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70
累積人氣
331442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二章
「尊夫人已經向我效忠,你不會不理她吧?她既然是我銀雪帝國的人,你也難逃關係,除非你休了她。只不過,你們的『血劍之誓』可不是兒戲,讓人知道你破了血劍之誓,那可是造反的罪啊!」明揚認為葉歆這次真的沒有選擇了,所以語氣有些強硬。

葉歆轉頭望向冰柔,一臉無法置信地看著她。紅緂和錦兒看著這一變故,也都嚇呆了。

「我沒有、我沒有。」看著冊子上自己的簽名和手印,冰柔也慌了,盲然地搖頭,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極力地辯駁著。

金家的人都得意地笑了,金仲南道:「葉夫人怎麼忘了,下午妳不是簽了名嗎?怎麼一會兒就忘了?」

冰柔驚叫道:「這是怎麼回事?明明是捐款賑災的捐款人名冊,怎麼突然變成了這個?」

「葉夫人可能記錯了,下午妳簽的正是這個,而且有很多人見証,妳縱然想否認,只怕難掩悠悠眾口。」

「相公……我……對不起。」冰柔知道自己中計,轉頭看著葉歆,眼神中充滿了歉意和內疚。

葉歆知道妻子上了史明揚的當,無奈地長嘆了一聲,然後輕輕地摸了摸妻子花容失色的俏臉,安慰道:「別難過,沒事。」

冰柔見丈夫沒有責怪自己,反而安慰自己,眼圈不由的一紅,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葉歆緊緊地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後轉頭道:「史公子好計策,想不到公子才是算無遺策,看來這一局我輸了。」

史明揚得意地笑了,將名冊收入懷中,道:「尊夫人心地太過善良,葉公子想成大事,還是多規勸為好。」

「我妻子光明磊落,乃女中豪傑,我尚且自愧不如,怎能與小人相提並論。」

史明揚聽到葉歆的譏諷之辭,也不介意,道:「事到如今,葉公子已別無選擇,還是加入我們吧!其實我們只是用一點小計,招引良才而已,公子何必耿耿於懷。」

「招引良才?」葉歆苦笑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句名言果然沒錯。」

「葉公子何必如此感慨,將來我們成就大業,揚名天下之時,公子就不會再說這句話了。」

「史公子為了我這麼一個小人物費盡心機,想必有甚麼事要我去辦。」葉歆冷靜了下來,他明白現在他處於被動,要想爭取主動,就必須冷靜下來,一步步周旋。他更想知道史明揚為甚麼會對他這麼一個小人物如此大費周章。

「確實有些事要葉公子幫忙。」

「我一無權、二無勢,有甚麼事要我幫忙?」

「第一,是要你去做官!」史明揚見葉歆的態度有軟化的跡象,認為他已經接受了事實,因而將自己的計畫說了出來。

「做官?」葉歆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史明揚的用意:「原來如此,似乎這是你早已應該做的事情,為何等到現在才做?」

「不錯,我早就想如此做了,只是我剛出山,大業才起步,一時間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朝中本有兩個官員與我相通,但都因貪污而被殺。至此,我在朝中一點勢力也沒有,這不便於計畫,所以我一定要在朝中安插我的人。」

「現役官員不是更好嗎?」

「話雖不錯,但位低的起不到作用,而位高的不是貪權就是貪錢,這種人只要有錢,隨時都可以找到,這些人不會忠於我,因此有些事不能讓那種人去做。我要的是必須有能力在朝中站穩位置的人,一方面為我提供方便,另一方面有能力左右朝局,而最重要的是,他是我的人。而我手下都是武人,最多能進軍隊,無法進入佔據要職,我正在找一個文武雙全的人安插在朝中。可惜一直沒有適合的良才,本想自己去,但是要辦的事太多,無暇分身。這遇上你也算是機緣巧合,而且宋錢也向我推薦過你。」

「你怎麼知道我會忠於你?」

「你現在未必會,但將來一定會,因為我會帶來名和利。」史明揚顯得很有信心,似乎天下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葉歆淡淡一笑,道:「我現在只是布衣百姓,要想達到你的要求,恐怕需要很長的時間,也許要十年八年,到時候你的大業恐怕早已煙消雲散了。」

「我既然有這種打算就自有安排,昌州學政那塈琱w經打點好了,有一個舉人的空缺,我隨時可用,而今你可以以舉人的身份進京,參加今年的京試,以你的才能不是狀元,也至少在三甲之內。」

「公子安排的如此周密,實在難得。然而,即使我中了狀元也只不過是個從六品的翰林院修撰,根本就不能做些什麼。」

「這個容易,我手上有征北大將軍屈復清貪污受賄、侵吞賑糧、私徵稅官的証據,只是你找到機會,辦了這件大案,陞官豈不是指日可待。之後的事我們慢慢再安排,一定會讓你在兩年進入內閣,成為明宸身邊的紅人。」

葉歆倒吸了一口涼氣,看來這史明揚確實計畫周密,自己的出現只不過是為他增添了一顆棋子而已,與這種人相處,不是甚麼好事。

「公子好周密的安排。既然有第一,肯定還有第二,公子請一併說了吧!」

史明揚猶豫了一陣,道:「我要借尊夫人一用。」

「甚麼?!」葉歆和冰柔激動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原來下迷藥要擄我妻子的是你!恐怕你居心叵測要網羅我們夫妻,不是因為我吧?」

史明揚輕笑道:「既然知道那事,就應該知道我有金術士相助,你即使道術高明,也不是我們的對手,況且我會將尊夫人毫髮而傷的送回來。」

「拙荊似乎沒有這麼大的作用,請公子另請高明吧!」葉歆堅決不肯讓妻子再被這些人利用。

見葉歆動了真怒,史明揚解釋道:「葉公子放心,我們不會傷害尊夫人,只是有點事需要她出面去做。」

「不行,我妻子身懷六甲,不能替你冒險,這件事絕無半點商量的餘地。」葉歆忽然叫了起來。

明揚用強硬語氣道:「這事由不得你,我跟你說一聲只是好心告訴你,就算我們把尊夫人強行擄走,也不是件難事,你還是三思吧!」

葉歆的眉頭一揚,眼睛閃著寒光,凝視著史明揚,右掌一拍桌面,冷冷地道:「誰打我妻子的主意,我就要他後悔生在這個世上。」

「少主,小心!」金耀明突然叫了起來。

只見葉歆的身體突然釋放出刺眼的碧光,接著一團綠光迅速從身上彈出,猶如一條青龍,霎時間湧向史明揚。

緊接著,金耀明的身上也閃出一小團白光撲向綠光。綠光速度極快,雖然被尾隨的白光吞食了一大片,但綠光太過強烈,白光無法一時間就將綠光消滅。

當晶瑩的綠光撲到史明揚的面前時,他的身上也冒出薄薄的白光,保護著身驅,將綠光擋在身體之外,並逐漸將綠光吞噬。

正當他們慶幸之時,葉歆突然出現在史明揚的身後,他那條雪籐瞬間攻向史明揚的後心。

史明揚正在抵抗面前巨大的木能量,發覺身後的葉歆時,已經遲了,雪籐也已攻到後心。但金家諸人都拔劍攻向葉歆,逼得他無法攻擊。

冰柔抽劍躍至葉歆的身邊,為他抵擋金家眾人的攻擊,使他有機會攻擊史明揚。室內狹小,金家雖然人多,但也施展不開,被冰柔的精妙招術擋住,無法解救史明揚。

紅緂雖然重傷未癒,但也抽出佩劍,護在葉歆的身邊,而錦兒也幫著她一同抗敵,不讓人有機會防礙葉歆施展她們從未見過的奇術。

葉歆施展出「草木幻境」幫助冰柔抗敵,金家眾人的眼前都出現了無數飛刺,如驟雨般灑了過來,看得他們是心驚肉跳,連忙舞動著手中長劍護身。

與之同時,葉歆揮舞雪籐直擊史明揚背部的幾個大穴,卻被金耀明攔下。原來金耀明看見史明揚能抵擋那團綠色的木能量,便施出飛劍之術,攻擊葉歆。

他也是兩頭為難,既想破解葉歆草木幻境之術,又不敢讓葉歆的雪籐攻向史明揚,最後還是認為少主的性命要緊。

葉歆見五把飛劍以梅花形飛向自己,劍上還包裹著白色的金能量,只好揮籐相迎,以強大的木能量再加上精妙的武功招式,與金耀明周旋。

由於木為金所剋,因此葉歆的道力雖然強大,但只能壓制金耀明的攻勢,一時間無法擊敗他。

僵持不下之時,冰柔見金家父子被草木幻境弄得手忙腳亂,全力將佩劍向史明揚擲去,史明揚大驚,這一走神,身上的白光突然暗了許多,綠光乘勢突破了防線,攻到史明揚的身上。

金耀明怕史明揚有危險,連忙放棄了飛劍,手畫一符,想用馭劍術控制冰柔擲出的佩劍,可他這番舉動反而給了葉歆機會。

葉歆手上的雪籐彈出十數枚籐刺,在碧色的木能量包裹下,高速刺入史明揚的身體。史明揚本想用內力防住,但反應不及,被籐刺刺入背上的幾處隱穴,一下便昏了過去。

金耀明一見史明揚倒下,不知他傷得如何,心下大急,不顧一切地將身上的道力全都釋放了出來。一片刺眼的白光,將屋子照得極亮,所有的金屬之器都似乎有了回應,不停的振動著,隨之而來的是清脆的金屬之聲,葉歆的草木幻境也因而被破去。

葉歆本想挾持史明揚,但金耀明全力施展的金行道術,使他無法捉住史明揚,他不敢讓妻子和紅緂主僕冒險,只好碎桌為刺,化作木刺之陣,反攻金耀明。

金耀明雖然有金行道術,但他面對強大的木行道術時,也不是一招便能化解的,只能慢慢破解,這給葉歆取得了時間。

「走!」

因為紅緂的傷尚未痊癒,因此葉歆拉著紅緂向門外飄去,冰柔和錦兒也隨著逃出門口。

這時,葉歆又施出了「葉雨瀟湘」,庭院中的樹葉小草都被喚起,組成巨大的葉網刀陣,將剛破解木刺之陣的金家諸人擋住。

金府之人聽到書房的打鬥聲,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都趕了過來。

錦兒機靈,邊跑邊叫道:「有刺客,快去書房,老太爺被刺傷了。」

那些人大驚,都湧向書房。

葉歆等四人趁著混亂之際,迅速逃離金家鎮。

金耀明怕史明揚有事,只派金劍門弟子四處搜尋,他則留在金府救治史明揚。


鎮外三里的枯林中,葉歆等人正在休息。

葉歆向紅緂深深地鞠了一躬,道:「妹子、錦兒,謝謝妳們相助,想不到把妳們拉入這次事件,實在對不起。」

「大哥,你這話就見外了,我們的性命都是你救的,況且,方纔若不是我們在那堙A以大哥的身手,早就可以逃走了。」

「名冊毀了嗎?」冰柔問道。

「柔兒,多虧了妳方纔那一劍令史明揚分了神,我才有機會毀去那本名冊,若非如此,我們一生都要受他們的擺佈。」

「都是我的錯,害得大家受苦。」冰柔低著頭,覺得沒臉見人。

「柔兒,別介意,他們既然早有預謀,即使妳不簽那個名,他們也會用其他辦法,想不到他們竟然想利用妳,我是不會讓他們得逞的。哼,誰打妳的主意,我都不會放過他!所幸這史明揚以為我們是網中之魚,會由他擺佈,當面提出要求。若是他們暗中行動,問題就大了,現在挑明了更好。」

冰柔大惑不解地問道:「我實在不明白他們為甚麼要抓我。相公,你知道嗎?」

葉歆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他們想抓妳,只為了一個人。」

「誰?」紅緂和錦兒也忍不住問了出來。

「他?!」冰柔驚奇地看著葉歆。

葉歆不想提這個人,笑了笑,道:「既然事情過去了,就不必提了,我們現在要想一想之後應該怎麼做。」

紅緂和錦兒見葉歆夫妻像是在打啞謎一樣,面面相覷,聽不懂他們在說甚麼。

冰柔嘆了口氣,幽幽地道:「都是我惹的禍,當年是,現在也是,我已經沒有信心了,我們回雲錦山吧!」

葉歆安慰道:「柔兒,別想那麼多,現在我們反而不能回去了。」

「為甚麼?」

「宋錢瞭解我們的底細,我怕他們去曉日城為難爹娘和岳父岳母。」

「這可怎麼辦?」冰柔急得一下抓住葉歆的手臂。

「我們不能就這麼走,最少也要消滅了那個金耀明才能走,他的金行道術很高明,不能留他為患。」

「道術?你們剛才用的就是道術嗎?甚麼是道術?」紅緂好奇地看著葉歆,她方才就對那場打鬥感到十分的新奇,這種有別於一般武鬥的打法,實在是令她大開眼界。

「道術只是武功之外的另一種技能,大同小異,只是妳們沒有見過,所以覺得新奇而已。等我有空,再詳細地告訴妳們。現在妳要記住,金耀明和史明揚都是金術士,他們有道術相助,會隨時出現在妳們身邊,絕不可大意。史明揚的道力很淺,不足為患,但金耀明的道術非同小可,令人防不勝防,那飛劍之術就不是輕易能抵擋的。」

紅緂和錦兒嚇了一跳,驚問道:「我們該如何是好?」

「妳們放心,我會用草木感應,探察四周,只要他們遁至十丈以內,我都會及時發現。而且我已找到了他的弱點,他施展道術的速度太慢,而且不能同時施展兩個道術,只要在打鬥之中有人能給他一劍,讓他分心,便有可乘之機。此時我再用一些藥物輔助,便可拿下他。」

紅緂舒了一口氣,道:「既然大哥有信心,我也不怕了。我看應該先把他引出來,然後我們三個人在旁相助。除去這人,我們就不用怕了。其他金劍門的弟子武功雖然不錯,但比起金耀明,似乎差了許多,他的兒孫們好像也不會甚麼道術。」

「妹子言之有理,現在我便去金家看看,妳們在這媯扔菕A小心點,別出事。」


冰柔忽然驚叫道:「我的包袱還在金府,這可怎麼辦啊?」

紅緂問道:「堶惘閉し糬垠n的東西嗎?」

「劍!」葉歆望著金家鎮的方向,似乎在思考著甚麼。

「甚麼劍這麼重要?」紅緂疑惑地看著葉歆夫妻。

「血劍!」

紅緂立即明白了他們所說的是那把立誓的血劍,對旁人來說,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劍,甚至有人會因為上面的血斑而棄之,但對於這對夫妻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物件,是他們的定情信物,也是血劍之誓的証明。

「相公,我們不能丟了那把劍,一定要拿回來。」冰柔急切地看著葉歆,等待他的決定。

錦兒插嘴道:「葉大哥用遁術去拿回來,不就行了?」

葉歆搖了搖頭道:「我拿著金屬之器不能施展道術,去了也沒用,必須有人一同前去,但此時的金府戒備森嚴,同去之人不易脫身。」

「我一定要拿回來,你不去,我去!」冰柔下了決心似的便要往金府走去,彷彿那把劍比她的安危還重要。

葉歆急忙拉住她,柔聲道:「柔兒,別急,我知那柄劍的重要性,一定會取回來,但我們一定要想個好辦法,將危險減至最低。」

他知道妻子重視的不是那柄劍,而是劍所代表的意義──那劍就像是一把看不見的鎖,將兩顆心緊緊地鎖在一起,沒有一絲縫隙。

冰柔在葉歆的眼中看到了堅定的信念,含笑道:「相公,我聽你的。」

紅緂和錦兒似乎也感受到他們的柔情密意,被深深地打動。

「妹子,妳和錦兒在這埵u著,我和柔兒去金府。」

「大哥,光你們兩個,太危險了。」

「不怕,我先將他們引出府,柔兒去取東西,只要金耀明不在,以柔兒的身手不會有事。」

「既然如此,不如我們分頭行事,我記得五里外有個村子,我和錦兒去那堿搰搹釣S有馬或馬車可以買,你們取了東西就去那媟|合。」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