,忍不住挺身而出,道:「大哥,有我在,我會幫你。」

宋錢感激地緊緊抓著葉歆的雙臂,道:「兄弟,全靠你了,我知道你十二歲便出謀打敗了山賊,以你的才智一定能成功。」

「大哥放心,我一定會想個萬全之策。」說罷便問起了山賊的位置和地形特點,又問了己方的實力。

金耀明一一細說,宋錢又把所得到的情報告訴了葉歆。

葉歆聽了後,心中懷疑,問道:「山賊怎麼會行動如此緩慢,搶了東西後不立即回寨,反而明目張膽的在原地休息一日,不太可能吧!」

宋錢解釋道:「臨川府無兵,所以山賊不怕官府征剿。」

葉歆點了點頭,接著綜合所有情報,細細地分析。思考了良久,正欲說出自己的打算。

金伯南忽問:「葉公子可願親自指揮?」

葉歆擺了擺手,道:「我只能出主意,帶兵的事我不在行。」

「既然這樣,葉公子何不將計畫一步一步寫下來,以便我去部置,我怕不明白,若是因此壞事就不好了。」

葉歆點了點頭,便將計畫一步步寫了出來。眾人看得連連點頭,面露喜色。

金耀明嘆道:「公子心思縝密,安排合理,真是大才,能用公子者必成大器。」

葉歆笑道:「行一棋不足以見智,彈一絃不足以見悲,天下之良才,多如過江之鯽。葉某小才,不足掛齒。」

「葉公子過謙了。」金耀明笑了笑,轉頭對兒子道:「伯南,你立即去招集鎮上的壯丁,就說要為金家鎮滅賊,再把所需之兵器物件分發給他們,晚上出發。」

金伯南應了一聲便下去了。

金耀明問道:「葉公子既然不願領軍,可願隨他們去觀戰?」

葉歆沉吟了一陣,道:「算了,我們去反而會拖累你們,不如我們在此等候你們的好消息。」

「相公!」冰柔不明白丈夫為甚麼決定不去。

「柔兒,妳的身體不好,不要去了。」葉歆溫柔地安撫著冰柔。

冰柔知道丈夫體貼自己,只好算了。


傍晚時分,金氏兄弟帶著二千一百三十五個鎮民悄悄地出了鎮,與明揚的四百多名破龍會成員會合,然後直撲東面的白樺林。

葉歆等四人見事情突變,此時不便告辭,只好多住一晚,等候消息。

一夜無話,翌日早上,金家的一群夫人要去派糧,邀請冰柔同去,冰柔無法推辭,便和紅緂、錦兒去了。

葉歆不放心,暗中跟了一陣見她們確實去派米,大庭廣眾之下,又有金劍門的弟子護衛,也就放心了,自己回房看書。

直到傍晚時分,冰柔和紅緂主僕才回到房中。

四人正說著話,宋錢跑了進來,滿臉笑容,道:「兄弟,我們勝了。」

「大哥,太好了,這下沒事了。我們也該告辭了。」

宋錢笑道:「不忙,金老太爺在書房備下酒菜,吃完了再走不遲,晚上我和你一起走。」

葉歆無奈,只好點頭答應。


一進書房,葉歆發現房內早已坐滿了人,其中包括金耀明、金伯南、金浚、金濮、金澤和明揚。

明揚居然坐在正中,其他幾位分坐兩側。

葉歆拱手笑道:「恭喜金家又為昌州做了一件好事,大勝回來怎麼不慶祝一番,讓其他人也高興一下。」

金耀明微微一笑道:「請坐下說話,我們邊吃邊談。」

葉歆坐下之後,道:「既然糧食已經搶了回來,我們也該告辭了,吃完飯我們就走。」

金耀明沒有應他,卻道:「這次勝利全仗公子的妙計,宋錢一直跟我說,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此次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葉歆輕輕一笑,道:「宋大哥過講了,我只不過是個無用的書生。」

明揚突然單刀直入地道:「葉公子,我想請你留在昌州,助我成就千古大業,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葉歆想不到明揚又提此事,愣了一下,笑道:「在下早已說過,葉某才疏學淺,恐不能勝任,明公子的好意,在下心領。明公子自己就是大才,何必留我。」

「公子過謙了,我不會看錯人。」

宋錢道:「兄弟,留下來吧!與我們一起幹大事,事成之後,你就是開國元勳,必會名留青史。」

明揚道:「若葉公子助我成大事,將來首輔之位、王爵之尊,非公子莫屬。」

宋錢又道:「如此高位,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葉歆淡淡一笑,道:「心領了,拙荊已身懷六甲,不便久留。」

看著面前的陣勢,葉歆心知明揚是要逼他就犯,便將手慢慢移向腰間。

冰柔,紅緂和錦兒都知道處境危險,也各自摸向佩劍。

明揚看在眼中,並不在意,繼續勸道:「正是因為尊夫人身懷六甲,公子更應留下,此地錦衣玉食,正是調養的好地方。我還有更好的安排,葉公子將來的生活非現在可比。」

「諸位的美意,在下實在是心領了,只是歸心似箭,不得不走。」

金伯南冷冷一笑,道:「只怕你走不了。」

「這是何意,難道金家要強留嗎?」葉歆雙目一睜,站了起來,用凌厲的目光掃向在座諸人。

明揚喝道:「伯南,這堥S有你說話的地方,我們是請公子留下來助我。」他特意在請字上用了重音。

金伯南被他一喝,乖乖地不敢作聲。

明揚仍然保持著笑容,道:「葉公子,你知道這次我們搶回來的是甚麼嗎?」

「不是宋大哥的糧食嗎?」

「告訴你,我們搶的是賑糧。」

「甚麼?」葉歆、冰柔和紅緂主僕都驚得呆住了。

在座諸人都笑了起來,金耀明道:「葉公子,這次劫糧是你訂的計畫,我們有你的手稿為証,你現在是搶劫賑糧的同夥,我們這條船,你不上也不行了。只要我們向外一說,你便成為天下所不恥的人,甚麼功名仕途都沒有了。天下雖大,已無你容身之處。想走?能走到哪兒?」

葉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滯,突然間,寒冰一般的眼光射向宋錢,冷冷地道:「大哥,你居然騙我!」

宋錢陪笑道:「兄弟,我也是好意想幫你。這樣一來,你和我不就可以在一起共事了嗎?還是答應吧!只要我們同心協力,一定能奪取天下。」

「幫我?嘿嘿,是想幫我身敗名裂吧!」葉歆此時只有苦笑,冰柔扶著他的手臂,感覺到他的身子在顫。

「你和我一起,又怎會身敗名裂呢?我們都是自己人,誰也不會說出來。」宋錢好意安慰道。

「你們居然會為我這麼一個小人物如此費盡心機。」

明揚插嘴道:「其實這次行動早就決定好了,你的到來算是機緣巧合,這也是我們共圖大事的緣份。」

「兄弟,我們自己人,有機會當然一起發展。」

葉歆聽到「兄弟」這兩個字覺得分外刺耳,他從來沒有討厭過這兩個字。而今,只要聽到這兩個字,他就會覺得無比憎恨。

宋錢看到他眼堛煽H光射向自己,委屈地道:「兄弟,相信我吧!我真的是好意,沒有一絲相害的意思。」

葉歆忽然輕輕一笑,讓自己冷靜下來,問道:「搶完了賑糧又派糧,你們的目的不簡單,如此大費周章,不只是為了賑濟災民,取得民心吧?」

「葉兄弟果然聰明,以後你就是我們的軍師了。不錯,我們劫了糧食,不只是為了賑濟災民。其實,天龍朝多次運糧來賑災,只是大部分都讓征北大將軍給貪污了,我們只搶了兩次,反正落到他的手上還不如我們搶了,至少我們還會派糧,不像屈復清那樣都放進私囊了。」

「此話有點道理,若是如此倒是不錯。只是你們富有一方,不會為了一點賑糧而大費周章,還冒這麼大的風險。這一步恐怕是為了激起民憤吧?還有,我聽說你囤積的那些糧食足夠養活幾百萬人,現在糧價居高,你居然不賣,就說不過去了。除了養軍隊,誰又會有這麼大的需要呢?」

葉歆心中苦笑,明揚倒挺慷慨,居然一下就封了自己作軍師,看來他是成竹在胸,覺得自己是網中之魚,無處可逃。

明揚撫掌大笑,道:「軍師果然厲害,想不到你居然能想到這一步。」

葉歆苦笑道:「我不厲害,要是厲害怎會被你們算計。明公子,你到底是甚麼人?能驅動這麼多人,不會只是一個小人物吧?」

「既然你已經是我們的人,也不怕告訴你。」明揚面色一正,擺出威嚴的架勢,沉聲道:「我本姓史,名明揚,是銀雪帝國開國帝史超儀之後。金家是我家的重臣,我們一直在等待復國的機會。」

葉歆並未動容,淡淡地道:「原來是名門之後,難怪有如此抱負。」

身邊的冰柔和紅緂對望了一眼,心中忐忑不安。

宋錢插嘴道:「兄弟,史公子乃名門之後,在銀州有相當大的勢力,這次南下昌州,就是為了打開一個新的局面,金家兩年前遷移至此也是為了我們的大事做準備。」

金耀明道:「少主天生英才,乃天下的希望,只有少主登位,才能四海昇平,百姓安樂。軍師才能過人,正是少主所需的人材。以少主之尊,下駕求賢,這難道不是名主的表現嗎?」

明揚聽得很舒服,面帶微笑,默默點頭。

葉歆冷言嘲諷:「公子以一名門之後,行此卑劣的手段,似乎與金老丈所說不符。」

「閉口!」金伯南和金仲南怒吼了起來:「你雖是軍師,但也要尊稱少主,更不得妄自批評少主。」

史明揚也有點不高興,道:「算了,他新來乍到,不懂規矩,以後不要再犯就行了。」言辭之中,已將葉歆當成了自己的部下。

葉歆輕笑道:「我好像沒有答應任何事情。」

冰柔、紅緂和錦兒聽到這句話,全都手摸佩劍,準備隨時應戰。

「你──」金家諸人都站了起來,手按佩劍,怒目凝視著葉歆,只要史明揚一聲令下,他們便要收拾眼前這個不識抬舉的東西。

整個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劍拔弩張之勢,一觸即發。

「兄弟……」宋錢也驚得站起來,他想不到葉歆到了這地步還不妥協,兩邊都與他有關係,一邊是自己效忠的人,一邊是自己的好友,他不希望兩邊成為仇人。

史明揚也很不高興,凝視著葉歆,葉歆的頑固令他十分不滿和不解。

葉歆的心媮鷁M十分緊張,但是臉上表現的十分輕鬆,伸出手在冰柔的手背上輕輕地撫摸,使自己的情緒鎮定下來。

他坦然一笑,道:「怎麼,連這點氣度都沒有,還談甚麼天下大事,我只不過試探一下而已,原來這堻ㄛO無能之輩。可惜、可笑!」

史明揚一擺右手,示意大家坐下,然後露出優雅的笑容,道:「公子難道不怕我們公開你參與搶劫賑糧的事嗎?」

葉歆回以一笑,道:「似乎沒有任何証據可以証明此事。」

金耀明拿出懷中的一張紙,道:「這是你寫的計畫書,可以証明。」

葉歆假裝皺了皺眉,道:「我又沒有簽名,如何証明是我寫的?」

「上面有你的筆跡,還有大家作証。」

「那是我的筆跡?宋大哥,你說呢?」葉歆微笑看了看宋錢。

金耀明大驚,連忙將那張計畫書交給宋錢,宋錢一看就知道不是葉歆平常的筆跡,對著史明揚搖了搖頭。

「葉公子果然心思細密,凡事留有後著,不知公子是如何發現的?」

「沒甚麼,只是這些日子總是遇上一些不順心的事,所以小心一些而已。」葉歆見史明揚仍是微笑以對,毫無反應,心中奇怪。

「既然如此,不知公子是否還願留下?」

「我意已決,不必多言。」

「葉公子若是沒有想清楚的話,我還有一物給你看。」史明揚微笑著從懷中取出一本小冊子,銀色的封面,上面畫著三片純白雪花,交疊在一起,像是一個符號。

他指了一指小冊子,道:「這本是銀雪帝國的名冊表,在這上面簽名就代表對我史家銀雪帝國宣誓效忠。上面的都有金家諸人的簽名和指印,也有宋錢的……」

葉歆不解其意,茫然地看著史明揚。

史明揚笑道:「第十四頁有個名字,想必你一定有興趣知道。」

接著,史明揚翻到十四頁,然後向著葉歆打開冊子。

葉歆驚得不知所措,張目結舌、六神無主,只因上面只有一個名字──冰柔。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