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回 城隍廟口
第二回 神祗之戰
第三回 紅月教主
第四回 拜別雲夢
第五回 五台妖佛
第六回 錢財露白
第七回 千年埋伏
第八回 長富客棧
第九回 癸亥變著
第十回 萬物化塵
第十一回 空地賭局
第十二回 皇家保鏢
第十三回 皇歸何處
第十四回 萬里尋夫
第十五回 偽神初臨
第十六回 峨嵋之戰
第十七回 大地之拒
第十八回 天神下凡
第十九回 神界傳說
第二十回 金蟬脫殼
第二十一回 百人宣戰
第二十二回 戲天之嬌
第二十三回 醫術大賽
第二十四回 聘僱殺手
第二十五回 神祗借寶
第二十六回 弄假成真
第二十七回 萬獸入谷
第二十八回 返老還童
第二十九回 星河二會
第三十回 三忌目力
第三十一回 名獸易主
第三十二回 釣神之計
第三十三回 酒色財氣
第三十四回 聚仙之策
第三十五回 芸芸眾仙
第三十六回 散仙大會
第三十七回 崖上鬥寶

芻狗錄
作 者
寒香云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0.06.07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999999999999
本月人氣
156
累積人氣
12330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芻狗錄資料大全
               第十回 萬物化塵 更新時間:2020.06.07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回 萬物化塵 加入書籤
離峨嵋山百里之外,勾炎、勾正、白笑春、觀雲道人等四人,衣衫散亂,滿身狼狽,神勞形累,雖已風停雨止,眾人仍是一臉怖懼之情。片刻之前,長富客棧內,忽地天昏地暗,寒雲迸雪,烏氣含霜,眾人旋遭疾風怒藤捲起,四人使盡法寶、遁功,竟掙脫不了亂樹纏身,隨即耳目一陣暈眩,竟已被拋入空中,此時急欲駕寶光飛離,卻覺一身道法失靈,無力升騰。正當四人身隨風走,顛厄空中之際,芒草、落葉忽地一陣狂捲,將四人包裹其中,狂滾下墜,眾人正覺天旋地轉,不知伊於胡底,倏忽身軀一陣微痛,心神稍定之下,四面一望,原來已落下塵埃。

白笑春望著身邊落葉、芒草,但覺四面谷風瑟瑟,平生首次有了畏寒感覺,暗自運功,但絕周身氣運行自如,檢視法寶,亦無變掛,心中略寬,看看旁邊三人,亦是滿臉驚容,白笑春硬是擠出一絲笑聲:「星辰失度,宇宙失機,再如此下去,只怕時序倒置,四季亦將錯亂!」

觀雲道人遙望峨嵋山頭,心下驚異:這陣風雪,竟將我等吹出如此之遠,觀雲略整衣衫:「適才狂風野樹,勢頭不小,本以為峨嵋秀麗,豈料風雲如此不測!」

勾正見紅月教主、觀雲道人,絕口不提狂風惡樹來由,不覺好笑:「一番風雨,幾許樹藤,竟能將教主、道長輕易吹離客棧,也是一樁異聞。」

白笑春道:「貧道咨意酒色,沈迷財氣,於向道修真,有所惰慢,自然及不上賢昆仲,神勇英武。」

勾炎道:「南宮木進棧未久,便起惡風暴雨,可峨嵋武學雖盛,卻也不在我心頭,這般風雨,斷非南宮木所為,貧僧今生,首次被風吹仆在地,教主可曾看清,風起何處?」

白笑春道:「適才惡霧混濁,烏氣掩目之下,狂風突掃,也不知是何方惡風。依貧道看,南宮木身帶穢氣,是個殃神,不樂清平,專事污損,平白無故,將小店搞成瘴煙之地,這帳貧道遲早與他,算個清楚。」

勾正道:「有風不奇,只是鬧市街坊,何來大樹巨藤?」

觀雲道:「既有狂風,樹隨風起,千里之外,飛捲而至,也不足為奇。」

勾炎道:「此風頗類天界罡風,卻不傷人,風向隨時而變,轉換巧妙,比之天界罡風,看似猶勝一籌,更奇風中樹藤,似具靈性,彎纏捲繞,輕重有序。」

白笑春道:「勾兄莫非推斷,此風乃是人為?」

勾炎道:「揆情度理,並無可能,有此神通,已可至尊宇內,睥睨仙界。」

勾正道:「此風若真乃人為,有如廝功力者,不知教主心中,應屬何人?」

白笑春道:「若非兩位也在此處,貧道定會認為,有此功力者,非賢昆仲莫屬。」

勾正心想:白老狐狸果然狡彗,於南宮木身後之蒼白身影,韓蕭桌畔,忽現幽影之事,閉口不提,莫非紅月教已然掌握,某些吾等未知情事。遂道:「貧僧憶得南宮木身後,韓蕭桌前,陡現二人,莫非與今日之事有關?」

觀雲道:「此事若與之有關,貧道不解,此二人現身客棧,掀起巨風惡雨,如此一番耀武,所為何來?」

勾正道:「有此神通,已無須誇耀,若是惡鬥,擇地客棧之內,也非適宜,不知道長是否已看出此二人,門派出處?」

觀雲道:「貧道一生,走遍紅塵,訪盡四方高人,卻也未知,客棧內驟現二人,師出何門。」

勾炎道:「紫髮女子與韓蕭桌前幽影,對南宮木後身影,似乎十分忌憚,莫非南宮木身後來人,是其勁敵。」

白笑春道:「世道不平,異人輩出,貧道年老昏懵,不耐摧殘,逢人鬥毆,只能避於僻靜之處,似此風浪,再來一次,貧道恐將 - - - 膽喪魂消!」

勾正道:「教主鐵硬之軀,何出畏怯之言,今日我等客棧逢難,卻不知災從何來,教主有何深見,但望明言。如若峨嵋先識天機,利用如廝高人,對付我輩,我等便成釜中之魚,只怕來日非久。」

白笑春道:「依貧道推斷,如廝高手,應不可能為人利用。或許也正因其武學與我輩,相差懸殊,故爾不會對我等,太加為難。現下我等不必慮得太遠,賢昆仲下臨小店,貧道甚缺款待,此刻何不先回客棧,一觀究竟,擇處擺開酒筵,席上再論。」

勾炎道:「如此甚善!」

說完,四人各自駕起隨身法寶,破空飛回長富客棧。

此時長富客棧已成一片焦土,四圍觀望群眾,各個一臉驚異。

峨嵋南宮木滿身疲憊:「蒼元師叔,當時確只有風雨,並無火勢,樹藤纏繞之下,我已被甩出百里之外。」

蒼元道人俯身,撈起地上一把浮埃,看著滿地塵埃、泥水發呆,四面竟連一絲木頭、金器、石塊也無:這如何可能,縱有大火,也不可能只剩塵土,此處猶如混沌初辟,天地重開,長富客棧竟似未曾存在過。

旁邊南海散仙米辛道:「道長可知,何物能造成如廝情況?」

蒼元道:「貧道自幼慕道,蒙師尊傳以妙術,遊盡五湖,以善化人,行遍四海,以武伏妖,也未曾見過這般景象。」

米辛道:「閻浮世界,果然無奇不有,此術若為人所用,一旦失控,怕會萬象盡滅,民物俱毀。」

蒼元道:「寰宇世間,或水繞山環,或大漠無垠,以是妖邪多類,其中自不乏,能變能化之流,或許當今紅塵,可將萬物化塵惡物,已然出世。」

一旁紅月教下,月宮右使風月,滿面春風,一臉嬌嬈,手提月琴,正輕輕將塵泥,彈入身畔玉匣之內:「錢帳房!建材、物料瞬時即至,百名紅月教徒,供汝驅馳,長富客棧,三天之內,必須復原。」

錢帳房道:「右使放心,小的連夜趕工,三天之內,客棧定還原如初。」

此時長空倏忽一道紅光閃過,只見一圓盤迅雷般飛至客棧上空,風中飄落一女,濃妝豔抹,嬌笑聲中,忽地打出一石,擲向米辛,隨即紅盤疾轉,又迅速飛離,長光似虹一閃,轉眼已在天際,卻逢遠空四顆光點攔住,五道光影頓停空中。

米辛輕搖羽扇,一縷青煙擋住來石,石塊落地:「無知鼠輩,污穢行事,這般挑釁,如攖虎鬚。」

只聽得蒼元道人身邊,峨嵋門下日心喝斥:「紅袍獸裙,紅玉盤,莫非是紅月教下,月宮左使雲玉。」

右使風月聞言,微微一笑,輕撥月琴:「雲玉!見客!真想不通,客棧已荒,竟也有客上門,左使之名,似已風騷萬里。」

道旁慢慢走出一女, 身著紅袍獸裙,胸斜百合纓,腰纏水晶帕:「卻不知是日心小妹,蒼元道長,或是米辛仙長,點名雲玉。」

日心罵道:「無恥邪教,專作偷雞摸狗之事,指使妖人,扮汝模樣,出手傷人,自身再裝作無辜,出現當場,以為如此可瞞過我等,真乃幼稚之極。」

風月一聽此言,差點笑破肚皮,峨嵋門下,有此蠢貨,我輩幸甚:「適才投石之人,長空中已被攔下,小妹何不去看看,是何方妖人?」

蒼元道人、米辛、日心三人隨即駕起遁光,飛向遠空,五顆光點對峙之處。

白笑春、觀雲道人、勾正、勾炎等四人,回長富客棧途中,空中攔下遁逃女子,白笑春瞧視眼前女子,一臉濃妝,裝扮與雲玉,渾無二致,哈哈一笑:「原來我教左使,威名如廝,所用法寶,天下效尤,竟連服飾也帶領風騷。」

勾炎道:「貧僧看此女姿容,娉婷嬝娜,不在貴教左使之下,若由貧僧帶回四季宮,多方調教,改日芳菲爛漫,或可與貴教左使,同列花魁。」

白笑春道:「只是四季宮中,三皈五戒,佛法莊嚴,此女臉如美玉,一入宮中,只怕貴派和尚,很難安然端坐,守分度日,不若由貧道渡入崑崙,以免壞了五台千古聖名。」

勾炎道:「貧僧心慈,時為迷途女子悲哭,此女誤入歧途,惹人矜憐,和尚我甘冒不諱,縱背萬古罵名,也須救溺迷途,帶領裙釵,以出紅塵。倒是教主,若執偏收留,萬一留下風流話柄,恐虧修道行止。」

白笑春道:「敝教早已名穢千秋,崑崙山上,禮義倫常,杳渺無蹤,邪雲淫雨,般般俱在。如貧道慮得不差,此女雲玉裝扮,空中來會,當是天意,貧道如不收她,只怕難逃昭昭天眼啊!」

白笑春與勾炎,空中談笑風生,兩人一番口舌較量,一旁紅袍女子,急欲竄逃,奈何觀雲道人、勾正前後攔住去路,觀雲飛劍、勾正天皇棍,雙寶祭在空中,靈光閃閃,紅袍女手持紅盤,前後衝撞,均為劍氣、棍網擋住。觀雲心中疑惑:此女功力不弱,身上似藏有法寶,為何不用。手中紅盤,用來不甚順手,應是掩去法寶原形,以仿雲玉紅玉盤,只是現下仿冒已被識破,何以仍不露法寶原形,且臉上濃妝,該是欲隱諱其來歷,深怕法寶一亮,身份已暴。

此時蒼元道人、日心、米辛三人空中飛近,日心依然忿忿:「原來都是自家人在演戲,一邊劍、棍空中虛晃,一邊裝作被困,虛偽模樣,只怕三尺孩童也不會相信。」

白笑春微微一愣:遠遠瞧見峨嵋蒼元、南海散仙米辛靠近,正怕二人中途搶食,現聽了日心之言,心懷大開:「正是演戲,只是此戲,汝等未必要看,我等空中,躡起祥雲,雜耍拳腳,演練飛天斬邪之法,汝等速回,莫要旁觀,以免落了一個,盜人武學之名。」

米辛道:「只是貴教紅袍女子,擲石挑釁在下,卻是為何?」

白笑春一聞此言,心下更樂,轉身痛罵觀雲道人:「混帳!觀雲!你是如何管教屬下的,還不快將之擒下,與米辛仙長磕頭賠罪!」

觀雲心中一笑:「是!」隨即劍光一緊,直絞向紅袍女手中紅盤。觀雲劍光,密密團團,上下生燄,紅袍女子再不敢硬接,無奈化開紅盤,現出一傘,半掩黃霧,射出赤光,托住觀雲劍網。

旁觀眾人一陣訝異:這是東海采虛仙子的天香傘,方才為何幻作紅玉盤模樣。觀雲道人初逢天香傘,兀是不懼,劍網一變,捲動金光,生出離火,火噴如網,罩向采虛仙子。采虛仙子天香傘上,青光微晃,抖出萬點寒星,敵住火網。雙方空中顯能鬥法,一時竟是難分勝負。

蒼元道人旁邊一聲輕咳,玉竹簪發出一道青光,托住觀雲劍上火網:「此中怕是多有誤會,采虛仙子初臨峨嵋,貧道有失遠迎,害得貴客,路徑不熟,竟與觀雲道長,生下嫌隙,實乃貧道之過,還望道長,莫要怪罪。」

采虛仙子趁蒼元道人,為其托住火網之際,天香傘迴旋一轉,空中微傳玉罄之聲,人已消失當場,唯見遠方光影一閃,隨即消失無蹤。

旁邊南海散仙米辛一臉鐵青:東海眾仙請出采虛仙子,當是助拳而來,只是手段狠辣,欲挑起吾等與紅月教衝突,躡足行事,自以為鬼鳥不知,幸賴蒼天有眼,教吾等揭穿此一毒計,采虛仙子今日空中,撞見紅月教主,鬼祟事敗,露出污穢手腳,這番只怕枉用奸謀了。

米辛向蒼元道人一個拱身:「采虛仙子,容止端秀,卻心如蛇蠍,此刻暫且別過蒼元道長,來日眾位道友跟前,還望道長明言今日之事。」說完輕搖羽扇,遁空離去。

蒼元道人,心中郁郁,昂首吁嗟:東海與南海散仙之戰,怕是難免了!轉身一個抱拳:「今日謝過觀雲道長、紅月教主,不與我輩計較此事,貧道就此告辭!」玉竹簪空中一晃,隨即與日心,快速飛去。

勾正道:「可惜了一塊口中肉,竟又飛了!」

白笑春道:「采虛仙子,如此嬋娟利刃,和尚也吞得下去?」

勾正道:「娶妻當如東海仙,貧僧久渴此事,奈何姻緣多蹇,竟久未成事。」

白笑春道:「難得和尚娶妻,竟形諸顏頰,只是天香傘下,星光奇冷,和尚頂上無毛,難道不怕,合歡床上,號寒嚴冬?」

勾正道:「和尚仙女,結成連理,浮屠古剎,相依白首,乃是美事。毛氈鞋帽,可度寒冬,合歡被裡,鴛鴦交頸,體溫如春,何懼傘下,微星寒冷。」

白笑春道:「勾兄氣度,果然不凡,五台、東海聯姻,和尚仙女,心心相契,必是佳話。吉期若至,四季宮前,定然佳客盈堂,只是屆時若東海親家,借酒裝瘋,越了禮數,婚筵酒席,只怕有違和諧。」

勾正道:「親家蒞臨,貧僧理當恭迎佳客,五台一派,向有王家氣度,貴客稍稍僭越禮數,貧僧不會放在心頭。」

白笑春哈哈一笑:「勾兄果然肚量恢宏,武略膽識,無人可及。可萬一酒筵之後,東海眾仙,器量不足,鬧君洞房,勾兄不怕,四季宮內,失了寧靜?」

勾正道:「四季宮內,禁制兇惡,東海眾仙,並非粗蠢之徒,無端無故,當不會自行取禍,以是貧僧花燭之夜,必定安然。」

白笑春道:「看來五台、東海聯姻,並非妄想虛談,賢昆仲竟似,早有所謀。」

勾正道:「確是如此!采虛仙子,這般嬌容,正乃上天,造化貧僧之物。」

白笑春道:「如此貧道靜待佳音,迎納之日,貧道當為勾兄,鳴炮開路。」

四人慢行長空,閒談之中,已落下長富客棧。月宮右使風月、左使雲玉,立即趨前,向白笑春略稟經過。白笑春望著滿地塵泥,一臉苦笑,觀雲道人對眼前景象,卻渾若無覺,鎮靜一如往常,獨有勾正、勾炎兄弟,看得目定口呆。

勾炎道:「當時若滯留客棧之內,我等恐不止皮消肉化,只怕連骨頭、血水,也盡為烏有。」

勾正取出天皇棍,朝地掘下深五尺,闊五尺大洞,地下赫然不見任何蟲蟻、石塊、雜物,滿地俱是塵泥,別無他物。勾正拄著天皇棍,一時面容失色,愣在洞旁。

觀雲道:「今年土氣,通天透地。幸虧我等躍空離去,未行土遁,方免化泥之厄,有此洪福,看來我等今年,似已開始走運。」

勾炎正欲發話,忽見空中一道光華,燦爛耀眼,向下飛落,徑往峨嵋地風府方向直墜,此道光影,絢麗異常,四人互望一眼,隨即駕起遁光,往地風府方向,直追過去。

白笑春、觀雲、勾炎、勾正等四人,追至地風府前停住。只見一白衣人,白髯鶴髮,跌坐在地,渾身是血,正與蒼元道人對話,一旁蒼元大弟子趙天年,瞧見白笑春等四人靠近,一聲呼嘯,地風府內即刻奔出,十二名峨嵋弟子,門前排開劍陣,嚴密守住府前大門。

只聽得蒼元道:「丰靈子掌門確實閉關,現下貧道暫代掌門一職。」

白衣人勉強舉劍:「汝可識得此劍?」

蒼元細觀白衣人手中長劍,劍身白中汎藍,中央橫斜三條金線,驀然一驚,此劍只在地風府內,壁上畫中見過,名為「暗香劍」,乃峨嵋開派祖師,三花真人手上斬邪利器:「閣下手中長劍,可是名為暗香?」

白衣人道:「正是暗香寶劍,貧道古七,乃三花真人座下首徒。」

蒼元道人一聽此言,頓時如五雷轟頂,渾身僵硬:本門千年寶劍再現,眼前此人竟自稱是峨嵋開派以來,武略最高,神通無敵,普天之下,無有對手,峨嵋第二代掌門人古七,這教人如何會信?

遂道:「本門開派祖師三花真人、二代掌門古七祖師,有幸得道,千年之前,福德完滿,元神飛昇天界,已然證果仙班,閣下之言,貧道實難相信。」

白衣人道:「貧道確已飛昇,千年以來,與眾仙逍遙九霄,享盡天界祥雲瑞雪,蓬萊清福。豈知今年以降,天界時有邪魔入侵,專事吸取眾仙元神,邪魔神通之高,竟至不可思議,貧道天界奮力一戰,救師未果,吾師三花真人,元神滅盡之前,交下暗香寶劍,囑我務必,復履紅塵,再涉風煙,為大地萬千生靈,指引迷津。貧道下得凡塵,元神依附方死之人,借其肉身,飛至峨嵋,依附之軀,並無道法,以致渾身是血。」

蒼元道人茫茫呆立:天界之戰?吾輩修道之士,日夜勤修,無非是想,得道證果,飛昇天界,了卻紅塵俗事,拔離人間疾苦。若天界亦有戰亂煩憂,躍入天界,豈非形同,再入苦海。白衣人這番言語,恐難置信,邪教四大魔頭也私覷一旁,莫非紅月教與五台派聯手,利用今年天星失度,編下毒計,仿造暗香寶劍,著人臥底峨嵋,白衣人天界、邪魔之戰云云,怕是誆我之言。

凝思片刻,蒼元回神道:「閣下自稱是我峨嵋派,古七祖師爺,除了暗香寶劍,可有其他憑證?」

白衣人道:「貧道可與汝細論,峨嵋道法。」

蒼元道:「如此請隨我來。天年!小心扶持這位道長入內。」

蒼元大徒弟趙天年,識得師父話中含意,暗自運功,全神戒備,輕扶白衣人進入地風府內。

地風府大門閉上,白笑春等四人,閒步離去。

勾炎道:「若峨嵋古七再世是真,要取峨嵋,恐非易事。」

白笑春道:「神仙下凡,再惹紅塵,慕道修真之路,似已逆道而行了!」

勾正道:「有無可能,峨嵋串通白衣人,誘我等四人至此,再與蒼元地風府前,合演一齣劇,利用古七威名,威嚇我等。」

觀雲道:「古七元神,並無肉身,施展武略,多有所限,懼他何來。」

勾炎道:「白衣人所言,天界戰事,不知真偽如何?」

觀雲道:「我輩作惡人間,淫亂紅塵,元神向來只入地獄,不上天界。天界混亂,關我等何事,我等所應關切者,當是地獄是否混亂如廝。」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上一集 | 下一集 | 芻狗錄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9.09.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