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仙帝歸來作品介紹:
作者介紹:
《仙帝歸來》第一集 仙界歸來
本集簡介:
本集主要人物簡介:
第一章 仙界歸來
第二章 神秘往事
第三章 與曾經的她重逢

仙帝歸來
作 者
風無極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0.1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47
累積人氣
696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仙帝歸來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7.10.1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與曾經的她重逢

回到房中,雲青岩就將煉廢的十七枚丹藥重新放入爐中。聚氣丹廢了就是廢了,不過重新煉製之後,卻可以變成另一種丹藥。

赤毒丹!

顧名思義,赤毒丹是劇毒丹藥。

一枚赤毒丹,經過合理的稀釋,最多能毒死一萬名以上的成年人。

雲青岩雖然貴為仙帝,卻從不排斥用毒,在他看來,有時候用毒,比直接的武力都要乾脆利落。

一個小時後,煉廢的聚氣丹,已經重新煉製成了赤毒丹。

每一枚都紅的鮮艷,散發著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很難想像,它會是劇毒之物。

把赤毒丹裝進準備好的小瓶子,雲青岩就拿出剩下的十五枚聚氣丹,一口氣服了下去。

如果換做普通的星境三階,一口氣服下這麼多聚氣丹,早就被撐爆身體了。

但對仙帝雲青岩來說,十五枚聚氣丹連他肉身極限的萬分之一都達不到。

丹藥入體後,雲青岩就在房中吐納打坐。

但也僅僅只是吐納打坐,並沒有刻意煉化聚氣丹的藥效。

十五枚聚氣丹進入腹中後,就被以極快的速度自動分解著,濃郁的藥效,有條不紊地自動流入靈海裡面。

三分鐘後,十五枚聚氣丹的藥效全部煉化。

雲青岩的修為,從星境三階恢復到了星境四階。

「哥來了!」雲青岩的目光,忽然看向院子外面,幾秒之後,便出現了急匆匆跑來的雲軒。

「岩弟,我聽說你殺了雲越!」雲軒開口就說道,臉上帶著幾分焦急:「岩弟,你太衝動了,雲越雖然不是我們雲氏家族的子弟,但畢竟是大長老的……」

「哥,你放心吧!」雲青岩打斷了雲軒,一臉隨意地說道:「只要大長老不傻,就不會為了雲越出頭。」

雲越本名陳越,是大長老妻子的娘家親戚,但因為從小在雲氏家族長大,就跟著改姓雲了。

但就算姓雲,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他永遠不是雲氏家族的子弟。

雲氏家族有雲氏家族的規矩,姓雲的之間,就算內鬥再嚴重,可一旦對外,就會團結一致。

雲青岩跟雲楊青的決鬥,屬於雲氏家族的私事,兩人就是打得你死我活,也跟雲越沒有一毛錢關係。

他算什麼東西,也配來摻和一腳?

「好吧,倒是我多慮了!」雲軒回過頭一想,也覺得是這樣,大長老只要不傻,就不會為雲越出頭。

「不過岩弟,四天之後,你真要跟雲楊青決鬥嗎?」雲軒臉上又出現擔憂。

雲青岩跟雲楊青的七日約鬥,已經過去了三天。

「當然!我雖然對繼承人之位沒什麼興趣,但卻有我不得不當的理由。」雲青岩點點頭說道,眼中還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殺機。

「是……為了我嗎?」雲軒深吸了一口氣道。

「嗯!」

雲青岩目光看向雲軒,雲軒則不敢對視地低下了頭。

「岩弟,那件事……我之所以不告訴你,也是為了你好!」沉默幾秒後,雲軒歎了一口氣道,眼中有黯然,但也有刻骨銘心的仇恨。

「我知道啊,所以我準備當上繼承人之後,再問你那件事。」雲青岩說道。

從雲軒跟大伯的反應,以及老管家的隻言片語中,雲青岩已經大概推斷出,廢掉雲軒的人,要麼有著很強的修為,要麼有著很深的背景,又或者兩者兼備。

而成為雲氏家族的繼承人,雲青岩就能動用家族的力量。

雲瀚之所以不能動用家族力量為雲軒報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四大長老的遏制。

但雲青岩不同,以他的手段,只要坐上繼承人的位置,就能掃掉一切妨礙他的阻力。

當然,以雲青岩的能耐,多半也不屑動用家族力量。


還不到半個小時,老管家就把雲越的屍體,送到了大長老的住所。

大長老跟一名美婦人,看到雲越屍體後,面色都猛地大變,後者更是馬上嚎啕大哭。

「雲遠林,是誰殺了雲越?」大長老沉著臉看著老管家。

「啟稟大長老,是岩少爺殺了雲越……」

老管家沒有隱瞞,把之前雲越去找雲青岩麻煩的事情說了一遍,不過隱掉了雲青岩煉丹這一段。

「大長老,事情經過就是這樣了。岩少爺還讓我轉達你一句話:如果想尋釁滋事,就換個像樣的貨色過來。」

老管家說完,便轉身離開。

大長老沉著一張臉,但卻沒有阻攔老管家,任由他離開了視線。

身旁的美婦人則在大喊大叫:「雲青岩,你這個天殺的畜生,敢殺我外甥,我陳麗發誓,一定要你償命!」

啪!

大長老忽然一巴掌打在了美婦人臉上:「賤人,是你讓雲越去找雲青岩的?」

美婦人被這一巴掌打懵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支支吾吾地說道:「雲青岩馬上就要跟我們兒子決鬥,所……所以我就讓雲越去試探一下他的修為。」

「你……你這個蠢婦!」大長老聽完之後,氣得直跺腳,又是一巴掌打在美婦人臉上。

「來人,把這個蠢婦關起來,楊青回來之前,誰也不能放她出來!」大長老臉上全是怒火,直接讓人將美婦人關了起來。

直到美婦人被押走後,大長老的怒火才逐漸平復下來。

身為大長老,他自然清楚雲氏家族的規矩,窩裡鬥再狠,那也是家事。可如果被外姓人插足,那就破壞規矩了!

這個規矩,就算大長老都不敢破壞!

大長老朝雲越的屍體走了過去,開始檢查他身上的傷勢:「身上只有兩處傷口,一處是手臂骨碎裂,另一處是心口塌裂。」

大長老的眉宇緊皺,一下子變得沉重。

他已經從雲越的傷勢推斷出了死因,先是一招被敗,手臂骨碎裂,接著是毫無抵抗力地被踩塌心口而死。

「陳麗倒是誤打誤撞,幫了我一個大忙,否則四日後的決鬥,楊青還真可能被雲青岩陰了!」大長老面色陰沉地說道。

雲越有著星境四階的修為,能一招就擊碎他手臂骨,並且讓他失去戰鬥力,至少需要星境五階以上的實力。

但三日前,雲青岩在議事大廳,可是說自己只有星境三階的實力。

「雲青岩啊雲青岩,沒想到三年不見,你不僅變得口才了得,連城府都這麼深沉了!」大長老神情一陣變換,最後卻突然笑了出來:「可惜雲青岩還是失算了,我兒楊青早在半個月前,就已經踏入星境七階了。」


雲青岩當然不知道,大長老會從雲越的屍體上,得出這麼多結論。

不過他就算知道了,估計也只會嗤之以鼻,他雲青岩是什麼人?堂堂仙界十大仙帝之一,會對一個凡人耍心機?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送走堂哥雲軒後,他也離開了院子。

回來這麼多天,他還沒逛過雲氏家族。

雲氏家族的府邸很大,不僅有假山、人工湖,還有花園、演武場……別院跟閣樓,更是不計其數!

雲青岩先是來到演武場,偌大的廣場上,有上百個年齡五歲到十幾歲的少年練功的身影。

小時候,雲青岩跟采兒也是演武場的常客。

不過再大一些後,他們就很少來演武場了,改成專門的武者教導修煉。

離開演武場後,雲青岩便往府邸的深處走去,十多分鐘後,在功法閣的門口停了下來。

好濃郁的靈力波動!

回到天羽城這麼多天,雲青岩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麼強的靈力波動。

當然,這個強,只是針對天羽城而言,放在仙界,這點靈力波動就毫不起眼了。

雲青岩邁步,朝功法閣走了進去。

功法閣一共三層,內部的裝潢很陳舊,充滿了歲月的氣息。

「果然是月境武者!」

雲青岩的目光,落在了躺在椅子上,閉目假寢的老者身上。

老者看起來八十多歲,有著一頭白髮,面頰全是歲月沖刷出來的皺紋。如果單從外表上看,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

「他不是以前的守閣之人。」雲青岩以前來過功法閣不少次,眼前這個月境老者還是第一次見到。

「如果沒意外,他就是大伯口中所說的太上長老了!」雲青岩心裡嘀咕道。

「身份腰牌!」老者眼睛沒睜開,但聲音卻響了起來。

「身份腰牌遺失了。」雲青岩說道,功法閣是雲氏家族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因此進出都需要憑借身份腰牌。

身份腰牌是雲氏家族子弟的身份證明,上面記載了他們的身份信息。

雲青岩當初被捲入空間風暴的時候,身份腰牌就已經遺失不見了。

「身份腰牌都能遺失?」一臉悠哉樣子的老者,臉上頓時出現厭惡之色,下一刻,他睜開雙眸看向了雲青岩。

伴隨著的,還有一股無形的精神壓迫。

這是月境武者的威壓。

只是讓老者失望的是,雲青岩根本沒受到威壓的影響,神情依舊平靜如水。

老者眼中的厭惡瞬間被震驚所取代,他雖然沒放出全部威壓,但也不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能夠擋住的。

下意識地,老者便深深看了雲青岩一眼。

「你叫什麼名字,是旁系子弟還是直系子弟?」

「雲青岩,直系子弟!」雲青岩答道。

「什麼?雲青岩?你不是在三年前就失蹤了嗎?」老者猛地從椅子上起身,目光變得銳利,不斷在雲青岩全身掃視。

老者深居簡出,所以還沒得到雲青岩歸來的消息。

雲青岩頗為無奈地苦笑一聲,隨即又把琅琊山歷練,被抓去賊窟的說辭說了一遍。

「你居然能從琅琊山的賊窟逃出來……」老者眼中又閃過一道震驚。

就算是他這樣的月境高手,都不敢深入琅琊山,就更別說落入賊窟之後,還能逃出來了!

「如果是這樣,身份腰牌遺失,倒是情有可原!」老者的目光,已經緩和了下來:「你來功法閣,是要挑選功法嗎?」

「不錯!」雲青岩點點頭。

「你是最直系的子弟,可以直接進入第三層挑選功法。不過,有兩個規矩要遵守,第一,最多只能挑選一本功法,第二,逗留的時間不能超過半個時辰。」老者說道。

功法閣是雲氏家族的武學重地,收納了家族建立以來所有傳承下來的功法。

在天星大陸,功法的數量跟質量,關係到一個家族的實力、底蘊,以及後續傳承。因此,對進入功法閣的子弟,也有著嚴格的要求。

比如,普通的旁系子弟,就只能在第一層挑選功法。而第一層的功法,往往是最粗淺的,絕大多數都沒入級。

第二層,只有直系子弟,以及境界達到星境五階的旁系子弟才能進入。

至於第三層,能夠無條件進入的,只有最直系的子弟,現在的雲氏家族,最直系的子弟,只有雲青岩與雲軒二人。

其他人想要進入第三層,不僅要展現出足夠的天賦,還要經過族長的同意。

就拿雲楊青來說,他現在也算是雲氏家族的第一天才了,但就算是他想進入第三層,都要經過族長批准。

第一層擺放的功法,起碼有數千本,但到了第二層,數量就減少到了三百多本。

第三層,更是只有寥寥三十多本,每一本都鎖在封閉的鐵箱裡面,需要專門鑰匙才能打開。

不過數量雖少,這三十多本功法,每一本都價值連城,皆是人級上品的功法。

在天羽城,市面上最多買到人級下品的功法,人級中品以上,哪怕在黑市都極為少見,偶爾出現一兩本,也會被三大勢力以極高的價格買走。

至於人級上品的功法,除了三大勢力,根本不會有其他勢力拿得出來,就更別說拿出來賣了。

「七星指、流星劍法、九重掌、崩山拳……」雲青岩目光掃過一個個鐵箱,在鐵箱外面,貼著一張張紙,標注著箱子內的功法名字,以及功法特點。

雲青岩秉著寧殺錯不放過的心態,放出神識,進入這些鐵箱裡面,將功法的內容全部看了一遍。

唯獨有一本,雲青岩發現自己的神識,竟然看不到它的內容。

「靈猴百變身法!」

雲青岩的目光跟神識,都落在了最末尾的鐵箱上。

「靈猴百變身法,人級上品輕功,修煉到一定階段,便能身輕如燕,踏雪無痕,大幅提高修煉者奔跑、跳躍、閃轉騰挪的能力。修煉至巔峰,甚至能長久站立於柳枝之上而不折斷柳枝。」雲青岩低聲嘟囔,念出了鐵箱外面的功法介紹。

「沒想到家族的功法閣,還存在這等功法,怪不得連神識都看不了它的內容!」雲青岩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能長久站立於柳枝之上而不折斷柳枝……這已經不屬於輕功範疇,而是凌空而立!」

凌空而立,是所有武者夢寐以求的能力。

奈何,就算是陽境至強者都做不到凌空而立,唯有先天生靈才可以。

雲青岩如今的修為,已經跌落到星境階段,自然也跟著喪失了凌空而立的能力。


「才三分鐘時間,你就選好功法了?」老者眉宇微微一皺,聽到雲青岩要靈猴百變身法,眉宇更是直接皺成一團。

「雲青岩,如果單看介紹,靈猴百變身法確實很神奇,尤其是『能長久站立於柳枝之上而不折斷柳枝』,這個能力更是連老夫都垂涎不已。不過,靈猴百變身法的修煉難度卻是同級別輕功的數倍,甚至是數十倍以上。至少在雲氏家族,就從來沒有一個人修煉成功過!」老者的眉宇雖然皺成一團,但還是耐著性子告誡道。

「是麼?」雲青岩淡淡點頭,眼中沒有半點意外,因為……靈猴百變身法根本不是人級上品的功法,而是天級上品的功法。

只要是武者都知道,等級越高的功法,修煉難度就越大。

天級功法作為天星大陸最最最頂層的功法,修煉難度可想而知了。如果說人級功法的修煉難度是「1」,那麼天級功法的修煉難度至少是「10000」。

「老夫建議你換一本功法,修煉靈猴百變身法,只會平白浪費你的時間,你已經在琅琊山耽誤了三年,不能再浪費時間了!」老者再次告誡道。

「多謝前輩告誡,但我心意已決!」雲青岩知道這麼說會得罪對方,但還是一臉堅定道。先不說另外三十多本功法,已經被他用神識複製到了腦海裡面,就算沒有,他也會毅然決然選擇靈猴百變身法。

原因很簡單,靈猴百變身法是天級功法。

「你……簡直就是無可理喻!」見雲青岩還是不聽告誡,老者不由氣得重重揮了揮衣袖!

半分鐘後。

老者取來靈猴百變身法,交到了雲青岩手中。

「你可以離開了,但要在三日內將功法送回來!」老者直接下了逐客令,臉上少了和顏悅色,更多的,是恨鐵不成鋼。

「告辭!」

雲青岩說著,便往閣樓外面走去。

「遇到桎梏,自然隨心固然是好,但一味追求身心舒暢,反倒落了下乘!修煉一途講究勞逸結合,卻沒人知道過勞則傷,過逸則怠。」

遠遠地,傳來了雲青岩的聲音。

「果然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竟然還妄圖指點老夫修煉!」老者看著雲青岩的背影,不屑地冷哼一聲。

不過在腦海裡,卻下意識將雲青岩這番話回放了幾遍。

「過勞則傷,過逸則怠……」

「過勞則傷,過逸則怠……」

「……」

重複幾遍後,老者眼中,猛地放出一道精光,只覺得醍醐灌頂,好似所有問題都瞬間豁然開朗了。


雲青岩對老者談不上好感,之所以決定指點老者突破,除了因為老者三番兩次告誡他,更多的,還是因為老者心裡對雲氏家族的忠誠。

身為雲氏家族最直系的子弟,雲青岩心裡自然也把雲氏家族看得很重,畢竟這是他的根,他雲青岩是從雲氏家族出來的。

老者對雲氏家族忠心,變相地說,也是對雲青岩忠心。

「只希望他別太蠢,能將我那番話聽進去。」雲青岩心裡嘟囔一聲,老者的修為是月境一階,從氣息來看,還是晉陞月境一階多年。

過勞則傷,過逸則怠。

老者遲遲不能臻至月境二階,就是因為他太過追求自然隨心,反而本末倒置地停滯了武道上的修煉。

「只要他聽進我那番話,三日內必能臻至月境二階。可如果沒聽進去,或許這輩子都會桎梏在月境一階。」雲青岩嘀咕一聲,隨即便將這事拋在了腦後。

老者能領悟固然最好,領悟不了,那也是他的命,對雲青岩來說,不會有半點損失。

回去的路上,雲青岩已經在腦海模擬起靈猴百變身法。

身為仙帝,修煉一門功法,並不一定要實踐修煉,也可以在腦海模擬出修煉的場景。

比如現在,雲青岩的腦海,就用想像力幻想出了一片柳樹構成的世界,一眼看去,都是柳條的海洋。

雲青岩身穿紅色長袍,背負一柄空劍鞘,身形飄逸地在柳樹上方踏步飛行。

時不時地,雲青岩就會借助一根柔軟的柳枝,猛地一蹬,一口氣飛躍了數十餘米。


等雲青岩從功法閣回到住所時,已經在腦海模擬修煉了百遍靈猴百變身法。

在他腦海中,他已經能運用靈猴百變身法,做出數十種以上的高難度動作。

奈何,他每次要嘗試「能長久站立於柳枝之上而不折斷柳枝」時,柳枝總是瞬間就被折斷。

不過雲青岩卻沒有半點氣餒,他心裡知道,自己之所以做不到這一手,是因為修為不夠。

此時的他,修為才恢復到星境四階,根本不足以支撐他「能長久站立於柳枝之上而不折斷柳枝」。

「除了這一手,我已經完全掌握靈猴百變身法了。」雲青岩心裡嘀咕一聲,腦海中已經停止了模擬修煉。

仙界的功法,也有專門的等級,不過就算是最底層的仙界功法,其修煉難度都要超過天星大陸的天級功法數倍。

雲青岩身為仙帝,仙界金字塔最頂層的人物,修煉天星大陸的天級功法,自然是輕而易舉,易如反掌。

除了靈猴百變身法,剩下的三十多門人級上品的功法,雲青岩也全都在腦海模擬修煉了一遍。

時間方面,比修煉靈猴百變身法快多了,每一門人級上品的功法,僅僅在腦海模擬修煉一遍就已經能融會貫通。

「雲青岩,你可真不夠意思!失蹤整整三年,回來後也不來找我!」一道清脆的女聲,從院子外面傳來。

沒多久,一個亭亭玉立的青衣少女,出現在了雲青岩面前。

「菲菲,好久不見了!」雲青岩露出一抹淡笑,菲菲是三長老的女兒,全名雲菲菲,小時候常跟在他屁股後面,開口閉口都是岩哥哥。

「哼,你既然知道好久不見了,為何回來這麼多天都不來找我?」雲菲菲撇撇嘴說道。

隨即,雲菲菲臉上就露出擔憂:「我聽說你跟雲楊青訂下了七日約鬥?而且你的修為還跌落到了星境三階?哎,岩哥哥,以前的你可不會這麼衝動啊!以你的天賦,遲早能追上雲楊青,又何必急在這一時跟雲楊青決鬥呢!」

雲青岩看到她眼中的擔憂,心裡微微一暖,隨即笑著說道:「放心吧,菲菲,我們從小就是一塊長大的,你見我做過沒把握的事情嗎?」

「這……這倒是沒有!」雲菲菲想了想,雲青岩從小到大,還真的從未做過沒把握的事情。

「好了,有個人想見你,你現在就跟我去找她!」雲菲菲說著,便拉著雲青岩的手,往雲氏家族的大門口方向走去。


此時已經是黃昏時分,晚霞燒紅了半邊天空。

雲菲菲帶著雲青岩一路步行,穿過數條街道後,來到了一間酒樓。

這酒樓叫東昇酒樓,是雲氏家族旗下的產業。

雲菲菲帶著雲青岩直奔三樓廂房,推開門的瞬間,就看到擺滿豐盛酒菜的桌子,旁邊還坐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美麗動人,一綹烏黑的秀髮飛瀑般飄灑下來,身材曼妙纖細,完美得像是下凡的仙女。

「接下來的時間,我就不打擾你們了!」雲菲菲神秘一笑,直接退出廂房,將房門關了起來。

「謝曉嫣……」儘管早就猜到會是她,可見到她的時候,雲青岩心裡還是出現了複雜的情緒。

雲青岩情竇初開的時候,第一個喜歡的人就是謝曉嫣。

「雲……雲青岩,真的是你,你回來了!」謝曉嫣看到雲青岩,眼中泛出了水晶般晶瑩剔透的淚花,下一刻,她的身子便朝雲青岩撲了過去。

謝曉嫣心裡一直認為,是她害了雲青岩,如果不是她三年前放棄雲青岩,或許……雲青岩也不會失蹤了!

幸好,雲青岩回來了,他平安回來了。

否則,那份內疚,真的會折磨她一輩子。

「是的,我回來了!」雲青岩輕輕拍著謝曉嫣的後背,輕聲說道:「對不起,我沒能第一時間就通知你!」

「不用對不起,你能回來,我已經很高興了。」謝曉嫣語氣輕柔地說道,隨即,緩緩抬起頭,還帶有淚花的眼睛深情地看著雲青岩:「晚上留下來陪我好嗎?」

換做任何一個男人,此時都會不假思索地答應。

可雲青岩,卻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足足十多秒的時間,他才歎了一口氣說道:「曉嫣,你這樣又是何必呢……」

聞言,謝曉嫣也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鼓起勇氣道:「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想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你……」

說完這句話,謝曉嫣的面頰,一下子羞紅得像熟透的番茄。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香味,讓廂房的氣氛變得更加旖旎。

「曉嫣,你這不是愛,而是愧疚!」

雲青岩說話的時候,突然將謝曉嫣從自己的懷中推開,隨即,邁步走到座椅旁坐了下去。

謝曉嫣的確是他第一個喜歡的女生,他也是謝曉嫣第一個心動的男生。

但他們兩人,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卻只有短暫的半年。

兩人在一起半年後,謝曉嫣就突然告知雲青岩,她的家族為她訂下了一樁婚事,而她也情願地答應了。

對象是天元王朝皇城一個大家族的繼承人。

雲青岩所在的雲氏家族,雖然是天羽城的三大勢力之一,但跟皇城的大家族比起來,就如同螢火之光與日月光輝,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謝曉嫣既然選了皇城大家族的繼承人,雲青岩自然會尊重她的選擇。

儘管,分手的那一刻,他痛得撕心裂肺,肝腸寸斷。

接下來,雲青岩就離開了天羽城,外出歷練的同時……順便散心!

琅琊山就是他的第一站,奈何第一站,他就遇到了億萬年都未必會出現一次的空間風暴,既而被捲到了仙界。

也多虧被捲入仙界,雲青岩才能逐漸淡忘謝曉嫣。

如今的他,對謝曉嫣已經沒有半點餘情,有的,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樣的感情。

「愧疚?或許吧……」謝曉嫣沉默了片刻才說道:「那就當是……彌補我對你的愧疚,讓我把最珍貴的東西給你!」

謝曉嫣話落,便開始動手褪去身上的衣服。

如雪一樣滑嫩的雙肩,瞬間就暴露在了空氣中,少了衣服的遮蓋,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也變得更為清香怡人。

雙肩之下,就是粉紅色的貼身衣裳,緊緊地束縛住挺拔的山峰。

但不等謝曉嫣將貼身衣裳解開,雲青岩便突然笑了出來,而且是冷笑:「哈哈哈……」

「謝曉嫣,你把我雲青岩當成什麼人了?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不僅是作踐你自己,連我都跟著作踐了!」

雲青岩身為堂堂仙界十大仙帝之一,如果真需要女人,一句話就能讓無數天姿國色的女子擠破頭,就是排隊都輪不到謝曉嫣。

說好聽了,三年前,謝曉嫣是放棄了雲青岩,但他們二人心裡都很清楚,謝曉嫣那不叫放棄,而是赤裸裸背叛了雲青岩。

交往期間,卻還答應來自皇城大家族繼承人的婚約,這不叫背叛叫什麼?

謝曉嫣微微一愣,怎麼也沒想到,雲青岩的反應會這麼激烈,當下就說道:「雲青岩,我只是想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你,不管是愛也好,愧疚也罷,就這一次,讓我放肆地把身體交給你!」

說完之後,她又補充道:「雲青岩,你可以放一百個心,我保證這件事只有我們二人知道,不用擔心會傳到我未婚夫耳中,更不用擔心我未婚夫會找你麻煩!」

「你說什麼?」雲青岩目光變得更加冰冷,此時的謝曉嫣,第一次讓他有種厭惡的感覺。

「我說你可以放心,這件事絕對不會傳到我未婚夫耳中,你不用擔心他會找你麻煩!」謝曉嫣彷彿沒看到雲青岩眼中的冰冷,還將話重複一遍,末了,又歎了一口氣道:「哎,其實我知道,三年前你會那麼乾脆的跟我分手,就是因為顧忌我未婚夫,以及他背後的勢力……」

如果說前一刻的雲青岩,還只是目光冰冷,那現在的他,看向謝曉嫣的目光已經是厭惡了!

三年前,雲青岩會跟謝曉嫣分手,除了因為謝曉嫣背叛了他……更多的,還是因為他尊重謝曉嫣的選擇。

除此之外,兩人的分手,沒受到半點外力的影響。

只是讓雲青岩沒想到的是,原來在謝曉嫣眼中,他是因為畏懼她未婚夫才會甘心分手……

原來她是這麼以為的……

在這一刻,雲青岩的心,又狠狠刺痛了一下。

不是因為他對謝曉嫣還餘情未了,而是在為從前的自己感到不值。

他尊重她,但落入她眼中,這個尊重卻變成了軟弱,變成了怯懦。

世上還有比這更諷刺的事情嗎?

「雲青岩,你還在猶豫什麼,我都說了我未婚夫不會知道,你究竟在顧忌什麼?你還是不是男人了?非要我再主動,把你強行推到床上嗎?」謝曉嫣見雲青岩還坐著不動,不由有些惱火了。

「謝曉嫣,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非要我明明白白告訴你,我對你的身體不感興趣,一點興趣都沒有嗎?你這麼做,除了讓我覺得你很賤,不會再有其他結果。你的愧疚,也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我雲青岩活得很好,不需要你的任何補償!」

末了,雲青岩又瞇著眼睛道:「至於你未婚夫,他算什麼東西,也配讓我畏懼?」

雲青岩心裡,早就泛起了殺機。

如果不是因為他跟謝曉嫣,有那麼一段過去,就憑她這番侮辱他自尊的言論,足夠讓她死上一萬次了!

開什麼玩笑,仙帝雲青岩,還需要一個女子的憐憫?更可笑的是,憐憫的方式,還是用身體來償還!

他雲青岩要什麼女人沒有?

連同為十大仙帝之一的池瑤女帝,都對他傾心不已。

單論姿色,謝曉嫣的確是美女,可跟風華絕代的池瑤女帝比起來,謝曉嫣連給她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告辭!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雲青岩說著,便從座椅上起身,往門口方向走去。

他怕繼續溝通下去,自己真的會控制不住殺了謝曉嫣。

「雲青岩,你給我站住︱︱」謝曉嫣大叫一聲。

此時的雲青岩,剛打開房門,走出了廂房門口。

見雲青岩沒停下身子,謝曉嫣頓時變得氣急敗壞:「雲青岩,你如果再不停下,我保證你一定會後悔的!」

「後悔?如果我真的停下,那馬上後悔的就是你!」雲青岩冷笑一聲,身子越走越遠。

他現在已經在強忍殺機了。


從酒樓三樓下來後,雲青岩就直奔大門口而去。

他走的很快,走出酒樓門口的時候,正好有一個穿著華服的貴公子走進酒樓。

「奇怪,這人怎麼這麼面熟?」穿著華服的貴公子忽然看向雲青岩:「連背影都這麼似曾相識……啊,這不是雲青岩麼!早就聽說他回來了,沒想到還讓我撞見了!」

穿著華服的貴公子,臉上頓時出現幾分戲謔,吩咐旁邊三個虎背熊腰的護衛道:「你們過去,把他攔下!」

「是!」

三名護衛應聲,隨即快跑上去,一把攔住了雲青岩的去路。

「嗯?」雲青岩眉宇微微一皺。

「哈哈哈,雲青岩,三年不見,你就不想跟老朋友敘敘舊嗎?」穿著華服的貴公子大笑一聲,隨即朝雲青岩走了過來。

「聽說你失蹤這三年,是被囚禁在琅琊山的賊窟。嘖嘖,曾經的天羽城第一天才,被囚禁三年後,修為不進反退,個中滋味一定很苦澀吧?」穿著華服的貴公子陰陽怪氣地說道:「而且我還聽說,你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搶著做你們雲氏家族的繼承人,還不自量力地跟雲楊青訂下了七日約鬥?嘖嘖,不得不說,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三年前,你喜歡跟人搶東西,三年後,你還是這樣!」

「你也沒變,還是只會逞口舌之快,還是那麼令人討厭。」雲青岩認出對方後,冷冷地說道:「好了,我心情不是很好,識相的話,就自己滾!」

穿著華服的貴公子叫張勇,是張氏武館的少館主。

三年前,他也是謝曉嫣的追求者之一,不過最終贏得美人心的卻是雲青岩。

「哈哈哈……」張勇聞言就冷笑了出來:「雲青岩啊雲青岩,你以為還是三年前嗎?現在的你,已經沒資格讓我滾了!」

「對了,有件事,我三年前就想跟你說了。謝曉嫣跟皇城葉家繼承人的婚約,是你跟她還在一起的時候訂下的,並且得到了謝曉嫣的親口同意,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不等雲青岩說話,張勇就冷笑道:「這意味著謝曉嫣背叛了你,哈哈哈……」

雲青岩目光瞬間寒了下來:「你知不知道你在找死!」

誠如張勇說的,謝曉嫣在跟雲青岩交往期間,卻還答應了皇城葉家的提親,這已經是赤裸裸地背叛雲青岩了。

三年前,雲青岩雖然還不是仙帝,但骨子裡依舊充滿傲氣。

他接受不了任何形式上的背叛,也不會原諒任何形式上的背叛。

謝曉嫣為何會對雲青岩愧疚,甚至想用身體來償還這份愧疚?就是因為,謝曉嫣心裡明白,她背叛了雲青岩。

不過謝曉嫣雖然明白,卻沒有將「背叛」一詞擺到明面上。

因為這是一道傷疤,一旦提起,傷疤就會被揭開。

哪怕雲青岩如今對謝曉嫣已經沒有感情,但這道傷疤卻還殘留在雲青岩心裡。

畢竟對雲青岩來說,這種背叛,還是第一次,也是他迄今為止唯一的一次。

雲青岩的兩隻眼睛瞇了起來。

是的,他心裡動了殺機,而且是近乎實質化的殺機。

背叛這道傷疤,雲青岩自己沒有揭開,謝曉嫣也沒有揭開,現在卻被張勇這個毫不相干的人揭開了。

「張勇這個蠢貨……」從酒樓追出來的謝曉嫣,正好聽到了張勇的背叛言論,面色猛地一沉。

「從今以後,我跟雲青岩……將會徹底的形同陌路。」謝曉嫣心裡變得前所未有的失落,背叛這道傷疤被揭開以後,她跟雲青岩,已經沒有任何當朋友的可能性了,哪怕是最普通的朋友都不可能。

「張勇該死!」失落過後,謝曉嫣心裡就動了殺機。

但還不等她動手,雲青岩已經搶先出手了。

雲青岩化作一道幻影,一個照面,就已經到了張勇身前,伴隨著呼嘯的破風聲,一掌拍了出去。

「哼,我早就說過,今天的你,已經不是三年前的你,你以為你現在會是我的對手?居然還敢主動出手!」

張勇冷哼一聲,同樣拍出一掌,迎向雲青岩的重掌。

兩掌碰撞的瞬間,張勇的身子就飛了出去。

轟隆!

街邊一個商販的攤子,被張勇的身體砸得粉碎,碎裂的木屑像塵土般飛揚。

「咳……噗!」張勇重咳一聲,咳出了一大口血,渾身一陣劇痛,像被震碎了全身骨頭。

「少館主……」三名護衛全部跑過去,將張勇扶了起來,一臉緊張兮兮地問道:「少館主,您沒事吧?」

「怎麼可能……」張勇顧不上渾身的疼痛,一臉的難以相信:「雲青岩的修為,不是跌落到星境三階了麼,我怎麼可能連他一掌都接不下……」

也難怪張勇會這麼震驚,他可是星境四階的修為。

同樣震驚的,還有謝曉嫣。

但與一味震驚的張勇不同,謝曉嫣腦海一下子就推斷出了一個可能:「雲青岩被囚禁的三年中,雖然沒機會修煉,但未必就會跌落修為,很可能是原地踏步……又或者只是跌落到星境四階!」

至於雲青岩為何要故意報低修為,謝曉嫣也已經想到了答案,為了更方便爭奪雲氏家族的繼承人位置。

試想一下,如果在所有人都以為他只是星境三階的情況下,雲青岩突然在與雲楊青的決鬥中,展現出星境四階,甚至星境五階的實力,勢必能出其不意地給雲楊青造成傷害。

謝曉嫣心裡嘀咕道:「三年不見,雲青岩已經有城府了,可惜,城府是有了,卻沒有耐心……他現在一招重創張勇,消息一定會傳回雲氏家族,到時候雲楊青必然會有所防範。」

謝曉嫣不知道的是,雲青岩根本不屑於隱藏修為,中午的時候,他就殺了星境四階的雲越,並且還讓人將雲越的屍體送還給大長老。

「你們還愣著幹嘛,還不給老子上去廢了雲青岩!」回過神的張勇,目眥欲裂地說道。

「我們上!」

三名護衛可不敢忤逆喜怒無常的張勇,當下就聯手攻向了雲青岩。

「張勇的貼身護衛,都是星境五階的修為,我要不要助雲青岩一把?」謝曉嫣低聲說道,末了,又搖搖頭:「如果雲青岩修為真沒跌落,以他的戰鬥力,戰勝三個同級別武者根本不是問題。」

三年前,十五歲的雲青岩,是星境五階的修為。

「再者,就算他修為跌落到星境四階了,等到他不敵後,我再出手也不遲,這樣即便不能獲得他的好感,也能讓他欠我一個人情。」謝曉嫣心裡盤算道。


只不過很快,謝曉嫣的算盤就落空了。

「岩少爺,屬下來遲,還請岩少爺恕罪!」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下一刻,酒樓之中,便飛出一個渾身散發著血腥之氣的中年人。

「無妨,只是小事罷了!」雲青岩感受到濃郁的血腥之氣,就知道是誰了。

雲蒙,星境七階,外號千手血屠,雲氏家族外派到東昇酒樓的掌櫃。

「小小張氏武館,居然也敢冒犯岩少爺?簡直找死!」雲蒙從半空落到雲青岩身前,正好此時,張勇的三名護衛,正聯手攻來。

轟的一聲,雲蒙身上席捲出狂暴的氣息,下一刻,已經攻向三名護衛。

砰!砰!砰!

一個照面,三名星境五階的護衛,已經一命嗚呼地倒在地上,心口處,都有一道肉眼可見的掌印。

都是被震碎心臟而死。

「千手血屠雲……雲蒙!」張勇見到雲蒙,瞳孔猛地一縮,閃過了一道恐懼之色。

雲蒙可是雲氏家族出了名的劊子手,死在他手中的人不計其數,不僅外面人對雲蒙忌憚無比,就連不少雲氏家族的本族人看到他都戰戰兢兢。

也正因這樣,雲蒙才被外派到東昇酒樓當掌櫃。

不過,雲蒙雖然殺人無數,卻只為雲氏家族殺人,手中沾染的鮮血、生命,沒有一個是因為他一己私慾而殺的。

「岩少爺,你沒事吧?早就聽說你回來了,我雖然想去看你,奈何……有些不便!」雲蒙轉過身子看向雲青岩,露出苦笑道。

在他的臉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刀疤,從左邊額頭一路蜿蜒下來,經過左眼,直到下顎為止,笑起來的時候,尤為猙獰。

再加上身上還散發著濃郁的血腥之氣,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尊從屍山血海爬出來的殺神。

「蒙叔無須介懷,你是長輩,理應由岩兒來看你。」雲青岩面對雲蒙時,沒有半點不自然,甚至還表現出了晚輩的姿態。

雲蒙臉上的刀疤,是昔年為雲青岩的父親擋住一刀而留下的。

因此在雲青岩心底,對雲蒙異常的尊敬。

雲蒙欣慰地點點頭,他面對雲青岩時,雖然一直以下屬自居,但在他心裡,卻一直把雲青岩視為自己家的孩子。

「哎,可惜你爹娘,還有采兒,都在一年前失蹤了……」雲蒙忽然歎了一口氣。

「蒙叔放心,我一定會找到他們的!」雲青岩說道,他心裡已經知道,他們三人身在天劍宗,現在不能去找,是因為實力太弱了。但以他恢復修為的速度,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動身去找他們了。

「蒙叔,岩兒晚點再跟你敘舊,眼下,還有一隻討厭的蒼蠅要處理!」雲青岩說著,便往張勇那邊走去。

「雲……雲青岩,你想做什麼!」張勇看著雲青岩,心裡有種不安的預感,待雲青岩距離他只剩下三四米的時候,他後背更是一下子涼了下來,殺意,他在雲青岩身上感覺到了殺意。

「三年前,你惹不起我,三年後,你更加惹不起我!」雲青岩瞇著眼睛說道,倏地,就要出手結束張勇的生命。

「岩少爺,且慢動手!」雲蒙忽然說道,身影一閃,便出現在了雲青岩跟張勇的旁邊。

「喔?」雲青岩疑惑地看向雲蒙,他所知道的雲蒙,可不是心慈手軟之輩。否則剛才,也不會一出手,就殺了張勇的三名護衛。

「張勇這樣的小角色,死不死都妨礙不到岩少爺,還不如廢物利用,讓張氏武館出錢買下張勇這條命。」雲蒙看向雲青岩,用詢問的語氣道:「岩少爺覺得意下如何?」

「好,那就依蒙叔的!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雲青岩聲音還未完全落下,便猛地一掌拍向了張勇的小腹。

噗的一聲。

張勇小腹裡面,好似有內臟爆開,頓時,一口瘀血從他口中噴出。

「雲青岩,你……你好狠,居然廢了我的靈海!」張勇又是恐懼,又是怨恨地看向雲青岩。

他小腹裡面爆開的不是內臟,而是武者用來容納靈力的靈海。

靈海被毀,不僅一身修為盡毀,今後也不能再繼續修煉。

雲青岩的堂哥雲軒,就是靈海被人毀掉,喪失修為的同時,也失去了修煉的能力。

「狠?沒殺你,已經是岩少爺法外開恩了!而且,明天之前,張氏武館如果拿不出十萬兩白銀賠償岩少爺,你連命都不會存在!」雲蒙冷哼一聲道,一臉的凶神惡煞。

「岩少爺,張德烈膝下就張勇一個子嗣,所以無論如何都會救張勇。」雲蒙又轉身看向雲青岩道。

張德烈,就是張氏武館的館主。

雲蒙報出的十萬兩白銀,也剛好是張氏武館能拿出的極限。

「麻煩蒙叔了!」雲青岩點點頭道,他現在正需用錢,有了十萬兩白銀,他就能買佈置聚靈陣的材料了。

顧名思義,聚靈陣是可以聚攏天地靈氣的陣法,能將方圓一定範圍內的天地靈氣,全部聚攏到一塊。

雲青岩剛回來的時候,就打算在居住的院子佈一個小型的聚靈陣。

不過聚靈陣所需的材料價格不菲,哪怕小型的聚靈陣,所需要的材料都要五萬兩白銀以上。

是至少!

雲蒙將張勇關起來後,就派了一個人前去張氏武館,通知張德烈明天一早拿錢來領人。

雲青岩則告別雲蒙,返回了雲氏家族。


次日一早,雲青岩吃過早飯沒多久,雲蒙就來找他了。

「岩少爺,這是張德烈賠償的十萬兩白銀!」雲蒙從身上拿出了一疊銀票,每一張銀票的面額都是五千兩。

「辛苦蒙叔了!」雲青岩點點頭,但卻沒有接過銀票,而是開口道:「蒙叔,你回來輔助我吧!」

如今的雲氏家族,雲青岩能完全相信的人不多,除了大伯跟堂哥,就是眼前的雲蒙了。

至於老管家雲遠林,現階段還不足以讓雲青岩完全信任他。

「岩少爺,我也想留下來輔助你,但四大長老那邊,只怕不會同意……」雲蒙苦笑了一聲,眼中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失落。

千手血屠的凶名在外,臉上又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刀疤,導致他看起來猙獰無比,凶神惡煞,因此就算是雲氏家族的人,大多都對他敬而遠之。

「由不得他們不同意!」雲青岩眼中,猛地閃過一道冷芒。

多年下來,雲蒙一直是雲氏家族手裡的一把利劍,許多見不得光的事情,都是由雲蒙暗中處理。

他為何凶名在外?就是因為殺人太多。而他殺的人,每一個都是雲氏家族明面上跟潛在的敵人。

諷刺的是,雲氏家族的子嗣,在享受雲蒙庇佑的同時,卻還對他敬而遠之。

「四大長老身居高位太久,一個個都快要忘乎所以,是時候清理了。」雲青岩低聲說道,眼中閃過凜冽的寒光。

「岩少爺,你……」雲蒙震驚地看著雲青岩,這番話,就算是雲青岩父親當年都不曾說過。

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族長之位是世襲,四大長老之位同樣是世襲。

正常情況下,族長之位,只能由族長直系後人擔任。四大長老之位,也同樣只能由四大長老的直系後人擔任。

雲青岩這番話,明顯是要打破這個規矩,打破雲氏家族存在以來就立下的規矩。

「蒙叔,你老實告訴我,你心裡對家族是否有怨言?」雲青岩說話的時候,目光靜靜看著雲蒙。

「要說沒有,那是假的!」雲蒙想都不想道,眼中全是落寞:「我一直都為家族盡忠職守,立下無數大小功勞,但家族這些年又是怎麼對我的?岩少爺,不瞞你說,我不僅有怨言,甚至還有怨恨……」

說到這裡,雲蒙話鋒又猛地一轉:「但我從來沒有後悔,因為任何一個家族,都需要有人在背後默默付出!」

其實何止是家族,國家也是如此,一群人在享受光鮮生活的同時,背後還有一群人在默默付出,在冒著生命危險保家衛國。

雲青岩滿意地點點頭。

雲蒙是他的長輩,但也是他的下屬,站在上位者的角度,雲蒙這番發自肺腑的話,足以讓雲青岩為之動容。

「蒙叔,多餘的煽情話語,我就不說了,我雲青岩向你保證,從這一刻開始,家族將不再負你!」雲青岩看著雲蒙,一臉鄭重地說道。

「岩少爺……」雲蒙猙獰的臉上,控制不住地溢出了淚水。在他眼中,雲青岩足以代表雲氏家族,有雲青岩這番話,他就是為家族死又何妨!

不過雲蒙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會這麼激動,除了因為雲青岩的承諾,還因為雲青岩身上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上位者氣息感染到了他。

這是雲青岩成為仙帝以後,培養出來的真正上位者的氣息,連仙界的仙人,都會不由自主地被這股氣息感染,而對雲青岩盲目信服,更何況還是凡人的雲蒙。

「蒙叔,有件事我要馬上交給你去辦。」雲青岩說道。

「岩少爺請吩咐!」雲蒙臉上不自覺浮現鞠躬盡瘁的神情。

「你現在就去坊市,採購這些東西……」雲青岩一口氣報出了十九種佈置聚靈陣所需的材料,頓了頓,又說道:「若是還有剩餘的銀子,就全部用來購買曼陀羅花跟金線銀花,嗯,能買多少就買多少!」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仙帝歸來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1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