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嘿嘿嘿
隨便看看
外傳
超屌網友網路版外傳
凶器傳說

執法者
作 者
幽靈大士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4.2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0
累積人氣
153384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249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4 / 379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執法者資料大全
               隨便看看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9.04.22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大舅住院了 加入書籤
阿達中午跟著幾個同事吃完午飯後本來打算要去東港採訪新聞,不過才準備好東西正想出發時,達媽來了電話。


「阿達,你快點來長庚急診室,你大舅出事了。」

達媽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緊張,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幽雅風範。

聽著媽媽略微發抖的聲音,阿達心中隱約覺得不妙,因為自己的媽媽自己了解,如果不是真的很重要或是很緊急,她的聲音不會一抖一抖的。

放下電話,阿達連忙和狗王說了一聲後馬上騎著他的摩托車往長庚出發。

幸好這個時段鳳山的車輛不多,阿達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趕到了長庚的急診室。

雖然這陣子醫院常常哭窮,不過根據阿達的觀察,生意其實還不錯,不知道是不是和醫院大量引進年輕護士妹妹有關。

要走進急診室前阿達才想起,忘了問老媽他和大舅在哪裡,不打算用手機問,阿達直接往地面用力一採,輕輕叫著:「土地公∼土地公∼在不在啊?」

自從透過大自在尊者的介紹後,阿達認識了非常多的各路神明,而其中阿達最熟的大概就是土地公,理由很簡單,因為土地婆的八卦功力一流,無論哪一家哪一戶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問她,沒有一件事不了。


「喂∼不要再踩了,雖然我不會痛,可是你那個腳勁我真的受不了。」

土地公一身白色工作服出現,長袍過膝,活脫脫的就是一個資深醫師。

看著眼前熟悉的臉孔穿著熟悉的衣服,無奈兩個部分實在是搭不起來。

「土地公老大,你……」

「我怎麼樣?告訴你這個小子,我在還沒考上土地公這個公職之前本來就是台中的泌尿科醫師,你現在到台中榮總去,保證還能找到我的學生。」

神情雖然滑稽,不過這個「最新八卦」還是讓阿達聽的很爽而且很意外。

「哇賽,我不知道現在要當土地公還要用考的,而且還是公職?」

阿達已經完全忘了他的老媽以及還在急診室的大舅。

「當然,我告訴你,這個位置可不好考,平均錄取率只有萬分之八,而且拿到證書後還要自己到各地鄉里應徵,如果不是因為我阿公是這一區的城隍爺,我看我還要等上一陣子。」

「說起這個啊,實在是令人生氣,以前起碼還有分發,但是現在都已經取消了,現在執政的官員實在是太不負責任了。」

說完還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像是感嘆,又像是為自己感到幸運。


「那……土地婆呢?他是你老婆嗎?」

阿達今天真的是開了眼界以及耳界,新消息,聞所未聞的制度新變革,打破多年來的傳統,創新制度,不知道是誰弄出來的。

「土地婆?喔……你是說Territory Post Officer,誰說他是我老婆,誰說他是女的?拜託,你的怎麼英文那麼爛,仔細讀讀看那個發音。」


Territory Post Officer?土地郵政公務員!

阿達呆了,沒想到數百年不解之謎今天終於大白,土地婆原來是英文讀音,正確的是Territory P.O ,這……

算了,反正都是管土地業務的,不過,話雖然這麼說,當初到底是誰以訛傳訛說那個Territory P.O 是女的,而且還是土地公的老婆?

是因為她(他)在送公文的時候得罪了人嗎?

阿達搖了搖頭,看著大口喝可樂的土地公身上的白袍才想起今天來的目的。

「對了,你趕快告訴我,我媽和我大舅在哪裡?」既然連土地公都出來,阿達相信大舅應該已經沒事,所以聲音不再像剛剛那麼緊張。

「我剛剛在你還沒來時已經幫你查到,他們兩個都在燒燙傷中心,放心,你大舅只是一二級灼傷。」土地公神情輕鬆說著。

既然土地公老大都這麼說了,阿達笑著感謝,答應要為他寫一篇專門報導,提高他土地公廟的香火。

阿達知道,雖然土地公每個月的薪資固定,但是香火如果旺盛的話,他還是可以領業績獎金的。

最有名的就是屏東車城的土地公廟,那個香火旺的讓很多其他地方的土地公眼紅。




和土地公老大告辭後,阿達慢慢的走往燒燙傷中心,很快的找到達媽。

「媽∼大舅怎麼了,怎麼會被燙傷的?」阿達覺得莫名其妙,因為大舅的業務是集中在仿A級明牌包包,這種行業應該不容易受傷啊,怎麼會弄到一二級燒燙傷呢?

面對阿達的疑問,躺在床上的大舅因為被包住了嘴巴無法回答,而一旁的達媽則是不安的走來走去,不知道該怎麼說,從哪裡說。

「哎,還不是因為你大舅他新買了車。」達媽終於開口。


「大舅買車怎麼會買到這裡來?」

阿達心中有預感,這件事和老媽脫離不了關係,否則依她的個性早就開罵了,怎麼會像現在這樣的……

阿達實在是想不出形容詞,因為他以前從來沒看到老娘出現這種情況,從來只有她大聲罵人,哪時候會出現這種情況。

「還不是因為你大舅那台破箱型車已經老到該進墳墓了,所以他自己就去買了一台二手的箱型車。」

「得利卡柴油車還一直跟我說很便宜,才十六萬多。」

阿達點點頭,這一切都很正常,因為大舅做那個生意要常常東奔西跑,四處找生意,所以他幾乎所有的家當都放在箱型車上,而大舅又捨不得花錢保養車子,所以那台古董車該換了這很正常。

看到阿達點點頭,達媽彷彿受到鼓勵。

「昨天你大舅開這箱型車來家裡找我,那個時候你不在,你大舅拿著幾件新貨說是要給我試用,順便幫他在鄰居廣告一下。」

這也沒問題,阿達找了張椅子坐下來。

「說著說著,我想起一件事,就問了你大舅這輛車子以前有沒有出過事?」

阿達點點頭,這很重要,身為半資深八卦記者,阿達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某些事情絕對不要鐵齒。

「你大舅說他不知道。」

沒錯,粗心的大舅根本不相信自己會那麼倒楣。

「我就告訴他要小心,像這種便宜的車子,尤其是二手三手車子問題最多。」

這也沒錯,要不然一輛幾十萬的車子幹嘛賣你十六萬多一點點,還不是因為要你留一點錢準備手術或是後事。

「然後我就要你大舅把車子開到胡師兄那裡,我還當場打了一通電話給胡師兄,要胡師兄給車子辦一場小法事。」

阿達點點頭,這的確是老媽的作風。

「今天中午,你大舅把車子開到鳳山的有靈寺來,胡師兄和我都已經準備好就等他。」

鳳山有靈寺應該被列為國寶級寺廟,因為它提供的服務項目比行政院所屬以下各機關還多,效率比起他們快上千百倍。

「本來一切都很順利,因為這種場面我們以前做過很多次,從來都沒有出錯過。」

說到這裡,達媽的眼神出現一絲與有榮焉的神聖光輝。

阿達捧場的笑著點頭,達媽更是受到鼓勵,說故事的聲音更大了。

「儀式到了最後,按照習慣,最號一步是『過火』。」

這是台灣的民間習慣,通常是買了新車的人或是買了二手車子的人因為怕被髒東西賴在車上不走,所以會在地上升起一把小火,裡面放一些已經劃過符的金紙,然後車子再開過去,象徵霉運被火給淨化了。

「你大舅把車子開過來,地上的金紙已經點上。胡師兄走到你大舅車門邊告訴他等一下車子該怎麼走,其實只要一直開就對了,很短的距離,差不多二十公尺就好了,中間的火就跟鼻涕一樣的大而已。」

老媽說話很喜歡誇張,在她心目中的大小單位常常變換,隨著她的心情、習慣、當時的情境以及她有沒有做錯事而變化。

當然,舉凡所有的公制單位都是如此,她自有一套自己的標準,和全世界的人都不一樣。

所以火爐大小的火團在她心目中瞬間變成鼻涕大小。

然後呢?

「然後……胡師兄走了之後,我就……我就走過去告訴你大舅說……」

「根據我數百次的過火經驗,這個火爐太小,效果一定不會太好,所以……所以……」

阿達心中泛起了不祥預感,希望事實不要和他想的一樣。

所以呢?

「所以我叫你大舅車子開到火爐上面的時候看我的手勢,先不要急著開過去,這樣子效果絕對不夠力,如果我比出離開的手勢,再把車子開過去。」

也就是說,老媽要大舅把一台車子開到火爐上用火烤?

這……如果他不是屌媽,相信阿達已經大聲幹譙出來。

然……然後呢?

「什麼然後,我以前就告訴你大舅,買東西便宜沒好貨,每次說都不聽,現在印證我的話了吧,爛車子,居然會漏油。」

「接下你就知道啦,他就躺在這裡了。」

阿達今天真的是忙極了,阿扁他兒子訂了婚,小s也準備要生小孩,還有那個陳孝宣也有六個月的身孕。

這些人裡面無疑的是小s的八卦價值最大,所以一大早阿達就一直在考慮要選哪一個男人給小s當孩子的爸爸。

大家都知道小s的未婚夫是許雅鈞,但是那對阿達他們雜誌社來說真的一點都不重要。

因為,如果小s的未婚夫是許雅鈞而她肚子裡的孩子也是他的,那……雜誌社混什麼,沒有腥羶色以及污衊的雜誌誰要看?

所以阿達拿著手上一大堆男性名單準備幫小s挑一個孩子的爸。

這種東西會有人相信嗎?

其實連阿達自己都不知道,不過那沒關係,因為只要在雜誌封面上打上「小s寶寶的爸爸不是許雅鈞?」這樣子就會有人買。

看到重點沒有,最重要的就是那個問號,如果出現了那個問號,到時候隨便你在內頁裡面大虎爛,絕對都沒有人能拿你有辦法。

接下來就是一大堆的「可能……」「疑似……」「據消息來源後推想……」,於是就會有一堆奇怪的聯想出現在大家的腦袋裡面,至於那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誰知道呢?


「阿達~~~你那個文到底好了沒?如果還搞不定你就給我去搞文編,污衊會不會?用一點想像力!想像力懂嗎!!」

老編的吼聲大的連雜誌社外面賣泡沫紅茶的阿雅都可以聽的到,旁邊賣雞排的小咪也知道老編又罵人了,不過這不奇怪,因為在雜誌社裡包括狗王在內沒有一個人沒被老編罵過,今天阿達被罵只是一個開端。

阿達看著電腦以及桌上的一堆資料,心裡面實在有一點煩惱,不知道從哪裡下手,還在發楞的時候,一旁正在說笑話給女同事聽的小史也被罵了。

阿達已經沒有了取笑小史的力氣,因為下午雜誌就要排版好送印刷,明天清晨雜誌就要出去,而自己桌上的稿連一個屁都還沒有放出來。

當阿達正急的焦頭爛額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響了,是外線,阿達接起。

「阿達,我現在正在小港機場大廳,你馬上過來」是老媽。

老媽的聲音聽起來急促而且帶著明顯的憤怒,不知道是誰惹了她,不過,能夠勞動老媽打電話討救兵,對方肯定不是簡單的貨色。

阿達轉頭看著不遠處正在咆哮的老編,再看看手上的電話,這……

「媽∼∼到底是什麼事,我現在正在雜誌社忙,明天以前都不會有空」

阿達裝出很忙的聲音,希望媽媽能夠瞭解兒子在外面打拼的辛苦。

「給你三分鐘馬上出現在小港機場大廳!」

達媽很爽快的烙下狠話後把電話掛斷。


阿達無奈的看著手上已經發出嘟嘟聲的電話,開始考慮著要怎樣才能溜出去。

以正常人來說,從雜誌社這裡到小港機場,不要說三分鐘,在這個接近下班的時刻,應該是連三十分鐘都到不了,不過,達媽是不會接受這個正常的理由。

阿達和小史打了一聲招呼,說要去大便,並且交代小史如果有人要找,請打手機。

阿達躲進廁所裡面反鎖,一個瞬間移動,出現在機場大廳,一到現場他就發現他就發現自己的老媽正和一群航警對峙,就在大廳的正中間。


老媽超大的聲音在整個大廳裡面迴盪,引起越來越多出入境旅客注目,依阿達對她的瞭解,就算是只有她一個人,也可以搞的所有的機場航警雞飛狗跳,更何況老媽的後面還站了十幾個穿著和尚迦紗服以及海青的師兄、師姐,還有那個穿著黃色道士服的胡師兄。

只見老媽一人站在最前面,右手圈著一個航警的脖子,左手拽著另一個航警的脖子,不斷的上下左右晃動,幾個航警拼命拉住老媽,大吼聲、哨子聲、尖叫聲交雜迴盪,現場一片混亂,幾個師兄、師姐和航警互相拉扯快要打了起來。

阿達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出現,那兩個被老媽勒住脖子已經開始口吐白沫的航警可能會當場殉職。

阿達快速往前跑去,一手撥開師兄、師姐,推開一旁的航警,再出力拉開老媽的手,救下那兩個被扣住脖子的倒楣鬼。

「停∼∼」阿達大叫,順利的吸引雙方的注意。

「阿達,你來的正好,你幫我擋住他們這一群沒有人性的傢伙,我有正事要辦。」

老媽看到是阿達出現,馬上下出指令。

「等等,等等,媽∼∼你還沒有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阿達看到旁邊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還有一些同行記者也紛紛出現,心裡知道,如果再不搞定老媽,明天自己這一群人可能就會上了頭條新聞。

到時候自己會很慘。

「還不是因為你三嬸婆的鄰居那個阿卿,上次她和她女兒不是坐了一班華信航空飛機被嚇到了嗎。」

這件事阿達知道,就是那個藝人張秀卿和她的女兒乘坐華信航空的飛機,因為遇到亂流所以導致機艙的窗戶爆裂,據說,她的女兒不僅耳膜可能受傷,而且還受到嚴重驚嚇。

不過,阿達不知道,張秀卿住在三嬸婆的隔壁。

「艾呦∼∼人家自己會處理,你幹嘛幫人家出頭討公道。」

阿達以為老媽帶眾滋事是要替張秀卿和他女兒討一個公道,這非常符合老媽雞婆的個性。

「誰說我要來討公道,昨天她和她女兒來鳳山有靈寺說要收驚,胡師兄說如果要收驚很有效的話,那就要拿到當初讓他嚇到的東西來祭改。」

「今天我就是要來向華信航空公司討那一架飛機的那一片玻璃,還有他坐的那個位子回去煮湯給他小朋友喝。」

「…….」

有人說人跟人之間的際遇如果不到最後那一刻是無法蓋棺論定,如果是以前的白爛阿達,這種充滿不確定半哲學的人生論調是絕對無法吸引他的,不過,經過一小段時間的社會洗禮,有些觀念在腦袋裡面慢慢的形成,逐漸變化著阿達。

「安生」療養院。

阿達昨天被總編要求在下星期五之前交出一篇有關社會福利缺失的報導,左思右想,阿達決定接受同事小記的建議,找一家療養院報導,網路上的療養院有好幾百家,每一家都說自己最好,從社會局調來的資料也一大堆,阿達左點右指隨便找了一家,摩托車一騎就來了。

這是一家專門為植物人辦理的療養院,不是很大的院所裡面的植物人因為同行競爭的利害,所以現在只剩下十七個,「生意」算是清淡。

當然,這種生意如果太好老實說實在在也是一種困擾,畢竟會在這裡的患者幾乎都是沒有機會再出去的,不,應該是說連睜開眼睛的都很少。

這裡的患者,不要說是睜眼走路說話等等正常人看起來簡單無比的動作,光是在聽到家人的呼喊之後能夠有一絲絲的反應,那怕是手指頭抖一下,眼皮顫一下,就會讓坐在床邊的親人興奮的像是中了樂透。

什麼是無奈,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躺在病床上,有時好像有反應,有時又好像只是睡了,你有心,卻無力,你想放棄,可是你愛他,這就是無奈。

當然,阿達才十九歲,他沒有親密的愛人變成了植物人,也沒有家人躺在這裡,所以他根本不懂這種心情。

不過,阿達倒是沒想到會再看到劉邦。

就是兩年多前阿達還在高中時期加入的校園幫派裡面的幫主----濟公劉邦。

病床邊坐著一位半白半灰頭髮的男子,阿達一眼就看出這個人一定是劉邦的爸爸,因為兩個人的臉龐實在是有夠像,如果不是因為劉邦躺著,阿達相信幾年後他的臉一定也是這個樣子。

兩個人全身上下都像,包括手臂上的刺青,臉上的壞人疤,以及常常跟在身邊的小弟,除了眼神裡那個濃的化不去的無奈。

身上背著包包,阿達看到劉老爸正在幫劉邦擦身體,病床上的劉邦當年粗壯的身體早不復見,剩下的只是歪曲的肢體,不斷復發的縟瘡,必須長年裝著的鼻胃管,老實說,雖然當年阿達不喜歡劉邦,但是今天看到他瘦弱的身軀、手術過後卻依然不平整的頭顱,那種感覺真的很怪。

以前在高中時期,劉邦給人一種「你不聽我的,那你就去死吧」的恐懼感,一方面是因為劉邦的家裡本來就有黑道背景,另一方面是因為他這個人天生就是混這一行的料;任何一個看過他手掌的相命師都說他這雙手只能拿槍和拿刀。

事實證明,那些相命師都是虎爛。

現在的劉邦不要說拿槍或是拿刀,他那雙變形的手掌以及彎曲無力的手指連衛生紙都拿不起來。

當年跟在他身邊那些好兄弟在劉邦變成植物人後也一個一個離去,鐵血幫幫主不在,其他人還是按照江湖規矩,靠拳頭決定誰是老大、老二、還有老小。

說到底,會來這裡看劉邦,和他說說話,摸摸他,幫他按摩,翻身捶背……還是那個臉上有刀疤蜈蚣線,不苟言笑,眼神交混著殺氣和父親味道的年邁江湖老大----劉邦的爸。


阿達自從發生那件「屠殺」事件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劉邦,事實上,他也不認為自己這輩子還會再看到劉邦,這種感覺……有點錯愕,有點突兀,還有一點無法解釋的惆悵。

像是慶幸那不是自己,又像是憐憫眼前的父子,不過,阿達可以確定,心中亂七八糟的情緒裡面並沒有一絲一毫的幸災樂禍,可能是自己比起劉邦來已經幸福太多。

沒想到在結束完採訪前會看到這一幕,阿達沒有要過去和劉老爸說話意思,因為他曾經在上個月和狗王去看一個住在台中的朋友。

跟著狗王,阿達一眼就看出來躺在病床上這個人時間剩下不多,坐在病床旁邊的人是他年邁的老母親,看到狗王的出現也不說話,拉起他的手,就是一直滴著老淚,抖著。

狗王師傅交遊廣闊,朋友來自四面八方,每個月都有人結婚慶祝,也都有人躺在醫院裡面需要關注;阿達跟在狗王身邊其實時間不長,但是許多社會人生的教訓其實不需要用嘴巴說出來,因為,活生生的他就在眼前。

阿達他知道那種心情,但是無法深刻的感受;臨走前,無意見瞄到跟在劉老爸身邊的小弟不自覺的露出不耐煩表情,那種神情,彷彿是在說著「那不是我,如果當時是我,我絕對不會這樣……」

千篇一律的無知,無可救藥的自恃。

所以年邁的老淚無法停止,顫抖的雙手只能握住蒼白無力的那一端。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執法者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6.2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