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御神牌
作 者
火槍手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6.06.06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6年01月06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47
累積人氣
237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5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御神牌資料大全
               第一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6.06.06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廣告標語: 加入書籤

萬里之外,醜魚吞天器;懵懂少年,插翅入雲霄。

揮手破蒼穹,翻掌覆城邦,我要戰力無雙!

御神牌全文介紹: 加入書籤

萬里之外,醜魚吞天器;懵懂少年,插翅入雲霄。我們的故事,就是從一條醜魚開始的。

戰爭孤兒杜千,在畢業前,和死黨在海邊烤魚,不經意間,引天器御神牌入體,擁有了不可思議的能力。

年輕人的熱血、勇氣,生存所需的世故、圓滑,不斷衝擊著剛剛走出校門的他,讓他領會生存之道。(太長的話,此句可刪)

接連不斷的好運,讓原本應該平淡一生的他,變得卓爾不群。原本他永遠都不可能接觸到的人和事,轉眼間就出現在身邊。

補天、鎮海、周山三強之爭,背後的推手是誰?戰爭的目的又是什麼?

當杜千站在巔峰之時,回頭再看,只能輕歎一聲,一切為了生存!


章節名稱: 加入書籤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御神牌第一集內容介紹: 加入書籤

即將迎來畢業考的杜千,和他的死黨在珍寶灣美美的吃了一頓烤魚宴,準備迎接全新的生活。

畢業那天,原本平靜的戰爭孤兒學校,卻因被稱為同屆三美的三位天才,讓杜千羨慕不已。

巡警的生活,平淡中透著生活的哲學,邁入社會,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必須融入其中。

年輕人的熱血、勇氣,生存所需的世故、圓滑,不斷衝擊著剛剛走出校門的杜千,讓他領會生存之道。

不管你願不願意,世界就在那裡等著你。

等著你踏上人生的旅途。


御神牌第一集人物介紹: 加入書籤

杜 千:本書主角,十八歲少年,戰爭孤兒

雷 鳴:杜千的死黨、同學

米 蘇:平川城珍寶區巡警,下來鍍金的勳貴子弟

章 秀:杜千表姐,姑姑的女兒

冷 俊:平川珍寶區巡警大隊長

馮 寶:平川珍寶區巡警,人稱馮老實

姚 靜:杜千的同學,同界三美之一

柳 言:杜千的同學,同界三美之一

玉無霞:杜千的同學,同界三美之一

吳 越:杜千的同學,同界中戰力最高的天才人物

古正道:漁人碼頭飄雪商行管事

李管事:漁人碼頭不周商行管事

江德成:平川珍寶分局刑警大隊刑警

杜蘭芳:平川珍寶分局副局長,杜千的親姑姑

劉昌炎:平川珍寶分局珍珠碼頭巡警隊長

畢長生:平川珍寶分局碼頭巡警中隊長,常駐寶石碼頭領隊


第一章 加入書籤

「嗚……」長長的汽笛聲傳十里,從珍寶灣吹來鹹鹹的海風,天空中,數只雷燕穿雲而過,發出陣陣嘹亮的鳴叫。

一絲微風吹過,髮根被頭頂的警帽死死的壓住,髮梢只能無力的在牠的主人眼前,微微的擺動。

「我去看看。」秀髮的主人,穿著一身筆挺的警裝,高聳的左胸前掛著明亮的警徽,一頭短髮,配上精緻的小臉,讓人從心底升起一絲異樣的情愫。

腰間掛著滿滿的裝備,從左側起,依次排開。防爆警棍、手銬、辨識終端器、子彈盒、匕首,一直排到右腰部位,是一隻黑色的槍套,露出黝黑的槍柄。

「等一下……」在她身後,同樣裝扮的是一位五十歲上下的老巡警,臉上的皮膚皺巴巴的,可能是常年在海邊碼頭上巡邏,風吹日曬,顏色與一輩子混在海上討生活的海鬼,有八分相似。

「馮叔,這兩人已經盯著紹氏槍店快兩小時了,沒問題才有鬼呢,我們是警察,別那麼膽小好不好。」說完,身體用力前傾,掙脫身後那只拉著自己衣角的老手,右手扶在槍套上,快步向槍店對面,坐在石階上的兩個年輕人走去。

被稱作馮叔的老巡警,苦笑著搖搖頭,習慣性的將右手扶在槍套上,看他的神情就知道,根本沒當回事兒。

馮叔名叫馮寶,綽號馮老實,年過五旬,距離退休已經沒幾年了。馮老實是老好人,有些膽小,在珍寶區分局巡警大隊工作三十多年,對這一片熟的不能再熟了。

他膽小不假,畢竟作了三十多年的巡警,這眼力遠比普通人厲害得多,像米小姐這樣下來鍍金走過場的人,他見得多了,什麼都不懂,又自信滿滿。

有資格下來鍍金的人,當然有自信的資格,不像他馮老實,就算作到退休,依然只是一枚再普通不過的小巡警。

從第一眼看到小米,他就知道,這位米小姐相當的不簡單,這不簡單,不僅表現在小米那讓他看不透的個人實力上,更讓馮老實在意的是,小米身後的背景,怕是比以前任何一個下來鍍金的年青人都要強大得多。

這讓馮老實在最初幾天裡,相當的拘謹,同時又有些不解。能讓巡警大隊長冷俊陪著笑臉送下來的人,有必要來這個鬼地方鍍金?這裡有什麼金值得她鍍的?

幾天下來,馮老實就將小米的性格摸清了,越是清楚她的性格,馮老實就越發的頭疼,這是個實力、正義感和責任感都極度爆棚的憤青啊,難怪會被派到這裡來。

平川城珍寶區共有三處碼頭,一處商業圈,三處住宅區。住宅區不用說,人多是非多。商業圈就更不用想了,有利益自然有紛爭。就連三處碼頭,也不是那麼好相與的。在腦子裡過了一遍,還真的只有漁人碼頭這裡最適合她。

漁人碼頭又稱平民碼頭,長四點六公里,擁有一百二十三個泊位,停靠的都是中小型漁船,來這裡的,不是漁魚主,就是海鬼苦力,最尊貴的人,也不過商行管事、苦力把頭、酒樓大掌櫃之流。

這樣的人,就連馮老實都吃得住,更不用說背景深厚的米小姐了。冷大隊這樣的安排,果然最合適。小米來了一個月,就打了十幾個小混子,扣了三條船,踢了兩輛動力運輸車,這惹禍的能力,在馮老實見過的眾多渡金者中,完全可以名列三甲。

不過與之前那些人比起來,小米給他的印象還是極好的,至少小米不會沒事找事,更不會欺壓良善。性子雖然火爆,可她畢竟是講理的。

就是這眼力,還得練練。漁人碼頭每天人流不息,少說也有十幾萬人,負責這裡安全的,只有六隊巡警,人手不足,如果沒有一副好眼力,正事沒辦,閒事怕是永遠都少不了。

那兩個年輕人,身體倒是滿壯實的,打眼一看,馮老實就看出來,那兩小子還嫩得很,胎毛還沒褪乾淨呢。算算日子,看他們身上的裝扮,偶爾看向紹氏槍店時,眼中的熱切,更多的時間,目光鎖定在遠處的泊位上,這麼明顯的特徵,不用看第二眼,馮老實就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想作一名優秀的巡警,最重要的不是你的戰力有多高,而是眼力有多好。真的要是打起來,還得靠飛虎隊,人家才是警局的戰鬥部隊。

拋去身份和裝備,大半的巡警,戰力未必能強得過碼頭上的小混混。

「你們兩個,站起來,雙手放在我能看得見的地方。」米蘇緊繃著小臉說道。親朋好友都誇她長得漂亮,長著一副不老的娃娃臉,可這一個月來,讓她極度痛恨自己的長像,在碼頭上,長著這樣一副面容,一點威懾力都沒有,與身上的巡警制服太不般配了。

坐在左邊的瘦子站起身,至少高出米蘇一頭,絕對超過一米八,臉上帶著一絲懶懶的神情,讓米蘇看著就有氣。

隨著瘦子站起身,右邊的壯碩青年也站了起來,這一站起來,把米蘇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後退了半步,這傢伙至少有兩米一以上,壯實的象頭牛,那瘦子的個頭已經相當高了,可在他身邊,像個孩子似的。

倒是那一臉的憨態,讓米蘇鬆了口氣,這壯漢的智商,明顯不高啊。

「師姐,自己人,有什麼事嗎?」開口說話的是那瘦子,依然是皮賴象。

「閉嘴,問你什麼回答什麼,誰和你是自己人。」米蘇怒了,這一個月的巡警生活,教會了她許多東西,看到過去從未相像過的另一種生活。

這話說的,和碼頭上的小混子一模一樣,十個小混子,至少有九個,一開口就是這個腔調。

「好吧,就算今天不是,明天也是。」瘦子顯然沒在意米蘇的怒氣。

「馮叔警戒,你們倆把身份卡拿出來。」米蘇說道,這兩傢伙,身體太有壓迫感了,就算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米蘇依然嚴守巡警守則,用最安全的方式,進行臨檢。

「警戒完畢。」馮寶一臉的無奈,還是依言抽出動能手槍,槍口稍稍下垂,對著兩個年輕人,連保險都沒有打開,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不會錯,這兩毛都沒褪的小子,完全沒有威脅。

可是為了保證小米的安全,他還是把動能槍準備好,米蘇的身份不簡單,如果她真的在這裡出了問題,自己的麻煩就大了。

「身份卡在胸口,我拿了啊。」瘦子先提醒了一聲,解開衣領上的扣子,露出裡面掛在安全繩上的藍色金屬身份卡。

看到兩人的身份牌是掛在脖子上的,米蘇愣了一下,這種攜帶方式,她自然不陌生,幾乎所有的軍人,都會這樣攜帶。更讓她有些臉紅的是,那兩張金屬身份卡,居然是藍色的。

按帝國身份管理法,成年人的身份卡是綠色的,只有未滿十八歲的未成年人,才會使用藍色的身份卡。

糗大了,米大小姐居然對兩個未成年人如此緊張,這要是傳出去,還不讓哥哥們笑話死?

「扔過來。」心裡糗的不行,可臉上去依舊緊繃著,兩個混蛋,還沒成年,長這麼高幹什麼,有病啊。

右手依然扶在槍套上,左手在身後一摸,抽出無線辯識器終端,單手將瘦子的身份卡在上面刷了一下。

墨綠色的屏幕上,馬上顯示出身份卡上的信息。

杜千,男,現年十七歲,生於六三五零二年九月十八日,戰爭孤兒,戰力五千九百八,測試於六三五二零年六月十八日。

下面是一行行的詳細信息,包括杜千的父母,死亡時間,以及杜千進入戰爭孤兒學校的時間。

看到了戰爭孤兒這四個字,米蘇心裡一軟,緊繃的小臉被融化了。

戰爭孤兒,指的是父母雙方,皆死於衛國戰爭,並且直系親屬,不願意撫養的前提下,在年滿八歲的時候,取得本人同意,進入戰爭孤兒學校,由國家出半資撫養成人的孩子。

帝國對未成年人的政策,還是相當人性化的,特別是戰爭孤兒,他們的父母,為帝國獻出寶貴的生命,如果子女家人,得不到良好的照顧,又如何取信於民,如何將戰爭繼續下去?

米蘇去過戰爭孤兒學校,以她的眼光,那裡的孩子,過的並不算好,比起貧民,基礎生活條件還算勉強,可畢竟失去了父母親人,物資條件也算不得有多好,在她眼中,這些孩子,真的好可憐。

帝國的經濟還算不錯,但也說不上有多好,因此對戰爭孤兒,採取的是半資撫養政策。

所謂的半資,是給戰爭孤兒們兩種選擇。如果在他們年滿十八歲,身體條件合格,並自願加入帝國軍隊,撫養費用全免,所有的花費,將由帝國軍政部負責,從每年的軍費裡扣除。

如果不願意加入軍隊,撫養費將折算半數,一半由帝國財政部出,另一半由戰爭孤兒工作後,以分期還貸的形式償還,時間最長可以達三十年。當然,是要付利息的。

不管選擇哪一種,戰爭孤兒的起點,都要比普通人家的孩子要低得多。

米蘇抬頭看了一眼兩人,戰爭孤兒學校的伙食這麼好嗎?居然養出這兩個大個子。

刷了一下另一張身份卡,信息瞬間顯示出來,超過兩米一,一臉憨態的壯漢,果然也是個戰爭孤兒。

雷鳴,男,現年十七歲,生於六三五零二年九月十八日,戰爭孤兒,戰力一萬三千六百八,測試於六三五二零年六月十八日。

米蘇站在海風中凌亂了,戰力一萬三千六百八?戰爭孤兒之中,不是沒有這樣的天才,可數量極少,整個帝國,一年下來,在成年禮的時候,戰力超過一萬的,總數也沒多少,更別說是戰爭孤兒了,他們的生活學習條件,遠不能同普通人家的子弟相比,更別說是富貴人家的孩子了。

好一會兒,米蘇將手中的兩張身份卡還給兩人,身體明顯放鬆下來,冷著臉問道:「你們兩個小傢伙,為什麼坐在這裡?」

臉依舊很冷,語氣也不算好,可從她的神態中,明顯能感覺出來,她已經心軟了。

「師姐,不坐這兒坐哪兒?坐槍店前,你懷疑我們會搶槍?那坐在商店前,不就是搶商店?銀行前就是搶銀行,就算坐在海邊,您是不是會懷疑我們要劫船啊。明天就要畢業考了,放鬆一下都不行啊。」杜千吊兒郎當的回答道,這會兒,他也弄明白了,眼前的師姐,是懷疑他們兩要搶紹氏槍店啊。

這玩笑開大了,帝國不禁槍,任何成年人,都可以憑身份卡,在槍店裡購槍,軍火生意從來都是大買賣。男人好槍,這是萬年不變的本性,在帝國境內,隨處可以看到槍店。

可不禁槍不等於隨便可以搶槍店啊,槍店的安全性還是相當高的,別人都是開門作生意,槍店卻是關門生意,透明聚脂安全門,在開業的時候,也是關著的,只有用身份卡刷一下,門才會打開。

在刷卡開門的時候,也就留下了個人信息,杜千和雷鳴到明天,才滿十八歲,畢業考試之後,才能換取代表著成年人的綠色身份卡。如今他們的藍色未成年人身份卡,是刷不開槍店安全門的,就算杜千再喜歡動能槍,也只能站在槍店外面眼饞。

至於暴力破門,還是別開這種玩笑了,透明聚脂安全門看著不厚,安全性卻是一等一的,比裝甲戰車的防禦力也差不了太多,八十毫米以下的穿甲彈都搞不定牠。

雷鳴的戰力倒是不弱,在同齡人中,算得上鳳毛麟角,可才一萬三千多的戰力,同樣拿聚脂安全門沒有辦法。

抬頭看了一眼米蘇那讓人驚艷的小臉,內心蠢蠢欲動,標準的制服誘惑啊,就是智商低了點,居然懷疑他們哥倆要搶槍店?

「好了,別在這裡逗留太久,還是回學校吧,明天要考試還不複習一下功課?」米蘇教訓道,這完全是在掩蓋心中的糗態,身為過來人,她自然知道,畢業考和升學考是兩回事兒,通過率基本上都是百分之百,倒是這一臉憨態,看著智商有些問題的壯漢,能不能考過,讓她有幾分懷疑。

算了,這種事不用她去操心,戰爭孤兒學校不是普通的學校,留級可是要花錢的,而且就憑他一萬三千多的戰力,多得是人搶著要,還用擔心畢業考的問題?

「知道了師姐。」杜千嬉皮笑臉的說道,說不定明天,我們就真的是自己人了。

「嗚……」又是一聲汽笛聲傳來,杜千和雷鳴同時轉頭看去,臉上露出喜色。

「師姐,明兒見,我們走了。」杜千的聲音隨風飄來,話未說完,已經跑出二十幾米遠。

看著兩人的背影,米蘇一臉的迷惑,轉頭對收好槍的馮寶問道:「馮叔,這兩小子跑什麼?還一臉高興的樣子。」

「等破冰號唄,饞了。」馮寶理所當然的說道,這樣的毛頭小子,他見得多了,不就是這點破事?

「饞了?什麼意思?」米蘇一頭霧水,她發現,自己在漁人碼頭的時間還是太短了,很多事情都不懂。

抽出一根煙點上,美美的抽上一口:「小米啊,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這些小子,都是好小伙啊,戰爭孤兒活的不容易,從十六歲開始,每個月才有五塊錢的津貼,就這樣,還不是白給的,將來如果不加入帝國軍隊,其中的一半還是要還的。」

米蘇點了點頭,戰爭孤兒的事情,她專門研究過,也去過幾次戰爭孤兒學校,自然知道,這些戰爭孤兒過的並不容易。

「孤兒學校裡的伙食,也就那麼回事,和我們自己家裡是比不了的,能吃飽就不錯了,想吃好是絕對不可能的。這些小傢伙,都是十七、八歲的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嘴饞胃大,只能自己想辦法弄點犖腥,解解饞,漁人碼頭就是最好的選擇。」馮寶說完,將煙頭熄掉,整理一下警服,繼續向碼頭走去,巡邏還要繼續,沒到下工的時間呢。

「魚?」米蘇有些明白了,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平川城五大區,珍寶區靠著珍寶灣,自然吃魚最便宜。

「當然是吃魚,不過這吃魚也有很多講究,珍寶區有三個碼頭,漁人、珍珠、寶石,這三個碼頭不用我多說,你也知道,只有我們漁人碼頭最合適。在漁人碼頭裡,破冰、水鳥、章魚這幾艘船,才是他們的選擇。」馮寶慢悠悠的說道。

「馮叔,這有什麼講究?」米蘇認真的問道,果然是龍有龍路,鼠有鼠道,小人物有小人物的世界,與自己關係不大,聽著卻長見識,還挺有意思的。

「首先這些船都是小商行的船,商行的船嘛,自然不是自己家的,商行家大業大,要求也高,很多魚,他們是看不上眼的。而且海鬼在海上生活不易,賺的雖然比普通人高,高的也是有限,有些事情,上面也知道,睜隻眼閉只眼,只要不作的太過分,大家面子上過得去,誰也不會多說什麼。」馮寶笑呵呵的說道。

「明白了。」米蘇那可是長著水晶心肝的女孩,絕對是一點就透的琉璃人,只是少了份閱歷罷了,加以時日,成就肯定不會低,這一點,馮寶早就看出來了。因此對她格外的親近寬厚,與對待那些紈褲子弟,敬而遠之的態度是天壤之別。

不提這邊巡邏閒聊,杜千帶著雷鳴,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碼頭上,回來的果然是破冰號。

破冰號是屬於一家小商行旗下船隊的中型捕魚船,是最新型的動力商用船,載重量可以達到三千五百噸,比平川海軍的戰艦還要大上一圈。可以深入遠海,每次的收穫,都要比別的捕魚船豐厚許多。

在破冰號停泊下來之前,已經有大量的人手等在泊位邊,大部分都是商行人,還有一部分其牠商行、酒樓採買,以及大量的工人,也有幾名和杜千一樣,準備撿便宜打牙祭的戰爭孤兒。

為了這頓大餐,兩人可是連早飯都沒吃,眼看著已經過了午時,杜千知道,至少還要等上一段時間。

沒關係,好飯不怕晚,餓一餓,吃的更多更香甜。

巨大的分裝機,帶著四條軌道,停在泊位前,接收軌道伸向破冰號的船舷,對準艙門。一群苦力工人,在把頭的指揮下,進入魚艙,開始作業。

一條條巨大的海魚,順著接收軌道,傳送到分撿器,很快被分撿出來,從三條輸送軌道中分離出來。

最長的一條輸送軌道,對接在動能車的冷凍廂上,這裡傳送過來的魚數量最多。

第二條軌道明顯要短得多,在軌道四周,站著數十名勁裝打扮的壯漢,杜千知道,最好離這條近軌遠點。這條軌道分離出來的魚數量極少,都是最有價值的靈魚。

破冰號出海一次,百分之九十的收入,都是來自於這些靈魚。那些大漢不僅壯實,而且戰力極高,是屬於商行的護衛隊。

商行是帝國的一大特色,遍佈全國,有大有小,大的商行,可比一方勢力,將觸角探向整個大陸。

例如平川城的飄雪商行,在杜千眼裡,已經相當大了,商行的行首,那是可以和平川城主平起平坐的大人物。商行護衛隊中,戰師就有好幾位,至於有沒有神師,傳說不一,這種事情,也不是杜千這種小人物能知道的。

最後一條輸送軌道,才是杜千和雷鳴這些小傢伙們最為關注的。海魚從捕撈、裝船、運輸到下船、分撿,整個流程下來,總會有些破損的,如果是私人漁船,皮破肚爛的魚,那也是魚啊。

商行就大氣多了,這樣的魚,他們根本看不上眼,在碼頭上就會以半價處理掉,這些魚,正是杜千、雷鳴這些窮屌絲們的目標。

「出來了,出來了。」看著幾條破損的魚,從輸送軌道上傳過來,一群屌絲歡呼雀躍。這群人中,有杜千這樣的戰爭孤兒,有貧民窯的拾荒者,有苦力………

「雷鳴,我們上。」今天來的人似乎有些多,杜千說完,率先衝了上去,有雷鳴這大個子在,不怕搶不到魚。

第二章 加入書籤

付了三十分,杜千一陣肉疼。要知道,他一個月的津貼,也不過五元,合五百分罷了,一條魚就三十分,這還是半價,能不肉疼嗎?

看著手中的魚,杜千又開心起來,這條醜魚腦袋碎了,尾巴沒了,可整個魚身基本完好。

最重要的是,魚的品種不同,味道差別可大了,醜魚雖醜,肉質嫩滑,比不得一等海魚,在二等中可是排在最前面的幾種魚之一。

這種魚,最適合燒烤,當然也可以燒湯。作為一名戰爭孤兒,用醜魚燒湯這麼奢侈的事情,是絕對幹不出來的,魚湯喝的是湯,魚肉的味道就淡了,吃起來根本沒有感覺嘛!

這條醜魚著實不小,足有十幾斤重,去掉魚腸、魚骨,怎麼也有六七斤的份量,就算有雷鳴這個大肚漢在,杜千也可以飽餐一頓了。

「老規矩,我收拾魚,你生火。」杜千抱著醜魚,走到川江邊,開始清理醜魚,這可是手藝,沒點技巧,烤出來的魚味道就會差很多。

「嗯。」雷鳴應了一聲,搬來幾塊巨石,拔了兩棵小樹,斷枝劈柴,引火築灶。

兩人合作過太多次,其實不用說,雷鳴也知道自己應該作什麼。

雷鳴和杜千是同年同日生,杜千只比他早出生一小時。

兩人都是在八歲那年,進入平川戰爭孤兒學校的。那時候的雷鳴,個子很小,非常瘦,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人長的還有些傻氣,極少說話,沒少被其他的戰爭孤兒欺負。

戰爭孤兒學校,是福利性質的學校,帝國有福利和法律,可以照顧到這裡,可細節方面,極少有人關心。孩子之間的事情,老師從來都不會插手的,由孩子們自己去。

這樣也有好處,從戰爭孤兒學校成長起來的孩子,很小的時候,就明白生存法則,走向社會的時候,能更好、更快的適應。

醜魚無鱗,魚皮很厚,有一層粘液,滑不嘰溜,處理起來極噁心,又麻煩。好在這種活兒,杜千沒少作,先用海沙清理粘液,再用淡水沖洗,幾分鐘就將讓主婦們頭疼的粘液搞定。

接著是處理內臟,烤魚不同於燒魚,不能破腹。破腹清膛,不僅容易失去魚特有的鮮香,還不方便用木棍穿膛燒烤,露出的一面,很容易把木棍燒斷,就算只是燒黑,也會增加焦糊味。

這就需要一點小技巧,用一根一尺長的樹枝,不處理表面的粗糙,從魚嘴裡伸入,直到把半隻手掌都塞進魚嘴裡,杜千才滿意的點一下頭,木棍到位了。

手指捻動,讓粗糙的樹枝在魚腹中旋轉,樹枝粗糙的表面,就會將魚腸、魚肚絞成一團,等絞實了,向外一抽,就能清空魚腹內的臟器。

開始一切順利,忽然指尖一疼,眼前一陣發黑,杜千停了數秒,一臉坦然,魚嘴裡有牙,腹肉有刺,刺破手指一點都不奇怪,只是心中稍有疑惑,剛才為何眼前一黑?

「千哥,你發光了!」不遠處,剛剛升起火堆的雷鳴,驚訝的叫道。

「屁話,你才發光了呢!」杜千嬉笑罵道,兩人從小一起長大,生活了十年的時間,彼此間的瞭解,就像對自己小弟弟那樣清楚。

別看雷鳴長著一副憨像,其實這小子一點都不笨,精明著呢,而且很有主見。不過,他的情商,真讓杜千著急,不開口說話還好,只要張嘴,距離惹禍得罪人就不遠了。

雷鳴也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平時盡可能的不開口,有事讓千哥頂上去,自己只要等吃現成的就行。

自從跟了杜千之後,在戰爭孤兒學校中,兩人就沒怎麼吃過虧。對外的事情,由杜千處理,需要動拳頭的時候,兩人一起上。

隨著年紀越大,雷鳴長的越快,戰力提升像坐了火箭一般,到了這個時候,也沒人敢招惹他們了。

「你真的發光了,連你手裡的魚都發光了,像廁所裡的動能燈似的。」雷鳴認真的說道。

好吧,這孩子一張嘴,杜千就知道沒好事,動能燈哪兒都有,為什麼一定要說廁所裡的?

「行了,你肯定是看花眼了,你抬頭看看太陽,在這種光線下,要是能看到我發的光,比得上動能燈,那得什麼亮度才行?」杜千沒好氣的說道。

雷鳴疑惑的抬起頭,眼睛瞇成一條線,已經是午後一點多鐘,正是一天中,太陽最猛烈的時候,九月的平川城,已經進入秋季,可太陽依然很毒。

看來自己真的看錯了,在這種光線下,別說是學校廁所裡的動能燈,就算是警局刑訓室裡的烤燈,怕是也看不到亮光吧!

還好這話沒說出口,要不然杜千又會罵人了。雷鳴這小子,每次張嘴,都沒好事,不是廁所就是刑訓室,總不會挑好點的地方說話。

穿好魚,上架開烤,醜魚是海魚,連鹽都不用加,在快烤好的時候,加一把細碎葉,再來點茱萸粉,對兩人來說,就是人間美味。

四十分鐘後,烤得焦黃的醜魚,一分為二,兩人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也不管魚肉上還冒著熱氣。這種熱度,足夠燙傷普通人,對於戰力早就超過五千甚至一萬的兩人來說,根本不算事兒。

一條醜魚,杜千連三分之一都吃不下,卻見雷鳴已經將餘下的三分之二消滅乾淨了,便順手將剩下的魚肉塞給雷鳴,從懷裡摸出兩瓶啤酒,喝了一口。

「你決定參軍,我不反對,就你這性子,在社會上混不開,用不上一天就能把老闆、同事得罪乾淨,火氣上來,沒準把老闆打個半死。不過,這參軍,哥可得和你說道說道。」

雷鳴點著頭,快速將魚肉吃乾淨,打開啤酒,美美的喝了一口。

自從父母戰死之後,在親戚家中只住了小半個月,雷鳴就進入了戰爭孤兒學校,這世上,他只認杜千一個。

「還是老話,少說話,多訓練。真的上了戰場,別跑最前面,也別落最後面,中間最安全。不管長官說的對或錯,只要回答是就好,要是讓你送死的活,別理他,陽奉陰違,別死頂著,也別作逃兵。」杜千繼續說道。

「千哥,跟我一起參軍吧,你還罩著我。」雷鳴說道,早知道不可能,他還想試試。

他很清楚,最適合自己的,也只有軍人了,可沒有杜千在身邊,他心裡空落落的,極度缺乏安全感。

即使他明知道,杜千比他還怕死,戰力也不高。

「嘿嘿,還是算了,我不適合當兵,你底子好,現在已經是一萬三千多的戰力,只要進入軍隊,打底就是士官,怎麼也能混個小隊長,管個上百人,操作好了,副中隊長都有希望。」

說著,他自嘲的笑了笑:「我不行,我底子差,再努力也比不上你,軍隊不同於地方,小聰明沒用。要麼有大智慧,看得遠,要麼有實力,戰力超強,否則混不出名堂不說,沒準哪天把自己混死了。別看現在沒有大的戰爭,邊境那邊,小戰鬥從沒斷過,哪年不死上十幾萬人,我就不湊這熱鬧了。」

「當警察不一樣有危險?」雷鳴還想試著勸一下,不過他知道,自己的嘴巴,天生的賤,罵人還行,勸人能把人勸到和自己拚命。

「屁的警察,小巡警罷了,正好可以欺負一下小混混,遇到來頭大的,哥繞道走。大不了,屈膝認錯,只要能活著,慢慢混唄,咱哥們,總有混出頭的一天。」

「嗯。」雷鳴也知道自己勸不動杜千,別看杜千平時嬉皮笑臉的,其實很有主見,更重要的是,杜千夠狠,對別人狠,對自己同樣狠。

杜千的戰力不到雷鳴的一半,別人不知道,雷鳴心裡很清楚,杜千努力的程度,至少是自己的一倍。天賦這東西,很多人說它沒用,可它就擺在那裡,可以讓你又悲又喜。

「哥可全靠你了,學校門前的對聯寫的牛叉,可有幾個人能作到,咱不指望成戰師,有一天,你能混到戰王,這輩子就知足了。等哥哥混不下去的時候,還指望著你給口飯吃呢!」

「斬天剁地,揮手破蒼穹。金錢權勢,翻掌覆城邦,戰力無雙!的確很牛叉。」雷鳴一口將瓶中酒喝乾,輕聲念道。

這副對聯,掛得到處都是,從皇宮到幼稚園,無處不在,不僅周山帝國有,鎮海聯盟和補天共和國,同樣掛這副聯。

可以說,這是全人類的信仰。至於這副對聯的出處,早就沒人知道了,它至少流傳了數萬年之久。

不管對聯聽起來有多牛叉,其實就表達了一個意思,只要你的戰力無雙,你就是最牛叉的。

說的容易,作起來就太難了,天下間,誰能作到戰力無雙?

武修士的基礎門檻是一萬戰力,這一屆即將畢業的戰爭孤兒之中,平川城裡只有五人達到基準線,五千戰力以上的,也不過三十幾個。

要知道,這一屆的戰爭孤兒,可是有整整一千兩百人。算上正常的學校,一年下來,在畢業季的時候,平川城能有一百個達到武修士基準線的畢業生都難。

這一百人中,絕大部分都會去考更高的學府,至於戰爭孤兒,就算過了基準線,也只是比普通人的起點稍高一些罷了。

公曆六三五二○年九月十九日,這是周山帝國,成年畢業考的統一日期,整個帝國,數百萬學子,迎來了他們走向成人的最後一步。

看了看題目,杜千信心滿滿,他的學習成績,原本就不錯,只是平時很少會考高分。因為,讓自己的成績,保持在中上水準,不作出頭鳥,一直是他的人生信條。

簡寫人類發展史。

這根本就是送分題嘛,杜千提筆寫道:人類的發展歷史,就是一部戰爭史。從氏族吞噬氏族形成部落,到部落吞噬部落形成城邦,從城邦吞噬城邦形成國家,到國家吞噬國家,最終形成周山帝國、鎮海聯盟和補天共和國三大勢力。

現今社會體制下,最受歡迎和尊重的三種職業。

這就更簡單了,畢業考果然容易,杜千繼續提筆寫道:武修士、聚符師、御魂師。

一路向下答題,順暢無比。

畢業考的成績,並不重要,只要不是差得離譜,都可以通過,即使無法通過,依然可以更換成綠色身份卡,只是裡面的身份信息,會讓人覺得臉紅。

與畢業考相比,兩周後的高等學府招生考,才是重頭戲,各路學霸齊登場,一較雌雄,邁出走向人生巔峰的第一步。

至於戰爭孤兒們,有機會走進招生考場的,為數極少,單是考試報名費,就能難倒絕大多數的他們。至於入學後的學費,就更不用提了,那不是他們能負擔得起的。

畢業考的成績,由中央差分機處理批卷,在交卷半小時後,就能公佈成績。

走出考場,雷鳴已經等在外面,他的文化課成績,比杜千還要好些。平日裡,杜千的心思,根本就沒在文化課上,更多的時間,用來修煉靈能了。

操場上,已經停了許多車輛,拉著各色橫幅,其中最大的,自然是軍政部的,位置最好,人數最多,氣場最強。

每年畢業考結束,都是各主勢力拉人的時節,畢業考的成績算不得什麼,想要拉的人,早在幾個月前,就基本定下來了。六月份的戰力測試,才是他們關注的重點。

「後勤、總參、野戰、特戰、海軍、空軍,來得夠全的。」看著橫幅電子螢幕上滾動的字幕,杜千笑了笑,這笑容之中,倒是有幾分苦澀。

「那邊是,城主府、城衛軍、警察廳,都是政府部門的。」雷鳴看著另一側說道。

「是啊,都是,還有這邊,飄雪、雷默、不周也都來了。」杜千輕聲說道,今年的架勢,比往年要大啊,三大商行,一個不少,這種情況並不多見。

畢竟這裡只是平川城的戰爭孤兒學院,能讓這些人看上眼的畢業生,統共就那麼幾個,不值得大動干戈。六月間的戰力測試,這一屆的畢業生,戰力超過一萬的只有五人,五千以上的也就三十幾個。

「有點怪。」雷鳴摸著下巴說道。

何止是有點怪,是太怪了。

畢業考之前,戰力超過一萬,這份武修天賦的確不錯,也就只是不錯罷了。軍政部每年都來,只是沒今年這麼誇張,可三大商行、政府部門,完全沒必要來這裡鬼扯蛋,就算招人,平川城的學校也多得是,沒必要來最不起眼的戰爭孤兒學校。

「出來了,出來了」

「就是她……」

正疑惑間,操場上的人都動了起來,如潮般湧了過來。

「她?」

「不認識。」雷鳴搖頭說道,他怎麼會認識,戰爭孤兒學校裡那些狗屁事,就算有人告訴他,他也懶得聽。

杜千瞪了雷鳴一眼,你不認識,可我認識啊!

這一屆的戰爭孤兒有一千多人,十年下來,杜千差不多都認全了,何況這個女孩,比較特別,怕是除了像雷鳴這樣的傢伙外,就沒有不認識她的。

這女孩叫姚靜,她的學習成績普通,戰力似乎也很普通,一切都是那樣的普通。唯一不普通的是她的個子,特別的矮,是這一屆女生中,最矮的一個,年滿十八歲,居然還不到一米五,說她是小學生,都有人相信。

「她叫姚靜,我們這一屆,個頭最矮的女生,她什麼情況?」架勢有點大,讓杜千看不懂,個頭矮,又是娃娃臉,整個就是個小女娃子。

各方人馬,湧到近前。戰爭孤兒們很好奇,不肯走開,很自然的保持距離,圍成一個弧形。

「你是姚靜,平川戰爭孤兒學校,六三五二○屆畢業生,你的成績已經出來了,選擇一下吧!只要你進入軍政部,部門任選,中校起步!」戴著中校徽章的軍人,乾淨利落的說完,後退一步,把位置讓給別人。

「靠,中校起步,什麼情況?」有人輕聲說道。

杜千也傻眼了,這不科學啊!

身為戰爭孤兒,父母都是軍人,對軍隊的情況,自然很上心。放在野戰部隊裡,中校至少是大隊長,手下得有上千人。

一個戴著眼鏡很斯文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說道:「我代表平川城主府,邀請姚靜同學加入,部門任選,條件任開。」

杜千聽得眼都直了,部門任選?條件任開?這比軍政部開出的條件,更加過分。

從三大商行中,走出一位老者,看了一眼姚靜,說道:「三大商行任選。」

沒開出任何條件,可大家都聽懂了,和平川城主府一樣,這是讓姚靜自己開條件,只要人來就行,什麼都好說。

這到底什麼情況?

看上去,姚靜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平靜,似乎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

掃視眾人一眼,躬身一禮,姚靜用有些稚嫩的童音回答道:「我選擇平川城主府,警局飛虎隊。」

斯文男子帶著微笑,上前一步。

中校和商行代表的臉色平靜,看不出有多失落。

「大家一定都很奇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就由我來報告一下。」斯文男子說道:「能夠成為這一屆的畢業生,你們應該感到光榮和榮耀……」

「狗屎的報告。」雷鳴低聲說道。

「閉嘴!」杜千輕聲叱道,就知道這傢伙一張嘴就沒好話。

不過,雷鳴說的話,杜千還是滿認同的,這傢伙一張嘴,噴出來的全是官味,長篇大論的報告風範撲面而來,最是讓人心煩。可架不住心底的好奇心,姚靜到底什麼情況?

「姚靜在六月份的戰力測試中,測試出超常天賦,戰力高達二十萬以上!歡呼吧,年輕人們,我們平川城,出了一位十八歲的戰王。」

「哇……」

「唔……」

「這不可能……十八歲的戰王?還是十七級戰王?」

一片嘩然,這個信息量太大了。

能夠成為武修士,是每一位帝國公民的理想。可想要入門,千難萬難。一萬戰力,如同一座高山般,攔在絕大部分人面前,難以攀登。

戰力提升,越到後期越難,這是常識。別看杜千在十八歲的時候,就達到五千九百八戰力,終其一生,也未必能達到一萬戰力,這才是最正常的。

像雷鳴這樣,十八歲就超過一萬戰力的,統統都可以稱為天才,這樣的天才,在一千兩百多名畢業生中,只有五位。

「我去……二十萬戰力,要不要這麼誇張啊!」連一向只認杜千的雷鳴,都怪叫出聲。二十萬戰力,仰望都看不到頂的高度啊!

戰力不可能憑空得來,那需要付出努力、血汗,更需要天賦。

戰力也不可能短時間內提升這麼快,學校裡可是每年都進行一次戰力測試的,以前怎麼就沒測出來?

斯文男子笑著說道:「可能有人會懷疑,為什麼姚靜的戰力,以前沒有被發現,其實這很正常,學校裡使用的測試儀,最高上限是一萬,超過一萬戰力,測試儀根本測試不出來,指針只會輕微的晃動。」

「哦……」有道理,學校裡使用的測試儀,通常都比較老舊,只有名校才會使用新式的數字測試儀。像戰爭孤兒學校裡使用的,更是最破的一種,測不出來才正常。

「在六月份的戰力測試中,出現了一點小意外,讓我們驚喜的發現了姚靜這位天才中的天才,放眼整個帝國,像她這樣的天才,也不會超過十個。」

「啊……」整個帝國不超過十個,這的確牛上天了。比起皇室貴胄、大商將族,戰爭孤兒能夠得到的資源,實在少得可憐。

「好了,今天就不多說了。姚靜,跟我走吧,身份卡的事情,我會派人去處理。」斯文男子說著,滿意的帶著姚靜,離開操場,走的時候,還看了一眼中校和商行代表,眼中滿是得意之色。

隨著姚靜的離開,人群散去,成績馬上就會出來,畢業考結束,就可以更換身份卡了,接著就是離校,戰爭孤兒們的人生,剛剛開啟。

杜千沒動,雷鳴自然也站在原地沒動,除了這兩位,還有不少聰明的小傢伙,同樣沒有離開操場。

畢業季的時候,軍部來人是很正常的,可商行的代表們居然也沒有離開,這就有點意思了。

「千哥,我們等什麼?一會換身份卡的人多了,可是要排隊的。」雷鳴不解的問道,就算現在不去排隊,至少也要和軍政部的人接觸一下吧,自己的目標可是加入軍隊。

「不急,再等等,等著見證奇跡。」

第三章 加入書籤

沒等雷鳴再問,那邊商行的人已經攔住一位女生,這次雷鳴更不用問了,這女生在戰爭孤兒學校,實在太有名了,有名到,就連雷鳴這樣的人,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是柳言同學吧,請稍等一下。」

「是。」柳言停下腳步,有些詫異的應了一聲,剛才發生的事情,她同樣看在眼裡,自己可不像姚靜那樣妖孽,戰力只有兩千出頭,在一眾同學之中,只能算是稍好,絕對稱不上拔頂。

柳言在同屆之中,的確非常出名,那是因為她的顏值極高,但外表長得再美,怕是也難入商行大老之眼。

以三大商行的實力,絕對不會缺花瓶的。

在戰爭孤兒學校裡,柳言對自己的容貌是相當自信的,可出了這個校門,也就是那麼回事兒吧!

基礎不好,再漂亮的女孩,又能美到哪兒去?特別是在氣質方面,與那些貴胄、官宦、大商家的女孩,相差太遠。

「柳同學可能有些疑惑是吧,這不奇怪,其實我也經常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優缺點。你先看看這張紙,如果能給出答案,那就最好了。」商行代表說著,將一張寫滿了字的紙,遞給柳言。

杜千距離柳言不遠,大約二十幾步的距離,想要完全看清紙上的字,那是不可能的,可大致也能看到,上面好像有些字,更多的是數字。看的不是很清楚,倒像是帳本。

「九十四萬六千七百八十二元四十八分,您給我看這個幹什麼?算術考試嗎?」柳言一臉不解的問道。

從商行代表遞出紙,到柳言給出答案,杜千可以肯定,整個過程,絕對不超過兩秒鐘。

這一刻,杜千已經明白商行代表為什麼攔下柳言了。

或許柳言沒有姚靜那逆天的武修士天賦,以及令所有人都驚掉下巴的超強戰力,可她這份心算的能力,在有的時候,價值未必會比姚靜低。

要知道,武修士雖然不多,仔細找一找,總能找出一些,二十萬戰力的確驚爆眼球,可只要給武修士足夠的時間,也未必就達不到。

可像柳言這份心算術,是教也教不會,學也學不來的,完全是天生的本能。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直到此刻,她依然沒明白,三大商行的人,為什麼會找上她。

果然是當局者迷,有這份心算術的能力,柳言這輩子都不用擔心了,多得是機構揮舞著鈔票,哭著喊著搶人。

「來我們三大商行吧,三大商行都會開出條件給你,讓你自由選擇。」商行代表的臉上露出笑容,情報沒錯,沒搶到姚靜,能搶到這個柳言,價值說不定更高。

以三大商行的實力,一個二十萬戰力的戰王,其實還真不算什麼,他們看中的,是姚靜的潛力,戰王雖多,十八歲的戰王可就少了。

柳言所擁有的心算術天賦,比情報上顯示的還要強大,商行的帳是最多最雜的,就算用差分機計算,也經常會出錯。而這些數據之中,不僅代表著金錢,也代表著商機,甚至可能代表著內鬼。

計算,是什麼樣一家商行,都繞不過的一關,越是大的商行,帳本數字的複雜程度,越是讓人難以想像。再好的差分機,也只是差分機,只會機械的計算數值,而人就完全不同了。

「柳言同學,希望你能來軍政部,只要來,少校起步,部門任選。」那名中校上前一步說道。

他臉上的表情,依然很平靜,對沒能搶到姚靜,似乎一點都沒有失望,柳言願不願意去軍政部,他也完全不在意似的。

軍政部很牛叉,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只要戰爭一天不斷,軍政部在帝國的地位,就無人可以動搖,軍政部所得到的資源,是普通人難以想像的。

對外公部的預算,是每年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十三,這已經是個極度驚人的數字。

帝國人每年創造出來的財富,百分之二十五左右,會用在軍隊建設、發展和維護上,這是多麼龐大的一個數字啊!

除此之外,軍政部還有許多特權,以戰爭的名義,他們可以隨意徵調人員、裝備、設備,強佔道路,徵用地產、交通工具等等。

雖說這些特權,只是暫時的,不可能長時間佔用。即便如此,也足以令所有的勢力眼紅了。就算是帝國皇室,也不可能這樣明目張膽的作這種事情。

比起姚靜的中校起步,柳言的少校起步,的確低了些,可再怎麼低,也是校官啊!就算正規軍校畢業的種子軍人,起步也只是士官,軍政部給出的條件,已經非常高了,雷鳴根本比不了。

軍隊是個崇尚強者的地方,同樣也是個喜歡論資排輩的地方,等級森嚴,進退有據,容不下半點不守規矩。這也是杜千不願意參軍的原因,他的心底,有隻猛虎,從來都不是願意守規矩的人。別看雷鳴情商低到幾乎為零,可進了軍隊,像他這樣的人,用不了多久,就會比自己混得更好。

這個結果,讓柳言也極度意外。在戰爭孤兒學校裡,她除了長相甜美,是眾多孤兒屌絲們眼中的女神之外,沒什麼特別的東西,誰能想到,在她眼中,很平常的事情,居然讓軍政部和商行,如此看重。

天才的世界,凡人不懂,反過來,凡人的世界,天才同樣也不懂。算術?那不是每個人都會的嗎,這也值得在意?

商行、軍政部,這可是帝國兩大支柱,再加上城主府,構成了帝國的上層建築,也就是所謂的三大勢力。城主府的人,明顯沒有收到這份情報,興高采烈的帶著姚靜離開了,卻沒想到,戰爭孤兒學校,居然還有柳言這樣的奇人。

「我……我選擇……」一時之間,柳言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選擇了。

柳言的腦子以超越差分機的速度,進行計算,瞬間得出結果。軍政部的權力和勢力,比商行更高一些,可自己的能力,明顯對商行更加有用,這個選擇,似乎並不難。

「我選擇商行,可以進飄雪商行嗎?」柳言試探著問道,與姚靜相比,她明顯底氣不足。

「這個可以商量,既然柳言同學同意了,不如跟我們走吧,接下來的事情,大家商量著來。」商行代表笑著說道,杜千從他的眼中,看到一抹失望,看來這傢伙不是飄雪商行的人。

柳言的選擇,讓杜千有些意外。

飄雪、不周、雷默三大商行,代表著周山帝國最有實力的商行,也是各界商行的代表。

不周代表的是帝國皇室,也就是所謂的皇商。

雷默的總體實力最強,據說背後支持它的是帝國世家。千萬不要小看世家,任何一個世家拿出來,都遠不能同皇室相比,可所有的世家聯合在一起,實力不知道要比皇室強多少倍。

倒是飄雪商行,有些神秘,在皇室和世家之外,居然能打出一片天地,搶下足夠多的份額,著實讓人刮目相看。

其實杜千也知道,飄雪商行的背後,一定有著一股強大到讓皇室和世家,都不得不正視的力量,否則憑什麼能夠在商界立足?

只是像杜千這樣的小屌絲,一個戰爭孤兒,很多秘密,都不是他這樣的人能知道的。

柳言的選擇,也不能說有錯,至少在平川城,飄雪商行的名氣和實力,比另外兩個商行都要強出不少。

商行代表上前一步:「歡迎你,柳言同學,或許用不了多久,你在商行的地位,就會超過我。」

說完,他轉過頭看向看熱鬧的戰爭孤兒們,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城主府的人,官味太濃,聽著就讓人不喜歡,可他的話的確有道理,能夠和柳言這樣的奇才成為同屆同學,你們應該感覺到光榮和榮耀。」

商行的人滿意的離開了,帶著柳言這個人工差分機。能夠得到柳言這樣的人才,比搶到姚靜,更讓商行興奮。姚靜那樣的武修強者,不是無可代替的,而柳言這樣的奇才,才是商行最需要的。

杜千注意到,中校似乎在找尋什麼人,原本邁向軍政部橫幅的腳步,停了下來,雷鳴自然也跟著站立不動。

「千哥,還有奇跡?」

「誰知道呢!」杜千只是猜測,他的確什麼也不知道。

「這位同學,你是玉無霞?」中校問道。

「我去……還有情況,今年什麼情況,為什麼全是女生,男人都死絕了?」一位看熱鬧,還沒走的女生叫道。

「我是玉無霞。」被拉下的女生,明顯有些小興奮,她比柳言更加迷惑,人家至少心算術可比差分機,自己有什麼特別的?好像什麼都沒有啊!

「願意加入軍政部嗎?」中校柔聲問道,居然比之前面對姚靜和柳言的時候,更加溫柔。

「我……我願意,我可以挑選部門嗎?」玉無霞小心的試探道,姚靜和柳言,可都是有這待遇的。

「玉同學,這個怕是不行,你可以放心,只要你願意加入軍政部,待遇根本就不是問題。」中校笑著說道,看著不像軍人,倒像是鄰家大叔。比起之前的嚴肅平淡,這變化也實在太大了。

人群終於散去,玉無霞跟著中校走了,城主府、商行、軍政部,似乎都很滿意,再沒有人被攔下。

同屆中,戰力最高的吳越,達到一萬八千八,一直都是戰爭孤兒學校的寵兒,在學校、老師、同學眼中,都是如此。可這樣的人物,三大勢力,連正眼都沒看他一下,倒是小的商行、世家,不停的有人上前拉攏。

在軍政部的橫幅下,杜千拉著雷鳴,來到野戰部隊旗下。

不遠處,正是黑著臉的吳越。平時高高在上的他,在畢業季的這一天,被扯下神壇,狠狠的羞辱了,而且不是一次,是整整三次。

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至少吳越是這樣認為的。三個黃毛丫頭,居然敢踩他吳越,早晚有一天,他會讓所有的人都知道,這一屆中,他才是最強的。所有的人,都應該以能夠成為是他的同學,而感覺到光榮和榮耀。

「這位是雷鳴同學吧,戰力一萬三千六百八。」負責招人的軍官是位少校,直接無視杜千,對雷鳴說道。

「是,他是我的代言人杜千,和他談就行。」

少校樂了,這一屆的戰爭孤兒,還真是奇葩啊,不僅出了同屆三美那種讓他也看不懂的人物,居然還搞出代言人來,一萬三千多戰力,聽起來似乎不錯,在普通人中,也是拔尖的,更何況雷鳴只有十八歲。可這點戰力,扔在軍隊中,那真是連個屁都算不上,就這樣,還要代言人?你還能更搞笑嗎?

杜千自然看得出來,少校的笑中,帶著冷漠,甚至有幾分拒絕的意思,連忙開口說道:「少校先生,是這樣的,我這位兄弟的情商有問題。」

「情商?不是智商嗎?」少校詫異的看了兩人一眼,有些明白了,能夠成為校官,自然不會太蠢,杜千的話不多,卻說在點子上了。

「智商比我還高……」杜千苦笑一聲,自己這個老大,作的好像不怎麼樣啊,智商居然低於小弟。

「明白了,你希望他進入什麼單位?」少校目光中的寒意消失了,看向杜千的目光中,火熱了許多。

軍隊這個大熔爐,有著自己獨特的規則,嚴明的紀律、分明的等級、透明的實力之外,兄弟之情,更被人看重。

有句老話,上了戰場,手中有槍,背後有兄弟。這兩樣,都是最值得軍人信賴的。

「我希望我的兄弟,可以進入野戰部隊,不是特戰部隊或者其他的精英部隊。待遇方面,我希望是副職,最好是副中隊長,如果不行的話,副小隊長也可以。」杜千小心的說道。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信息量太大,杜千也沒有完全消化掉,可他也看出來了,平時覺得雷鳴的戰力很屌,可放在軍政部這個超大勢力面前,根本算不了什麼。

「副職、不進精英部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少校說完,轉頭看向雷鳴:「你有個好兄弟。」

說著,他在終端上調用信息,片刻之後,從差分機上調出一排信息,將終端轉向杜千:「這些都是比較適合雷鳴的,你挑一個吧!」

杜千連忙表示感謝,他很清楚,這位少校給他開後門了,以雷鳴的條件,想要進入軍隊不難,各部隊都會搶著要人,可任由他挑選,這樣的機會,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有的。

周山帝國共有十二個常備兵團、三十六個軍,以及數量龐大的地方守備部隊。軍政部下屬的直屬單位,指的自然是這十二個常備兵團,只有發生國戰的時候,才會啟用地方守備部隊。

單位不同,待遇自然也相差許多,在常備兵團眼中,地方守備部隊,只能算是業餘軍人,只有他們才是真正的鐵血軍漢。

這十二個常備兵團,從一至十二,除了正規的番號之外,還有各自的兵團代碼,例如第一兵團又被稱為皇家近衛兵團,第二兵團被稱為鐵軍。

少校給出的信息不少,足有六十幾個單位,杜千知道,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已經足夠他為雷鳴挑選了。

身為戰爭孤兒,對軍隊裡的事情,自然不會陌生,目光順著終端螢幕向下掃,很快找到了想要的。

「就這個了,第六兵團第十六軍,副中隊長,可以嗎?」不得不說,這位少校還是相當給力的,給出來的信息之中,大半都是中隊長級別的副職。

帝國軍制,一個野戰軍小隊為一百二十人,一個中隊四百人,小隊長和中隊長的權力地位,相差很多,軍銜至少差出一級。

以雷鳴的性子,怕是在短時間內,只會招人厭,不降職就是好事兒。時間長了,才會被戰友接受,慢慢升上去。基礎好,就算降職,雷鳴也能堅持很長一段時間。

「沒問題,就是這個了。」少校打了個響指,拿出一份表格,讓雷鳴填寫。至於更換身份卡,對軍政部這樣的勢力而言,根本不算事兒,完全可以事後補辦。

這次招人,原本的重點,就是五位戰力上萬的畢業生,雷鳴正是其中之一。

「你叫杜千是吧,願意一起來嗎?我可以把你們安排在一起。」少校對杜千的觀感相當不錯,願意為兄弟著想的人,最容易被軍人接受。

杜千苦笑一聲道:「我的性子,不適合作軍人。」

「嗯,其實我覺得你也不錯,要不要再想想?」少校從終端的信息裡,已經查過杜千的信息,戰力五千九百八,不算多好,還過得去,作個什長甚至是伙長都沒問題。

「還是算了,謝謝。」

雷鳴的事情安排完,成績早已經公佈出來,心急的同學,已經更換完身份卡,開始離校了。

杜千先查了一下成績,還是相當令他滿意的了,取出藍色身份卡,插入機器之中,片刻之後,吐出一張綠色身份卡,原來的藍卡,自然被機器回收。

「哥終於成人了。」掛好身份卡,杜千大叫一聲,排在他身後的同學,露出會心的微笑,戰爭孤兒們等這一天,已經等很久了。

帝國的法律,還是相當嚴酷的,有些違規行為,大家會默認,只要涉及到關鍵的法令,不僅執行的嚴格,事後受到的懲罰,更讓人不寒而慄。

沒拿到綠卡之前,未成年人沒有公民權,不能買槍、不能工作、不能結婚、不能買春……

不能的事情太多了,甚至不能喝酒。當然了,某些方面,不會那樣嚴格,例如偷偷的買酒、喝酒,只要不被當場抓到,連巡警都懶得管。即使被抓,處罰的力度也不會太大。

「雷鳴,我們都已經成人了,接下來的路,要自己走,咱都是爺們,別說煽情的話,我這就走了。好好混,少說多作,以後哥混不下去的時候,還指望著你呢!」

「嗯,放心,我肯定當將軍。」雷鳴自信的說道。

「將門嗎?呵呵……希望吧!」杜千不想打擊雷鳴,軍隊有自己的規則,想要成為將門,難度太高了。

回頭看了一眼戰爭孤兒學校,正門兩側,刻著那令人永遠無法忘掉的對聯,百感交集。

斬天剁地,揮手破蒼穹。金錢權勢,翻掌覆城邦,戰力無雙。

「這世界,我來了……」

在平川戰爭孤兒學校門前,幾乎每年都要來這麼一齣,各種發瘋、狂叫,再正常不過了。

路人連看都不會看一眼,載著滿滿希望的少年們,相信他們很快就會被現實擊倒,泯於眾生,這才是現實。

在學校馬路對面,停著一輛嬌小的靈鹿動能車。

車邊,站著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輕女郎,碩大的墨鏡,擋住半邊臉,讓人看不清她的長相。

披肩長髮,黑柔順滑,隨風舞動,小制服,緊身牛仔褲,顯示出完美的體型,即使看不清臉,依然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看著一個個衝出校門,發出各種狼嚎的畢業生,女郎的臉上沒有一絲變化,直到看清杜千的時候,墨鏡後的秀眉,微微抽動了一下。

杜千嚎了幾嗓子,感覺發洩的差不多了,這才看到對面的美女,連忙小跑過去。

兩人站在一起的時候,他才發現,平時自我感覺還不錯的自己,真像是站在天鵝邊上的醜小鴨,這個差距,似乎有點大。

「上車。」女郎有些高冷,沒有半句廢話。

「表姐,多笑笑,青春才會存在的更久。」杜千說完,將背包扔進後座,自己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靈鹿車身不大,讓身高早就超過一米八的杜千,感覺有些不舒服,將來有錢,一定要買輛咆哮熊。

當然,這只是杜千意淫一下,別說售價高達四十五萬的咆哮熊,那東西的價值比軍用裝甲車都貴,就算眼下這輛小巧的靈鹿,售價也達到三萬兩千多。

別說是剛走出校門的杜千,二十年後,能買得起,都算他混得比較好了。現實點吧,買輛一萬出頭的快兔,就不錯了。

「招呼已經打完了,現在就帶你去辦理入職手續,少說多作,守好規矩。小事別找我,大事我管不了。」

靈鹿向珍寶區警察分局駛去,女郎的話很少,除了上車時說了一句,再沒有開過口。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御神牌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01.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