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9
累積人氣
33144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九岳城乃一座小城,地方不大,也挺偏僻,城堛漱H也不多。葉歆和冰柔找了一間客棧安頓下來。然後又買了些藥材,幫紅緂治病。

直到次日早上,紅緂才幽幽地醒來。

紅緂睜開眼睛,看著陌生的環境,問道:「這是哪堙H」

躺在紅緂身邊的錦兒見紅緂醒了,立即忍著痛爬了起來,高興地叫道:「小姐,妳終於醒了,太好了。」

紅緂轉頭見是錦兒,高興地道:「錦兒,妳沒事吧?我們怎麼會在這堙H」可身子一動,傷口被牽動,哎喲地叫了起來。

「別動!」冰柔走過來溫言道:「這堿O九岳城的客棧,妳受了重傷,所以把妳放在這媥i傷。」

「是啊!小姐,多虧葉公子和葉夫人相救,我們才得以保命。」

紅緂見到冰柔,放心似的舒了口氣,道:「原來是妳,不知姐姐尊姓大名,怎麼會救了我們?」

「我叫冰柔,我丈夫叫葉歆,就是前幾天在酒樓妳見到的那個。妳先躺著,我去給妳拿點東西吃。」說罷就走出了房間。

「小姐,我們這次可是大幸啊!要不然不僅命沒了,連清白也難保,若不是葉公子武功高強,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成了甚麼樣子呢!」

「他?他有這種本事嗎?他那麼文弱,我看連刀都提不起來。」紅緂一臉不信地看著屋頂。

「小姐,他的本事可太厲害了,連刀劍都不用,只用了一堆樹葉就把那群士兵給打得落花流水。」

「真的?」

「真的!」錦兒重重地點了點頭:「之後又把二皇子的那群暗探打得落花流水。」

「二皇子的手下?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我見到帶頭的那個好像是暗探總領孫明成。」

「他?他不是坐鎮天龍城總部嗎?怎麼會跑到這堥茪F?」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只知他們好像與葉公子夫妻有仇,要抓他們,結果他自己落荒而逃,他的六個手下都被葉公子廢了武功。」

「他真有那麼厲害?孫明成可是鐵涼的高手之一,居然也會輸給他?」

「還不止呢!他的醫術也很高明,我們的傷都是他給治的。」

「哎呀!」紅緂知道自己的傷在胸口,驚叫了起來,急聲問道:「都是他一個人治的嗎?怎麼治的?」

錦兒一想起療傷的過程就羞得臉紅,用最小的聲音道:「小姐……我不多說妳也明白,我們渾身是傷,除了那樣還能怎麼治!」

「啊!」紅緂羞得臉紅到耳根上,又氣又急:「他怎能……」

這時,冰柔正端著一碗粥與葉歆一起走進來。

葉歆道:「紅姑娘,妳覺得怎麼樣?」

紅緂見到葉歆便想起療傷之事,臉泛桃花,不自然地道:「好多了,多謝公子相救。」

「不必言謝,我本就是個醫師,那是我應該做的。」

冰柔端著粥走紅緂身邊,讓錦兒將紅緂扶起來,然後一口一口地餵她。

冰柔很敬佩紅緂前日的那種豪爽之氣,道:「妹妹當眾擊殺惡官,實在是大快人心。」

紅緂抬頭一看,笑道:「姐姐過講了!」頓了頓,嘲諷似的又道:「可妳的相公卻不是這麼想,他好像還挺有同情心,連惡官也不忍相害。」

葉歆道:「這位姑娘,教訓這等敗類本就是當為之事,那個狗官我也想殺,但不能只圖一時之快而不顧結果。」

「殺官就殺官,有甚麼了不起。」紅緂毫不在意地應著。

「要不是大庭廣眾之下殺了那狗官,姑娘何至於此?」

「我……」紅緂一時想不到甚麼話辯駁。

葉歆又道:「對我們來說,固然是心頭一快,滿心歡喜,覺得為天下除了一害,是有功之人。但若我們細想便知此事雖小,但牽連不小。此人既為官員,我們殺官已是重罪。可是妳這一走,這殺官之罪便會落在城中之人的身上,不知多少會因此而受到牽連。」

「是我殺的,與他人無關,官府又怎會怪罪到其他人頭上呢?」紅緂口氣有點軟,但仍是強辯著。

「此人既有征北大將軍做靠山,即使他不管,底下的官員也會為了討好他,而將小事化大。」

「依你之見,難道我們就放任這些小人在此胡作非為?」


「妳可先制住他們,再移之野外,到時再動手就不怕牽連他人。況且我已在他身上施了手腳,就算不殺他,他將來的日子也只能躺在床上了。」

紅緂這才明白葉歆的意圖,有點不好意思,道:「小女子莽撞,不知公子早已定計,方才冒犯公子,還請恕罪。」

葉歆還以一禮,道:「姑娘不必多禮,其實也沒有甚麼,只是拙荊有了身孕,我不想讓她見到血腥罷了。」

冰柔嬌羞地低下了頭,心堳o是無限的歡喜和甜蜜。

「恭喜兩位。」

「姑娘可記得我們?兩年前在請仙台曾有一面之緣。」

紅緂細細地想了想,笑道:「對不起,記不得了,兩年前我是和師兄們一起經過請仙台。」

葉歆笑了笑,表示明白,等紅緂吃完了東西,忽道:「紅小姐主僕想必是來自鐵涼吧?」

「你怎麼知道?」紅緂和錦兒都驚得叫了起來。

「是貴國的暗探告訴我們的,昨日與我相鬥的那群人也正是為紅小姐而來,似乎是鐵涼國的二皇子下令捉拿紅小姐,其中有甚麼陰謀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二皇子要抓我?」紅緂驚地愣住了,一時不知道說甚麼好。

錦兒驚訝地問道:「小姐,怎麼會……」

紅緂剛從驚訝中反應過來,連忙打住錦兒的話,介面道:「不錯,我們是從鐵涼而來,天龍和鐵涼是主臣之國,我們想來看看而已。至於鐵涼國的暗探之事,我們不清楚,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也許是二皇子有事找我,又不知道該如何找到我,所以派暗探前來請我,只是部分暗探不明事情的真相,以為是要抓我,所以才會造成這種效果。」

葉歆見她說得言之鑿鑿,表情自然,心中十分佩服紅緂的應變能力。但他很清楚,那些人屢次的行動似乎志在必得,而且手段卑劣,不會是為了小事。而紅緂能與鐵涼國皇室扯上關係,可見她的身份對於鐵涼的內政和朝局應該有不小的影響。

他輕輕一笑,道:「原來如此,難怪他們窮追不捨,誤認我妻子是妳。」

紅緂有些不知所措,正在猶豫之間,錦兒插嘴道:「恐怕他們是認錯人了吧!葉夫人和我家小姐有幾分相像,所以才會有誤會。」

紅緂打量了一下冰柔,頷首道:「我也覺得葉夫人長得與我有些相似,難怪他們會認錯人。」

葉歆也細細地打量了兩人,點點頭,道:「果然有幾分相像,難怪他們為了姑娘幾次與我們為難,甚至設下陰謀,擄我妻子,最終大打出手,他們可真是鍥而不捨啊!請個人居然用到這些手段,真是難得。」

紅緂愣了一下,接著陷入了沉思之中,眉頭緊皺,似乎在苦苦思索著甚麼,不到片刻,她的臉色大變,牙關緊咬,驚惶之色越來越濃。

葉歆看在眼中,勸道:「我想姑娘還是小心點,萬一他們真是有甚麼企圖,以兩位的身手恐怕無法相抗。我見姑娘義殺惡官,想必不是壞人,因此勸妳一句。若真是有事找妳,倒也好辦,若是牽連上國家大事,可就不是輕易可以化解的。雖然這堿O天龍境內,鐵涼國的勢力不會太大,可是妳若真有甚麼特別價值,事情就難說了。好了,我們不打擾妳們休息了,柔兒走吧!」說罷便轉身走出了房間,冰柔回頭看了紅緂一眼也走了出去。


傍晚,葉歆和冰柔又去看紅緂,葉歆見紅緂的氣色好了不少,只是眉宇隱隱有淡淡的憂愁,知道她在為二皇子捉她之事苦惱,安慰道:「姑娘不必多想,凡事自有解決之道,此地應該安全,姑娘可安心休養,否則傷會好的很慢。」

紅緂猶豫了片刻,方才說道:「葉公子,你於我有救命之恩,事到如今我也不好相瞞,我父親是鐵涼國的征東大將軍兼雪狼關鎮守使紅烈,我也有銀羽將軍的虛銜。」

葉歆和冰柔早已料到紅緂的身份不低,卻想不到竟是將軍,葉歆驚嘆道:「原來妳竟是鐵涼國名門之後,又是將軍,難怪言談舉止之中常常露出威嚴的霸氣。」

「那是學自我父親的,他是一代名將,我雖不常在他身邊,但自幼學習兵法韜略,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像父親一樣統領大軍。」

葉歆淡淡一笑,紅緂的志向與他的童年願望有點像,也是希望走軍法韜略這條路。

他又問道:「妳既然是鐵涼的官員,那些暗探為何不認識妳?」

「由於我母親是銀州人,她的家鄉與我父親把守的雪狼關很近,她晚年一直喜歡住在自己的家鄉,我自七歲起就一直伴隨母親移居銀州,每年回去雪狼關陪伴父親幾天,都是暗中前去,沒有驚動他人。由於我們母女住在天龍境內,我父親不敢聲張,怕天龍會對我們母女不利,因此國內的人只知道我父親有一個女兒,但見過我真面目而認識我的人沒有幾個。三年前,母親去世,我去了銀州的虎劍門學武,沒有再回涼州。」

「二皇子為何有妳的畫像?」

「今年我隨同父親入京,父親突然帶我去見皇上,因此我才有了銀羽將軍的封號。當時大皇子和二皇子都在場,我想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有我的畫像。不過,我在京中的那段日子,他們對我都很好,幾乎每天都來看我,似乎沒有加害於我的意思,而且鐵涼國內沒有發生甚麼大事,我父親在官場也好像沒有甚麼敵人。而我除了去皇宮之外,都是以面紗遮臉,以便來天龍行走。至於二皇子為甚麼要抓我,我真的不清楚。」

「原來如此,此中疑點甚多,我猜測不出其中緣由。政治之事錯綜複雜,不在其中很難知道其中的始末緣由。我也不想妄加猜測,擾亂妳的心神。唯今之計只有多加小心為上,尤其是重傷未癒期間,千萬小心。好在兩位都面紗遮臉,常人不易見到真面目,相信不會有甚麼事。」

「希望如此。請問公子,我的傷何時能好?」

葉歆思考了片刻,道:「姑娘傷的不輕,需要大約一個月方能復原。」

「這麼久?!」

冰柔問道:「妹妹有甚麼要事要辦嗎?」

「柔姐姐,也沒有甚麼事,我們這次來是想遊歷一下,明年六月再去武道大會看看。」

「武道大會?離現在還有一年,妹妹傷勢未癒,不如去我們順州作客,那堣s清水秀,是個好地方。況且有相公在,妳的傷會好的快一些。」

「好啊!我們本想先去臨川,之後的行程未定,去一趟順州也不錯。」

「臨川,難道也是去金家嗎?」

「對啊!你們也是去金家嗎?」

「是啊!聽說金家是難得的大善之家,聽到金老太爺大壽,所以我們想去湊個熱鬧。」

「我們卻不只是去祝壽,金家亦不只是個富商這麼簡單,其實金家也就是金劍門,金劍門的飛劍之術名聞遐爾,神乎奇技,為當世一絕,列為一級上品,與天一劍法、定魂刀法和破雨槍法並為四大奇術,見過的人沒有幾個,我們想去見識一下。而且,這次金老太爺大壽,金家廣邀武林豪傑會聚金家,說是要弄個武林聚會,因此我們也想去湊湊熱鬧。」

「武林聚會?」冰柔十分好奇:「我知道有個武林,武林聚會不知是甚麼組織?」

葉歆插口道:「武林聚會是指流浪武者的集會。以前,有很多武者行走四方,門派間也有不少的爭鬥,他們有自己的遊戲規則,這種官府之外的社會被人們稱之為武林。而今這武林之稱有變,分大小武林。眠月大陸尚武,因此幾乎人人會武……」

說到這堙A葉歆想到了自己,不由自主地苦笑了一聲,接著又道:「由於眠月大陸的習武之人太多,好勇鬥狠,天龍朝廷一直都不放心,採取各種措施控制這些習武之人,尤其是對於那些頂尖的高手,更是恩威並施,加以控制。因此現在的武學門派完全由官府所控制,其實也不能稱之為武林了。而小武林是指那些沒有門派的流浪武者,他們的武功大都不入流,沒有本事追求名利,又不甘心做小人物,但他們卻嚮往著以往武林那種沒有法律,無拘無束的生活,因此終日無所事事,遊蕩四方,他們自稱是真正的武林中人,外人稱這種形式為小武林,其實他甚麼也不敢做,只是吹噓自己而已。這些人無事便找地方聚在一起,說是比武練功,這種集會他們稱之為武林會。」

紅緂插嘴道:「這次不同,由於金劍門是在冊門派,他們搞的武林聚會非比尋常,各門派都派人去祝壽,這次在冊的門派會不會參加武林聚會還是未知之數。若是都來參加,那可是舉世矚目了。」

冰柔聽了十分有興趣,又問:「朝廷是怎麼控制武林的?」

紅緂笑著解釋道:「天龍皇朝規定所有的門派都必須登記註冊,只有登記之後才能授武,沒有登記的門派組織一律以反叛罪論處。門派中的所有人也都必須在朝廷中登記,以便管制。註冊之後,朝廷會按門派的等級分發銀兩和糧食,每個門派必需派門下的弟子進入軍隊服兵役,或者充當衙役,以免這些門派生亂,同時又能使軍隊有充足的高手坐鎮,增強軍隊的作戰能力。等級較高的門派的子弟可以得到較好的職位。但任何門派的成員都不能超過一千人,避免其勢力過於龐大。」

「所有門派之間的比試和打鬥都必須在官府登記比試之人的姓名、門派、時間、地點。私下打鬥者,不僅其本人要受重罰,其門派也要受到重罰,因而杜絕了私鬥的風氣。而正式的比武又能成為門派之間地位高低的旁証,以及為各地提供娛樂。但由於申請比試的手續繁雜,門派間又不敢擅自打鬥,久而久之,比試越來越少,門派之間的交流也少了。這一政策使各門派故步自封,缺少了切磋之後帶來的改良和進步。同時,在冊的武者若是犯案,刑律加倍。」

「沒有門派的武者無需登記便能比試,但有死亡、受傷者,以殺人或傷人罪論處。但他們若想與有門派之人比試也需登記,否則也以重罪論處。」

「其實武者最強的就是三國的皇室,他們擁有自己的絕技,因此才能鎮住天下群豪。限制了武學的發展使皇家的武學保持了其崇高的地位,別派無法代替。」

「有兩種人不可參加武道大會,一是沒有門派註冊的武者,二是有官職在身之人。所以大多數出名的高手都喜歡註冊門派,因為這樣才能在武道大會上揚名,而後得利,但新門派在註冊時必須有一品官員擔保,因而限制了創新學和新門派的發展。」

「朝廷定天下門派為五等,主要為一、二、三流,每一流分上、中、下三品,另有四個皇帝親封的特級門派。」

「門派的等級按武道大會的成績排列,四大世家所代表的門派為特級,其門派中特有的武功也列為特級,這四個門派不參與武道大會。其餘的門派分三級九階。一流每品三個門派,共九個門派;二流每品五個門派,共十五個門派;三流每品十個門派,共三十個門派;入不了級的統稱為末流。」

「天龍皇朝利用這種門派品級的評定使大部分練武之人都沉醉於練武,爭取門派更進一級,從而避免他們過多的參與軍政之事。而且各門派只允許在註冊的地方授徒,不能設置分部,違反的門派,門派中的所有成員將被囚十年。由於門派之間相互監督,沒有門派膽敢違規,因為一旦違規,他們所面對的將是全天下的門派以及軍隊,即使武功再高也無法抵禦。同時,無論出身甚麼門派,只要一有官職在身,就必須退出該派,不得有利益的來往,以防他們相互勾結。不過這些人也可授徒,但只能收一人,也需註冊在籍,列入原屬門派之中。」

「但天龍皇朝仍怕他們作亂,因此所有門派掌門人的直系家屬都必須住在京城旁邊的武城,享受高薪厚祿,但會成為官府監控的目標。」

「由於沒有門派的人在天龍無法施展才華,因而使得清月和鐵涼吸收了幾乎所有這些沒有門派的高手,只是那都是早期的高手,後一輩的高手因為在天龍有名有利,因此越來越少人去清月和鐵涼二國,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清月和鐵涼兩國的實力。但軍事戰爭不完全靠這些高手,因此一強兩弱的局面仍然維持著。種種的限制都嚴格地控制了各武學門派,避免了不少的問題。」

冰柔聽懂了一點,但還是不太明白,眼露迷茫之色,紅緂見了,好奇地問道:「妳練過武,怎麼會不知道武林呢?」

冰柔面有慚色,道:「我沒有見過世面,所以知道一點,但不太清楚,妹妹千萬別見笑。」

紅緂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又問:「柔姐姐腰懸長劍,想必是習武之人,不知師從何門?」

「我師父是落英門的陳剛。」

紅緂點頭,道:「原來是落英門的左護法,落英門是一流中品,也算是名門。落英劍和落英掌算是一絕。他現在可是順州的重要將領,聽說他很快又要陞官了。」

「真的嗎?」冰柔心堣@直惦記著師父,此時聽到師父要陞官,又驚又喜。

「妳不知道嗎?」

冰柔搖了搖頭,道:「我和相公在山上住了兩年,外面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紅緂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又讚道:「大哥看上去是個文弱書生,想不到武功這麼好。不知道是哪一個門派的?」

葉歆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傻傻的笑了笑。

冰柔心埵b偷笑,嘴上卻道:「妹妹,可別小看他,他可是個神秘人物,有些事連我都不知道。」

「真的?」紅緂笑著調侃道:「是不是大哥另有……」

葉歆慌得連連擺手,道:「沒有、沒有,妹子可別亂說。」

「他敢?!」冰柔撇著嘴,面帶嬌笑,斜視著丈夫:「要是真有,我一劍殺了他。」

葉歆伸了伸舌頭,面露驚慌之色,道:「不敢、不敢。」

紅緂和錦兒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紅緂的外傷雖重,但無內傷,經過了葉歆精心的調理,所以只花了三天時間便可下地行走。

於是,四人商量著立即出發,因為金家的壽宴安排在五天後,從九岳城去臨川府需要四天,所以他們不得不上路。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