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五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六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七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八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九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一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二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三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四集 
 第二部 天路煙塵 第十五集(完) 

眠月魔情錄
作 者
時之舞者(confusa)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0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3年08月2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8
累積人氣
331442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44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章
與之同時,客棧的二樓雅間有一對眼睛正凝視著葉歆。

「他就是你說的葉歆?」

「是!」

「不是說他不會武嗎,怎麼這麼厲害?」

旁邊又多了一個肥胖的身影,解釋道:「他以前確實不會武,只是離家兩年,不知在甚麼地方學會了武功。」

又一把沙啞的聲音道:「少主,也許那不完全是武功。」

「哦!不是武功,是甚麼?難道和你一樣?我怎麼看上去都是武功的招式,好像有槍聖的霹靂槍法。」

「我不能肯定,似是而非,若非道術,如何能如此輕易地控制那條籐?」

「你是說,他能將道術和武功結合在一起使用?」

「不敢肯定。」

那胖子又道:「他會道術?怪不得當年他師父可以用一些樹葉幫他治傷,原來是道術。」

那沙啞的聲音又道:「但他的身法實在太詭異,我不會武,不知道是否有身法能如此之快。不過,遁術也應該不會這麼快,而且我沒有見他畫符。我若施遁術,必須先手畫一符再寧心靜氣,而後才能施展遁術。我從未沒有見過不需要畫符就可以使道術的人。也許他這種隨隱隨現的身法是新的道術。」

「不管他用的道術,還是武功,若你與他相鬥,結果會如何?」

「若他用的真是道術,必是木術士。就現在的情況來看,他的道力不差,只是沒見他用甚麼道術,不知是否有所隱藏。若他現在表現的是他全部的實力,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況且我還是金術士,剛好克制他。若他用的是武功,反而麻煩一點,這麼快的身法,我的道術還沒有施出,他便跑了。」

「你找時間試一試他。」

「是,少主!」

「那兩個女子中,誰是冰柔?」

胖子道:「少主,穿白衣的便是。」

「果然是國色天香,英氣不凡。想不到在這堻滲鉆J上他們兩個,我們的運氣還真的不錯。」

「少主有何妙計?」

「葉歆若真有材,我自會用他,至於冰柔,我另有用處。」

「少主,你不會是想……」

「你以為我想甚麼?別亂猜,她對我們的大事,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可是,他們是我的朋友。」

「你放心,他們若識抬舉,我不會虧待他們,你要好好勸勸他們。」

「是!」


場中,昌州三鷹雖然兇狠,但畢竟不是一流高手,外功雖強、招式雖狠,內力不濟卻是他們的弱點,時間一長,護身的內力便不夠了。這時,葉歆雪籐才有可乘之機,雪籐抽一下便抽在怒鷹的背上。

怒鷹本來以為被雪籐抽中也只不過是疼一下而已,誰知雪籐在抽到他皮膚的時候,籐上突然伸出了一排小刺,每一個刺伸出的地方剛好刺中他身上的穴道,而他的內力不繼,無法護身,因此一下就暈了過去。

破天鷹和禿鷹見兄弟倒地,大喝一聲,發瘋似的狂攻了上去,完全不理會自身的防禦。葉歆趁他們怒火攻心、心神不寧之際,隨手幾下又抽中了兩人,他們自然也摔倒在地。

霎時間,場上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叫好聲和拍手聲,與方纔的樣子截然不同。

葉歆看著躺在地上的昌州三鷹,先走到他們身邊,用木刺在每人的身上刺了幾針,然後悠然地走向冰柔她們。

昌州三鷹慢慢地都醒了,只是四肢無力,只能躺在地上。

「葉大哥好厲害啊!」錦兒一下就跳了過去,像看英雄似的看著葉歆,眼中流露出敬佩之色。

「過講了!」葉歆微笑著挽起冰柔走向客棧,留下又驚又敬的觀眾們。

所有人對剛才的那場打鬥仍是津津樂道,都在猜測葉歆的身份和背景。

因為,誰也不曾聽說天龍境內有出現沒門派的武功高手,大家都不知道這個年輕的高手是從何處冒出來的。

紅緂跟在後面,嬌笑道:「想不到葉公子的武功真的這麼好,甚麼時候指點一下小妹啊?」

葉歆笑道:「妹子要是有興趣,等妳傷都好了,我們可以切磋一下。」

「好啊!」紅緂興奮地叫了起來:「大哥可別失信。」


走入客棧,店小二的態度更加熱情,急忙招呼著葉歆他們去到二樓的雅間。

走過了二樓的轉彎處,忽然背後有人叫道:「葉老弟!」

葉歆心堜_怪這昌州怎會有人認識他,回頭一看,只見一個胖得像球一樣的人正笑著跑了過來,不是別人,正是宋錢。

宋錢跑到葉歆的面前,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興奮地道:「葉老弟,太巧了,竟然在這堥ㄗ鴔A。你甚麼時候練的武?這麼厲害,連甚麼昌州三鷹也不是對手。」

葉歆笑道:「大哥,你怎麼來了?」

「你還是那麼胖。」冰柔一見宋錢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紅緂主僕見了他的樣子也笑了起來。

宋錢笑道:「你們現在可是雙宿雙棲,快活似神仙啊!難為我一天到晚四處跑,累得要死,可還是這麼胖,想減也減不下去。」

接著,宋錢看了一眼紅緂和錦兒,見一個貌美如花,與冰柔有幾分相似,另一位嬌小可人,嘻笑著問道:「兄弟甚麼時候又多了兩位美貌佳人,艷福不淺啊!」

「大哥,這位是……」紅緂和錦兒的臉刷的一下羞得通紅,不好意思的問。

「他叫宋錢,是我的同窗!」葉歆用力地拍了宋錢一掌,道:「別胡說,她們是我的朋友,紅緂和錦兒。」

「朋友?」宋錢笑瞇瞇地看著紅緂和錦兒:「都叫大哥了,怎麼還會是朋友,這麼漂亮的朋友我也想認識幾個。你就不怕冰小妹吃醋?」

冰柔啐了他一口,嗔道:「死胖子,別亂說,小心我教訓你。」

宋錢嘻笑著道:「妳放心,妳這麼兇,我兄弟怎敢再動其他的念頭。」

葉歆道:「好了,別說笑了,你怎麼會在這堙H」

宋錢忽然一拍自己的腦袋,道:「你看我,光顧著說話,把正事給忘了,快跟我走,你們是來吃飯的吧!正好,我有幾個朋友在這堙A大家一起吃吧!」

葉歆和冰柔對望了一眼,體貼的詢問紅緂:「我是無所謂,不過妳們若不想去也無妨。」

紅緂道:「你們去吧!我想去房中休息,晚些我會叫店小二送飯菜去我房中。」

「這樣也好,妹子,妳小心點,我們吃完飯就去幫妳換藥。」葉歆說罷,就去找店小二領紅緂主僕二人回房。


宋錢把葉歆夫妻引到二樓北邊的一個雅間。

推開門,葉歆發現堶掄晪今菪|人,像是宋錢的保鏢。

葉歆笑道:「我記得當年你還沒有這麼多保鏢呢!現在可不一樣了。」

宋錢笑著道:「他們可不是我的保鏢,都是我重金請來的武林高手,我待若上賓。現在世道太亂,昌州又逢大災,沒有武林中的朋友保護不安全。」

然後他指著為那些人介紹道:「這位是胡宏,人稱『旋風刀』;這位是談嘯雲,人稱『穿雲槍』;這位是李高順,人稱『白面虎』;這位是『飛天雪鼠』,人稱白松。」

葉歆和冰柔一一拱手行禮。

宋錢又指著葉歆和冰柔,道:「這二位是葉歆和他的夫人冰柔,是我的兄弟。」

這些人見葉歆二人年紀尚輕,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冰柔貌美如花,眉宇間英氣十足,雙目清澈有神、透出靈氣,腰上又懸長劍,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武者。而葉歆的眼睛則透出淡淡的異光,令人捉摸不透,再加上剛才的一場爭鬥,便知身手十分不錯。

白松讚道:「葉公子方才一戰真是令人佩服,以你的身手,在江湖一定能排入一流之列,怎麼從未聽說過葉兄之名,不知師從何人?又是何門派?」

葉歆笑道:「白兄過講了,葉某只是一時僥倖得勝,區區彫蟲小技,怎能入大家的法眼。」

眾人一聽就知道葉歆不願說也就不多問。

宋錢笑道:「我這個老弟總是深藏不露,今天讓我們看到了這麼一場打鬥實在是幸運,明年的武道大會上,他一定能一展雄威。」

「是啊!」其他人都附和著。

「諸位抬愛,小弟心領,只是武道大會之事只是適逢其會,葉某只是想見識一下,以葉某的身手,難登大雅之堂,而且葉某無門無派,不能參加。」

胡宏道:「以葉兄的身手,就算是開創新派也不為過,只要找到一位一品大員擔保,即可開宗立派。」

葉歆道:「葉某正打算考文試,所以這武道大會恐怕是無緣參加了,諸位的抬愛,葉某心領。」

宋錢插嘴道:「大家吃啊!別停著,邊吃邊談。」


酒足飯飽,白松等人相繼告辭而去。

待眾人走後,宋錢關心地問道:「老弟,你的手現在怎麼樣了?」

葉歆伸出雙手動了動,笑道:「早就好了,要不然怎能與昌州三鷹相搏。」

「太好了!」宋錢興奮地叫了起來:「我還在擔心你的手甚麼時候能好,想不到兩年就康復了,太好了,伯父伯母知道了一定很高興。」

「多謝大哥關心!」葉歆對於宋錢這番情意很感動:「大哥這兩年過得如何?」

「還不是做買賣,你知道我就會這個。兩年前你留下那些錢後,我就退出了學堂,也離開了宋家,專心為你去打理生意。我現在只想著怎麼幫你賺錢。」

「大哥,你可別這麼說,那些錢我留著也沒用,交給你使用正好。以大哥之能,想必成果不錯吧?」

冰柔笑著道:「看他還是這麼胖就知道了。」

「託兄弟的福,生意還算不錯,我可不敢把你的錢都賠了。各地都有些買賣,兄弟若是有興趣,我會一一介紹。」

「算了吧!有你在就行了。兩年沒有回去,不知曉日城現在怎麼樣,也不知我父母和岳父母怎麼樣了。」

「曉日城倒是沒有怎麼變,你們的父母也都很好,只是老了不少。」

冰柔一聽,不由的眼圈一紅,眼淚隨之落了下來。葉歆連忙好聲安慰。

忽然,冰柔覺得胸口作悶,接著摀住嘴,不停地作嘔,還吐出一灘清水。

葉歆連忙在她的背上輕輕地撫著,柔聲道:「柔兒,不如早點回曉日城吧?妳這樣,我不放心。」

冰柔微笑道:「沒事,你不是說這是正常的嗎?既然來了,我們住幾天再走。」

宋錢關心地問候道:「弟妹出了甚麼事,是不是病了?」

「柔兒有了身孕。」葉歆一想到自己將要做父親,就忍不住開懷地笑了起來。

宋錢喜上眉梢,高興地道:「太好了,老弟,你要做父親了。」又道:「這下蘇劍豪可沒機會了,他雖然風光,但終究是你的手下敗將。」

聽到「蘇劍豪」這個名字,葉歆和冰柔不期然地對望了一眼。因為這個人的出現,使他們離家兩年,還害葉歆險些終生殘廢。此時此刻,真不知該如何面對此人。

宋錢接著道:「你們還不知道吧!蘇劍豪自從你們走了以後,也沒有再去學堂,可他文試武試連中六元,成為一時的佳話,名滿天下。去了京城後,很快就從一個從四品的內閣侍讀學士,升至如今的從二品禁軍副統領,還受封三等斌侯,聖眷正隆。」

「他本來就是天之驕子,現在的成就早已注定,何必去羨慕他。」

「那是,只是皇上招他為駙馬,他居然拒絕了。你們尚未正式拜堂成婚,說不定他還是對弟婦念念不忘。」

葉歆和冰柔愣住了,若是蘇劍豪真的如此癡情,也是一件為難的事,他們怕蘇家再來騷擾。好在冰柔身懷六甲,雖未行拜堂之禮,卻已拜過了父母,是名符其實的夫妻,蘇家如此豪門,應該不會再來騷擾他們。

宋錢見他們驚魂不定,知道他們在想甚麼,改口道:「那只是我的猜想,說不定他嫌公主不好看,才沒有答應。」

「他這種人品,自然是要千挑萬選。」葉歆勉強地笑了笑,覺得此事若餘波未了,將來不知還會發生何事,隱隱有些擔心。

「是啊!他現在可是天下所有少女的理想丈夫,自然是要精挑細選。」

葉歆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問道:「你說在各地都有些買賣,到底都有些甚麼買賣?」

一說起生意,宋錢立即高興起來,道:「從吃的到穿的樣樣都有,還有運輸、錢莊等等,我們現在的財產大約值三百多萬。」

「這麼多,你可真行啊!不愧是商業天才。」葉歆想不到宋錢的商業才能居然這麼厲害,兩年就將自己交給他的財產翻了一倍。

宋錢從懷中取出一個精緻的玉牌交給葉歆,道:「這是我的錢莊的信物,代表了我的身份,你只要拿著此物去楓葉錢莊,想提多少錢都可以。」

葉歆接過玉牌,只見玉牌上雕有一片精美的楓葉,栩栩如生,他把玉牌交給冰柔。冰柔見這玉牌雕得好看,也就收入懷中。

宋錢問道:「兄弟,你來此所為何事?也是來給金老太爺祝壽的嗎?」

「我們只是聽聞金家派糧,心中敬佩,想見一見金家的善人們。明天就是金老太爺的生日,我們自當去慶賀一番。」

冰柔附和道:「是啊!我也想見一見這些樂善好施之人。」

「原來如此!我和金家之人很熟,明天我帶你們去。」

「大哥想必也是來祝壽的吧?」

宋錢笑道:「除了祝壽,順便來做買賣。」

「昌州正在受災,有甚麼買賣可做嗎?」

「老弟,這你可不懂,正是因為受災,才有買賣做。你想想,這堻怉坌し礡H」

「難道是糧食生意?」

「兄弟果然聰明,一猜就中。」

葉歆不想干涉宋錢的生意,但忽然想到金家派糧一事,便問道:「你與金家也有生意來往嗎?」

「這堸ㄓF金家,誰還有能力買糧啊!」

「金家派給災民的糧食,是你賣給他的?」

宋錢漫不經意地道:「也算是吧!我已經賣了不少的糧食給他,不過與他一起合作的糧商可不少。」

「他們買這麼多糧食,只是為了賑災嗎?」

「這就不得而知了。」宋錢眼神閃爍,像是隱瞞甚麼。

葉歆看在眼堙A心中起了疑慮,他知道商人以利為重,怕宋錢見利忘義,為了錢做出甚麼壞事,自己也就成了他的幫兇,於是語重心長的勸道:「大哥,你的商業才能雖好,可不能昧著良心做事,要是惹了甚麼禍事可不得了。」

宋錢的臉色微變,隨即自然地笑道:「兄弟,你放心,我不會害你的。我還有事要辦,我們晚上再聊。」

而後,宋錢放下幾錠銀子,就逕自推門出去了。

葉歆總覺得宋錢有點怪,但未在意,攬著冰柔,讓店小二領路,便向後院的房間走去。


來到紅緂和錦兒的房門口,就聽堶悼蕞陸牧鰩P地談論著。

只聽錦兒道:「小姐,葉大哥可真厲害,文采武功樣樣皆能,要是他去我們那奡N好了。」

葉歆和冰柔相視一笑,推開門,走了進去。

「妳們想帶我們去哪兒啊?」葉歆扶著冰柔坐在床邊,笑著問道。

錦兒見葉歆和冰柔進來嚇了一跳,連忙擺手,道:「沒有、沒有,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紅緂把門關好,沉吟了一下,道:「葉公子的文采武功,小妹佩服。天龍朝內治敗壞,大哥即使有才能也未必能夠一展才華。」

葉歆知道紅緂想說甚麼,故意問道:「妹子有甚麼更好的提議嗎?」

「葉公子不是想做官嗎?聽說鐵涼國吏治清明、百姓安樂,非天龍皇朝可比。鐵涼國雖為附屬國,但有雪狼和蒼狼二關為堅,又不必納貢,所以經濟繁榮,民生富裕。當今鐵涼國主仁義寬厚,禮待群臣,因此臣民歸心,久之必成大業。」

「哦!我看不會吧!連妳這個重臣之女都要受到暗探的捉拿,二皇子又牽涉其中,我看鐵涼的局勢似乎有些灰暗。」

紅緂嘆道:「我也不明白發生了甚麼,又不敢回去,怕給父親添亂。」

葉歆道:「其實官場之事都一樣,無非是為了權和利。將來孩子出世了,我們也許會去鐵涼看看。」

「太好了,我可以向父親推薦你們,以葉公子的才能,最少也是個三品官。」

葉歆笑道:「呵,三品,不小啊!看來我不去還不行了,否則白白喪失了一個好機會。」

眾人聽了都笑了起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眠月魔情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