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9
累積人氣
33144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章
「你們將來有何打算?」坐在馬車上,紅緂好奇地問葉歆。

冰柔答道:「我們正準備回去參加今年的科考,想從仕途上發展。」

紅緂道:「想不到你們想入仕途,當今天龍朝政局不穩,內有皇位之爭、外有割據之慮,實乃一觸即發之勢。而且,皇帝年老體弱,前年還大病了一場,若不是有甚麼神藥相助,可能早就不行了。此時若入官場,恐怕不易立足。」

葉歆聽到「神藥」兩字輕輕一笑,又聽聞官場之事,不禁嘆道:「天下官員如李稅監者多不勝數。此時為官,清則不容於官場、濁則不容於良心,難啊!」

冰柔不以為然道:「我覺得這種時候才要做官,只有手中有權才能為平民做事,殺貪官、懲酷吏,蕩平天下不平之事。」

「好!」紅緂擊掌而起:「柔姐姐大義凜然,慷慨陳詞,紅緂佩服。若姐姐能掌大權,必能造福萬方。」

冰柔不好意思道:「我可沒有那種雄心,我只是想為百姓做些事,以免辜負了大好年華。」

葉歆忽然嘆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官場險惡,縱然手握大權,只怕也是如履薄冰,惶惶不可終日。如此做人,還不如做一小民,笑傲山林,遊歷四海,怡然自得。」

「葉公子的看法好新奇啊!眠月大陸以武為上,以強為尊,各個爭強上進,有公子這等看法之人,我可從未見過。」紅緂雖然口中不說,但心中對葉歆的看法有些不以為然。

葉歆笑了一笑,並未回應,心中卻暗暗慨嘆,天下雖大,但知己難求,不禁又想起了凝心,只有她能明白自己,可惜伊人遁隱於靈樞山,不知何時方能相見。

紅緂見葉歆的見解奇特,又問:「公子乃有識之士,不知對天下有何看法。」

葉歆笑道:「想不到姑娘對天下大勢有興趣。天下九州,天龍皇朝佔其七,清月鐵涼各佔其一。但清月鐵涼兩國佔有地利,清月有躍虎關、鐵涼有雪狼蒼狼兩關,易守難攻。只要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三足之勢很難改變。」

紅緂聽了很感興趣,追問道:「何者為變?」

「此等國事,不談也罷!」

紅緂見葉歆不肯說,只好作罷。


幾天下來,四人越混越熟,況且年紀相若,一路上四人談談講講,倒也舒服。只是一問到有關紅緂和錦兒的事,她們就顧左右而言他,問了幾次後,葉歆和冰柔便不再問,令他們對於紅緂主僕的來歷感到好奇。

而紅緂則對於這一對似乎不相稱的夫妻感到莫名的好奇和好感。一是因為冰柔嬌美可人、性格爽直,與她相仿,況且又認了姐妹,所以兩人的感情越來越好,一路上,冰柔和紅緂不時的談論武藝,有談有笑。

而對於葉歆,她覺得這個樣貌普通,偏偏又出塵瀟灑的男子很神祕,而且知識淵博、見識非凡,對於世途和人生別有一番道理,與眾不同。紅緂雖有不同的意見,但也承認葉歆這種心態和價值觀造成他自在灑脫的特質。


臨川府位於昌州腹地,北有玉子山,南有汝河相伴,糧產甚豐,本是昌州少有的富裕之地,但此時汝河的部分流域水枯流斷,因此臨川府也同樣面臨災禍,只是情況較好而已。

金家住在臨州府登雲縣二十里外的金家鎮,也是金劍門所在,鎮上約有四百多名金劍門弟子,以及他們的親屬。隨著人口的不斷增加,鎮的面積也不斷地擴大。

一進鎮,他們就發現此地與其他地方截然不同,這堥S有面黃肌瘦的災民,也沒有賣兒賣女的情況,難民倒是不少,但每個人都喜氣洋洋。

他們覺得奇怪,於是葉歆拉住一個中年男子問道:「請問您貴姓?」

男子和氣地道:「小姓馬,公子有事嗎?」

「看這堛漱H這麼高興,有甚麼喜事嗎?」

「公子你不知道,這堛漯鰹a是遠近馳名的大善之家,見昌州饑荒,因此大發善心,常常派米,明天是金老太爺的大壽,所有人都高興啊!聽說明天不但派米,還要派肉。知道這事的災民都來了,你看滿街的人都是。」說著,開心地笑了起來。

冰柔讚道:「果然是大善之家!」

葉歆笑了笑,沒有說話。對金家此舉他也是十分讚賞,但心存懷疑,不明白金家怎會有如此財力,進行這種善舉。

此時昌州的糧價高居不下,現在派糧比派銀子的開銷還要大,金家又是如何得到這批糧食呢?莫非與賑糧失盜案有關?這個疑問使他對這個金家很好奇,想一探究竟。

除了災民之外,街上還有不少拿著兵器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獨來獨往、或三五成群,吵吵嚷嚷,很熱鬧。

「這些是甚麼人,怎麼這種樣子?」葉歆看這些人很不順眼。

紅緂道:「這些人便是武林中人,那些腰上繫著金色腰帶的就是金劍門的弟子。」

葉歆看了很不以為然,道:「這些人每天到處亂逛,無所事事,難道武林中人都是這樣的嗎?」

紅緂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也一直想和他們一樣無所事事,遊歷天下嗎?怎麼現在又批評起人家了?」

葉歆被她說得不好意思,笑道:「紅姑娘說的對,大哥失言了。」

冰柔笑道:「還是妹妹厲害,他這張嘴,誰都說不過他,就只有妳比他厲害。」

錦兒嘻笑著調侃道:「小姐,怎麼以前沒看出妳這麼伶牙俐齒?」

紅緂嬌嗔道:「多嘴、沒規矩!這幾天妳越來越壞了,一點也不像個丫鬟,倒像起主子了,看我不教訓妳!」

錦兒仍是嘻笑以對。

「好了,我們先找間客棧吧!妹妹的傷還沒痊癒,經過了這幾天的舟車勞頓,也該休息了。」冰柔打斷了她們的說笑。

三人都點頭應是。


於是,四人來到鎮上最大的客棧──「金家客棧」。

一進客棧,夥計見他們四人衣著華美,樣貌不凡,知道是有錢人,立即熱情地迎了上來,問道:「諸位客官,您是要住店,還是要吃飯?」

葉歆道:「我們先在這埵Y飯,你給我們準備二間上房。」

「好,客房我們給您備下,您這邊請。」夥計將他們四人引到中央的一張空桌

紅緂和冰柔一摘下面紗,立即吸引了店中所有食客的目光。

這客棧的大堂中,都是練武之人,大部分是年輕的漢子,有不少光著膀子正在喝酒談天,身邊都放著刀劍。見到葉歆身邊的兩位美貌的妙齡少女,都羨慕不已,有些人的嘴塈韝ㄡM不楚起來。

這使得冰柔等三人很不高興,怒目瞪了他們一眼,反而惹得他們更高興。

葉歆對於武林人士的觀感是差到極點,立即站了起來,吩咐道:「我們要雅間。」之後一甩袖子就往二樓走去。

「嘿,你這臭小子真有艷福,弄了三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身邊,老子看了不順眼,快讓一個陪老子喝酒。」一個酒客突然叫囂了起來。

葉歆回頭怒目而視,說話之人的樣貌以及穿著打扮都很平常,只是下巴的那一撮雜亂的鬍子給人留下印象,背上背著一柄長刀。

他左手邊一個身著黃衣,尖嘴猴腮的男子,嘻笑道:「一個不夠,三個才行,我們這桌一人一個,誰也不落空。」

右手邊的一個附和道:「對啊!這兩天見的美女不多,還是今天這三個最漂亮。」

「昌州三鷹,你們雖是無門無派,口下也該留德。」一個中年婦人聽了他們的話很不順耳,因此忍不住說了話。

老大轉頭一看道:「我道是誰呢!原來是香玉谷的鐵秀姑,我們昌州三鷹的事輪不到妳管。我們只不過說兩句罷了,又不是要和妳們香玉谷的小娘們比試,妳插甚麼嘴。」

「是啊!甚麼時候我們昌州三鷹到妳們的香玉谷作客,妳再好好招呼我們,現在輪不到妳,誰叫人家長的比妳美多了。」老二和老三都嘻笑著附和道。

「你──」鐵秀姑氣得說不出話。

冰柔也氣不過,想拔劍去教訓昌州三鷹,卻讓葉歆攔住了,他不想讓懷有身孕的妻子冒險動手,哼了一聲,繼續跟著店小二向樓上走去。

紅緂氣憤道:「你怎麼這麼沒骨氣,別人調戲你的妻子,你一點也不生氣?」

葉歆瞥了一眼樓下的那群人,冷冷一笑,道:「我不想與狗對咬。」

那三人聽了如何肯罷休,此時甚麼也顧不得了,各自拔出兵器就向葉歆撲去。

葉歆向紅緂和錦兒笑了笑道:「這幾天妳們總是想見識我的武功,今天我就讓妳們看看。」

說罷,腰間的那條雪籐便如一條蛇般鑽入了葉歆的手中,另一端挺得筆直,就如一根雪白色的大棍。

紅緂驚奇地盯著葉歆手上的雪籐,雖然也曾聽錦兒說他用雪籐作為兵器的事,而且每天都見他繫在腰間,但一直沒有親眼看到他使用,十分好奇,很想見識一下錦兒所說的奇術。

她知道這籐條再硬也不能與兵器相交,所以既興奮又緊張,不知葉歆能否得勝。雖然眼前的葉歆很鎮定和平靜,表現得很有自信,但她的心媮椄O七上八下的。

而冰柔並沒有上去幫忙,因為她瞭解丈夫若不是有信心,就不會挑釁那三人,丈夫從不輕易出手,更不會無故挑釁,他這樣做一定是動了真氣,想教訓一下那三人,於是淡然地等著丈夫表現。

那三人見葉歆拿出了一根籐條,都哈哈大笑起來。

老大道:「小子,你遇上我們昌州三鷹,算你倒霉。」

葉歆朝他們微微一笑,似乎真想打,挑釁道:「三位既然有興致,我自然是奉陪,只是我怕三位輸了,沒面子再留在這堙A到時金家問我要人,我可沒處找。況且,無故私鬥而傷人是違法的,我怕自己一時失手傷了你們,到時候要吃官司。」然後向身旁的冰柔等三人擺了擺手,示意她們退開。

昌州三鷹哪塈埜o了,氣得哇哇大叫,怒吼一聲就要攻上去。

這時,客棧的掌櫃急忙跑上來哀求道:「四位大爺,要比試的話請去外面打,別弄砸了小店。」

接著,幾個金劍門的弟子也走了出來道:「你們無門無派,若是私鬥,請到門外,這堿O金劍門的地盤,不許有人違規。」

昌州三鷹不敢招惹金劍門,哼了一聲,道:「好,我們就給金劍門一個面子,小子有種就出來。」說罷就提著兵器走了出去。

葉歆不想太過招搖,沒用遁術,只將雪籐盤到手上,緩緩地向客棧外走去。

人們都愛看熱鬧,所以都跑了出來,圍在大街上等著看這場龍爭虎鬥。

紅緂和冰柔跟在後面,紅緂擔心地道:「柔姐姐,大哥行嗎?我可從來沒看過他練武。」

「小姐妳放心,那天一百個士兵,葉公子都不怕,怎麼會怕這三個小毛賊呢?」

冰柔笑著道:「放心吧!打不過就逃,他要是想逃,任誰也抓不住。」

圍觀者之中有不少是武林人士,都在竊竊私語。

「這小子是甚麼人啊?敢一個人跟昌州三鷹打,這不是找死嗎?妳看他那文弱的樣子,我總覺得他不像個學武之人。」」

冰柔等三人轉頭一看,是一對中年夫妻在說話,男的大約四十歲,身著青衣長褂,女的身穿綠色小襖、青色長褲。

只聽那妻子應道:「那也未必,天下像他這樣的高手有不少,像是『綿娷簸w』羅星陣、『柳風劍』曲烽,都像是文弱的書生,當年在武道大會上誰也沒有看好他們,可是一出手就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我看這種人的武功才可怕。」

冰柔插嘴問道:「兩位,昌州三鷹是甚麼人?」

那男子見冰柔正是葉歆的同伴,勸道:「還是讓妳的同伴認輸吧!這三個人的功夫可真不錯,萬一受傷了,不是件好事。」

錦兒道:「大叔,你放心吧!我葉大哥一定能勝。」

男子一臉不信地望向場中。

昌州三鷹以品字形圍著葉歆,不停地轉動著,此時他們見葉歆神色鎮定,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也不敢大意,擺好陣式,想看看葉歆如何反應。

葉歆淡淡一笑道:「既然你們禮讓,我就不客氣了。」說罷一抖手中的雪籐,雪籐宛如長槍般向昌州三鷹的老二怒鷹迎面刺去。

昌州三鷹見葉歆動了手也各自出招。老大破天鷹騰空而起攻頭部,老三禿鷹滾地而下攻腳部,怒鷹則是直劈雪籐,想把葉歆的兵器砍斷。

葉歆卻忽然停住了,隨手招來一片樹葉,往籐上一貼,立時,場中突然出現了無數的幻影。葉歆即隱即現,如鬼魅般於場中挪移。由於隱身和現身的時間相差極短,所以在外人看來,與高明的輕功無異。

圍觀的人都驚呆了,他們想不出甚麼輕功能移動的如此迅速。

昌州三鷹只見到身邊有一片青影在場中飄動,根本無法拿捏,由於葉歆不時地出現在他們的背後,他們只能將刀網舞得水潑不進,不給葉歆有偷襲的機會。

他們號稱三鷹,所練的騰鷹步也算是輕功中的好功夫。可在葉歆面前竟然不能看清葉歆的動向,心中又驚又怕又悔,後悔自己不應該招惹這麼一個看似文弱,實為厲害的人物。但他們都是桀驁不馴之人,不肯就此認輸。

葉歆戲弄了他們一陣,又站回原地,看著昌州三鷹舞得滿頭大汗,輕笑道:「我看還是算了吧!再打下去,你們可要累死了。」

昌州三鷹見葉歆現了形,又猛撲上去。葉歆搖搖頭,施出道力,手上的雪籐便如一條靈活的小蛇般,時硬時軟,時直時曲,時而槍幻群花,時而棍劈斷空,時而鞭掃大地,時而繩鎖橫江。

那條雪籐在他手上就像是會變幻一般,將扎猛的霹靂槍法、陳剛的落英劍法和許百槦的仙翎劍法混合使用,而葉歆本身並不需要做任何動作,只是不斷的釋出道力,控制雪籐的閃轉騰挪,劈打掃撥。

他還有更厲害的道術沒用,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不想太過張揚,而且不便使出道力,免得橫生枝節,因此他只用這種亦道亦武的方式與昌州三鷹相鬥。

然而,他並不敢用雪籐與昌州三鷹的兵器相交,因為雪籐畢竟是植物,就算再硬,與金屬之器相交也會受損,他很珍惜這條師父所贈之物,所以總是避開兵器。再者,他的道力只是帶動雪籐,其能產生的勁力是無法與內力和腕力相比的,故此,避開兵器相交也可令道力的施展不會因雪籐受到撞擊而減緩。

雖是如此,葉歆仍靈巧地操縱雪籐,使之遊於兵器之間,還不時利用軟硬交替的變故來影響昌州三鷹的心神──明明看到一條白影直刺前胸,霎時間那白影卻變成靈蛇般的軟鞭以螺旋形纏向他們的手腕。

葉歆的神奇「武功」令周圍的觀眾嘆為觀止,尤其是葉歆所表現出來的瀟灑意態,悠然自得得彷彿不是在與人搏鬥,而是在遊戲人間。

在打鬥過程中,人們根本看不見葉歆曾經出手攻向昌州三鷹,他總是垂著左手,右手偶而輕揮,然而雪籐變幻與他的動作完全不成正比,就像是湖邊撥動著湖水的那般輕柔舒服,身形移動,翩若驚鴻。

「這是甚麼功夫,怎麼這麼奇特,偏偏又這麼好看!」

「說不定是甚麼隱世高手的子弟!」

冰柔聽著心中暗笑,卻也驚奇丈夫的表現,上次與鐵涼暗探打鬥的時候,丈夫也是用了這種打法,但有些生澀感。而今丈夫將劍法,棍法和槍法混合使用,似是而非,就像信手拈來般,偏偏既好看又實用,比上次打鬥有了很大的進步。

紅緂看呆了,面帶驚喜之色,目不轉睛地盯著場內,同時在冰柔的耳邊輕聲問道:「大哥用的是甚麼功夫,好奇特啊!」

冰柔笑了笑道:「不知道,我也沒見過,等他打完了,妳去問他。」

「哦!」紅緂的心神又回向場內,盯著那個幻同鬼魅、飄逸若仙的身影。

其實,葉歆是在嘗試著將自己的道術和武功結合。之前只是用過一次,其中的訣竅並未真正掌握。在這幾日的旅途中,他花了些時間去思考如何將道術和道力以武功的方式使用出來,便如那些術士一般。

而此時他也是以一種遊戲的心態去應付這場搏鬥,希望將來以這種形式護身,因為真正的道術只能在非用不可的情況下使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