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逃匿篇之北京一夜
逃匿篇之大上海

大盜
作 者
泥人
故事類型
文藝愛情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4.04.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免費
本月人氣
14
累積人氣
172016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8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3 / 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大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4.0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章

第二天,我帶著Julia和Cindy去西便門外的白雲觀逛廟會。姐妹倆騎毛驢兒、摸石猴兒、打金錢眼,玩的不亦樂乎,我的心思卻早飛到了妻那裡。妻的班機是下午2點的,剛過了中午,我就開始等妻的電話,時間就像是電影的慢鏡頭,一分一秒的竟是那樣的難熬。最後連Julia都看出我坐立不安的樣子,關切的問我:『哥,你怎麼啦?不舒服嗎?』

我靈機一動,順水推舟道:『沒大事,Julia,我身子有點虛,來北京之前感冒剛剛好。』看白雲觀裡已是人山人海,又道:『這兒人越來越多了,再呆恐怕只能看人擠人啦。要不咱們回天橋聽戲怎麼樣?勞逸結合,攢點兒力氣明天好上長城。』

看起來姐妹倆都很體貼我,乖乖的和我回到了天橋的L茶園。L茶園是京城有名的茶藝館,裡面的京劇、京韻大鼓、雜技都是京城裡叫得響的,經常有著名的演員和票友過來客串。最早領我來這兒的是我原來單位的頭兒顧總,他是個超級京劇迷,在這裡認識了一個挺有名的女票友梅姐,兩人看順了眼,一來二去的梅姐便成了他的情婦,以後他每次來北京,業餘時間就幾乎全獻給了這裡。因為他出差幾乎都是我陪,這茶館也就變得熟門熟路了。

別看是大過年的,L茶園依然高朋滿座。在二樓和人拼了張桌子,纔總算找到了位子。

臺上演的是程派名劇《法門寺》中的一折《拾玉鐲》,孫玉姣剛出場,正念著那四句定場詩:『淚濕衣衫袖,新愁加舊愁,摽梅期已過,見人面帶羞。』。我一面品著上好的安化松針,一面應付著姐妹倆的提問。其實我原本對京戲一竅不通,只是來的次數多了,耳濡目染的多少知道個五六七,姐妹倆的問題一時還難不倒我。

『……你聽她的念白,字眼兒特清楚,轉折的地方,抑揚頓挫的,這就是程派的特點。』,我趁著孫玉姣演喂雞一段沒唱沒白,便把自己知道的那點兒京劇知識傳授給Julia姐妹倆,『程派的開山祖師爺程長庚程先生是徽班出身,徽就是安徽的徽,他不僅會徽、漢兩劇,而且還會昆曲,《桃花扇》知道吧?……不知道啊,沒關係,你記著昆曲是江南流行的一種戲曲就行了,昆曲的咬字發音特講究字清句明,所以程派的唱腔也就極盡抑揚吞吐之妙了。』

臺上的孫玉姣開始數雞了,我看了一會兒,對姐妹倆道:『這個演孫玉姣的演員戲演的還不算到位,你們看,她數雞的手指指的方向,是不是指到了舞臺的正前方?這不把觀眾都給數進去了嗎!我在這兒看過北京京劇團的郭偉演這出戲,人家數的時候手指頭指的都在舞臺的那個圈子裡,一指頭一指頭的讓你看得清清楚楚的,特舒服……』說著說著,心頭卻驀地想起了在這兒認識的一個中戲的女孩,那女孩是梅姐的侄女,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也是在演《拾玉鐲》這出戲,雖然功力不如郭偉,可舉手投足間把十六、七歲的孫玉姣那付小家碧玉的風情演的惟妙惟肖……

『哥,那念白還有別的念法嗎?』Julia問。

『是啊,幾大流派都有自己的發音方法。就像在你們美國,鄉村音樂和爵士樂的吐字方法也不一樣嘛。』我又順手拿起了自己的茶杯,『你看,咱們喝的是安化松針,你看你旁邊那位姐姐喝的……』,我伸脖子看了一眼,『……那應該是都勻毛尖,兩樣都是綠茶,味道可是不一樣呀。』

這倒不是我有多麼懂茶,L茶園賣的茶種類很多,算起來恐怕有上百種,可真正的好茶卻只有十幾種而已,而我恰巧都喝過。我原來的單位效益特別好,但因為是國有企業,顧頭兒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往自己兜裡揣錢,不過花起錢來就真的稱得上『奢侈』二字,來L茶園自然都是好茶伺候著。

『是嗎?喝茶也有這麼多講究嗎?』,《拾玉鐲》這出戲唱少動作多,加上演員功力不夠,戲就有些蔫了,Julia看得有些興趣缺缺,便琢磨起眼前的茶來。

『當然啦!』,我心裡暗嘆,這姐妹倆還真是『banana』一代呀,相對茶的無知來說,可口可樂纔是她們的最愛吧。

我叫來夥計又給Julia和Cindy沏了一壺『白毫銀針』,滾熱的開水沖入晶瑩剔透的玻璃茶壺中,茶芽翻滾著在水中起伏,一股淡淡的茶香飄了出來。

Cindy就想倒出茶湯,我打了一下她的小手:『傻丫頭,別心急,現在還不能喝。』

『一個懂得茶道的人,這位先生是啊。』,一個柔軟的聲音道,字正腔園的一口北京話,只是句子是倒裝的,每個詞之間的連接也很生硬,一聽便知道不是國人。抬頭一看,我眼前一亮,說話的人是個三十出頭的柔美東方女子,正是我們的同桌,她原本一直背對著我們看戲,不知什麼時候轉過身來。這女子的模樣一下子讓我想起了日本那個已經退隱的巨星山口,臉上帶著也如同山口般純真的笑容正望著我。

『茶道不敢講懂,我只是知道點喝茶的常識而已。』可能是和小日本打交道的次數太多了,我直覺的感到眼前的女子應該是個日本人,而對於幾乎把茶道當作人生必修課的日本女人,我豈敢賣弄我那點兒半調子的品茶功夫。

『是嗎?』,女子的眼裡流過失望的表情,『茶道的起點,沒有人知道喝茶的道理嗎?』

這女子的話聽著雖然彆扭,可我還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一個對茶道頗為鑽研的人,本想到茶道的故鄉學習觀摩一番,卻發現這裡已經沒有人懂得茶道了,自然失望以及。

一種被人看輕了的感覺霎那間充斥了我的心,雖然這女子容貌美麗、氣度高雅,也沒能阻止我心生屈辱。轉頭四下看了一圈,想找找平常在園子裡看到的那些品茶高手,也好替咱泱泱大國討回些面子,可大過年的,這些人早不知哪裡去了,園子裡都是些象Julia姐妹一般的觀光客,要說起懂茶,除了園子的老闆夥計恐怕就是我了。

『選茶喝茶,究竟為了什麼?』我突然拋出了問題,腦袋裡努力回憶著我那些日本朋友的太太曾經提及茶道的隻語片言。

『和、敬、清、寂。』女子很快的回道。

我心裡一陣暗嘆,怪不得小日本這麼了得,借鑒他人的功夫全天下第一,這四個字還真道出了品茶人的心境。

『佗。』我想起了那些太太們說得最多的一個詞。

『瓦比?這是什麼意思?』Cindy一臉不解的問。

『這是日語,說的是一種靜寂、悠閑的美。Cindy,你想象一下,邀上三五知己,一起去郊外河邊,邊喝著泉水煮的香茶邊談著風月,不問世事,無牽無掛,無拘無束,這是多麼寫意寧靜的生活。』我說著說著,自己都有些向往了,以前不在意的事情,在踏上逃匿的路上的那一刻起,好像突然變得禰足珍貴起來,現在的我是多麼的想和妻女過著悠閑安寧的生活啊。

『這就是「佗」。』我總結道。

Julia和Cindy還是一臉的不解,那女子眼中卻流過一絲驚訝,笑道:『茶道,先生還是瞭解的呀。』

『我不懂。』,我順口道。眼前『銀針白毫』經過一段時間的沖泡,茶芽條條挺立,上下交錯,有如鐘乳石一般,煞是好看。我看茶湯已經泛黃,知道可以喝了,先給Julia和Cindy倒了一杯,又給那女子倒了一杯,道:『我只知道這茶沒有經過搓揉,所以要泡久一些。其實,我第一次喝「銀針白毫」也象Cindy一樣,茶沒泡好我就喝了,淡淡的帶點苦澀,現在想想倒蠻懷念那種味道的。』

『煎茶法,』女子點頭道,『在日本,很多家庭用這個方法。』

『可能是吧,我不大清楚。其實懂不懂茶道並不妨礙我喝茶,把茶烘焙成「銀針白毫」也好,碾碎成茶末也好,都還是一片茶樹葉子。茶道說穿了是把喝茶變成了喝心情。道理自在人心,你懂,無須點煎品茗你也消遙自在;不懂,即使再「佗」你也無福消受。』

女子優雅的端起了茶杯,轉了兩轉嗅著茶香。此時臺上的孫玉姣唱起了那四句『南梆子』:『守閨閣獨自裡倚門而坐,嘆紅顏命運薄愁多慮多!女兒家在門外針黹繡作,看一派好風光日暖風和。』,我心有感觸,道:『就像臺上唱的,愁也罷,慮也罷,獨守閨閣就嘆紅顏薄命,遇到心上人便日暖風和的一派好風光,說來說去都是心情在作怪。「三飲便得道,何須苦心破煩惱。」,還是喝茶吧。』

『吃茶去!』,那女子眼中流露出理解的表情,『茶道是修行,修行要有慧根,先生是個有慧根的人啊。』她小聲用日語嘀咕著。

果然是個日本人。『你是日本人?』

『楠木直子,請多關照。』。女人俯首行禮道。

我也把我的名字告訴了她。可能是因為她稱贊我的那句話讓我少了抬杠的心情,我認真的向她請教起茶道來。

或許是中國和日本的淵源實在太深了,抑或是我真的有慧根,我很快便理解了直子說得茶道的精神。

『楠木小姐,恕我直言,就茶道本身而言,中國現在得叫日本一聲「師父」。但就像功夫在詩外一樣,如果想在茶道上更精進一步,跳出茶道看茶道恐怕是必須的,如此說來,有著杏花煙雨、夜半鐘聲的江南纔是您最好的旅行地。』

『是啊,』直子的臉上露出了向往的神情,『可惜這次沒有時間了。』

『我也想去耶。』Julia也是一臉的向往。

『知道啦,你五月不是有春假嗎?如果能回來的話,我帶你們去,五月可是江南最美的時候。』

一直聊到快四點了,直子說有人在酒店等她,便起身告辭了,Julia姐妹也覺得節目看得差不多了,大家就一同出了L茶園的門。出門纔發現外面飄起了雪花,雪很大,地上已經鋪上了厚厚的一層,看周圍的建築已是銀裝素裹的,倒是L茶園門前的大紅燈籠透著喜慶。

妻還沒有來電話,『機場會不會因為下雪關閉了,還是飛機降不下來?』,我不由擔心起來。

『好大的雪呀!』Julia和Cindy你打我一個雪球,我塞你一脖子冷雪的鬧了起來,不一會兒,兩人頗有默契的把雪球一同向我扔來。

我正左躲右閃,口袋裡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連忙站定身子,拿出電話的時候身上已挨了兩下。

『歡,是我。』看電話號碼,我已經知道電話那邊不是我等待的妻,而是蔡影。『你在幹什麼哪,怎麼直喘粗氣?』。她輕聲笑著,話裡卻隱隱有一絲疑惑。

『我和妹妹打雪仗呢。』

『北京下雪啦?大嗎?』聽得出來蔡影興奮中有些惋惜,上海是個很難看到雪的地方,就是有,也是落地即化了。

『挺大的。』

『我要在北京就好了。都怨你∼』,蔡影半真半假的瞋道。

『又不是沒有機會了。』

『那明年過年你帶我去北京好不好?』蔡影的聲音有些撒嬌的味道。

『好啊。』話剛出口,我自己都愣了。就在前天晚上,我還暗自發誓不能再做對不起妻的事了,可一聽到蔡影的聲音,我怎麼就把自己的誓言忘了呢!以前我可是最會拒絕女孩子的了,可現在我的心好像很軟、很容易被感動。難道真的是在逃匿的路上受驚嚇的心需要撫慰嗎?一陣寒風掠過,我身上一抖索,心裡生出一絲懼意,這樣下去,天知道會出什麼亂子!

『真的?!可要記住自己說的話呦!』蔡影顯然很高興,『歡,我就是想聽你的聲音……』

聽著蔡影近似耳語的呢喃,我心頭一陣茫然。

回到酒店,剛一進大堂,電梯門口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我渾身一震,妻竟然已經到了酒店!

我心如急鼓,顧不得在酒店大堂保持紳士的風度,幾乎是狂奔到了電梯跟前,趕在電梯門關上之前把手伸了出去,門簧碰了我的手一下,便向兩邊彈開,電梯裡只有妻一個人,正抬起頭來望著我。

就在妻看清楚來人的時候,我看到了有生以來看到過的最豐富的表情。妻先是狂喜,眼裡射出的愛焰足以把我們之間的空氣燃燒殆盡;然後嘴角微微一扯,幾分委屈在臉上浮現蔓延,那神情就像是在外面受了欺負的女兒一般,我心頭驀地一酸,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妻似乎看出我眼裡的變化,眼裡閃過一絲擔懮,輕輕搖了下腦袋,目光一轉,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知道定是Julia姐妹到了,『哥,你跑這麼快做什麼?』,Julia氣喘吁吁的靠在我身上問,轉眼看到了妻,好像明白了什麼,小聲道:『原來哥哥也喜歡美女呀!』

我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笑容,妻不豫的眼神中倒夾雜著幾分驚訝,雖然我跟她提起過Julia姐妹和我長得蠻相象的,但看到真人後妻仍免不了有些驚奇。

『你們兄妹的感情真好呀!』,妻突然道,語氣裡帶著兩分火氣、一分揄挪,我知道等一會兒恐怕得花些力氣來解釋了。

『那當然嘍!』,Cindy也靠了過來,看電梯只有1X層的指示燈亮著,便問:『姐姐也住1X層嗎?……真巧耶,我們也是,』可能是看妻自己拎著一個旅行箱,又問:『姐姐是一個人嗎?出來旅遊嗎?』

隨著妻肯定的回答,1X層到了,我給妻使了個眼色,告訴Julia姐妹休息一下,六點鐘我帶她們吃飯,回到自己的房間把淋浴噴頭打開,好像自己在洗澡的樣子,然後出了房間,看走廊沒有人,快速來到妻的門前,輕輕敲了幾下。

門上的貓眼一黑,接著房門便被拉開,我閃身近了房間,一具火熱的身軀帶著熟悉的氣息撲到我懷裡緊緊摟住我,一個柔軟的嘴脣壓在我的脣上拼命的吸吮。

在這一霎那間我似乎又回到了七八年前,那時我還在上海讀大學,每逢寒暑假我回家的時候,妻都會到碼頭接我,也都會若無旁人的撲到我懷裡,把半載的相思化作深深的一吻。

『想死你了。』我邊啜著妻的耳垂,邊呢喃道。妻的大衣可能是在進房間的時候就脫了,我習慣性的把手伸進她的毛衣底下,拽著內衣想把它拉起。

妻突然掙脫了我的懷抱,回身坐到了床沿上別過臉去。

我望著撅著小嘴兒的妻,知道她在為剛纔電梯裡的一幕生氣,忙上前把她摟在懷裡,笑道:『小傻瓜,這樣的乾醋你也吃呀!美國的女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妻掙了兩下沒掙脫開,便伏在我的胸前,小聲道:『誰讓你哥哥妹妹叫的那麼親熱啦!』

『我可是把她們當親妹妹看,你看她們長得多象我呀!』我先撇清和Julia姐妹的關係,親兄妹親熱點無所謂吧。『白兒你不一樣,你可是我的親親好老婆呀!』

妻噗哧一笑,『討厭啦,那麼肉麻!』又賭氣道:『我就是看不慣她們膩你的那副…那副樣子。』

我知道妻想說什麼,保守的家庭背景和良好的教育讓她無法說出那個『騷』字。

『你也把她們當妹妹看就好了,』我笑道,『再說,你也可以膩呀!』說著,手從妻的毛衣領口伸進去,一把握住了妻的椒乳。隔著內衣和胸罩,那份滑膩好像依然傳到了我的指尖,我和妻同時吁了口氣。

『陪我洗個澡。』我央求道。

『嗯。』妻的聲音細得如同蚊子一般,卻讓本是想轉移視線的我獲得了意外的驚喜。我和岳父岳母住在一起,平常根本沒有機會和妻一起洗鴛鴦浴,今天竟機緣巧合的可以一償心願。

輕輕一拉,妻的毛衣便飛到了一邊;手指擺弄了幾下,花格呢長裙悄無聲息地落在了地毯上。褪掉黑色的羊絨連褲襪,我不由一愣,包裹著妻最隱秘之地的不是我熟悉的白色棉內褲,而是一隻粉色帶蕾絲邊兒的。

『咦?』

『不許看∼』,妻的小手掩住了自己的要害,羞澀的瞋道。

『讓我看看嘛……』,我分開妻的手,把腦袋湊了過去。眼前的景色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妻是個傳統的中國女人,從15歲和她開始拍拖起,到22歲結婚乃至以後生了女兒,記憶當中她好像只有白色和粉色兩種內衣,都是特符合馮鞏大哥說的『咱家的東西不能讓別人看到』的那種款式。而妻身上這款內褲的式樣卻是我從未見過的,真絲的面料,做工極細緻,只遮住了半個小腹的前面一片刺著奇異的花紋,萋萋的芳草從鏤空的部分透出淡黑的顏色,織成了一隻振翅欲飛的蝴蝶,而那些花紋則成了蝴蝶的美麗飾紋;一條細細的帶子靈巧的在腰的兩側打了個活結,如此的裝束讓平素高雅端莊的妻突然變得妖艷起來。

『好漂亮呀,』我由衷地贊道,妻的皮膚本來就白皙水嫩,配著粉色的蕾絲竟是異常的誘人。『什麼時候買的?』

『前天。』羞澀的聲音裡有著被愛人欣賞的喜悅。

妻買它的時候該是懷著怎樣的勇氣?我心裡湧起一股熱浪。

當我進入妻的時候,我重重的呼出口氣,或許是因為分別了兩個月的緣故,妻那裡雖然已經濕的一塌糊塗,可還是異常的緊湊,『好緊呦∼』,我一面體會著小弟弟那兒傳來的陣陣酥爽一面調笑道。

妻白嫩的臉上羞得滿是陀紅,頭側在一邊閉著眼不敢看我,可翕動著的鼻翼、緊咬的櫻脣、死撰著床單的纖手和不停蠕動的溫濕肉壁卻一一向我坦白著她內心的希翼。

我撫摸著妻小腹上一道淺淺的疤痕——那是生女兒剖腹產留下的痕跡,不知為什麼,它竟成了妻的一個性感帶,動作又加快了幾分,泛濫成災的愛液在小弟弟的帶動下發出『噗噗』的聲音。不一會兒,妻又開始顫抖起來,我只覺得包裹著小弟弟的嫩肉一陣痙攣般的抽搐,好像有什麼東西噴灑在小弟弟的頂端,渾身一激靈,指尖腳尖倏的一麻,依稀記得這幾天應該是妻的安全期,心神一鬆,知道守不住陽關,便用力一頂,一股滾熱的陽精已經噴薄而出,猛烈的擊在妻的蜜壺深處。

我心滿意足的躺在妻的身上,方纔那種飄在雲端的感覺讓我失神了片刻,等回過神來,纔發現一串淚珠從妻的眼角落下。

『別怕,』,我愛憐的拂去妻臉上的眼淚,猜她是在為我們的未來擔懮,便安慰道:『白兒,事情會解決的,一切都會變好的。』

妻沒說話,只是無聲的啜泣,過了好一會兒,她纔突然睜開眼直勾勾的望著我,噙著淚水的眼眸裡竟有那麼多的失意和絕望。

『你有別的女人!』

妻的話就像一道霹靂擊中了我的心,我的身子一陣發涼,妻都知道了嗎?她是怎麼知道的?如果她知道了會離我而去嗎?幾個念頭走馬燈似的在我腦海閃來閃去,一陣恐懼攝住了我的心。

『胡說什麼呀!』我下意識的反駁。

『以前,你不是這樣……』

我一下子明白了究竟什麼地方露出了破綻,平素只要和妻分開的時間一長,第一次我就肯定控制不住自己,總要在第二發纔能和妻一起達到顛峰。今天的表現實在有些搶眼,妻自然要懷疑。弄清了問題所在,我心裡頓時一鬆。

『這可都怨你呀。』,我笑道。

『怨我?』妻眼裡多了幾分疑惑。

『誰讓你非要來北京,害的我前兩天做夢老夢到和你那個,把好東西都獻給周公了。』

『那個呀?』一番解釋合情合理,我又使上了必殺技,妻頓時釋然,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微笑,臉在我胸前蹭來蹭去,似乎在向我表達著歉意。

『就是這個啦!』我動了動仍留在妻體內的小弟弟,過了不應期的它,又在舒展著腰身。

『求求你,老公,先洗澡好不好∼』,妻輕喘著道。

我也想細細品味一下妻,一身臭汗的未免不合時宜。『饒了你。』

抱著妻往浴室裡走,『白兒,你好像輕了?』,妻摟著我的脖子小聲道:『人家想你嘛。』我望了一眼她如新剝雞頭般白嫩挺拔的乳,調笑道:『怪不得我覺得你這兒都大了,是不是想我都想到這兒啦?』,話音甫落,脖子上便一陣疼痛,『討打呀!』妻瞋道。

五星級酒店房間裡的豪華一多半體現在了衛生間,妻以前從未住過象P這樣的酒店,望著寬大的三頭按摩浴缸,歡喜的問我:『可以躺在裡面嗎?乾淨嗎?』

『當然可以啦,人家酒店可是天天消毒,象在G還要用紫外線照射呢,這兒恐怕也一樣。』我打消了妻的疑慮,心中卻湧起一股酸澀,妻在女孩子裡是一等一的出色,本應該享受一等一的生活,只因為嫁給了我,不僅沒過上好日子,反要為我擔驚受怕。想起這些,看妻的目光益發的柔和。

妻的注意力顯然被眼前的浴缸吸引住了,進去就要躺下,我說先沖沖吧,調好水溫,把妻拉到噴頭跟前,微微有些燙人的水流從她頭上灑落下來。

『喔Wow∼』,妻舒服的輕叫了一聲。

說實話,妻是少見的美女,臉蛋兒生得好,身材更是絕佳。妻個子很高,即便在北方也算是高的,身子極其勻稱,皮膚細膩的如同水豆腐一般,我曾笑言妻是解釋『豐若有餘,柔若無骨』的最好樣板。由於懷女兒的時候妻的歲數小,所以產後恢復的極好,只是那對乳變得更豐滿柔軟了,不過還是一如往昔的挺拔。我原來單位的女孩子就多,到了上海更是一腳踏進了個美女如雲的職業圈,認識這麼多女孩,好像也只有蘇瑾能比得上妻。

拿起淋浴液往妻的身上抹去,妻有些怕癢,一邊躲閃一邊輕笑。

『別動,』我摟住她,把粘稠的浴液倒在她的背上,輕輕的將它抹勻,妻就像一隻正受主人寵愛的小貓溫順的伏在我懷裡。

『對了白兒,你到了北京怎麼不先給我打個電話?』,想到苦苦等著電話的滋味,我不由使勁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嗯∼』妻扭著身子哼了一聲以示不滿,『人家著急嘛!機場裡窩了那麼多人,每個公共電話旁邊都排成了長隊,我也不敢用手機,怕你等急了就直接趕來酒店,想到了酒店再給你打電話。』

『路上好走嗎?』

『我也不知道,光想著這兩天的事兒了。』妻呢喃道。

聽著妻輕聲的訴說,我心裡一熱。從和我談戀愛開始,我始終是妻心中最重要的人,或許只有女兒可以撼動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那這兩天你想怎麼過?』我一邊問一邊又在她臀上倒了些浴液。

『你先說……』

『……嗯,明天嘛,陪Julia她們登長城,後天陪她們去頤和園吧。』,我故意逗她。

『氣我呀?』,妻撅起了小嘴兒,『那我上哪兒呀?』

『你脫光了衣服躺在被窩裡等我回來呀!』,我說著,自己也有些向往了,小腹一熱,小弟弟就有些伸頭伸腦的。

『你壞死啦∼』,妻的身子似乎也是一熱,擠在我胸前的那對乳好像也在變大,她稍稍側了下身。

她後背已經抹的差不多了,我順勢將她的身子轉了個個兒,手繞到她胸前,握住了那對豐挺的凸起。從她的肩頭望下去,那兩粒紅櫻桃已經變成了紫葡萄,也不知道妻的身子是不是一直未從高潮的餘韻中甦醒過來。

『不想呀,』,我笑道,揉了揉妻的酥乳,『這可是個美差呦,很多人想求還求不到呢。』

『你敢!』妻向後一抓,正抓住我的命根子,『說,打誰主意哪?』

我指頭夾住一粒葡萄捻了捻,笑道:『你說是誰呀?』,妻的身子頓時軟了,反身抱住我,『是我還不行嘛∼』,妻撒嬌道。

她一副任君採摘的模樣讓我色心大動,看她渾身都是浴液的泡泡,極不利於我口舌的行動,便拽過來噴頭,先把她脖子肩膀沖乾淨,然後把噴頭對準了她的椒乳。

水流很急,擊打在妻的乳上,水珠四射。在水流的熱情撫慰下,妻的嫩乳變得益發挺拔,兩粒紫葡萄輕輕顫抖著似乎在呼喚著我的愛撫。我手指按住乳暈,讓乳頭更加突出,又調了調噴頭,讓水流全集中噴射在乳頭上,問:『舒服嗎?』

『唔∼』,妻星眸微閉,發出動人的嬌膩,卻沒回答我的問題。我惡作劇的使勁掐了一下那粒紫葡萄,道:『快說,舒不舒服?』

妻輕哼了一聲,白了我一眼,瞋道:『討厭啦,不舒服!』,我知道她口是心非,有心逗她,『那怎麼舒服?』

『你……』,妻脫口剛說了一個字,就看見我一臉的壞笑,馬上打住話頭,使勁擂了我幾粉拳,一轉身,把個珠圓玉潤的後背送給我,『不告訴你!』

望著妻嬌羞的模樣,我忍不住心中的激蕩,把噴頭隨手一扔,將妻身子一扳,頭一低便噙住了一粒葡萄,在舌頭把它裹住之前,我含含糊糊的道:『不說我也知道……』。

妻一聲輕叫,身子就向我懷裡癱去,害的我不得不坐在了浴臺上,妻橫躺在我腿上,用力抱住了我的頭。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大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4.0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