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題:
作者介紹:
作品介紹:
第一集 小城風雲
本集簡介
本集重要人物:
第一章 神奇的副駕駛座
第二章 一棒撂倒悍匪王
第三章 陳偉的感情債

懶神附體
作 者
君不見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1.22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8年01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1
累積人氣
39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懶神附體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8.01.2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一棒撂倒悍匪王

晚上八點多的時候,陳偉打電話過來,劈頭就道:「小子,你膽子不小啊!」

「過獎過獎。」南冥隨口說道。

此時的他,正躺在床上看小說呢!

日常行動消耗能量也很多,只能貫徹「好吃懶做愛享受」的七字真言,躺床上偷懶,可惜現在能量又不多,不然把床也強化一下。

既然能量不多,南冥也懶得廢話:「有事嗎?沒事我就掛了。」

「你小子還真坦然!」陳偉哭笑不得:「我打電話給你,是告訴你陸老已經沒事了,醫生說這種情況非常危險,死亡率非常高,幸好處理及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你小子還真能耐了。」

雖然嘴裡不客氣,陳偉卻知道,自己這次是露臉了。

別看他在文吉縣多少是個人物,但在陸老這種大人物面前,他也就是個人形背板,連和人家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今天卻是被拽著手,感謝的話說了一籮筐,全是看在南冥的面子上。

「真的沒事了?」南冥頓時大喜,其實他有些擔心強化能力會有副作用,此時才真的放下心來。

剎那間,滿滿的滿足感和成就感湧上心頭,能量條咻的上漲了一大截。

南冥目瞪口呆,原來除了所謂的「好吃懶做愛享受」之外,滿足感和成就感的效果更好!

這一瞬間,南冥突然明白,自己能做什麼了。

「好吃懶做愛享受」只能維繫日常生活,「助人為樂好少年」才是充能妙招!

「別說,你小子咋這麼能耐了?」想到今天南冥的表現,陳偉嘖嘖稱奇,就算是懶癌之前的南冥,也沒這麼優秀啊!

「我不是說了嗎,我有超能力啊!」南冥道。

「你小子,整天滿嘴跑火車。」陳偉哭笑不得,死活不信南冥的話:「對了,陸老讓我問你,明天什麼時候有空,請你吃頓飯。」

「真的?」南冥頓時來了興趣:「那我可要吃大餐!」

「助人為樂好少年」終究不能整天站大街上扶老太太過馬路,那屬於可遇不可求。

維繫生活的七字真言裡,「好吃」可是排在第一位的,吃不但可以提供能量,還能提供滿足感,有吃大餐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你就不能客氣點?放心吧,人家可是大人物,不會請你上小館子的。」陳偉笑道:「不說了,既然你有空的話,那明天等我電話,我去接你。」

雖然陸老說了要看南冥的時間,不過這小子現在正放暑假呢,啥時候沒時間,還是要依陸老的時間才好。

陳偉可不像南冥這般沒大沒小拎不清。

「我要坐副駕駛座!」南冥連忙道。

「好好好!」陳偉笑著掛了電話。

「耶,大餐!」南冥丟下手機,雀躍的歡呼一聲。

這小子從小就是個吃貨。

家裡是普通的薪水階層,雖然魚肉不缺,但說到吃大餐,機會不怎麼多。



第二天天都擦黑了,終於等來了陳偉。

坐在副駕駛座上,南冥捂著肚子道:「你可總算來了,我都快餓死了。」

為了吃這頓大餐,南冥中午都沒敢多吃,昨天好不容易攢了點能量,扣掉日常消耗,今天又都快見底了。

維持懶神和自己的日常消耗並不是容易事,這讓南冥有了些緊迫感。

「瞧你這點出息!一會兒吃飯時給我檢點些,別太丟人。」陳偉連忙叮囑道。

「知道了。」南冥舒服地坐在副駕駛座上,愜意地歎了一口氣,隨口答應著,根本沒聽進耳朵裡。

這可是大人物請客的大餐啊,會是什麼呢?

想想就很期待啊!

車輛疾馳,不多時就到了文吉賓館,剛到大門口,陳偉就覺得不對,整個文吉賓館劍拔弩張,如臨大敵。

他雖然不像陳偉那般火眼金睛,可也下意識地感覺到了不對勁。

「你在車裡待著,千萬別下車!」陳偉一個甩尾急停,拉起手剎車,就狂奔了出去。



文吉賓館五樓男廁所,一名陰狠的男子正挾持著一名老人,與警察對峙。

陳偉三步併作兩步,跑到了前面,看到頭頭腦腦都在這裡,頓時大驚:「發生了什麼事?」

「陳偉,你可來了!」中年人急道一聲,彷彿看到了救命稻草。

中年人位高權重,面對這種狀況,卻也亂了方寸,昨天的事,讓他和陳偉有了更親密點的關係,而且這兩天都是陳偉負責貼身警衛,看到陳偉,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心安了一些。

昨天發生了奇跡,今天還會不會發生奇跡?

「是李土斌,劫持了陸老,要求放了梁三發。」縣警局局長梁建強道。

陳偉頓時大驚,不論是李土斌還是梁三發,都曾是通緝令上鼎鼎大名的人物。

這兩人,都曾經是緝毒特警,後來卻自甘墮落,成了凶悍的毒販。

特別是李土斌,格鬥全能,槍法神準,在部隊裡可是兵王級別。墮落之後,身上至少背著十多條人命,前段時間全國大搜捕都沒抓到他,反而讓他殺了三名警察,貨真價實的悍匪之王。

文吉賓館畢竟是對外營業的,李土斌就這樣混了進來,劫持了陸老。

接下來該怎麼辦,讓人苦惱頭痛。

有人提議狙擊,有人提議談判,有人提議強攻,但誰都不敢拿主意。

更重要的問題是,陸老心臟有問題,如果時間長了,再出了問題怎麼辦?

若是普通人也就罷了,可那是陸老啊!

「陳偉,不是讓你貼身警衛陸老嗎,你跑哪裡去了?」縣政法委書記趙又發埋怨道。

陳偉想說什麼,卻終究沒說。雖然他已經換班了,而且是奉命去接南冥,但終究有責任。

這話有點誅心,就連陸老的兒子,那個中年人,看陳偉的表情都有些不善了。

而趙又發的話,就像是按下了什麼開關,頓時四面八方的目光都看向了陳偉。

可總算是找到背黑鍋的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廁所裡,李土斌開始喊話:「再過三分鐘,如果不讓梁老大給我打電話,我就砍下這老傢伙一根手指!」

今天進來,他就沒想過要活著出去,只要堅持到梁三發被放走,屆時到山林裡一鑽,誰也抓不住梁三發,他就算是回報了老大的恩情了。

雖然是悍匪,但李土斌至少是個講義氣的人物,可惜惡人越優秀,對社會的危害越大!



南冥坐在警車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有些擔心陳偉,看到小李急匆匆從旁邊經過,連忙招手叫住他。

「李哥,發生什麼事了?」南冥問道。

小李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說,但昨天南冥所作所為,他是親眼見了的,心中對南冥不知怎麼多了點信服,壓低聲音道:「陸老被劫持了,裡面很危險,你離遠一點!」

南冥沉默了片刻,然後深吸一口氣,伸手從車座椅下面,拎出一根柞木鎬把。

如果問,基層警察最喜歡攜帶的武器是什麼,一定有很多回答。但事實上,甩棍容易誤傷自己,電警棍電到只是痛一下,橡膠警棍容易折斷,美式警棍用著彆扭。

何以屠龍?唯我鎬把!

硬木製作,一頭大、一頭小,一手可握,自從刀具管制越來越嚴,街上小混混們打架都換鎬把當武器了。

派出所繳獲不少鎬把,民警們試了試,不僅比警棍威力大,還順手。所以,現在鎬把的地位,就像是美國人喜歡用球棒一樣,堪稱平民利器。

現在警察也算弱勢族群了,再加上基層警察的裝備參差不齊,損耗嚴重又不經常補發,有時候出任務,想要自保還必須帶著鎬把上,害怕扎眼的話,乾脆塗上黑漆偽裝警棍。

從小混跡在派出所,南冥知道陳偉車上藏著點防身武器,三兩下就翻了出來。

手握鎬把,南冥大步向文吉賓館正門台階走去。

走到門口,就被兩名警衛攔住,南冥深吸一口氣,強化能力發動,能量全開!

銀色波紋乍起,像是在南冥的身邊綻開了一朵銀色的煙花,四周的空間波動,隱約有什麼想要從空間之中掙扎出來,但一切終歸平靜,銀色光芒全部湧入了南冥手中的鎬把。

平凡無奇的鎬把,剎那間大變樣!

南冥的能量條瞬間晴空,淡淡的虛弱感湧遍全身,無時無刻不在吸收南冥能量的懶神,開始吸收南冥的存在感。

就在很多人的眼中,此時的南冥消失了。

兩名警衛愣了一下,有些茫然。

剛才南冥明明就在這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不見了。

兩個人揉揉眼,都覺得背上涼颼颼的,大白天,這是遇到鬼了嗎?

南冥穿過兩名警衛,大步筆直向前,一邊走,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一粒巧克力,吞進嘴裡,暫時延緩自身存在感的消失,恰好電梯停在一樓,便大步走進了電梯。

1、2、3、4、5,叮的一聲,電梯在五樓打開了。

全副武裝,嚴陣以待的特警同時轉身,各種槍支對準了電梯,卻疑惑不已。

電梯裡沒人,只看到一粒巧克力的包裝紙緩緩飄落。

穿過特警的防線,南冥就看到趙又發一耳光打在了陳偉的臉上,惡狠狠的道:「我看你這身警服也不用穿了,回家抱孩子去吧!」

陳偉握緊拳頭,漲紅臉,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卻只能沉默著,任由別人把黑鍋蓋他背上。

之前的五分鐘,簡直就是陳偉這輩子最難熬的五分鐘,面對高層的黑鍋與侮辱,他卻什麼都不能說。

沒有一個人為陳偉說句話,所有人都沉默著。

安靜之中,突發變故。

砰!

剛剛發了狠的趙又發就像是被人踹了一腳,膝蓋一彎,一屁股坐在地上,想要慘呼,卻又不敢出聲,摀住嘴,發出了響屁一般的悶哼。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嘩一下讓開幾步。

南冥站在陳偉面前,眾人圍成的圈子中央,所有人目光看向了趙又發,只有陳偉張大嘴,看向南冥的方向,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在陳偉的眼中,南冥就像是一個淡淡的影子,不仔細去看,完全看不到。

「哥,你能看到我?」南冥卻是吃驚,剛才那些特警、現在這些官員,沒一個人能看到他。

陳偉下意識要開口,但猛然反應過來不對,輕輕點頭。

或許是因為南冥和陳偉之間有著血緣關係,而且感情很好,羈絆較深,南冥的存在感,對陳偉來說更強很多。

「能看到我就簡單多了。」南冥將鎬把扛在肩上,對陳偉道:「五秒鐘之後,你衝進去。」

下一刻,南冥一推門,就進了男廁所。

廁所裡,李土斌如臨大敵,而陸老被反綁了,口中塞著一塊破布,神情委頓。

看到廁所門突然打開,李土斌慌忙把陸老拽在自己面前,卻沒人進來,他頓時有些茫然。

「你們搞什麼鬼?我警告你們別耍花招……」

南冥眼神冷漠,一步一步,有條不紊,在李土斌茫然而緊張的眼神裡,走到他的面前。

就是這混蛋,害得老哥被人打臉,害得我的大餐泡湯,害得我把能量浪費在強化鎬把上,害得我又要再一次體驗失去存在感的痛苦,說不定還會害死我!

就是這混蛋害的!

南冥掄起手中的鎬把,當頭一棒!

好個李土斌,雖然看不到,甚至感覺不到,但不愧是兵王加悍匪之王,他只覺得自己突然心驚膽戰,似乎要發生點什麼,下意識地抬手來擋。

啪!

鎬把一碰觸,李土斌的手像是被火車頭撞到,瞬間彎折九十度,而鎬把一停不停,直接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獻血迸濺,李土斌一聲不吭,被一棒砸飛兩三米遠,撞在牆上,撲倒在地。

就在此時,廁所門被陳偉猛然撞開,南冥伸手扶了陸老一把,把鎬把塞進了衝進來的陳偉手裡,轉身向外走去。

陳偉回頭看了南冥一眼,衝上前按住早就昏迷不醒的李土斌,這時候,門外的特警才驚慌失措地衝了進來。

「陳偉,你瘋了!」

「陳偉,你竟然……」

衝進來的大大小小領導們一個個亡魂大冒,破口大罵。

待看到廁所內的景象,頓時一個個目瞪口呆。

身材高大的陳偉,手持染血的鎬把,站在全身血污的李土斌面前,之前還凶悍至極的李土斌,此時像是被七八頭野獸蹂躪了一般,萎靡地倒在地上。

陳偉臉上染了一些鮮血,冷漠地回頭看著衝進來的這些人,那眼神,讓在場的大大小小領導都下意識地背脊一涼。

悍匪之王?什麼狗屁玩意兒,此時的陳偉,才是眾人心中最凶悍的一個!

在這麼不利的情況下,一秒鐘之內,一棒撂倒悍匪之王的人,全世界能有幾個?

趙又發剛剛好不容易才爬起來,此時兩腿一軟,又倒在地上,這樣的猛士,就是剛才被他打了一耳光的陳偉?

本來應該是眾人關注焦點的陸老卻被暫時忽略了,他毫髮無傷,自己站得穩穩的,一雙眼睛卻若有所思地看向廁所門的方向。

眾人突然醒悟過來,一窩蜂向陸老衝了過去,圍著噓寒問暖。

「讓開!」陳偉顧不上和這些人虛與委蛇,轉身就向外奔去,他很擔心南冥,而且迫切想要知道剛才是怎麼回事。

外面早沒了南冥身影,電梯正在向下運行,陳偉直接衝到樓梯處,狂奔而下。



陳偉狂奔到了停車處,就看到淡得幾乎看不到身影的南冥,正坐在副駕駛座上,往自己嘴裡塞巧克力。

看到陳偉,南冥有氣無力道:「哥,給我買瓶可樂來。」

此時的南冥,覺得自己簡直像是手扶拖拉機的油箱拖著萬噸巨輪的引擎,吃飯那點熱量,一下子就燒光了,全身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

對陳偉來說,南冥的聲音就像是蚊子叫一樣小,但他到底還是聽到了,轉身又狂奔而去,不多時就拎了兩大瓶可樂來。

「唉,我是來吃大餐的,可不是來吃這垃圾食品的。」南冥咕嘟咕嘟灌下去一大瓶,終於在車座椅的幫助下,趕在完全失去存在感之前,將能量補了回來。

巧克力和可樂的熱量雖然高,但吃這東西,一點滿足感都沒有。

看著那再次見底的能量條,南冥欲哭無淚,總覺得懶神給他挖了個坑,這十格的能量條,不是那麼容易填滿的。

下次可要小心點使用能量了,南冥心想。

「沒事了?」看著南冥的身形逐漸變濃,陳偉終於放下心來,正色問道:「剛才到底怎麼回事?」

「我不是說了嗎?我有超能力,是你自己不信!」南冥沒好氣地說。

事實勝於雄辯,再怎麼唯物主義,陳偉這次也信了。

轉眼,南冥笑了起來,開心的道:「哥,我剛才踹倒那混蛋的一腳帥不帥?我幫你報仇了。」

「帥!太帥了!」陳偉衝南冥豎起大拇指,其實他剛才壓根就沒看到南冥踹倒趙又發,但這並不能改變什麼。

在陳偉對南冥豎起大拇指時,南冥只覺得滿滿的成就感湧上來,剛才那空虛到快要消失的感覺,驟然消失,身形也漸漸凝實起來。

之前的什麼都無所謂,值了!

陳偉心裡暖暖的、熱熱的,虎目之中,也有些光芒閃爍。

南冥一棒撂倒李土斌,卻壓根沒覺得有什麼了不起的,踹了趙又發那一腳,反倒才是最高興的。

南冥關心的也不是什麼陸老、什麼大人物,而是不想讓他受委屈。

什麼叫兄弟?這就是了!

總是在家人翼護之下的小表弟,也是個可以依靠的男子漢了!

「那,我跳樓的事,可以不告訴我媽嗎?」南冥突然話鋒一轉,問道。

陳偉一頭紮在方向盤上,敢情剛才白感動了。

南冥才不管他,打開手機,在待辦事項清單裡又加上了一條:「持續關注李土斌!」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李土斌沒有這麼簡單。



晚上九點,文吉賓館三樓308包廂。

南冥推門走進包廂,捂著肚子,有氣無力地呻吟了一聲:「終於開飯了,我都快餓死了!」

「這是我的不對,我道歉!」坐在上首的陸老哈哈一笑,向南冥道歉。

「陸老您別這麼說,這小子剛才已經吃了一肚子東西了。」陳偉已經調整好了情緒和狀態,聞言連忙道。

大人物就是大人物,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能不敬。

陳偉拍拍南冥的背部,就要退出去,他現在的身份是警衛,不敢大意。

陸老的兒子,那個中年人連忙站起來,道:「陳所,一起吃吧!」

陳偉有些為難。

陸老笑道:「怎麼,連陪我老頭子吃頓飯的面子都不給嗎?」

陳偉不敢接話,他敢不給陸老面子嗎?

中年人也笑道:「前後兩天,你們兩兄弟一人救了老爺子一次,唉,還真要謝謝你們啊!」

「已經不是一個謝字能代表了。」陸老道:「其實我無所謂,小陳你抓住了李土斌,這才是大功一件……啊,吃飯吧,不說這些,振國,你去讓他們開飯。」

中年人陸振國站起來就向外走,陳偉慌忙攔住他,要自己去。

「小陳,你不用管,今天你們倆是客人,來,這邊坐。」陸老揮手攔住陳偉。

今天這頓飯,不但是感謝,也是賠罪,今天陳偉確實受委屈了。

而且,這等猛士,便如同古之良將,誰不想籠絡到麾下?

陳偉膽戰心驚地在陸老身邊坐下,他不像南冥那般沒心沒肺,他可是知道眼前這老人的份量。今天若是陸振國請客,厚臉皮來陪客的人肯定不少,但今天是陸老請客,連個敢湊熱鬧的都沒有,只有他們孤零零四個人。

南冥卻老實不客氣,一屁股坐下就眼巴巴看著門口,盼著上菜。

這小吃貨!怕是今天來之前叮囑的那些,早就忘了!陳偉哭笑不得。

其實他也早就餓了,今天發生了這麼一回事,這會兒能吃下飯去的人,還真不多。

陸振國出去招呼了一聲,飯菜就流水般上來了。

南冥看了,頓時滿臉失望,上來的都是些清淡菜品,看起來就寡淡無味,實在是勾不起食慾。

雖然是陸老請客吃飯,可文吉賓館的人當然要照顧的是陸老的口味,至於客人嘛,無所謂了。

「振國,你啊你,這點眼色都沒有,沒看到我們的小客人不高興了嗎?」陸老看到南冥的表情,哈哈一笑,對陸振國說道。

「爸,他們還沒上全呢!」陸振國估計好幾十年沒因為點菜問題被這樣教訓過了,面紅耳赤分辯道。

從來都只有下屬揣摩他的口味,小心謹慎,唯恐不周到的,哪有他去揣摩別人喜好的?

說完,陸振國狠狠瞪了一眼在外面服務的一名中年人。

那中年人慌忙笑道:「有有有,咱們文吉賓館的魯菜大師最擅長的就是一道九轉大腸,肥而不膩,鮮嫩可口,馬上就到。」

南冥口水馬上嘩啦嘩啦的。

「振國,你今天陪好小陳。」陸老吩咐了陸振國一句,就笑咪咪看著南冥,問道:「南冥……我可以叫你小冥吧?你知道爺爺我是什麼人嗎?」

「伯伯。」南冥道。

「啥?」陸老愣住了。

「你這麼年輕,只能是伯伯啊!」南冥道。

陸老哈哈大笑,旁邊的陸振國還真擔心他笑出什麼問題來,提心吊膽的。

旁邊陳偉心中無奈,這小子還真會說話,佔了便宜,又賣了乖!

這種裝萌賣乖的方式,也就現在南冥這個年齡能用,再大幾歲那就叫噁心了。

正如南冥經常說的那句:人生苦短,再不裝嫩就老了。

「好,伯伯就伯伯。」陸老看起來是真高興,又一次問道:「你知道伯伯我是什麼人嗎?」

「不知道。」南冥搖頭道:「我只知道今天你是請客的人。」

「對,對,我請客。」陸老又是哈哈大笑。

陸振國無語了,這種呆萌的對話,哪裡好笑了?不過爸今天心情好像不錯啊!

一般人前後兩天經歷了心臟病突發差點猝死,又被人挾持差點被殺掉的險境,不提心吊膽,心驚膽戰就不錯了,也就老爺子這種人物,還能開懷大笑。

不過這樣也好,最近老爺子心事越來越重,整日愁眉不展,找個開心果逗逗他也不錯。

家裡的孫子輩,見到他就像老鼠見到貓,全都繞著道走,哪個敢和他這般說笑?

「伯伯我叫陸思賢,這個是我兒子陸振國,你叫他二哥就好。」陸老指著身邊的兒子說道。

「二哥。」南冥滿嘴食物,含糊不清,毫不客氣地喊了一句。

陳偉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你你你小子知道這是誰嗎?

陸振國倒是想開了,思考角度一變,頓時覺得也沒什麼,笑著應了。

「既然你叫了我一聲二哥……」陸振國摸了摸身上,還真是身無長物。

現在風氣正清,別說沒有什麼奢侈品在身上,就算是有也不敢顯擺出來。

陸振國摸了摸,倒是摸出來一枝鋼筆,藍色筆身,銀色筆帽,箭形筆夾,看起來和學校門口十塊錢一枝的鋼筆沒有什麼不同。

鋼筆拿出來,陸振國又有些猶豫了。

這枝筆還是很多年前老爺子送的,陪著自己走過了好多年的風風雨雨,極為珍貴,卻沒想到,今天將此拿了出來。

此物雖重,但與南冥對老爺子的救命之恩相比,就又算不得什麼。

南冥和陳偉各自救了陸老一次,陳偉的救命之恩其實很好報答,大家都身在官場職場,不需多說。

而南冥現在不過是個孩子,怎麼感謝南冥卻極難思量。

若說一頓飯就將這救命之恩揭過去了,那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心思瞬間轉了一遍,陸振國將那枝鋼筆雙手送到南冥眼前,道:「小冥,你現在還是學生吧,那我就送你一枝筆吧!」

「這個……我不能要。」南冥看向那筆,愣住了。

「給你,你就拿著。」陸老道。

陳偉看看那筆,再看看南冥,心道送筆也不錯,禮輕情意重,有點寄思在裡面。而且,如果送筆不要的話,人家還要尋思更重的禮物,這也不好!

一念至此,陳偉便道:「小冥,既然陸書記給你了,你就收著吧!」

「哥,你不懂,這是派克51。」南冥搖頭道:「這太珍貴了,我不能收。」

陸振國剛想解釋一下這筆,叮囑一下南冥好好珍惜,別輕易就摔壞或者弄丟了,聞言卻愣住了。

「你知道?」陸振國這才真正打量眼前的少年。

帥帥氣氣的小伙子,有一種異樣的清爽與明澈,笑容乾淨,眼神真誠。

難怪老爺子願意和這小伙子結交。

「派克51?」陳偉完全不明白,但他至少知道派克是個大牌子,可能真的挺珍貴的吧!

「謝謝二哥,這筆太珍貴了,我真不能收。」南冥雙手將筆推過去,真心實意道,又轉頭對陳偉解釋:「哥,這筆至少有五六十年了,這太珍貴了……」

「五六十年?!」陳偉張大嘴巴,看向了那枝鋼筆。

五六十年風風雨雨,留在筆上的,只是那淡淡一層包漿,不被說破的時候,它似乎和路邊攤上的鋼筆沒什麼不同。

一枝普普通通的舊鋼筆而已。

但凝聚其上的,又何止是歲月?

陸振國凝望著南冥,心中突然明白,為什麼會有「知音少,弦斷有誰聽」的絕唱,為什麼會有「寶劍贈英雄」的情懷。

贈人禮物,對方一口便說出這禮物的珍貴之處時,送禮的人,反而比收禮的人還開心,還高興。

就算是千里送鵝毛,也要送給對的人。

用這枝筆,他不知道簽了多少文件,寫了多少簽名,留了多少題詞,但一枝筆拿出來,立刻有人看出其中三二五的,還真沒幾個,反倒是悄聲嘀咕大領導怎麼用這種筆的人不少。

陸振國此時的感覺就是,這少年懂我。

「寶劍贈英雄,小冥,這筆你收下吧!」陸振國真心實意道,此時他真覺得,被這孩子叫聲二哥不算虧。

「收下吧!」陸老情不自禁伸手摸摸南冥的腦袋,短短的頭髮,有些扎手。

「謝謝二哥,我會好好珍惜的。」南冥雙手接過,珍而重之地別在胸前口袋裡。

「用這筆好好學習,小冥你現在是高中生吧,若是你學業成績不好,考不上好大學,我可是要收回來的。」陸振國笑道。

「二哥,你瞧不起人啊!」其實得到這樣一枝鋼筆,南冥還是很高興的,頓時神采飛揚:「我已經高中畢業了。」

「哦?畢業了?學測考了幾分?報考哪個大學?」陸振國聞言問道。

此時包廂裡的氣氛完全不同了,不像是答謝宴,而像是家宴,輕鬆不少。

「我沒參加學測。」南冥揚眉毛。

「哦?這樣啊……你想要上哪個大學,我幫你想辦法。」陸振國皺眉道,莫非是成績差?心中的好感,終究還是降低了幾分。

「陸書記,你別聽小冥胡扯。」陳偉連忙道:「他看著老實,嘴兒壞著呢,這傢伙早就被保送青陽大學了。」

話雖如此,明貶實褒,陳偉也是一臉與有榮焉。

青陽大學雖不是國內首屈一指,但也是國內前十的大學,想要考進去尚且不易,何況保送?

不過想想南冥的身體,陳偉又有些憂慮,道:「不過他身體不太好,我們都在猶豫讓不讓他去。」

確實是如此,就南冥前段時間那懶惰的樣子,去了青陽大學,完全沒辦法自理啊,三天就能把自己玩沒了。

南冥也有些發愁,他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生活自理,就算是現在,沒了陳偉接送,他也不敢怎麼出門,生怕在路上就消失了,上次策劃跳樓,是攢了大半個月的能量才敢出去。

若是出門在外,沒有人幫襯,獨自應對各種突發狀況,南冥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處理好。

譬如剛才,若是沒有陳偉買來兩大瓶可樂,瘋狂補充了一些能量,他真的又要消失了。

「去青陽大學?」陸老哈哈大笑:「正好啊,小陳你放心,小冥到了青陽就交給我了,我照顧好他!」

「什麼時候去青陽,給我打電話,我派人接你,帶你認認地方。」陸振國也道。

「陸老、陸書記,這實在是太麻煩了。」陳偉生怕南冥不知好歹答應下來,連忙道。

正所謂伴君如伴虎,這會兒大人物對你言笑晏晏,等到日後呢?沒人敢保證。

「陳所,你也和小冥一樣叫我二哥吧!」陸振國道。

這兩兄弟,一位是無雙猛士,一位是天才少年,又都是老爺子的救命恩人,再加上現在發現這兩人心性很好,兄友弟恭,讓陸振國真的起了交結之心。

陳偉不敢應。

「小冥,你身體不好?」陸老拉著南冥的手左看右看,道:「確實是太瘦了些。」

「我現在好多了,陸伯伯。」南冥道。

「南冥之前還挺有肉的,這半年被折騰得都瘦成這樣了。」氣氛一開,陳偉也敢多說兩句了,言語間有些心疼。

誰說懶癌不是病,如果不是病,像南冥懶成這樣,該發胖才對。

「你二哥連寶貝鋼筆都送給你了,我也送你點小東西吧!」陸老從脖子上取出一塊白玉珮飾,道:「不過要先考考你,你看這上面雕刻的是什麼?」

那玉珮很小,上面雕刻的人卻是栩栩如生,一名老漢挑著擔子,背後有山,還有人在開山挖石。

「這是,愚公移山?」南冥道。

「答對了,送給你了。」陸老把那玉石掛在南冥脖子上:「君子佩玉,存的是一份精氣神,希望你能快點好起來。」

接連收了兩份貴重禮物,南冥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

陸老拍拍南冥,笑道:「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子孫孫無窮匱也,你們就是未來啊!」

不論是子也好,孫也好,陸老已經將南冥當作後輩看待了,心中暗忖,現在不適合談沉重話題,回頭倒是要好好問問,南冥是什麼病,看看能不能想辦法治好了。

兩份禮物,兩份寄思,南冥竟然覺得有些沉重起來。

好在此時有人敲門,外面有人小心翼翼道:「陸書記,九轉大腸做好了!」

「快呈上來!」陸老連忙催促。

「九轉大腸來咯!」端菜的還是那個中年人,他很會湊趣,還似模似樣叫了一聲,很有眼色地將九轉大腸放到了南冥面前。

這人就是文吉賓館的老總孫興旺,他在文吉縣絕對是數得上號的成功人士,此時湊趣裝成店小二,真是一點都不覺得丟面子,甚至有些沾沾自喜,咱也是跟陸老同桌的人了︱︱就是一個坐著,一個站著。

看得出來,這位少年是陸老很看重的晚輩,說不定是陸老的孫輩,想要討老人歡心,最好的辦法,是討孫子歡心,這是不二法門。

果然陸老很滿意,連說了幾聲好。

「快吃吧,小冥!」陸老道。

南冥立刻拿起筷子夾了一團大腸,一口咬下去。

一口下去,南冥就看到眼角裡能量條跳了跳,樂得他差點嗆住。

文吉賓館這位魯菜大師的技藝果然精湛,一道九轉大腸入口之後,酸甜苦辣鹹,層層分明,入口流油,滑嫩不膩,吃的南冥是口水直流。

大腸這種上不得檯面的貨色,竟然也能如此美味!

滿滿的幸福感和滿足感啊!

「陳偉,今天晚上就不用警衛了,陪二哥喝幾杯。」陸振國對陳偉道,今天外面裡三層外三層,都快戒嚴了,就算是一百個悍匪,也別想衝進來。

說著,陸振國就要給陳偉倒酒,陳偉連忙站起來,搶過酒瓶,乖乖端茶倒水。

看南冥吃的口角流涎,陸老一邊笑咪咪地幫忙夾菜,一邊還幫忙拍背順氣,再看看自己,吃個飯都要小心翼翼,陳偉就只能感歎,同人不同命,有時候無知還真是無畏。

這邊九轉大腸剛上,那邊拔絲地瓜、糖醋里肌、罈子肉等等輪番上來,都是南冥最喜歡的,色香味俱全還高熱量的東西,吃的南冥是頭也不抬,開心不已。

素聞陸家父子都是清正人物,酒店不敢犯忌諱上什麼山珍海味,上來的都是常見菜色,但這位魯菜大師從選材到烹製,都精益求精,成本上比之那些所謂山珍海味,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滋味自然也和外面館子裡不可同日而語。

其實就連這位魯菜大師,也是文吉縣臨時禮聘來的,專門服務陸老,結果十成裡九成都進了南冥的肚皮。

有這等美食,南冥可是高興壞了,敞開肚皮一頓狂吃,他最喜歡九轉大腸,一盤不夠又上一盤,才勉強算是吃膩了。

那邊陳偉到底沒敢多喝,和陸振國小酌兩杯,滿桌好菜卻不敢下筷,偶爾動動筷子壓壓酒勁。這邊陸老根本就是只動了動筷子,一大桌子人,倒是在看南冥吃東西。

像陸老、陸振國這種人物,山珍海味早就吃膩了,再好吃的東西,也難以讓兩人開懷,但是看著南冥吃東西,不由自主就開心起來,不像是在看人吃東西,倒像是在欣賞什麼有意思的把戲一般。

一邊看,陸振國心中想,原來開心滿足就是這麼簡單啊,還是年輕好啊!

「小冥啊,你趕快來青陽吧,我天天請你吃好料的。」陸老感慨道。

他素來胃口不好,但今天也多動了幾次筷子。

到了後來,就連陸老都開始擔心南冥會吃壞肚子,實在是這傢伙吃太多了。

南冥自己知道,身體吸收速度極快,這些東西進了肚子,大多都被懶神吸收去了,不過再吃下去,怕會太驚世駭俗,這才停下筷子。

抬眼一看,這等人間罕見的美食,熱量還是其次,帶來的滿足感才是正經,畢竟這種級別的魯菜大師做的料理,可不是尋常人能吃到的。

一頓飯,竟然讓南冥有了大半管的能量,根本就是以前辛辛苦苦攢上一個星期也攢不到的量,頓時把他給樂壞了。

他真想當即就抱住陸老大腿,跟陸老走了。

土豪,求包養,有肉吃就行啊!

九點才開吃,晚上十一點才算吃完,陳偉送陸老回房。

陸老拍拍陳偉的肩膀,道:「陳偉啊,今天不用守著了,你把小冥送回去,也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陸老體恤陳偉,賓館再舒服,又怎麼比得上家裡?

從文吉賓館走出來時,南冥抬頭看著如水月色,低聲道:「哥,我想去青陽上大學。」

對有些人來說,上大學只是一個過程,為的是最終的結果,那一紙文憑。

但對南冥來說,上大學本身就是一種美好的嚮往,特別是他想要去的青陽大學。

在一位從青陽大學畢業的表哥口中,青陽大學是一個人情味極濃,每個人都能實現自己價值的地方。

就是在那裡,那位表哥遇到了無數志同道合的夥伴,更是得遇良師,現在已經出國深造,成為該行業裡的精英。

小城雖好,卻實在是太小了,就像最近流行的那個說法一樣,世界那麼大,他想出去看看。

半年前懶癌之後,上大學對南冥來說只是一種奢望,但現在呢?

或許可以做這個美夢了。

「待辦事項清單:我要上大學!!!!!!!!!!」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懶神附體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