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6.07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56
累積人氣
12330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第九回 癸亥變著 更新時間:2020.06.07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九回 癸亥變著 加入書籤
此時雲夢大澤蘆葦深處,法器喧震如囂,所有陣勢禁制,同時發動,倏忽幻出千道紅黃霞光,透天滲地,萬股藍靛罡風,旋繞飛滾。長富客棧內,何菁黑硯一震,牽引大地各族法器連震,寰宇大地,為抗天宇征雲,瞬時備戰。

只見普天大地,轉眼山海朦朧,紫氣騰空,迷霧萬丈,寰宇陣局同時啟動,各族千峰排陣, 萬獸靜伏以待, 時見山巖閃灼,水氣雷鳴,大地排開森森陣勢,以迎偽神裂山倒海,九轉造化神功。

大地萬千陣局之內,各族均緊緊盯視法寶嵐光屏,屏中現出千里傳像:只見何菁腰畔黑硯,慢慢轉黃,黃光照向南宮木身後,赫然照出另一身影:淡黃服,龍眼劍眉,面色蒼白如雪。

「是冥王!」

「冥王真身!非虛像!」

「這如何可能?」

「是癸亥變著!何菁獨對冥王!」

各族驚駭莫名,只因所有法器依然顯示,冥王仍在冥府。各族備戰偽神,於種種陣局演變,均曾詳加推演,癸亥變著是甚不可能變著之一,此變由何菁拖住冥王,同一時間,血圖門與鬼族瞬間拿下冥府。癸亥之變,關鍵在於時間,端視何菁能撐多久,只因何菁一人單對冥王,則何菁便形同魚餌,血圖門與鬼族,務須要在冥王吞餌瞬間,奪下冥府固守之,只是餌入魚口,斷無生理,以何菁換冥府,並非各族樂見之變。

雲夢澤內,血圖老人與黃魔、樹佬、幻狐、鳳兒等,齊觀嵐光屏,各各面露憂容。

血圖老人道:「是我族害了何菁、銀狐,未只法器有所閃挫,於冥王實路跟監我等亦被瞞過。」

幻狐道:「法器之失,究是各路法器失準,或是何菁黑硯有誤,二者將如何分斷?」

黃魔道:「何菁黑硯與冥王身影近在咫尺,當不會有誤。」

樹佬道:「各族法器一齊出岔,並無可能,此中定另有緣由。」

鳳兒望向父親黃魔:「法器之失,暫且不題,只是何菁、銀狐命在須臾,我等是否 - - -」

黃魔嘆息:「冥王既能躲過吾等法器追蹤,偽神或許亦能。偽神現下轉進何處,是否已臨境,單視法器,現已無把握。目下各地陣局均不宜更動,我等稍離此地,雲夢將有失陷之虞,雲夢一失,將送盡整個大地江山。」

血圖老人手執金芒血圖,心中淒然:「怎會是癸亥!怎會是癸亥!」

此時的陳嫂畫舖,依舊黝黑昏暗,唯見嵐光屏細微光芒,映射房內,不時閃爍。陳嫂、臥蠶先生呆立屏前,一臉憂恨,二人血圖均已在手。

陳嫂心中濤瀾洶湧:「冥王一動,我等霎時可拿下冥府,冥王丟了冥府,遊蕩陽間,便成獵殺對象,只是我方失了何菁、銀狐,這般交換,先生認為,是否值得?」

臥蠶先生道:「癸亥變著,本為渾戰之中,各族行陣,竟被逼成何菁獨對冥王時而設。此變考慮在如廝情況下,我方如何敗中求勝,所作之不得已之舉,因此這般交換,並非吾等樂見。」

長富客棧內,何菁看著黑硯轉黃,黃色煙霧中赫然浮現「癸亥」二字,心頭一陣震盪。冥王遠離窠巢,各族竟無能知曉,其藉峨嵋洞府,鬼祟出入,或許已有千年,我方竟一絲未覺,如此疏漏,想來未免可怕。目下偽神是否也暗隱於此,怕也幽微難明,看來戰事未啟,我方已失先機。只是眼前神祗,是否確為冥王,還未可知,各族怕也有所疑慮,今日冥王徑選峨嵋,開起戰端,實出我方意料,偽神是否會多處同時啟戰,或是單由冥王先探我方佈陣,也是無從知曉。眼下別無良策,只有出手一探,方能解開各族疑惑,從而得知此影虛實,來此何意。

稍早之時,冥王隱身翻出冥府,豁喇喇離開黃泉,一路飛雲掣電,出地風洞,循例藏身峨嵋弟子身後,一個接過一個,來到了長富客棧。冥王離了地府,怡然暢遊,自在逍遙,千年以來,冥王潛行遍訪陽間,悠然物色天下奇異亡魂,只因陽間亡魂詭異萬千,時有變異魂魄,此乃冥王眼中之羊脂美玉。

冥王一踏入長富客棧,頓被魔族法器罩定,當場現出原形,登時一陣發愣:天下魔族佈陣,自己了然於胸,如何會有魔族現身此地,凝神一看,眼前女子似人非人,似樹飛樹,難怪自己無覺。千年以降,自己倚仗法寶異魂天網,匿跡隱身,巧妙無雙,乃得以千載漫步陽間,蒐羅亡魂,只因世人相殘者眾,以致陽間亡魂,沛然有餘。千年愜意陽間,百歲悠遊四海,今日行蹤顯露,心中不免惋悵。

眼前女子一身殺氣,似欲動手,旁邊銀狐直遞眼色,頗有勸架意味。看看氣氛恁僵,冥王沉吟:數億年前,只因己身淡薄自處,不喜交酢勸酬,乃擇此處邊陲隱居,只望樂守田園,悠閒度日。奈何變起天宇,神魔之爭,竟也掃向此地。上古一戰,自己倚向神方,龍族滅絕一事,自身也無從抵賴,導致普天之下,盡皆仇敵。 那知戰後神族,攜了宇航法器,一走了之,自己滯留於此,啞巴吃黃蓮,萬古身羈此地,無力脫身,今又逢神魔將戰,藉法寶異魂天網,應可輕鬆躲過如廝糞事,只因廟堂之上,兩官相爭,於我何涉。眼前樹女若然出手,自己將被迫將之拿下,如此只怕埋伏之鬼族與血圖門趁機奪取冥府。此女神通如何,自己毫無所悉,時間一久,冥府必失,一旁有銀狐佐弼,遠方兩簇妖雲忽現,均使情況變化難測。冥王凝思及此,已有離去打算。

韓蕭環視何菁、銀狐眼神,已知對頭厲害,己方似乎並無勝望,只是何菁如此神態,看來弗論勝負,定會行險出手。對頭如廝厲害,卻是不發一語,亦不出手,似乎顧慮仍多,此刻若能引得對頭發話,也許尚可轉圜,自己不便發言,現下只有誘使渾二說話,或能解開僵局。遂拉開渾二輕聲道:「來了敵手,咱們先行避開。」

渾二嚷起:「- 打架 - - 要先 - 打過 - 才知道,哪有 - 未打 -就先跑 - 的。」

韓蕭道:「未知來人意圖,還是先離開較好。」

渾二道:「- 意圖 - - 不知,那就 - 要問 - 啊!」
隨即叫道:「- 閣下 - 擋路,是 - 何 - 用意?」

冥王道:「孤家並未擋路,方才適經此處,不知仙家高人在此,略有失神,此刻正行離去。」說完,抽身欲走,豈知隨身法寶異魂天網,竟似執著當場,膠著不動,冥王陡地一驚,現場並無敵家出手,何以法寶未聽使喚,當下運起神功,強收異魂天網。

冥王一運功,雲夢澤內法器驟然閃爍嗚鳴,嵐光屏前,黃魔、樹佬、幻狐、血圖老人、鳳兒等,各個發出一聲嘆息,鳳兒默默低頭,慢慢垂下雙淚。

冥王神功乍現,何菁腰畔黑硯,便隨之一閃,何菁立時出手。霎時陰氣騰騰,天地昏暗,濃霧遮目,千百樹藤同時飛繞,所有生人俱被捲出百里開外。

只見峨嵋山前,雨亂風狂,千里之內天哭地鳴,八方黑霧彌天蓋地而來,客棧內廳,斗大樹根就地隆起,地裂如紙,空中刺藤樹鬚,四下橫掃,茫茫天地,但聞萬千樹吼,葉動如飛,惡草毒花,漫天罩下,景象動心駭目。

何菁心中明白:癸亥之戰,死生定於俛仰之間,必須招招厲手,絆死冥王。悍然揮筆空中,天地頓現惡象,陰風倒捲毒物,颼颼騰起,烈雨暗埋陰瘴,沉沉傾下。

此時銀狐已化身一道光影,左右上下,旋轉飛竄,疾速無倫,周身無數法寶環繞,寒光閃閃,密密層層,法寶騰空飛繞,現出千道光球,閃爍不止。

冥王神功既動,血圖老人心中一陣苦楚,憤然切齒,展開金芒血圖,直取冥府。寰宇大地,血圖門傾巢而出,瞬間萬圖交錯,圖中有圖,圖圖相跨,當者披靡。

與此同時,鬼王一聲狂嘯,陰陽兩界,幽魂厲鬼,急奔冥府。只見陰曹之下,魂霧飛飄,烏雲愁慘,黑氣狂滾,直搗黃泉。

冥王一聲輕嘆:千年之前,無意之中,煉成異魂天網,只待從此能隱身寰宇,遠離塵囂,享那閒居之樂。豈知上古仇恨,至今仍在,數千萬年前,那荒唐一役,鬧得左鄰右舍,俱是仇敵,如今動則得咎。自己雖然不畏憂患困窮,可也不能不顧自身安危,唯今之計,當是續煉異魂天網,使之更上層樓,若能藏身網中,神鬼不知,最是佳妙,如此雖然落魄蠻荒,也是安逸。

冥王主意既定,頓時化身萬縷清風,絲絲旋繞, 滾入何菁、銀狐陣勢之中,空中頓現無數圓形風盤,帶著異香,盤桓不止。忽見造化速轉:葉落化塵、仔生幼苗、苗開為花、花結成果、果落見仔,萬千花樹、法寶轉眼落地成泥。

銀狐見狀,急變陣形,速飛至何菁身後,身旁法寶,幻成一片光罩,射向四方。何菁單筆狂掃,逆轉造化,群樹霍然再現,同時祭起黑硯,發出紫光,罩向自身、銀狐,以防肉體迅速衰老。

冥王再試異魂天網,但覺法寶完好如初,並無一點遲滯:這可奇了,無啥事端,呆滯不動,現下敵勢兇惡,反而迅疾無比。冥王隨即展開異魂天網,化出異魂之路,瞬間回歸冥府。

冥王方回冥府,血圖門與鬼族,竟同時趕至,雙方府前對峙。冥王驚出一身冷汗,千年以降,隱身遊戲陽間之時,往往自鳴得意,所煉異魂天網,妙絕天下,網中異魂之路,更是迅捷無匹,未料今日血圖門、鬼族來速如此之疾,兩族武藝,竟也精進如廝,適才若貪取樹女、銀狐之命,現下冥府已失。

血圖老人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萬古嫌隙、龍族血仇,再加上何菁、銀狐兩條命 - - - ,這番挾恨而來,如若空手而回,如何消卻胸中忿恨,手中金芒血圖突現綠色炫光。

此時陳嫂上前道:「雲夢傳音,何菁、銀狐無恙。」

鬼王幽然道:「我輩雖已皮消肉化,終身飄泊陰陽兩界,卻還知曉萬物奮力圖存之理,上古挺身一戰,並無別故,只為求存,亦憫大地逢厄,故合各族之力以拒偽神。冥王當思萬物共存之道,貪圖元神,終歸不妥,只會多作殺戮,如此仇上加仇,終無了局。」

冥王道:「孤家向有惜生之念,故蒐亡魂,不取生魂,怎奈時運不濟,每每情況未明,便起干戈。長行地中,悶坐冥堂,不免嚮往陽間岡陵起伏,滄溟浩渺,故爾潛行出遊,並無傷擾大地之意。」

血圖老人道:「尊駕鬼祟行事,無非試探我等虛實,以謀再施屠龍手段,誅戮我輩。上古血債血償,凡事報應昭彰,勸君莫入陽間,陽間土堅水滑,只怕堅滑易墜啊!」

冥王心中帶愧:「上古一役,孤家誤聽天宇損友胡言,戰得莫名,至今猶悔。龍族驍勇,孤家記憶猶新,萬古銘刻五內,未料混沌重開,龍族竟無後,以接宗祠,如今思來,當是孤家過失。」

鬼王道:「上古妄助偽神,大地各族,已難恕前非,只是今日峨嵋山頭,冥王何以造次動兵?」

冥王苦笑:「孤家適才只是運功,強收所煉法寶,此寶時而不聽使喚,無奈樹女、銀狐一時驚恐,竟下煞手,孤家只得先破彼陣,以尋脫身之計。」

鬼王道:「冥王智識深廣,當知我輩若無防患,倘偽神驟臨,瞬時天地蕩為焦土,萬物化為浮埃,故爾樹女何菁、銀狐今日奉命出手。願冥王適才這番話言,非是佞滑口舌,欺哄我輩之語, 須知機謀也有盡露時,望祈冥王,再無不義之舉。」

鬼王回身與血圖老人相商:「何菁、銀狐未失,冥府也未得手,兩下相抵,癸亥變著,卻似回了一手,現下我等是否先離冥府,再作良圖?」

血圖老人道:「既然兩下無失,此時暫回雲夢,檢視法器,另佈陣局,來日再舉,是為長策。」說完,一個揮手,血圖門瞬間消失冥府之前,鬼王跟著一聲長嘯,無數鬼族化為萬千煙塵,倏忽不見。

冥王聳肩呆立冥府階前:只因上古荒唐一戰,孤家言語,至今一文不值, 說也徒然。還是及早練好法寶,永世隱去身形,來朝再開通陽間諸道,自可微服潛行,樂得逍遙。

此時峨嵋山頭,妖族群聚,二道妖雲飛蕩空中,目睹冥王與何菁、銀狐之戰。
妖王道:「冥王藏身地風府內,千年不被發現,實是不可思議。」

山妖長老道:「冥王今日之舉,有些詭異,看來不似探路,當也不會為取樹女、銀狐之命,而自洩行蹤,若為戰事發難,卻又不見偽神到來。」

水妖長老道:「看冥王出手,並無為難樹女、銀狐之意。」

妖王道:「冥王破陣而走,無意殺生,此是為何?」

山妖長老道:「無端洩漏千年行蹤,於理不合,當是意外走漏行蹤。」

妖王道:「冥王急回冥府,應是怕鬼族、血圖門趁機奪下冥府,故爾無暇拿下樹女、銀狐。」

水妖長老道:「冥王如行蹤不露,取樹女、銀狐之命,應更容易,今日之事,看似冥王事前未知,樹女身懷魔族法器,以致行蹤洩漏,無奈動手。」

妖王道:「我族坐山觀虎鬥,今日樹女、銀狐若失在峨嵋,魔族必認作我族傾向冥王一方,冥王卻會認作,此乃敵方窺視之舉。我等當思,戰局已迫,二方擇一,須有割捨,再作牆頭之草,只怕面上無光,萬一被視為趨炎附勢之徒,惹得兩相憎嫌,只恐屆時,大難迎門。」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3.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