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公告、
上、清平之奸賊
下、亂世之英雄
楔子、上卷之全,下卷之初
第一百三十二章、一切的歸還
第一百三十三章、曦亭之誓
第一百三十四章、鐵公子統西域(一)──登壇拜將戰呂勝
第一百三十五章、鐵公子統西域(二)──遙望百步秋鳳癡
第一百三十六章、鐵公子統西域(三)──秉信遵義保蓮主
第一百三十七章、斷情崖慷慨豪言
第一百三十八章、師之南的煩惱
第一百三十九章、小可的追殺
第一百四十章、天下非一人之天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各自的苦衷
第一百四十二章、白柳玉香與慕雪
第一百四十三章、鐵公子統西域(四)──過去的恩恩怨怨
第一百四十四章、鐵公子統西域(五)──星月崛起
第一百四十五章、星月的堅決
第一百四十六章、只想安然地度日
第一百四十七章、天下乃天下之天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二人的城府
第一百四十九章、引龍出淵之計
第一百五十章、御龍殿政變:鐵面碎裂為痕夢
第一百五十一章、新月東出仁世生
第一百五十二章、繼承的鐵公子
第一百五十三章、長江後浪推前浪
第一百五十四章、望天下人共討鬼皇帝檄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痕香結婚
第一百五十六章、玉香獻計痕鳳結姻
第一百五十七章、香鳳的恩怨
第一百五十八章、終成假結姻
第一百五十九章、痕鳳之間的曦亭談判
第一百六十章、總算化解的爭寵恩怨
第一百六十一章、靈氣爆散
第一百六十二章、汝夢妻和季芙蓉
第一百六十三章、杜絕嚴的反意
第一百六十四章、烈岩崗戰役
第一百六十五章、春日水之變
第一百六十六章、荒落川平叛(上)
第一百六十七章、荒落川平叛(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隆興之盟
第一百六十九章、風延歸痕
第一百七十章、一切都是為了當年的誓約
第一百七十一章、天下奇劍(一)──討論會議
第一百七十二章、天下奇劍(二)──一切都值得
第一百七十三章、天下奇劍(三)──開幕式
第一百七十四章、天下奇劍(四)──刺客來襲
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奇劍(五)──絕代雙嬌
第一百七十六章、天下奇劍(六)──晚夜祭的心殤
第一百七十七章、天下奇劍(七)──師之南的憂鬱
第一百七十八章、天下奇劍(八)──優勝的厚禮
第一百七十九章、天下奇劍(九)──最後一晚的大團圓
第一百八十章、天下奇劍(終)──閉幕式
第一百八十一章、絕後丹的真相
第一百八十二章、遲來的算帳
第一百八十三章、回不去的曾經
第一百八十四章、我回來了
第一百八十五章、作為傻子的幸福
第一百八十六章、肅清谷神神道教
第一百八十七章、邁向宋金交和的第一步
第一百八十八章、段雪託子
第一百八十九章、美男宴
第一百九十章、避嫌遠疑
第一百九十一章、殺神呂霸
第一百九十二章、各有內憂
第一百九十三章、“忠”、“義”難全
第一百九十四章、內外之交困
第一百九十五章、赴死何難
第一百九十六章、吾不復見雪矣
第一百九十七章、挽救呂勝
第一百九十八章、路遇義賊
第一百九十九章、公孫畫龍鱗
第二百章、不義之家忠義魂
第二百零一章、天門和議
第二百零二章、不到黃泉誓不相見
第二百零三章、是謂“人行將軍”
第二百零四章、三界的氤氳
第二百零五章、新月五英
第二百零六章、封神之戰(一)──治世能臣
第二百零七章、封神之戰(二)──子父之戰
第二百零八章、封神之戰(三)──承君之恩
第二百零九章、封神之戰(四)──直搗黃龍
第二百一十章、封神之戰(終)──終結恩怨
第二百一十一章、僅屬於自己的美夢
第二百一十二章、神智的復甦
第二百一十三章、師之南的戀情
第二百一十四章、震破蒼穹的悲嚎
第二百一十五章、墜入死淵
第二百一十六章、齊觀星象與君合謀
第二百一十七章、師夫人
第二百一十八章、匡扶天下不為私情
第二百一十九章、告別羅而蘭
第二百二十章、力敵中陽
第二百二十一章、意外的訪客
第二百二十二章、玉香育子
第二百二十三章、完顏雍的初到第一天
第二百二十四章、名將的末路
第二百二十五章、當下歡愉
第二百二十六章、第一堂課
第二百二十七章、第二階段開啟
第二百二十八章、無可取代
第二百二十九章、天地之間莫貴於人
第二百三十章、青芙掌門的規勸
第二百三十一章、夫與妻
第二百三十一•五章、夫與妻之二──小雜劇
第二百三十二章、完顏雍歸國
第二百三十三章、談何君臣姐弟情
第二百三十四章、義德聖女
第二百三十五章、真假柔福
第二百三十六章、舊宋宮女──秦笙宓
第二百三十七章、三霸之會
第二百三十八章、生活之趣
第二百三十九章、“情”師方可出高徒
第二百四十章、改師之南的惡習
第二百四十一章、“古”道一以貫之
第二百四十二章、香鳳與香南之間
第二百四十三章、連纓芷入玉虛
第二百四十四章、秦笙宓意留新月
第二百四十五章、天下即將又一次的大變局
第二百四十六章、玉痕的隱憂與愧疚
第二百四十七章、完顏智與袖舞花英
第二百四十八章、玉華人酒席
第二百四十九章、轉身又過是蒲菖
第二百五十章、朱雀章:痕香鳳之間的陳舊往事
第二百五十一章、朱雀章:秋鳳的悲哀
第二百五十二章、笨拙的男人
第二百五十三章、無厘頭的騷動
第二百五十四章、與師家戰役
第二百五十五章、相繼病逝
第二百五十六章、新月、師家結好
第二百五十七章、明媚春晝有幾時
久、一世之孤君
後記、

初版《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7.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05
累積人氣
670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初版《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2.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六十八章、隆興之盟

荒落川平叛也能稱是“荒落川決戰”,最終新月教主姬玉痕殺了叛將杜絕嚴而結束,本該是叛徒的他卻還是有墓立於新月之地,使人完全摸不清到底怎麼回事,就算是玉香去問玉痕也不肯說出詳細。

能知道的是玉痕始終將杜絕嚴納為新月忠臣之一,將他叛亂的罪歸咎於自己,因為自己的疏失才會引發起這場叛亂,不過也幸好天門沒有趁此次的叛亂大舉進攻,否則新月恐怕會損失慘重。

天門之所以不出兵也有原因,並非是靜觀其變,對天門來說新月底下有人叛亂應當是最佳機會,錯失可就悔之晚矣!但其實就連天門也出現了內亂。

並非是別人,正是春日水之變的幾天後,舊星月如同過去的星月一樣又進行了一次分裂,以姜超為掌門正式成立“獨孤”,口號便是“獨孤於一教,不受天門所侷限”。

所以老天並沒有給玉痕太多的悲傷時間,剛一回去很快獨孤使者就來了,也很明顯姜超的用意,希望能申請到外援共結友好。

比照天門給舊星月的福利,明顯當初鬼皇帝黑王宗給新星月的優待還更好,良禽擇木而棲,擇到壞木就怪自己沒眼光,不擇木者只有單純與傻勁的笨蛋。

獨孤目前明顯與舊星月對立,而與舊星月對立就擺明了與天門為敵,以現在獨孤的力量根本沒辦法抗衡這大小兩教的聯合,那麼無論如何也都希望能得到新月這大教派的支持。

獨孤掌門姜超也並非蠢蛋,自然也有考慮到聯合的對象,其實他也有聯中陽門的選擇,但是中陽門當初卻與天門協同進軍新月,也能發現兩教間關係緊密,這是不選中陽的原因其一。

其二,中陽門怎說也是防禦出色、喜歡自保的教派,並不擅長進攻,跟他們聯手也別奢求他們會阻止天門。

其三,遠親不如近鄰,中陽完全與獨孤並無交接,不可能奢求中陽門真心出兵駐防獨孤。

其四,沒有好處的條件可談,對中陽來說幫助獨孤,獨孤真的也無法給他們什麼好處,畢竟這麼遠!就算能簽訂和平條約有啥用,本來就很難打到了,但與新月就不同,至少在新月被兩中型教派夾殺的情勢下應該也希望天下有一個第四中小規模的教派來支持,就會變成二打二的局面。

其五,鬼皇帝姬玉痕早年就對同盟教內確實不錯,幫助星月復興到了一定的水準,因此,選他的話應該不會被坑。

對玉痕來說獨孤的成立真是天大的好消息,雖說新月三分佔其二,卻仍被二大正教給夾殺,自然也希望有一個緩衝的教派來幫忙。

不可能是舊星月,舊星月已淪為天門的傀儡,且當初分裂出來明顯就是反新星月的,所以不可能!而諸多小教派也只希望倚著大教派苟且偷生,這時姜超就站出來了,使得曾為鬼皇帝的姬玉痕反而對這同樣是年紀輕輕的掌門抱以肯定的態度。

玉痕自然也有了計劃,說道:

「為了幫助你們能打贏這場戰役,我新月願意將西域借給你們,就看你們要不要!」

獨孤使者當場就這樣嘴巴掉下來了,西域多麼廣大無際,卻願意將西域借給外教。

袖雨作為過去白玉蓮的代表,表示反對:

「西域之大,無故借給外教是為何?莫不是讓外教有更強的實力,這無疑是借了兵刃給別人,別人未必不會傷自己!」

王豐此時就考慮了一下,眾人以為王豐也會反對,結果相反竟然贊成。

「西域雖然地廣但人稀,我等新月雖人眾但仍舊還是無法完全統治,西域對新月來說實在也是累墜,不如交給獨孤管理,使得獨孤成為天下第四大教派,如此就真能使天門、中陽不敢輕舉妄動。」

然後就將地圖搬出來了,目前新月的地盤真心太大了,甚至還通過狹山連向西域,也就是過去黑王宗與白玉蓮的地盤,而中原則分佈於西南、南甚至還概東南部一點,幾乎是橫貫了中原。

北為天門、東南為中陽,至於所說的獨孤則在最西北處勉強與新月邊疆連結,獨孤往東一點正是舊星月派所在。

獨孤使者問道:

「這樣真的好嗎?姬教主。」

玉痕笑道:

「對你們來說應當也是天大的好消息吧!對我們來說和平比什麼都重要,如果再有一個得力助手來幫忙的話,我自然很甘願將整座西域借給你們。」

如果新月將西域交給獨孤,無疑地獨孤會從本來一無所有的小教派瞬間晉升為大教派之一,也就是當初法疏所言的“天下四分勢”。

而西域對新月來說真是“雞肋”之地(“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但獨孤成立之後卻成了新月一個良好的籌碼。

借西域這事之大,任誰都會知道,看似善意實際上卻也充滿著姬玉痕最為奸巧的心計,致獨孤難以背叛,因為新月有恩於獨孤天下皆知,你膽敢擅自背叛試試,莫不讓天下共擊之。

但仍無疑地給獨孤雪中送炭,只要有了西域這片疆土獨孤教將不再是小教派任人欺負,而成為天下第四大正教。

玉痕大概也不希望有一天要發兵制裁獨孤,他能承認、包容獨孤為天下第四大正教,但是前提就是對新月是有利的,而不是會害了新月,否則玉痕身為教主也必須盡到教主的責任利益自己的教派。

玉痕是真心希望獨孤接受借西域此事,因為他若不拿到西域、不成為天下第四大正教,也終究如舊星月一樣無足輕重,不足以威嚇天門與中陽,對新月來說幫助獨孤就會變得毫無幫助。



獨孤使者就回去將西域圖拿了回去,讓姜超考慮一陣子。

姜超一聽之後,這樣的傑出人才怎麼可能沒看出新月教主姬玉痕的心戰呢?一聽此處,確實對西域真是心頭癢癢,但他也知道之後很可能會反而變得任新月擺佈。

這是當初鬼皇帝曾做過的,架空星月掌門許青芙,姜超也有些害怕玉痕會架空自己這個獨孤掌門。

說道:

「真是老奸巨猾的人。」

使臣問道:

「掌門您如此說是什麼意思?」

姜超道:

「這西域一旦我們拿了,今後就只會任由新月擺佈而已。」

使臣說道:

「但不拿的話,要在這裡生存還是相當困難的,我覺得姬教主的提案很好。」

姜超道:

「無疑地是一個誘餌引我們到牢裡,這個鬼皇帝本就是如此,若是出於善意的話,為何不承認我這個獨孤“教主”?」

這時接到新月使者來見,讓兩人暗談中愣了一下,新月使者一進來便說道:

「我等教主在此向天下承認獨孤首座姜超大人為獨孤教主。」

兩人一聽互相看了一下,讓姜超有些氣但又有些尷尬,說曹操曹操就到,真是好個老奸巨猾的人,早就明白這新任掌門的急心。

如果被稱作掌門,那麼地位就只與許青芙、若秋鳳或蓮代天這三新月掌門差不多,無疑地就好似獨孤直接被併入新月教其中,變成了獨孤派。

但這次的宣告也能說新月承認獨孤為獨立教派,地位是與姬玉痕這個新月教主併齊,今後就算召開聯盟會議之時就是平等平級。

原本從新月地盤回來的獨孤使臣,看著姜超說道:

「但是如果不拿的話也很難走出難關,今後也只會受到新月更多的護庇,不就更與過去寄天門籬下一樣嗎?被打的話就必須從新月派援軍過來,這樣獨孤也始終不可能有翻身的機會。」

其實姜超只有單純的抱怨卻沒有真的果斷拒絕,因為姬玉痕這個男人真的是太“老奸巨猾”,這傢伙的心機真是太深了,就算給姜超知道這是他的計謀,但姜超卻仍被這個男人壓得死死:

“給你知道沒關係,但是你有勇氣拒絕嗎?別忘了你現在是教主的身分,不能置弟子於不顧吧?”

咬緊牙根握緊拳頭,腦內有萬般思想與擔憂,最終也放鬆了拳頭、也放鬆了思緒,看著新月使者說道:

「我獨孤願意向新月借取西域,如此姬教主應當也會承認我們獨孤是天下第四大正教吧?」

新月使者點頭笑道:

「當初教主大人就是這麼說的,如果獨孤教主您答應的話就由我代教主大人承認獨孤為第四大正教,從今以後也請多指教!姜教主。」

至少在盟約並沒有像宋金那樣是不平等條約,玉痕並沒有要求姜超稱臣,也就是玉痕這與獨孤的同盟能說是平起平坐。

綜觀歷史,其實漢人一直以來幾乎都不喜歡委曲求全,因此將非自己的民族稱為蠻夷,將自己的血統神聖高貴化,所以才有很多經書(儒家、道家或是《周易》)都教人委曲求全,正是因為作者因時、因地與因人的緣故而寫的。

但談宋金之間的和議,宋國皇帝必須向金國皇帝稱臣,無疑會讓多少忠臣心寒,認為我等大宋國皇帝豈能向蠻夷稱臣?所以這樣的和議必不長久。

然而姬玉痕顯然通曉這樣的道理,並沒有這項要求,希望是以平等來換取更長遠的“和議”。

從這一點來看,玉痕的外交手段確實不錯,認為利益才是維持感情的最好聯繫,雖然儒家並不提倡“利”,但墨家則反之,認為“義”就是“利”也。

但此利益非比做生意的利益,有物質上的也有精神上的,例如愛情這種東西正是因為覺得孤單而想互相討暖,這屬於精神層面上能互給彼此的“利”,有種必須互相依賴的感覺,正因為能互相依賴,才讓情感如花那般高貴莫測。

愛一個人難免會是為了某個目的,就像玉痕與玉香相愛一樣,一定是因為玉香能在玉痕心中填滿什麼才會這樣愛著,同樣玉痕一定也在玉香心中填滿了什麼才能一直如此緊緊相扣,但當其中一方再也無法獲取這樣的“利”,那麼迎面而來可能就會是感情的惡化。

回歸正題:新月給獨孤利益,同樣獨孤也帶給新月利益,兩者之間因能共利所以能共生,讓這樣的盟約得以長久。



季文聽說起獨孤正式拉攏了新月使得他的臉色更是難堪,咬緊牙根完全難以置信。

這理當是天門的家務事,因為無論是現在的舊星月還是獨孤都全是天門底下的小教派舊星月分裂出來的,姜超應當是叛賊而非教主。

結果新月這一干涉也使得天下大勢更是微妙,因為獨孤不再是舊星月分裂出來的叛教,得到新月的支持變成新月教主姬玉痕所承認的天下第四大正教。

能說玉痕將這新月的手掌漸漸地深入到了天門的領地,而天門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本來季文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才幹依然比不過新月教主姬玉痕,但如今玉痕偷偷干涉進入此事惹得季文更是氣憤,這不是十倍都遠不及鬼皇帝嗎?

本來天門也在暗中準備派兵支援舊星月滅掉獨孤直取姜超首級,但如今在此看來此計卻也不再現實。

因為匡貉早已行動了,派一萬軍駐防獨孤邊疆,使得戰火可不止在舊星月與獨孤之間,而將會連同天門與新月牽涉進去,從這裡也能看出新月也正在漸漸地滲透了天門。

季文咬牙憤道: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可惡!可惡!!那該死的鬼皇帝,存心想貶低我為樂。」

季文真差點兩度被鬼皇帝姬玉痕給氣死,第一次就是御龍殿政變出手的時機多麼恰到好處,然而這一次則是現在的“隆興之盟”,姬玉痕又再次趁機出手來介入本是天門的家務事,硬生生地轉變為天下大事,使得天門真的沒辦法明目張膽地對獨孤出手。

之所以被稱為“隆興之盟”正是與三十年後的宋金和議有關,因為此次新月與獨孤的結盟基本上已經有了姬玉痕對“天下歸心”的藍圖了,也能稱之為是宋金和議的雛型,故後人懷念稱為此盟為“隆興”。

司馬宗露出一臉毫無辦法的模樣,雖說時常跟鬼皇帝鬥過,但很少有真的鬥贏的,只能說姬玉痕這個人真的太難纏了,這手腕壓得敵人差點窒息,如果沒辦法牽制住新月。

季文看著司馬宗這副模樣喝道:

「你這廢物之後就不要再讓你去前線出戰了,去了也只是丟人現眼。」

司馬宗一愣看著季文說道:

「可是………」

季文冷笑道:

「廢物就要做好分類,你不適合將軍之位,你還是禮賢讓能吧!本人也找到了合適的人選。」

只看到一個壯漢走了進來,手持方天畫戟,但與呂勝卻並不同,露出一絲邪惡的笑意,而且強大的靈氣俱滿全身,以鏗鏘有力的低嗓說道:

「我叫呂霸,前將軍您辛苦了,本人必不負教主重託。」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初版《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2.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