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介紹 
卷一 新世界篇 
卷二 封龍篇 
第十七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一)
第十八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二)
第十九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三)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一章 龍嘯
第二十二章 鬼窟
第二十三章 踢星速龍
第二十四章 邪雷龍
第二十五章 劍癡黑龍
第二十六章 心洞
第二十七章 結案

噬妖之城 
作 者
黎小翔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3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84
累積人氣
7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噬妖之城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2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你你你……你聽見我們說話了啊?」黃利源邁出步伐,伸手指著那瞳孔綻放銀光的不速之客。

  「聽見了,我也說出我的訴求了。」男子聲音更為低沉,參雜在夏日的風中仍會令人感到發寒。而這聲音,正是來自阿竹。

  雖然曾在查案時有所迷網,但阿竹最後想通一件事。

  如果灃水鎮人也有居民失蹤,而鎮上卻有如此規模的生意在運作,那麼此鎮之長的手中資訊定然極多,失蹤案他定知其由。

  如果連這點消息都不知道,該如何控管整個山梨生意?又該如何安插水魎在陸上活動?而大船上的那些人,更不可能和鎮長毫無關係,他們定是同一夥人。打從山梨被人壟斷之後,他們就一直在進行著不為人知的交易。

  說不定——更早之前就已經密切合作,只是方式沒現在便利。

  果其不然,阿竹在鎮長宅邸外全都聽見了。

  銀眼所帶來的效能,不光只是身輕如燕、疾行如風的速能,視力和耳力亦有提升,而且是大量提升,阿竹只要挑個順風的方位喬裝成路人,便能輕鬆得知所有資訊。

  若非江文隆那句「隔牆有耳」,阿竹可以知道更多,這些人的秘密——將不再是只屬於他們的營利手法。

  而會議中的黑道們,有半數以上都曾被阿竹跟蹤過;徹查妖兵集團的那個禮拜,查找的就是這些不被法律拘束的人。

  所以阿竹知道的不比鎮長少,他甚至知道船艙裡面的那些「東西」究竟是什麼,又將被作何用途。

  在聽完黃利源的肺腑之言後,更加接近真相的阿竹實在無法冷靜。

  他的心中充滿怒火,並希望封印在「封龍棍」中的龍強硬支配自己。

  完全支配,沒有人類該有的顧慮。

  就讓最狂暴、最邪惡的龍來取代自己吧,那樣就可以毀掉這裡的一切——殺掉所有看不順眼的人。

  可是阿竹辦不到,為免波及百姓。而那些龍就像在呼應他的本性,至此全無異動。

  在還能保有理智的情況下,阿竹只想尋求一個最好的解決方法。

  「誰讓你在那偷聽的?你說話啊!」黃利源從來沒有向人吐露過心聲,剛才是第一次,其中言論夾雜了許多生意上的機密,除了王蠻之外,沒有人可以聽見。

  一旦讓人聽見了——定要滅口。

  「王蠻,你可別讓他跑了啊,要讓他逃走,你跟我可就完了!」黃利源雖然憤怒,卻終究有怒無膽,走了兩步又退了回去,對王蠻道:「上啊!先打再說!打到他剩半條命再帶回去探探他知道多少!」

  「好像沒有別的辦法了。」王蠻大步繞過黃利源虛胖的身體,猛力按壓指節,清脆的指響猶如炮竹。

  「不能好好對談?」阿竹雖然主張合作,卻沒有迴避王蠻的挑釁。

  兩人各自朝前站了三步,雙方距離已十分接近。

  王蠻用眼神示意:不能。

  這場架已然無可避免。

  黃利源向來不敢恭維王蠻打架時的模樣,一套「延骨拳」端得是拆毀人體的爆發猛勁,見他準備開打,便即踉蹌竄入了那破損不堪的老屋內部,從一扇崩裂的窗口遙望街上對峙。

  這裡已經是半個廢區,周遭三十多戶老房早已沒人居住,只要別打出這條街外,隔日的騷動便能輕易壓制。

  是用重建社區來搪塞過去,還是用天災人禍呢?

  不,也許他們之間的對決不會造成大規模的傷害,未打之前就想理由實在言之過早。

  黃利源吞了口口水,只盼這個不明來歷的小夥子不堪一擊,否則的話,風聲便有走漏機會,自己的鎮長地位隨時不保。說不定……一條命就得掉在一時的口舌之快上……看似美好的人生,就這麼糊婼k塗地被自己送葬掉了……

  然而王蠻異常冷靜,並未直接開打,只是仗著巨大的身體壓制對方,就看對方會不會眼露怯意。

  真正的一擊必殺,其實取決於敵人的狀態。

  驕傲,興奮,昏沉,急躁,甚至是眨眼。只要稍有疏忽,就是王蠻殺人的機會。

  抱有殺人覺悟的幹架高手——觀察的部份就是這麼簡單。

  可是站在他前方的阿竹,一直不受這種壓迫的影響。

  兩人身高明明有所落差,胸腔厚度也傾向王蠻,可是阿竹氣定神閒,步履穩健,那揹著「封龍棍」的身影散發出驍勇善戰的氣勢,也是一副逞凶鬥狠的模樣。

  如果王蠻是滔天巨浪般的存在,阿竹便是浪上的一艘大船,哪怕浪再高再大,這艘船也終將能夠看見海浪平靜的那一刻,再一次回歸它原有的安寧。

  王蠻已經知道,想要打倒眼前的人,只能依靠最純粹的暴力;碾碎那份平靜的真正暴力。

  而這套方法——正是自己最拿手的。

  王蠻在無預警中擊出左拳,過程中沒有發出聲音,那雙沉著的眼睛就像在說:光有氣勢是沒有用的——能接下我的拳頭才有對談的機會!

  這是一記刺拳,以王蠻的力氣,可直接打崩車子的擋風玻璃。

  阿竹就像當初應付張資旋的剛掌一般,以腳底輕觸王蠻的拳尖,跟著膝蓋彎曲,想借力讓自己高速後躍。可是王蠻看似憨直,對於戰鬥一事卻甚是敏銳,肌肉的神經反應已然超過大腦所思,每一次出招都會自動安排出後著。

  就像現在,王蠻直接將肺部空氣吐盡,關節像是瞬間拉長,餘勁比想像中猛烈,阿竹還沒取巧,王蠻的力量已如排山倒海般向前衝擊;此刻的阿竹,就像一片被狂風掃中的落葉,凌空翻轉兩圈才狼狽落地。

  翻圈是阿竹洩力的一種方式,若非如此,他的整條腿都會殘廢。

  王蠻並未給足阿竹調整姿勢的空間,第二拳又再跟上。

  這次是右拳,狹夾著上百斤的力道轟向地上的阿竹。

  阿竹右腿痠麻,一時不能自主,當下雙手按地,如蟋蟀般高高向側方彈去。

  這一彈,足足彈了三十公尺,並以背部著地,全身沾滿髒土。

  王蠻拳風掃至,地磚崩裂暴飛,阿竹受到風壓驅逐,不由得如此狼狽。

  王蠻挺立上身,卻不繼續追擊,只是淡淡地道:「我看你剛才那胸有成竹的模樣,一直以為你能有所成就,沒想到……」眼中流露出強烈的失望。

  「你幹什麼!」黃利源低聲催促,「你他媽耍什麼帥!他可是聽見我們秘密的人!快幹了他!」

  王蠻卻不理他,只是對著阿竹道:「就憑你這實力,咱們無法合作。」

  「還他媽合作!」黃利源快崩潰了,「我真服了你了!」

  阿竹從地上慢慢站起,藉此伸縮右腳,發現損傷不大,但要高速奔馳卻有困難。

  「是啊!面對絕對的暴力,取巧不會獲勝,我也是剛剛才知道你這麼可怕!」阿竹先是一笑,後來卻忽然陰沉著臉,眼色轉金之際,右臂筋骨繞圓舒展,竟自動自發地迎向王蠻這個怪物。

  王蠻察覺出當中的異樣,五指向掌心收縮,凌空揮出一記重拳;那長滿肌肉的右臂看似愚鈍,卻在擊打時猶如猛蛇出洞,整條手臂瞬時活了起來!

  他本來就打算使出這招「延骨拳」中的「破勁」,以當下距離破空襲擊,直接碾碎阿竹的身體,只是期盼阿竹還有發揮空間,所以停頓;要不要打死阿竹,之間只差了一句多餘的感嘆,就算黃利源不去督促,此招仍然會發。

  然而阿竹在切換金眼後,體格竟在無聲息中變高變壯,一個如同王蠻一般的拳擊破空而出,二人竟在三十公尺之遙完成了力量的拼鬥!

  兩股拳勁相互衝撞,於半空中爆出數萬絲勁氣;這些氣流無比蠻橫,所經之處無不引發震盪,方圓十尺內石磚爆裂噴飛,沙塵漫天飛揚。

  王蠻正吃驚對方也有這樣的力道時,一抹龐然巨影突然破塵而出,猛一揮拳,強大的風勁吹到了王蠻身上,令他有了被其撕裂的幻覺。

  金眼為「封龍棍」中的其一龍魂,名為「力土」,以一招「五指山」為貫徹暴力之形象,每一拳都蘊含了破開山壁的力道。王蠻仍沉溺在方才的隔空震盪中而無可自拔,但見那條右臂自動伸展,竟是在動腦前便給予還擊。

  二人拳頭相碰,億萬塵埃頓時煙消雲散。

  ——又是一次齊鼓相當的對拼,各自都承受了部份威力;拳勁雖已互抵八分,還有兩分卻衝入了體內,那是翻攪內臟的真切痛苦,僅能靠意志力撐過。

  阿竹收回右拳,打出左拳,王蠻彷彿和他有心電感應一般,也是出了左拳。

  手臂在空中勾出彎弧,拳勁再拼!

  「五指山」對決「延骨拳」,正是一場力與力的美學饗宴。

  拳勁四散,地面的碎石猶如重量全失,高速飛竄揚起——

  阿竹穩住腳步,還要出拳,王蠻卻已看準了拳頭路徑,手腕一扭,由下而上擊打阿竹的手腕。阿竹右手上揚,失了前衝的力道,門面登時有了空檔。

  這是王蠻追擊的好機會,但阿竹的左拳終究快了一步,以傾斜的姿勢打在王蠻臉上。

  王蠻的脖頸拉撐至極限,頭顱似要飛走,但向下凝視的眼神卻很堅毅,彷彿並未受傷;阿竹在打中他的那一刻也已察覺異樣。

  拳頭觸感雖然扎實……但那種感覺,就像是打在塞滿棉屑的枕頭上,力道已被徹底抵銷。

  只靠頸椎扭動,不可能抵掉這可以打崩頭骨的力量!

  王蠻強硬地擺正臉孔,惡狠狠地舉拳要打,阿竹為他剛強的氣勢所震,開始丟了硬拚的勇氣,眼色由金轉銀,切換成適合逃難的狀態。

  王蠻看穿了他的意圖,喝道:「想跑?」右拳一揮,激起狂風,讓正在跨足離開的阿竹身體一斜,如被水漂打翻的蜻蜓般凌空打轉。

  只是擦過便有這等威力,若正面擊中——五臟六腑定要爆裂!

  阿竹鐵青著臉,手指按地的同時,雙腳已蹬上了王蠻不及回收的胳膊,猛力一彈,以魚躍龍門之姿拉開了雙方距離。

  王蠻殺紅了眼,哪肯輕易放過?沉重的步伐向阿竹的身影逼近。

  阿竹知道王蠻好戰,方才的互毆已激起了他的鬥志,如果不分出勝敗,王蠻定不會輕易罷休,若要奪回主權,定要叫這頭怪物心服口服。

  還在思索迎戰策略,王蠻卻已靠近。

  王蠻開始綿密地砸出拳頭,每一拳都綜合了全身的力量,見人就砸,見影就揍,雖然頻頻落空,只是徒增周遭的房舍損壞,但王蠻堅信阿竹躲得過拳,卻避不開風,只要再揮幾拳,遲早會被風壓震傷,到時候身軀定然虛弱,不會再有躲招的體力。

  等待阿竹的,只剩支離破碎的慘烈死狀。

  阿竹卻作夢也沒想到,自己下山不過數天,便在城鎮中遇上了這樣的怪物,心中倍感徬徨。可是他知道眼前的人,是唯一可以幫助自己的人,如不在今夜將之說服,日後定無機會。

  說不定……對方很快就會查到自己身分,旋緝會社定要遭受波及。

  阿竹不再迷茫,眼色轉金,瞬間切換的氣勢令王蠻停下了動作。

  他的眼神就像在說:「剛才會退那一下,是我不對,是我不夠尊重你的強悍。現在起,我要徹底去除心中的雜念,好好地和你幹一場架!」

  幹一場轟轟烈烈的架!

  王蠻的呼吸漸漸粗蠻。他瞪著正在靠近的阿竹,方才輕易得來的主權正在流失。

  阿竹闊步向前,隨著行走而擺動的手臂肌肉,線條凹凸有致,和王蠻相比竟只瘦了半圈。

  王蠻冒出冷汗,不知是自己剛才沒有看清,還是阿竹的強壯來源與眼色有關,總之眼前這個青年人已經和剛才不同。

  ——那是可以跟自己匹敵的狠勁!

  阿竹站到了他的身前,右腳一踢,將一顆巨大的石塊踢開。只見他臉露獰笑,喉嚨一鼓,渾厚如雷響的嗓音響了起來:「沒有障礙物了,不打做啥?」

  王蠻意外他的聲音居然變得這般粗蠻,心知這人的能力相當奇異,若不一探他的力量泉源,這輩子恐怕都會有所遺憾,當下咬牙揮出右拳,威力仍完美地保持著方才的水平,沒有一絲示弱。

  阿竹勾動手臂,正面和他拳頭互擊,傳入地下的勁力瞬間推開一地石屑。

  ——阿竹居然不閃不避,直接選擇對拼拳勁?

  王蠻看懂了他的意思。

  阿竹打算進行一場最危險的對毆,最沒技巧的蠻鬥,只是拼誰的拳頭硬,然後從中選出優勝者。

  這就是怪物等級的對決!唯一的技巧就是想辦法撐到對方手骨崩碎!

  黃利源感覺強風襲來,刮面生疼,暗道:「這兩人都是瘋子!不折不扣的瘋子!」

  升起躲避念頭的那一瞬間,二人開始了極致的暴力互毆!

  他們皆發怒吼,以壯聲勢,拳頭不停對砸,皆無呼吸;高手比拼注重換氣程序,但街頭鬥毆則是無呼吸的激烈運動。他們在拚肌耐力和肺活量,拚到頸冒青筋,臉頰脹紅都不能停止,一定要有人先垮,才有人夠資格呼吸空氣。

  拳頭互碰,等於以骨對打,皮肉會先血肉模糊,才會看誰的骨頭率先崩裂。

  他們不痛嗎?

  不。打出第一拳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痛到幾乎閃尿,咬合的牙縫快要滲血。他們痛到恨不得快點砸崩對方的拳頭,並向不存在的信仰禱告對方快點崩潰。

  只有這樣,才能停止一發不可收拾的狂暴對決。

  然而悶沉而富有規律的聲樂演奏至此,這首從頭到尾由高潮組成的暴力樂章,並沒有終止的跡象,兩人彷彿在拳頭接觸的那一瞬間被惡魔附身,咬牙切齒,怒目猙獰,眼中映著對方的眼,拳頭卻不偏不倚地屢屢對毆。

  幾十拳過後,阿竹越打越狠,表情開始變得暢快滿足,逐漸不將疼痛放在心上,反觀王蠻滿額冷汗,面色惶恐,雙腳隱有顫抖跡象,力量正在逐漸衰竭。

  還是「五指山」對決「延骨拳」,兩人的招式差異卻在這時候顯現了出來。

  其實王蠻真正能力,在於分脫骨骼。他能製造多重關節,力量泉源在於分裂瞬間,分裂時的骨骼縫隙中會產生推力,脆弱如頸骨亦能如此操作。所以當阿竹打中他的臉部時,並沒有受力的感覺,因為頸骨迅速分合而緩衝了力量。

  王蠻的身體就像是一台馬力驚人的精緻機器,以心運作,以骨殺人。

  王蠻因身體機制而間接作弊,反觀阿竹只是猛砸拳頭,扎扎實實地吃下了所有力道,這讓心高氣傲的王蠻不禁有了聯想;倘若自己沒有比其他神族更優異的力量,這場架還有得打嗎?

  當他們對至第十七拳時,王蠻已達極限,骨骼所能分裂的頻率正在降低,但對方那驚滔駭浪的沉重拳勁卻沒有減緩的跡象,這讓王蠻的痛處越漸鮮明。

  現場血肉暴飛,骨骼崩裂之聲已能清楚聽聞!

  有了痛,便有了怕,有了怕,這場架定然要輸,若非這個光頭大漢有著死不認輸的個性,阿竹早該將他打垮,並結束這場驚天動地的近身搏鬥。

  又對三拳,阿竹猛然大喝一聲,在最後一拳使出了最顛峰的力氣,王蠻身體向後一彈,幾乎跌倒!

  「夠了!你打不過我!」

  「我打……不過你?」

  「我是來要求合作的——不是來跟你打架的!」

  在場三人在同一時間呼出胸口中的濁氣。

  終於……打完了嗎?就這樣……停止了壓榨鮮血的痛苦過程?

  黃利源戰戰兢兢地走出破屋,發現屋舍只剩一半,另外半邊不知飛去哪裡,又或者崩成多少塊碎石。

  他看看一臉恐懼的王蠻,再看看那挺立在夜風中的阿竹。

  後者雙拳是血,臉上身上沾有不少向外噴灑的血漬,但眼放金光,神威凜凜,就彷彿雕刻在地上的精實神像。

  這個說要合作的人……會不會……真有救贖自己的力量?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噬妖之城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2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