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伍六章 山東!我來過年啦!
第伍七章 討個好多老婆好過年
第伍八章 過年大建設之麻煩
第伍九章 港口經營初探
第陸拾章 曾老再訪北平之吳佩孚遇刺
第陸一章 曾老再訪北平之造訪少帥
第陸二章 全是不請自來
第陸三章 收服了大佬、嚇倒了宵小
第陸四章 酒酣耳熱之際
第陸五章 踏破鐵鞋無覓處
第陸六章 淚灑關東橋
第陸七章 有關教育三、兩事
第陸八章 又都是不請自來
第陸九章 再論經濟發展
第柒拾章 少帥的請求
第柒一章 港務風雲之威海衛
第柒二章 少帥駕到
第柒三章 多方交易
第柒四章 港務風雲之青島市
第柒五章 哈利的告別與王紹屏的安排
第柒六章 中央裝備實驗教導團
第柒七章 東北軍回爐之鳥槍換砲
第柒八章 東北軍回爐之雛鷹展翅
第柒九章 留洋軍官團報到
第捌拾章 山東特區的再規劃
第捌一章 堂哥的出現
第捌二章 諜雲再起
第捌三章 元宵節前夕之來往送迎
第捌四章 元宵節前夕之合縱連橫
第捌五章 什麼革命立場?
第捌六章 元宵節前夕的肥水之戰
第捌七章 元宵節前夕之折衝樽俎
第捌八章 元宵節之暗潮洶湧
第捌九章 元宵節之大事諧矣
第玖拾章 日本人在行動
第玖一章 歡樂元宵節
第玖二章 少帥的決斷
第玖三章 泡湯行動
第玖四章 熱河的複雜情勢
第玖五章 不平靜的周末
第玖六章 衝突迭起後的各方反應
第玖七章 上海行之真正敵人出現
第玖八章 上海行之街頭驚魂
第玖九章 上海行之真正危機
第壹佰章 上海行之海軍整合
第壹零一章 上海行之委員長蒞臨
第壹零二章 上海行之委員長夜談
第壹零三章 上海行之接艦典禮
第壹零四章 二一四情人節之空軍大捷
第壹零五章 二一四情人節之陸空立體戰
第壹零六章 上海行之尋親紀實
第壹零七章 上海行之浙江商幫
第壹零八章 二一六海上衝突
第壹零九章 上海行之熱河善後建議
第壹一零章 回到山東
第壹一一章 多的是有心人
第壹一二章 劍拔弩張後的意外結果
第壹一三章 王氏集團人才輩出?!
第壹一四章 美國行之日本小動作不斷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0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39
累積人氣
190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零六章 上海行之尋親紀實
當土肥原正打算先到北平邀請列強調停,再出發前往南京拜會委員長的時候,委員長還在上海等戰報,等到中午時分仍沒有確切戰報,讓委員長憂心忡忡,食不下飯;害王紹屏猛盯著海軍廚房端來的飯盒直流口水,旁人說什麼,他好像都聽不見。到最後,委員長看他那個丟人樣,只好無奈地說:「先吃飯吧!」

現場就王紹屏一個人歡呼:「餓死了!飯菜就是要趁熱吃!」全然忘了早上還嫌棄海軍伙食不好,這時候卻旁若無人端起飯盒大快朵頤。薩鎮冰對身旁的陳紹寬說:「這小夥子真的餓壞了,年輕啊!真好。」

就在其他人剛開始動筷子的時候,王紹屏已經快扒完他手中的飯盒,還邊舉手要勤務兵再拿一個給他,也不管不顧大家瞠目結舌的看著他。還好,很快地就沒人理他了,因為賀耀組又大喊著「大捷」衝進來了。

這次不等任何人詢問或委員長的命令,賀耀組就開始念起宋子文的電報:「子文隨何(柱國)將軍9師沿著董福亭部107師的後面前進,空軍襲擊造成一片火海,使得部隊未正面遭遇日軍,只是緊跟空軍的腳步,隨後接收各地失土。防守城鎮的偽軍在沒有日軍的監視下,幾乎是望風而降。空騎營、102師採用空降方式,連破錦州、興城,歷時二個半小時,至中午時分部隊已挺進葫蘆島,直抵港口海邊…。」

這時現場臉色最難看的莫過於何應欽,雖然他說得沒錯,拼湊的雜牌軍如何和精銳日軍對抗,但空軍甩了他一巴掌。臉上最歡愉的是王紹屏,不過不是因為電報,而是他發現第二次來的飯盒裡加菜了!有他愛吃的蔥燒海參,他忍不住叫了出來:「有海參,怎麼不早點拿出來!」所有的人臉上都露出奇怪的笑容,只有何將軍黑著臉。

林蔚在旁邊提醒著王紹屏:「你別太誇張了!…」大家聽到這句話,覺得:「對嘛!小子你別太誇張了,這是軍事會議啊!」但林蔚接著說的話,讓大家都快暈倒:「…海參難燒嘛!當然要久一點。」這次連委員長臉都黑了,派林蔚去這小子身邊倒底對不對,好像智商被拉低了?

戰報的結果,當然大家有喜有憂,不過每個人的反應不大一樣,有些人擔心日本海軍會趁機砲擊沿岸報復,而且海軍行動自由,任何地點都有可能。持這種看法的,以海軍將領居多。陸軍將領雖然不擔心東北陸軍尾大不掉,畢竟從電文來看,陸軍只是跟著空軍接收;但卻另外擔心未來如果和東北軍有了衝突,以東北空軍目前的實力會不會讓中央軍也損失慘重?何應欽這時又跳出來進言:「委座,空軍實力如此堅強,為國之重器,勢必要收歸中央指揮,才能保證國家安全。」

林蔚有點不高興何應欽好像有指責他無法控制空軍發展的意思,於是用手推推王紹屏。王紹屏雖然埋頭狠嗑便當,但這句話他有聽到,於是他邊嚼著海參,嘴巴含糊卻清楚地說:「那是中央航空教導團,已經是中央在指揮了!剛剛我不是代替林蔚將軍向大家說明了嗎?林將軍那裡有詳細作戰計畫,待會兒再發給大家。」又把功勞往林蔚身上一推。

林蔚還在納悶:「有嗎?我有做嗎?」被王紹屏輕輕踩了一下腳,這才反應過來,挺起胸膛:「是草案,但日軍攻擊太突然,可能會有所差異;但在戰場臨時機場能支援範圍內,原來計畫是收回錦寧防線,所以看來應該是照原計畫進行…。」這句話一說完,何將軍臉上又覺得火辣辣的,心想:「我這是幹嘛?老是找罪受嗎?這姓王的小子很邪門,以後還是離他遠一點。」

委員長聽完林蔚講的話,雖然還是有點擔憂,但是回頭轉念一想:「這個王台生很有見地,或許等會兒能解答我的憂慮。」於是也把手中的飯盒拿起來,學著王紹屏的樣子猛啃,還說了一句:「原來吃飯盒得這個樣子,才能吃出味道。」眾人哂然一笑,紛紛埋頭吃飯,一時間笑聲不斷,場面也輕鬆了起來。

吃完便餐,委員長摒退眾人,獨自留下王紹屏垂詢。委員長猶豫著該如何開口,王紹屏知其意,於是先說道:「委員長可是擔心空軍叛變?」委員長點點頭,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他已經吃過太多次虧了。

王紹屏接著說:「當時我們也擔心會不會有日本間諜偽裝混入華僑子弟當中,於是我們在飛機上裝了兩個東西,一是授權啟動器,二是追蹤自爆器,第一種是沒有任務授權情況下,他沒有密碼就無法發動戰機;第二種是萬一在任務途中,他有不良企圖,我們會監控他的飛行方向,在他還沒脫離掌控前,就將飛機引爆。當然這個東西,我們也特別為委員長提供一輛引爆控制車,並會把密碼鑰匙盒交給委員長,如果委員長發現有不利於國家的行動,甚至威脅到中樞的情況,可以提早在50公里內引爆叛徒的飛機。」一席話說下來,面子也做足了,防護手段也給齊了。委員長十分滿意,於是說:「你和蔚文都辛苦了。」

接著委員長又問:「對於日本海軍,你可有良策?」王紹屏指指天空,然後說:「早上委員長不是看過新型艦載機?我們有萬全準備,敵寇膽敢靠近海岸,我們就讓他有去無回。」委員長點點頭:「我看那葫蘆島的敗軍,一定是你的誘餌吧?」王紹屏搖搖頭:「我可不懂軍事,這是林將軍和空軍軍官們討論出來的,我只是提供飛機。」「好!不居功!就是最大功!你要什麼嗎?」委員長忽然和藹的問著他,讓王紹屏差點沒雞皮疙瘩掉滿地。

他欲言又止,委員長就大方的說:「想要什麼,就直接說吧!」

王紹屏鼓起勇氣說:「我曾讀史記淮陰侯列傳,韓信曾勸劉邦說:『項王所過無不殘滅者,天下多怨,百姓不親附,特劫於威彊耳。名雖為霸王,實失天下心。故曰其彊易弱。今大王誠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誅!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以義兵從思東歸之士,何所不散!』今委員長想與共黨生死相搏,勢必得如淮陰侯所說,反其道而行。

共黨一向黨同伐異,委座必然要廣結天下之士;其志向為暴力革命,委座必須採取溫和改革;其手段喜愛內外鬥爭,委座主要強調道德法治。如此一來,則高下立見。

我曾經託暢卿先生呈獻土地改革、勞工保障二策給委座,雖獲得委座認同,同意職下在山東推廣,但如果委座要委困共黨於江西,勢必周遭省分也得推廣。我知道有人建言說,這兩法會動搖國之根本;他們指的國本是鄉紳政治,但這些士紳真的會為國家著想嗎?真的是國家根本嗎?

劉邦的子孫劉備為何無法一統三國?不就是他沒有認清這點嗎?依然用親族、鄉黨、仕紳來統治;比起曹阿瞞的唯才是舉,劉備不知差其千里也。後來曹丕用九品中正制安撫世家大族,等到曹魏被篡,又有多少世家出面反對司馬氏,支持曹魏?(王紹屏刻意忽略了司馬氏仍用親族、鄉黨來統治,科舉制度是到隋唐才建立起來。畢竟遊說人家,總要挑對自己有利的說。)

目前政府推動二八減租並不得力,甚至因為阻力過大,而有暫時放棄的聲浪,我相信以蔣公其介如石的個性,如果多關注民政,即會加以堅持。如今民智漸開,將來政府必定得在訓政之後推行民權主義,到時人人一票,票票相等,比起百姓黔首,世家大族能有幾票?又有多少人真的會破家衛國?明末就是個好例子,明思宗才會大呼:「內外諸臣誤我!」。

當前政府鄉黨成群,說是黨國天下,實是仕紳把持;說是奉行孫先生天下為公,實是黨內有派,千奇百怪,各顯神通。如果委座在選材用人方面不能打破這些怪圈,那是為反對者送人才啊!

我想要的就是希望委座能常念:『天下之大當用天下人,單用學生鄉黨能有幾人?』我知道委座在這方面吃虧很多,但是委座不能自絕於志士之外,還是運用文官考試制度選拔良吏能臣,甚至仿效黃埔設立文官學校,讓有志青年報國有道;並能做好司法、監察制度,好好監督,避免貪腐,這樣委座治下才能大治,則天下莫不降伏。如此一來,天下歸心,何必用兵?這是我個人肺腑之言,語出不遜,還請委座見諒。」

委員長臉上一青一白又轉紅潤,好似霓虹燈般精彩,但是最後拍拍王紹屏的肩膀;「我知道你忠於國家,愛護人民,我會信守我的承諾,等著依照你山東的改革步驟,一一實現這些挽救國家、復興民族的想法。」這是委員長做出肯定的承諾,說完,他就大步走出戰情室,揮揮手,瀟灑地離開。只剩王紹屏呆在那裡,喃喃自語:「他什麼時候改行當小馬哥了?」

委員長在車上問自己的夫人:「妳覺得這個年輕人怎麼樣?」蔣夫人當然知道自己的夫婿在問誰,不過她只回答四個字:「率性自然。」

委員長點點頭:「說自然是客氣了,這個人有經天緯地之才,可惜過於天真,無法成大器;不過,他給的建議倒是值得參考。可擇一、二推行之,尤其著重內政一事確實重要,以前我忽略了。而且現在的確不是剿共好時機,張學良剛擺脫的帽子,我不能搶來戴上吧?對了!夫人想去看看長城嗎?」委員長講完這些就不再討論王紹屏的事,和自家夫人開始一路閒話家常。

完全不知道委員長如此評論他的王紹屏,正開心的換身看起來帥氣點的衣服,準備和夫人們一起吃個浪漫的燭光晚餐。事先還吩咐王志平通知長輩們,會把晚餐分送到他們房裡,意思就是別來打攪我們年輕人了。不知道一人應付九女很忙的嗎?

送走了委員長等一行中央各級首長之後,王紹屏一家子終於迎來情人節浪漫的法式大餐。連這個長輩團等都迴避的私密時間(一模一樣的菜會送到他們休息的地方),可惜被一個不知情趣的軍人給破壞了,那就是來蹭飯的林蔚同學。

「混蛋!你要蹭飯也看時間嘛!今天是西洋情人節耶!去海軍食堂那裡吃啦!」王紹屏嫌惡的推著林蔚往外走。「這不是慶祝二一四大捷的大餐嗎?法式大餐耶!讓為兄的嚐兩口,就兩口,拜託!」壓根沒聽過過什麼情人節的死軍人,眼中只有被他看到法式田螺!已經被王紹屏養刁嘴的林蔚,努力想把自己的小眼睛張大,變成長靴貓楚楚可憐的大眼睛,死賴在門口和王紹屏推搡,怎麼也不離開。最後是夫人團開口,讓林蔚以觀察員身分參與盛宴,好好觀摩一下情人節怎麼過,才讓他留下來。

可是林蔚根本不管情人節那套,他的目的就是來吃好料,還有兼探探王紹屏的口風,委員長今天倒底私下說了什麼:「我說台生啊!今天空軍大出風頭,東北軍也占盡好處,委員長有沒有什麼想法啊?會不會派人來監督我們啊?」

「我不知道,這他沒提。我報告完,他只有說我們倆辛苦了。」王紹屏邊用小叉子對付著法式田螺,心不在焉應付地說著。

「我擔心委員長一回去,那些眼紅的傢伙,就想假藉剿共名義,把空軍調到身邊,這樣就麻煩了。對了!為什麼不開燈啊?什麼年代了還點蠟燭,好暗喔!」林蔚很快就把開胃菜田螺給吃完,並開始破壞燭光晚餐氣氛的說著。

因為燭光昏暗,林蔚沒有注意到夫人團的九雙大白眼;而王紹屏實在不想繼續南京官場上鬥爭這個話題,於是說:「這是浪漫!唉!說你也不懂!算了!至於南京方面,你擔憂也沒用,難道你還能分身跑到南京和他們鬥?就多塞點飛機給他們就好了,煩惱什麼?」

王紹屏根本不提委員長承諾暫時不進行剿共的事,因為他認為歷史沒那麼容易改變,社會上累積很多因素還是會讓歷史走回原來的發展途徑,不是一個人改變想法就能改變的,何況他根本不知道人家是否是敷衍他。畢竟強國百年執政黨把他的人格污衊的這麼不堪,而且在關鍵的那一年,雖然不能說是眾叛親離,但是也是被大多數人拋棄,不是嗎?自己已經盡力說服他了,但知人知面不知心,還是多保留一點吧!王紹屏最終還是學成熟了些。

「對喔!還是你聰明,就塞飛機就好了,不行就塞錢!反正你有的是錢。」林蔚興高采烈的說著。王紹屏翻著白眼說:「你能不能好好吃一頓情人節大餐啊?」林蔚已經達到目的了,於是不好意思地說:「不然你送一份到我房裡,我回去吃!不打攪你們二人…是十人甜蜜時光啦!」

終於用客房服務送走了這個煞風景的瘟神,王紹屏一家子於是開開心心度過情人節夜晚,之後還辦了九場床上運動會…。

第二天,昨晚最後一場運動會閃到腰的王紹屏,在經過醫療倉恢復後,才開始他的晨操。然後邊吃早飯邊看看熱河戰報和實況轉播,接下來就和夫人團悠悠閒閒地,來到華懋飯店西餐部,宴請各地僑領。

這時一個西式的自助餐宴會,每個人就端著一杯酒,到處閒聊,當然最多人圍著的莫過於王紹屏,尤其熱河大捷的消息逐漸傳開,王紹屏提供無息貸款讓東北空軍得到中央訂購的飛機,更是傳的沸沸揚揚,還好自製飛機的部分還沒傳開(南京的那些官員根本不信華人能造出什麼好飛機)。

這時美洲的僑界大佬司徒美堂開口說:「台生老弟,你這件事做的道地,也讓張少帥洗刷了不抵抗將軍的名聲。」南洋僑領陳庚嘉更是說:「是啊!二年前東北不抵抗實在是錯招,現在張學良願意亡羊補牢,我也願意支持他。台生啊!如果錢方面或其他方面需要幫忙,千萬不要客氣。」李清泉本來想替王紹屏宣傳「他才是真正熱河抗戰籌畫者」的內情,但是宴會還沒開始之前,就被王紹屏私下制止了,他只用「人多口雜」四個字,就讓李清泉忍下了現在大家對張學良的交相稱讚,而忽略了最大功臣就在眼前的情況。

在宴席中,僑領們大家約定將隨王紹屏到山東參觀工業區,並對投資國內建設交換意見,然後沒多久宴會就結束了。

在宴會結束時,李清泉終於受不了的對王紹屏說:「有些人真的令人看不下去,當時罵張學良跟什麼似的,現在又把他誇到花團錦簇,真是時代變了,人都可以這麼無恥!我是願意原諒張學良,可是…」王紹屏剛剛被李清泉的一句話噎到,連忙制止他說:「李大哥,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能再說一遍嗎?」

「我說我能原諒張學良…。」

「不!再往前一點。」

「人無恥…」

「再往前…」

「這個時代變了。」

「對!就這句,這個時代哪裡變了?」王紹屏忽然緊張了,如果一般人都看出時代變了,那麼歷史是不是真的已經被他扭轉?那他會不會突然消失?和九姊妹的幸福時光是不是就此終止?他是不是要想辦法回到原來的時代去會比較好?還是不要試圖再亂搞、擾亂歷史?

和李清泉的對話,最終還是莫名其妙的結束,兩人約好一起再赴山東商議投資細節,然後就互相道別。

但一根刺已經紮到王紹屏的心底,他終於開始擔心改變歷史之後會怎麼樣?和九夫人商議之後,雖然造成一時小恐慌,但大家馬上決定按照小咪剛剛穿越時候的建議,先設法找到王紹屏的祖輩再說。

既然已經在上海了,先在上海尋找陳姓高祖母的哥哥(他終於搞清楚輩分,知道祖父的祖父是高祖父,高祖父的爸爸才是太祖父)。據說這位高舅公擁有一間很大的生藥鋪,於是他讓機器生化兵團穿街走巷去找,所有姓陳的藥商都找出來,但卻沒有一個台灣人;而台灣人的藥商之中也沒有姓陳的,這讓他有點疑惑:「可能爺爺搞錯了。」

於是下午他們搭乘飛碟來到香港,尋找他爺爺口中的王記大商行。一樣散出機器生化人遍訪大街小巷,沒有類似符合特徵的王記商行。「你爺爺有說過,他們家做哪種生意嗎?」小咪問著唯一的消息來源提供者。「我爺爺沒細說,他只說生意做很大,他祖父說每天都要幫忙送貨。我爺爺告訴我的時候,我還很小,只記得這些。」王紹屏提供了非常模糊的線索。小敏很樂觀地說:「那找不到,就代表這是平行空間,夫君就不會消失啦!」「或許吧!我的確也沒感應到什麼親人在香港。」王紹屏認真地用小咪給他特斯拉製造出來的親屬心靈感應器,用力的感應著。

正當王紹屏一大家子來到香港時,一艘客輪剛剛進入上海不久,一名台灣來的年輕陳姓藥商下船後,正在和海關爭執著:「為什麼我要出口到台灣的藥材會在倉庫弄丟?要什麼當地保人啊?沒人告訴我啊?那我現在要拿什麼回台灣賣?這是人家訂好的貨物啊!」這位陳姓商人覺得在上海沒有當地關係,真的寸步難行,連訂好的貨都會無冤無故失蹤。於是他暗自決定,回到台灣後,要讓老爺子投資,趕緊在上海開一間藥鋪,好結納排外的上海人,做好關係,以免又莫名其妙蒙受損失。

另外,在廣州某處,一家進出口商行正在結束營業,老闆正在對夥計說:「廣州一直不平靜,生意不好做,我打算把商行遷往香港,願意跟著我們王家走的,絕對不會讓你吃虧;不願意的,等等就請帳房結帳薪水;謝謝大家一路以來對我們王家的支持。」中年夫婦帶著一名少年和少女,以及少女手上還抱著一歲多的男嬰對所有夥計一鞠躬。夥計們七嘴八舌地說:「不敢當!東家一路保重,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故土難離,真是抱歉了。」、「東家對我們很好,這年頭要找到像您這樣東家不容易,我跟您一起去香港。」。

看起來,王紹屏的尋親之旅,似乎出了些時間上的差錯。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