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題:
作者簡介:
作品簡介:
《修真交流群》第1集 九洲一號群
第1集簡介:
《修真交流群》第一集人物設定:
出場人物介紹:
第一章 黃山真君和九洲一號群
第二章 一張丹方 
第三章 受衝擊的世界觀 

修真聊天群
作 者
聖騎士的傳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02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7年10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60
累積人氣
54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修真聊天群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7.10.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黃山真君和九洲一號群

2019年5月20日,星期一。

春盡夏至。

這個季節,江南地區的晝夜溫差變的很大。白天還穿褲衩熱成狗;晚上卻得縮在被窩裡凍成寒號鳥。

江南大學城。

下午兩點十三分,這個點正是學生們上課的時間。宋書航卻獨自呆在宿舍,電腦桌被拉到床邊,方便他用各種姿勢觀看電影。

宋書航並沒有逃課的愛好││昨晚上半夜天氣悶熱,睡夢中的他使出一招『雙龍出海』蹬飛了被子。下半夜,氣溫劇降。渾身上下只有一條小褲衩的宋書航頓時苦逼了,睡夢中的他雙手在床上苦苦摸索,尋尋覓覓,卻摸不到被子。最後只有縮成皮皮蝦狀,在午夜寒風的淫威下瑟瑟發抖。

朝陽升起時,宋書航已成為季節性感冒大軍的一員。

室友已經替他請假了今天的課。

然後,他吃了感冒藥,一覺睡到現在。

高燒褪去,身體還是有些發虛,這樣的狀態根本無法去上課。所以,他只能獨自一人呆在宿舍無聊的看電影。

屏幕上,電影的播放進度條緩緩推進。但電影的內容,宋書航卻一點都沒看進去。

「藥效還沒過去嗎,好睏。」他打了個哈欠,感覺眼皮子有些沉重。

『滴滴滴∼』這時,電腦右下角的聊天軟件跳動。

這是有人將他加為好友、或是加入群組的提示。

「誰加我?」宋書航喃喃道,他伸手在電腦觸屏的右下角輕輕一點,提示消息彈出。

〔黃山真君(******)請求添加你為好友。〕附加消息:無。

黃山真君?誰啊,這種奇怪的暱稱?

「是班級裡的同學嗎?」宋書航暗道,腦海中不由想起了班級中那幾個明明已經上大學卻還處於青春幻想期的傢伙。如果是他們的話,的確會起這種奇怪的暱稱。

想到這裡,他點了『同意』。

緊接著,又有一條系統消息彈出。

〔黃山真君邀請你加入群『九洲一號群』,是否同意?〕

宋書航繼續按了同意。

『書山壓力大』同意加入『九洲一號群』。

〔您已同意加入群組,和群友們打個招呼吧!〕還附送有個系統笑臉。

這年頭聊天工具做的越來越人性化。

一連串的提示彈出後,宋書航談定的關掉了提示和群聊天窗口││他現在睡意上湧,哪有精力管自己加了什麼群?

反正,他的群設置一直是『不提示消息只顯示數目』,群裡聊天不會彈出打擾到他,只會在群組後顯示聊天數目。

等他清醒些後,可以去翻翻聊天記錄,便能知道自己加入的是什麼群了,還有群裡成員的聊天記錄也不會丟失。

眼睛越來越沉重……

電影進度條依舊頑強的前進,宋書航的意識卻越加模糊。



九洲一號群中,見到有新人加入後,群裡有潛水成員冒頭。

北河散人:「黃山真君加了位新道友進來嗎?已經有一年多沒加新人了吧?」

又有ID為『蘇氏阿七』迅速回復:「有新道友?道友是華夏哪個區的?在哪個洞府修行?道號呢?修為幾品了?」

這一連串問題,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幾乎同時,ID為狂刀三浪的彈出消息:「新道友性別?是仙子否?是的話報三圍、亮個照唄!」

看到蘇氏阿七和狂刀三浪的消息,群裡有好幾人嘴角抽搐。

「三浪兄,你果然是屬金魚的嗎?」北河散人歎道:「你可別又作死,萬一黃山真君又加了位大前輩進來怎麼辦?」

三浪這傢伙什麼都好,有情有義、樂於助人,所以人緣不錯││就是平時喜歡口花花,作的一手好死。

偏偏這傢伙幸運值又低的讓人發指,每次不禁意間作死時,得罪的總是大前輩。這些閒著蛋疼的大前輩正愁沒樂子,自然很開心的折騰起狂刀三浪這個送上門的樂子。

「跪求不要提『大前輩』幾字,本座心裡有陰影。」狂刀三浪發了一排『淚流滿面』的表情。

四年前他這張破嘴得罪了一位漂亮的『大前輩』,被折騰慘了……那大前輩一連折騰了他整整一年零四個月。您沒聽錯,是整整一年零四個月啊!想起那段非人的崢嶸歲月,他的眼眶都濕潤了。

三浪才這話才剛說完,群裡就接二連三的彈出壞笑表情││毫不掩飾、直白的幸災樂禍。

群裡顯示在線狀態的有八人,其中有六人齊齊彈出刷了一排的笑臉。

「你們這群幸災樂禍的傢伙,本座記住你們每一個人了,不要讓本座遇上你們,否則一定要讓你們嘗嘗本座七十二路快刀的歷害!」狂刀三浪恨恨道。他對自己的快刀很有自信,剛才壞笑的六個傢伙,單挑的話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

狂刀三浪才剛說完。

群裡馬上又彈上了一個壞笑表情,是蘇氏阿七的。

接著蘇氏阿七很興奮道:「什麼時候單挑?」

顯然,蘇氏阿七並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他就是想找人干一架。

「……」狂刀三浪頓時萎了。

因為他打不過阿七!

他修為精深,已達到5品靈皇后期境界,離6品靈君也只有兩步之距,但是他打不過阿七。

他一手七十二路刀法又快又狠,還有快如閃電的身法,但是打不過阿七。

他號稱狂刀,狂起來時連自己都怕,但就是打不過阿七!

群裡的人看到三浪萎了後,又是一串肆無忌憚的笑臉。

「……」這次,狂刀三浪只能鬱悶的發一串省略號。

群裡人鬧騰了半天,卻沒看到新人出聲,有些疑惑。

「新道友不出聲?」北河散人出聲問道。

可惜,因為感冒藥的藥效,宋書航已經再次進入半睡狀態。

這時,蘇氏阿七又很開心的發了條消息:「我看了下,新道友叫『書山壓力大』。有聽過叫這道號的高手嗎?這道號聽起來有些像是儒門的行者?真讓人期待啊!這些年,儒門的行者隱居的很深,找都找不到。我已經有近百年沒打過他們了!回想起來,儒門的行者比佛門還要打的爽,不僅嘴皮子歷害,拳頭也夠硬。而且打到興致時還會豪邁吟詩助興,倍爽!最喜歡打他們了。」

「阿七,我說,你對新道友的期待永遠只有好不好打,以及打的爽不爽嗎?」狂刀三浪發了個淚流滿面的表情道。這簡直是惡霸行為好不好?!

「呃。」蘇氏阿七有些不好意思。

北河散人壞笑道:「會不會又是個不會用聊天工具的『大前輩』?」

他這麼一說,眾人都感覺這場面很有即視感呢?

對啊,差不多四年前似乎也有一位閉關了百多年後出關的前輩,同樣好不容易上了聊天軟件,被黃山真君加入了群。卻因為不會打字,沒有發言。

然後,一位叫狂刀三浪的傢伙很開心的在這位前輩面前口花花,又要這位前輩報三圍,又要她發照片,又要語音聊天啥的。

然後……沒過幾天,狂刀三浪就親眼看到了這位前輩。那是位很漂亮的前輩,如同夜空中的明月一樣耀眼美麗。

再接著,這位美麗的前輩折騰了狂刀三浪整整一年零四個月,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狂刀三浪頓時跪了。

「黃山?」這時,一個叫『藥師』的ID發言。

莫名其妙的簡短消息,沒頭沒尾。

好在群裡的人早習慣了藥師簡短的聊天習慣││他是在問群主黃山真君人在哪?

發言簡短並不是藥師性格高貴冷傲,而因為他打字用的是二指禪加手寫,速度賊慢。字數多的時候還容易錯,刪刪寫寫痛苦無比。所以藥師習慣發言能短則短。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如今這種惜字如金的交流方式。

「他加了人後就馬上下線了,聽說他家那只寶貝大妖犬又負氣離家出走了,黃山真君又去追了。應付那寶貝大妖犬可不容易,現在真君肯定忙的很,能上線加人都是難得抽空。」北河散人回道。

「……」藥師。

「那只能等新道友學會用聊天工具後再聊了。」蘇氏阿七感歎道。他們都先入為主,認為新加入的也是同道中人。

見新道友沒有反應,在線的幾位見沒樂子,也都紛紛潛水了。



大約一個小時後,宋書航稍稍清醒過來。

「記得剛才有人加我群了吧,好像叫九洲一號群來著?」他低聲喃喃,隨手點開右下角的聊天工具,拉出九洲一號群的聊天窗口。

到底是個什麼群?

很快,一個小時前的聊天記錄出現在他面前。

宋書航大概遊覽了一遍。

道友?洞府?修為幾品?

還有前輩?真君?本座?追捕大妖犬?

各種仙俠小說裡的專用詞彙。

群裡人員的聊天說話方式也很有趣││半古不古,半白不白的。給人的感覺就是現代人試圖用古語交流,偏偏又因為古文的功底不及格,導致交流方式很彆扭。

「哧∼∼」宋書航笑出聲來。

看樣子這是個仙俠愛好者建的群?

哦不,這絕對不是普通的仙俠愛好者群!

群裡每個人都給自己起了個道號,住的地方要稱洞府,群主走失的寵物犬都要形容成家裡大妖犬離家出走。還有人自稱上百年沒打過儒門行者啥的,也就是說那人自稱已經活了好幾百歲了?

光是看著這些聊天記錄就有種好羞恥之感。

「這種癡迷程度,已經達到了中二病的程度吧,而且是很有華夏特色的仙俠中二。」宋書航暗暗點頭。

看樣子,這是個仙俠中二病患者的集中營!

這便是他對『九洲一號群』和群裡成員的第一印象。

不過為什麼會加他入群?

他看了下群主黃山真君的資料,並不是自己的同學,自己也肯定不認識他。

是誤加嗎?

都說人不中二枉少年。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經歷過那個時期,只是有些人表現出來,有些人則藏在心底。也就是明騷和暗騷的區別。

宋書航有些少年老成,那個時期來的快,去的更快。

所以到了初中二年級時,周圍男孩還陷在武俠夢、超人夢、仙人夢,整天揮舞著降龍十八掌、超人變身時。書航卻早已經對這些不抱任何希望。

這世界的物理法則是如此的精確,一個人類想要一躍三層樓那麼高;雙掌一拍打出金龍;內褲外穿就能飛翔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他還是很喜歡仙俠小說、超人電影之類的,或許是他內心深處還是很期望有一天超人啊、外星人啊、仙人啊之類的能出現在他面前吧?

明明知道不可能,但卻莫名其妙的期待著,這便是人類特有的天賦吧?

宋書航笑著關掉群聊天窗口,不過,他沒有退出這群。

他感覺九洲一號群裡的人很有意思,群裡那些讓人光看到就感覺很羞澀的聊天記錄,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的話,意外的很有趣││所以在群主踢人之前,他準備先潛水,看看各種有趣的聊天記錄,打發他無聊時的時間。

電腦屏幕上,電影還在繼續,這好像是一部恐怖片。各種驚悚的劇情層不出斷,這部電影是天才恐怖片導演的巔峰之作,據說很多大叔級人物都被嚇哭過,有很多人表示被嚇的不敢去獨自去廁所。

可惜,宋書航依舊沒感覺到任何可怕之處,重新拉回進度條看了一會兒後,他又打起哈欠,慢慢的從坐姿變為躺姿,眼皮亦越發沉重起來……

如果那位天才導演知道自己的電影只有這點效果的話,會哭的吧?

迷糊間,宋書航做了個美夢。

是個極爽的美夢,美滴很。有仙人,有超人,有各種仙境。

長生逍遙,移山倒海,仗劍人間,這是古往今來多少人的夢想?只是隨著年齡增長,現實破碎夢想,人們只能將夢藏於心底,不再多想。

夢終究是夢……



次日,5月21日,星期二,凌晨1點。

聊天群中,群主黃山真君終於上線。

他一上來,北河散人便冒頭問道:「真君,昨天你加的那叫『書山壓力大』的是誰?在哪修行的?」

「昨天加的人?你們沒和她交流嗎?那是本尊一位老友在這個時代生的女兒,好像資質不錯,年紀輕輕已經是三品後天巔峰,馬上就要步入四品先天了,很了不得呢。」黃山真君哈哈一笑,回道。

這個時代才出生,那年齡估計不到四十?這個年齡就已經是三品後天巔峰,的確是個天才。北河散人暗暗點頭,不過對方取的道號還是很怪啊,『書山壓力大』怎麼看都感覺不像是道號。

北河散人還在想著呢,黃山真君卻突然道:「咦?本尊老友女兒的道號不叫『書山壓力大』啊。話說,這書山壓力大是毛玩意?」

「……」黃山真君囧了。

不是什麼毛玩意,是真君您昨天加的未知人類吧。

他試探著問道:「真君,您不會是加錯人了吧?」

「待本尊看看。」

片刻後。

黃山真君在群裡發了一串的冷汗表情:「還真加錯了。號碼只差中間一位數,本尊將8輸成9了。沒想到本尊竟然會犯下這種大錯。」

北河散人呵呵笑道:「我就說呢,就算再怎麼融入現代社會,也不會有人將自己的道號定為『書山壓力大』啊。」

黃山真君繼續發了一串冷汗表情。

然後他急忙操作,重新將自己好友女兒拉入群中。

群消息提示:『靈蝶島羽柔子』已加入九洲一號群。

這名字才符合九洲一號群的畫風,一股濃郁的仙俠氣息撲面而來。那個書山壓力大的名稱,絕對是混入的奇怪東西。

新人一加入,狂刀三浪便馬上冒頭:「喲,新道友是仙子吶,亮個照,報三圍唄!漂亮的話約不約?」

狂刀三浪早潛水了很久││他雖然是屬金魚的,但記憶力終究比三秒要長點。昨天已經被人提醒過,所以為了避免得輩大前輩,今天他小心翼翼潛水觀察情況。

聽黃山真君說新加入的仙子是好友之女,而且修為是三品後天,狂刀三浪便放心了。不是『前輩』級的人物,他可以盡情的調戲一下,過過口癮。

這群裡新人很少,他憋的可狠了呢。

三浪一開口,黃山真君頓時臉都黑了。

「……」靈蝶島羽柔子輸入一串省略號,然後幽幽的又發了一句:「由於時間不早,所以老夫女兒已經按時打坐練功了。她的號碼暫時是老夫在掛機,等著黃山道友加群。咳……早就聽說九洲群中三浪道友風流倜儻,能說會道,百聞不如一見。三浪道友,老夫欣賞你,改天請你喝酒。」

狂刀三浪頓時好生尷尬,調戲妹子卻遇上了妹子老爹,這天底下沒有比這更羞恥的事了。他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好在這位前輩似乎性格隨和,輕輕一句話就帶過此事。

接著,這位前輩和群裡在線的眾人打了聲招呼,請大家將來多多照顧自己女兒。然後,便潛水掛機去了。

看到前輩離去,狂刀三浪鬆了口氣,樂呵道:「還好,看樣子這位前輩不是開不起玩笑的人。說不定到時候有機會,可以和羽柔子姑娘本人聊聊。」

「……」黃山真君。

「……」北河散人。

藥師難得又冒了個頭。他是惜字如金的男人,一般很少冒頭說話,這次卻難得打了四個字:「自求多福。」

「?」三浪疑惑。

但惜字如金的藥師顯然不會再多解釋。

「看新人道號前綴。」北河散人解釋道,不作死就不會死,這道理為什麼三浪兄永遠都不會懂?

「前綴?靈蝶島?」狂刀三浪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是的,靈蝶島!再加上是位前輩,你就沒想到誰嗎?」北河散人提示。

半晌後,狂刀三浪恍然大悟,在群中刷了一串『跪了』的表情:「是那個針針計較靈蝶尊者?」

靈蝶尊者是一位強大的前輩,他什麼都好,正直俠義……就是喜歡和人計較各種雞毛蒜皮小事,在斤斤計較的道路上已經登峰造極。別人是斤斤計較,他已經是針針計較!

北河散人氣的嘴角都抽了:「我可沒這麼提醒你啊!」

黃山真君歎了口氣,他實在看不下去了:「三浪,我那老友只是掛機,但還沒下線。」

也就是說……聊天記錄可能會被看到。

不,是一定會被看到的!

黃山真君實在不能看著三浪繼續作死,怎麼說也是自己群裡的後輩。

「我擦,完蛋鳥。」狂刀三浪彷彿看到了不久後的未來,靈蝶仙尊登門拜訪,然後對他各種虐的場面。他的眼眶又濕潤了,這次似乎惹上了一個更麻煩的大前輩了?

三浪頓時慘叫:「真君,請幫我求情啊!」

黃山真君給了個冷漠的背影表情。

群裡人不再理會三浪敗犬般的叫聲,淡定的轉移話題。

北河散人問群主道:「真君,那個『書山壓力大』要怎麼解決?」

蘇氏阿七道:「要踢掉嗎?畢竟只是普通人,不太好參加我們之間的聊天。」

「咳,既然被本尊誤加了,那也算是一種緣份吧。讓本尊算上一卦,看看怎麼處理。」黃山真君回復道││主要是他突然將對方加入了群,現在說踢就踢,他豈不是很沒面子?

所以至少也算上一卦做做樣子,當個借口,再將人踢掉。

這樣一來顯示自己高大上的逼格。

二來,他前不久突然對卦算學很感興趣,學了個把月,正手癢的很。無論幹什麼事之前,都喜歡算上一卦。

說罷他以身邊一本《唐詩宋詞》起卦,伸手翻動,運轉算卦秘術。冥冥中的力量將一句詩詞抽出,形成卦像。

這次起卦順利極了,黃山真君自學習卦術來,第一次起卦這麼有感覺過!

他一臉欣喜的看著卦像結果。

然後……

黃山真君面沉如水。

黃山真君臉色變臭。

且看那卦像: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印象中這詩詞是唐朝一個叫白居易詩人寫的,很經典,後來經常被人引用來形容愛情?

頓時,黃山真君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比翼鳥你妹,連理枝你妹啊!還願為連理枝,本尊還不如自掛東南枝去啊!

「這肯定是本尊卦術修為不夠,畢竟才學了一個月……所以本尊應該再算一卦!是的,肯定是這樣!」黃山真君再次運轉卦術秘法,冥冥中的力量再次翻動《唐詩宋詞》。

又有一句詩詞被抽出。

這次卦術秘法運轉超級順暢,黃山真君自我感覺良好,絕對中了!

他看向卦像。

然後……

真君臉色都白了。

卦像:「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暮暮是什麼鬼啊!

「本尊真不信邪了!」黃山真君再次起卦。

這次感覺更棒,黃山真君感覺自己的卦像修為在這一刻登峰造極!

這次必中!

他低頭看卦像:「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

「深呼吸,深呼吸。」黃山真君淡定合上唐詩宋詩,四十五度角憂鬱的望向天空││真是好惆悵的感覺啊!

接著,真君淡定的將手中精裝版唐詩宋詞撕碎,一邊撕一邊用力點頭:「本尊果然沒有卦術方面的天賦,天生不是做卦師的料。所以,本尊算出來的卦像肯定都是錯誤的!」

他將撕碎的唐詩宋詞扔到一邊,心裡更是暗暗發誓絕不再手賤算卦!

精裝詩詞的碎片被扔到一邊,真君在群中輸入道:「那書山壓力大……先留著吧。本尊剛才算了一卦,發現他和本尊有緣,會加他入群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之後會怎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真君用各種卦術方面的詞彙搪塞,至於卦像的結果,打死他也絕對不會透露半字!

媽蛋,就算有緣,那肯定也是孽緣!

「那便留著吧,反正估計不久後他自己也會退群吧。話說真君卦像結果是什麼?」北河散人聽說過真君在學卦術,所以很好奇這位前輩算出了什麼。

「……」黃山真君:「那啥,你們繼續聊,我有急事先下了。」

話罷,他迅速下線,留下一臉茫然的北河散人。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修真聊天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