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1章+源起<01>
第1章+源起<02>
第1章+源起<03>
第2章+魔族大陸<01>
第2章+魔族大陸<02>
第3章+動盪年代<01>
第3章+動盪年代<02>
第3章+動盪年代<03>
第3章+動盪年代<04>
第3章+動盪年代<05>

千年之章+本傳
作 者
monolulu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7.25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
累積人氣
23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千年之章+本傳資料大全
               第1章+源起<01> 更新時間:2018.07.25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源起 <01> 加入書籤
轟隆隆的聲響把大地化為成沙,巨大的黑影漫步天空。
喧鬧聲,吵雜聲宛如震撼的詩篇把整個大地懷抱著,但具有破壞力。
…… 記錄於詩人之章,作著: 不詳。


白色的光芒揮灑著大地,一位批著黃銀色披肩的騎士,手上揮舞著大旗抬頭
吆喝著。她的聲音宛如鐘塔裡的掛鐘一樣,迴盪著。
而她的美貌可媲美希臘神話裡的維納斯,但身經百戰的她寧願說自己是用腦的
雅典娜。美,她不稀罕。

她是當今的天使國的女皇—多納拉。多少歲月以來,全國上下都希望她能退位,找個未來的女婿,好好輔助國家就好了。但是她打敗她的皇兄們,為了至高的位子和她想得到的天。
多納拉,並不應該是一位好戰份子,而是擁有高尚的貴族教育,但是她竟然為了惡魔族的一句玩笑話而惱怒,而率軍大戰惡魔大陸百年於間。

是的,今年是第幾個百年了。

「傷患抬到那堨h,這裡已經!」
「啊!!!我的傷••••」

混亂的軍營裡,混雜著哀嚎聲,屍體和鮮血的味道。沒有一個人是停下來的,吵雜還是吵雜。
天使的第三軍團,第五軍團都已經被毀滅,無人生還。幾十萬的大軍,幾十萬的生命也已經不能再回來了。可是當下誰管這些,只要贏,只要能出多少軍隊都可以。

「我覺得應該先把這個地方打下,而兩隊的人可以一起捉起來。」
「不!不不!這太危險了,記得四十年前的狀況嗎?同樣的技倆當他們是笨蛋嗎?這瘋子。」

第十一和第十三軍團的團長,兩人為了下次的戰略技倆大聲的爭執著,也許是疲乏了,對於離家有百年的他們,對於這拖延戰也感到煩躁和暴怒。而團與團的爭吵和鬥毆是天天上演,士氣其實早以下達谷底了。



但是女皇說不撤退就是不撤退,誰只要提到退兵,不管誰馬上被打入黑暗的樹海餵野獸。

為什麼貴為管理天的大家長,何苦把自己帶入地面上呢?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可是她並不覺得,她能駕馭天,那地又有多難。

碰!! 一把雕刻著天藍珠寶色的劍丟向擺有戰略地圖的木桌上,而沉重香檳黃的戰甲也一併的往木桌旁的石銅椅上扔。忽然一位金黃長捲髮的女人怒氣沖沖的走向木桌。用最大的聲音吼了一聲!雙手也怒搥了桌子,那憤怒的力量、氣份,讓站在附近的官兵們趕緊把視線望向地板。

沒人敢出半點聲音。

「啊!!!!!!!!!!不甘心!為什麼要我撤軍!就憑你」多納拉雙手握得緊緊的,身體氣到發抖。

她雙眼直瞪著帳篷外灰茫茫的天空,雙脣緊咬,一絲絲的血絲慢慢地滲透於嘴角。

「稟•••稟報女皇,請問剩下的戰略和補給問題,還需要再商議嗎?」一位大膽的將軍用顫抖的聲音詢問著。

颼!天藍珠寶色的劍刷的一聲抵住那位將軍的咽喉。多納拉又慢慢移動著劍柄,往後一拉,用最快的速度揮向那位將軍。

呀啊!!!左大臣沙啞的聲音從帳篷外發出,多納拉停手,用她憤怒的眼神把剛剛被嚇到腿軟的將軍支開。

「左大臣?!發生甚麼事了!外面怎麼了」
「女皇殿下,不!不要踏出帳篷,牠們來了!」

多納拉和其他軍團的將軍們互相給個信號,誓死也要把牠們趕離這裡。
在天使的眼裡,那個 牠 就是他們認為霸道殘忍的 ─上級惡魔,牠就有如形容畜生一樣的描述他們。


是的,天使很討厭他們,一樣的高貴,但又有屬於不同於一般族群的強大力量,可以契約,可以魅惑,也可永遠的崇拜他。如魅影一般的高貴族群,讓多納拉和她的貴族家族們好忌妒。

但這是私人問題,並不足以開戰的名義打了百年,其實是一句玩笑話,一個讓多納拉氣到想斬除他的玩笑。

或許在後人的詩篇紀載當中,這位皇女的評價並不出眾,但他,可是被洋洋灑灑的寫了好幾篇。

上級惡魔,薩姆.奧立菲歐,也是目前掌權惡魔族的國王。擁有強大的力量可以掌控自己的黑龍騎士軍團和魔法契約,並且擁有招喚出恐怖的食人怪物的能力。他恐怖的傳聞早就宣揚到整片大陸上了。

在目前的惡魔大陸上,沒有一個敢隨便挑戰他的底線,也沒人敢動他。

100年前,誰也沒想到年紀輕輕的薩姆。奧立菲歐王子竟然當著多納拉的面把她最敬愛的父母餵食食人獸,理由是如果兩國談政治婚姻,只能承認一個王,並且完全服崇。而惡魔族可以自由進出天使領地,不受拘束。

那時多納拉無法動彈,她任何能力還是沒有比他強。她怒吼著,帶著眼淚說花多少年都不會放過他,要滅他所有的人民和土地。也不會留情。

不堪的回憶打醒了多納拉,她緊握著劍,喃喃自語地說一定要殺了他。
外頭開始颳起陣陣強風,混亂的聲音和咆嘯聲,吼叫聲和金屬碰撞聲彼此彼落的發出恐怖的回音。

我怎麼會輸,怎麼可能!

多納拉還是衝出帳篷,但被眼前的景象嚇傻了。

大地烈出深不見底隙縫,而裡面傳出陣陣的吼聲,附近的扎營也破爛不堪,搖搖欲墜的掛在隙縫旁。人呢? 血跡拖得長長的痕跡直滴下深黑的隙縫裡,宛如流進黑洞裡的血海。

救•••救救我。

多納拉緩緩地轉頭,一個額頭流著鮮血的士兵用雙手奮力的抓緊隙縫的邊緣,並且發出喃喃的哆嗦聲。

他眼神哀怨地看著她,多納拉一把抓住他的雙手想往上拉,但怎麼都拉不起來,那位士兵的下半部似乎有強大的力量拖著,往下拉。

「我不想死,救我!我的女王啊,求求妳!」

多納拉話不多說的死命拉住,但是還是抵擋不住隙縫下的拉力,她還是鬆手了!
隙縫開始合併,整個地表開始向下沉。

四周圍繞著黑煙,屍臭味血水味,哀號的迴音聲。她無助的跪下,環視四周,手中的劍也無力的垂掉在手邊。

救不了了,全部都救不了了。

遙遠的家園裡,有等待他們的的人啊。

那年,天使軍全部殲滅,只有自認傲視世界和在保護中成長的女皇活著。
薩姆.奧立菲歐故意只放她一個人殘忍的活著。

這或許是惡魔真正殘忍的地方吧,漠視你,看你自尋毀滅。

多納拉頭低低的注視著自己的雙手,眼淚像止不住的泉水一樣滑過臉頰,她低聲啜泣。

「皇兄,當年我是不是做錯了,我不該奪取你的王位,處死你的妻兒。父皇母后呀,如果我放下身段接受他們,是不是我們可以一起統治現世呢?也不會害死敬愛的你們。我錯了•••錯了。」

多納拉無法克制自己失控的情緒,昂天大哭大吼。

「原來妳是罪人啊,看來比我還壞心呢。」薩姆。奧立菲歐帶有低沉的嗓音從遙遠出傳來。諷刺又帶點嘲笑的口氣,讓她收起眼淚。

刷!多納拉拾起手邊的長劍,對著黑煙的某處咆哮著。

「我沒有罪!當年!是逼不得已,皇兄他們還活著,還活著。」
「呵呵呵,是嗎?好天真的小姐啊,那我身邊的東西是•••」

「!?」多納拉睜大了雙眼,看向黑煙裡逐漸清楚的身影。薩姆。奧立菲歐,有著上級惡魔流傳下來的高貴氣質,加上銀色的秀髮和血紅色的瞳孔,讓人不寒而慄。

他嘴角輕輕地上揚,看了看多納拉,指一指自己身上刻著古老魔獸和文字的戰甲,緩緩地說道:招獸魔哼古音,妳知道這是甚麼嗎?

多納拉還是雙手拿著劍瞪著他,不為所動,但是手開始不自主地發抖著,全身開始慢慢地發熱。

我會死,她心裡想著,但下一秒,她金黃色的長髮被直接銷掉了一邊,手臂上也留下了三道血痕,那股力道把她退向另外一邊。

嗚哦•••哼 ,她向後轉,發現了一個半趴在地板的物體發出的聲音,而牠口中冒出緩緩地熱氣,無瞳孔的大眼和半扭曲的身軀看這她。

下一秒,多納拉無法言語,也無法動彈的楞在原地。

「多•••納」那東西發出似人非人的沙啞聲,雙頭又無意識的轉了360度。

「多•••納多•••納•••拉」那東西在原地打轉著,重複著她的名字。
「不!!!!!」多納拉瘋狂地摀住自己的雙耳,眼淚又再度滴下。
「啊呀呀呀,嗚嗚嗚嗚嗚」多納拉搖著頭。

薩姆.奧立菲歐冷冷地看著她的背影和那個物體,嘆了口氣,口中唸出古老的詩歌。詩詞惆悵而緩慢,配合著他的嗓音,彷彿連靈魂都會被征服,被帶離塵煙凡世。

那物體開始抖動著歪曲的身體,突然張嘴發出令人耳膜震破的尖叫並撲向抱著頭的多納拉。
啪,溫熱的氣息彷彿暫停在她的面前,濕漉漉的紅色液體,從劍銷流下,多納拉的劍刺穿了物體的胸口。

「多•••納」那東西嘴巴一開一閉的念著她的名字,歪曲的手慢慢的碰下她的髮絲。
「好•••不•••見,妳長大了•••」牠的瞳孔瞬間有了意識。
「啊呀呀呀!!!!!!!」多納拉崩潰的聲音看自己的雙手,又望向那歪曲的臉。驚恐,和不可思議的情緒一時間湧了上來,但還是止不住從口中發出的哽咽聲音。
是她六年再也沒聽過的聲音,但今天熟悉的聲音回來了,她睜大著雙眼,看著那物體體停止了抽動,頭垂了下來。

「皇兄呀~~~」多納拉重重的跪下,痛哭。

她永遠記得六年前的深夜,為了受到上面的重視和野心,她拿著毒藥闖進皇兄的寢室挾持著她的妻子和孩子,威脅他們馬上離開天使國,要不然明早直接處決他們一家。但頑強的他們反抗,直說多納拉的無知和魯莽,不懂皇族的規定。

多納拉惱怒之下,串通他最信任的左大臣向他父母說皇兄一家藏匿惡魔,並且反抗天使。在多重重罪的審判和拷問下,她皇兄的妻兒被丟入火牢裡,而她的親哥哥被打入具有魔獸聚集的樹海裡。

深刻的記憶瞬間浮現在眼前,他們痛苦的聲音,彷彿就靠近在她的耳邊喃喃自語,無法抹去。

薩姆。奧立菲歐看了看在崩潰邊緣的現任女皇,屈膝半跪在她面前,伸出手輕摸著她的秀髮,嘴角露出勝利的微笑。

「看看妳自己吧,如有能力想撐著這個天,就和我們 一族合作吧。妳有能力放棄最親近妳的人,呵呵,看來你的內心也有深黑色的領域,白,也只是妳敷衍人民的表面功夫而已。」

「多納拉,看清妳自己吧!我們可能還比你們善良呢。」

「放開,你是這個世界的罪人!」她撥開薩姆。奧立菲歐的手,試著想站起來。但是身體還是不聽使喚的跪倒在地。

狼狽,羞辱,悔,恨。複雜的情緒讓她好想離開這裡,想重新整頓一次反抗他的心情。

「你走吧,目前只留妳活口,為的是讓妳和妳的人民看看真正貴族和強著的力量。」炙熱的焚風包圍著他們倆,薩姆。奧立菲歐閉上雙眼,等待著多納拉的氣息消失。

陣陣的風輕撫著他的髮梢,銀色的髮絲如黑暗中的粉彩光點,閃爍著。多納拉撥了撥一邊被削成短髮的金黃秀髮,重新整理情緒,雙手握起劍,奮力往前衝。

她也放棄了求生的意念,只要現在就毀了他!

「妳•••」薩姆。奧立菲歐口中流出濃鹹的紅色血水,直愣愣的看了看不顧危險衝向他胸口的多納拉。突然心中一陣竊笑,雙手緊握著她的劍往自己壓下去。

噗嘶~~溫熱的血如泉水般湧出,多納拉愣著,她直看著薩姆。奧立菲歐血紅色的眼睛,很近,很美,讓人的無法避開。這是第一次那麼近靠近魔族,也是那麼近感覺到,他們不是冷冰冰的。

「呵呵呵呵呵,妳想打契約嗎?天界的兇手?」他冷冷的回應。

多納拉這下才知道中計了!但她完全無法動彈,手彷彿被施展了魔法,完全鬆不了手,也離不開他的視線。薩姆。奧立菲歐握著劍刃手慢慢地冒出紫黑色的霧和光,瞬間,兩人陷入紫黑色的光球中。

「放開!我!」
「想同歸於盡嗎?女皇大人?」薩姆。奧立菲歐微笑。

「不想!!我想光榮的戰死,但不是和你這個垃圾一起死!」多納拉想鬆開劍銷,但完全的白費力氣。

「放開!!!!!」

「薩姆。奧立菲歐!!!!!」

光球越擴越擴大,也越來越刺眼,整個陸地也開始震動和破裂,多納拉的嘶吼聲和薩姆。奧立菲歐的狂笑聲也慢慢的被紫黑色的光球掩蓋住,越來越小聲。越來越不清楚。

大地開始狂雷震起,也颳起了黑霧狀的煙塵,彷彿這個區域被壟罩在黑色的霧中,伸手不見五指,也不見光日。

稀疏的嘶吼,彷彿吞食了活著的聲音,沒了聲息。永遠著沉靜著,永遠•••

▲▲▲▲


天使城 內城

“黑夜,是夜鶯歌唱的日子,但我已經聽不到了。”
記錄於詩人之章,作著: 不詳。

一位白金髮的老邁婦女,緩緩的走上內城上的平台邊,瞇著雙眼看著夜空,彷彿想說甚麼但又止住。她抿住雙唇,眼淚流下,看了看城牆外的小鎮,雙手摀上皺紋的臉。

「多納拉呀,百年了,回來吧。」奶媽站在望月台的邊緣,一手拿著幼年多納拉髮飾,舉起。

透過透明白色的材質,月光透出幽幽的冷光,彷彿她只停留在那個時光裡,那個和平的年代•••

「巫薩雅奶媽~快來拿這個~ 呵呵呵。」 年幼的多納拉在皇城的草原中輕步
奔跑。
爽朗的笑聲,迴盪著。後方是淡淡的身影是當年皇室一家的身影,和樂幸福。

「妳看喔,這是達姆佳山上的靈魂草喔。是父皇帶回來的,可以治妳的病。」
「妳老人家,還是不要跟著上戰場吧。 這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這個國家。」

「會回來的,我會帶著勝利的吆喝聲,那時請看向上旋月的方向。」那時她自信滿滿的跨上戰馬邊笑邊說著。

百年了,人呢? 妳帶去的孩子們呢?也在哪裡了•••巫薩雅的淚,不知跟著流著多少個年頭,也在望月台盤旋了多久。每日每夜都等著女皇回來的消息,那怕是屍首也罷。

但什麼都沒有。


「巫薩雅,妳身體不適合在外面待太久,快回屋內吧。」宮女輕聲說著,伸手要扶住她。

「嗚•••嗚,可憐的孩子啊,可憐的孩子•••」巫薩雅握著頭飾,被人攙扶這回屋內,但她唏噓的抽噎聲一直沒停過,她只禱告那一絲絲微渺的機會出現而已。她要求的不多,真的不多呀。

空蕩的王座,一朵朵大臣們獻上的鮮花,從鮮亮到枯萎,從飄有花香的空間變得平淡無奇。而百年沒有王的天使國,大臣們用整個黑色的布簾遮蓋著鑲著開國元老的玻璃窗,淡而惆悵,闇而悲戚。 孤零零的銀白色王冠擺在王位上,她的主人已經沒有辦法再戴上它,也再也沒辦法體會在宮中的榮耀感了。

一切有如輕淡的雲煙,一夕之間,什麼都變了調,人也一去不回了。

百年之戰結束了,一切化為零的結束,人民悲泣的弔念與歌頌著亡著的名字,
沒錯,那是我的孩子,我的丈夫或是我的父親,每個都有一個想回去的地方,而他們都回家了。

睡吧,千萬個漂泊的靈魂。

多納拉的墓碑座落於家族的墓園裡,也是最靠近樹海的區域,或許這是死後的懺悔吧。在日後的天使史章之中,她沒有被排在各個王族里,而是篇排到亡國之徒的君王裡,表章看不到,只有堻馱~有辦法閱讀到她的名字。

或許當初她的意圖和自私毀掉了上千個每日等待歸來的希望,也讓他們哭了上百年間,哀痛悲鳴。

花瓣慢慢的飄落於墓碑旁的草原上,巫薩雅默默的把多納拉的髮飾擺上,說著
「小小姐呀,歡迎回家。請好好休息吧。」

突然狂風四起,巫薩雅默默地抬頭,看著難得的日光,露出微笑著。

「是小小姐嗎?」

無聲。

巫薩雅慢慢地閉上眼,辦著為花瓣,哼著無人能懂的古曲。哼著她的故事也哼著她的名字。

也意味著歸零後的開始,為新的希望歌唱著。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千年之章+本傳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6.12.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