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十二節:經閣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四節:節流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
作 者
六磐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5.10.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26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第十二節:經閣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四節:節流 更新時間:2015.10.23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二節:經閣 第十三節:敷衍 第十四節:節流 加入書籤
第十二節:經閣
二樓的經書卻大不同于一樓,萬佛翻開一卷里面竟然是絹做的,外包著木牘,猛然一看還以為還是竹牘、木牘呢,只是薄了一點。
“師太,請借一步說話。”萬佛一邊翻看著經文,一邊道。
“汝兩個將這些經文上的灰抹擦幹淨!然後將其分一分。” 看來淨庵的身份比另兩個高的不是一點,給她倆安排了一日也難幹完的活。
淨庵跟著萬佛來到院內的一個角門旁,萬佛才道:“師太,這扇門通往哪里?”
“通往一處講經點。”
“師太可能打開?”
“哪講經點是隱秘的,老尼怎能打的開呢。”淨庵苦著臉道。
“講經點不是供講經用的嗎?就是要人聽得,要隱秘幹什麼?”萬佛越發一頭霧水起來。
“僅這庵院里就有的是謎,怕上仙疑不過來呢,阿彌陀佛”
“師太可進去過?”
“老尼可沒哪個福分,方丈從不讓進。”
“叫方丈來,把門打開。”萬佛有點不以為然。
“老尼去叫嗎?”
萬佛一想不妥,讓淨庵去叫怕是對她不好,盡管哪方丈怎麼不了淨庵。于是就又道:“哪就改日再講吧。”
“師太,所有的經書都在這藏經閣上嗎?”
“哪能,這里只是對外、對尼眾而已。”
“哪其它的呢?”
“老尼不知”萬佛見淨庵有點吞吞吐吐就沒有再說下去,而是辭別出了藏經閣;萬佛帶著太巨的疑團又上了哪天到過的洞口。
哪天還有幾個洞沒看,萬佛是決不會放過的,待到的高丘上,才見哪幾個洞在壁立千仞的陡崖上,只見哪萬佛輕施猿臂,展輕功直奔哪崖上的洞而來,到得洞前撥開有點茂密的灌木,才看清那洞口竟有一輛車的寬窄,洞口有砍鑿的痕跡,想來是有人故意為之。
再看洞口的灌木已是大為枯黃,竟然露出了樹枝,這可是灌木正茂盛的夏天啊,再往里倒還有些樹葉,且越往里越密,倒有一番景象,想來這里已酷熱近月,洞外的樹葉敢是被曬落得吧?且崖上少水啊!洞里的不太曬又水足點自然茂盛了。
進得洞來一陣陣小涼風吹著`,頓覺涼爽了不少,萬佛輕爽地往里走,涼意也愈甚,光線也漸漸暗了下來;一面走一面打量著洞壁,卻沒有哪個洞里的駭人布陣,可這個洞給萬佛的感覺倒沒有哪個洞明顯,總覺得有什麼,但到底有什麼萬佛也說不清。
洞愈來愈深,似乎要鑽到哪崖的三泉下了,洞里已黑的伸手不見五指,雖然憑萬佛的功力尚可,但無際的黑還是讓萬佛感到了些許的孤獨與寂寞,他開始後悔沒有帶火把來。
又往前走了約摸有百十步,萬佛就隱隱約約感到了一個岔口,一個洞竟分成了三個洞向著不同的方向,萬佛一時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而且洞也變得狹窄起來,看來得有洞的提示,要不然這還真不好搞清楚,效率也低了些,萬佛這次本來也就是看看而已,但他還是對自己沒有在意而汗顏;萬佛仍向中間的洞走去,又走了幾十步就感覺洞壁有深深的劃痕,這些是什麼劃出的呢?這洞壁雖不是很堅硬。但也是土石混合的,倘或不是大的物件劃出的,哪就是人劃出的,這麼大的劃痕,萬佛也不敢說一定能做到,這得要怎樣的功力啊?萬佛下意識得提高了警覺。
再往前洞突然又開闊起來,竟比洞口還要開闊,再走萬佛隱約感到了一個跌宕,有三、四尺高,待萬佛跳下時,已濺起了一團水花,靴子已站在了水里。
這是一個大水坑,幾十丈見方,一股水流湧入,又從另一面流了出去,看那鑿刻的印子,想也是人工所為,但萬佛不解的是為什麼要在洞中鑿出這麼個水坑呢?這還真是謎中有謎啊。
這些激起了萬佛更大的興趣,他想看看這些的老底都是些什麼,萬佛本就是個不被蒙蔽的人;想了想萬佛有點懊悔,今天出來的太倉促,竟然沒做進洞的一切,這在萬佛來說還是很少見的。
唉,也不知道這洞有幾許深,雖現在倒也能再進,但走完這些洞也不知道得多長時間,今天已不早,再加上沒有任何工具,可能還的浪費點時間,萬佛一慣認為時間是最浪費不起的,一分一秒都不可再挽回。
站上崖頂後,萬佛才看清了這松澗庵的大概,原來在哪庵院的四進院落之後似乎還有院落,這松澗庵果然是院中有院,只是離得太遠又有樹蔭遮擋難看清全貌,也難看清每件物體,憑萬佛自是比常人看的遠的多;但萬佛要求很高,他要弄清每件事,不留點滴空檔。再往遠藍藍的水色似乎是一個池塘,旁邊尤其右邊蒼翠欲滴是片片的植被,似乎在哪植被下也有不少的物事,哪些都是什麼呢?再往右就是萬佛來時看到的茫茫荒原,一眼望不到頭,與來時看到的又有所不同,荒原空明澄碧令人心曠神怡,萬佛看的竟有些入神。
不大的湖塘往上就是綿延的叢山峻嶺,再往上似乎是冰雪覆蓋的山頂,在炎炎的夏日下仍然散發著冰冷的白光;萬佛頓覺涼爽了不少,暗笑:這就是人的感覺吧,要不然有望梅止渴的典故?再往後還是山,而且雪頂似乎還不止一個。由于太過遙遠,萬佛沒辦法看清後面的雪頂,但僅從前面看到的這一個雪頂看,雖比昆顏山的低處雪頂也差出不少,然而還是讓人感到了山勢的險峻和挺拔。哪雪頂上不知有什麼物事。萬佛又有了濃濃的興致。看來進這些山要費不少勁了;萬佛似乎已有了些進山的打算。
左邊的物事在萬佛的後邊,萬佛墉懶地轉過身來看向左邊,只見左邊是一堆堆的丘陵,但卻比庵院前面的丘陵高了幾許,灌木也茂密了些,丘陵連著山腳一個挨著一個,一眼望不到頭,中間有不少物事,雖看不大清,卻透出了縷縷詭異,這些丘陵通向哪里?丘陵里是什麼?丘陵外又有什麼?
萬佛看到這里就感到有些口幹舌燥,雖站在樹蔭下但還是太熱了,看樣子已過午時,萬佛只得先下了山。
回到禪房時,佛容已小憩了午覺,正在她的院子樹蔭下乘涼提神,她正悠哉悠哉坐在圈椅里品著香茗,聽到隔壁院內的響動,就走了過來,見萬佛正要開門,就倚在大門上懶懶道:“這半日師兄到哪里去了才回來,午齋也等不來爾。”
“嗷,上哪崖洞看了看。”
“可看到什麼?”
萬佛就將在洞里、崖頂看到的大概述了一遍,佛容小童心性,自然也是極感興趣,非要下次帶上她。
萬佛倒是也想讓佛容見識見識,但佛容畢竟是仙女,萬佛稍有些猶豫,佛容則纏著不放,非要去,萬佛被纏不過只得應了下來。
兩人正在說話,哪小尼已將午齋端了進來,萬佛忙了一上午,有些餓,就讓了讓佛容,佛容吃的頗飽那還吃的下?只讓萬佛自吃,她卻在旁邊看著。
邊吃邊聊,一會兒吃的差不多了;佛榮就讓萬佛休息會子,佛容自回了自己的禪房。
不到一個時辰,萬佛又起來收拾利落就要出門,正猶豫叫不叫佛容時,佛容已站在了門口。
萬佛自是驚詫道:“師妹恁來得是時候,師兄正要走呢。”
“小妹一直豎著耳朵,一聽到有大的響聲就知道師兄又要到哪怪怪的去處;說吧,咱們去哪兒?”
“小妹,到哪不到哪?汝還是在房的好。”
“為啥?”佛容不解,滿臉的疑惑。
“汝說汝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到處拋頭露面怕不大好吧?”
“有什麼不好?哪小妹在禪室幹什麼?”
“這還用說嗎?木壑的女孩可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都在家里做女紅,汝也在房里做做女紅才是。”萬佛憋住笑一臉正經道。
“什麼女紅?小妹可不會做。”
“不會可以學嘛。”
“怎麼學?爾來教嗎?”說著就挪向了萬佛,佛容返過勁來了。
萬佛忙向旁邊移著,盡可能離佛容遠些,哪知佛容已一個箭步摟住了萬佛的脖子,因為事出突然,萬佛想躲開都來不及,脖子給摟了個結實。
“哼,又不想帶師妹,憋在這里都快長白毛了,今天不帶也得帶。”佛容惡狠狠地摟著萬佛的脖子道。
“師妹,趕緊放開,這成什麼話?”萬佛被勒的臉紅脖子粗的,擠出聲音叫道。
“什麼成什麼話?吾可是爾師妹,每次出去都不帶吾成什麼話,說啊?”佛容一邊吊在萬佛身上,一邊還搖著萬佛道。
萬給搖得眼都花了,忙道:“師妹,汝先下來,有話好說。”
“什麼有話好說,不帶著就不下來。”
“嗷,帶著,帶著。”
“這還差不多。”佛容松開萬佛,萬佛一陣咳嗽,半天才緩過勁來。
“還真是讓慣壞了,大不成個樣子”萬佛批評著佛容。
“師兄不是又不想帶小妹了吧?爾若不帶,看小妹敢不敢哭。”說著大大的眼睛里已噙了淚光;萬佛最見不得佛容掉眼淚,唉,誰讓把師妹慣的大沒個樣呢。
“哪,這次可跟著一起去,然不許亂動,知道嗎?”
“不亂動,師兄說是啥就是啥。”
“嗯,這還差不多,哪就先走吧。”
萬佛帶著佛容一出庵院就直奔那庵院的後邊而來。
“師兄,咱們這是去哪兒?”佛容喘籲籲道。
“別說話,再說就不讓汝跟著了!”
“好,好,好。再不說了還不行嗎?”佛容有點噘起了小嘴,哪厚潤的雙唇顯的更紅了。
一會兒,路的前方霍然開朗,現出一泓水面來,哪水倒還算清澈,只是里面似乎還有別的顏色,在光線的影照下泛起其它的光質,湖中搖曳著一些不知是什麼的野花倒還長得歡實,只是一搖一擺有些詭異,湖里有魚蝦游來游去,有的還能見到長有幾尺的大魚。
萬佛連想:這些不同的顏色也就是他還能看得到,不知佛容可曾發現?
“師妹,汝看這水可有什麼不同?”
“有什麼不同?挺清的呀。”
“汝再看看哪水的顏色?”佛容果然沒有看出來啊。
佛容蹲下身子細心地看了起來,足有一盞茶的功夫,佛容才驚訝道:“師兄,這水的顏色有異。”
“師妹好眼力,這水肯定被混入了什麼玩意兒,只是時間不長,也就這幾天的事。”
“哪混入了什麼呢,混這些幹什麼?”佛容更加不解道。
“還不知混入了什麼,但混入這些肯定有什麼目的。”
“什麼目的?”佛容大大的眼睛顯得更大了。
“也不知道,但直覺不是什麼好事。”
“是了,這可是在木壑,不可能有什麼好事的。師兄得弄清啊。”佛容有些擔憂起來。
“是得弄清楚。師妹說的有理。”其實萬佛已看出了什麼,但還沒有肯定而已。
看向湖塘的周圍,這湖塘不似在崖上看到的那麼小,雖然有些拐彎抹角,倒還勉強算個橢圓型,只是萬佛卻難看到對面的小物體,湖面應當不少于幾百畝,湖中幽藍也不知有幾許深。
湖塘的後面是陡崖,所不同的是這里的陡崖石頭居多,也更高,湖邊已全是樹木,里面似乎還夾雜著竹林。有的樹冠可達幾丈,已比丘陵上的高了不少,也茂密了不少。鬱鬱蔥蔥竟然沒入了哪山腰。
山上的雪頂現在更清晰了一些,山頂的雪線以上皚皚白雪好象不太厚,在斜陽余暉下一片金黃,就好似山頂端披上了一條狐皮的方巾。
山腰下則是溝連著溝,向著雪山的支脈延伸。
萬佛看罷,對庵周圍的地勢已稍稍感到了一絲了然在胸。但萬佛更想知道的更大點,也就是這庵院周遭幾百里的地勢。但若是這樣就得攀得高點,說不定還得親往。
典籍里已標明這里的大山叫七閨秀山,想來這雪峰想必就是七閨秀山的一個山峰,哪到底是二閨秀還是三閨秀呢,看來還得回頭再查典籍啊。
萬佛正想著,一團亂麻竟然理不出個頭緒時,已隱隱約約聽到了庵里晚課的鼓聲。
“師兄,咱們是不是先回庵里,以後再說呢?”佛容顯然也聽到了鼓聲。
“嗯,哪就先回吧,事情可還不少;庵里說什麼了嗎?”
“方丈等極想減點酷熱,也有振興庵院的決心。”
“她們跟汝說了?”
“哪倒還沒有,只是話里話外哪些意思很多啊。”
“她們沒明說就不要去管它。”
“可她們老說來說去的,煩得很。”
“哪也不行,汝可要知道這可是在木壑,木壑人的話必須明確。”
“用的著嗎?”
“師妹,在萬佛寺汝怎麼單純都可以;在這里必須學得多出十萬個心眼來,明不明白?”
“哪多累啊,太累了,師妹不想哪樣。”
“沒有一個人想那樣,任何人都不想哪樣,但在這里卻是百般無奈,必須這樣,汝還是不知道這里面的厲害啊!”萬佛非常堅定。
“這得多累啊。”
“累也得受著,明白嗎?誰讓汝死活不聽勸的,非要來這里,師妹,以後可有得汝受的。”
“可哪有昆顏佛的托付,還有昆顏山眾仙。”佛容哭音都有了。
“哪又怎樣?他們說的汝就聽嗎?師妹,汝做事有熱情本是好事,但凡事都要有主張,哪昆顏山雖在恆雅山轄下,昆顏佛又是佛,但畢竟與這江湖連著,這江湖汝現在也知道了,操十萬個心眼也還怕不夠,汝沒弄清來龍去脈,就一味要幹,豈可成長?”
“哪要怎麼辦?總不能再回去吧?”
“怎就不能,馬上就可返回,倘或不對立馬就得返回恆雅山,這些沒有如何討論的余地。”萬佛一慣這樣,想通的事幾乎不可更改,尤其在大點的事情上。
“小妹也沒說不返回啊。只是……”
“沒有什麼只是,到時必須返回,而且不能有半分猶豫。聽到沒有?”
“聽到了,全依師兄還不行嗎?”佛容看著萬佛剛毅的面龐趕緊道,她知道師兄是為她好,況且萬佛可比他想的深的多。
第十三節:敷衍
見佛容開始有點明白了,萬佛不禁有點更疼這個師妹了,在恆雅山時佛容就像個小尾巴一樣跟著萬佛,又是最小的師妹,況佛容的單純、聰穎等也是萬佛很喜歡的性格,所以萬佛待佛容已與其他師姊妹有所不同;來到木壑,出于這江湖的極端、險惡,有時不得不對她嚴一些,也是萬般無奈而為之,每次都不舍得教訓她,可又不得不為,常感糾結不已;唉,但願她能理解,從教中受益,這樣也能少吃冤枉虧不是,這江湖的虧可是吃不起的。
佛容見萬佛又不言語,就知道他在想事,也不去打攪,自顧自地在岸邊欣賞起湖光山色來,佛容就是這樣,適應力很強,無論周遭多麼險惡,她都能找到自己感興趣的物事,還繞有趣味;這也是萬佛有時對佛容比較放心的緣由之一,至少她這種孩童心性,不致在這樣的江湖輕易沉淪,說不定還有利于她以後的成長也未可知。這庵院尼眾的背景也得早日弄清,這樣她才有一個成長的場所,少受些傷害,萬佛向來很反感吃一塹長一智的說道,不吃虧就能長智豈不更好,吃了一塹就已吃了虧,再長智就已打了折扣,何苦呢?
“師妹,該回庵里了,再晚有些不美”萬佛主意已定,柔聲勸著佛容。
待萬佛等回到松澗庵,就見已有尼姑在收拾殿前的香爐,殿里也影影綽綽似有不少人影,黃昏的微微熹光里也還有香客的身影;這庵院在木壑香火數一數二,還確有幾份道理。
萬佛正要與佛容抬步進院,萬佛卻又攔住了佛容。
“師妹,越牆而入怎樣?”
“為何要越牆而入,這有必要嗎?”
“不是因為這些,現在進院還有不少尼姑,若遇上打聽來打聽去的豈不很煩,況且疑有人已盯著。”
“什麼人盯著?什麼人幹這卑劣的勾當?他們想幹什麼?”佛容見說又緊張起來。
“現在還不知是什麼人所為,受何人指使。”
“何不弄住審審?”佛容眼里不揉沙子,風風火火的又搽拳磨掌起來。
“師妹說的很是,但現在還得看能不能有更好的辦法。”
“有什麼更好的辦法?愈直接愈是好辦法,拐彎抹角對這些惡狗、惡霸是行不通的,師兄難道還不知嗎?”佛容憤憤道。
“師妹難道不想找出幕後的指使者嗎?”
“當然想,但哪些幕後的隱藏很深,找起來委實麻煩,還不啻直接點。”
“先用用順藤摸瓜怎樣?”
“什麼順藤摸瓜,莫非師兄想搞清這些人的底細?”
“然也,這些家伙是極見不得光的,它們哪些後台所做的就更見不得光,全部掌握它們的罪行就可無漏網之鬼,這才有幹淨徹底的感覺。”
“哪可要見醜嘍,這下可有得好看了。……”
“哪是自然,好戲還在後頭,現在休息好,師妹可要大開眼界了。”
倆人說著就悄然進入了庵院,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他們認為在木壑必得這樣,甚至更甚。
到了院里,佛容剛想說什麼,萬佛已擺了擺手示意她別說,佛容粉粉的小嘴張了張,硬硬地咽了回去,這可難受壞了佛容,有話卻不能說,活人也給憋壞了。
萬佛看著一棟挨一棟的禪房,也自是驚訝于這庵院的規模,但再近看,就見哪片片秦磚筒瓦都是斑駁陸離,就知早已年久失修,有的剛修的殿堂也是薄牆細梁,眼見是偷工減料的,但相似之殿堂倒不少,可見是為了混淆視聽所建。
她們為了偷誰的工、減誰的料呢? 又是在混淆誰的視聽呢?萬佛想著走著,竟然已經到了禪房的門口都不知道。
佛容則進了她的院子,“師太,汝怎麼在這?”“老尼在這里已恭候多時了,要陪上仙用齋。”
萬佛順著花牆的縫隙一看,原來是淨禪,這淨禪也是淨修的一個師弟,萬佛心道來得恁等及時,看來是早知吾等出門啊。
萬佛忍不住又打量了這個老尼倆眼,只見哪老尼看起來有七十開外,面色紅潤,印堂發亮,身形不高,卻頗顯壯碩,就知也是個練家子;
再看她手上拿的拂塵就是一驚,哪拂塵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少說有幾十斤,看樣子感是青銅打造,炳上似乎還有些不顯眼的坑窪,不是機關又是何物?
淨禪有武功倒在萬佛預料之中,但還用機關卻在意料之外,不知這是暗器還是投毒?看來這木壑里的佛家也夠熱鬧的,非得搞得一清二楚才是。
“在,在,”佛容說著已進了萬佛的院子,見萬佛在門口,就道:“師兄,先往用齋吧?”
“吾本想洗把臉,哪就依師妹先往用齋吧。”說著跟著佛容就來到了院門口。
哪禪淨也已到了院門口,見到萬佛趕緊道:“打攪了上仙還望見諒一二!”
“師太說哪里話來,師太知道師妹不在嗎?”
“啊,知道,知道。” 淨禪不敢當面說謊。她似乎知道萬佛是什麼都瞞不住的。
“師兄,先往用齋吧,小妹可早就餓了。”
“好吧,就先用齋飯再說。”
淨禪暗暗捏了一把汗,這才放下點心來,她很怕萬佛再追擊下去。
淨禪在前面帶路,經過了前院的荷花池、鐘樓、偏殿,上了台階,又到了一處玲瓏的小院所在;也是七繞八繞才到了飯堂,這飯堂是專對高尼的,平時本就沒幾個人,現已晚了點,就只有淨合還在哪里用齋;見萬佛等進來,趕忙站了起來。
萬佛擺擺手:“師太也是剛用晚齋?”
“庵內修繕,要找工,故而來遲。”淨合謙恭地歉了歉身。
萬佛思量:果然庵院的修繕有淨合的份,只不知還有誰?
“師太,哪修繕可得不少銀子吧?”
“自是得不少,怕得幾千兩。” 淨合有些摸不著頭腦。
“哪這幾年還不得上萬兩?”
“豈止上萬兩?只去年、前年就用了三萬余兩呢。”淨合有些得意道。
“好家伙,修繕怎麼能用了那麼些啊?”萬佛故做驚訝。
“還另建了幾處禪房,哪幾處禪房就用了一萬余兩呀。”
“哪,庵院一年的香火有多少?”
“不太清楚,許有三萬數千兩吧?確數只有方丈知道。”
“可還有其它?”
“似乎還有布施等也有些,但比不得香火。”
“就算上三萬七、八千兩哪也不夠啊?虧下的怎麼辦?”
“老尼也有所不知,或許寅吃卯糧吧,這些老尼還真不知道。”淨合有些忐忑起來。
萬佛本有些震怒,但想到才來不足月余,不便發火,這才壓了又壓,果然公中的沒人心疼,竟然有這麼大的虧空,但萬佛哪知他現在知道的只是十之一二。
佛容見萬佛的臉色很不好,怕萬佛又怒,趕緊道:“師兄,是不是想要進山?”
“自然是,怎麼了?”
“前往須得帶上小妹。”
“怎麼又得帶上汝啊?” 萬佛對這個小尾巴很無言。
“山上風景一定不錯,師妹這次是非要去的。”
“汝怎麼又非要去啊?這樣的話汝可說了不止一遍了啊?”萬佛有些哭笑不得道。
“哪又怎樣?反正得帶著小妹,說吧,帶是不帶?”
“帶又怎樣?不帶又怎樣?”
“不帶爾就休想吃好這頓飯。” 說著伸出手來,就要挪過來,一見淨合等在旁邊瞪眼看著,還笑吟吟的,就有些不自在,忙不好意思地收了手,尷尬地笑了笑;萬佛則得意地皺了皺鼻子,佛容見狀假意咬著銀牙道:“等著!”
“師妹,汝一女子不可上那麼大的山的,要是讓鬼狐看見肯定哈喇子流了滿嘴:噢,這麼嫩的一堆肉哎。”
佛容沒聽完,已是忍不住了,就要撲過去,萬佛趕緊笑著跳開,佛容輕功本就不錯,再加萬佛本就想逗逗佛容,跳開時也只是象証性的挪了一下,只見佛容一轉身,就似旋風般的揪住了萬佛的耳朵,淨合等都沒有看清身形。
“說,還敢不敢編排小妹?”
“好了,師妹汝先放手,不逗了還不成嗎?”
“哼,帶不帶小妹?”
“到時再說,到時再說總可以了吧?”
佛容見說,才放了手,萬佛揉揉耳朵道:“師太可曾見過這麼彪悍的女子?”
“佛容上仙可不是普通的女子,是女仙耳。豈可同日而語?”淨禪道。
“是啊,女仙也可淘氣的”淨合也附和道。
“哪里,兩位師太都說錯了,小妹就是師兄的一顆開心果而已。”
“哪見過這麼難纏,這麼大的開心果啊。”萬佛嘟囔道。
“還說?”
“不說了。”萬佛俏皮地捂住嘴。
淨禪等笑畢,才道:“佛容上仙得閒定得教教老尼哪輕功,好俊的功夫。”
“她只學了點皮毛,師太萬不可慣壞了她。”萬佛未等佛容說話已打斷了這個話題。
“上仙端得疼師妹,只怕累壞了佛容上仙。”
“他哪是怕累壞了吾,他是怕他師妹學藝不進給他丟了人,師兄,小妹說得是也不是。”
“哪能呢,哪能呢,師太都是武功高深之人,哪還用汝教啊?”
佛容還要說什麼,一陣念經聲傳來,原來已開始了晚課,萬佛雖不大通經文,但在恆雅山數百年耳濡目染,豈能一概不知;當下他已聽得乃小乘經文,但這念的卻與別的寺院不同,到底哪里不同呢?他卻也一時說不上來,萬佛又聽,只見哪經聲,時而高亢似裂帛,時而低吟似擊鼓,再聽,則隱隱有銅鐵交織聲,更覺有異,這里面有什麼呢?看起來經文倒在其次了;想到這`,萬佛心里已有了些底,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念經。萬佛正想著,小尼姑已將齋端了上來。原來是些小點心和黑米花生粥。
須臾用的差不多時,漱口以後茶也端了上來,泡上來的仍是哪種紅袍,那淨禪見萬佛盯著茶看,便道:“這種紅袍乃岩茶,最是活血養顏,三、四泡才能出色。”
“這種茶想必價格不菲吧?”萬佛言它道。
“是了,一兩紅袍就得九十余兩銀子呢”淨合不無炫耀道。
“吾等長喝還真有點安神健脾呢”淨禪也附和道。
“吾聽說鐵觀音也不錯?”
“極品鐵觀音也許有的一比。”淨合不知所以然。
“哪價格呢?”
“極品鐵觀音與紅袍差不多,一般的就便宜不少。”
“行,哪從今天起庵內公幹就喝一般的上品鐵觀音。”
淨合和淨禪一聽馬上涼了半截,半晌都沒說話。
“兩位師太敢是有什麼不妥?”萬佛不經意道。
“沒有,沒有,老尼哪敢有什麼不妥。”淨合、淨禪強擠出一臉的笑意忙道,只是哪擠出的笑比哭還要難看。
“既然這樣,就二位師太協助方丈做吧。”
“原是該當的。極該得,極該得。喝茶哪還講排場。”淨禪等忙道。
第十四節:節流
淨合等一慣享受,見降了一些享受就有些不受用,人都是可上不可下的,她們雖入佛門卻也不可免俗,有時倒是比常人還要計較些;且還是上仙說得,她們怎麼敢有所不滿,她們知道萬佛沒追究她們鋪張浪費已是天大的恩典。當下淨合等領命令前去與哪淨修等怎麼做先按下不提;她們後來也將為她們的做為負責。
再說佛容見她們已去,就道:“乖乖,一兩茶葉就要九十余兩銀子,就算是高尼喝也有八九人之眾,一個月若喝三斤,一個月豈不是光喝茶就得四千余兩白銀嗎?木壑貧民一個四口之家一年的生活費也不過區區三、四十兩,喝個茶竟然是她們千家的生活費,好凶啊!”佛容有點難以致信,連腦子都似乎不轉了。“現在汝知道了吧,恐怕這些還遠不止啊,師妹汝等著看吧。”“這樣大的浪費,師兄為何不辦她們?”佛容怒極道“還不到時候,師妹汝抓緊看看其它方面,不可有半點疏忽。”“怎麼查,她們還不死死隱瞞,可能說不定還要來點陰得。”“哪倒不怕,愈來陰得死的愈徹底,愈狠,不怕他們行動,就怕他們不行動;他們幹的都是壞事,遲早要敗露,還是哪種徹徹底底的敗露;記住,理財堂,齋房是關鍵的去處,另外哪些修建的工程更要注意點,大查還在後頭啊。”
“師兄,她們不可能悔改吧?”
“斷不可能悔改,這些是她們的本質,但可能收斂些,她們畢竟還是佛門中人。”
“哪這江湖的其它勢力豈不是更甚?”
“師妹,汝太太太過單純,豈是更甚,而是甚之又甚。哪江湖上有大勢力的賣賣首飾、家具就夠蟻民吃幾輩子了,這些江湖勢力都來路極惡啊。”佛容聽到這放在齋桌上的手也抓握起來,顯見已是更怒。
“哪就沒人來管嗎?”佛容半晌才道。
“誰管?比這惡的事比比皆是,汝想不到的眾似牛毛,汝能看到的連山下的一顆小枯枝都算不上,吾等若不惹著也不宜管;操那麼些心幹嗎?”
“師兄,爾可是越來越超脫了啊?若是礙著咱們半點呢?”
“哪自是極不放的。”
“哪些蟻民怎麼辦?”
“哪些蟻民有不少還依附著想沾點光,而且里面有不少刁民,更是巴不得也跟著做點壞事呢。”
“可小妹聽說在這樣的江湖當惡犬可是遲早被殺的吃了的,豈不是更慘?”
“哪叫走狗烹,還吃了,他們明知是那樣也要幹的。”萬佛揶揄道。
“師兄就知道笑話小妹,小妹不跟爾說了。”佛容的厚厚的櫻唇又噘了起來。
“好了,好了,師妹不操哪閒心了,操哪閒心還不抵去睡一覺呢。”
“哪就任它們橫行?”
“師妹,汝又來了,天理循環豈能容其橫行,愈橫行就報應愈大是亙古不變的天理矣。”
佛容還想要說什麼,萬佛已站起身來道:“師妹,吾等說回昆顏山立馬就得回,何必去說哪些,若不是庵寺都屬佛家,為兄才懶得說呢;看看風景倒還不錯。”
“既這等說,師兄不若再向湖邊走一遭怎樣?”
“師妹說的是,這就可往啊。”
第二天,倆人收拾妥當,就往哪湖塘走來,萬佛一邊算著步數,一邊想著佛容在這樣的江湖怎能大為成熟起來;這時湖上起了一層薄薄的霧,在炙熱的陽光下蒸騰開去,有點說不出的詭異;這天就是有昆顏山吹來的涼意,也依然這麼熱,萬佛感受到了這經久酷熱的可怕,這一熱已三、四十天,土里的水分也蒸的差不多了,歉收甚至絕收是難免的,這江湖本來就有青黃不接之說;要沒有昆顏山的涼意,還不知是什麼樣子呢。
佛容則是還在想著剛才的事情,見萬佛半天沒吭,就耐不住道:“師兄,若是半點都不來惹怕是不可能吧,他們可是陰毒的很。”
“師妹說的是,為兄也正在考慮,不管它是怎麼惹得,起碼數倍以上的還擊是肯定的,就是要教他們有來無回,另外師妹要管哪些知道不知道的事,為兄也可不言,只是他們若敢造次,為兄當不袖手旁觀就是了。”萬佛知道佛容不可能眼里揉沙子。佛容聽罷,果然興奮,暗道:吾哪里能耐得住,見惡不除豈是仙家所為;豈不是有縱容之嫌,要是哪還來這江湖幹啥?之前佛容來時也是有考量的,哪知她的這個師兄是恁樣的善解人意。想到這禁不住有些飄飄然起來。萬佛回眸看看師妹憐愛地笑了笑。
來到湖塘的邊上,萬佛並不欣賞哪湖塘周遭的風景,而是徑直往湖塘後面的樹林、竹林而來;佛容不解就喊道:“師兄欲往哪里?”
萬佛只不語,一勁往前進了竹林,佛容也只好跟著來到了竹林,一進竹林佛容就感到一陣涼意襲來,爽樂得恨不能大叫幾聲,佛容就是這樣,有什麼從不能藏著掖著,那樣只能掃她的興,她就是一個率性直為的人,難道因為這江湖就要扔掉嗎?
順著竹林間的小道,開始密了起來,也更加的涼爽,植物真是不可或缺的天物,不僅所有的陸地動物都直接間接的以它為食,還有想也想不到的數不清的好處。
正往前行,佛容就看到了幾個憨態可掬的影子,臃腫蹣跚在林間,看樣子大的足有三、四斤,小的也有一、二斤;有點象老鼠,別看佛容是仙女,可也有點討厭老鼠;倒不是怕,以佛容的功力豈能怕幾只老鼠,但仙女尤其像佛容這樣的麗質仙女也不能脫離女子的本色不是。
當下,佛容未及琢磨,又不認得這些憨態可掬的家伙,就不由得叫萬佛道:“師兄,這竹林果真不一般,老鼠竟然能長得這麼大。”見萬佛不吭聲,只管往前走,就有點生氣,在後面叫道:“師兄,爾見老鼠連反應也沒有,定是與那老鼠不錯。”
“汝再在哪里嚷嚷,老鼠定要奔汝而去了”萬佛一邊說著,腳下卻沒減速,佛容聞聽就是一驚,三步並做兩步就到了萬佛的近旁,一把摟住了萬佛的一條胳膊,雖說進了林子萬佛感到涼爽了不少,這一來又感到燥熱起來。
“師妹,大熱天抱著胳膊,不嫌熱嗎?” 萬佛想從佛容手里抽出胳膊,誰知越抽卻越緊。
“哼哼,休想甩了妹妹,誰讓爾嚇吾來著。”
“哪也總不能老抱著啊,這還怎麼走路?”萬佛哭笑不得道。
“哪也不放開。”說著又抱緊了幾份。
“師妹,什麼時候學得這麼膽小了,平時不是挺膽大的嘛,仙女還怕幾只老鼠不成,這以後還能幹什麼?”萬佛故意正經道。
“就怕了,就怕了。”佛容一臉得壞笑,萬佛的汗又下來了。
“師妹,叫汝好好地學,偏不,連個小竹鼠都不認得,以後出去別說汝是吾萬佛的師妹啊。”
“嗷,爾嫌吾丟人啦,吾偏說。” 說著竟然大喊起來。
“佛容是萬佛的師妹,佛容是萬佛的師妹,汝知道嗎?” 清脆的聲音在竹林、山谷里激起了回蕩,哪後面的知道嗎似乎竟然傳出去老遠。
萬佛忙捂住佛容的嘴道:“別叫了,這樣容易把狼招來。”
“偏不,就叫。”說著做勢又要叫,佛容頑劣的性子又上來了。
“慣的沒樣,不許叫,聽到沒?”
“慣也有爾得份,不叫就不叫。”但抱著的胳膊並未松開。
“師妹,汝先放開,待為兄為汝講講這小竹鼠可好。”
“嗯,這還差不多。”佛容得意道。
萬佛舒展了一下被抱的胳膊,才道:“師妹,汝再看看哪些小竹鼠與哪老鼠有何不同?”
佛容再找哪些幾十步開外的小精靈,哪些小家伙們竟然還在哪里,只是它們已排成了一行似要往竹林深處進發。
“師兄,這些小竹鼠竟然不怕人哎?”
“汝以為它們也似汝那麼膽小?它們才不怕人呢,就因為它們很少見人,看來平時這七閨秀山鮮有人來啊。”
“師兄又拿妹妹比哪小竹鼠。”說完咧了咧厚潤的小嘴。
“哪能,哪能啊,這小竹鼠可是個不錯的家伙,且不說皮毛是上好的,就這肉也是佳肴啊。”
“這還能吃?”
“何止能吃?真是吾佛的造化。”
再看哪竹鼠時,一行從大到小排列,已搖搖擺擺向竹林深處而去。
佛容一個箭步也跟了進去,萬佛唯恐佛容有失也只好進了竹林;林子愈來愈密,而且似乎還在上坡,只是不明顯而已。
再往前竹子也變得高大起來,有的竟然有碗口粗細,幾丈高的遮蔽了炎炎夏日,萬佛感到舒服了許多,自來到這木壑連晚上都熱得難受,據庵里的小尼講前段更熱,想是昆顏山降溫也大大地波及到了松澗庵,唉,真不知前段時間她們是怎麼挨過來的;時下都難以入睡,更別說前段了。聽說這次降溫更是不致池塘幹涸,小河斷流;千萬不可小看了這些池塘、小河,這些可都是牲畜的水源,更是莊稼的水源,再更是……萬佛不敢再想下去,僅僅這些牲畜死掉三成,就將斷絕很多農戶的耕作,甚或連肉都沒得吃。難怪眾尼知道萬佛等昆顏山降溫是那樣的極盡崇拜,什麼事情只有經受過才知道其中的滋味啊!
“師兄,看它們停下來了,嗷,它們在挖什麼?”說著,佛容就又靠近了一點。
佛容見哪些小竹鼠並沒有什麼反應,就又靠近了一些,隨之就聽到了“咯,咯”的磨牙之聲不絕于耳,萬佛一驚,從連想中醒來。
“師妹,休的再靠近它們,這是它們的顯威聲,過來,聽到沒有?”萬佛有點著急起來。
一陣子“咯,咯”聲後就是“呼,呼”的叫聲,這是竹鼠更嚴厲的顯威之聲,顯然它們認為威脅沒有解除。
萬佛更著急了,一個騰躍奔向佛容所在的方向,被這些家伙們咬上幾口可不值當。
到了近前拔開竹葉才見佛容正與哪群竹鼠對峙,一人與十三、四只竹鼠就隔著一道小岸;佛容嫩嫩的小手已攥成了小拳頭;聲音就是哪群竹鼠中的較大幾只發出來的。佛容就站在岸的下方。
“師兄,這些小玩藝兒還敢叫呢,著實可惱。”佛容見萬佛趕到,就罵道。
“好了,師妹,汝跟它們較什麼真呢?” 話音未落,哪叫聲又響了起來,還大有愈演愈烈的態勢,敢是竹鼠見又來了一個且更強壯,更害怕了的緣故。
“師妹,別擺什麼龍門陣了,過來”萬佛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了她。
還沒到跟前,佛容已彈出了幾個竹葉,隨即一陣哀鳴,幾只大的竹鼠已倒了下來,其余的一哄而散,片刻跑得無影無蹤。
萬佛急步走上前去一看,哪幾只竹鼠早已只有蹬腿的動靜了。
“汝又殺生了,師妹。”
“哼,竟然敢對姑奶奶叫,還不是找死。”佛容惡狠狠道。
“只不過是些小動物而已。”
“哪也不行,看還敢不敢叫。”
萬佛被佛容的孩童樣逗樂了。
“師妹,還真惱了,不值當的。”
萬佛俯下身再看,哪幾片竹葉竟深深插進了竹鼠的身體里,只留了一點葉柄,萬佛不禁暗贊一句:好功夫,看來師妹玩劣是玩劣了點,但對功夫卻是上心的。
佛容練得是玉女拂龍掌和轉影蘭花腿,這兩種功夫都是在□佛寺時師伯、師父、師叔為佛容量身打造的;玉女拂龍掌強調用掌風防身,也是一門健體的武學,據說練到一定的火候還能返老還童,這幾年佛容的容顏愈加嬌嫩,萬佛早就狐疑與功夫有關;再則,這玉女拂龍掌練到三層就能用掌風開碑烈石,周身被掌風旋轉護住,三步不可近身;竹葉打物自然也不在話下,剛才佛容就用了玉女拂龍掌中的“玉女拜壽”一招,只是功力還不到三成,然這也很驚人了;這玉女拂龍掌普通女子也不是不能練,僅基功就得幾十年的功力;要想練到二成怕得百年吧,佛容貴為仙女,又有幾百年的道行,故而才能數年有了普通人百年的功力。
“師兄,咱們回吧,要不再到哪邊轉轉?”佛容見萬佛還在看哪死了的竹鼠就拉著萬佛的胳膊道。
“汝把小精靈弄死了就不管了?”
“難不成還要給它們修個陵墓,立個石碑嗎?”
“哪倒不用,要不然就祭了汝的五髒腑吧?”
“吾可不吃哪玩藝兒,和老鼠差不多。”
“傻丫頭,竹鼠雖然也是鼠,卻不同于常見的老鼠,它們是以竹為生的,汝再看看它們的樣貌也和一般的老鼠不一樣。剛才不是說過嗎?”萬佛只得又解釋道。
“有什麼不一樣,不都是老鼠嗎?”佛容說著還是蹲下身子端詳起這些小動物來,初看象極了老鼠,但再一看,似乎又有些不同,單就哪毛長長的就不同于老鼠;兩個鼠眼也隱于絨毛之間,頭也是圓的,不似一般老鼠哪種長形的;這樣看來還真不太一樣,而且也比哪老鼠長的順眼不少。
佛容看罷有時,站起來道:“是不太一樣,哪又怎麼樣,還不是也是老鼠嗎?”語調緩和了不少,但還在嘴硬。
“竹鼠是吃竹子、竹筍的,和哪些普通老鼠的食物結構是不一樣的,因而可食。”萬佛哭笑不得的又勸道。
“那就試試,要不丟了有點可惜。” 佛容仍有疑慮道。
“那就試試,平常汝總叫沒有肉吃,饞的慌,現今有了汝又不敢吃,倒是有趣的緊。”
“不是不敢,人家只是因為是老鼠而已。這竹鼠也浪費糧食嗎?”佛容畢竟還是女子。
“它們不吃糧食,汝不說吾倒還忘了,松澗庵的揮霍、浪費查訪還得抓緊啊,這里面不知還有多少事?”
“有爾說的那麼可怕嗎?她們是不是就想吃點喝點?”
“唉,怕為兄說的還太輕了,據已知的木壑其它去處可是都把公中當成了它們的鼠穴,表面上說的是冠冕堂皇,背地里卻是俱入己倉。”
“吾就不明白了,既然背地里都俱入己倉了,還說那麼冠冕堂皇幹嘛?這不是太不要臉了嗎?”
“師妹,汝還太嫩了點,豈止是不要臉,這樣的江湖歷來都是這樣,目下尤甚。汝知道的連九牛一毛都不到。”
“哪這江湖的人就信嗎?”佛容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不信又能怎樣?反正權勢在他們手上,死了都要維護,所以不少草民也就都成了刁民。”
“這也太難以想象了吧,這麼多人不信可怎麼辦?”
“所以才要冠冕堂皇嘛,能哄的片刻就哄片刻,要不然他們怎麼辦?”
“哪不是哪些小刁民也跟著辦了不少惡事嗎?”
“豈止是幹了,到時候他們或還是得心應手的殉葬品和替罪者,一到報應時他們就得首當其衝。”
“哪怎麼可能瞞得過,主犯就是主犯,幫凶就是幫凶,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啊?”
“師妹所言極是,斷不可能躲得了幹系,可他們還是心存僥幸啊?”
“這可太過愚昧了,凡做惡事怎可躲的半點。”
“好了,師妹,先不說這些了,這竹鼠當怎麼辦?”萬佛頗為厭惡說這些。
“還能怎麼辦,爾說留下的,何故又來問小妹?”佛容是真不知該怎麼辦。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冰山雪蓮花之詭異木壑【第一卷】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5.10.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