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刪節版
第二集 刪節版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逆天邪傳
作 者
蒼天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1.0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3
累積人氣
92239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54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0 / 85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逆天邪傳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7.01.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章 ∼種劍養刀∼

龜大師從細如合縫的雙目中睜出兩點精光,緩緩抬起原本低垂的頭
來,對著丁神照咧嘴一笑道:

「小子,虧你還記得老夫。」

丁神照望著樓雪衣,淡淡道:「為了要查出我的來歷,你也算用心
良苦了,可惜仍是白費工夫。」

樓雪衣微微一笑,也不以為意,只是把掛著刀劍的背囊遞給龜大師,
恭敬的道:「這一對刀劍是何來歷?還要請大師鑑定。」

龜大師只瞥了結草銜環一眼,便不屑的道:

「這算什麼?我十歲時就能造出比這更好的玩意了。」

樓雪衣溫和的道:「是,不過這對刀劍曾經在眾目睽睽之下斬傷『小
修羅』獨孤寒心的『修羅不死身』,晚輩猜想或非凡物,這才斗膽
勞動大師移駕一觀。」

龜大師露出首度動容的表情,詫道:「竟有此事?」

需知「修羅不死身」號稱天下硬功第一,雖然獨孤寒心因資質及修
為有限,只能發揮不死身六成不到的威力,但已是尋常刀劍難傷。
要攻破不死身的方法只有兩種,一是仗著神兵利器;一是以更強的
功力破之,但丁神照的內力很顯然的仍不及獨孤寒心,那麼就是仗
著刀劍之利,但這怎麼可能?

龜大師一對細目落在背囊上眨了又眨,最後終於道:

「把刀劍拿來我瞧瞧。」

樓雪衣心道你也有被打動的時候,雙手將刀劍恭敬的交出道:

「請大師過目。」

龜大師哼了一聲,將結草銜環從背囊中抽出,只見刀身劍面上斑鏽
四處,更有數不清的缺口,實在是很難將其與神兵利器聯想在一起。

重見屬於自己的兵器,卻是握在別人的手上,丁神照的臉上,忍不
住出現了激動又痛苦的表情。這些日子以來,這對刀劍似乎已成了
他身體的一部份,如今屬於他身體的一部份被人奪走,叫他怎麼能
不為之激動。

龜大師先是「咦」了一聲,表情由原先的不以為意,轉變為困惑、
迷惘、興奮,無數個數也數不清的表情,像走馬燈般在他那張老臉
上變換個不停,而這些表情,也無一逃過身旁樓雪衣的雙目。

最後龜大師仰天長嘆一聲,將刀劍重新插入背囊之中,表情像是一
口氣老了十年,不住搖頭道:

「世上竟真有這種神功絕藝,老夫今日算是開了眼界啦……」

他的態度同時引起牢堥銗L兩人的好奇心,樓雪衣連忙問道:

「大師看出什麼玄機了嗎?」

龜大師看也不看樓雪衣一眼,迷惘的雙目彷彿被什麼不存在的東西
吸引住一樣,喃喃道:

「『種劍養刀』之術!老夫本來以為只是存在於傳說中的無稽之談,
到今天才知道原來是老夫自己所學淺薄、以管窺天之見。哈!可笑!
可笑!」

他嘴裡雖唸著可笑,但表情卻充滿痛苦落寞的神態,哪像是笑得出
來的樣子?

樓雪衣更是大惑不解道:「種劍養刀之術?」

龜大師操著那嘶啞乾枯的聲調,一字字道:

「種劍養刀!是刀劍修為到了神而明之的上乘功者,將屬於本身的
『劍意』、『刀魄』分別傳入兵器之中,將蓋世修為和意念精神封
存,能讓一對最普通不過的刀劍立即變為罕世神兵。因為兵器之中
留存有原主人的功力意念,所以得到兵器的人也就等於擁有該原主
的不世修為,就算是一個不會武功的人,也能搖身一變成為絕世高
手。」

說到這裡,頓了一頓,望著樓雪衣此刻大放異采的雙眸,又道:

「可是經種劍養刀之術所鍛鍊而成的刀劍卻極具靈性,非是已被選
定的有緣之主,其他人縱是拿在手上也只與一般廢鐵無異。而且這
種功法本身就是損己利人,練者付出絕大的功力精神鍛出神兵,自
己卻不能使用,所以根本就不會有什麼人想要練它,久而久之也就
成了鍛鍊界的一種傳說而已,沒想到老夫今天能親眼看到傳說變成
事實,」

龜大師忽然一個箭步,移至丁神照的牢房前,對著他厲聲道:

「小子!你這對刀劍是哪裡得來的?」

對於龜大師所說的種劍養刀之術,其實聽得最驚訝的就是丁神照本
人,他從樹海異人處得到這對刀劍,只感覺到它們與自己的親切與
順手,彷彿天生打造來就是為了自己使用的一樣,根本不知道這對
刀劍還有如龜大師所言這般神奇玄異的來歷。

如果龜大師所言屬實,那麼把結草銜環送給自己的樹海異人到底是
誰?他又為何要對自己如此厚待?

一連串的迷惑橫亙在丁神照心頭,但龜大師的疾言厲色卻使他反
感,冷漠的回答道:「我不知道。」

龜大師臉色一變,但隨即厲笑道:

「好小子!嘴巴倒也挺硬的啊,不過老夫專門泡製你這種硬骨頭的
角色,還記得老夫的『六陽神火掌』吧?不想變成焦炭的就給老夫
乖乖說真話!」

說罷舉起一隻枯瘦乾癟的右掌,功力到處,竟發出如烈爐般的陣陣
熱流來。丁神照見識過老人神火掌的功力,毫不懷疑區區的鐵欄在
他火勁下只是紙紮般不堪一擊,可是他早已將生死置於度外,面對
著如火神般的怒氣只是一步不移,平靜的與其對望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殺了我還是一樣不知道。」

「你……!」

龜大師勃然大怒,臉上殺氣乍現,強橫的功力立時將身前的丁神照
逼得不能呼吸,就連離他有一段距離的樓雪衣也被迫得胸口一窒,
心中駭然道:

「瞧不出這老頭外觀毫不起眼,一身功力竟似還在師父之上!」

他深怕龜大師在盛怒之下真的把丁神照給一掌殺掉,這就不在他原
來預期的計畫之內,只好連忙阻止道:

「大師請息怒!殺掉這小子,也等於失去繼續追查這一對刀劍來歷
的線索。而且人畢竟是被我們『劍樓』所擒,如果『修羅堂』向本
樓追討殺害寒心兄的兇手,屆時將難以交代,還請大師看在白道聯
盟的份上,暫時饒這不知好歹的小子一命。」

為了在龜大師的盛怒下保住丁神照的小命,他可說是好話出盡,連
白道聯盟的金字招牌都拿了出來,卻只怕對方不買帳。

龜大師一張皺紋密佈的老臉沈了又沈,像是烏雲遮住了天空。

良久良久,他才放下提起的右掌,冷冷道:

「小子!算你撿回了一命!」

丁神照毫無從死到生走過一遭的喜悅,淡淡道:

「殺一個手無寸鐵的人,算不上什麼英雄。」

龜大師仰天大笑道:「小子!你是在激你家老祖宗嗎?哈哈哈!老
夫縱橫江湖近一甲子,只知隨興而為,卻從來也沒把自己當成什麼
英雄,你是白費工夫了!」

「和畜生講話,確實是白費工夫。」

冷冷的丟下這句,丁神照便自顧走回牢內的一角,抱膝坐了下來,
再也不理柵欄外的兩人。

「你這小子……!!」

龜大師氣得臉色發青,偏又發難不得,此刻若不是身在別人的地盤,
縱是十個丁神照也一起打殺了。

樓雪衣又在此時出來緩頰道:「這小子不識好歹至極,大師請勿與
他一般見識,不如先上樓奉茶,負責追查刀劍來歷的任務,就交在
晚輩身上。」

龜大師惡狠狠的望了丁神照一眼,終是氣呼呼的道:

「好!老夫就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說罷轉身便走,樓雪衣連忙跟在他身後,當沈重鐵門「匡!」一聲
重新關上的時候,丁神照一張沈毅的俊臉,也隨之被掩沒在地牢的
黑暗中。


熱鬧繁華的「清風城」主街,來來往往的人群中赫然可見到君天邪
的身影,一雙平淡掩飾狡獪的靈動雙目,注視著街上滿足於平淡生
活的販夫走卒們。

那也曾經是他想要過的生活,可惜卻事與願違。

無論是現在的「君天邪」或是「玉天邪」都不是他心底真正想要的
身份,他真正想要的,其實是與那個不可能的「她」雙宿雙飛,去
到一個沒有任何人會打攪的地方。可惜他也知道這是一個永遠不可
能實現的夢想,甚至只是有這種想法都是天理不容的禁忌了。

與「她」之間,除了世俗禮教的堤防之外,他們之間更存在一個太
過強大的第三者,號稱天下第一人,實力足以逆天而行的「他」!

「他」一日不死,他與「她」之間一日也沒有在一起的可能。

可是「他」的實力委實太過強大,即使以他的天縱之智,和他體內
另一個目空一切的分身,也都沒有勝過「他」的把握。

他這次離宮,目的就是為了要找出打倒「他」的方法,繼續待在「他」
的庇蔭之下,他永遠也沒有勝過「他」的可能。

他相信自己的潛力,和身上留著天下第一人的血液,假以時日,他
定有勝過「他」的可能。

在那之前,他只能相信自己選擇的道路,堅定地繼續走下去。

把腦中紛沓而至的思潮藉著搖頭這樣的動作排除,靜心集慮,君天
邪重新把目標鎖定在眼前的獵物上,雖然外表看起來只是一個毫不
起眼的商賈,但是落在像君天邪這樣的大行家看來,他可以毫不猶
豫的肯定,對方就是經過易容改扮的「血龍」獨孤忌!前「地府」
七獸之首,絕對錯不了!

背叛魔門者,死是唯一可能的下場,獨孤忌如今敢出現在人前,雖
然是經過易容變裝,但也需要極大的勇氣了,君天邪可以斷定獨孤
忌一定不是一個勇士,那這其中一定還有很深的原因。

凡不合常理者,必有可疑之處。

君天邪藉著人群的掩護,巧妙的跟蹤在獨孤忌身後,因為後者根本
沒有見過他的面,所以他也不虞會被認出。

但是在丁神照「生死不明」的現在,君天邪卻還有心思把時間花費
在獨孤忌身上,若是讓丁神照知道了,恐怕也只能大嘆交友不慎了
吧!

獨孤忌最後是步入了掛著「文武堂」匾額的一間行館。

君天邪露出別有所思的表情,自語著道:

「魔門三大派中『地府』的叛徒,竟會和白道聯盟中『中書府』的
人扯上關係,道魔合流,這樣有趣的事情,我怎麼能夠錯過呢?」

閉起雙目,以「邪道涅槃」精神隔空觀察行館內的動靜,沒過半響,
臉上露出邪樣的笑意。

「有趣!竟連『他』也在裡面,看來我無論如何也得走上這一趟了。」


隸屬白道聯盟七派之一的「中書府」,府主「智儒」孔學之號稱七
派聯盟的軍師,運籌帷幄,以日薄西山的力量,和魔門如日中天的
勢力抗衡,知其不可為而為,正是讀聖賢書所為何事的儒家精神。

百無一用是書生,不過「中書府」所調教出來的讀書人卻是文武全
才,在朝在野都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即使魔門威勢如日中天,對
「中書府」也還維持一定的尊重,不會主動挑起干戈,畢竟民不與
官鬥,是江湖人的基本原則。

這間「文武堂」行館的主人「鐵筆判惡」蔣馳宗正是「中書府」的
十三供奉之一,本身在地方上極富善名,一手「鐵劃銀鉤」不知斷
過多少黑道匪徒的魂魄,在「清風城」民間的地位甚至比父母官還
要崇高。

行館雖以「文武堂」為名,但其內的佈置卻不失書香之氣,排列整
齊的書櫃象徵「中書府」文武合一的精神。

「鐵筆判惡」蔣馳宗今年四十六歲,面如重棗,一派正氣,官冠錦
袍,玉帶環腰,舉止之間不失高手氣範。

蔣馳宗的書房向來是閒人勿進的禁地,不過今天書房內卻有一名極
特別的客人,號稱正道希望的「天敵」龍步飛,已有一段時間未曾
露面的他原來就是隱身在白道聯盟的分舵內嗎?

龍步飛濃密的劍眉忽然一皺再揚,引得他對面的蔣馳宗好奇問道:

「龍大俠,怎麼了嗎?」

龍步飛閉上眼睛,英偉的面孔像止水般察覺不到一絲的波動。

「好像……有什麼人正在看著我……」

蔣馳宗嚇了一跳道:「難道是魔門的人找上來了?不可能吧!沒有
人知道龍大俠你住在這裡的。」

龍步飛重新睜開雙目,墨星般的瞳孔內閃爍著異樣的神光。

「不是魔門,不過那股精神力量亦正亦邪、雜而不純,與我一接觸
即退,使我來不及掌握對方的存在……奇怪?」

龍步飛所說牽涉到玄奧之至的精神功法,蔣馳宗修為不足,聽得一
知半解,但是內心對眼前這年紀足足小他一輪的青年更是不敢輕
視,盛名之下無虛士,能被天下第三視為第一對手的人,豈是易與
之輩。

龍步飛沈吟半響,忽然對著蔣馳宗抱拳道:

「打攪前輩已有不少時日,龍某時常不安於心,如今龍某傷勢已無
大礙,這就想向蔣堂主辭行了。」

蔣馳宗訝道:「龍大俠何出此言!莫非是敝府招待不週?」

龍步飛搖頭道:「智儒前輩和蔣堂主的高義,龍某永銘五內,豈敢
有此想法。只是龍某多留一天,對貴堂所可能帶來的危機就愈多一
分;為大局著想,龍某還是早一步離開的好。」

蔣馳宗見龍步飛言詞堅定,知其去意已定,再挽留也是白費工夫,
只得無奈舉杯道:

「龍大俠既然堅持要走,蔣某也不敢多留,就讓我敬龍大俠這一杯,
祝你一路順風。」

龍步飛連忙舉杯回敬道:「堂主客氣了,該是龍某多謝堂主這十幾
天的款待之恩才是啊!」

兩人對視一笑,將手中酒杯一飲而盡。

「乒!」

龍步飛鬆手讓酒杯摔到地上碎裂,一張俊臉同時變得鐵青,沈聲道:

「酒埵閉r!」

蔣馳宗哈哈一笑,身子像失去重量般從椅上飄起來,再落在離原來
所坐五丈遠的後方。

「沒錯!這可是我向西域毒宗花了黃金萬兩才特地求來的『天人五
衰』!若是一般毒藥,我也不敢下在酒堶情A收不到功效不說,被
你提早發現了那可划不來!」

龍步飛雄偉的身軀微微顫抖,額上斗大汗珠涔涔流下,看得出來是
正忍受極大的痛苦,嘶啞著問道:

「為什麼?」

「為什麼?哈哈!問得好啊!」蔣馳宗獰笑道:「告訴你!我已經
受夠了每天提心吊膽和魔門中人周旋的日子!我和你們這些身無長
物的江湖人不同,我有祖先的基業,有族人要養家活口,我需要權
力和財富,這些你們自以為是的白道中人最缺乏的東西!只要把你
的人頭獻給魔門,我就會有數不清的榮華富貴!」

蔣馳宗一口氣毫不猶豫的把這一長串話說完,這些話就像是早已藏
在他心中,演練過成千上百次的台詞一樣。

龍步飛用像是第一次認識蔣馳宗的眼神看著他,那表情沒有一點憤
怒或不甘,反而帶著一絲絲的憐憫。

儘管「智儒」孔學之算無遺策,但他仍有一件事無法算到,那就是
讀書雖然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氣質,卻改變不了一個人的本性。

蔣馳宗惡狠狠的望著龍步飛道:「我不喜歡你的眼神!」

龍步飛平靜的與他對望,一點也不會予人肉在砧上的感覺。

「是誰與你接洽的?」

「是我。」

一身商賈打扮的「血龍」獨孤忌從房門緩步走入,此刻的他已經卸
掉了臉上的化妝,一張陰沈的醜臉閃動著異樣的綠芒,眼中隱帶著
出鞘的殺氣。

「原來是你?!」

獨孤忌負手冷然道:「當然是我!否則也算不倒你,在『香意城』
時被你害得好慘,如今我要連本帶利討回來了!」

局勢急轉直下,面對絕對的劣境,龍步飛竟仍是夷然不懼,言行如
常,無負當代大俠的風範。

他望著蔣馳宗,淡淡道:「捨道入魔,無疑與虎謀皮,總有一日你
會悔不當初。」

蔣馳宗臉色丕變,強自嘿嘿笑道:

「你都已是快死的人了,還想來挑撥離間。」

獨孤忌沈聲道:「他說得不錯。」

蔣馳宗訝道:「你說什麼……?!」

他還來不及有任何防備,一隻赤紅的手掌,已悄然無聲的印在他的
背門。

蔣馳宗的全部防備都集中在眼前坐著的龍步飛身上,「天敵」的名
號委實太響,即使毒宗的劇毒「天人五衰」號稱萬無一失,仍是不
得不防對方那臨死前全力一擊的反撲。

只是他作夢也沒想到,他所預料之中的攻擊,不是來自身前的敵人,
而是身後的盟友。

倉促之間,所有真氣來不及護身,結結實實挨了一記「化血散手」
的結果,是蔣馳宗狂噴鮮血,滾地撞壁方止。

「為……為什麼……?」

散開的亂髮遮住半邊面孔,背門衣衫幾乎盡碎,最嚴重的傷勢是斷
裂後插入心瓣的肋骨,幾乎已經肯定絕無生理。

但他仍是要知道原因。

獨孤忌看著他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供桌上的牲品,毫無一絲同情或憐
憫。

「因為我其實已經叛出了『地府』,根本無法提供開給你的優厚條
件。」

蔣馳宗的瞳孔聞言立時放大,表情寫滿驚恐與不信。

「怎……怎麼會……?!」

獨孤忌嘴角溢出一絲殘酷的笑意,道:

「怪只怪你太過利欲薰心,才會對我的話深信不疑,不過至少有一
點我沒有騙你,那就是龍步飛的人頭仍然可以在『天宮』賣到一個
好價錢,只不過你是拿不到了!」

「我跟你拼了!」

絕望、憤怒,被出賣的打擊,如今十倍出現在剛剛背叛龍步飛的蔣
馳宗身上,誠所謂叛人者,人恆叛之。

拼盡餘力的「鐵劃銀鉤」,筆尖帶著尖銳的氣勁劃破虛空,即使是
沾上膚髮的毫末,也會立刻皮開肉綻,造成永不能復原的傷口。

但這樣拼命的一擊落在獨孤忌眼裡卻只是垂死的掙扎,冷笑一聲,
「化血散手」紅影佈下的氣勁如鐵鍊橫過,隔開了虛空,也決定了
生與死的分際。

左掌的化血氣勁凝聚成盾擋下了蔣馳宗的「判惡鐵筆」,致命的一
擊,則是來自右掌的「血鷹掀翅」!

只聽蔣馳宗一聲厲嘶,整個身子被獨孤忌的手刀硬生生腰斬,一分
為二!

蔣馳宗的上半身滾至龍步飛腳邊,瞪大的雙目有著太多的不甘、悲
憤、和愧疚。

龍步飛雙目流露濃得化不開的悲傷,嘆道: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獨孤忌獰笑著用舌舔去手指上的血液,對他道:

「不必為他悲傷,因為下一個就是你了。」

龍步飛道:「你就這麼有把握殺我?」

獨孤忌冷笑道:「不必強做鎮定了,西域毒宗的『天人五衰』號稱
天下奇毒之最,就連『閻皇』君門主都未必有把握逼得出,何況是
你。」

龍步飛沈聲道:「這就是你先殺蔣堂主的原因?因為你斷定我已無
反抗能力。」

獨孤忌得意笑道:「一切都在我計算之內,現在你可以放心去死了!」

「你既然這麼會算,有沒有把我的出現也算在裡面呢?」

隨著話語聲,一人自屋樑上跳下,落在書房的中央,讓房內的兩名
高手都為之同時震驚。

一名帶著邪氣微笑的俊秀少年,絲毫無懼於獨孤忌身上的殺氣站在
他面前,還有意無意的阻隔了後者將對龍步飛發動的攻勢。

獨孤忌眼中閃動著必殺的殘酷光芒,冷哼道:

「小子,你是何人?」

俊秀少年對他咧嘴一笑,柔聲道:

「我姓君,名天邪。」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逆天邪傳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1.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