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47
累積人氣
447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瑯琊郡河陽城裡有一位少年,年約十三歲,貌堂斯文且英俊,且還是出身在貴族人家,讓鄰居的男孩們只會羨慕嫉妒恨。

姬玉痕,乃河陽城貴族姬將軍的獨子,因為姬尚長年在外征戰,根本沒時間靜下來好好地跟姚氏生孩子,因此也只有這個獨子而已。

他一個頭就直接往一個女孩子的腿上塞,不過玉痕卻顯得有些扭捏,反而是他露出嬌羞的神情,問道:

「小鳳!一定要這樣躺在妳的腿上嗎?」

而這位女孩卻是與這位少年已經有了口頭之間的約定,當然是彼此父母之間的約定,而非他們兩個的,所以已經成了青梅竹馬、玩伴以及未婚夫妻。

“若秋鳳”是這位女孩的本名,乃河陽城另一位貴族若太傅的女兒,所以這兩人相配起來真是登門一對,當然這就是從身分階級來論起,兩人都是官宦的子嗣,也都算是富二代,當然這樣才是最好的,可以保留貴族的血脈。

「哎呀!夫君,您有什麼不滿嗎?」

這女孩倒是生得明珠鳳眼、翠項粉頰、玉膚潔雪、五官標緻,可以說人真如其名,真如鳳凰那般傲視嬌雀。

說她閉月、說她傾城,畢竟這已經難以形容了,只是十五歲的小女孩,卻擁有這等的美貌,只可說這女孩將來一定會是個相當漂亮的女人。

尤其是一身美艷的丹紅瑄衣裳更惹得人人都迷得難以招架,無論男女都會被她迷得團團轉,但只可惜這女人不知怎地貌似只對姬玉痕這個男孩有點興趣,其餘人一概不接納。

「不!只是在這樣躺著肯定會被老師罵的。」

玉痕傻笑幾聲,雖然他正中著美人計,然而他自己也很清楚秋鳳是故意要留住他的,原因隨便猜都猜得出來。

「小鳳!妳是不想讓我去上課是嗎?」

秋鳳臉紅起來露出一絲任性的嘟嘴,道:

「怎麼說都是那些老師不好!才不能讓他們破壞與夫君的甜蜜時光。」

玉痕則是掩著自己的眼睛,居然開始在裝哭了,甚至還出現了幾些哽咽聲好像跟真的一樣。

「我想上課!會被罵的………」

不過聰明的秋鳳一眼就識破了,道:

「夫君!愛哭可不是很好喔!何況裝哭?」

玉痕拿開了雙手,果然眼睛也沒在哭,其實他根本沒理由哭,臉上更多的都是許多紅潤。

不過玉痕的眼神稍微走神了些,只看著眼前的那片庭院的小山丘上頭莫名出現了石碑。

使得玉痕皺緊了眉頭,不知覺爬了起身。

秋鳳不禁氣了一聲:

「真是的!夫君,夫君,夫君?」

玉痕完全不理秋鳳卻是獨自走上了山頭,在他眼前真不知為何出現了一塊莫名出現的石碑,然而上頭寫了四個紅字:“谷神不死”。

玉痕便只能皺著眉頭又是疑惑,看回正追著自己的秋鳳,問道:

「小鳳!我們姬家院有這奇怪的石碑嗎?」

秋鳳卻是露出疑惑的神色,「石碑?在哪裡?沒看到。」

彷彿沒有看到那樣,而玉痕回過了頭往上一指,卻也不再看到原本那四字石碑,這讓玉痕感到很錯愕。

「怪了!是我練劍練太累了嗎?產生了幻覺?」

卻看到一位壯漢,此人身長九尺,身材壯碩如熊,但他的左手卻已經斷了,只剩一隻右手能持劍。

這人就是玉痕的教練,名曰武禜,此人本是姬尚得意的門將之一,在一次征遼大戰之時受了重傷,雖然最後也勉強倖存下來,不過卻也失去了他一直跟隨姬尚將軍的願望。

但是武禜本想再一次征戰沙場,縱使馬革裹屍亦在所不辭,不過姬尚卻是含笑地對他說了:

「我還不允許你死,你還有重責大任在。」

武禜一聽整個人本來稍微悲傷又帶有點堅強卻都柔和起來了,就算手斷了姬尚也沒有打算趕走他,而是將更重大的任務交付給他,那就是去河陽找自己的兒子傳授武藝。

使本來打算尋死的武禜又找到了一絲活下去的生機,那就是教導玉痕成才,希望使玉痕成為第二個姬尚,於是自然就是對玉痕相當嚴格。

武禜呵呵一笑:

「小少爺!不來上課教練可是相當難過的。」

玉痕愣了一下,整個臉確實呆滯住了,既然武教練來了那就表示等一下的課絕對不好過了。

玉痕苦笑道:

「偶爾放鬆一下,應該也沒關係吧?教練。」

武禜則是拿起長棍,說道:

「能不能讓你放鬆,是教練我說得算吧?」

玉痕確實被激得一血沸騰,露出自信的笑意說道:

「這意思是說只要能打倒教練,我就可以休息了是嗎?」

武禜點頭:

「前提是你要先打得到我再說。」

秋鳳聽得樂洋洋,自然希望玉痕能加油點擊倒眼前這位如熊那般的壯漢,於是便將旁邊的長棍了拋了過去。

玉痕接起之後便很流暢地甩著甩著,笑道:

「很流暢吧?教練。」

武禜苦笑一下,道:

「流暢歸流暢,但在戰場上卻不一定有用,花招太多漏洞百出。」

武禜單手一棍卻是有如提著長槍那般一刺而去,玉痕的利眼早也看到武禜的居心所在,是打算直刺自己的腹部。

迅速在當下做了這樣的判定,於是一個滑槍便使得武禜的棍刺偏,然後玉痕也沒多做空歡喜的動作,而是跳起來打算由上往下打向武禜的頭。

「花招太多了,小少爺。」

其槍術是已迅雷而聞名,縱使武禜確實刺偏了,但很快地就又能重整態勢再刺一遭。

玉痕在空中咬牙切齒,突然後悔自己跳起來,在空中可是難以閃避,不過他並不放棄,索性死馬當活馬醫在空中豎棍打算再次滑過武禜的棍。

「噗──!」

玉痕的右腹接了這一擊,痛得半跪在地。

武禜搔了搔頭:

「在戰場上,你這樣可就重傷了,如果還有一群敵人圍過來的話,恭喜小少爺光榮戰死。」

玉痕咬牙,但卻也沒露出半點憤恨的模樣,而是有點笑意,說來他壓根兒也不覺得自己鬥得過武禜,不過是男人的血在沸騰罷了。

武禜說道:

「好吧!你這樣沒出息的狀態,而且還打算偷懶,今天就加課一時辰,這一時辰教練我可會格外地嚴格,可不會讓你發懶。」

武禜則看往長廊上的一位婢女,對她說道:

「碧兒!幫你家少爺擦個藥吧!」

那位名叫碧兒的婢女便是很恭敬地遵命了,拿起了幾些藥材,然後膚在玉痕的瘀青上,果然剛才那一下也不算太輕,雖然勉強以力推力,可終究還是傷到了身體。

武禜則在一旁,則看到一位年約四十的婦女端了一杯茶過來,而武禜則有些慌忙,苦道:

「我只是姬尚將軍的一位門將而已,怎麼敢勞煩將軍夫人呢?」

這婦女正是玉痕的母親姚氏,二人看著玉痕與碧兒兩人相談,玉痕偶爾臉紅,很明顯對現在狼狽的模樣感到羞恥不已。

姚氏便問道:

「武將軍,玉痕這孩子如何?」

武禜點頭笑道:

「不錯!小少爺學習力驚人,只可惜無論槍劍上面卻都下錯工夫,大概仍需半個月的教導應該可以改正。」

姚氏道:

「玉痕這孩子一直很希望能成為自己的父親那樣,在外征戰沙場、保家衛國,真不知對這孩子的將來是好是壞。」

武禜一聽卻是露出一絲嚴肅的神情放下了茶杯,悄聲道:

「姬將軍他其實一點也不希望小少爺能變得跟他一樣,他其實念念都很想歸鄉,只奈何疆外昏亂不得沒有人去抵擋,但他仍然繼續誓死捍衛邊境,就是為了小少爺不要重蹈覆轍。」

姚氏突然含笑一下,道:

「尚,果然還是沒變啊!」

武禜便是站起身來,笑道:

「將軍夫人親手泡的茶,真是好喝!接下來就得讓小少爺好好用功了。」

●○

武禜教練的課後,緊接著卻又是張切老師的課,特地聘了張老師來到了姬家院。

玉痕整個人可說是疲勞轟炸,只能倒在桌上一副快死的模樣,悄聲道:

「好累………」

張老師便拿起竹簡輕輕一敲玉痕的頭,讓玉痕只能爬起來。

「玉痕!現在已經講到哪裡了?」

玉痕撇著嘴角,整個人完全不知所措,甚至連冷汗都冒起來了,畢竟剛才真的發呆了,完全忘了不知道上到哪兒。

「很好!那老師就特別在為你重講一下吧!當然是在課後的時間。」

玉痕整個人相當低迷,這又得延課了,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不過玉痕也只能接受了。

●○

「終於結束了…………」

玉痕攤在桌上,此時已經天色漸晚,不過仍不是休息的時候,畢竟河陽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因為有河流通,所以港口甚是發達,因此這兒的市場可不打烊。

「姬!玉!痕!」

姬家院門外有三四個小男孩們聚集著這樣大聲喊出他的名字,玉痕整個人都有點愣住了。

「對了!忘了與這群狗蛋兒們有約,不是吧!今天真累死了,好不想去。」

自然由碧兒接客,這群孩子畢竟也是少爺的朋友們,碧兒倒也喜歡這樣接客,且與他們不知為何混得很熟。

「碧姐!要不要也跟我們一起去逛街?」

碧兒愣了一下,不過自己的事情自己可無法作主,只能低下頭搖頭苦笑道:

「這個………奴婢我也無法作主…………」

姚氏碰巧在旁邊聽到,便說道:

「玉痕既然要去了,碧兒妳也去吧!」

碧兒一聽,露出一抹微笑:

「謝夫人,奴婢這就去準備。」

不過秋鳳則是一臉不滿的神情瞪著碧兒,話說秋鳳與碧兒之間的關係是非常不好的,畢竟自從碧兒來到了這個家後,不知怎地玉痕很喜歡與碧兒一起。

有時候在夜裡還會在一起,玉痕變成老師教不識字的碧兒念書,累了就這樣睡在一起,更比身為未婚妻的她還親膩許多。

姚氏摸了一下秋鳳的頭問道:

「鳳兒,妳要去嗎?」

秋鳳臉紅著,搖頭道:

「這麼多人,我就不用了。」

畢竟秋鳳也只對玉痕一人感興趣,而與其他人在一起就會有點沒辦法專心,所以時常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玉痕出去玩,而秋鳳則留在院內顧家,不是姚氏不允許,而是秋鳳本人不願意。

不久之後,玉痕與碧兒二人都身穿一件不錯的翩袍,沒有像其他貴族子弟那樣重視穿金戴銀,只是非常整齊且潔淨的一身。

碧兒笑道:

「方才少爺那取鬧的模樣,真是頭一次見過。」

玉痕一臉不滿的模樣,撇過頭向另一邊,道:

「還不是碧姐姐硬是把我給抓起來。」

碧兒突然露出點感慨,抓著玉痕的手以免被人潮沖散,只要一跨過這個家門之後,整個街上到處都是人。

碧兒含笑嘆道:

「也許這就是少爺所說的家人吧?」

玉痕含笑點頭,右手握緊碧兒的手,左手則是握著另一位孩子的手,眾人之間好不愉快,一同走了出去,看著街上的夜市擺出,自趙氏政權以來也就多了夜市這個概念,就算是先朝也從未有過,使得經濟繁榮的城市變得更加繁榮。

逛著逛著,被人潮擠了擠差點把這群孩子給擠暈了,幸好由碧兒帶頭,碧兒好歹也是成年人,身高比大家長了一比,自然能看得到目前的方位。

那群被玉痕叫是狗蛋兒們的小傢伙,都露出一絲邪惡的笑意:

「你的愛人真可靠。」

玉痕與碧兒聽得都大吃一驚,這讓二人情何以堪。

玉痕苦笑道:

「為什麼會得出這個結論?你們怎麼認為碧姐姐是我的愛人,為什麼?」

那群狗蛋兒們全都露出邪惡的笑意:

「因為你一直都很喜歡在外面講一些跟碧姐的瑣事嘛!而且現在看起來有兩情相悅的感覺更加確信,外面可都在傳聞說姬玉痕喜歡的其實不是若家的那位小姐,而是碧姐。」

玉痕十三歲、碧兒十八歲,歲數確實也差不多,不過這如何不讓玉痕大感震懾,卻臉紅得又是嬌羞不止。

碧兒道:

「不!奴婢跟少爺不是這種關係。」

然而這群可惡的孩子們卻用一種更加邪惡的笑意看著碧兒「嘿嘿……」,使得碧兒也撐不下去,苦道:

「你們要吃什麼?大姐姐都請你們吃。」

玉痕苦著看向這位心地善良的笨蛋姐姐,這點程度就要拿錢來當封口費了,讓玉痕也不由得擔心這婢女的未來。

「太好了!最愛碧姐了。」

於是這位楷子就真請了大家一頓,讓大家各飽口福,真有點讓玉痕看不下去,似乎還有些嘀咕:

「真對不起啊……我家的婢女…………十分好騙…………」

大家站在白雕闌的橋上,任憑眾人推擠也得卡著看往天上,只看到煙火飛噴而起,果然這才是現代最大的趣味。

夜市之後就是煙火,一瞬間整個場面沸騰到幾點,使得碧兒握著玉痕的手更加緊密。

是的!從饑荒中逃出來的碧兒也失去了家人,雖然眼前的這群小孩子們都與自己沒有任何血緣,但不知怎地卻有點像親弟弟那般讓自己的內心感到溫暖。

看往玉痕的臉頰,但玉痕的神情相當嚴肅,北望無盡的夜空,他的神情卻是隱韜著自己的大志,大丈夫所嚮往的自然就是自己能超脫凡人化為英雄,在北方的亂象沙場為朝廷奪回已失去的領土。

「為了家人、為了朋友,原來父親都是懷著這種感情而戰。」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