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介紹 
卷一 新世界篇 
卷二 封龍篇 
第十七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一)
第十八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二)
第十九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三)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一章 龍嘯
第二十二章 鬼窟
第二十三章 踢星速龍
第二十四章 邪雷龍
第二十五章 劍癡黑龍
第二十六章 心洞
第二十七章 結案

噬妖之城 
作 者
黎小翔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3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84
累積人氣
7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噬妖之城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1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九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三)
第十九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三)

  灃水大街四周皆無農田,華麗的新式住宅蓋遍了整個街道。

  最大、最顯眼的那間,就是灃水鎮鎮長的家。

  兩年前他賺夠了搬進這裡的錢,後花園是三個月前突發奇想而請人加蓋的。

  現在的他已經足夠富有,只要他想,這條街隨時能再多幾棟樓,而這些樓都將納入自己資產。

  沒有人敢去徹查鎮長財源,他已經變相為無法無天的無良土豪。

  鎮上有人失蹤?

  鎮長說不必擔心,灃水鎮人遲早會認得回家的路。

  梨產被外包侵佔?

  鎮長說那是自己人,鄉鎮的建設必須要和他們互助配合。

  景山鄉人的指控?

  鎮長說他們無知,自己已經主動提供物資交換了,那些愚民能夠溫飽全靠自己,為什麼還不滿足?

  此刻,有著尖面大耳、體態略胖的鎮長,正在寬達百坪的宅邸內喝酒。

  跟一群不被政府管控的惡煞們喝酒。

  十一個應該被稱為「大哥」的人,都對鎮長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鎮長舉杯,對著眾大哥朗聲道:「祝咱們生意興隆,小弟我,就先乾為敬了。」

  眾人一致回道:「請!」

  其中一人飲下酒水,露齒微笑,問道:「照這賺法,鎮長不用再幹多久了吧?」

  「嘿!」鎮長放下酒杯,不疾不徐地道:「這位南部赫赫有名的道上前輩,可別用這種眼光看小弟啊,只要各位還用得上小弟我,引退之說豈不荒謬?小弟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跟鎮長說話的人十分消瘦,臉部明顯可見凹陷痕跡,黑眼圈重到像是許久未曾好眠,視線相當混濁。

  此人名為聶偉,在道上混的人都叫他「僵老大」,是幫會中極有名氣的惡棍。曾在南武市區中發生的墮神強盜案,便是他支系中的好鬥份子所犯,而他本身也具有相當強大的能力。

  據說張資旋一舉收服六名悍匪,將之送往燁龍政府,那六人卻在受刑前失蹤了,有人在沿海地區見到他們蹤影。

  此事真偽,暫且無從考察。

  「仗義。」一名滿面鬍腮的大漢道:「有鎮長這句話,咱們不怕錢賺太少啊!」說著替自己倒了酒,再舉酒杯。

  此人發跡中部,名為江文隆,在黑道上打滾了十多年,掌管這附近山頭的所有劇盜。此人旗下最多猛將,直系於崎霖市區中的「狂雲幫」,因和二幫主稍有摩擦,故而外出發展。而事實上,大幫主還是和他關係密切,兩方常有往來。

  極惡城市崎霖市,灃洲中人無人不知。那裡沒有正義的神,只有墮神。

  從那裡出來的異能者,通常會比尋常墮神還要可怕。

  打著在崎霖市闖出來的名號,江文隆勢力擴展得十分迅速,道上的人皆要讓他三分。

  鎮長紅光滿面,舉杯回敬。眾人又喝一輪,場面好不融洽。

  在座的十一位成員,無一不是實力雄厚的幫派大佬,舉止斯文的鎮長和其接洽,卻應付得熟練已極,足見雙方同流合汙的時日已經不短。

  「別的我不敢說,這魚目混珠之章法,小弟可是頗有心得。」鎮長喝出了興致,起身對眾人說道:「那山梨作用神奇,除了皇家團的官員們夠資格享用外,這灃洲中還有誰配擁有?能替龐先生運送神水更是榮幸,小弟將兩者混成一塊,表面上是封存梨肉,誰又能猜到咱們真正的利益,其實來自……」

  「夠了夠了。」江文隆連忙打岔,「小心隔牆有耳。」

  「別怕。」鎮長自信地道:「神水的真正用途,龐先生從來不說,就姑且認定那是能夠保持青春常駐的靈藥配方好了。如此重要的事物,有誰敢半途打劫?光是壟斷山梨這件事,外面盤商有誰不知我們背後靠山?可誰敢帶頭抗爭呢?」

  「我說的不是這事。」江文隆壓低了音量,「在鎮長的掩護下,東海定能寧靜一時,那些水魎乖順的很,並沒有明目張膽地在人類領域惹事,所以暫且沒有紛爭,可是鎮長必須知道,人類和妖怪向來勢不兩立,若有合謀,哪怕是正當生意也不為人認可。灃洲中的政黨最愛捉風捕影,只要給他們一個抗爭藉口,這片大陸還不被鬧得天翻地覆?畢竟……我們的利益是見不得光的。」

  「見不得光?」鎮長狐疑地道:「您是說……那個?」

  江文隆點頭,臉容嚴肅,示意鎮長不可再說。

  另一人起身搭話,舉止甚是有禮:「那些東西,才是我們真正重視的,不然各位老大原本各奔東西,為了把持勢力而經常刀劍相向,火拼導致血流如注,那可是大家的惡夢呀,哪有可能會像今日這般和樂融融?山梨跟神水當然不是什麼要緊事,怕就怕一但受人矚目,咱們的行為便會曝曬在陽光底下,真正重要的事物很有可能就此曝光。」

  此人名為李山成,和江文隆同為崎霖市幫會出身,原為走私槍械的其中一個重要源頭,但自從東岸的生意開始實施後,他便放棄了部分銷路,全力支持這項頗受政府重視的新提案。

  不是墮神的他,能夠保有今天這個地位,全憑那深謀遠慮的處事態度。

  鎮長點點頭,不再搭話。

  他親眼見過船艙底下的那些「東西」,這輩子,他都不會想再看一次。

  現場沉寂半晌,鎮長忽然小心翼翼地道:「我說……龐先生到底要那些東西幹什麼呀?我怎麼想都沒必要啊!直接殺掉不就好了?」

  「有些事情,您還是別知道太多。」江文隆道,面色中泛起一層濁氣。

  鎮長是個明眼人,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問題,當下縮了縮肩膀,別開視線而獨自飲酒。

  他知道那些「東西」的存在不該讓自己知曉,知曉之後能夠苟活至今,已經是上天恩賜了……

  焦點從鎮長身上移開,眾大佬開始分頭交談。

  這十一位黑道均是極有份量的大佬,對於交際一事絕不遜色於這位圓滑的鎮長,此刻能和同道中人同桌暢談,一方面可說為利益鋪陳,一方面可說臭味相投而互有好感,鎮長從來就不是圈內人,瞬間就被冷落。

  他朝後方一名粗壯大漢招招手,說道:「我說那個王蠻,你也來喝一杯吧。」

  那名叫王蠻的漢子十分高大,就像一顆會移動的人型粗樹,身高二米以上,光頭的形象甚為兇悍。

  「鎮長,我還是別喝酒的好。」王蠻聲音像是低沉的重音樂,分外扎實,「跟你出來不是為了享樂,只要有任務在身,我不能有絲毫鬆懈。」

  「我叫你喝你就喝!」鎮長起身遞酒,酒杯中的酒水略為外灑,「沒事,有這麼多大哥在場,誰敢動我一根寒毛?」

  王蠻搖頭,眼神堅定。

  「叫你喝你不喝,那就是要反我了?」也許是受到方才的冷落刺激,鎮長開始有些歇斯底里。畢竟這裡的人,就只有王蠻真正聽命於他,充其量,他只是這些黑道的魁儡。

  「不,正因為對你效忠,我才不想在勤務中喝酒。」王蠻堅持。

  眾大佬統一將視線聚焦在王蠻身上,欣賞之意直接了當地投射而出。

  他們都知道王蠻出身卑微,原是一個生活在市集的木料搬運工,後因神族能力覺醒而獲得怪力,在一次雇主的惡意壓榨中一拳將其打死。鎮長見他生性憨厚,又非有意殺人,便利用特權替他改頭換面,收為己用。

  王蠻身分全是假的,連臉部結構也是假的。

  鎮長替他換了鼻骨,弄凹了臉頰;獲得新生的他看起來更為威猛,不變的僅有那厚道的性格。鎮長一個簡單的舉動,從此替自己安插了個強力的保鑣,至此躲過許多劫難。

  ——這也是幫會分子一直不敢對他太過造次的原因。

  他們都聽過王蠻的傳聞,亦親眼見過他的威力。

  如果鎮長是個惡人,而且能夠以殺人為前提來獲取利益,這個王蠻,將會在道上掀起驚濤駭浪,再兇悍的大哥都不敢輕視於他。

  大佬們不約而同地心想:「這樣一個忠誠的強者,如果留在我身邊就好了……」

  這場為了迎合邪惡而設的宴席,就在鎮長的尷尬情緒下結束了。




  鎮長名叫黃利源,爬上這個位階是他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小時後的他總幻想能掙到無憂的財富,現在他辦到了,成為一個為了錢財而草菅人命的壞鎮長。

  可是他不後悔,甚至認為這是自己必將承受的考驗。

  ——若不懂得犧牲,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該從何而來?

  人生就該專注去做一件事情,若分神了,誰能保證自己將不會失去一切?

  想當一個好鎮長,就絕對不可能跟惡名昭彰的黑道們同流合汙,那剛蓋不久的花園,就只會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當黃利源在替自己的立場灌輸堅定意志時,他總會前往兒時的殘破老屋。

  就是這樣的貧困生活,才會創造出今天的自己。

  他深信自己並沒有錯,錯就錯在這個可怕的世界,正在默默允許惡人的活躍。

  黃利源望著那身處黑暗、破敗潦倒的舊家,沉重地嘆了口氣,對身後的王蠻道:「阿蠻吶……你說……像我這樣的人如果死在了路邊,到底有誰會為我傷心難過?」夜深了,大街上一片冷清,黃利源的聲音充滿蕭瑟寂寥的感覺。

  「也許沒有。」王蠻和他保持著一個大步,這是最能夠保障雇主安危的距離。

  「你也不會?」

  「我對你的誓約,到你死前一直有效,但那是指保障你的生命安全。」王蠻說話時沒有猶豫,「我的誓約中並不包括把你當做朋友或者親人。」

  「你啊……」黃利源再次嘆氣,語氣更為深沉,「若不懂得圓滑,這個可怕的世界是容不下你的……」

  「懂得圓滑,不代表你能活得比我更久。」王蠻的聲音毫無感情。

  「你不懂。」黃利源手負後頭,頗有深意地看向黑夜。「我們在生意圈打滾的人,一定要選對靠山,雖然我不知道傅無常真正死因,又到底是誰要他死,但我想,他就是沒有靠山吧……他差不多以為自己要獨裁了,卻在這一刻栽了……」

  「傅市長跟你……」王蠻提問。他早就對黃利源的思想感到好奇,尤其是對南武市已卒的前市長傅無常所作的一些評論,總是格外激烈。

  「二戰時期,他是張家營的先鋒,我是一個負責採買的勤務兵。有一次我在運送食物途中被妖怪攔截了,我旁邊那個駕駛第一個先掛。」黃利源的表情開始豐富了起來,腔調起伏不定,「我滿臉都是血,就透過血的玻璃去看外面那些奇形怪狀,多可怕……」

  王蠻見雇主說得起勁,便不打岔。

  「後來傅無常從路旁殺出,說是奉了張家營元帥張定山之令,特地前來奪回屬於我們的食物。他一出手——只不過一個眨眼功夫,卡車旁死了十六隻妖怪,那些軍方的人全身都是妖血,卻沒有出現任何的排斥表情。他們都是真正的怪物——就跟吃人的妖怪沒有兩樣!」

  黃利源像是在說一個可怕的鬼故事,表情略顯猙獰。

  王蠻聞言,低頭看著自己手掌。

  在保護黃利源的這段日子裡,雖不算殺人無數,但用拳頭擊斃幾個鬧事的小混混還是有的。

  一拳打死,血花激昂地從腦袋中噴射而出,濺了王蠻一身。

  王蠻就跟那些殺妖的士兵一樣,沒有出現排斥。

  說到底,自己在別人眼中也是怪物,只是他們不敢明說罷了。

  黃利源維持著本來姿勢,話音卻多了滄桑。

  「三年前的某一天,我跟隨著前任鎮長去看東岸的生意,就跟哈巴狗一樣低賤,那一天……傅無常就站在那艘每天都會到來的大船上。我從前鎮長那裡得知他已成為市長,還是在距離燁龍政府最近的南武市區。他站在甲板上,好威風啊!最重要的是他還認得我!」

  王蠻知道自己即將聽見黃利源內心深處的秘密,視線不自覺變得緊實。

  「那老小子當眾對我說,你這個在車上撒尿的士兵還活著?這個世界怎麼還沒把你弄死?」

  「從此以後,所有人都叫我撒尿的士兵。我每一晚都在爛醉,也會在睡夢中想起因為被妖怪攔截而嚇到失禁的那天。當我醒來時,我的鼻腔中彷彿還聞得到當天的尿騷味。我的人生最低潮,就因為他仗著權勢嘲笑我這樣一個怕死的人,將我一腳踹入了充滿尿騷味的泥沼裡,差點永不翻身。」

  「我說一個採買的士兵,怕死有什麼不對了?我的職責是買菜啊!買菜啊大哥!不是殺人幹妖!見血是他們專業,我害怕是理所當然的呀!就像沒殺過豬的人要怎麼拿刀替豬放血?我不敢啊!那不是我的強項!」

  王蠻沒有打斷黃利源的意思,儘管,他早就知道黃利源不是一個冷血的人。

  「最可惡的就是那黃麟……」黃源說的人,就是他的親叔叔。上一任灃水鎮鎮長。「我每一天都在被他提醒,我太過怕死,他說的話就跟傅無常那老賊一樣……把我嫌棄的沒有半點價值……」

  王蠻醒悟。

  原來黃利源要他打死上任鎮長,不是為了上位。

  黃利源短暫陷入了悔恨的空洞裡,後悔自己當天為什麼不勇敢下車。

  就算只是假裝對抗也好,只要忍住當時的尿意,自己就不用過上那一段狼狽的日子了……

  ——只是因為那一泡尿。

  但現在不同了!

  黃利源抹抹臉,語氣一轉,開始嶄露笑容。

  「所以我說圓滑重要,連我這樣怕死的人都能爬到這個位置!雖然偶爾還是會想到那段卑微的往事,但我知道那都過去了,我已經站在真理上面,不會再有人敢對我嘲笑。」黃利源說得灑脫,卻藏不住聲線中那暗潮洶湧的無奈。

  「我是覺得……」王蠻低頭,略顯徬徨,「那些山上的妖不該讓牠們待在山上,不管怎樣,那都是我們人類地盤,牠們不該在山上幹著強盜般的生活。我知道你還有良知,圓滑也確實是項武器,可是你應該……」

  「該怎樣?」黃利源轉身,眼中充滿惡嫌,「你說我應該怎樣?」

  「你可以賺錢,可以雪恥,但不能讓妖族任意忘為地掠食人類。如果你打算繼續放任這種惡行,那麼……傅無常的嘲笑會再出現。只要有個比你強大的人再次站在至高點,他仍可以當眾調侃你的人生。」

  「這不用你教!」黃利源舉起右手,激動地想要做點什麼,但他又意識到眼前的王蠻並非是自己兒子,亦非被打不敢還手的雜碎,本要揮出的巴掌頓時轉為指責的手勢,只能用手指戳點空氣。

  「那些妖怪正在吃人,我當然知道!牠們手段乾淨俐落,大家都以為是靈異事件!可是水魎跟黑道們是一夥的,甚至跟取代傅無常的新勢力有著頻繁的互動!」黃利源換了口乾淨的空氣,又道:「你要我怎麼做?直接上山殺妖剿匪嗎?就我們兩個去幹?你就不怕我再次撒尿在褲檔上?」

  王蠻無語。

  「那些妖怪本來就很厲害,也很狠,你見識過牠們的控水能力吧?」黃利源的語氣已接近咆嘯,眼光隱有濕潤,「別說是你我了,就算是燁龍政府的皇家團也未必敢跟牠們對著幹!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鎮長,你要我去做什麼改變?」

  肉弱強食就是真理,王蠻早就知道。

  他雙手抱胸,靜靜地看著黃利源低頭拭淚。

  最起碼,他看見了黃利源內心深處尚存著一絲善念,那麼保護這個懦弱的人……就不是一件沒意義的事……

  不敢做跟不想做,從來都是兩碼子事,縱然漠視會被視為共犯,但黃利源確實曾想過要去改變現況,只是他無能為力,無力到……只能在自己面前狼狽哽咽。

  「就這樣吧……那些水魎都是瘋子,連分屬同族的妖,都敢生勤活捉奉獻給人類。我是不知道那些妖怪的用途,又將被送去哪裡,但可以想像得出……牠們都將承受著讓人嚇尿的悲劇情節……」黃利源如洩氣的皮球般垂下肩膀。

  他轉身面對黑暗,又再補充:「這樣一支心狠手辣的水妖集團,咱們……是不可能與之抗衡的。」

  「依我看,你就繼續圓滑地做生意吧,而我,就當作沒事一樣繼續當你的保鑣。」王蠻替黃利源下了決定,「如果想著,景山鄉的人只要還沒死光,山梨的技術就不會消失,等到他們上門乞討時,山梨就會正式成為我們的商品,這樣……就沒什麼好掙扎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真理?」

  「不然呢?」黃利源無奈地擺擺手,側臉輪廓極其落寞,「我還能怎樣?我沒辦法了!」

  確實是沒辦法了。王蠻沉默,今夜的話題應該是要結束了。

  良久良久,四周都沒有聲音,只剩野狗的咆嘯,蟬鳴的滋擾,還有風的悲鳴。

  直到那句平淡而悅耳的男聲響起。

  「你可以跟我合作。」

  黑夜中出現第三人的聲音。王蠻發現右側暗處,出現兩抹銀色的亮點。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噬妖之城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1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