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伍六章 山東!我來過年啦!
第伍七章 討個好多老婆好過年
第伍八章 過年大建設之麻煩
第伍九章 港口經營初探
第陸拾章 曾老再訪北平之吳佩孚遇刺
第陸一章 曾老再訪北平之造訪少帥
第陸二章 全是不請自來
第陸三章 收服了大佬、嚇倒了宵小
第陸四章 酒酣耳熱之際
第陸五章 踏破鐵鞋無覓處
第陸六章 淚灑關東橋
第陸七章 有關教育三、兩事
第陸八章 又都是不請自來
第陸九章 再論經濟發展
第柒拾章 少帥的請求
第柒一章 港務風雲之威海衛
第柒二章 少帥駕到
第柒三章 多方交易
第柒四章 港務風雲之青島市
第柒五章 哈利的告別與王紹屏的安排
第柒六章 中央裝備實驗教導團
第柒七章 東北軍回爐之鳥槍換砲
第柒八章 東北軍回爐之雛鷹展翅
第柒九章 留洋軍官團報到
第捌拾章 山東特區的再規劃
第捌一章 堂哥的出現
第捌二章 諜雲再起
第捌三章 元宵節前夕之來往送迎
第捌四章 元宵節前夕之合縱連橫
第捌五章 什麼革命立場?
第捌六章 元宵節前夕的肥水之戰
第捌七章 元宵節前夕之折衝樽俎
第捌八章 元宵節之暗潮洶湧
第捌九章 元宵節之大事諧矣
第玖拾章 日本人在行動
第玖一章 歡樂元宵節
第玖二章 少帥的決斷
第玖三章 泡湯行動
第玖四章 熱河的複雜情勢
第玖五章 不平靜的周末
第玖六章 衝突迭起後的各方反應
第玖七章 上海行之真正敵人出現
第玖八章 上海行之街頭驚魂
第玖九章 上海行之真正危機
第壹佰章 上海行之海軍整合
第壹零一章 上海行之委員長蒞臨
第壹零二章 上海行之委員長夜談
第壹零三章 上海行之接艦典禮
第壹零四章 二一四情人節之空軍大捷
第壹零五章 二一四情人節之陸空立體戰
第壹零六章 上海行之尋親紀實
第壹零七章 上海行之浙江商幫
第壹零八章 二一六海上衝突
第壹零九章 上海行之熱河善後建議
第壹一零章 回到山東
第壹一一章 多的是有心人
第壹一二章 劍拔弩張後的意外結果
第壹一三章 王氏集團人才輩出?!
第壹一四章 美國行之日本小動作不斷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00
累積人氣
1306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零七章 上海行之浙江商幫
尋找自己的親人未果,王紹屏看看時間還早,於是想要帶著夫人團逛逛當時的香港。只是當時香港還未真正繁榮,尤其夫人團最看重的美食,只有大排檔和一些大飯店;大排檔不太敢吃,大飯店吃膩了。「可惜啊!陸羽茶室還沒開(6月才開幕);著名的太平館烤乳鴿還在廣州,香港分店要到1937年才會開;佛笑樓在澳門。難道要去旺角的八珍買調味料嗎?」王紹屏翻動著手上的平板邊說。

「台生,那我們先搭船去澳門吃佛笑樓,然後再搭飛碟去廣州吃烤乳鴿,這都是廿二世紀我們沒吃過的唷!」小咪一邊胡謅地建議,一邊還流著口水。在廿二世紀她根本還是電腦虛擬人物,王紹屏則是個宅男,第一次出遠門就是去非洲走私,然後就出了趟回不了家的時空之旅,哪裡有機會到港澳吃美食?

「好吧!我們這麼能吃,時間還早,應該來得及。不過不要搭船了,可能還要等,直接都搭飛碟吧。」疼老婆的王紹屏做了最後的決定,大家開始瘋狂的南中國舌尖之旅。有趣的是,當王紹屏一行抵達廣州大嗑美食時,城市另一頭的王記貿易商商行已經關閉,店主一家五口和一些夥計共計九人,正在前往香港的客輪上;於是王紹屏又和他的太、高祖父兩人交臂失之、擦身而過。

晚上九點才終於回到上海,一進門,剛來的新秘書王達平、王曉平就雙雙前來報告,說是張靜江、虞洽卿連袂遞了請帖,希望明天中午能夠邀請王紹屏一起共進午餐,地點在漢口路小花園一二號的古渝軒。

這是一間價格不貴,但只認熟客的川菜館,若是無熟人引介,菜色、味道也就一般般;若是由熟客帶著,那是連湖湘三公子、民國四大書法家之一的譚延闓,都吃到讚不絕口的店。自1914年就已經存在的古渝軒,知名菜色有粉蒸肉、烤鴨等,現今看起來絕對不像四川菜的菜品,這讓剛剛橫掃南中國美食的夫人團感到十分好奇,決定明天和老公一起赴宴。

雖然請帖上只請老公一人,但是一向懼內…不!是「愛內」的王紹屏就從善如流答應明天一家子都一起去赴宴,大不了自己出錢自訂一桌嘛!九姊妹感動之餘,當晚又和王紹屏大戰十八回合(請勿羨慕忌妒恨,人家有恢復倉,不是嗑藥,也非超能力),以至於王紹屏又覺得自己的睡眠權益受損了。(心理平衡了點嗎?)

2月16日早晨,王紹屏一如往常做完晨操,吃完早飯,時間還不到九點,王志平進來報告,說是前往新加坡接著名的流行音樂家黎錦暉和明月歌舞團歸來的王忠平一行人已經抵達上海碼頭;王志平訊問是不是要先見一面,還是直接把他們送往山東?

「先接來這裡住一會兒吧!到時跟我們一起走,我們應該也快回山東了。聽楊姨說,要幫我們經營電台的劉小小已經在路上了,隨行還有一些湖南鄉親與高人,我們也得回去招待一下,順便做一些去美國之前的行前準備。」王志平領命去處理之後,換小妮收到一個消息。

已經放回去上海蘇聯領事館的阿巴庫莫夫發來的一個消息,說是蘇聯派駐南京的大使丹尼斯·瓦西里耶維奇·鮑格莫洛夫在今天遞交國書時,將會提議由蘇聯出面為中日紛爭調停。據說是史達林親自交代的命令,為的就是日本繼續在東北保持壓力,讓蘇聯在蒙古、新疆能自由活動,讓這兩個地方能從中國獨立出去,形成和中國邊界的緩衝區域。

「情報做的不錯嘛!我們打贏的消息,這麼快就傳到莫斯科了呢!這個老毛子總是不停歇,上次攻擊我們的事還沒跟他算清楚,現在還想繼續光明正大的搞陽謀?哼!等過兩年,我們發展起來了,再來修理他們。現在先不用管,讓南京自己去應付。我猜即使委員長想一口氣收回東北,南京其他人還是有顧慮的,畢竟信心不足啊!這不是一場勝利就能解決的,而且我們暫時也沒多餘能力幫助東北軍做到這點。說到這個,這次東北軍傷亡狀況如何?」王紹屏邊解釋自己的想法,邊問夫人團現實的狀況。

「已經統計出來了,十八個受傷,沒有人陣亡,受傷多是不熟練的駕駛兵發生車禍造成的。就如同我們預料的,訓練時間太短,訓練倉效果是不錯,但是要真正熟悉裝備,還是得實地練習才行。這次全靠的是空軍,陸軍沒什麼接敵;即使有零星戰鬥,也多靠火炮開路,或者我們機械戰士衝在第一線解決。但以長期發展來說,還是得靠實地訓練才能完成真正備戰。除非我們加大機械戰士的生產,否則以現在的訓練狀況,大量的傷亡是免不了的。」二咪邊看著平板裡的報表邊報告著。

「唉!所以我說還是不能太急,大概年底或明年再反攻東北比較恰當,這樣海軍也才有實力防止日本聯合艦隊騷擾我們的海岸線。最主要是給我們一點時間,看能不能把日本引向東南亞去搗蛋。我看荷蘭就是個軟柿子,找個機會把荷屬東印度的弱點,甚至荷屬新幾內亞也有大量石油的消息丟給日本,並且幫他們想個入侵藉口,讓他們轉移目標去發洩精力。我們大概還是需要四年時間來發展!德國小鬍子雖然已經上台了,但英國還要四年,張伯倫才會上台開始縱容他,那時英國也沒力氣來管荷蘭的事了。四年啊!我們如何爭取到四年讓小日本安分一點呢?」王紹屏的煩惱通常不超過五分鐘,把問題丟給夫人團,他就上平板追劇去了。

但十點不到,郝沃德和賈米森兩位總領事一起連袂來訪。

「傑克,有件事情,我們想得讓你知道。日本土肥原找上我們北平駐華大使,希望能調停日前華北的中日軍事衝突。我們大使要我來問問你的意思,然後再回報給國內。」賈米森認為郝沃德和王紹屏比較好,於是讓給他開口,畢竟是大金主啊!要得罪也讓美國人去得罪。天性比較樂天的郝沃德不認為這有什麼不能坦誠商量的,於是就先開了口。

「怎麼?我剛才才聽說日本找上蘇聯調停,現在馬上又找上你們?日本人也腳踏太多船了吧?」這是王紹屏的挑撥離間之計。你們大英帝國、美利堅合眾國不是都想依賴日本遏止蘇聯進入太平洋嗎?一個沒有了英日同盟,還在偷偷轉讓軍事技術;另一個光明正大以貿易之名拼命賣廢鐵、石油讓日本造武器開到中國來侵略?我就讓你們知道,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國家間的忠誠友誼是多麼不可靠!讓你們看看自己一廂情願想利用人家,所建立的友誼是如何付諸流水?

然後被你們以為可以共同對抗敵人的小弟盟友倒咬一口,就像英美兩國經常拋棄盟友的做法一樣!都以為人家國家小就任意拿捏,人家可自認是東亞強國呢!學會列強勢利的做法也只是剛剛好而已。

就算這次調停的提議是蘇聯自己主動提議的,但現在還沒被英美發現之前,就先讓王紹屏顛倒黑白,這對一向喜歡搞秘密外交的日本來說,到時也只能是黃泥掉褲襠,不是屎也得是屎了。就在王紹屏這個計謀還沒完全發酵,賈米森和郝沃德還在為這個消息震驚,反應不過來的時候,陶德曼就過來給他倆加把火。

在王志平通報陶德曼來訪之後,他就帶著自己的屬下總領事韋爾曼走進來。「親愛的傑克。我是來道別的,我接到德國來的電報,要我前往南京一趟,我會讓韋爾曼留在這裡保持我們良好的溝通。」陶德曼一開口就是要辭行了。王紹屏心中早料到在日本到處求援下,自大的小鬍子一定會想插手分杯羹。但王紹屏仍裝做驚訝的樣子:「需要大使先生出馬?難道是日本人也找上你們了嗎?」

這下換陶德曼真驚訝了:「傑克你怎麼知道?我接到我們新總理親自拍發的電報,希望我們出面來調停中日華北衝突。我們總理聽說蘇聯也有意調停,因此怕中國朋友吃虧,趕緊讓我去南京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這不是套好招,甚至土肥原也還沒找上德國的門,畢竟陶德曼不在北平在上海。而是希特勒自己得到蘇聯的情報後,所做的決定。

自從德國在一戰時送列寧回俄國顛覆了俄國皇室之後,即利用俄國內戰期間遍佈諜報網,以免將來共產主義的大火燒到自家後院。這些安排雖然在德國戰敗後陷入沉睡休眠,但不代表德國不能喚醒潛伏的間諜網。

在希特勒一上任後就開始重新啟動或佈建新的諜報網,以備他未來在東線行動的時候,遭到蘇聯的阻饒。還好蘇聯的大清洗要到1935年才展開,這時候的希特勒還有很多機會發展間諜網。包含利用反抗共黨的勢力,譬如仍支持沙皇的保皇黨和自由主義者等反布爾什維克勢力組成的白俄勢力或者已經流亡的托洛斯基派的共黨分子。他們雖然流亡海外,但和家鄉還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可以供德國見縫插針。

而這次的情報就是來自巴黎一個名叫「俄羅斯全軍聯盟」的白俄反蘇組織,這個組職當中的一名將領,名喚:尼古拉·弗拉基米洛維奇·斯科布林,早已經被吸收為納粹黨工作。

消息來自他自己一手佈建的情報網,遠東元帥瓦西里·康斯坦丁諾維奇·布柳赫爾身邊的一名女秘書羅德尼娜。她和斯科布林的太太娜傑日達·普列維茨卡婭曾是小學同學,斯科布林答應盡快接她和她的家人逃離蘇聯,以躲避大飢荒。於是她就變成斯科布林的線民,透過在白俄在遠東司令部駐紮伯力的一間小雜貨店傳遞消息。這次向史達林建議,讓蘇聯主動介入中日熱河衝突調停的人,就是這位遠東元帥,因此羅德尼娜有第一手的資料。

雖然全國民間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但熱河戰役的過程,國府對外國使館仍嚴加保密中。所以德國雖然還無法證實這件消息的真實性,但本著寧可信錯,不可錯過的心態,希特勒仍決定採取主動;畢竟兩年前的918事件是存在的,利用蘇聯偏向日本的態度,希特勒要求陶德曼把握機會和中國建立友好關係,無論是調停新的熱河衝突,還是原來918的問題。另外,希特勒也沒放棄嘗試與日本接觸,他想看看這個號稱打敗帝俄的東亞強國倒底有多少實力,有沒有可能牽制英美法等列強在東亞的布局。陶德曼雖然心裡比較偏向中國,不大想和日本人打交道,但他是職業外交官,就必須為自己國家的利益服務,於是他必須親自走一趟南京。

在陶德曼無意間配合的情況下,王紹屏笑著對陶德曼說:「這兩位也是來告訴我同樣的事情的,而且南京方面已經有消息傳出,蘇聯新任大使打算替日本出頭,要求雙方先停火。雖然我不知道衝突的狀況與結果(擺明說謊!),更不知道我國政府的態度,但大使先生此去,可以替中國說說話,我還是非常感激的。」

王紹屏這種既沒擺明贊成中日和談,也沒明白表示反對的態度,讓現場三國使節陷入一陣沉默。腦筋動得快的賈米森忽然想到一個可以立闢蹊徑討好王紹屏的方式,於是率先開口說;「去年10月2日,我大英帝國李頓伯爵率領的國際聯盟調查小組,已經針對918事變發表了調查報告,明顯地指出日本是侵略者。這個月稍晚,在廿一日就要召開國聯各國代表大會討論這項報告內容,對日本的侵略行為做出決議。我將會建議我國政府,堅決主張要日本自滿洲撤軍,讓中國政府收回東北三省。」賈米森慷慨激昂的說著,表明了無論是否和談,英國將會替中國出頭。

美國從未加入國聯,郝沃德只能一旁乾瞪眼看賈米森表演,最後硬擠出幾句:「傑克,我看這麼多國家都有興趣介入調解貴國和鄰國的衝突,我想我會建議我的政府就不要介入湊熱鬧了。但是!我們會堅決支持中國的任何決定!包括提供大量軍火裝備。」英、德使節都翻了白眼,瞪了郝沃德一下,但隨即懊惱的想著:「美國真是掉到錢眼裡了,立馬想到賺錢,連戰時中立都不顧了。對了!中日並未宣戰,那我們也能賣!」於是這場鬧劇在各列強紛紛表忠心,爭相表態可以賣軍火、設備之後,沒有任何具體成果下,就草草結束。

德國陶德曼還是依照他接到的命令前往南京;而美、英兩國則回落腳處發緊急電報阻止自己國家大使參入這項情況未明的糾紛。賈米森更是加碼建議英國政府一定要在國聯通過譴責案,要求日本公布具體撤軍時間。

等各國使節都走光了,時候也差不多了,王忠平還沒到,交代留守的王念平安排剛返國的明月歌舞團歇息,並轉告晚上再替他們接風。之後王紹屏就帶著夫人團去古渝軒赴宴。

一下車就看張靜江帶著弟弟張澹如;虞洽卿帶著二兒子虞順懋站在古渝軒門口相迎,這可是相當於委員長的待遇啊!他們這是想幹什麼?王紹屏心中警報器忽然響起!王紹屏忽然想到林蔚曾說過錢大鈞因為接受浙江銀行宴請,遭到委員長猜忌一事。這個前車之鑑才不遠,自己可不能犯傻啊!於是他將自己的警覺,運用腦波發射器通知了所有的夫人。

雙方禮貌寒暄之後走進大堂,哇!滿滿當當都是人。今年已經六十七的張靜江先開口說話:「這都是我們浙江從商的兄弟子(姊,浙江口音)妹們。洽卿啊!給台生老弟介紹介紹。」

王紹屏知道現在張靜江和委員長不對盤,連在接艦典禮上兩人都只是禮貌性點個頭,話都沒講。現在他把浙江商幫都弄齊了,這是想幹嘛?擁我另立山頭?王紹明絲毫沒有黃袍加身的喜悅,只覺得大事不妙,恐怕和委員長的衝突避免不了,這樣一來不就破壞了他和委員長的協議?會不會讓歷史又回到原來的樣子,江西的戰火依然避免不了?瞬間許多不好的想法紛紛閃過腦海。

這時小咪也覺得不大妙,立刻讓身後的機器衛士迅速比對現場的人士,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妥的。果然不到10秒,衛士就比對出幾個有問題的人。小咪立刻用腦波告訴王紹屏:「裡面有幾個人和中央關係很差,包括新民機器廠胡厥文、倡導職業教育的黃炎培,他們都因為抗日的問題反對過委員長,尤其黃炎培在1927年倡導與共黨合作的勞工職業訓練,還被以『學閥』罪通緝過。」「那是什麼鳥罪名啊?」王紹屏完全不知道倡導某種學說還能被以這種沒聽過的罪名通緝,真是不可思議的年代。

「不知道!還有一個叫宋漢章的銀行家,曾拒絕過北伐軍的募款,被委員長深深記恨,這次接艦儀式都沒被邀請;另一個更加危險,經濟管理學家楊杏佛,他根本不是浙江人,是江西人,曾當過孫文的秘書,現在據說是宋慶齡女士得力助手。去年他抗議政府祕密槍決鄧演達;按照原來歷史,他今年6月18日會被軍統暗殺。」「怎麼都來些奇怪的人?不管了,等等裝瘋賣傻吧!」所有的夫人都收到最後這項指令,但卻非常不靠譜的扭曲了他的意思。

當王紹屏一家子在腦袋裡傳來傳去交換著相關訊息的同時,虞洽卿已經開始著手介紹前面幾位商界大佬:「這是糧食大王顧馨一、麵粉大王暨棉紗大王榮德生、汗衫大王任士剛、火柴大王劉鴻生、金子大王王伯元、顏料大王周宗良、民用化工大王方液仙菸草大王戴耕莘、銑床大王王生岳、罐頭大王和餅乾大王樂汝成、廣告大王王萬榮、紙業三大王徐大統、劉敏齋、詹沛霖,還有蛋業大王鄭源興,他同時也是冷凍業的大王!然後這是味精大王張逸雲和他的創業夥伴,化工實業教父吳蘊初,這位可是除了味精廠,還投資氯鹼廠、耐酸陶器廠、以及生產合成氨與硝酸的工業化工廠,可說是酸鹼大王!葉貽釗、葉貽銓,這兩位的父親是已經過世的五金大王、火油大亨葉澄衷。還有保險箱大王張同孚、皮鞋大王余華龍、鋁業大王王寶信、毛巾大王陳萬運、中國燈泡之父、燈泡大王胡西園…。」

「我靠!不會吧?這麼多大王?不會要我去巡山吧?」王紹屏笑著說。

結果九姊妹以為這是裝瘋賣傻的訊號,非常配合的在後面邊跳邊唱:「大王叫我來巡山,抓個和尚做晚餐。這山澗的水,無比的甜,不羨鴛鴦不羨仙!…」

張靜江和虞洽卿哭笑不得的問:「尊夫人這是怎麼了?怎麼忽然唱起歌來?」

小咪反應很快,看王紹屏一臉結屎,就知道姊妹們又搞錯了。於是連忙說:「這是我家夫君為我們新的動畫片寫的歌,我們利用這個機會廣告!廣告!」

這時廣告大王王萬榮站出來:「你們也搞有聲電影?還是動畫片啊!這位是大導演張石川,胡蝶演的有聲電影歌女紅牡丹就是他拍的,武俠片火燒紅蓮寺也是他導的。」王紹屏雖然完全沒看過這些老片,但軍統戴笠的情人明星胡蝶,那還是聽過的。所以連忙說:「久仰!久仰!那還請張導演多多指導。」

張石川就是來找金主投資,準備開拍下部片子的,於是連忙說:「能和王先生切磋,那真是在下榮幸,如果方便,我們約個時間詳談,讓我也看看您做的動畫片。」哪來什麼動畫片啊!算了!直接去網路上下載一部,看哪個時期的西遊記卡通最轟動。於是拿過名片,讓王志平和他確認一下時間,順便也約一下王萬榮,反正未來也要多多重視商業宣傳。電影置入性行銷?現在還沒有,就從自己開始吧!王紹屏忽然覺得歪打正著也不錯,立刻能認識個大導演和廣告大王。

這段搞笑小插曲之後,虞洽卿繼續介紹:「這位一定要替台生老弟特別介紹,這位是五州大藥房的老闆項繩武,是新藥大王項松茂的長子,項松茂前年在128事變中被日軍殺害…。」

王紹屏立刻肅然起敬,然後畢恭畢敬的向項繩武行了個禮,之後才說:「我聽過令尊的事蹟,生前振興民族工業不遺餘力,自國家發生危難,令尊先是為國軍扶傷救殘大力供應藥品,再為救自家工人而捨身取義,自當為商界民族英雄第一;平生自許『平居宜寡慾養身,臨大節則達生委命;治家須量入為出,徇大義當芥視千金。』實為我輩商賈之典範!」王紹屏自認發乎自然欽佩民族英雄,卻讓周遭的浙江商幫成員們高看一等,全然忘了剛剛王紹屏夫人的搞笑演出,被他們視為治家不嚴的缺點。現場多是民族企業家,民族大義當前,自然不拘小節。

「項兄,如果不介意,我有幾項新專利藥品,我願意授權給你的藥廠製作,讓五洲藥房販售。如果您願意,我們約個時間詳談。」於是又讓王志平遞出名片,約好時間。

接下來虞洽卿繼續介紹,有先前提到的新民機器廠胡厥文;在上海創辦華通電業機器廠的姚德甫,他還被稱為中國低壓電器工業的奠基人;南昶銅廠的工程師餘名鈺,二戰後的鋼鐵大王,他是隨著墾業銀行行長梁任南前來找金主,為今年正在籌資創辦大鑫鋼鐵工廠募資,他自己還會兼任總工程師,替中國發展新的煉鋼方法。

接著是專做菸草捲紙的造紙老闆金潤庠、竺梅先,兩位開創了中國菸草捲紙新紀元;然後是林德興五金工廠的林信昭、耀昌醫療器械號的鍾章耀與胡永年以上這兩家企業皆為民族醫療器械業的先驅;然後是肇興輪船李子初、寧紹輪船公司董事長方椒伯;還有也專做工業用酸的大豐化工林滌庵;上海綢布業最大的協大祥綢布店的兩合夥人柴寶懷、丁丕山;最後是銀行界的俞佐庭、秦潤卿、盛丕華、徐聖禪、宋漢章…等人。黃炎培被介紹為職業教育社社長;楊杏佛則被介紹為大律師,兩人都是陪同張靜江而來。

王紹屏一一問好,一旦知道對方是需要資金創業的民族工業創業家或是亟需提升技術的民族工業,就立刻就留下聯絡方式,打算提供資金或技術與對方合資。

介紹完之後,賓客一一入座。然後張靜江才說起這次宴請王紹屏的用意:「台生老弟,據說您有很多新的技術和經營模式,從食衣住行到航運、重工業,還有銀行金融業等等。據說你只打算和海外華僑合資啊?在這個國際不景氣的狀況下,那怎麼忘了我們這些國內的民族企業家呢?」

啊?早說嘛!只是要進行商業合作,那沒問題啊!怎麼搞得好像要擁戴新主子的架式呢?王紹屏為自己的異想天開搞得十分不好意思,於是邀請浙江商幫到山東參觀自己規劃的各大工業區和港口。

席間,他又把自己那套三階段經濟替代的振興經濟方案說了一遍。然後更深入的說:「生產過剩的另一項次要因素是歐美盤剝勞工太過,讓勞工消費能力不足,造成產品過剩,所以小弟特別提出勞工保護方案,如果各位想和在下合資,務必要能接受這些方案。」說完請小咪假裝找人到車上拿出勞工保護方案以及土地改革方案,其實就是立刻列印數十份。王紹屏想透過這個機會試試水溫,看看目前中國最大的商業界鄉黨,是否能接受這些體制改革。

大家拿到資料讀了沒多久,黃炎培就站起大聲叫好,緊接著許多大佬也紛紛點頭稱是,只有少數人搖搖頭。張靜江則是低聲詢問:「台生老弟沒有送給委員長一份?」王紹屏點點頭:「雖是如此,但政府目前十分困難,我個人認為得由商界做表率,我不能勉強大家,但是我認為可以從我個人做起,然後擴散到我的合作夥伴。」

張靜江點點頭,心中覺得這個年輕人識大體啊!或許是可以支持的對象啊!總比窮兵黷武或者老是搞武裝鬥爭的兩個陣營好多了。不只張靜江這樣想,很多在場的商業鉅子也有類似的感觸。沒想到繞了一圈,結果反而是王紹屏自己的表現,還是讓浙江商業領袖們動了擁立之心。這應該是王紹屏始料未及的吧?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